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新聞專題 > 活熊取膽 > 歸真堂缺乏誠意危機公關招來質疑 熊事難了

歸真堂缺乏誠意危機公關招來質疑 熊事難了

來源:大眾網-齊魯晚報 作者: 2012-2-24
336*280 ads

摘要: 一個展示了在質量上沒有作假的“真誠”歸真堂,為何媒體和公眾沒有買賬,質疑和反對之聲反倒不絕于耳。在人的利益、需求和動物的福利之間,該如何尋找一個平衡點。一個怎樣的歸真堂和熊膽產業,才能換來社會和道德倫理的認同。保護動物VS盈利上市 拒絕專業團隊惹人疑談及歸真堂的開放日,來自北京的一位記者認為,活熊取......


  開放熊舍,展示活熊取膽全過程,公司高管和醫藥專家出面答疑解惑……一個展示了在質量上沒有作假的“真誠”歸真堂,為何媒體和公眾沒有買賬,質疑和反對之聲反倒不絕于耳?

  在人的利益、需求和動物的福利之間,該如何尋找一個平衡點?一個怎樣的歸真堂和熊膽產業,才能換來社會和道德倫理的認同?

  保護動物VS盈利上市 拒絕專業團隊惹人疑

  談及歸真堂的開放日,來自北京的一位記者認為,活熊取膽整個過程只有3分鐘,工作人員沒有進行講解,而記者自身又無法做出判斷,只能期待第三方機構提供判斷。而歸真堂方面則表示,無人講解正是為了讓大家更自由地參觀。

  媒體與歸真堂雙方的爭執不下,再次凸顯了權威第三方意見的缺位。但是,長期致力于黑熊拯救項目,自歸真堂申請IPO時就明確表示抵制的亞洲動物基金會(AAF)在首個開放日卻沒能順利進入熊場。

  亞洲動物基金會創始人Jill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他們對歸真堂之前在公開邀請函中邀請AAF參加此次開放日,而在他們到達后又拒絕的做法表示驚訝,“如果他們說熊場都是透明的,為什么不邀請一個做了19年黑熊保護工作的團隊進入?”

  “既然是公開透明,為什么又要限定區域、限定人群?既然不怕監督,為何又拒絕抵制方AAF入內?”一些熱心網友表示,歸真堂這種摻雜利益的公開難以讓人信服。

  公眾質疑VS危機公關 權威機構應在前臺說話

  在公眾和動物保護人士看來,歸真堂這次的公開參觀,不僅沒有展示真相、消解質疑,反倒更像是一場“秀”。

  在研究危機公關的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副教授劉悅坦看來,“當危機發生時,公眾最關心的無非是兩方面問題:首先是利益的問題,即公眾的利益有沒有在事件中遭到傷害;還有就是感情的問題,企業有沒有在意公眾的訴求。”

  長期關注動物保護的山東大學哲學與發展學院副教授郭鵬認為:“黑熊取膽汁時有沒有痛苦,黑熊在歸真堂有沒有遭到虐待,一次短暫的開放,根本無法澄清這些問題。這種表達誠意的方法,動物保護者無法認同。”

  “在危機發生后,公眾和媒體往往在心中已有了一桿秤,對企業有了心理上的預期,公眾能夠原諒錯誤,但不會原諒謊言。所以,危機公關只是一種應對危機的傳播措施,它不是萬能的,不能把黑的抹成白的。”劉悅坦認為,“像活熊取膽事件中,歸真堂無法擺脫以傷害動物健康盈利上市的利益鏈條,所以現在應該有權威的第三方在前臺說話,讓公眾在權威的信息中獲得真相和觀點,解除對事件的負面心理。”

  傳統中醫VS現代倫理 動物醫藥產業 博弈中前行

  郭鵬告訴記者:“像‘活熊取膽’這樣以傷害動物權益來謀求人類自身利益的行為,是與現代文明和倫理道德相背離的,這個產業應該走向逐步淘汰的過程。而不是允許其上市發展壯大。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出臺動物保護方面的法律法規,明確人類和動物權益的界限,應該提上日程了。”

  對歸真堂活熊取膽事件及其所關聯的中醫藥產業發展,原衛生部藥政局副局長張世臣表示,引流取膽比起早先的殺熊取膽和“鐵背心”、“小鐵籠”取膽技術不能說盡善盡美,但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當然下一步如果能做到“微創”或有替代品就更好。這也反映了在人們動物保護意識加速覺醒的形勢下,涉及動物原料的中醫藥產業發展將不可避免地面臨來自倫理道德的沖擊,加上資本市場的誘惑以及潛在的市場需求,中醫藥產業將在多方利益博弈下前行。

  山東中醫藥大學藥學院教授周鳳琴認為,傳統中醫除了要發展,更要走向國際。“但是像熊膽、牛黃、麝香這樣的動物藥,容易引起動物保護和涉嫌虐待的爭議,這一點除了企業自身要規范化發展,林業部門、衛生部門應該在替代藥、人工合成以及行業發展方向上,有所動作。”

  莫文蔚等在內的名人并未作出回應,也未來到現場,但這并未影響活動的初衷。24日的開放,會采納媒體的意見進行一系列改進,并將在參觀完畢后再次舉行座談會。

  2月14日,“北京愛它動物保護公益基金會”聯合另外兩家機構,以及72位名人聯名致函證監會,“懇請”證監會對歸真堂的上市申請不予支持及批準。首批發起抵制的名人包括馬云、莫文蔚、馮驥才、畢淑敏、姚明、楊瀾等。

  歸真堂上市前景再生變數

  本報惠安2月23日訊(特派記者 馬紹棟) “此次開放日就是為了澄清各界對歸真堂的一些誤解,還原活熊取膽的真相。”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股東、董事張志鋆如此描述此次養熊基地開放日的目的和意圖,可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一場精心準備的開放日卻引來了更加廣泛的質疑聲。歸真堂去年就曾遭動物保護組織反對而暫緩上市,此次卷土重來再次掀起劇烈的輿論風波。業內人士認為,在滔滔輿情和民意的裹挾下,歸真堂的上市前景恐將再生變數。

  據了解,福建歸真堂成立于2000年12月18日。2004年7月,歸真堂通過了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GMP認證,具備熊膽粉系列產品生產資質后,進入快速發展通道。2006年,歸真堂進行股份制改制,同年5月改制成功,并計劃于2010年、2011年間上市。2010年度,歸真堂納稅額超過1000萬元。根據公開信息,歸真堂此次上市募資將用于年產4000公斤熊膽粉、年存欄黑熊1200頭等項目,這也被民間解讀為一旦其上市,將會有更多的黑熊遭遇取膽之痛。

  “歸真堂上不上市不是我們能說了算的,我只能告訴你,歸真堂合情合法,發展很好。”張志鋆表示,他2008年開始投資歸真堂,在投資之前考察過20多家正規的養熊場,結論是歸真堂是一家非常優秀的公司。作為一個投資者,歸真堂這幾年的成長性很好,是一筆很好的投資,他不會放棄。

  一頭熊能產生多少經濟效益?上市能給公司帶來多大效益?對此,歸真堂方面稱,3歲以上的熊才能取膽汁,一頭熊可采膽汁25年。但由于熊場建設、投資等涉及一些復雜的財務數據,目前公司處于上市前的緘默期,不能回答。

  業內人士認為,盡管從法律、財務上看歸真堂經營合法,業績可觀,但活熊取膽畢竟存在較大的爭議,來自動物保護組織與民間的抵制和壓力也層出不窮,此時若獲證監會批準上市必然會引發更強烈的聲討,因此歸真堂的上市路并不平坦。

  張志鋆認為,歸真堂真要上市了,就證明它經得起監督;假如動物保護深入人心了,哪怕歸真堂上市也融不到資。“我對其上市非常有信心,不會考慮去香港或海外上市。”

  歸真堂:有人要滅掉養熊業

  本報惠安2月23日訊(特派記者 馬紹棟) 23日20時30分,歸真堂連夜召開媒體溝通會,公司高管表示,未來養熊基地將向景區方向發展,逐步向所有社會公眾開放。

  歸真堂副董事長蔡資團表示,公司將加強基地建設力度,增加科普、研發的投入。目前正在研究將公司往景區方向發展,一周一次、兩次,慢慢開放,可以邀請普通公眾前來,在培訓后讓他們親自體驗取熊膽。此外,公司歡迎由獨立的動物學專家、獸醫及中藥學專家組成專門的團隊長期進駐歸真堂進行調研,出具權威的調查報告,看熊是否因為取膽產生不良反應

  對于歸真堂與熊膽下游需求方、上市公司上海凱寶有怎樣的聯系的問題,蔡資團表示,上海凱寶從來都不是公司的客戶。目前在肝病領域中藥使用的比例很低,熊膽中去氧膽酸成分最為重要,目前只有德國和意大利兩家公司能做,它們的產品在中國的份額也很大。歸真堂一旦上市,養熊業就不容易被取締,這對中藥的發展是有利的。有些個別的組織背后有國外的藥企資助,通過各種手段意圖滅掉整個養熊行業和中藥。

(責任編輯:白志楊)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歸真堂缺乏誠意危機公關招來質疑 熊事難了》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