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07年第7卷第10期 > 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影像學診斷的研究

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影像學診斷的研究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李雯 2008-7-4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 分析、探討TCD、椎動脈超聲(CDFI)和椎動脈核磁共振血管造影(MRA)對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VBI)的診斷價值和意義。符合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診斷標準,分別進行椎動脈MRA、TCD及椎動脈超聲等檢查。結果 42例患者中椎動脈MRA異常22例(52。9%),椎動脈B超異常29例(69。...


【摘要】  目的 分析、探討TCD、椎動脈超聲(CDFI)和椎動脈核磁共振血管造影(MRA)對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VBI)的診斷價值和意義。方法 共42例患者,男28例,女14例,年齡53~85歲,平均年齡(71.0±8.9)歲。符合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診斷標準,分別進行椎動脈MRA、TCD及椎動脈超聲等檢查。結果 42例患者中椎動脈MRA異常22例(52.4%),TCD異常39例(92.9%),椎動脈B超異常29例(69.0%)。結論 椎動脈MRA、TCD、椎動脈超聲3種方法合用,有助于全面客觀診斷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

【關鍵詞】  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 MRA TCD 椎動脈超聲

    Study on methods of  imaging diagnosing vertebrobasilar artery insufficiency

    LI Wen,LI Xin, YU Hui-fang. Department of Neurology, Shanghai Yangpu Central Hospital, Shanghai 20009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value of  TCD ,CDFI and MRA on diagnosing vertebrobasilar insufficiency(VBI).Methods  42 patients which were diagnosed as VBI (m28 cases, f 14 cases ) (71±8.9years old) were examed by MRA,TCD, and duplex ultrasonography of the same vessels.Results  MRA data were  abnormal  in 22 cases  (52.3%), TCD showed abnormalities in 39 cases(92.9%),and the abnormal  data  were  29 cases (60.9%)in CDFI.Conclusion  Combination of the 3 methods such as TCD ,CDFI and MRA of vertebral artery  is helpful for diagnoses of vertebrobasilar insufficiency.

    【Key words】  vertebrobasilar insufficiency;MRA;TCD;vertebral artery ultrasonography

    椎-基底供血不足是中老年最常見的缺血性腦血管疾病之一,它是指椎-基底動脈因各種形態和功能異常造成的相應灌注區供血不足的形態。椎-基底動脈系統主要供應大腦后2/5(枕葉、顳葉底部)、腦干、小腦和丘腦后部的血管。病損后引起的常見臨床癥狀是:眩暈、吞咽困難、言語不清、共濟失調、面部麻木、眼肌麻痹、復視、視物模糊、肢體麻木癱瘓、暈厥等[1]。一旦椎-基底動脈血栓形成,病死率達20%~30%,因此早期診斷、早期預防具有重大意義。臨床診斷以往主要靠經顱多普勒(TCD)和頸部血管超聲,但兩者均有其不足之處,隨著椎動脈磁共振血管造影(MRA)、CT血管造影(CTA)、數字減影血管造影(DSA)等的臨床應用,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影像學診斷得到了進一步的完善。本研究主要是對TCD、椎動脈超聲、椎動脈MRA在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診斷中的應用比較。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42例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患者,男28例,女14例,年齡53~85歲,平均(71.0±8.9)歲。診斷標準:(1)一般為中老年人;(2)多有動脈硬化、心腦血管疾病或頸椎病史;(3)突然出現眩暈,常與頭位、體位有關,持續時間短暫;(4)眩暈發作時伴有一種或數種神經缺血的癥狀或體征;(5)常在24h內減輕或消失,以后可再發作;(6)除外腦梗死、腦出血和耳科疾病。

    1.2  檢查方法  所有病例均行TCD、椎動脈超聲、椎動脈MRA檢查。

    1.2.1  MRA  采用西門子公司Sonata1.0T超導磁共振成像儀,3D-MRA成像采用TOF-FL3D-WE-TRA序列掃描,三維成像后用最大密度投影(MIP)后處理。狹窄判斷標準為:(1)無法顯影;(2)管腔狹窄或順行血流消失;(3)和正常部位的椎動脈相比,椎動脈的直徑異常超過1/3;(4)頸段的椎動脈血管彎曲如螺旋狀或有2個或2個以上的彎曲。

    1.2.2  TCD  采用力美公司EMS-9W經顱多普勒腦血管病診斷儀,顱內血管的檢測采用2MHz PW探頭。經枕骨大孔窗探測雙側椎動脈(VA)、基底動脈(BAS)。異常判斷標準為:(1)血管狹窄:平均血流速度<80cm/s;(2)頻譜形態改變,低頻增強、伴有渦流或雜音,側支循環形成,收縮期峰值血流速度>100cm/s;(3)平均血流速度<20cm/s為血流速度減慢。

    1.2.3  椎動脈超聲  采用HP-HX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儀。以7.510MHz探頭探測動脈,取樣范圍小于管腔內徑,聲束與血管夾角<60°。觀察椎動脈的走向、管腔直徑、斑塊、血流動力學指標等。判斷標準參照我國正常人頸部血管參數,椎動脈內徑≤0.3cm為管徑狹窄,椎動脈收縮期血流速≤30cm/s為血速下降,同時雙側比較。

  2  結果

    2.1  TCD  42例患者中有血流動力學指標異常39例,陽性率92.9%,其中26例血流速度減慢,13例顯示血管狹窄,見表1。TCD異常病例中有21例(53.8%)有椎動脈MRA狹窄。有25例(64.1%)有椎動脈超聲異常。 表1  TCD檢查結果

    2.2  頸部血管超聲  42例患者中椎動脈超聲異常29例,陽性率69.0%,見表2。椎動脈超聲異常病例中有18例(62.1%)椎動脈MRA異常;有25例(86.2%)TCD異常。表2  椎動脈超聲檢查結果

    2.3  MRA  42例患者中MRA異常22例,陽性率52.4%,其中右側椎動脈顯示不清5例,左側椎動脈顯示不清3例,右側椎動脈狹窄5例,左側椎動脈狹窄4例,右側椎動脈扭曲變細1例,左側椎動脈扭曲變細1例,雙側椎動脈扭曲變細2例,雙側椎動脈狹窄1例,其余20例患者雙側椎動脈MRA未見明顯異常,見表3。椎動脈MRA異常的患者中有18例(81.8%)示椎動脈B超異常,21例(95.5%)TCD異常。表3  MRA檢查結果

    3  討論

    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由于其臨床癥狀多,客觀體征少,長期以來缺乏客觀診斷標準。因此評價各項輔助檢查對其診斷價值尤為重要。

    TCD是一種無創性檢查顱底大動脈血流動力學的診斷技術。它具有以下優點:(1)能夠對顱內、外動脈共同檢測,進行血流動力學的評價;(2)對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疾病部位和范圍作出診斷評價;(3)具有無創性、重復性好、操作便利和費用低等優點[2]。但是TCD無法檢測細小分支的血流情況[3],無法測量血管管徑,特異性較低,且存在超聲探頭角度等無法避免的人為主觀誤差。要求操作者要有足夠的經驗,并且需要結合病人臨床表現和其他輔助資料才能做出正確的診斷。本研究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中TCD檢查陽性率為92.9%,國內外的研究報道為54%~80%,同時TCD異常病例中有21例(53.8%)有椎動脈MRA狹窄。有25例(64.1%)有椎動脈超聲異常。說明TCD在診斷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中存在誤差,只能作為一個比較粗略的臨床篩選方法。但在本研究中TCD異常的患者有26例血流速度減慢,13例顯示血管狹窄,說明它可客觀地評價椎-基底動脈的血流動力學。有人報道與DSA相比,TCD檢測椎動脈顱內段狹窄的敏感性為80%,特異性為80%~97%[4]。因此與椎動脈MRA合用,可顯示顱內、顱外動脈血流血管圖樣的影像。

    椎動脈超聲也是一種無創性檢測方法,它具有以下優點:(1)能夠較好地顯示血管內徑,判斷有無椎動脈狹窄;(2)可顯示管壁動脈粥樣硬化情況(如:血管壁的彈性、內壁的厚度、有無斑塊或鈣化等);(3)能夠檢測血管內血流情況;(4)操作方便[5]。但椎動脈超聲無法顯示椎動脈的全程,不能探及椎動脈顱內段與基底動脈。本研究中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椎動脈超聲陽性率為69.0%,椎動脈超聲異常病例中有18例(62.1%)椎動脈MRA異常;有25例(86.2%)TCD異常。說明椎動脈超聲在診斷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中敏感性不高。其他文獻報道:敏感性81.1%,特異性92.3%,為此它也只能作為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篩選方法之一,但它可顯示動脈硬化斑塊,彌補其他檢查對此的不足。

    MRA是以一種近來發展迅速的無創性血管造影技術,能直接觀察血管的立體走行,準確測量血管內徑。它具有無創性、多方位和多角度旋轉成像,無骨性偽影,能直接地顯示雙側椎動脈形態,對大血管狹窄或閉塞的診斷具有很高的準確性[7]。但是有時又高估了狹窄程度,有時對直徑小以及深部彎曲血管易產生偽影,有時有湍流使血流信號丟失。檢查時間較長,安裝有磁性和金屬置入的患者以及患有幽閉恐懼癥的患者不能進行MRA檢查。因此MRA評價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有待進一步完善。本研究顯示頸部椎動脈MRA異常的陽性率為52.3%,其中右側椎動脈顯示不清5例,左側椎動脈顯示不清3例,右側椎動脈狹窄5例,左側椎動脈狹窄4例,右側椎動脈扭曲變細1例,左側椎動脈扭曲變細1例,雙側椎動脈扭曲變細2例,雙側椎動脈狹窄1例,椎動脈MRA異常的患者中有18例(81.8%)示椎動脈B超異常,21例(95.5%)TCD異常。說明椎動脈MRA與TCD、椎動脈超聲結果可相互補充,相互印證。大量MRA與DSA比較研究顯示:MRA對椎-基底動脈和頸內動脈的敏感性和特異性均接近100%[6],它對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診斷及發病機理的探討具有重要意義。

    綜上所述, MRA、TCD、椎動脈超聲從不同角度反映了患者的血管病理改變,血液動力學改變。三種檢查手段各有優勢,相互補充,為診斷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提供了較好非侵入性檢查手段和較全面的客觀依據。

 

【參考文獻】
  1 劉欣,張曉耀,吳建巧,等.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580例臨床分析.河北醫學,1999,5(9):29-30.

2 王淑麗,牛爭平.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影響學檢查.國際腦血管病雜志,2007,1(15):42-45.

3 Sturzenegger M,Newell DW,Douville C,et al.Dynamic transcranial Doppler assessment of positional vertebrobasilar ischemia.Stroke,1994,25:1776-1783.

4 Chen CJ,Tseng YC,Lee TH,et al.Multisection CT angjography compared with catheter angjography in diagnosing vertebral artery dissection.AJNR Am J Neuroradiol,2004,25:769-774.

5 Sidhu PS.Ultrasound of the carotid and vertebral arteries.Br Med Bull,2000,56:346-366.

6 蔣清本,榮本兵.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的影響學研究進展.醫學綜述,2005,11(12):1148-1150.

7 Krejza J, Mariak Z, Lewko J. Standardization of flow velocities with respect to age and sex improves the accuracy of transcranial color Doppler sonography of middle cerebral artery. AJR Am J Roentgnol,2003,181:245-252.


作者單位:200090 上海,上海楊浦區中心醫院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影像學診斷的研究》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