當前位置:Home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05年第5卷第11期 > 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和孕酮檢測在異位妊娠診治中的應用

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和孕酮檢測在異位妊娠診治中的應用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羅孟軍劉偉信黃萍趙成元 2006-8-19

摘要: 異位妊娠(ectopic pregnancy, EP)是婦產科的常見、多發病,且發病率有升高的趨勢,在與妊娠相關的死亡中,由異位妊娠引起者達9%[1]。異位妊娠的早期診斷對降低死亡率和選擇適當的治療方法以提高患者以后的受孕率非常重要,也可以提高EP破裂前的確診率,為其非手術治療提供了有利條件[2]。目前診斷異位妊娠的方法也......


  異位妊娠(ectopic pregnancy, EP)是婦產科的常見、多發病,且發病率有升高的趨勢,在與妊娠相關的死亡中,由異位妊娠引起者達9%[1]。異位妊娠的早期診斷對降低死亡率和選擇適當的治療方法以提高患者以后的受孕率非常重要,也可以提高EP破裂前的確診率,為其非手術治療提供了有利條件[2]。目前診斷異位妊娠的方法也日趨完善,由于孕5周內B超難以見到胚芽影像,而且B超對β-hCG>1500mIU/ml的患者診斷率達94.1%,對β-hCG<1500mIU/ml的超聲診斷率較低,只有33.3%[3]。因此早孕期間血清激素水平的測定則為診斷異位妊娠的較好方式。檢測血清中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uman chorionic gonadotropin, hCG)、孕酮(progesterone, P)在異位妊娠的診治中具有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1  hCG測定在異位妊娠中的作用

  hCG是由合體滋養細胞合成并分泌的一種糖蛋白,由α、β兩個亞基組成。循環中hCG大部分以整個分子存在,少部分以α及β亞基的游離形式存在。為妊娠的特異標志,hCG的產生直接與滋養細胞的數量和對數生長有關。檢測尿和血hCG及其定量有許多不同的方法,其中β-hCG放免測定和單克隆抗體妊娠試驗是確定早孕的靈敏方法,其準確性高達99%~100%[4]。

  正常宮內妊娠(normal intrauterine pregnancy, NIUP) 時血液中hCG可檢出的時間是排卵后8~10天,即在月經周期第23天左右,其濃度隨孕齡而遞增。正常妊娠hCG增長的速度,一般是以48h內上升的百分比來衡量,但也有以hCG濃度倍增所需要的天數來計算。在早期正常宮內妊娠人群中,正常發育的絨毛所分泌的hCG量很大,每天滴度不斷快速上升,48h上升60%以上。

  異位妊娠時由于胚囊著床部位缺乏正常的蛻膜組織,引起供血不足,使絨毛發育不良,分泌的β-hCG較正常同孕齡的宮內妊娠少,每天升高幅度也較小,48h上升不及50%,因此,如血hCG水平呈平段或上升速度低于正常,應高度警惕異位妊娠的可能。如果hCG滴度下降,說明滋養細胞活性在減退。Kadar等[5]報道,對血hCG <6000IU/ L,且其滴度呈下降的早期妊娠患者進行分析,發現異位妊娠及流產患者血hCG水平均顯示下降,但下降速度不同。當血hCG下降緩慢,半衰期≥7天者,86%為異位妊娠。在有癥狀的異位妊娠患者中,由于滋養細胞發育受損及出血,間隔48h血hCG值升高<66%者占70%~90%,無癥狀的EP患者滋養細胞功能尚正常,hCG升高曲線與正常宮內妊娠相同者占64%, 因此這些患者仍不能與正常宮內妊娠相鑒別。對于無腹部癥狀的異位妊娠患者,研究者認為hCG值如<100IU/ L 則很少會發生破裂,由此制定五條處理原則:(1)對無腹部癥狀的可疑異位妊娠病例,如β-hCG陰性或<10IU/L者,可排除異位妊娠;(2)如β-hCG陽性或測定值<100IU/ L,24h后應重測,如上升或未變應做其它檢查如B 超、腹腔鏡等以助診斷;如測定值下降,72h后重測,觀察hCG是否轉陰;(3)β-hCG陽性其測定值>100IU/ L 應收入院觀察;(4)有腹膜刺激癥狀,β-hCG陽性者,按EP處理;(5)有腹膜刺激癥狀,β-hCG陰性者,應考慮盆腔炎或其它外科急腹癥[6]。

  在進行早孕人流術時,吸刮物未見絨毛者除送病檢外,有條件者應取血測β- hCG,以防漏診。對異位妊娠保守性手術術后早期用血清β- hCG連續測定是早期診斷持續性EP的有效方法。一般保守性手術后β- hCG下降至正常范圍約8~12天,如在術后12天,血清β-hCG的下降僅為原值的10%以內,則可診斷持續性異位妊娠。

  2  孕酮(P) 測定在早期異位妊娠診斷中的作用

  血清孕酮水平不但可以預示妊娠,而且與孕齡無關,在妊娠早期無論異位妊娠還是宮內妊娠均穩定持續存在,且特異性強,敏感性高。Milwidsky等[7]于1977年首次報道了異位妊娠病人血清孕酮值低于正常宮內妊娠。在異位妊娠的診斷過程中,血清孕酮水平的檢測在發達國家已經列入常規,國內90年代也陸續有報道。由于血清孕酮在妊娠8周前主要由卵巢黃體和妊娠滋養細胞分泌合成。12周胎盤完全形成后,孕酮水平迅速提高,但12周前血清孕酮水平在各孕周間無顯著差異,呈非孕齡依賴,可隨機取樣檢測,作為檢測手段對預測妊娠的預后十分便利[8]。 

  血清孕酮水平妊娠期卵巢黃體功能的調節機制尚不十分明確,研究表明異位妊娠患者血清中P水平明顯低于正常宮內妊娠患者,一方面是由于異位滋養細胞發育不全,hCG或其它激素量不足而導致血清孕酮水平下降;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原發黃體功能不足導致EP的發生[9]。Guillaume等[10]對一組黃體功能不全的不孕患者及單純無排卵型不孕患者的對照研究表明,黃體功能不全未經治療而發生的異位妊娠,顯著高于經治療后的異位妊娠,而僅有排卵障礙患者的異位妊娠發生率,顯著低于黃體功能不全患者。James和Parazzini等[11, 12]也認為低水平孕酮在異位妊娠的發生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Pulkkinen等[8]研究了輸卵管電生理與血清P的關系,發現低水平血清P患者的輸卵管纖毛末端向子宮腔的活動概率很低;弱推進力的發生率較低;無推進力的正弦波和靜止區域(卵子停滯概率) 的發生率較高,從而導致胚胎的異位植入,即黃體功能不足增加了異位妊娠的危險。但近期研究發現卵巢黃體分泌的孕酮過高,也是引起異位妊娠的一個原因。Peltieli 等[13]在體外研究中發現過高的孕酮可使輸卵管纖毛的擺動頻率下降,認為這也可能是導致異位妊娠的一個原因。
  Buckley等[9]2000年得出相似的結論。卵巢黃體功能與hCG倍增時間有關,異位妊娠患者由于受精卵植入環境異常,血供較差,滋養細胞發育不良,合成和分泌hCG能力較差,hCG 倍增時間延長,導致卵巢黃體功能下降。大多數異位妊娠患者由于滋養細胞活性低,胚胎多數發育差或死亡,卵巢黃體功能下降,所以其血清P水平也較低。肖洪洋等[14]報道,異位妊娠患者血清P水平明顯低于正常宮內妊娠患者。

  雖然不能肯定是否低水平的孕酮引起異位植入,或異位植入引起孕酮水平下降,但可以肯定的是異位妊娠患者體內孕酮合成代謝發生阻滯。孕酮在血中循環的半衰期小于10min,而hCG卻為37h。hCG可提示滋養細胞的存在,而血清孕酮則能提供滋養細胞活力在量方面的信息。血清孕酮在孕5~10周時相對穩定,測定結果可在1~4h 內獲得。雖然血孕酮測定在鑒別異位妊娠與正常妊娠中的作用上有爭論,但由于其快速、簡便且具有一定的臨床價值而被廣泛用于可疑異位妊娠患者的診斷中。

  Hubinont等認為hCG濃度可測出時,血清孕酮<15 ng/ml,不論孕齡大小,均提示異常妊娠;若以血清孕酮<15 ng/ml診斷異位妊娠,其敏感性為64.17%,特異性為88.19%; Pietrzak等[15]報道國外多組研究結果:以血清孕酮水平<20~25ng/ml為標準診斷異位妊娠準確度較高。國內的報道差別較大,尚未形成統一的診斷標準,且激素水平測定有實驗室及人群特異性。朱前勇等[16]報道當血清孕酮<15 ng/ml時,診斷為異位妊娠的敏感性為100%,特異性為76.0%;當血清孕酮水平以10ng/ml為標準,則診斷的敏感性為98.0%,特異性提高至82.0%。龔健等[17]報道,破裂型異位妊娠與未破裂型異位妊娠患者血清孕酮水平存在顯著差異,依據孕酮水平高低給予恰當臨床處理,能有效地降低異位妊娠的破裂發生率。

  對于異位妊娠病人實施保守性手術或藥物治療,治療后可能發生持續性異位妊娠。持續性異位妊娠的監測一般使用β-hCG的連續測定,但是由于β-hCG半衰期長(36hr),觀察它的變化需要很長時間;而孕酮的半衰期卻較短(10min),這正是孕酮可以很快降解的原因,也是孕酮作為監測指標的優勢所在[18]。

  血清hCG可以提示滋養細胞的存在,而孕酮則能提供滋養細胞在量方面的信息。hCG和孕酮的聯合檢測,可作為異位妊娠輔助診斷的參考指標之一,特別是在異位妊娠診斷有困難時,孕酮的檢測提供了一種新的診斷方法。但是,由于血清孕酮及β-hCG的測定可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每個實驗室必須建立自己的判斷界限,血清孕酮及β-hCG是早期診斷異位妊娠的重要手段之一,如能結合B超等其它輔助檢查,將能夠在減少異位妊娠的漏診與誤診中發揮較大作用。

  【參考文獻】

  1  〖ZK(#]Yao M, Tulandi I. Current status of surgical and no-surgical management of pregnancy. Fertil Steril, 1997, 67(3): 421-433.

  2  Abbott L. Ectopic pregnancy: symptoms,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Nurs Times, 2004, 100(6): 32-33.

  3  Barnhart KT, Sinhan H, Kamelle SA. Diagnostic accuracy of ultrasound above and below the betahCG discriminatory zone. Obstet Gynecol, 1999, 94 (4): 583-587.

  4  Hubinont CJ, Thomas C, Schwers JF, et al. Luteal function in ectopic pregnancy. Am J Obstet Gynecol, 1987, 156 (8): 669-674.

  5  Kadar N, Romero R, Further. Obstervations on serial hCG patterns in ectopic pregnancies and spontaneous abortions. Fertil Steril, 1998,50 (5): 367.

  6  樊世榮. 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和孕酮檢測在異位妊娠診治中的價值. 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 2000, 16(4):200-201.

  7  Milwidsky A, Adoni A, Segal S, et al. Chorionic gonadotropin and progesterone levels in ectopic pregnancy. Obstet Gynecol, 1977, 50(2): 145-147.

  8  Pulkkinen MO, Jaakkola UM. Low serum progesterone levels and tubal dysfunction: A possible cause of ectopic pregnancy Am J Obstet Gynecol, 1989, 161(4): 934-947.

  9  Buckley RG, King KJ, Disney JD, et al . Serum progesterone testing to predict ectopic pregnancy in symptomatic first2trimester patients. Ann Emerg Med, 2000, 36(2): 95-100.

  10  〖ZK(#]Guillaume AJ, Benjamin F, Sicuranza B, et al. Spitzer M. Luteal phase defects and ectopic pregnancy. Fertil Steril, 1995, 63(1): 30-33.

  11  James WJ. Women's hormone concentrations and the increasingrates of ectopic pregnancy. Hum Reprod, 1996, 11(2): 233-235.

  12  Parazzini F. Oestrogens and progesterone concentrations and risk of ectopic pregnancy: an epidemiological point of view. Huum Reprod, 1996, 11(2): 236-238.

  13  Paltieli Y, Eibschitz I, Ziskind G. High progesterone levels and ciliary dysfunctiona possible cause of ectopic pregnancy. Journal of Assisted Reproduction & Genetics, 2000, 17(2): 103-106.

  14  肖洪洋, 孫巧英. 血清孕酮對異位妊娠的診斷價值探討. 中國臨床醫學, 2003, 10(6): 885-886.

  15  Pietrzak Z. Ectopic pregnancy II Evaluation of the clinical value of a diagnostic algorithmfor ectopic pregnancy. Ginekol Pol, 2001, 72(1): 7-11.

  16  朱前勇, 李力, 楊志玲,等. 血清孕酮早期診斷異位妊娠的前瞻性研究. 第三軍醫大學學報, 2004, 26(15): 1395-1397.

  17  龔健. 血清孕酮水平在診斷異位妊娠中的價值. 中華婦產科雜志, 1993, 28 (2): 100

  18  范江濤, 龍鳳宜. 血清孕酮在異位妊娠治療中的監測作用. 第一軍醫大學學報, 2003, 23(2): 170-171

  作者單位: 610031 四川成都,成都市計劃生育技術指導所

  (編輯:守  中)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和孕酮檢測在異位妊娠診治中的應用》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