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專題 > “齊二藥”假藥事件 > 齊二藥最后一宗索賠案開庭 家屬索賠170萬

齊二藥最后一宗索賠案開庭 家屬索賠170萬

來源:網絡 作者: 2007-8-24
336*280 ads

摘要: 昨日下午,備受社會關注的齊二藥案民事部分的最后一宗訴訟在廣州市天河區法院開庭審理,這也是自8月10日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表示中山三院不應承擔齊二藥案賠償責任后的第一次開庭。來自汕頭的受害人陳宗明的家屬向中山三院及藥品經銷商金蘅源公司、廣東省醫保等三被告提出了170多萬元的索賠。 使用假藥身亡索賠170萬 據受......


    昨日下午,備受社會關注的齊二藥案民事部分的最后一宗訴訟在廣州市天河區法院開庭審理,這也是自8月10日衛生部發言人毛群安表示中山三院不應承擔齊二藥案賠償責任后的第一次開庭。來自汕頭的受害人陳宗明的家屬向中山三院及藥品經銷商金蘅源公司、廣東省醫保等三被告提出了170多萬元的索賠。

    使用假藥身亡索賠170萬

    據受害人陳宗明的哥哥陳先生告訴記者,2006年4月7日,陳宗明因患黃疸性肝炎到中山三院接受治療,住院后的一個多星期,一直在使用云南大理生產的亮菌甲素,“恢復得很好”。情況在4月21日開始突變,“那天排尿5400多毫升,第二天僅排了250多毫升,再往后就基本沒排尿。”到4月30日,陳出現口麻、說話不清晰、全身疼痛等狀況。此后的三個晝夜,陳痛得“一分鐘都沒有睡”。2006年6月23日上午,陳宗明因救治無效在醫院去世。根據專家意見書認定,陳宗明的死亡與4月21日后使用齊二藥廠生產的假亮菌甲素有高度相關。

    陳先生稱,為了查明病情惡化的原因,中山三院在2006年5月3日給陳宗明和另外一名病人作了腎穿刺,并送到廣東省和北京的相關部門化驗,最終確認是由于使用了齊二藥廠生產的假亮菌甲素導致腎融解性壞死,才確認了假藥事件,進而醫院采取了相應的措施,避免了事故的擴大化。“陳宗明幫助中山三院查出了假藥,對齊二藥事件有功,中山三院應對陳宗明的行為給予補償”。

    主治醫生出庭承認患者有功

    昨日中山三院的代理律師蔡彥敏教授沒有出庭辯護,取而代之的是陳宗明的主治醫生。

    當被問及為什么換成他出庭時,這名主治醫生表示,蔡彥敏教授因出差無法到庭辯護,而原告方提到的腎穿刺的問題,他作為臨床主治醫生,有必要出庭解釋具體的醫學問題。

    他在庭上沉疼地表示:“作為臨床醫生,看到我的病人因為假藥而病情加重,我也非常難過,但我們在后來的救治過程中,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我們沒有過錯”。

    被告中山三院承認陳宗明在齊二藥事件上的確有功,但認為不應由醫院賠償,其代理人當庭感嘆道:“我們醫院上報了情況,現在還要賠錢,這不是為難我們嗎?”

    中山三院強調醫院醫療機構不是藥品的銷售者而是使用者,因此不應當承擔銷售者的責任。而原告方則完全反對這一說法,雙方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庭審焦點

    醫院是藥品的使用者還是銷售者?

    原告方認為醫院和患者之間成立了醫療服務合同關系,從法律上講是一個混合合同,其中包括了診療服務合同、床位租賃合同、護理勞務合同、藥品買賣合同。根據合同法的規定,醫院應該提供正規的診療服務和藥品,但醫院卻給患者注射了假藥,明顯有違約行為,須承擔違約責任。

    中山三院則認為醫院并不是藥品的銷售者。首先,根據國家規定,銷售藥品的單位一定要有經營許可證和GSP認證,而醫院不需要經營許可證和GSP認證;其次,藥品的買賣一般針對不特定人,而醫院只是給病人使用藥品;而且從醫院的性質來講,是從事公共事務的事業單位,不是以盈利為目的企業。因此,醫院是藥品的使用者而不是銷售者。

    對此,原告方指出醫院賣給病人的假亮菌甲素有28%的利潤空間,不論醫院是什么性質的單位,和病人都構成了藥品買賣合同。

    被害人做腎穿刺身體受損應由國家表彰?

    原告方提出陳宗明在2006年5月3日做了腎穿刺,幫助中山三院查出了假藥,實際上是幫中山三院履行了他們的社會義務,避免了損害的進一步擴大。因此,根據無因管理的規定,中山三院應對陳宗明的行為給予補償。

    中山三院的代理人則表示:“我們也認同陳宗明對齊二藥事件做出了很大的貢獻,我們建議國家應當給予他表彰,出于對陳宗明的尊重,我們認為這種行為不算無因管理,應算個人貢獻。”

    醫院上報假藥還要承擔賠償?

     “我們上報了藥品的不良反應就要承擔責任,這不是為難我們嗎!這叫醫療機構怎么做?我們認為法律應當找到一個平衡點,不然以后藥品事故的上報制度就難以執行了。”中山三院方認為上報了不良反應還要賠錢會導致衛生部門規定的藥品不良反應上報制度無法執行下去。

    但原告方表示這種說法是混淆了醫院的行政責任和民事責任。醫院按規定上報藥品事故不能就此避開民事責任。

    6支假藥還是24支?

    陳宗明在院期間被注射的假亮菌甲素的數量成為雙方爭論的焦點。

    中山三院指出,2006年4月19日之前陳宗明使用的亮菌甲素是由云南大理生產的,之后才是使用齊二藥的亮菌甲素,根據專家鑒定書的鑒定意見,陳宗明使用齊二藥廠生產的假亮菌甲素只有6支。

    對此,陳宗明的家屬極力否認,認為即便除去云南大理生產的亮菌甲素,按照中山三院提供的入院清單,陳宗明被注射的齊二藥假亮菌甲素有24支。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齊二藥最后一宗索賠案開庭 家屬索賠170萬》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