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06年第6卷第4期 > 兒童游戲理論的發展綜述

兒童游戲理論的發展綜述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張介平 2006-8-19

摘要: 【摘要】 本文綜述了自1882年以后比較有影響的兒童游戲理論。并且討論研究了兒童游戲發展過程中游戲的種類,提出了個人游戲、假集體游戲、集體游戲三種類型。【關鍵詞】 兒童游戲。個人游戲。...


     【摘要】  本文綜述了自1882年以后比較有影響的兒童游戲理論。并且討論研究了兒童游戲發展過程中游戲的種類,提出了個人游戲、假集體游戲、集體游戲三種類型。

  【關鍵詞】  兒童游戲;個人游戲;假集體游戲;集體游戲

  【Abstract】  This aritical summarize children’s game theroies that is comparatively influential ever since 1882.And it debated the sorts of games in children’s developing process and raised several kinds,such as individual game,group game,etc.

  【Key words】  children’s game;individual game;false group game;group game

  自1882年普萊爾的《兒童心理》的出版,心理學家開始了對兒童心理的研究,于是關于兒童游戲的研究有了不少的成果。游戲是一種具有多種心理成分組成的綜合活動,具有虛構性、興趣性、愉悅性和具體性。就兒童方面而言,游戲就是兒童活動的本身,對兒童身心的發展有重大影響。它影響著兒童的身體運動能力,情緒的發展,社會適應性的發展,以及智能和創造力的發展[1]。許多研究證明[2],兒童游戲是作為兒童獲得和表達社會交往能力的情境,可以幫助兒童擺脫自我中心傾向,更好地理解他人的想法和情感,這是解決沖突、合作及其他社會能力發展的基礎。兒童在游戲中學習,在游戲中成長。通過各種游戲活動,兒童不但練習各種基本動作,使運動器官得到很好的發展,而且認知和社會交往能力,能夠更快、更好地發展起來。游戲還幫助兒童學會表達和控制情緒,學會處理焦慮和內心沖突,對培養良好的個性品質同樣有著重要的作用[3]。
19世紀發展出了許多有影響的兒童游戲理論。霍爾提出了“復演說”,他認為兒童的游戲是在重復著人類遠古時代祖先們的生活,不同年齡的兒童以不同的形式重復著人類祖先的本能特征。這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達爾文“進化論”思想的影響。他認為兒童通過游戲引起快感的大小,往往和遺傳的時代遠近及力量強弱成正比,我們對某一種游戲感興趣是因為它能接觸、復活人類深切的、根本的情緒[4]。席勒-斯賓塞則把游戲看作是兒童借以發泄體內過剩精力的一種方式,以使身心達到平衡。彪勒則強調是兒童通過游戲獲得機體的滿足。格羅斯認為兒童的游戲是對未來生活的一種本能的準備,即“預演說”。博伊千介克則正好與格羅斯相反,認為游戲則是獲得自由、發展個體主動性、適應環境三種欲望所引發的。拉扎魯斯-帕特端克認為兒童游戲是源于機體的放松需要。19世紀形成的諸多的理論都有一個明顯傾向,即堅持從先天的、本能的、生物的標準去看待游戲,而很少有提到游戲的社會本質。

  1  當代兒童游戲理論

  1.1  精神分析論  弗洛伊德對心理學建設和發展的主要貢獻在于他重視無意識的研究和進行心理治療兩個方面。弗洛伊德的兒童心理學思想也與這兩個方面有著直接的聯系。弗洛伊德認為,在兒童游戲中也有潛意識的成分,并且兒童在游戲中是本著唯樂原則,即一切以得到機體的快感為主。兒童在游戲中是把游戲的愉快考慮放在突出重要的地位[5]。游戲是補償現實生活中不能滿足的愿望和克服創傷性事件的手段。游戲使兒童能夠逃脫現實的強制和約束,發泄現實中不被接受的危險沖動,緩和心理緊張、發展自我力量以應付現實的環境。兒童游戲目的是為了在游戲中取利一個主動地位。弗洛伊德認為“這是由于某種要求控制他人的某種本能引起的,而這種本能不以記憶本身是否愉快為轉移的”[5]同時,所有的游戲都受到一種愿望的影響,這種愿望始終支配著他們,那就是快快長成大人,以使能做大人所做的事情。作為弗洛伊德的弟子,艾里克森則與弗洛伊德有所不同,他認為兒童游戲是情感和思想的一種健康的發泄方式。在游戲的過程中,兒童可以修復他們的精神創傷。“復活”他們的快樂經驗。但是其本身未能脫離唯樂原則。

  1.2  認知論  皮亞杰作為其代表人物。他認為游戲是兒童認識新的復雜的客體和事件的方法,鞏固和擴大概念、技能的方法;是使思維和行動結合起來的方法。皮亞杰對格羅斯的理論提出了異議,認為他的解釋只從機能上加以簡單描述,更不能解釋象征性游戲和想象性游戲這種高級的游戲。他指出“游戲乃是把現實同化于活動本身”[6]。兒童在游戲時并不發展新的認知結構,而是努力使自己的經驗適合先前存在的結構,即同化。他還認為兒童認知發展的階段性決定了兒童特定時期的游戲方式。在感知運動階段,兒童通過身體動作和擺弄、操作具體物體來進行游戲,稱為練習游戲。在前運算階段,兒童發展了象征性功能就可以進行象征性游戲,他能把眼前不存在的東西假想為存在的。以后可以進行簡單的有規則的游戲,真正的有規則游戲出現在具體運算階段。在他的理論中始終有一個思想,他認為“認知活動發動了游戲,而游戲反過來加強認知活動[7]”。

  1.3  學習論  桑代克是學習論的代表人物,他認為游戲是學習行為,遵循效果律和練習律,受到社會文化和教育要求的影響。各種文化和亞文化對不同類型行為的重視和獎勵;其差別都會反映在不同文化社會的兒童游戲中。人類兒童的游戲與動物的游戲有顯著的不同,人類兒童的游戲是用其自身特有的方式進行歸納的演繹[8]。班杜拉認為,在學習的過程中,人類不斷的進行模仿,在兒童的游戲過程中,他們模仿成人的社會活動,在游戲中他們學會既堅持自己的權利同時又服從游戲團體中的要求。兒童的許多行為都是通過對現實的或象征的榜樣行為的模仿而獲得的[9]。

  1.4  其他理論  中國心理學家朱智賢認為:首先,兒童游戲具有社會性,它是人的社會活動的一種初級模擬形式,反映了兒童周圍的社會生活。其次,兒童游戲是想象與現實生活的一種獨特的結合,它不是社會生活簡單的翻版。此外,游戲是兒童主動參與的伴有愉悅體驗的活動,它既不像勞動那樣要求創造財富,又不像學習那樣具有強制的義務性,因而深受兒童喜愛。

  2  兒童游戲的種類

  兒童游戲是多種多樣的,分類的方法也有不同。

  2.1  帕騰(M.B.Parten)  從社會這一觀點把游戲分成了六大類。(1)無目的活動—什么也不做,光在房子里走動張望。(2)單獨游戲—多見于1~2歲幼兒,和別的兒童不發生關系,單獨游戲。(3)旁觀行為—光看別的兒童游戲,自己不參加,有時開口教別人怎樣做,但自己不參加。(4)平行游戲—使用別的兒童所用的同樣玩具,作同樣的游戲;但不和別的兒童一起游戲。(5)聯合游戲—和別的兒童一起游戲,有時還互相借用玩具,但尚未組織化。(6)協同游戲—集團意識明顯,出現領袖,有規則的組織化游戲。
這六個類型中,兒童從4歲左右開始和別的兒童一起游戲的現象日益增加。在平行游戲、聯合游戲階段兒童已經開始意識到別的兒童的存在,似乎有共存感。

  2.2  林崇德  按照游戲的目的性分類,將兒童游戲分為創造性游戲、教學性游戲和活動性游戲三類。創造性游戲是由兒童自己想出來的游戲,目的是發展兒童的主動性和創造性。其中角色游戲是兒童通過扮演角色,以模仿和想象創造性地反映周圍的生活。教學游戲是結合一定的教育目的而編制的游戲。利用這類游戲,可以有計劃地增長兒童知識,發展兒童的言語能力,提高兒童的觀察、記憶、注意和獨立思考的能力,培養兒童的優良的個性品質。活動性游戲是發展兒童體力的一種游戲。這類游戲要使兒童掌握各種基本動作。

  2.3  皮亞杰  根據兒童認知發展階段把游戲分為:練習游戲、象征游戲、有規則游戲三類。

  2.4  筆者  現在筆者按照兒童在游戲中參與人數將游戲分為個人游戲、假集體游戲、集體游戲三類。

  2.4.1  個人游戲  是兒童在游戲過程中單獨游戲,不與其他兒童共同游戲。個體從出生到3歲左右都是處于這個階段。有研究材料顯示[10]:約有70%的3歲以下的兒童都喜歡做個人游戲。在這個階段幼兒的游戲內容主要是重復模仿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瑣碎的片段,如在屋子中走來走去,他們重復這些經歷是為了加深這個過程在其心中的印象,而且重復這些經歷本身就是一種愉快的源泉。這時候的游戲沒有什么目的性,但與幼兒的注意的發展有著密切的關系。此時兒童的有意注意尚未形成,很多無關的刺激都能引起幼兒的注意,所以他們在一項游戲上所花的時間是非常短的。

  2.4.2  假集體游戲  是指2~3個兒童聚集在一起游戲,但是游戲中并沒有合作,沒有角色分化,沒有規則。這個時期的兒童年齡為4~5歲。皮亞杰指出:這個時期兒童的社會化行為和專心于個人活動這兩者之間全然是混同起來的,還缺乏分化,因而在游戲活動中,還不存在真正的合作[6]。這個時期兒童的游戲目的是有集體性的,但是他們仍然是單獨游戲。這是一個由個人游戲過渡到集體游戲的階段。這個時期,兒童在游戲過程中,不會有明確的角色劃分,也沒有明確的游戲規則。因為此時的兒童對于成人世界的各種社會關系、社會分工的了解是表面的,是不完全的。他們只能模仿學習其中的一些部分。

  2.4.3  集體游戲  兒童絕大部分時間同其他人共同完成某項游戲,游戲中有明確的角色劃分,有明確的游戲規則。“6~7歲的兒童能夠計劃他們將做什么游戲,并且能夠為共同游戲分配角色,挑選本人的角色以使他們更感興趣。”[10]兒童通過學前教育已經能夠初步了解成人世界中的各種社會關系、社會分工,能夠分清楚各種分工所肩負的責任。因此在集體游戲中,其復雜程度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兒童在游戲中通過扮演各種角色來共同完成一個游戲。游戲當中有了明確的規則,如果某一個兒童違反了規則,那么他將會得到這個集體的懲罰。這就促進了兒童對成人世界的了解。這個時期游戲充當了兒童最近發展區的梯子,促進他們的發展,幫助他們獲得更高水平的能力,并且從中我們可以看出兒童發展的新的趨勢。

  3  小結

  從以上的綜述可以看出,兒童游戲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即模仿學習。模仿在兒童行為習得中是一種重要的途徑和機制。因為人類社會的一些行為是無法直接學習的。而必須依靠模仿。便如:隨著兒童年齡的增長,兒童必須學會怎樣既堅持自己的權利同時又服從社會的要求。如果僅依靠直接學習,那可以想象兒童在最終掌握這些社會規范之前不知要受多少懲罰。因此,兒童在游戲中不斷地模仿學習,通過對現實的或象征性的榜樣行為的模仿而獲得自己的行為。同時,游戲還可以提高兒童的創造性。游戲為兒童提供了自由探索,大膽想象的機會,可以養成兒童樂于探索與想象,勇于創造的態度與精神。所以,對待兒童游戲,我們應當針對不同年齡段的孩子認真的對待。

  【參考文獻】

  1  (日)堀內敏著.謝艾群譯.兒童心理學,1980,150-151.

  2  井衛英,陳會昌,孫鈴.“幼兒的游戲行為及其與社會技能、學習行為的典型相關分析”.心理發展與教育,2002,(2):12-15.

  3  林崇德.發展心理學.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202-203.

  4  朱智賢,林崇德.兒童心理學史.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2,(9):55.

  5  弗洛伊德著.林塵,張喚民,陳偉奇譯.弗洛伊德后期著作選.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5,(5):38.

  6  [瑞士]皮亞杰,英海爾德著.吳福元譯.兒童心理學.上海:商務印書館,1980,90,144.

  7  [瑞士]皮亞杰著,傅統先譯.兒童的心理發展.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1982,42.

  8  [美]愛德華.L.桑代克著.李月甫譯.人類的學習.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29,100.

  9  張立新.兒童社會性發展.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1999,(9):6-8.

  10  列維托夫.兒童教育心理學.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58,58-72.

  作者單位: 646000 四川瀘州,瀘州醫學院人文社科學院心理學教研室

  (編輯:秋  實)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兒童游戲理論的發展綜述》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