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11年第11卷第2期 > 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關系的研究進展

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關系的研究進展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侯 丹1,王媛媛2,呂安亞3作者單位:1 614100 四川樂 2013-2-26
336*280 ads

摘要: 【關鍵詞】 乳腺癌 干細胞 乳腺癌關系 研究進展 近年來隨著對干細胞與腫瘤干細胞的深入研究,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干細胞不僅在復雜的多細胞機體組織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同時也在腫瘤的發生、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而與之相關的作為第一個在實體瘤中被鑒定出的腫瘤細胞-乳腺癌干細胞也受到了國內外專家、學者......


【關鍵詞】  乳腺癌 干細胞 乳腺癌關系 研究進展

 近年來隨著對干細胞與腫瘤干細胞的深入研究,已經清楚地認識到干細胞不僅在復雜的多細胞機體組織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同時也在腫瘤的發生、發展中起著重要作用。而與之相關的作為第一個在實體瘤中被鑒定出的腫瘤細胞-乳腺癌干細胞也受到了國內外專家、學者的廣泛關注。越來越多的深入研究及其成果被運用于臨床實踐與預后觀測。但同時也有許多相關的問題未能得到進一步的明確,現將目前對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的相關研究及存在問題進行綜述如下。

  1 干細胞與腫瘤干細胞

  1.1 干細胞

  干細胞(stem cells)是指一類具有無限或者永生的自我更新能力(self-renewing),并能產生至少一種類型高度分化子代細胞的細胞。根據干細胞發生學來源可將其分為胚胎干細胞(embryonic stem cells)和成體干細胞(adult stem cells)。

  1.1.1 胚胎干細胞

  指由胚胎內細胞團或原始生殖細胞經體外特殊培養而篩選出的細胞。胚胎干細胞(ES細胞)具有發育的全能性,能分化出成體動物的所有組織和器官。ES細胞的研究可追溯到20世紀50年代,由于畸胎瘤干細胞(EC細胞)的發現開始了ES細胞的生物學研究歷程。早在1970年Martin Evans已從小鼠中分離出胚胎干細胞并在體外進行培養。而人的胚胎干細胞的體外培養直到最近才獲得成功。進一步說,胚胎干細胞(ES細胞)是一種高度未分化細胞。它具有發育的全能性,能分化出成體動物的所有組織和器官,包括生殖細胞。

  1.1.2 成體干細胞

  指存在于組織中的未分化細胞,該種細胞能夠自我更新并能夠分化形成組成該類組織的細胞。成年動物的許多組織和器官,比如表皮和造血系統,具有修復和再生的能力。成體干細胞在其中起著關鍵的作用。在特定條件下,成體干細胞或者產生新的干細胞,或者按一定的程序分化,形成新的功能細胞,從而使組織和器官保持生長和衰退的動態平衡。過去認為成體干細胞主要包括上皮干細胞和造血干細胞。最近研究表明,以往認為不能再生的神經組織仍然包含神經干細胞,說明成體干細胞普遍存在,問題是如何尋找和分離各種組織特異性干細胞。成體干細胞經常位于特定的微環境中。微環境中的間質細胞能夠產生一系列生長因子或配體,與干細胞相互作用,控制干細胞的更新和分化。

  按分化潛能的大小,干細胞還可分為三種類型:一類是全能性干細胞,它具有形成完整個體的分化潛能,如胚胎干細胞,它是從早期胚胎內的細胞團分離出來的一種高度未分化的細胞系,具有與早期胚胎細胞相似的形態特征和很強的分化能力,它可以無限增殖并分化成為全身200多種細胞類型,進一步形成機體的所有組織、器官。另一類是多能性干細胞,這種干細胞具有分化出多種細胞組織的潛能,但卻失去了發育成完整個體的能力,發育潛能受到一定的限制,骨髓多能造血干細胞是典型的例子,它可分化出至少十一種血細胞,但不分化出造血系統以外的其他細胞。還有一類干細胞為單能干細胞(也稱專能、偏能干細胞),這類干細胞只能向一種類型或密切相關的兩種類型的細胞分化,如上皮組織基底層的干細胞、肌肉中的成肌細胞。

  總之,凡需要不斷產生新的分化細胞以及分化細胞本身不能再分裂的細胞或組織,都要通過干細胞所產生的具有分化能力的細胞來維持肌體細胞的數量,可以這樣說,生命是通過干細胞的分裂來實現細胞的更新及保證持續生長。

  1.2 腫瘤干細胞

  干細胞通過自我更新可在體內長期存在,而不像終末分化細胞,經過一個比較短的時間后走向死亡,這就使得干細胞在細胞復制時出錯率遠遠大于終末分化細胞。突變就在干細胞中積累,再加上外部環境刺激使正常干細胞惡化,所以目前最新研究認為腫瘤起源于惡性干細胞。Jordan等[1]也提出腫瘤干細胞可能源于正常干細胞的突變,然而還有一些證據顯示腫瘤干細胞也可能源于始祖細胞的突變。這種始祖細胞也可以被認為是一種轉變擴增細胞,它具有復制能力但并不能像干細胞一樣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要變成腫瘤干細胞這些始祖細胞必需獲得突變才可能具有自我更新的能力。這樣也進一步說明了腫瘤干細胞的形成與突變的方式和過程息息相關。有些組織雖然不具有干細胞,但是其細胞在特殊情況下也具有分裂能力,因而也是致癌物的靶細胞。所以提出要根治腫瘤只有徹底清除腫瘤干細胞才能真正的治療腫瘤并減少腫瘤的復發和轉移。這種新觀點與以往不分敵我的清除腫塊中心的細胞及其周圍所有正常細胞的觀點完全不同,一些科學家也已經為腫瘤中存在干細胞找到了很多證據。

  20世紀60年代Sterens觀察到小鼠睪丸畸胎瘤來源于原始生殖細胞,從而提出了腫瘤起源于干細胞的理論。“腫瘤干細胞假說”包含兩層含義: (1)腫瘤起源于它們的組織干細胞或胚胎細胞自我更新的失調節; (2)腫瘤包含具有干細胞特性的細胞亞群。近年來的研究表明,在白血病及部分實體瘤如乳腺癌和腦腫瘤中亦存在一小部分具有無限增殖能力,并可形成新腫瘤灶的腫瘤干細胞( tumor stem cells,TSCs)。

  Rcya等[2]后又提出的腫瘤干細胞學說認為:腫瘤組織中存在極少量瘤細胞充當干細胞角色,具有無限增生的潛能,在啟動腫瘤形成和生長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而其余的大多數細胞則經過短暫的分化,最終死亡。

  目前認為,TSCs是存在于一些腫瘤組織內的一群數目極少的具有自我更新和不斷增殖能力的細胞,能夠分化為表型不同的非腫瘤源性的癌細胞,它們在腫瘤的發生、發展及轉歸過程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已經成為腫瘤研究新的熱點和方向。

  1.3 干細胞與腫瘤干細胞的異同

  腫瘤干細胞與正常干細胞同屬于干細胞范疇,具有許多相同的特點:(1)干細胞和腫瘤干細胞本身均不是處于分化途徑的終端, 而是保持未分化狀態,具有分化能力, 并且細胞均具有相對無限的增殖分裂的潛能和自我更新能力, 增殖的同時可誘導血管形成。(2)干細胞和腫瘤干細胞均具有對稱分裂和不對稱分裂兩種分裂方式。對稱分裂: 即形成兩個相同的干細胞,非對稱分裂:即由于細胞質中調節分化蛋白不均勻地分配, 使得一個子細胞不可逆地走向分化的終端成為功能專一的分化細胞; 另一個保持親代的特征, 仍作為干細胞保留下來。(3)具有相似的調節生長的信號傳導途徑。有研究發現一些與腫瘤有關的信號調節途徑也調節正常干細胞的生長。如Notch,Shh (Sonic hedgehog)、Bmi21、Wnt等傳導途徑在調節正常干細胞自我更新, 同時也在腫瘤發展過程中起作用。(4)兩者都具有端粒酶活性和擴增端粒酶重復序列,而人類終末分化體細胞不具有端粒酶活性。(5)干細胞與腫瘤干細胞均具有類似遷移的能力。腫瘤干細胞也不能等同于正常干細胞,有其自身特性: (1)正常干細胞自我更新具有負反饋調節機制,其增殖與分化處于平衡狀態,是有序的。而腫瘤干細胞的這種負反饋機制已被破壞,其增殖分化是無序和失控的。(2)與正常干細胞相比,腫瘤干細胞分化成熟能力缺乏,因此腫瘤細胞往往是低分化的。(3)腫瘤干細胞具有積累復制錯誤的傾向[3],而正常干細胞可通過多種途徑防止這種情況發生。(4)兩者某些信號傳導通路不同,可作為治療的靶點,如腫瘤抑制蛋白Pten通路在正常造血干細胞的自我更新和白血病的形成中具有不同的作用途徑[4]。

  目前認為,腫瘤干細胞具有以下幾個特點: (1)無限的自我更新能力,腫瘤干細胞能夠產生與上一代完全相同的子代細胞。(2)分化潛能,腫瘤干細胞能夠產生不同分化的子代瘤細胞,在體內形成新的腫瘤。(3)具有與非腫瘤干細胞不同的表面標志, 如乳腺癌干細胞特異性表面標志為CD44+CD24- /lowESA+B38.1+。(4)腫瘤干細胞與正常干細胞具有相似的表面標志, 如正常造血干細胞為CD34+CD38-Thy+,而白血病干細胞為CD34+CD38-Thy- 。(5)腫瘤干細胞所占的比例較小,如乳腺癌中占2%[5],腦腫瘤中占0. 4%[6~8]。

  2 乳腺干細胞與乳腺癌干細胞

  乳腺癌干細胞作為第一個在實體瘤中被鑒定的腫瘤細胞而受到廣泛的關注。目前乳腺癌和乳腺干細胞之間的關系已逐步成為國內外研究熱點。乳腺干細胞屬于成體干細胞的一種,具有自我更新和分化為其他細胞系的能力。可作為乳腺癌術后再造的重要材料,其安全性及經濟性讓乳腺干細胞的研究成為目前國外熱點研究項目。

  乳腺癌組織由各種表型不同的乳腺癌細胞組成,其異質性表現在各型細胞的表面分子標志物不同,這些細胞表面分子標志物包括CD4、CD24、B38.1及上皮特異抗原(epithelial specific antigen,ESA)等。由于乳腺癌中也可能包含其他非腫瘤細胞,如造血干細胞、上皮細胞等,故用各細胞的特異表面標志(統稱為Lineage,包括CD3、CD10等)來區分正常細胞(Lin+)和乳腺癌細胞(Lin-)。2003年AI Hajj等[5]借助異種乳腺癌細胞移植動物模型,第一次在實體瘤中鑒定了腫瘤干細胞,證實了乳腺癌干細胞的存在。他們將乳腺癌術后標本中的腫瘤組織制成單細胞懸液,經流式細胞儀篩選出具有特殊表面標志的細胞注入免疫缺陷小鼠的體內,結果發現所有接種ESA+、CD44+、CD24-/low、Lin- 細胞的小鼠在12周內均出現明顯的腫瘤,而接種CD44-/CD24+細胞的小鼠則少有腫瘤生長。同時,在將接種免疫缺陷小鼠后生成的腫瘤細胞,經分離再接種到免疫缺陷小鼠后乳房脂肪墊的實驗中還發現,未分化細胞需接種5×104個才能形成腫瘤,而ESA+、CD44+、CD24-/low、Lin- 細胞只需接種1×103 個即能100%形成腫瘤,其致瘤活性增加了50倍。這說明表達ESA+、CD44+、CD24-/low、Lin- 表面標志的細胞亞群在乳腺腫瘤中起著干細胞的作用,而且它們與早期多能上皮祖細胞有著相似的表型,后者也可表達ESA和CD44,故證實ESA+、CD44+、CD24-/low、Lin- 乳腺癌細胞進行著與干細胞相似的自我更新和分化,所以又稱為乳腺癌干細胞[9]。

  3 腫瘤干細胞與乳腺癌干細胞的分離方法

  3.1 腫瘤干細胞的分離方法

  目前用來分選鑒定腫瘤干細胞的常用方法主要有利用細胞不同表面抗原標記及側群細胞( side population cells, SP) 分選兩種。(1)表面抗原標記分選:又可分為熒光激活細胞分選術和磁性激活細胞分選術兩種,主要原理是利用腫瘤細胞的不同表面抗原標記,將特殊標記的單抗結合到細胞上,經流式細胞儀或免疫磁珠將腫瘤細胞分選為不同的亞群,再檢測各亞群的成瘤能力,從而篩選出腫瘤干細胞的表面標記。(2)SP分選:是另外一種方法,主要利用干細胞能夠將熒光染料Hoechst 33342外排的特性實現的。由于干細胞對Hoechst 33342拒染或淡染,通過流式細胞儀就可以將這部分細胞檢測或分選出來,利用干細胞的這種特性分選的這部分細胞稱為SP細胞。2004年, Kondo等[6]從C6、MCF27、B104和Hela四個細胞系中檢測到了SP細胞,比例分別為0. 4%、2%、0. 4%和1. 2% ,并證實C6膠質瘤中的SP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多向分化和少量成瘤的干細胞特性,提示SP是適用于腫瘤干細胞分離的一種方法。相比利用熒光標記的單抗或免疫磁珠分選腫瘤干細胞, SP分選更為方便、經濟,還可用以表面標記未知的腫瘤干細胞的分選。

  腫瘤干細胞的鑒定方法尚未成熟,目前尚不能從形態學來鑒定腫瘤干細胞,而只能用功能學方法,即對其自我更新能力和分化潛能兩個主要特征進行評價。研究者通過把腫瘤細胞分離純化成不同的細胞亞群,然后對不同亞群進行成瘤性檢測,篩選出能夠連續性成瘤的亞群,并進一步證實該亞群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多向分化的干細胞特性,就可以初步鑒定為腫瘤干細胞。Al-Hajj等[5]利用流式細胞儀將乳腺癌細胞分選成不同的亞群,再通過體外成瘤能力的檢測鑒定出乳腺癌干細胞的表面抗原標記為ESA+Lin-CD44+CD24-/low。Kondo等[6]利用相似的方法,從C6膠質瘤細胞系中分選出SP細胞,再通過體內體外實驗鑒定其具有干細胞特性。Singh等[7]在各種病理類型的腦腫瘤中鑒定出腦腫瘤干細胞表面標記為CD133+, Jordan等[10]進一步證實了CD133+細胞的成瘤性。目前已初步鑒定的腫瘤干細胞的表面標記還有肺腺癌干細胞[1]為Sca-1+CD45- Pe-cam-CD34+ 、視網膜母細胞瘤干細胞為ABCG2、惡性黑色素瘤干細胞為CD20+[12]、前列腺癌干細胞為CD44+/α2β1 hi/CD133+[13]。另有報道胃癌中腫瘤干細胞來源于骨髓干細胞[14]。

  3.2 乳腺癌干細胞的分離

  一直以來對乳腺癌干細胞缺乏有效的分離方法,因此對其生物學行為的研究也比較緩慢。近來研究人員在腫瘤干細胞分離方法的基礎上根據乳腺癌干細胞的特性又采用了各種策略分離出乳腺癌干細胞。

  3.2.1 CD44+CD24-/lowlin- CD44是一種歸巢細胞黏附分子,是一種I型跨膜糖蛋白分子,其配體是透明質烷。近年來CD44被用于乳腺癌、前列腺癌、胰腺癌等腫瘤干細胞的分離。Al-Hajj等[5]從乳腺癌病人組織中分離出CD44+CD24-/lowESA+lin-群細胞,這群細胞只需200個就可以在NOD/SCID鼠中5~6個月后形成大約1cm的腫瘤,而CD44+CD24-/lowESA-lin-細胞、CD44+CD24+細胞、CD44-細胞、CD24+細胞則無致瘤性或致瘤性低。與未分選的細胞相比,CD44+CD24-/lowESA+lin-群細胞致瘤性提高了50倍。

  3.2.2 Hoechst33342染料排斥法

  Hoechst33342是一種DNA增補性染料,能結合到DNA的AT豐富系列的小溝處,干細胞及腫瘤干細胞因帶有ABC轉運蛋白而能將染料泵出而表現為染料暗淡的特征而被分離出來,所分選出來的染色暗淡的細胞被稱為側亞群(side population,SP)細胞,而大部分深染的細胞被稱為non-SP細胞或MP細胞。Kondo等[6]采用此方法鑒定出MCF-7乳腺癌細胞系中SP比例為2.0%。然而因為SP與non-SP部分相連在一起,因此帶有一定的主觀性。Patrawala等改進了這種分離方法,他們使用了Coulter Epics流式細胞儀,這種細胞儀能將SP與non-SP分為獨立的兩群,并采用HL60-dox作為對照組,HL60不含SP細胞,而HL60-dox則含>90%的SP細胞,將HL60-dox滴定到HL60細胞中,并進行流式分析以檢測該系統的靈敏性,之后檢測發現MCF-7中SP比例為0.2%。產生SP表型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高表達ABCG2。加入verapamil之后SP比例大大減少,奇怪的是verapmi并不抑制ABCG2的功能,而只抑制P-糖蛋白的功能,因此為什么加入verapamil可以導致SP比例減少機制不明。

  Hoechst33342染料排斥法對染色流程要求比較嚴格,染色溫度、染色時間、verapamil濃度等對實驗結果影響很大,樣本制備的微小差異也可能對實驗結果造成重大影響。Kondo等采用Hoechst33342染料方法發現C6膠質瘤細胞中只含0.4%的SP,然而最新的研究表明大部分C6膠質瘤細胞是腫瘤干細胞,具有自我更新能力及致瘤性,采用Hoechst33342染色法會導致染料在non-SP比SP聚集更多有毒性的Hoechst染料,從而可能造成non-SP自我更新能力低、致瘤性低的假象。因為染料排斥法具有不需要尋找特定的腫瘤干細胞特異的表面分子標志物等優點,已經成為目前廣泛使用的多種腫瘤干細胞分離方法,然而其可靠性有待進一步評價。

  3.2.3 CD55 Hoechst33342染料排斥法的上述缺點促使人們尋找一種無染料的簡便的腫瘤干細胞分離系統。CD55是一種補體衰變加速因子,與C3轉化酶結合,阻止了C3b的沉積,并抑制了攻膜復合物的形成,從而使腫瘤細胞逃脫補體的攻擊。近年的研究表明CD55與腫瘤細胞的活動度、新生血管形成、細胞凋亡的解救、腫瘤的致瘤性、腫瘤的侵襲及轉移等有關。Xu等發現從MCF-7中分離出的CD55hig、CD55low分別落在SP、MP部分。去除CD55hig群的MCF-7細胞后,大部分的SP消失了。提示采用CD55抗體可以替代Hoechst33342染料排斥法。克隆形成實驗顯示CD55hig的克隆形成效率高于CD55low,而且CD55hig細胞具有進一步分化的能力。CD55在細胞系中的SP、MP的表達模式具有普遍性,在MDA-MB-231乳腺癌細胞系、Lovo、RCM-1結直腸腺癌細胞系、TIG-1-20肺成纖維細胞系等均觀測到類似現象。因此CD55hi群細胞可能是一群具有干細胞、腫瘤干細胞樣性質的細胞。但筆者并未對其體內致瘤性進一步評價。而且一些細胞如PC3前列腺癌細胞不含SP細胞,DLD1細胞的SP、MP表達相似水平的CD55。為什么CD55hig可以替代SP,ABCG2與CD55的相互間調節關系如何有待進一步探討。

  4 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發生的關系

  乳腺癌腫瘤起始細胞能夠形成腫瘤的其他細胞成分。此種能力與乳腺成體干細胞具有相似的特點。在研究中發現一個成熟細胞向腫瘤細胞轉變必須具備3 種條件: (1)具有不斷增殖的能力。(2)長期生存的能力。(3)發生錯誤突變的機會。Pol等[15]認為干細胞具有類似腫瘤細胞一樣不斷增殖的生物學特性,其次干細胞具有自我更新及分化的能力,在不斷分裂過程中更有可能獲得多次突變的機會而變為惡性增殖的腫瘤細胞。Hanahan等[16]認為,一個正常的細胞轉變為癌細胞,至少要發生4~7次突變,這需要幾年到幾十年的時間。成熟細胞存活時間短,在癌變發生之前通常已經凋亡,干細胞分裂慢,壽命長,具有無限增殖能力,更有可能在分裂過程中積累多次突變并傳代最終導致腫瘤發生。Li等[17]在小鼠乳腺癌組織中的導管上皮和肌上皮細胞中檢測到Pten基因的雜合性缺失,由于兩種細胞單獨發生同一基因突變的可能性很小,故認為二者來源于一個共同的起始細胞,即乳腺癌干細胞。因而猜測乳腺癌很有可能起源于具有干細胞生物學特性的細胞,但其確切機制仍有待進一步研究[9]。

  5 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治療的關系

  5.1 乳腺癌干細胞與化療療效

  腫瘤干細胞因高表達有ABCG2等ABC轉運體,能將化療藥泵出,而被認為對化療具有抵抗性。化療藥殺死了占大多數的分化細胞,而留下了少數的腫瘤干細胞,成為日后復發的根源。Liu等[18]將ESA+CD44+CD24-/lowlin-的致瘤性乳腺癌干細胞與正常乳腺上皮細胞,進行差異表達分析,發現186個基因的表達有顯著不同,將這些基因命名為“侵襲性”基因信號(IGS)。對284例具有死亡、轉移高風險的乳腺癌病人(依據NIH指標來判斷)需要常規給予化療者,依據IGS的表達狀況分為IGS陰性者(共60個病人)及IGS陽性者(共224個病人),前者13%發生了轉移,10年無轉移率為81%;后者41%發生了轉移,10年無轉移率為57%。對185個乳腺癌病人沒有給予化療者,依據IGS的表達狀況分為IGS陰性者(共42個病人)及IGS陽性者(共143個病人),前者10年復發率為12%,后者10年復發率為43%。這些結果表明IGS的狀態對于判定乳腺癌患者能否從化療中受益具有指導意義。

  5.2 乳腺癌干細胞對放療抵抗性

  一直以來人們推測腫瘤干細胞對放療具有抵抗性。Phillips等[18]發現MCF-7在干細胞條件下培養形成的乳腺微球體(MCF-7S)與MCF-7相比,經過放射性照射后形成的克隆更容易存活,γH2AX、反應性氧簇(ROS)的水平也提示前者更不容易發生DNA損傷。另一項研究也表明,MCF-7細胞照射后SP比例增加了,CD24+CD29+Lin-群細胞(在鼠的乳腺中被認為是乳腺干細胞)的比例增加了。引起放療抵抗性的機制有Notch通路的活化、Wnt-β-catenin-survivin信號的活化。然而,這些研究還只是停留在體外實驗上,體內的結果還有待進一步驗證。

  6 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預后的關系

  Liu等[19]的結果具有深遠意義。他們發現IGS陽性的乳腺癌病人10年整體存活率為62%,無轉移存活率為54%,IGS陰性者10年整體存活率為98%,無轉移存活率為82%。IGS與死亡、轉移的風險的相關性是獨立于腫瘤大小及淋巴結狀態的。結合IGS與創傷反應(WR)信號對于判斷10年無復發存活率具有重大意義。雖然IGS是通過對比乳腺癌干細胞與正常乳腺上皮細胞得出的基因信號,但分析肺癌、成神經管細胞瘤、前列腺癌病人的結果發現,IGS陽性組與IGS陰性組的5年整體生存率或無復發生存率差異有統計學意義。而Abraham等[20]采用免疫組化方法發現CD44+CD24-/low細胞比例>10%與<10%對無事件存活率、整體生存率無明顯相關性。兩項研究的差異可能與他們采用的方法有關。其結果也仍待進一步的深入研究。

  7 展望

  人們采用了多種方法從許多腫瘤組織或細胞系中分離出腫瘤干細胞,對于研究它們的生物學行為及其調控機制,最終靶向根除腫瘤干細胞具有重要意義。然而仍然有許多遺留的問題。系列相關的研究也使我們做出假想:乳腺癌也可能類似于腦腫瘤,不同亞型的乳腺癌的腫瘤干細胞群體不一樣,從而造成不同亞型的乳腺癌基因表達、侵襲、轉移、激素敏感性、預后等差異。然而腫瘤干細胞在腫瘤組織中的含量較少,其特異性細胞表面識別標志也尚不確切,對大部分腫瘤組織中的腫瘤干細胞的鑒定、分離技術也尚不成熟。因而,如果能證實乳腺癌是由乳腺癌干細胞轉化而來,那么對于可能患乳腺癌的高危人群把乳腺癌干細胞作為診斷、治療靶點,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預防乳腺癌的發生。另外,乳腺癌并非均一的細胞集團,乳腺癌干細胞和乳腺癌細胞在信號轉導和生物學特性方面并不相同,當前臨床通過化學藥物殺滅的多是處于增殖狀態的癌細胞,而處于相對靜止期的乳腺癌干細胞卻可以逃避藥物的殺傷作用,因而也解釋了臨床化療可以使腫瘤減小甚至消失,但最終仍可出現復發和轉移。只有通過研究腫瘤干細胞的生物學特性及信號轉導等,研發直接針對腫瘤干細胞的治療,殺滅腫瘤干細胞或誘導其分化,才可能從真正意義上達到治療腫瘤的目的。從而使腫瘤從根源上減少,同時也降低治療中的副作用。而非過去傳統上所說的單純殺滅大多數腫瘤細胞的觀念。現今,乳腺癌干細胞的相關研究仍有許多問題有待我們進一步的深入觀察、證實。同時,我們相信乳腺癌干細胞的研究將取得更大的突破并能更好地運用于臨床治療。

【參考文獻】
   1 Jordan CT, Guzman ML, Noble M. Cancer stem cell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06,355(12):1253-1261.

  2 Reya T, Morrison SJ, Clarke MF,et al. Stem cells, cancer, and cancer stem cells. Nature,2001,414(6859):105-111.

  3 Tsai RY. A molecular view of stem cell and cancer cell self-renewal.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chemistry & cell biology,2004,36(4):684-694.

  4 Rossi DJ, Weissman IL. Pten, tumorigenesis, and stem cell self-renewal. Cell,2006,125(2):229-231.

  5 Al-Hajj M, Wicha MS, Benito-Hernandez A, et al. Prospective identification of tumorigenic breast cancer cell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03,100(7):3983-3988.

  6 Kondo T, Setoguchi T, Taga T. Persistence of a small subpopulation of cancer stem-like cells in the C6 glioma cell lin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04,101(3):781-786.

  7 Singh SK, Clarke ID, Terasaki M,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a cancer stem cell in human brain tumors. Cancer research,2003,63(18):5821-5828.

  8 潘敦, 張澍, 李宗芳. 腫瘤干細胞的研究進展. 國際外科學雜志,2006,33(4):283-286.

  9 尚文博, 范忠林,馬力. 乳腺癌干細胞研究現狀. 臨床腫瘤學雜志,2007,12(8).

  10 Jordan CT. Cancer stem cell biology: from leukemia to solid tumors. Current opinion in cell biology,2004,16(6):708-712.

  11 Seigel GM, Campbell LM, Narayan M, et al. Cancer stem cell characteristics in retinoblastoma. Molecular vision,2005,11:729-737.

  12 Fang D, Nguyen TK, Leishear K, et al. A tumorigenic subpopulation with stem cell properties in melanomas. Cancer research,2005,65(20):9328-9337.

  13 Collins AT, Berry PA, Hyde C,et al. Prospective identification of tumorigenic prostate cancer stem cells. Cancer research,2005,65(23):10946-10951.

  14 Ponti D, Costa A, Zaffaroni N, et al. Isolation and in vitro propagation of tumorigenic breast cancer cells with stem/progenitor cell properties. Cancer research,2005,65(13):5506-5511.

  15 van der Pol MA, Feller N, Roseboom M, et al. Assessment of the normal or leukemic nature of CD34+ cells in acute myeloid leukemia with low percentages of CD34 cells. Haematologica,2003,88(9):983-993.

  16 Hanahan D, Weinberg RA. The hallmarks of cancer. Cell,2000,100(1):57-70.

  17 Li Y, Welm B, Podsypanina K, et al. Evidence that transgenes encoding components of the Wnt signaling pathway preferentially induce mammary cancers from progenitor cell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2003,100(26):15853-15858.

  18 Phillips TM, McBride WH, Pajonk F. The response of CD24-/low/CD44+ breast cancer-initiating cells to radiation.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2006,98(24):1777-1785.

  19 Liu R, Wang X, Chen GY, et al. The prognostic role of a gene signature from tumorigenic breast-cancer cells.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2007,356(3):217-226.

  20 Abraham BK, Fritz P, McClellan M,et al. Prevalence of CD44+/CD24-/low cells in breast cancer may not be associated with clinical outcome but may favor distant metastasis. Clin Cancer Res,2005,11(3):1154-1159.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乳腺癌干細胞與乳腺癌關系的研究進展》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