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10年第10卷第3期 > 淺談“以通為補”的觀點 探討活血化瘀法體會

淺談“以通為補”的觀點 探討活血化瘀法體會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唐榮華 2011-6-29

摘要: 【關鍵詞】 以通為補 活血化瘀法 活血化瘀法的原理是以通為補。而活血化瘀法應用于慢性病,正是以通其經隧、暢其血行的手段,達到解結、決閉的目的,從而恢復機體的健康,所以說活血化瘀的原理是以通為補。1 血行是否通暢是健康與否的關鍵《內經》[1]一書,惟以血氣流通為貴的觀點,揭出了《內經》的精髓,使我們體......


【關鍵詞】  以通為補 活血化瘀法

 活血化瘀法的原理是“以通為補”;是中醫扶正袪邪的治療方法,是具有對立統一辨證法思想的治療總則。在使用時,側重于扶正亦重于袪邪,當然根據臨床上不同的對象而有所不同。如慢性病的病邪,不僅僅是瘀血還夾雜其他的致病因子,但主要的根源則是瘀血。而活血化瘀法應用于慢性病,正是以通其經隧、暢其血行的手段,達到解結、決閉的目的,從而恢復機體的健康,所以說活血化瘀的原理是“以通為補”。

  1 血行是否通暢是健康與否的關鍵

  《內經》[1]一書,惟以血氣流通為貴的觀點,揭出了《內經》的精髓,使我們體會到《內經》對健體與病體的認識:前者是通而暢,后者是通而不暢或部分不通。通而暢與通而不暢或部分不通的關鍵,首先在于血液流行的通暢與否。如《靈樞·本藏篇》[2]。指出:“經脈者,所以行血氣而營陰陽,濡筋骨,利關節”的同時,又指出“血和則經脈流行,營復陰陽,筋骨勁強,關節清利矣”。這固然是說明血與氣在經脈中的同時流行,但更重要的是指示了經脈之所以能夠正常的供血氣之流行,還在于血液之和,血和則血液本身流行通暢,從而使經脈亦通暢流行。毫無疑問,血液本身的流通運動,是血液內部含有的陰陽兩者的矛盾性所引起。假使這陰陽一旦失調,導致血行通而不暢或部分不通,影響著經脈的通暢流行,使整體的陰陽失其營復,其病理變化,就不只是筋骨失濡,關節失利了。現代生理學認為血液的主要作用有五:(1)“血液運輸營養物質到機體各部”[3];(2)“血液排出機體內的分解產物”;(3)“血液將氧送到細胞,并帶出二氧化碳”(血液運輸氣體);(4)“血液完成器官間液體的聯系”;(5)“血液保護機體,防止有害物質及異物的侵入”。但必須指出,血液之所以能正常地完成這種種作用,還在于它本身通暢的流行。于此,就不難體會到《內經》[4]強調的血氣流通和“營衛生會”關于“乃化而血,以奉生身,莫貴于此”;藉以闡述把維持生命存在的物質基礎之一的血放到首要地位的觀點是有一定的科學根據的。現代生理學認為“新陳代謝”[5]是生命存在的基本條件。盡管一切物質的“新陳代謝”是依靠于它們自身內部的矛盾運動,不斷地進行“自我更新”。如果看到上述血液在機體內的主要作用,就不得不承認血液是完成整個機體“新陳代謝”的主要工具。《素問·靈蘭秘典論》[6]說:“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形乃大傷”。“主”是指心臟,“主不明”是心臟有了病理變化。“使道”是指周身的經脈,“使道不通”是說經脈流行的通而不暢或部分的不通。聯系到“心主一身之血”和“血和則經脈流行”的論點,可知“使道”(經脈)之所以通而不暢或部分的不通,實由于血之不和。又《靈樞·五味》說:“谷氣津液已行,營衛大通,乃化糟粕,以次傳下”。對此,雖然不能說古人已清楚地認識到機體內不斷地新陳代謝,但它充分體現了《內經》對生理的正常活動,是著眼于一個“通”字。根據“營行脈中,衛行脈外”的觀點,其所謂“營衛大通”,則又著眼于“使道”(經脈)的暢通無阻。而“谷氣津液已行”,“乃化糟粕,以次傳下”。不僅強調了一個“傳”字,還意味著陳者自去,新者自生—“新陳代謝”過程的完成。因此說,血液生理常態的通與病理變態的通而不暢或部分不通,是決定健康的關鍵,殆毫無疑義。

  2 血病是引起多種疾病特別是慢性病的主要根源

  《素問·調經論》[7]中曾高度概括指出,“五臟之道,皆出于經隧,以行血氣。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而生,是故守經隧焉”。“守”是保持“守經隧”,就是保持經脈的正常流通。在同書《臟氣法時、三部九候、異法方宜、離合真邪、刺腰痛》[8]和《靈樞·經脈、癲狂、熱病》[9]等篇,均記載著砭石,針刺出血療法治療很多疾病。這就說明當時已認識到很多的疾病是由于血液有了病理變態所引起。血液之所以產生病理變態,是在一定的條件下,導致血行通而不暢或部分的不通,以致生命賴以存在的生理血液,部分地不同程度地轉變為有害于健康的病理性瘀血。祖國醫學認為,為身體所不需要而不利于健康的一切東西,皆屬于邪氣范疇。夫病之一物,非人身素有之也。或自外而來,或自內而生,皆邪氣也。屬于病理性的瘀血,就是自內而生的邪氣之一。從而構成機體內部邪正斗爭的病理變化而發生疾病。與此同時,血液本身形成了陳者當去而不去,新者當生而不生,乃至血愈瘀而愈虛,愈虛而愈瘀,互為因果,愈演愈烈,致患者體內同時存在著血瘀與自虛兩個方面。也正由于此,馴至機體整個“新陳代謝”機能減弱,形成了正虛,復招致種種邪氣在,引起了多種疾病特別是一些頑固性的慢性病,經年累月,纏綿不已。

  《內經》以后的歷代醫家,對瘀血為病的嚴重性和危害性的認識,不斷地發展和深化。最著名的如明代李梴在其所著《醫學入門》中,曾大膽地創造地提出:“人知百病生于氣,而不知血為百病之胎也。凡寒熱、蜷攣、痹痛、癮疹、搔癢、好志、好狂、驚惕、迷悶、痞塊、疼痛、癃閉、遺溺等證;及婦人經閉、崩中、帶下,皆血病也”。所謂血病,就是由于血瘀所引起的疾病。清代王清任以革新的精神,既從事于解剖學的研究,復致力于臨床實踐。在吸取前人和積累自己經驗過程中,歷舉血病五十多種,創造了幾首活血化瘀方劑。其后唐容川,吸收當時傳入我國的西方醫學,對瘀血為病,又有了新的認識并給予重視,著有《血證論》,作出了精辟的闡述。在目前中西醫結合的大好形勢下,不僅證實了上述諸家見解的正確,而且更大地發展了對有關血病的認識,除婦產專科的疾病和形形色色的血液病,確知其為血病外,對于內、外、傷、骨和五官科的種種疾患 ,特別是多數的慢性病乃至惡性腫瘤等,也認識到它們的病因、病理和發生、發展各個方面都與血病有著密切的聯系。

  3 活血化瘀的原理是“以通為補”

  中醫扶正祛邪的治療方法,是具有對立統一辯證法思想的治療總則。扶正與祛邪相輔相成,所謂扶正即所以祛邪,祛邪即所以安正。在使用時,側重于扶正亦側重于祛邪,當然根據臨床上不同的對象而有所不同。許叔微《本事方》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留而不去,其病則實”。這不僅類似現代醫學所謂在致病因子因抵抗不足危害于機體的同時,刺激了機體的防御功能,從而與致病因子作斗爭的論點,而且在治療上為我們指出,祛邪是主要的。張子和說:“夫邪之中人,輕則傳久而自盡,頗甚則傳久而難已,更甚則暴死”。臨床上確有很多病例,平時并不出現任何癥狀,而卒然致死。其暴死的原因就在于:隨著生理的血液循環于周身的一種瘀血,突然阻塞于經隧,致心臟停止跳動。其“傳久而難已,自是表現為種種慢性疾病。當然,慢性病的病邪,不僅僅是瘀血,還夾雜著其他的致病因子,但主要的根源則是瘀血。《靈樞·九針十二原》[10]說:“今夫五臟之有疾也,譬猶刺也,猶污也,猶結也,猶閉也。刺雖久,猶可拔也,污雖久,猶可雪也,結雖久,猶可解也,悶雖久,猶可決也”。這不僅為針刺治病提供了理論依據,還適用于對藥物治療的指導。而活血化瘀法應用于慢性病,正是以“通其經隧,暢其血行”的手段,達到拔刺、雪污、解結、決閉的目的,從而恢復機體的健康。

  《傷寒論·太陽篇》[11]有治其人如狂,小腹急結,小便自利的桃仁承氣湯,抵當湯、丸。《金匱要略·虛勞篇》[12]有治“內有干血”的大黃蟲丸。《瘡痛腸癰篇》有治“腸癰”的大黃牡丹湯。《婦人產后篇》和《婦人雜病篇》有治“產婦腹痛”,“為腹中有瘀血著臍下”的下瘀血湯和“婦人經水不利”的抵當湯,“腹中血氣刺痛”的紅蘭花酒以及治療“水與血俱結在血室”的大黃甘遂湯等。都是以具有“推陳致新”作用的大黃為主藥而攻逐瘀血的治療方法。

  《本事方》[13]“治月經壅滯,每發心腹臍間疚痛不可忍,及產后惡露不快,血上掄心,迷悶不省”的琥珀散,系以三棱、莪術、赤芍、劉寄奴、牡丹皮、官桂、熟干地黃、菊花、蒲黃、當歸組成。清代葉天士在本方作《釋義》說:“雖方中養血藥少,血行疏滯藥多。要不過欲其去故生新,遂大有功于婦人矣”。實則具有“去故生新”即活血化瘀作用的方劑,其適用對象,不僅限于婦人。

  《內經》在“以祛邪為急”的思想指導下,認為“陳莝去而腸胃潔,癥瘕去而營衛昌”。這也就是“先攻其邪,邪去而正氣自復”的觀點。

  中醫內科學血證,更充分地闡明了活血化瘀法“以通為補”[14]的原理。血溢、血泄、諸蓄妄癥,其始也,予率以桃仁、大黃行血破瘀之劑,以折其銳氣,而后區別治之。雖往往獲中,然猶不得其所以然也。后來本鄉有善醫者,每治失血蓄妄,必先以快藥下之。或問“失血復下,虛何以當?則曰,血既妄行,迷失故道,不去蓄利瘀,則以妄為常,曷以御之?且去者自去,生者自生,何虛之有?”予聞之愕然曰:“名言也,昔者之疑,今釋然矣。”這是中醫內科學血證“下中有補”的理論與實踐的密切結合。至于由于氣不攝血或脾不統血而導致的失血,自當別論。

  中醫內科學血證引《血證論》[15]中說:“瘀血在身,不能加于好血,而反阻新血之化機。故凡血證,總以去瘀為要。”“瘀血,既與好血不相合,反與好血不相能。”經隧之中,既有惡血踞住,則新血不能安行無恙。“瘀血不行,則新血斷無生理。”這都強調了瘀血的危害性,和“活血化瘀法”、“推陳致新”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他重申了欲“致新”必先“推陳”的原則,這和“瘀血不去則新血不生,去瘀即所以生新”的理論,同樣地發揮了活血化瘀法的原理是“以通為補”。

  所謂瘀血者,既變化而為非生理的血液,則不惟已失血液之用,反為有害人體之毒物。既為毒物,即須排除于體外,雖片刻亦不能容留之。體內一旦有了瘀血,不僅瘀血本身變生種種疾病,而且為侵入體內的外邪提供了培養基的作用。所以,稱瘀血為血毒。

  4 小結

  似可體會到目前對活血化瘀法的重視和被廣泛的運用,其原因不外以下幾點。(1)中醫在臨床上碰到的病例,大多數是一些慢性病,而大多慢性病的形成,多肇始于血液流行的通而不暢或部分辨不通的病理變化。(2)“治病必求于本”。在辨證論治法則指導下選用適當的方劑以疏通經隧,排除瘀血。病本既拔,厥疾自瘳。這就大大地提高了多種疾病特別是慢性病的治愈率。(3)活血化瘀法的療效,不僅是對血液本身的推陳致新,而且恢復了整個機體“新陳代謝”機能的正常,從而發揮了抗拒致病因素的機能作用,為預防疾病,增強健康提供了保證,因而逐步地擴大了活血化瘀法的應用范圍。

【參考文獻】
   1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素問·逆調論.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133-203.

  2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靈樞·本藏.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86-89.

  3 吳博威,閆劍群,王軍.生理學、血液的功能.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7:8-54.

  4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靈樞、營衛生會.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5-82.

  5 吳博威,閆劍群,王軍.生理學、能量代謝.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7:8-193.

  6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素問·靈蘭秘典論.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57-59.

  7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素問·調經論.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5-133.

  8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素問·藏氣法時論.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207-212.

  9 王慶其,王鍵,凌耀星.素問·熱論.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138-141.

  10 邱茂良,余仲權,周行曉.針灸學、針灸文獻節錄.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87:277.

  11 熊曼琪,王慶國,李賽美.傷寒學·太陽篇.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7:103-107.

  12 曹文富,余甘霖,周英杰.中醫藥學分冊.金匱要略“虛勞”“瘡癰”“腸瘍”婦人雜病、重慶:重慶市衛生局科教外事(國際合作)處,繼教輔導資料,2009:113;132;135.

  13 羅元愷,曾敬光,夏桂成.中醫婦科學、閉經.上海: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1990:60-63.

  14 周仲瑛,金實,李明富.中醫內科學·血證.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7:381-398.

  15 周仲瑛,金實,李明富.中醫內科學,心悸、胸痹、真心痛.北京:中國中醫出版社,2008:127-146.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淺談“以通為補”的觀點 探討活血化瘀法體會》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