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05年第5卷第12期 > 南派藏醫藥的起源與發展

南派藏醫藥的起源與發展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胡尚欽,黃璐琳,楊曉,江懷仲 2006-8-19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通過實地考察,結合相關文獻研究南派藏醫藥的起源、發展現狀和存在的問題。南派藏醫藥起源于四川省甘孜州,善用草藥,有突出特點。目前南派藏藥存在的主要問題:過度采挖使藏藥資源蘊藏量大幅度下降,藏醫技術人才缺乏,藏藥成方秘方多,但商品化程度低,藏藥生產廠規模小、劑型單一、產品質量低。發展思路:加......


    【摘要】  通過實地考察,結合相關文獻研究南派藏醫藥的起源、發展現狀和存在的問題。南派藏醫藥起源于四川省甘孜州,善用草藥,有突出特點。目前南派藏藥存在的主要問題:過度采挖使藏藥資源蘊藏量大幅度下降,藏醫技術人才缺乏,藏藥成方秘方多,但商品化程度低,藏藥生產廠規模小、劑型單一、產品質量低。發展思路:加強人才隊伍建設,建立GAP生態種植園,保護性的開發和利用藏藥材資源,改善制藥工藝,增加藏成藥劑型,提高質量。

  【關鍵詞】  南派藏醫藥;起源;發展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Tibetan medicine of southern school

  HU Shang-qin, HUANG Lu-lin, YANG Xiao,et al.

  Center of Traditional Medicine Materials of Sichuan Academy of Agriculture Sciences,Jianyang 641400,China

  【Abstract】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were discussed by investigating and studying on Sichuan Tibetan medicine. The Tibetan medicine of southern school originates from Ganzi district. The outstanding character is good at using herbs. And the main problem is that the resources of Tibetan medicine materials are very rich, the deposit has being, however, largely reduced. And there are many good Tibetan medicinal dosages, but a few of them turned into the merchandise sold widely; that there are many industries. The Tibetan medicine needs to bring forth new development by modern scientific technologies, enhancing the Tibetan medicine quality, safe-keeping and using resources reasonably by building GAP ecological plantation of the Tibetan medicinal materials.

  【Key words】  Tibetan medicine of southern school; origin; development

    藏醫藥是我國傳統醫藥寶庫中的一顆璀璨明珠。藏醫藥在總結藏民族醫藥經驗的基礎上,吸納了古代中醫藥、天竺(印度)和大食(伊朗和阿拉伯)醫藥的理論精華[1]。藏醫藥是繼中醫藥之后的第二大傳統醫藥,位居四大民族醫藥(藏、蒙、維、傣)之首[2]。南派藏醫藥特色突出,探討南派藏醫藥的起源和發展,對發展藏醫藥有重要意義。

  1  南派藏醫藥的起源與特點

  1.1  起源 

  據藏書《日熱當初》記載,藏醫藥起源于上古時代。公元前600年左右,苯波派開創了藏醫藥,繼后得到一定發展。公元641年,文成公主入藏隨帶醫方百種,診斷法五種,醫療器械,醫學著作四種。公元687年,韓文海、巴拉達扎和嘎林諾入藏傳授醫學,接著印度的《新酥油藥方》、大食及漢醫藥方傳入藏區[3]。公元8世紀,金成公主入藏再次帶入了大量醫著。公元8世紀末,宇妥·寧瑪云丹貢布廣泛搜集和研究民間醫方,總結民間醫藥經驗,多次赴內地五臺山以及印度、尼泊爾等地拜中外名醫為師,撰寫出名著《四部醫典》[4],為藏醫藥進一步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宇妥·寧瑪云丹貢布在完成《四部醫典》初稿后,來到四川甘孜地區研究醫學、傳授經驗。公元15世紀,舒卡·年尼多吉對青藏高原東南部(以甘孜州德格縣為中心)的草藥進行了深入研究,創立了南方藏醫藥學派[4,5]。15世紀中葉,著名僧人唐東杰布在德格首先配制出了主治胃病的“成道白色丸”(即現在德格藏醫院生產的“白達黑”)。公元17世紀至18世紀,以德格人德瑪·丹珍蓬卓為代表的一批藏醫藥學家根據數十年臨床經驗,撰寫出《晶珠本草》、《千萬舍利》、《訣竅秘籍》、《四部醫典注釋》等著作上百冊。德格絨加人貢珠·顏登加措是噶舉派第二祖寺,德格八幫圣教法輪寺第二位寺主,精通大小五明學,在藏醫藥學、天文歷算、歷史傳記等方面有深入研究,編撰著名典籍50多部,其中:《寶庫藏》、《密集藏》等被視為杰作。被譽為“雪山下的寶庫”的德格印經院兼收并蓄,刻制、收藏了大量的古藏醫藥典籍和清代著名藏醫學者的著述,形成了具備較高水平、具有地區特色的藏醫藥文化,進一步發展了南派藏醫藥事業。

  1.2  特點 

  南派藏醫藥在繼承藏醫藥精華的同時,善用草藥,精于草藥鑒別。代表性著作主要有《草藥鑒別》、《草藥性味》、《草藥生態》、《晶珠本草》。《晶珠本草》為上下兩部,上部為歌訣之部,對每種藥的功效進行概括論述;下部為解釋之部,分別對每種藥物的來源、生境、性味、功效、形態進行敘述,收載藥物2294種。擅長推拿、按摩、發汗、藏灸、熱敷、冷敷、溫泉浴、放血、擦涂、火罐等綜合治療。長于治療脾胃疾病、肝膽疾病、缺血性中風、痛風、糖尿病、高原性風濕等癥。如德格縣1988~1998年,接診膽囊炎、膽結石患者3438例,治愈率89.7%,接診肝病患者568例,治愈率89.4%,接診胃病、十二指腸病患者4287例,治愈率92.1%。

  2  目前南派藏醫藥存在的主要問題

  2.1  藥材資源過度采挖,蘊藏量下降 

  南派藏醫藥區地處青藏高原南麓,環境復雜,氣候變化大,形成生態多樣性和生物多樣性。這一地區中藏藥材資源豐富(有2000余種,其中藥用植物1400多種),名貴品種多。藏藥材的生長區多在高海拔、高寒、缺氧、晝夜溫差大、強光照、強紫外線的特殊環境。特殊環境鑄就特殊生物,藏藥材通常表現植株矮小、株型呈蓮坐狀、根系發達、抗寒、抗旱、色彩鮮艷、年生育期較短、光合積累效率高,是不可替代的特殊商品。但長期以來,藏藥材生產主要靠野生采挖或捕獵,很多藥材貯量越來越少,有的已成瀕危物種。目前處于瀕危一級保護的有紅景天、冬蟲夏草、波棱瓜、冀首草、打箭菊、大花龍膽等;處于瀕危二級保護的有川木香、羌活、藏木香、黃連、甘松、高山黨參等。全國麝的資源由20世紀60年代的250萬頭左右下降到目前的20~30萬頭,麝香產量由每年2000多公斤下降到目前的100~200kg。

  2.2  人才缺乏 

  對甘孜阿壩多個藏醫院考察,臨床、藥學、制藥及藥用植物栽培等學科領域具有高級職稱的人才少,中級職稱人員的比例也小,有的縣級藏院沒有一個本科以上學歷技術人員。如紅原縣藏醫院有職工20人,藏醫藥專家1人,中級技術職稱8人、初級職稱10人。甘孜州藏醫院醫務人員70余名,其中有正高技術職稱1人,副高技術職稱的4人,中級技術職稱的22人,初級職稱的25人。白玉縣藏醫院35人,高級技術人員1人。人才缺乏成為藏醫藥發展的重要限制因素。

  2.3  成方秘方多,商品化程度低 

  經過長期臨床積累,形成了數以千計的成方驗方,研制了幾百種成藥。如德格縣、白玉縣、紅原縣和馬爾康藏醫院研制生產的藏藥都在200種左右。德格縣自公元1767年以來,先后12次成功煉化“佐塔”,開發了13個仁青系列藥品,共20多個品種。如七十珍珠丸、桑批仁青全布、仁青促覺仁郎切莫、仁青沙協嘉仁布、仁青翁仁尼昂、仁青修麻尼昂、欽則貢居、仁青達歷杜子仁布等[3]。白玉縣藏醫院研制了名貴的“母本仁青佐塔”及名貴仁青系列產品12種,研制了十三味紅花丸、十味黑冰片丸、十五味黑藥丸等。紅原、馬爾康藏醫院研制了二十五味大湯丸、八味獐芽菜膠囊等。但這些品種多數沒有成為國家批準藥品,以自產自用為主,多數不能上市銷售,應用范圍有限。

  2.4  藏藥廠多,規模小,技術含量較低,產品質量不高 

  藏藥生產廠或生產車間普遍表現為:(1)藥品的生產以自采、自制、自用為主。即70%的藥材原料靠醫院醫生或員工采挖,30%從成都荷花池藥材購進或從國外進口(馬爾康藏醫院從印度進口部分藥材),自己炮制并加工成藥,供自己醫院和當地鄉村衛生院使用。(2)設備陳舊、生產量小,一般年產量5~7噸。(3)劑型單一,以丸劑、散劑、膏為主,丸劑和散劑占了藏藥的90%以上。(4)外觀粗糙,多呈棕色、褐色、暗褐色,質堅硬,崩解度差,表現為粗、大、黑、硬。(5)缺乏質量標準。

  3  發展南派藏醫藥的思考

  3.1  加強人才隊伍建設 

  人才是促進藏醫藥發展關鍵。重點建設好藏藥材資源可持續利用、臨床藏醫學和藏藥制藥技術三大領域的技術隊伍。主要措施:一是送出去,將青年技術骨干送大專院校培養;二是請進來,從大專院校引進本科生、碩土生、博土生,或聘請客座教授和工程技術人員,開展聯合研究;三是建立良好人才隊伍管理機制,調節分配,穩定科技人才隊伍。

  3.2  保護性開發利用藏藥材資源 

  建立藏藥材GAP生態種植園,使藏藥材生產從傳統的野生采挖向資源保護性可持續利用和規范化種植的方向發展。由于藏區人口密度低,以高原山地、草地和林地為主,適宜在一定區域建立藏藥材GAP生態種植園。(1)搞好環境監測。注意對土壤和水的重金屬檢測,特別是礦產資源豐富的地區,避免在有害重金屬超標地區建立基地。(2)建立良種繁育基地。由于藏藥材歷來以野生采挖為主,少數家種品種為藥農自發性的野生采種,半野生栽培,幾乎沒有進行任何品種選育和良種繁殖,建立良種繁育基地有利為大面積種植提供良種。(3)因地制宜的建立種植模式。生態種植區實行禁伐、禁牧,保證藥材的有效生長,根據不同的品種習性,可采用藥-藥套、林-藥套、草-藥套等模式進行。(4)根據市場需求、開發前景、資源貯存量等因素確定品種。如藏木香、秦艽、波棱瓜、大黃、紅景天等。(5)對名貴珍稀品種開展野生扶育。如川貝母(目前已有多家公司在甘孜阿壩建立川貝母野生扶育和野生變家種基地),蟲草(已有公司在康定建立野生扶育基地),麝(四川養麝所在都江堰建立養麝基地)等。

  3.3  加強藏藥基礎研究 

  藏藥的基礎研究工作相對滯后,不能對藏藥的某些獨特療效做出解釋,缺乏現代醫學理論的合理解釋與支持。沒有現代醫學理論的合理解釋,人們在選擇用藥時就會有所顧慮,這無疑對藏藥打入國內外市場形成阻礙。藏藥方劑多數為幾十味的大方,成分復雜,但藥理研究薄弱。應借助現代研究方法和分析測試手段,加強藏藥材從基原到基因、成分分離、理化性質、藥物化學、分子藥理學、藥物動力學、微循環學、臨床藥理學和毒理學等方面的基礎研究。

  3.4  提高藏藥質量

  3.4.1  改善制劑工藝 

  在保證傳統藏藥材和傳統工藝不變的情況下,用現代先進設備改善制劑工藝,提高藏藥質量。采用超微粉碎技術,改善粉末粒度,提高原料的利用率;用超臨界萃取技術,分離工藝流程相對簡單,萃取效率高,分離過程有可能在接近室溫下完成,保留不耐高溫的活性成分和營養物質,對環境污染小[5];因地制宜的選擇固體分散技術、噴霧干燥技術、一步流化技術、工業膜分離技術。

  3.4.2  增加劑型 

  應選擇療效好、穩定性強、安全、易貯存、方便攜帶的劑型進行生產,改變目前藏成藥劑型過于單一,服用不方便的現狀。如增加注射劑、滴劑、氣霧劑、口服液等劑型。

  3.4.3  加強質量控制 

  一是加快標準制定,雖然近年來已相繼制定、頒布了藏藥有關標準,但相對來說仍較粗糙,質量標準的研究仍處于起步階段,量化指標仍有待確立。二是加強有效成份控制,常采用含量則定法和“指紋圖譜”法,“指紋圖譜”法能更綜合、更宏觀的反映藏藥復方質量狀況。

  【參考文獻】

  1  藏族簡史編寫組.藏族簡史.拉薩:西藏人民出版社,1985,78-79.

  2  姚乃禮.中醫藥在西部開發中的作用.2001中藥與天然藥物論文集,2001,14(增):45-48.

  3  祝彼得,張藝,王戰國.試論藏醫藥研究與藏族傳統文化的關系.2003全國藏學術討論會文集,435-439.

  4  張藝等,賈敏如.藏藥冀首草的本草考證.全國藏醫學術研討會論文集,2003,552-555.

  5  張鏡澄.超臨界流體萃取.北京:化學工業出版社,2001,1-4.

  作者單位:1 641400 四川簡陽,四川省農科院中藥材研究中心

       2 400065 重慶,重慶郵電學院生物信息學院

  (編輯:李  弋)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南派藏醫藥的起源與發展》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