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專題 > “齊二藥”假藥事件 > 齊二藥案11原告獲賠350萬 舉報有功者仍判賠

齊二藥案11原告獲賠350萬 舉報有功者仍判賠

來源:大洋網-廣州日報 作者:劉曉星 練情情 作者: 2008-6-28
336*280 ads

摘要: 新快報記者 李小萌/攝 4家被告連帶賠償350萬“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在距離最后審限還有3天時,昨日終于一審判決。“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在距離最后審限還有3天時,昨日終于有了一審判決。廣州市天河區法院判決齊齊哈爾第二制藥有限公司賠償11名原告共計350萬余元,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廣東醫藥保健品有限公司、廣州金......


 ■"齊二藥"事件在國內引起廣泛關注。
■"齊二藥"昨日在天河區法院一審宣判。 新快報記者 李小萌/攝

  4家被告連帶賠償350萬

  “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在距離最后審限還有3天時,昨日終于一審判決。

  “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在距離最后審限還有3天時,昨日終于有了一審判決。廣州市天河區法院判決齊齊哈爾第二制藥有限公司賠償11名原告共計350萬余元,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廣東醫藥保健品有限公司、廣州金蘅源醫藥貿易有限公司對此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中山三院昨天明確表示會在15日內遞交上訴狀。

  銷售者要對缺陷產品承責

  經過審理,天河區法院將系列案認定為產品質量損害賠償糾紛,即受害者在接受醫療服務過程中,因藥品質量不合格造成受害人人身損害的賠償案件。最終判決齊二藥公司向11名原告賠償經濟損失及精神撫慰金共計3508247.46元,中山三院、金蘅源、省醫保公司對此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依據一:銷售者即使無過錯也要對缺陷產品承責。此前,齊二藥公司缺席了所有的民事賠償庭審。而另三名被告均提出,其已經履行了法律規定的審查義務,在藥品采購過程中不存在過錯,不應承擔賠償責任。法院認為,齊二藥公司是涉案產品的制造者,金蘅源、醫保公司是銷售者。中山三院雖然有別于一般意義的銷售者,但其在為患者治療用藥過程中,屬于營利性的,醫院購進藥品的價格與給患者使用藥品的價格存在明顯的價差,具有經營者的性質,亦屬于銷售者。根據《民法通則》122條的規定:因產品質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財產、人身損害的,產品制造者、銷售者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這種責任就是產品責任,其一般構成要件為:產品存在缺陷、存在損害事實、產品缺陷與損害事實有因果關系。經廣東省藥品檢驗所鑒定,齊二藥公司生產的批號為06030501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含有有毒有害物質二甘醇,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屬缺陷產品。相關法律并無規定,產品的銷售者在經銷產品過程中無過錯即不用承擔產品責任。因此,即使中山三院、金蘅源、醫保公司在經銷藥品的過程中無過錯,亦應承責。

  依據二:《產品質量法》43條規定了連帶責任。對于侵權責任的承責形式,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第43條規定,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財產損害的,受害人可以向產品的生產者要求賠償,也可以向產品的銷售者要求賠償。屬于產品生產者的責任,產品銷售者賠償的,銷售者有權向生產者追償,反之亦然。據此規定,四被告對原告均有承擔賠償責任的義務,而齊二藥公司是生產涉案藥品的責任人,其應為損害賠償的最終承受者。而另外三名被告在承擔賠償責任之后,對涉案藥品制造者齊二藥公司享有追償權。

  依據三:依據專家組意見確定承擔比例。“齊二藥”事件發生后,廣東省衛生廳組織了省內外專家組,對該案11名患者的病例進行討論。專家組認為:章國宏、周桂全、任貞朝、陳文陸、吳明遠、陳宗明等6名患者的死亡與使用假藥高度相關或密切相關,曾令光、周杰敏2名患者無確切證據提示其病情加重或器官功能損害與使用“亮菌甲素注射液”有關;陳發、叢剛、張榮(金監)沒有二甘醇中毒的臨床表現。11名患者中,除叢剛、張榮(金監)外,其余均已死亡。對于專家組鑒定死亡直接原因是二甘醇中毒所致的受害者,法院認為4被告應連帶賠償6名原告損失的100%。而對于其他幾名受害者,雖然關聯度不大,但將該批還有有毒物質的注射液注射到人體上,必然會對人體造成傷害。中山三院在治療受害人的過程中,向受害人身體內注射了多支有害于人體健康的涉案藥品。如果中山三院對受害人一直使用有效的藥物,受害人的病情就有可能不會加重,或其生命有可能延長。涉案藥品的使用,使受害人錯過了良好的治療時機,甚至錯過了延長生命的機會,其與受害人病情加重或死亡事實之間存在法律上的因果關系。但因為不排除受害人的自身疾病亦是其病情加重或死亡的原因之一,因此酌情減輕侵害人的民事責任,連帶賠償其余5名原告損失的60%。

  昨天一審判決后,除金蘅源的代理人表示“一點意見都沒有,不上訴”以外,多名原告及其代理人、中山三院、省醫保均表示要上訴或考慮上訴。

  家屬聲音:無法接受

  “無法接受!”任貞朝的大哥任一龍剛走出法院大門就大聲叫嚷。“我們的索賠金額是119萬多元,現在只判賠66萬多元,少了將近一半!”任一龍說,任貞朝走后,留下了一個11歲的兒子。年邁的父母本來就有心臟病,痛失愛子后身體狀況更是每況愈下。當初任貞朝在海南治療時已經花了幾十萬,出于對廣州大醫院醫療水平的信任,賣了房子過來治療,結果卻客死異鄉。

  陳發的女兒陳小影眼圈紅紅地表示“非常不滿意”。根據專家的鑒定意見,陳發被認為沒有二甘醇中毒的臨床表現。“爸爸注射了20多支假藥,是注射得最多的幾個人,后來他就去世了,怎么能說沒中毒呢?”陳小影認為,在34萬余元的賠償總額中,2萬元的精神撫慰金太少了,因為“爸爸是家里的精神支柱”。

  受害人及其家屬認為賠付標準過低

  庭后,本系列案多個受害人代理律師陳北元接受了記者的采訪。陳北元認為本案法院判決適用法律是正確的,即判決由藥品的生產者和銷售者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也認定了醫院屬于銷售者,在此基礎上適用了《民法通則》和《產品質量法》,并且適用了產品質量侵權的無過錯責任原則,基本全部采納了其關于法律適用方面的意見。

  令受害人較為安慰的一點是,此次判決在精神損害賠償方面依據現有標準給予受害人適當賠償,但陳北元認為這還遠遠不夠,受害人和社會所受到的傷害,現行法律并不能給予足夠和恰當的撫慰,不能夠有效遏制大規模藥品質量侵權行為的發生。“我們會將訴訟進行到底”,他寄望于此次訴訟成為醫藥領域由混亂向良好轉變的轉折點,并通過媒體呼吁盡快出臺《藥品安全法》,并在其中確立懲罰性賠償法律制度、藥害事件受害人集團訴訟制度、藥害事件公共救助基金制度等三大核心制度。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填補受害人已發生的實際損失為目的的傳統損害賠償制度,在某些特定領域早已不能真正補償受害方的全部損失。因為受害方為了追索損失,進行訴訟所耗費的時間、金錢、精力的損失依據補償性的賠償往往無法獲得救濟,有些受害者因此放棄自己追償的權利,這就必然導致不法行為的泛濫。此次判決過后,普遍的受害人及其家屬均認為賠付的標準過低,不滿判決。陳北元為此呼吁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以實際損害額以外的賠償,鼓勵受害人通過訴訟來實現維護社會公共安全的功能,彌補行政監管效力不足的情況。

  中山三院對判決提出疑問

  一審宣判后,中山三院認為該判決在事實認定、法律使用、審理程序方面存在嚴重錯誤。

  中山三院有關負責人昨天表示:“全國醫務工作者都在高度注視著本系列案的依法公正審判,而法院對本系列案的判決,不僅使中山三院承擔了不應承擔的法律責任,而且也嚴重傷害了廣大醫務人員的內心感情,勢必危及醫療服務質量,也勢必損害廣大患者和社會公眾的利益,危害司法正義和訴訟法治。”

  中山三院堅持認為自己沒有過錯,不應該承擔責任,而法院判決讓中山三院與其他被告承擔共同連帶的產品損害賠償責任,模糊了各被告依法應承擔的具體責任,這被他們稱為“最壞的結果”。

  受害人究竟該向誰追償?

  一審判決四被告承擔連帶責任,沒有具體規定每個被告人各承擔多少賠償金額。中山三院代理人蔡彥敏在接受采訪時說:“這樣判,在操作上即意味著所有原告可以向任何一個被告主張權利,這根本不可行。一攬子講四個被告應該承擔連帶責任,而沒有具體地講每一個被告應承擔什么樣的責任。這也是一個重大的法律問題的回避和錯誤。判決沒有講清楚每個被告該承擔什么責任,當事人向誰去追償,追償多少,如何保證追償切實實現和到位。”蔡彥敏堅持認為法院應該在判決中適用《藥品管理法》,明確各被告具體承擔的法律責任。

  根據判決,齊二藥廠應該是最終的賠償方,但因齊二藥廠已經倒閉,很多人擔心法院的判決會成為“空頭支票”。但原被告雙方代理人均不認為齊二藥廠已經沒有賠償能力,因為根據《產品質量法》第六十四條:“違反本法規定,應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和繳納罰款、罰金,其財產不足以同時支付時,先承擔民事賠償責任。”“齊二藥”事件發生后,黑龍江藥監局卻對“齊二藥廠”作出了1960萬元的行政罰款,當事人認為這筆罰款應該優先拿出來承擔民事賠償。

  目前,同樣令受害人及其家屬擔憂的是,因為多方當事人對判決不滿,表示要上訴,一審判決可能較難生效執行。受害人有可能要經過二審判決后才有望拿到賠償。

  “齊二藥”案件簡介

  2006年 4月22日、24日 廣東“中山三院”重癥肝炎病人中先后出現2例急性腎功能衰竭癥狀。

  4月29日、30日,出現多例相同癥征病人,緊急組織肝腎疾病專家會診,懷疑可能是 患者新近使用“齊二藥”生產的亮菌甲素注射液引起。

  5月3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接到來自廣東的嚴重藥品不良反應報告,責成黑、粵、陜三省食藥監局(該批產品的銷售地)查封了該批產品。

  5月9日,通過廣東省藥檢所的反復檢驗和驗證,初步查明“齊二藥”生產的亮菌甲素注射液中,含有了該藥中不應該含有的二甘醇。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即向全國發出了對該藥采取緊急控制措施的通知。

  5月12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要求在全國范圍內停止銷售和使用“齊二藥”生產的所有藥品,要求各地藥監部門在本轄區范圍內就地查封、扣押。江蘇省于12日要求緊急封存、停用中國地質礦業總公司泰興化工總廠的丙二醇。

  5月17日,齊齊哈爾市警方透露,“齊二藥”假藥案件已從齊齊哈爾公安機關移交給廣東省公安廳辦理,移交前已有包括法人代表、廠長、副廠長、采購員、化驗員、技術廠長、化驗室主任在內的7名齊齊哈爾假藥事件責任人被警方控制。

  5月20日,黑龍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做出擬吊銷“齊二藥”《藥品生產許可證》的決定,并于當日凌晨將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送達齊齊哈爾第二制藥廠。

  7月起 有受害者以人身損害賠償為由,將中山三院告上法庭索賠。

  2007年 4月12日,天河區檢察院對“齊二藥”總經理尹家德、副總經理朱傳華及郭興平、化驗室主任陳桂芬、采購員鈕忠仁5名被告人以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向天河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5月起,11名受害者以人身損害為由,向中山三院索賠2000多萬元,后又追加了齊二藥公司、金蘅源、省醫保。

  8月8日 齊齊哈爾第二制藥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尹家德,副總經理朱傳華、郭興平,化驗室主任陳桂芬,藥品采購員鈕忠仁被控重大責任事故罪,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過堂受審。

  8月10日,衛生部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中山三院是負責任的醫療機構,不應承擔由不負責任的醫藥企業生產假藥所造成的損害后果。

  8月16日 “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最后一次開庭。

  2008年 1月23日 “齊二藥”事件中索賠額最高的受害者任貞朝未能等到一審判決,遺憾離世。后法院解釋,該案遲遲未判的原因是案情復雜,故申請了6個月的延期。

  3月6日 任貞朝家屬將索賠額從600萬元更改為119萬余元。

  3月29日 天河法院對于該案再次向廣州中院申請3個月延期。

  4月29日 在“齊二藥”事件中被指控刑事犯罪的相關責任人員,在廣州市中院接受一審公開宣判。5名被告因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分別被判處4年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6月26日 “齊二藥”系列賠償案件一審宣判,四被告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共計賠償350萬余元。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齊二藥案11原告獲賠350萬 舉報有功者仍判賠》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