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06年第6卷第4期 > 幾種檢驗結果降低的臨床意義

幾種檢驗結果降低的臨床意義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張學平徐麗薇陳小平 2006-8-19
336*280 ads

摘要: 有些檢驗結果,臨床上一般只重視其增高的意義,而對其降低的意義考慮不多,本文就一些常見檢驗結果降低的臨床意義進行綜述。1 藥物性降低 使CK活性降低的常用藥物有:糖皮質激素、口服避孕劑、巰甲丙脯酸等,激素類藥物具有膜穩定效應,可引起CK降低。2 病理性降低 病毒性肝炎、酒精性肝炎、甲狀腺功能亢進、敗血癥、感染......


  有些檢驗結果,臨床上一般只重視其增高的意義,而對其降低的意義考慮不多,本文就一些常見檢驗結果降低的臨床意義進行綜述。

  1  肌酸激酶(creatine kinase,CK) 

  1.1  藥物性降低  使CK活性降低的常用藥物有:糖皮質激素、口服避孕劑、巰甲丙脯酸等,激素類藥物具有膜穩定效應,可引起CK降低。

  1.2  病理性降低  病毒性肝炎、酒精性肝炎、甲狀腺功能亢進、敗血癥、感染性心內膜炎以及結締組織病、長期臥床患者均可使CK活性降低。酒精性肝病患者CK降低與尿肌酐排泄率下降有關,敗血癥、感染性心內膜炎可能由于血中中性白細胞增多或被激活而釋放出白細胞酶類(彈性硬蛋白酶和組織蛋白酶G)和次氯酸,使CK滅活并降解,導致CK活性降低[1]。感染性患者CK降低還與其細菌和霉菌感染有關,一些組織因子因炎癥而釋放出來,使CK結構受到修飾而迅速變性,分解代謝加快,導致活性顯著降低,隨著抗生素的治療,CK可比C反應蛋白和血沉更快地恢復正常,因此,連續測定CK可用來監測抗生素治療效果。

  2  堿性磷酸酶(alkaline phosphatase,ALP)

  2.1  藥物性降低  使血清ALP降低的藥物有抗凝劑如草酸鹽和EDTA、硫唑嘌呤、雌激素,以及大量使用維生素D或攝入過量鈣等[2]。鎂離子是ALP的激活劑,抗凝劑與之形成絡合物,使血清ALP活性降低。硫唑嘌呤則是增加ALP在膽道中的清除而使其在血清中活性減低。

  2.2  病理性降低  血清中ALP主要來自肝臟、骨、腸及胎盤,血清中的ALP主要來自肝臟和骨骼,多種疾病可致其活性降低,如心臟外科術后、蛋白質營養不良、低鎂血癥、甲狀腺機能低下、惡性貧血等。Lum分析發現心臟外科手術時心肺泵的使用可使ALP平均降低71.8%[2]。動物試驗證明,缺鎂飲食喂養小鼠34天,其ALP明顯降低,加鎂至食物后則可恢復正常;甲狀腺功能減退患者血清ALP值降低與血清中鎂和鋅的含量下降有關,隨鎂、鋅的回升而恢復正常。近1/3的惡性貧血患者ALP活性降低,可能是由于成骨細胞ALP合成減少,維生素B12缺乏損害了成骨細胞活性和ALP合成,而使血清中ALP活性下降。其他一些疾病如低鋅血癥、壞血病、肝切除及移植后、乳糜瀉、軟骨營養障礙、酒精性肝病、糖尿病、心血管病、腎衰以及尿路感染等均可見ALP活性降低。

  3  膽堿酯酶(choline esterase, ChE) 

  3.1  藥物性降低  臨床常規檢查的膽堿酯酶指的是存在于血清和肝臟中的假膽堿酯酶,通常簡稱為ChE。某些藥物如雌性激素、嗎啡、咖啡因、巴比妥類、抗組胺藥物、利血平等會導致ChE的暫時降低。

  3.2  病理性降低  新生兒ChE活性約為健康成人的50%,以后隨年齡增長而升高。有機磷和氨基甲酸酯類殺蟲劑中毒時,由于有機磷酸酯與體內的膽堿酯酶結合成穩定的磷酰化膽堿酯酶,使酶失去活力,故血清ChE活性明顯降低,且中毒越重,酶活力越低。各種慢性肝病,如肝炎(包括病毒性肝炎和阿米巴肝炎)、肝膿腫和肝硬化病人中,因肝細胞損害而使酶的合成減少。ChE在肝合成后可立即釋放入血,故其濃度反映其合成速率,是評價肝細胞合成功能的靈敏指標[3],約有50%患者ChE活性降低,且病情越差,血清ChE活性越低,持續降低無回升跡象者多預后不良。肝、膽疾病時,ALT、γ-GT均升高,兩者不易區別,如增加ChE測定,可發現ChE降低者約為肝臟疾患,而正常者多為膽道疾患。孫宏勛等[4]對76例肝硬化分級病人研究發現,各級肝硬化病人血清ChE均明顯下降,并隨硬化程度加重而下降,下降幅度依次為A級<B級<C級,故ChE的下降程度可對硬化程度進行估計。在惡性腫瘤時,此酶活力也下降,原因可能是由于腫瘤本身產生有抗膽堿酯酶的物質,或是腫瘤生長中需利用該酶之故[5]。

  4  淀粉酶(amylase, AMY或AMS) 

  4.1  藥物性降低  AMS半衰期約為2h,胰腺含量最多,由胰泡細胞通過胰管分泌入小腸。AMS是一種含鈣的金屬酶,草酸鹽、枸櫞酸鹽、EDTA鹽因和鈣生成了螯合物而抑制了AMS的活性,故這些抗凝劑抗凝的血液,AMS活性也會降低,另外氟化物也可抑制其活性。

  4.2  病理性降低  血清AMS降低主要見于長期嗜酒者、酒精損害肝臟和胰腺,肝損害可致AMS減低。脂血癥患者血清中存在一種AMS抑制劑,可使AMS活性減低。胰島素控制AMS的合成可能也是糖尿病AMS減低的原因。胰腺炎或惡性病變使胰臟腺泡組織被破壞,但由于唾液型AMS的大量存在,其血清AMS含量可能只是輕微降低。禁食數天后,血清AMS可明顯減低。胰腺炎病人應注意AMS的變化與病情的關系,如原已升高的AMS突然發生與病情不相符合的顯著降低時,常為兇險的壞死性胰腺炎的預兆。

  5  膽紅素(bilirubin) 

  5.1  藥物性降低  膽紅素分子具有特殊的卷曲結構和不對稱性,參與維持體內氧化與抗氧化平衡機制,當血中存在大量苯巴比妥類藥及茶堿類藥時,其測得值會降低。

  5.2  病理性降低  近來研究表明,血清膽紅素降低與冠心病(CAD)危險增加相關[6~11],周圍血管病患者血清總膽紅素值也顯著低于參考值。Schwertner[6]等調查了877例美國男飛行員血清總膽紅素與CAD的關系,發現總膽紅素降低50%,CAD發病率增加47%。Breimer等[7]對7685例英國中年男子調查發現,總膽紅素在低值時CAD危險性增加。膽紅素為一種有效的抗氧化劑,具有捕獲自由基的能力,參與了抗低密度脂蛋白氧化作用,保護脂類和脂蛋白不被氧化。劉顯初等[8]和杜菊蘭等[9]分別對196例和106例冠心病人研究發現,血清總膽紅素與血清氧化修飾低密度脂蛋白(OX-LDL)呈顯著負相關,而后者可抑制巨噬細胞返回血流中,導致泡沫細胞的形成;總膽紅素具有抑制OX-LDL所誘導的單核細胞的趨化性,阻抑脂蛋白在血管沉積,減緩血管斑塊的形成;與白蛋白結合的膽紅素,存在于心室肌細胞部位,阻止該部位產生氧自由基,保護心室肌細胞不受氧自由基的損害,從而降低了CAD的發病危險。另外,膽紅素影響膽固醇的乳化以及其在膽汗中清除,因此膽紅素濃度高低可影響血中膽固醇濃度的高低,與CAD的發展也有關系。

  6  鎂(magnesium)

  6.1  藥物性降低  血內的葡萄糖酸鈣可使血鎂降低,用草酸鹽EDTA抗凝的血,因鎂與之形成螯合物而測得值降低。血清鎂濃度降低將降低神經興奮閾值,增加神經傳導速度,導致神經肌肉興奮性增加。

  6.2  病理性降低  鎂缺乏非常普遍,住院病人中約10%和重癥監護病中心約65%的病人通常因胃腸道及腎臟的丟失而缺鎂。胃腸道丟失主要有:持續性胃腸減壓、急慢性腹瀉、急性出血性胰腺炎等;腎臟丟失主要有:(1)滲透性利尿,如糖尿病、使用甘露醇脫水劑;(2)代謝性酸中毒、酮癥酸中毒等;(3)腎病如腎盂腎炎、腎小管腎炎、腎小管酸中毒等;(4)高鈣血癥、乙醇、磷酸鹽缺乏等。

  7  磷(phosphorus)

  7.1  藥物性降低  磷在血液中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無機磷,另一種是有機磷,血磷一般指血漿中的無機磷,它是以無機磷酸鹽的形式存在于血漿中。進食大量的糖類或靜脈注入葡萄糖,注射胰島素,組織利用葡萄糖合成糖原時無機磷參與了磷酸化反應,消耗了大量的磷,使血磷降低;氫氧化鋁也可使其含量降低。

  7.2  病理性降低  主要見于以下疾病:(1)腎小管疾病,腎小管再吸收功能發生障礙,促使大量磷質隨尿排出,如范可尼綜合征;(2)脂肪瀉,由于腸內有多量脂肪存在,抑制鈣、磷及維生素D的吸收,故血清內磷減少;(3)甲狀旁腺功能亢進時,腎小管重吸收磷受抑制,尿磷排泄多,血磷降低。
一些檢驗項目結果的降低和升高一樣有著不同的的原因和意義,臨床應結合患者的臨床表現進行正確分析,對疾病的及時確診以及指導合理用藥將有著積極的意義。
  
  【參考文獻】

  1  Stark JA, Henderson AR.In vitro effect of elastase and cathepsin G from human neutrophils on creatine kinase and lactate dehydrogenase isoenzymes.Clin Chem, 1993,39:986-992.

  2  Lum G.Significance of low serum alkaline phosphatase activity in a predominantly adult male population.Clin Chem, 1995,41:515-518.

  3  張秀明,李健齋.現代臨床生化檢驗學. 北京:人民軍醫出版社,2001,1074-1086.

  4  孫宏勛,謝永富,胡建峰,等.血清丁酰膽堿酯酶與白蛋白在肝硬化Child-pugh分級中的價值比較. 中華檢驗醫學雜志,2004,27(8):506-508.

  5  王繼貴.臨床生化檢驗.第二版.長沙: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1996,422-424.

  6  Schwertner HA, Jackson WG, Tolan G. Association of low serum concentration of bilirubin with increased risk of coronary artery disease.Clin Chem,1994,40:18-23.

  7  Breimer LH, Wannamethee G, Ebrahim S, et al.Serum bilirubin and risk of ischemic heart disease in middle-aged British men.Clin Chem, 1995,41:1504-1508.

  8  劉顯初,鄭利平,黃勝賢,等. 冠心病血清總膽紅素與氧化修飾低密度脂蛋白的關系研究.中華檢驗醫學雜志,2003,26(8):479-480.

  9  杜菊蘭,萬汝根. 膽紅素含量和冠心病的關系.中華檢驗醫學雜志,2003,26(8):624-625.

  10  Moreno LA, Sarria A, Mur M, et al. Serum bilirubin concentrations in children at risk for atherosclerosis.Clin Chem, 1994,40:1791-1792.

  11  Wu TW.Is serum bilirubin a risk factor for coronary artery disease.Clin Chem, 1994,40:9-10.

  作者單位:834000  新疆克拉瑪依,克拉瑪依市中心醫院檢驗科

  (編輯:秋  實)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幾種檢驗結果降低的臨床意義》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