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 2012年第12卷第3期 > 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經驗

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經驗

來源:中華醫學研究雜志 作者:程佩富1,劉玉梅1△,王洪軍2(指導)作者單位:1 13460 2013-2-26

摘要: 【摘要】 論述潰瘍性結腸炎乃濕毒為患,在治療上運用中醫藥內外合治。著重介紹生地榆、野玫瑰根等在治療中的應用。 【關鍵詞】 潰瘍性結腸炎。野玫瑰根 潰瘍性結腸炎全稱為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或稱特發性潰瘍性結腸炎,為一種原因不明的慢性非特異性炎癥性腸道病,病位在直腸、結腸黏膜及黏膜下......


【摘要】  論述潰瘍性結腸炎乃濕毒為患,在治療上運用中醫藥內外合治。著重介紹生地榆、野玫瑰根等在治療中的應用。

【關鍵詞】  潰瘍性結腸炎;濕毒;內外合治;生地榆;野玫瑰根

  潰瘍性結腸炎全稱為慢性非特異性潰瘍性結腸炎,或稱特發性潰瘍性結腸炎,為一種原因不明的慢性非特異性炎癥性腸道病,病位在直腸、結腸黏膜及黏膜下層,歷屬于中醫“腸癖”、“泄瀉”、“腸風”、“臟毒”等證范疇。在治療上西醫尚無特效療法而頗為棘手,王洪軍主任醫師系通化市名醫,擅長肝膽、脾胃疾病的治療。在臨床中藥內外合治,屢奏良效,茲述如下與同道共商。

  1 內治之法首重清祛濕毒之邪

  本病以病程長,病勢纏綿,反復發作且難以治愈為特點。其主癥:腹痛、腹瀉、里急后重、便下黏滯或挾黏液、膿血等。另外,由于腸鏡的應用擴展了中醫的望診,直觀地顯示出本病病位為充血、水腫、滲出、出血、糜爛、潰瘍等。此為臨證辨病用藥提供了基礎。其病機當為濕、熱、瘀、濁、虛。且腸腑為排毒泄濁之通道,為濕熱糞毒諸邪之所蔽也。

  脾虛濕盛是其主要病因病機。外因與濕邪關系最大,濕邪侵入,損傷脾胃,運化失常,即所謂“濕盛則濡泄”。內因則與脾胃關系最為密切,脾胃失運,水谷不化精微,濕濁內生,混雜而下,而發泄瀉。且肝腎所致之泄瀉,亦是脾虛所為也。然治療上不可蓋以健脾澀腸、利濕解毒治之。應當首以清祛毒邪,滌腸化滯。縱有虛象亦不妄投滋補。“必先導滌腸胃,次正根本。”因“腑以通為用”,“以通為補”,故務求腑氣得通,濁毒得清,瘀滯可消,而后補益,庶無留邪之弊。葉天士治濕亦有云:“清涼到十分之六七,不可就云虛寒而投補劑,恐爐煙雖熄,灰中有火也。”此言極為精辟,濕毒之邪黏滯難祛,大勢雖平,而邪猶未盡解,畏虛而補其證難愈,變證亦出。

  臨證經驗方玫瑰地榆腸癖湯:野玫瑰根30g,生地榆30g,丹參30g,仙鶴草30g,姜半夏20g,黨參30g,炒白術15g,炒白芍15g,防風15g,陳皮15g,砂仁10g,薏苡仁30g,車前子15g,茯苓15g,生甘草15g。

  按:此基礎方實乃為痛瀉要方合六君子加野玫瑰根、地榆、薏苡仁、仙鶴草、車前子而成。野玫瑰根,因本品具有較強的抗菌作用,并有收斂止瀉之功效,故以其治療慢性結腸炎、潰瘍性直腸炎及潰瘍病出血、胃脘痛等。野玫瑰根水煎劑具有抗炎與免疫功能增強作用。資料表明,野玫瑰根煎劑對老齡小鼠免疫功能增強更為明顯。說明野玫瑰根水煎劑可作為一種有效的免疫增強劑。其化學成分為:黃酮類、生物堿類、酚類、還原糖類、鞣質、蛋白質、蒽醌、內酯、強心苷、皂苷等[1]。仙鶴草,苦、澀,平,歸心、肝經,具有收斂止血,清腸胃濕熱,止痢,解瘧,補虛之功效。在臨床多用于治出血證、腹瀉、痢疾、瘧疾寒熱、脫力勞傷。本品味澀收斂,功能收斂止血,廣泛用于全身各部之出血證。因其藥性平和,大凡出血病證,無論寒熱虛實俱可用之。血熱者,可伍生地、丹皮、側柏葉等涼血止血;虛寒出血,可與黨參、熟地、炮姜、艾葉等益氣補血、溫經止血藥合用。其澀斂之性可澀腸止瀉治痢,因藥性平和,兼能補虛又能止血,故對于血痢及久病瀉痢尤為適宜。《嶺南采藥錄》就單用本品水煎服,治療赤白痢。《滇南本草》云:“調治婦人月經或前或后,紅崩白帶,面寒背寒,腰痛,發熱氣脹,赤白痢疾。”《本草綱目拾遺》也記載了其止血、消積、治痢等功用,“葛祖方:消宿食,散中滿,下氣,療吐血各病,翻胃噎嗝,瘧疾,喉痹,閃挫,腸風下血,崩痢,食積,黃白疸,疔腫癰疽,肺癰,乳癰,痔腫。”地榆,苦、酸,微寒。入肝、大腸經。功能涼血止血,清熱解毒,瀉火斂瘡。且清降不慮其過泄,收斂不慮其過澀,施之于膿血夾雜之泄瀉、血痢、腸風、臟毒、腸癖等病,取效甚佳,用量為30g。主治吐血、衄血、血痢、崩漏、腸風、痔漏、癰腫、濕疹、金瘡、燒傷。《本經》:“主婦人乳痓痛,七傷,帶下病,止痛,除惡肉,止汗,療金瘡。”《別錄》:“止膿血,諸瘺,惡瘡,消酒,除消渴,補絕傷,產后內塞,可作金瘡膏”,“主內漏不止,血不足。”《藥性論》:“止血痢蝕膿。”《唐本草》:“主帶下十二病。”《日華子本草》:“排膿,止吐血,鼻洪,月經不止,血崩,產前后諸血疾,赤白痢并水瀉,濃煎止腸風。”《開寶本草》:“別本注云,止冷熱痢及疳痢熱。”瀉痢多傷脾胃,脾胃濕盛則泄瀉不止,故健脾利濕之法當貫穿始終。臨床余選用香砂六君子去木香,加生薏苡仁而治。薏苡仁《藥品化義》謂:“味甘氣和,清中濁品,能健脾陰,大益腸胃……又取其味厚沉下,培植下部,用治腳氣腫痛,腸紅崩漏。”本品味甘淡,性涼,可健脾利濕,又能解毒排膿,惟其力薄,非重用不能建其功。治療泄瀉,濕濁不祛則泄瀉難止。故“利濕濁,開旁路”又為其治。“淡能滲濕”,以甘淡之品利水滲濕,分清泌濁為歷代醫家所推崇。《素問·湯液醪醴論》:“開鬼門,潔凈府”。《傷寒論》亦云:“下焦主分清濁,下利者,水谷不分也,若服澀劑而利不止,當利小便,以分其氣。”《景岳全書·泄瀉》明確提出:“治瀉不利小水,非其治也。”即吳塘之意為:“利小便所以實大便。”方中茯苓、薏苡仁、車前子之用。《名醫類案》載車前子:“利水道,不動真氣,水道利,清濁分,谷藏自止矣。”三藥利水滲濕,開通旁路,且有健脾之功。另外,丹參活血化瘀,砂仁芳香醒脾,理氣消滯。諸藥合用腸癖自祛。正如劉河間《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云:“行血則便膿自愈,調氣則后重自除”。

  另外,在臨床常以酒制大黃15g配伍肉桂5~10g辨證而用。大黃酒制,可緩其峻下苦寒之力,強其升清化瘀。《神農本草經》云其:“蕩滌腸胃,推陳致新,通利水谷,調中化食,安和五臟”,《本草綱目》:“主治下痢赤白,里急腹痛。”可見此藥擅走腸中,有破積滯、泄瘀毒、祛陳腐之功效,潰瘍性結腸炎之熱毒滯腸中、穢濁留體內,用之最宜。對于濕盛于熱或濕熱并重者,祛濕固為首要,但溫陽之藥亦勿忘配伍之。二藥相伍,乃有治濕熱痢之良方“芍藥湯”義。濕熱之邪纏綿難除,則因濕為陰邪,熱為陽邪,濕熱相合,膠結難開,濕則宜溫化,熱則宜清解,徒清熱則濕愈盛,徒祛濕則熱愈熾,故施治宜使濕熱雙解。肉桂,有補火助陽,散寒止痛,溫經通脈,引火歸元之效。在大劑苦寒清熱藥中,其辛散作用能溫化濕邪,只有陽氣布達濕邪才能速化。譬猶:“離空當照,陰霾自散”也。濕祛則熱孤無所附,熱孤則利于清解,再者,肉桂可防寒苦傷于脾胃,次者,肉桂又功擅走散行血,行血則便膿自愈。

  2 外治法當對癥治療、清解護膜

  潰瘍性結腸炎病變于下焦結腸,中藥保留灌腸可使藥物直達病所,迅速祛除毒邪,緩解病痛。由藥物直接作用于結腸黏膜,清除局部之濕熱瘀毒。正如《黃帝內經》所云:“其下者,引而竭之”。這樣既可避免藥物之苦寒傷及胃氣,又可最大化提高藥物療效而無鞭長莫及之感。吳師機《理瀹駢文》首先闡明了外治與內治在機理上一致的原則,所不同的是給藥的途徑而已。《理瀹駢文》說:“外治之理,即內治之理,外治之藥,易即內治之藥,所異者法耳。醫理藥性無二,而法則神奇變幻,上可以發泄造化五行之奧蘊,下亦扶危救急,層見疊出不窮。”

  因本病一方面為濕熱瘀毒停滯腸中,另一方面腸黏膜充血、水腫、糜爛。故此,治療應以清熱化濕、祛腐生肌為基礎而處方。藥用:丹皮20g,生地榆30g,白花蛇舌草50g,白及15g,炒白芍20g,大黃炭15g,野玫瑰根30g,甘草15g,三七粉10g(兌)。方中丹皮,外用古稱“無雙生肌散”,有涼血止血、祛瘀生肌之功。白及味苦甘澀,性微寒。其主要功效有止血、消腫、祛腐、生肌,且可補肺,收斂。總之,潰瘍性結腸炎內外合治療效確切。

【參考文獻】
   1 黃文哲,李玉環,李宗利.野玫瑰根化學成分的研究.佳木斯醫學院學報,1988,21(1):17.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治療潰瘍性結腸炎經驗》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