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行業資訊 > 業界動態 > 醫院電子處方外流正在悄悄撕裂

醫院電子處方外流正在悄悄撕裂

來源:www.cpia.org.cn 作者: 2016-4-5

摘要: 近日,新華制藥發布公告稱,2016年3月25日,淄博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與京東善元(青島)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京東”)、 淄博新華大藥店連鎖有限公司(“新華大藥店”,山東新華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簽署《“健康城市”戰略合作協議》。三方在平等互利、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合作共贏的原則基礎上,遵循政府引導......


近日,新華制藥發布公告稱,2016年3月25日,淄博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與京東善元(青島)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京東”)、 淄博新華大藥店連鎖有限公司(“新華大藥店”,山東新華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簽署《“健康城市”戰略合作協議》。三方在平等互利、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合作共贏的原則基礎上,遵循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運作、創新發展的行為準則,建立三方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并落地淄博市醫療處方流轉信息平臺及處方藥電子商務項目。此次合作,被業內認為是政府推動醫藥分開和電子處方外流的一次主動嘗試。

醫藥分開,一直是新醫改以來的重點,雖然通過壓縮“藥占比”,提升醫事服務費、“騰籠換鳥”,推動“藥房托管”等方式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該項改革,但與我們期望中的“自由就醫”、“自由買藥”的完全醫藥分開還存在很大的差距,其中核心的關鍵點就是處方外流,由于涉及到醫院的核心利益和競爭力,一直以來都不同程度受到醫院抵制。

雷聲大,雨點小的“網售處方藥”

2015年5月,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對外發布《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擬放開處方藥在互聯網的銷售,給整個醫藥電商行業帶來巨大震動和期冀,但截至目前,該《辦法》并未真正形成定稿而下發。

據筆者了解和分析,其核心主要受制于兩方面:

第一,整個醫療服務鏈條其實是由人社部、衛計委和食藥監總局共同管理,而最核心的提供電子處方流出的醫院則主要由衛計委進行監管,同時電子處方外流的又涉及到醫院本身的利益和競爭格局,因此,單靠食藥監總局顯然無法推動整個辦法的落地。

第二,之前處方都主要在醫院內部流通,而一旦放開后,由于涉及到患者的健康與生命,如何實現電子處方的監管卻成了問題,此外涉及到醫院、藥店眾多且各方的信息化系統又千差萬別,如何實現電子處方的標準化和系統對接也成為一個難點。

由此,期望該政策馬上全國落地顯然不易,而此次山東淄博衛計委的嘗試最大亮點是由衛計委來主導,降低了醫院方的掣肘,同時嘗試建設統一的電子處方院外流轉系統來解決監管的問題。

淄博衛計委、新華制藥和京東的合作方式

1、進行在淄博市公立醫院范圍內通過電子處方的院外流轉及相關業務的探索,并為國家醫藥衛生體制改革提供可復制、可推廣的實踐經驗。

在淄博市醫療處方流轉信息平臺及處方藥電子商務項目下,三方將建立包括醫院信息系統(HIS)、醫生、醫療處方流轉信息平臺、云藥房平臺、社會藥店、配送系統等在內的互聯互通網絡,以實現在門診就醫后由患者自主選擇的線上(不包括麻醉藥品和第一類精神藥品)、線下相結合的購藥方式。

2、淄博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委托京東建設“淄博市醫療處方流轉信息平臺”(以下簡稱“處方流轉信息平臺”),該處方流轉信息平臺歸淄博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所有,并委托京東、新華大藥店在試點期內負責運營;鼓勵淄博市公立試點醫院與京東、新華大藥店簽訂處方流轉平臺對接管理協議并向處方流轉信息平臺流轉處方,允許用戶使用電子處方平臺便捷方式向新華大藥店的藥房購藥。

3、京東在淄博市內注冊一家企業,作為協議具體的落地執行公司,具體負責在試點期間運營處方流轉信息平臺,設計并推出京東云藥房平臺。

4、新華大藥店作為入駐京東云藥房平臺的試點藥店,是受理平臺流轉處方的藥品提供方,嚴格審核受理的訂單,及時完成接受患者購藥訂單、完成配送或到店取藥的全部交易流程。

5、該協議約定的試點期限為2年,試點期間的業務范圍僅限于淄博市,試點期滿后依據試點的情況,三方就合作的事項另行進行協商。

其他各方的嘗試

2014年中旬,阿里健康異軍突起,阿里健康APP嘗試通過患者拍照紙質處方上傳的方式來實現醫院處方的電子化外流,但阿里健康作為醫療行業的一員,顯然這種方式并不利于其業務的開展,后期已不再主打該功能。

2014年10月,全國首家網絡醫院——廣東省網絡醫院上線,其主要通過第三方開發商(友德醫)搭建的遠程醫療平臺,在藥店落地,通過安裝在連鎖藥店的網絡就診點的視頻終端,患者可向在線醫生求醫問診。之后,網絡醫生的處方通過打印機打印出來后,患者持處方去藥店買藥。

2015年1月,鹽城市政府在當地特定藥店(蘇好大藥房等)安裝一體式智能觸摸查詢終端機,通過該機器可預約全市所有醫院的醫生,并可在藥店現場用支付寶繳交相關費用。同時,藥監部門還與參與藥店簽訂合作協議,每家企業配備6名以上執業醫師,通過網絡平臺提供遠程實時服務,即消費者在藥店店員指導下,與執業醫師遠程連線講述病情,執業醫師遠程開方,隨后把處方交給門店執業藥師,經審核后取藥,并以拍照方式上傳給執業醫師進行再確認,以確保用藥準確與安全。

2015年12月,烏鎮互聯網醫院上線,患者通過烏鎮互聯網醫院遠程問診后,根據開出的電子處方,可以到烏鎮互聯網醫院合作的國藥下屬的一些藥店或其他合作藥店自取,也可以通過國藥完成相關遠程配送,坐等到家。

烏鎮互聯網醫院首張電子處方

2016年2月,武漢市中心醫院、阿里健康和好藥師達成合作,患者通過在天貓醫藥館的網絡醫院入口,掛號、就診,電子處方獲得后,由其指定在其平臺上的好藥師,再經線下配送到患者手中。

綜合以上的探索,我們可以看到電子處方的外流依然是圍繞整個完整醫療服務來完成的,就診、開藥、取藥,與正常在醫院看病流程一致。只不過之前多由醫院、藥店、互聯網平臺依據在整個流程中的角色自發合作與探索,而此次的淄博衛計委的探索則由主管政府部門主導,從而可以整合淄博的多家醫院來進行綜合性的嘗試,并一定程度上規避了食藥監總局此前方案的弊端,或許會打開不一樣的一扇門。

此外,3月16日,北京市政府印發了《北京市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實施方案》,提出北京市公立醫院“醫藥分開”方案將年內出臺,破除“以藥補醫”機制。今后,患者可自主選擇憑處方到藥店購藥。

總體而言,伴隨醫改的逐步推進和各方的探索,網售處方藥和電子處方外流的裂口正在逐漸撕開,連鎖藥店和醫藥電商會迎來更多的利好。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醫院電子處方外流正在悄悄撕裂》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