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12年第12卷第2期 > 阿米替林、氟西汀及中藥治療抑郁癥療效及安全性評價*

阿米替林、氟西汀及中藥治療抑郁癥療效及安全性評價*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陳青1,張培紅2,劉雙秀3,魏麗英4,劉京芳2,馬學偉2,裴林 2013-2-26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觀察阿米替林、化濁解郁湯、氟西汀治療抑郁癥療效,并對化濁解郁湯的安全性進行評價。方法121例患者隨機分成三組,一組用阿米替林,一組用氟西汀,另一組用化濁解郁湯,治療前、治療中、治療后用漢密爾頓抑郁量表進行評價,同時檢測患者的血、尿、便常規、肝腎功能、心電圖對中藥的安全性進行評價,并......


【摘要】  目的觀察阿米替林、化濁解郁湯、氟西汀治療抑郁癥療效,并對化濁解郁湯的安全性進行評價。方法121例患者隨機分成三組,一組用阿米替林,一組用氟西汀,另一組用化濁解郁湯,治療前、治療中、治療后用漢密爾頓抑郁量表進行評價,同時檢測患者的血、尿、便常規、肝腎功能、心電圖對中藥的安全性進行評價,并對患者進行認知功能評價,觀察三組治療對患者認知功能的影響。結果三組方法均能顯著改善抑郁癥狀,有效率中藥組為87.05%,阿米替林組87.50%,氟西汀組86.48%,三者療效相當;中藥化濁解郁湯治療抑郁癥療效明確,且無明顯毒副反應,對抑郁癥患者認知功能亦有良好改善。結論化濁解郁湯治療抑郁癥安全有效。

【關鍵詞】  抑郁癥;化濁解郁湯;阿米替林;氟西汀

  【Abstract】ObjectiveTo observe the amitriptyline, Huazhuo Jieyu Decoction, fluoxetine for treatment of depression, and the safety evaluation of Huazhuo Jieyu Decoction.Methods121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hree groups, one group was amitriptyline, one was fluoxetine, the other was Huazhuo Jieyu Decoction, the Hamilton Depression Rating Scale was used for evaluation before treatment, in treatment, after treatment, simultaneously detected the patients with blood, urine, stool routine, liver function, electrocardiogram for Chinese medicine safety evaluation, the patients were evaluated in cognitive functions, observed the treatment effect on cognitive function in patients.ResultsThree methods all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symptoms of depression,total effective rate of Chinese herbal medicine was 87.05%, amitriptyline 87.50%, fluoxetine 86.48%,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uazhuo Jieyu Decoction has effect, without obvious toxic side reaction, has improvement on the cognitive functions in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Conclusion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Huazhuo Jieyu Decoction is safe and effective in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ion.

  【Key words】depression; Huazhuo Jieyu Decoction; amitriptyline;fluoxetine

  據20世紀90年代初美國國家流行病學(CEA)調查研究顯示,在普通人群中單項抑郁性精神障礙的發病率為7%[1]。2006年“國家疾病發生率調查”(NCS)顯示,我國抑郁癥的發病率平均3%~5%,沿海地區高達5%~8%,抑郁癥的患者數目高達2600萬[2]。WHO預測,至2020年,抑郁癥將成為DALY損失的第二大主要原因,僅次于心血管疾病。在中低收入國家,神經心理疾患將造成14% 的DALY 損失,在高收入國家將達到22%。有精神障礙的患者,到專科醫院就診率偏低,有研究顯示,綜合醫院住院患者各種抑郁障礙現患率為39.24%[3]。抑郁癥患者有大約80 %到綜合醫院就診,這部分病人具有隱匿性、軀體癥狀明顯性、誤診率高的特點[4],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質量。現代醫學研究證實,抑郁癥的發生有其生物學基礎,包括中樞性5-羥色胺、兒茶酚胺、去甲腎上腺素代謝失調等。傳統三環類抗抑郁藥及SSRI、SNRI類藥,是臨床常用抗抑郁藥,療效明確,但同時有不良反應多,患者依從性差,服藥時間長(急性期6~12周,治療期1~2年,維持期根據病情,甚至需要終生服藥)[5],患者病情容易反復等缺點,筆者在2009年11月—2011年6月開始對抑郁癥患者進行中西醫治療對比,以探討中藥在抑郁癥治療方面的作用和優勢。

  1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符合診斷標準的患者121例(時間在2009年4月—2011年7月),隨機分為中醫治療組(A組)42例,阿米替林西藥對照組(B組)41例,氟西汀西藥對照組(C組)38例。中藥治療組:男19例,女23例;平均年齡65.30歲;平均病程11.32周;入組時平均 HAMD總分(24.24±6.18)分;氟西汀治療組:男16例, 女25例;平均年齡64.08歲;平均病程11.28周;入組時平均HAMD總分(24.30±5.62)分。阿米替林治療組:男18例, 女20例;平均年齡65.78歲,平均病程10.60周;入組時平均HAMD總分(25.30±5.82)分。以上各組伴隨疾病包括:冠心病48例,2型糖尿病38例,原發性高血壓103例,腦梗死29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13例,其中患3種疾病者39例,2種疾病者58例,單病種者24例。

  1.2診斷標準[6] 以《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第3版(CCMD-3)和漢密爾頓抑郁量表 (HAMD17項)-2評分為西醫診斷依據,至少具備下述9項中的4項:(1)興趣喪失、無愉快感; (2)精神衰退或疲乏感;(3)精神運動遲滯或激越;(4)自我評價過低、自責或有內疚感;(5)聯想困難或自覺思考能力下降;(6)反復出現想死的念頭或有自殺自傷行為;(7)睡眠障礙,如失眠、早醒或睡眠過多;(8)食欲不振或體重明顯減輕;(9) 性欲減退。HAMD評分<18分除外抑郁, 18分≤HAMD評分≤20分診斷有抑郁情緒,20分35分診斷重度抑郁[CCMD-3,中國精神病癥診斷標準(The Chinese Classification of Mental Disorders ),分類兼顧病因病理學分類和癥狀學分類]。

  1.3排除標準(1)嚴重的心、肝、腎功能衰竭;(2)妊娠及哺乳期女性;(3)合并其他嚴重精神疾患,如:精神分裂癥等需專科治療者;(4)有嚴重的語言或聽力困難,有智力發育遲滯;(5)患者不能配合或拒絕入組治療者;(6)5周之內服用單胺氧化酶抑制劑(MAOI)者。

  1.4治療方法

  1.4.1西藥治療組氟西汀(百憂解)口服,根據病情,一般從20mg/d開始,兩周后根據病情加量,可以增加40~60mg/d,最高不超過80mg/d。癥狀緩解,評分下降后維持治療。阿米替林治療組:根據病情,一般從每次12.5~25mg開始口服,3次/d,同樣根據病情調節劑量,可以增加至50~75mg/次,3次/d。

  1.4.2中藥治療組采用化濁解郁湯治療(中藥組成:遠志、合歡皮、茯神、柴胡、郁金、薄荷、梔子、石菖蒲、陳皮、川芎、香附、枳殼、纈草、制南星,氣郁甚酌加青皮、郁金;失眠甚酌加茯神;腹脹納呆酌加生麥芽、炒麥芽;食少懶言酌加生麥芽、炒麥芽、砂仁;心悸易驚酌加龍骨、牡蠣、柏子)水煎服,每次100ml,每日2次,分早晚服。全部病例的治療均輔以心理疏導,以4周為1個療程, 每組治療時間均不低于2個療程,整個治療期間均不服用任何其他影響治療的藥物。

  1.5統計學方法療效判定標準應用SPSS11.0軟件處理數據,療效比較用χ2檢驗,組間均數比較用成組設計的t檢驗,治療前后比較用配對t檢驗,各組間治療后比較用χ2分割法和bonferroni方法進行檢驗,檢驗水準α=0.05。

  2療效評定標準與結果

  2.1療效評定標準臨床療效判定:用HAMD 評定療效,在治療前及治療1、2、4、6周末各評定1次。在治療第6周末,按照中華醫學會神經精神科學會擬定的4級標準(痊愈: HAMD減分率≥90%;顯著進步:HAMD減分率≥60%;進步: HAMD 減分率≥30%;無效:HAMD減分率<30%)進行臨床療效評定,有效包括痊愈、顯著進步、進步。

  2.2安全性評價所有入選患者治療前及治療后的1、2、4、6周末進行血、尿、便常規、肝功能、腎功能檢查,同時進行簡易智力狀態量表(MMSE)檢查,對化濁解郁湯的安全性進行初步評價。

  2.3結果三組病例中,阿米替林組1例患者在治療第2周出現心臟傳導功能受損而被動退出實驗,氟西汀治療組1例在治療5天后出現焦慮癥狀,放棄治療,退出實驗,其余全部完成兩個療程治療,實驗結果見表1、表2、表3、表4。表1治療4周后A、B組療效比較表2治療4周后A、C組療效比較表3治療4周后B、C組療效比較表4治療8周后三組療效比較

  2.4不良反應治療前后三組患者進行主觀不良反應評價:中藥治療組無主觀不適;阿米替林組出現食欲減退6例,惡心嘔吐1例,口干8例,便秘2例,心動過速2例,心動過緩2例,嗜睡各6例,發生率67.50%;氟西汀組出現焦慮情緒9例,厭食3例,嗜睡3例,倦怠2例,發生率50.04%。治療前后及治療中的血、尿、便常規檢查,肝腎功能檢查三組均未發現異常。治療前后對患者進行簡易智力狀態量表(MMSE)評分,中藥治療組及氟西汀治療組較阿米替林組明顯提高MMES評分,改善抑郁癥患者的認知障礙(P<0.05)

  3討論

  抑郁癥屬情感性精神障礙,主要表現為持久的情感或心境低落,并伴有相應的認知和行為改變。本病的病因目前還不十分清楚,但大多認為與心理社會因素、神經生化因素和遺傳有關。抑郁癥的5-HT 假說是抑郁癥生化機理中較公認的假說,即抑郁癥患者體內5-HT 減少,該假說的證據多數來自藥理學資料[7]。近年來,隨著5-HT 再攝取抑制劑如氟西汀、舍曲林、帕羅西汀、氟伏沙明等藥物用于治療抑郁癥有較好的療效[8,9],抑郁癥5-HT 假說的地位進一步得到鞏固。

  既往的三環類藥物應用中存在著副作用大,病人耐受性差的缺點,新一代抗抑郁藥 SSRIs類及SNRIs等副作用小,但其起效慢,價格昂貴,也影響了患者治療的依從性,因此尋求更加合理的治療用藥方案則是本組臨床觀察的目的。中醫在治療情志病方面強調的是辨證論治,而在精神性疾病的分類方面比較模糊[10],在治療上雖然有一定的效果,但不十分理想,尤其在控制特異性癥狀方面效果不如西藥或相對較慢。我們提出“濁毒”蘊結是抑郁癥的病理機制之一。依據濁毒理論,認為其發病大多由情志所傷,肝失疏泄,肝氣郁結,氣機不和,脾失健運,濁毒內生所致。化濁解郁湯方中纈草鎮靜安神;茯神、遠志、合歡皮寧心安神;薄荷、柴胡入肝經,疏肝解郁,配合香附、枳殼加強理氣作用;郁金入心、肝、膽經和川芎入心包、肝、膽經,兩者并用行氣解郁,活血止痛,為治郁之要藥;薄荷輕宣升散,解表疏肝;石菖蒲化痰開竅;制南星燥濕化痰;梔子瀉火除煩。本方在臨床治療抑郁癥具有一定的療效。全方配伍嚴謹,與病機恰如肯綮,共奏理氣活血解郁化濁之功。因此,用濁毒理論治療抑郁癥,觀察患者治療前后療效;結果表明,三組方法均能顯著改善抑郁癥狀,有效率中藥組為87.05%,阿米替林組87.50%,氟西汀組86.48%,三者療效相當;主觀不良反應:中藥組無主觀不良反應發生,阿米替林組67.50%,氟西汀組50.04%;客觀不良反應:均無發生明顯客觀不良反應;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中藥治療組及氟西汀組明顯改善抑郁癥患者的認知功能障礙,較阿米替林組差異有顯著性(P<0.05)。證明中藥化濁解郁湯治療抑郁癥療效明確,既能夠跟傳統三環類抗抑郁藥相比,又能跟SSAR類藥相比,且無明顯毒副反應,對抑郁癥患者認知功能亦有良好改善。實驗中證實,三環類、SSRI類抗抑郁藥改善癥狀較中藥組快(4周內明顯),中藥組起效較慢,但隨著用藥時間延長,中藥組療效明顯顯現,穩定上升。本實驗結果,三組有效率均略高于同類實驗研究的(79.33%,71%,68%)[10]結果,考慮與綜合醫院抑郁癥患者程度輕、參加實驗者HAMD評分沒有>35分的重癥患者有關。

【參考文獻】
    1王雪萊.香港大學醫學社會科學系.急性冠脈事件后的情緒抑郁和焦慮.胡大一雙心醫學講堂,2006,4,27.

  2李融,蔡志強,侯鋼.失眠癥的焦慮、抑郁癥狀的調查. 中國行為醫學科學 ,2006,11(5):530.

  3劉同洲.綜合醫院住院患者抑郁障礙患病率調查.精神醫學雜志,2009,22(5):331-333.

  4楊彥春,唐秋萍,夏國華.心理治療與(精神)藥物治療之間關系的探討(II).中國心理衛生雜志,2001,5:81-84.

  5陸崢.綜合醫院中精神藥物的使用原則.中華全科醫師雜志,2007,6(6):380-382.

  6CCMD-3,中國精神病癥診斷標準(The Chinese Classification of Mental Disorders ),(分類兼顧病因病理學分類和癥狀學分類)

  7Goodwin FK,Jamison KR ,eds. Manic-depression illness. New York :Ox2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416-441.

  8Masand PS , Gupta S. Selective serotonin-reuptake inhibitors : an update.Harv Rev Psychiatry ,1999 ,7 :69.

  9Mourilhe P ,Stokes PE. Risks and benefits of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in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ion. Drug Saf ,1998 ,18 :57.

  10邱俠,祁愛蓉,薛紅.中西醫結合治療抑郁癥的臨床研究.河南中醫學院學報,2006,6(3):112.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阿米替林、氟西汀及中藥治療抑郁癥療效及安全性評價*》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