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國學校衛生 > 2009年第29卷第4期 > 青少年亞健康早期發現與干預:學校衛生服務新領域

青少年亞健康早期發現與干預:學校衛生服務新領域

來源:《中國學校衛生》 作者: 2009-8-25
336*280 ads

摘要: 【關鍵詞】 早期診斷 亞健康 干預性研究 學生保健服務 隨著人類疾病譜(disease chart)的變化和生物醫學模式(biomedical model)的轉變,人們不再認為單純的沒有疾病就是健康,而是更多地關注自身生理、心理和社會等方面的協調與平衡。在20世紀80年代,我國學者提出亞健康狀態(subhealth status)概念,即在健康與......


【關鍵詞】  早期診斷 亞健康 干預性研究 學生保健服務

  隨著人類疾病譜(disease chart)的變化和生物醫學模式(biomedical model)的轉變,人們不再認為單純的沒有疾病就是健康,而是更多地關注自身生理、心理和社會等方面的協調與平衡。在20世紀80年代,我國學者提出“亞健康狀態”(subhealth status)概念,即在健康與疾病之間還存在一種中間狀態,或稱之為“第三狀態”或“灰色狀態”。流行病學調查顯示,亞健康問題逐年增加,并呈低齡化趨勢。然而,目前對亞健康的成因及診斷等尚不明確。
   
  將青少年亞健康的早期發現與干預納入學校衛生服務領域,有助于早期發現損害健康的問題,不但可以及時扭轉青少年亞健康狀態,而且對成人期的健康保護也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這不僅可以拓展學校衛生服務領域,同時也可以降低由亞健康狀態過渡為疾病狀態所負擔的醫療費用,促進青少年身心的健康成長。

  1  從閾下精神障礙研究看青少年亞健康早期識別的重要性
   
  眾所周知,傳統的疾病診斷需要一個“閾值”,達到不同的疾病診斷系統(如國際疾病診斷系統ICD-10)界定的標準方可診斷為疾病;與之對應的是健康,沒有身體虛弱,心理活動有效和平衡,社會適應良好。隨著對疾病和健康認識的深入,健康和疾病之間則稱之為閾下[1],由此產生閾下精神障礙(subthreshold psychiatric disorders)。忽視閾下精神障礙,尤其在普通人群調查中,會錯失精神障礙早期發現的機會[2]。從20世紀80年代在我國出現的亞健康概念和亞健康防治實踐,應與閾下“疾病”的認識一致。即一個人尚未發現軀體結構和生理功能的異常以及可明確的精神障礙,但有軀體上的不適,如虛弱、疲勞等,且找不到可明確的生物學異常;或者是心理上的不適或體驗以及社會生存意義上的適應不良,則可歸于亞健康范疇[3]。
   
  近年來,閾下精神障礙的研究得到學術界的廣泛關注,主要指有精神障礙的臨床癥狀,但未達到臨床診斷為精神障礙的標準。其中閾下抑郁(subthreshold depression)是該領域研究的重點內容,主要包括亞綜合征性抑郁(subsyndromal symptomatic depression, SSD)[4]、短暫發作性抑郁(recurrent brief depression, RBD)[5-6]和輕型抑郁(minor depression, MinD)[7]等。流行病學研究顯示,閾下精神障礙在任何年齡都存在[2]。一項意大利的研究發現[8],閾下抑郁的發病率在社區人群中為2.2%~24.0%,在初級保健病人中為5%~16%,總體上超過被ICD-10確診的抑郁癥的發病率。美國學者Fogel等[9]研究表明,輕型抑郁的流行率在普通人群中為2.0%~23.4%,在初級保健機構的病人及其他醫療機構中占4.5%~17.0%,與意大利報道的流行率基本相當,但美國的報道可能高估了輕型抑郁的流行率,其采用的是重癥抑郁(MDD)的診斷標準。當癥狀的嚴重程度達不到MDD診斷標準時就劃為輕型抑郁,因此,這中間可能包含閾下抑郁的其他亞型。我國報道的SSD的流行率在普通人群中約為9.2%[10],與國外報道有些差異,這主要是由于目前沒有統一的診斷標準所造成的。
   
  有研究表明,閾下精神障礙可能是發展為精神障礙的前奏,對精神障礙的發生有預測作用,而且可能會引起更多的閾下精神障礙的綜合疾病;患者往往表現出較低的自我健康認知,日常活動功能的損傷,機體功能的損害,生活質量下降[11],甚至導致精神分裂和引發自殺行為[12]。閾下精神障礙是心理亞健康領域研究的重要內容之一,從現有運用流調中心用抑郁量表(Center for Epidemiologic Studies Depression Scale, CES-D)、自評抑郁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兒童抑郁量表(Children’s Depression Inventory, CDI)等評定抑郁癥狀,表明抑郁癥狀在兒童青少年群體中具有很高的流行率[13-15]。隨著社會競爭的日趨加劇,青少年面臨著巨大的升學和/或就業壓力。但由于青少年處在特殊的人生階段,社會化防范機制并不健全,加之其應對資源不足,很可能會引發更為嚴重的后果,因此,青少年亞健康的早期識別尤為重要。

  2  建立青少年亞健康評定方法是早期識別的基礎性工作
   
  亞健康已成為困擾青少年健康的重大隱患,而目前國內外尚無統一的診斷標準,這成為制約亞健康研究的主要瓶頸。慢性疲勞綜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CFS)、閾下精神障礙等[16-17]的研究給了人們很好的啟示,即建立一套系統的多維評定方法是進行亞健康研究的第一步,并在此基礎上進行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以便對我國青少年亞健康的現狀進行了解及采取有效的干預措施。
   
  有學者認為,亞健康主要指人們在身心情感方面處于健康與疾病之間的一種健康低質量狀態及其體驗[18]。但這個概念的內涵豐富、外延廣泛,不同學者對此有不同的理解和認識。趙瑞芹等[19]認為,亞健康狀態指無臨床癥狀或癥狀感覺輕微,但已有潛在的病理信息,而且這種狀態是不斷變化發展的,既可向健康狀態轉化,也可向疾病狀態轉化。由此可以看出,亞健康是處于健康與疾病之間的一種過渡狀態,處于亞健康狀態的人體檢多無陽性體征,而實驗室檢查多為陰性,這給亞健康狀態的診斷帶來了很大挑戰。目前,現有的傳統疾病分類診斷標準(如ICD-10、DSM-IV)提出的相關非特定的軀體疾病和精神障礙,其診斷標準的可操作性有待進一步加強。
   
  在現階段對亞健康的分類和分型的時機還不成熟,制定統一的、整體性青少年亞健康篩查方法是開展亞健康流行病學研究的第一步。當前,可先從自評問卷入手,從癥狀學出發,多維度評價,制定一份有效、敏感的亞健康自評問卷,作為亞健康標準化研究工具之一。自評健康是健康評價的方法之一,在社會科學和健康研究領域中得到廣泛應用,是社區人群疾病及死亡獨立的預測指標[20-21]。為此,筆者領導的課題組編創了《青少年亞健康多維評定問卷》(Multidimensional Subhealth Questionnaire of Adolescents, MSQA)[22],并對該問卷的信度、效度、反應度等進行了系統評價[23-24]。為評價問卷的預測效度,將編創的MSQA在全國9個城市(北京、哈爾濱、蚌埠、鄂州、紹興、太原、廣州、重慶、貴陽)推廣應用。每個城市抽取省屬大學和城鄉普通中學(初中、高中)各1所,以初一、初二、高一、高二、大一和大二學生為目標人群,建立一個全國22 325人的隊列。在進行MSQA施測的同時,收集他們的生理指標,包括身高、體重、腰圍、臀圍、收縮壓、舒張壓、下蹲試驗等,并按照知情同意的原則,選取30%左右的研究對象進行生化指標的檢測(包括膽固醇、三酰甘油、高密度脂蛋白、低密度脂蛋白、空腹血糖、丙氨酸轉氨酶(ALT)、天冬氨酸轉氨酶(AST)、總膽紅素、直接膽紅素等)。另外,對隊列進行為期9個月的隨訪,主要收集的信息包括因病就診情況、因病缺課情況、危害健康行為、心血管疾病和代謝綜合征相關癥狀以及心理障礙檢出情況(包括情緒障礙、精神障礙和嚴重精神疾病等)。觀察每3個月的因病因傷影響學習時間、傷害發生率、自殺心理與行為發生率、門診就診率、心理障礙診斷率、心血管疾病和代謝綜合征相關癥狀發生率,以期對MSQA的預測效度進行評價,發現亞健康癥狀的檢出率男生為46.4%,女生為46.1%;青少年亞健康狀態不僅與多種健康危險行為、自殺、自傷行為以及生活滿意度有關,還能預測因病缺課率、自殺意念、自殺計劃、自殺未遂和多種自傷行為;亞健康狀態需要給予關注。

  3  將青少年亞健康干預納入學校衛生服務領域
   
  2007年5月,中共中央下發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即中央7號文件)[25],制定了一系列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措施。文件針對青少年體質健康狀況存在的突出問題,提出了一系列加強學校衛生工作的措施和要求,是當前及今后一個時期開展學校衛生工作極其重要的綱領性文件。其中文件強調要“建立和完善學生健康體檢制度,使青少年學生每年都能進行1次健康檢查”,對健康檢查的結果要進行認真的統計分析,對學生健康狀況存在的突出問題,要采取切實可行的措施予以解決;文件同時強調,“健全學生體質健康監測制度,定期監測并公告學生體質健康狀況”。在社會經濟發展的同時,把介于疾病和健康之間亞健康青少年納入學校衛生服務工作,不但符合中央7號文件的精神,而且滿足社會需要,是全面提升學生健康素質的必然要求。
   
  對具有亞健康癥狀的學生進行早期識別,擴大學校衛生服務領域。對亞健康青少年開展以生活技能教育為手段的健康教育,倡導健康的生活方式,強化體育鍛煉,達到平衡膳食,訓練心理有效應對挫折與壓力的能力,對青少年身心健康達到普適性影響,從而促進亞健康人群向健康轉歸;同時,監測亞健康青少年不良轉歸,及時轉診,獲得專科醫生幫助,從而有效避免亞健康狀態轉化為疾病狀態,減輕家庭及社會所承受的巨大醫療費用,也將學校衛生服務落到實處。
   
  對青少年亞健康的成因、預后研究,既是學校工作者面臨的挑戰,又給學校衛生工作者提供了新的研究領域。如此,進一步為亞健康防治研究特別是亞健康學校干預提供信息、理論支持;同時,這些基礎性研究也是為青少年亞健康分類、分型研究積累資料。

【參考文獻】
    [1] HELMCHEN H, LINDEN M. Subthreshold disorders in psychiatry: Clinical reality, methodological artifact, and the doublethreshold problem. Compr Psychiatry, 2000, 41(2 Suppl 1):1-7.

  [2] FERGUSSON DM, HORWOOD LJ, RIDDER EM, et al. Subthreshold depression in adolescence and mental health outcomes in adulthood. Arch Gen Psychiatry, 2005 , 62(1):66-72.

  [3] 何裕民,沈紅藝,倪紅梅,等. 亞健康的范疇研究. 醫學與哲學:人文社會醫學版, 2008,29(1):2-4.

  [4] FORSELL Y. A threeyear followup of major depression, dysthymia, minor depression and subsyndromal depression: Results from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Depress Anxiety,2007, 24(1):62-65.

  [5] L?VDAHL H, ANDERSSON S, HYNNEKLEIV T, et al. The phenomenology of recurrent brief depression with and without hypomanic features. J Affect Disord,2009, 112(1-3):151-164.
  
  [6] PEZAWAS L, ANGST J, KASPER S. Recurrent brief depression revisited. Int Rev Psychiatry,2005, 17(1):63-70.

  [7] CUIJPERS P, DE GRAAF R, VAN DORSSELAER S. Minor depression: risk profiles, functional disability, health care use and risk of developing major depression. J Affect Disord,2004, 79(1-3):71-79.

  [8] RUCCI P, GHERARDI S, TANSELLA M, et al. Subthreshold psychiatric disorders in primary care: Prevalence and associated characteristics. J Affect Disord, 2003 , 76(1-3):171-181.

  [9] FOGEL J, EATON WW, FORD DE. Minor depression as a predictor of the first onset of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over a 15year followup. Acta Psychiatr Scand,2006 ,113(1):36-43.

  [10]李一云,樊潔,史永成,等. 抑郁的亞綜合征(SSD)兩年后隨訪研究. 中國健康心理學雜志,2004, 12(4):275-276.

  [11]CUIJPERS P, SMIT F. Subthreshold depression as a risk indicator for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systematic review of prospective studies. Acta Psychiatr Scand, 2004 , 109(5):325-331.

  [12]BORGMANNWINTER K, CALKINS ME, KNIELE K,et al. Assessment of adolescents at risk for psychosis. Curr Psychiatry Rep, 2006, 8(4): 313-321.

  [13]羅英姿,王湘,朱熊兆,等. 高中生抑郁水平調查及其影響因素研究. 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2008,16(3):274-277.

  [14]李彤. 大學生抑郁狀況及相關因素調查. 社會心理科學,2008, 23(6):547-553.

  [15]許娟,林德南,王堅杰,等. 合肥市和深圳市小學生抑郁癥狀及其影響因素比較. 中國心理衛生雜志,2008,22(4):246-248.

  [16]WOLBEEK MT, VAN DOORNEN LJP, COFFENG LE, et al. Cortisol and severe fatigue: A longitudinal study in adolescent girl. Psychoneuroendocrinology, 2007, 32: 171-182.

  [17]GEORGIADES K, LEWINSOHN PM, MONROE SM, et al.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in adolescence: The role of subthreshold symptoms. J Am Acad Child Adolesc Psychiatry, 2006, 45(8):936-944.

  [18]董玉整. 亞健康及其產生的三個主要原因. 中華流行病學雜志,2003,24(9):758-759.

  [19]趙瑞芹,宋振峰. 亞健康問題的研究進展. 國外醫學:社會醫學分冊,2002,19(1):11-13.

  [20]HWANG JW, HAHM BJ, KWON ST,et al. Impact of lifetime subthreshold depression and major depression before internship on psychopathology and quality of life in Korean interns: 6 month follow-up study. Aust N Z J Psychiatry, 2008, 42(4): 301-308.

  [21]LEWINSOHN PM, SHANKMAN SA, GAU JM, et al. The prevalence and comorbidity of subthreshold psychiatric conditions. Psychol Med, 2004, 34(4): 613-622.

  [22]齊秀玉,陶芳標,胡傳來,等. 中國青少年亞健康多維問卷編制. 中國公共衛生, 2008, 24(9): 1 025-1 028.

  [23]邢超,陶芳標,袁長江,等. 青少年亞健康多維評定問卷信度和效度評價. 中國公共衛生, 2008, 24(9): 1 031-1 033.

  [24]萬宇輝,胡傳來,陶芳標,等. 青少年亞健康多維評定問卷反應度分析. 中國公共衛生, 2008, 24(9): 1 035-1 036.

  [25]廖文科. 當前學校衛生工作的主要任務:貫徹落實中央7號文件,全面推進學校衛生工作. 中國學校衛生, 2008, 29(1): 1-3.


作者單位:安徽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兒少衛生與婦幼保健學系,合肥 230032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青少年亞健康早期發現與干預:學校衛生服務新領域》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