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新聞專題 > 超級細菌 > 超級細菌迅猛傳播:如何免于無藥可治的未來

超級細菌迅猛傳播:如何免于無藥可治的未來

來源:科學時報 作者: 2011-4-8

摘要: 在醫院里,在社區中,耐藥性越來越強的各種“超級細菌”頻繁出現,被喻為“隨時可能發生爆炸的定時炸彈”。近兩年來全球超級細菌呈現放大性增長,傳播迅速。僅僅是飛往印度享受了一次愉快旅程,一名法國旅客回國后,卻不得不接受一個讓他沮喪的現實:他被診斷為NDM-1細菌感染,必須在醫院接受隔離治療。NDM-1被稱為超級細......


在醫院里,在社區中,耐藥性越來越強的各種“超級細菌”頻繁出現,被喻為“隨時可能發生爆炸的定時炸彈”。近兩年來全球超級細菌呈現放大性增長,傳播迅速。時隔10年,世衛組織在世界衛生日來臨之際再提抵御抗菌素耐藥性,以此警示:今天不采取行動,明天就無藥可用。



僅僅是飛往印度享受了一次愉快旅程,一名法國旅客回國后,卻不得不接受一個讓他沮喪的現實:他被診斷為NDM-1細菌感染,必須在醫院接受隔離治療。



NDM-1被稱為超級細菌,是因為它的超級耐藥性。在2010年,它曾引發全球媒體的廣泛關注。



日前,中法抗菌素耐藥和醫院感染防控論壇在京舉行。在這次由北京市衛生局和法國梅里埃研究院共同舉辦的論壇上,巴黎South-Paris醫學院臨床微生物教授、Bicetre醫院細菌病毒學的主要負責人Patrice  Nordmann表達了深深的憂慮:NDM-1正在迅速傳播。與前一年相比,2010年竟增長了兩倍,而2011年的增長幅度預計會進一步放大到2~3倍。



“現在又有NDM-2,NDM~3的報道。”  Patrice  Nordmann說。



警惕超級細菌放大性增長



目前,絕大多數的NDM-1案例報告集中在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



這些國家地處亞熱帶濕熱氣候,人口密度大,加之衛生條件低下,腹瀉病例多,抗生素存在著過度使用的嚴重狀況。



然而不幸的是,在英國、美國、法國、瑞典以及澳大利亞等國同樣出現了不少的病例——可能與這些患者近期在印巴地區接受醫療服務或整形手術有關。



在上述提到的國家中,英國的NDM-1案例報告最多。Patrice  Nordmann透露,英國每年有不少人到印度做“醫療旅行”。



“醫療旅行”加速了耐藥基因的傳播。更嚴重的是,如果到NDM-1高發國家診療,就很可能把菌群帶回自己的國家,導致一些非正常死亡的案例。



“關鍵是中止與醫療相關的旅行,不要把這些超級耐藥細菌帶回到自己的國家。否則一旦感染,治療起來很困難。畢竟未來幾年沒有什么新的抗生素上市,而現在的抗生素有很多也無能為力。”Patrice  Nordmann強調。



其實,NDM-1基因編碼的蛋白與其他碳青霉烯酶并沒有明顯區別——可用的抗菌藥物都很少。只是,NDM-1基因存在于大腸埃希菌中,而這種細菌則廣泛存在于社區當中。



Patrice  Nordmann認為,這是個隨時會發生爆炸的定時炸彈。



2010年,全球有近10億人次的人口流動,大量的菌群被從世界的一個地方帶到另一個地方。



法國已經開始重視這一問題,曾到其他國家住院治療的病人在回到法國后,都會進行NDM-1的檢查。



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院長王杉看來,這些更多是潛在威脅。而中國存在的現實威脅更可怕——即醫院內感染,這不僅關涉病人個人的安全,也威脅到了對醫藥費的控制。



“各種病人數量以每年6%~10%甚至更高的幅度在增加。”王杉表示。



這從人民醫院的情況即可一目了然。這家醫院擁有1000多張開放床位,每天都有大量醫護人員與病人接觸,使院內交叉感染控制面臨極大挑戰。



事實上,控制院內感染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規范和合理用藥。抗菌藥物如不合理使用,不但會促進耐藥菌株的出現,而且也會促使內源性感染發生。



生物梅里埃公司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凡事樂(Pascal  Vincelot)博士表達了自己的看法:耐藥性和院內感染相輔相成,每年全球有很多人在住院期間發生感染。



而我國的情況更為復雜。北京協和醫院感染管理科主任馬小軍表示,不少發達國家的病人在社區醫院就診,降低了感染;而在中國,很多病人不得不集中居住在大醫院。



于是,長期住院成了一個重要的危險因素,這會導致多重耐藥菌的發生。



世衛重提“抗菌素耐藥性”



在“超級細菌”引起全球警戒的同時,抗菌素耐藥性問題獲得了進一步關注。



2011年世界衛生日的主題是“抵御耐藥性:今天不采取行動,明天就無藥可用”,世衛組織以此向世人發出警示。



衛生部醫政司副司長郭燕紅這樣理解:超級細菌的頻繁出現,促使世界衛生組織重新把這個問題提到一個至高的高度。



其實,世界衛生組織早在十年前就發布了控制抗菌素耐藥性的全球戰略,希望世界各國高度關注抗生素的耐藥性,科學使用抗生素,避免濫用。



抗生素的濫用,已經無法回避。正是因為它,導致了細菌耐藥和超級細菌出現。



然而,即便耐藥性是微生物的一個自然反應,但是通過適當謹慎的使用,仍是可以實現人為控制的。



專家介紹,對于抗菌藥物的耐藥以及對病人的安全保護,一方面要合理使用抗菌素藥物;另一方面,則要通過醫護人員和全體公眾的共同努力,提高對醫院感染的控制意識,來預防和控制耐藥菌的傳播。



“這需要各國間交流新的進展、經驗和理念,提高醫療質量和防御水平。”北京市衛生局副局長于魯明表示。



凡事樂博士對此非常認同。他說,光靠一個國家無法抵御耐藥性,在這個問題上各個國家休戚相關,需要相互協作。



抵制抗生素濫用須多方合力



法國曾以抗生素的高應用率而著稱。



“醫療成本越來越高,法國在多方面努力消除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2002年到2007年,抗生素處方數明顯減少26.5%。”法國國家科學研究院中國代表處主任倪德來提供了這樣一份數據。



而在中國,情況則不容樂觀。



在醫院感染控制項目研究中,馬小軍發現,有關中國的調查案例中,幾乎100%的病人都使用了抗生素,或用于預防,或用于控制。



交流中法國專家對此感到十分吃驚——在中國案例中,50%的抗生素竟然被用于預防用藥!



國家也深深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近幾年來,各級政府對合理使用抗菌藥物,以及醫院感染的預防與控制均非常重視。2005年,衛生部就專門頒布了抗菌藥物合理使用的指導原則。而且就在今年年初,他們還就預防和控制多重耐藥菌的院內感染專門出臺了技術指南,要求各級醫療機構遵照執行。



更讓人期待的是,今年,一場關于抗生素使用的專項整治行動將在全國轟轟烈烈地展開。



除了宣傳整治,監控也同樣不可或缺。以北京為例,該市除了建立各種要求合理使用抗生素的規范,同時也在對用藥進行監控。



“我們去年對北京市醫療機構藥品進行集中采購藥品,采用同城同價,通過這一平臺,可以發現不同醫院在抗生素方面的采購量。”北京市衛生局醫政處副處長陳靜說。



目前,北京市已建立耐藥監測網。而下一步,處罰手段將被提上日程。據了解,北京市將對處方權限加以控制。而抗生素的使用情況及效果,則會作為對醫院評價的一個重要指標。



洗手是最簡單好用的防控手段



手衛生在此次論壇上被中外各位專家不斷強調:它對多種細菌感染有很強的控制作用。



“如果到印度、巴基斯坦旅行,如何防止NDM-1的感染?”面對《科學時報》記者的提問,Patrice  Nordmann如是答復:“除了注意洗手之外,沒有其他辦法。”



同時,對醫生來講,能否做到每次以清潔的手來看護病人,這很重要。



馬小軍介紹,協和醫院在法國梅里埃研究院的支持之下,完成了醫院感染控制項目,這項對重癥加強護理病房(ICU)耐藥菌定值狀況的研究主要結論仍聚焦于手衛生。



“衛生必須做,單純靠用藥難以阻止細菌的傳播。”馬小軍呼吁道。



積極呼吁手衛生的,還有Jean-Ralph  Zahar。這位來自法國巴黎Necker兒童醫院微生物部門和衛生部門感染控制專家,專業特長就是對耐藥細菌傳播、抗生素合理使用、手衛生等反面的研究。在談及超級細菌的院感控制時,他表示,最基本的手段是注意手衛生,但同時需要嚴格限制抗生素使用,否則腸桿菌(ESBL)的控制很難。



Jean-Ralph  Zahar舉了這樣一個例子:2002年前后,一家醫院的統計結果表明,在強調傳統的手衛生和隔離,并加強了抗生素用量的控制后,腸桿菌發生率降低得非常明顯。



那么對于普通人,手衛生如何保證?超級細菌如何預防?專家們給出的建議是:在保證備餐及用餐衛生的前提下,認真洗手,增加洗手次數。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超級細菌迅猛傳播:如何免于無藥可治的未來》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