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在線期刊 > 中華現代內科學雜志 > 2011年第8卷第1期 > 無創氣道正壓通氣用于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的臨床研究

無創氣道正壓通氣用于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的臨床研究

來源:中華現代內科學 作者:陳璞瑩,黃利小,汪曉麗,潘素芳,田奔作者單位:0140 2013-9-26
336*280 ads

摘要: 【摘要】 目的探討無創氣道正壓通氣(NIPPV)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OSAS)患者的療效觀察。方法32例經多導睡眠圖(PSG)診斷的中、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對其經CPAP治療前后呼吸紊亂指數(AHI)、呼吸暫停指數(AI)、低通氣指數(HI)、最長呼吸暫停時間、分期睡眠、最低血氧飽和度(SaO2)進行觀察。結果治療......


【摘要】  目的探討無創氣道正壓通氣(NIPPV)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OSAS)患者的療效觀察。方法32例經多導睡眠圖(PSG)診斷的中、重度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對其經CPAP治療前后呼吸紊亂指數(AHI)、呼吸暫停指數(AI)、低通氣指數(HI)、最長呼吸暫停時間、分期睡眠、最低血氧飽和度(SaO2)進行觀察。結果治療前后呼吸紊亂指數(AHI)、呼吸暫停指數(AI)、低通氣指數(HI)、最長呼吸暫停時間、分期睡眠、最低血氧飽和度(SaO2)比較差異有顯著性。結論CPAP是一安全、有效、無創的治療OSAHS的措施之一。

【關鍵詞】  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無創氣道正壓通氣;臨床研究

 ObjectiveTo invetigate the NIPPV treatment for the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OSAHS). Methods32 cases of these patients were diagnosed as middle or severe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 by polysomnography(PSG),whose were compared with the changes of above indexes pre and post by (CPAP)treatment as the apnea hypopnea index(AHI),the Apnea Index(AI),the hypopnea index(HI), the longer longest apnea time,the sleep staging,the lowest oxygen saturation. ResultsThe significant difference was found in the comparison of the apnea hypopnea index(AHI),the sleep staging,the lowest oxygen saturation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ConclusionCPAP is one of the methods of the treatment of OSAHS which is secure,effectual,atraumatic.

  [Key words]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NIPPV;clinical research

  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SAHS)是一種常見并具有潛在危險性的疾病。分為阻塞性、中樞性和混合性3型,其中大多數為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OSAHS),其成人患病率約為2%~4%,隨年齡增加患病率增高[1]。主要以睡眠時段內間斷出現的上氣道部分或完全阻塞,造成頻繁發生呼吸暫停和(或)呼吸低通氣,并伴有血氧飽和度下降和(或)高碳酸血癥[2],臨床表現為睡眠打鼾、晨起口干、頭痛、白天嗜睡、心腦肺血管并發癥乃至多臟器損害,嚴重影響患者生活質量和壽命。為提高對OSAHS治療的認識,選取我院睡眠呼吸治療室經持續氣道正壓通氣(CPAP)治療的32例OSAHS進行分析,對治療效果進行初步探討。

  1臨床資料

  1.1一般資料2009年11月—2010年11月,在本院睡眠監測室接受多導睡眠監測(PSG)檢查者32例,包括門診、住院患者。其中男28例,女4例,平均年齡53.5歲,平均體重指數(BMI)27.06kg/m2。

  1.2監測方法及診斷標準所有患者都經整夜7h以上的多導睡眠圖(PSG)監測(美國Alice-5睡眠監測系統),檢查前24h不能服用安眠藥、飲酒、吸煙,禁服鎮靜催眠類藥物,2周內無呼吸道感染。檢查項目包括睡眠時鼻氣流、胸、腹式呼吸、經皮血氧飽和度(SaO2)、鼾聲、腦電、眼動、下頜肌電、心電圖、體位。監測數據先行自動分析,再行手動復核。OSAHS診斷標準參考2002年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睡眠呼吸疾病學組的《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診治指南草案》[3]。

  1.3治療與隨訪所有患者均于確診后1周內行壓力滴定,在PSG監測下,然后進行整晚(>7h)調壓,患者仰臥位、REM期睡眠,能夠有效阻止阻塞性呼吸事件發生,滴定后主觀感覺醒后舒適、且SaO2>90%為壓力滴定標準。幫助患者選擇合適的鼻罩并說明CPAP治療的相關知識后讓患者入睡,自動調壓:采用auto-CPAP呼吸機(美國偉康公司生產),設定初始壓力為4cmH2O,延時升壓間隔10min,最高壓力為20cmH2O,治療結束后分別讀取記憶卡儲存的數據,以90%的睡眠時間最高壓力為調定壓力。人工調壓:采用REMstar LX(美國偉康公司)CPAP呼吸機,從4cmH2O開始,每5min遞增1cmH2O,至呼吸暫停和低通氣事件完全消失時停止增加壓力,若30min后無呼吸事件發生,則每隔5min回降1cmH2O,直至事件再次出現。這樣反復幾次,直到調至最適壓力。滴定完成后由患者自行決定是否購機回家繼續治療或醫院堅持治療,對其進行為期1周的跟蹤、隨訪。

  1.4統計學處理所有數據采用SPSS10統計包處理。兩組患者治療前、后各項睡眠監測指標用(±s)表示,治療前、后各指標的比較采用t檢驗,用P值來判斷結果的差異性。

  2結果

  2.1治療前后臨床癥狀改善32例OSAHS患者均順利接受CPAP治療,治療后睡眠打鼾、夜間憋醒、夜尿增多、晨起口干、頭疼、頭暈、日間嗜睡、記憶力減退等癥狀均有明顯改善。

  2.2PSG治療前后參數變化見表1。表1OSAHS患者治療前、后各項睡眠監測指標

  3討論

  OSAHS是指睡眠時上氣道反復塌陷,上氣道結構異常(包括扁桃體和懸雍垂增大)和功能異常(咽肌張力下降),阻塞引起呼吸暫停和通氣不足,導致夜間反復發生低氧血癥、高碳酸血癥和睡眠結構紊亂[4]。患者白天頭疼、頭暈、嗜睡、注意力不集中、工作效率低下、記憶力減退等癥狀,隨病情發展可出現肺動脈高壓、肺心病、呼吸衰竭、高血壓心律失常等嚴重并發癥及腦、腎、內分泌系統等一系列并發癥[5,6]。

  OSAHS的治療包括控制體重、改變體位、戒除煙酒、藥物療法等一般措施及應用口腔矯正器,經皮電刺激治療、手術治療及無創正壓通氣治療(NIPPV),其中NIPPV已成為治療OSAHS首選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NIPPV包括持續氣道內正壓(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CPAP)和雙水平氣道內正壓(bi-level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BiPAP),其中經口鼻CPAP最為常用,是中、重度OSAHS患者的首選治療方法[7],CPAP的治療原理是通過鼻面罩或口鼻面罩將空氣泵產生的氣流送入上氣道,可維持整個呼吸周期中上氣道持續正壓,減輕上氣道阻力,增加功能殘氣,改善肺的順應性,減輕呼吸功的消耗,從而維持吸氣和呼氣過程中的上氣道開放。本研究結果顯示:經CPAP治療后,所有患者的臨床癥狀:睡眠打鼾、夜間憋醒、夜尿增多、晨起口干、頭疼、頭暈、日間嗜睡、記憶力減退等癥狀均有明顯改善,治療后復查PSG各生理參數明顯好轉,治療前后差異有顯著性,生活質量改善,且不良反應輕微,表明CPAP是中重度OSAHS患者的有效治療方法之一。

  CPAP治療時的壓力設定影響治療效果及患者的舒適性,是保證療效和治療依從性的關鍵因素之一,理想的CPAP壓力水平是指能夠防止在各睡眠期及各種體位睡眠時出現的呼吸暫停所需的最低壓力水平,同時這一壓力值還能消除打鼾,并保持整夜睡眠中的SaO2>90%,且能為患者所接受。CPAP壓力調定的經典方法為PSG監測下進行人工滴定[8],但近年來自動調壓方法簡便、易于操作已廣泛應用于臨床,自動調節持續氣道正壓通氣(auto-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auto-CPAP)的原理是:通過感知因呼吸暫停、低通氣、打鼾所引起的氣流振動以及上氣道阻力和氣體流量的改變,從而自動調整并輸送出病人實際需要的治療壓。auto-CPAP可以記錄并存儲患者治療情況及相關參數,為醫生制訂治療方案提供了珍貴的材料,克服傳統CPAP治療時壓力不易把握和根據患者夜間睡眠的需要調節壓力。本研究有30例利用auto-CPAP來高壓,2例為人工調壓(其中1例合并COPD,1例合并慢性心衰)。經以上兩種壓力滴定治療,微覺醒的改變以及其他睡眠質量指標均明顯改善,與報道一致[9],但也有學者指出,有下列情況不推薦使用auto-CPAP:充血性心力衰竭;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非OSAHS引起的夜間SaO2下降或接受顎手術的患者不得使用通過利用聲音或振蕩技術來確定壓力范圍的auto-CPAP呼吸機治療[10]。且不同類型的自動調壓機進行調壓,所得的結果也不盡相同。而使用無漏氣監測功能的呼吸機,在沒有技術員監測的情況下,自動高壓的可靠性較差,得出的壓力偏高,建議患者經自動調壓得出的壓力治療后感到不適,應該采用人工調壓重新確定治療壓力[11]。

  總之,無創氣道正壓通氣治療中重度OSAHS患者可明顯改善睡眠時的缺氧和呼吸暫停,改善睡眠結構和質量,減輕臨床癥狀,是一安全、有效、無創的治療OSAHS的措施之一。

【參考文獻】
   1Launois Sh,Pepin JI,Levy P.Sleep apnea in the elder:A specific Entity?Sleep Med Rev,2007,11:87-97.

  2Ovchinsky A,Rao M,Lotwin I,et al.The familial aggregation of Pediatric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2002,128(7):815-818.

  3中華醫學會呼吸病學分會睡眠呼吸病學組.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診治指南(草案).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2002,25(4):195-198.

  4田攀文,陳亞娟,文富強.持續氣道正壓通氣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研究進展.新醫學,2008,39(9):621-623.

  5Caples SM,Gami AS,Somers VK.Obstructive sleep apnea.Ann Intem Med,2005,142:187-197.

  6Einhom D,Stewart DA,Erman MK,et al.Prevalence of sleep apnea in apopulaion of adults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Endocr Pract,2007,13:355-362.

  7羅明遠. 持續氣道內正壓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2007,30(12):889-891.

  8Rahul K,Kakkar B,Richard B.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treatment for obstructive sleep apnea.Chest,2007,132:1057,1072.

  9李慶云,萬歡英,李敏,等.CPAP治療OSAHS壓力調定方式選擇—A、B還是C?臨床肺科雜志,2007,12:597-599.

  10Parati G,Ongaro G,Bonsignore MR,et al.Sleep apnoea and hyoertension.Curr Opin Nephrol Hypertens,2002,11,201-214.

  11羅嘉瑩,邱志輝,嚴惠嬋,等.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患者持續氣道正壓通氣治療的壓力設定.中華結核和呼吸雜志,2010,33(2):146-148.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無創氣道正壓通氣用于治療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的臨床研究》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