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行業資訊 > 專題 > 商業賄賂與醫療腐敗 > 安徽16家醫院院長落馬 有的醫院塌方式腐敗

安徽16家醫院院長落馬 有的醫院塌方式腐敗

來源:www.cpia.org.cn 作者: 2015-2-9
336*280 ads

摘要: 醫院采購藥品器械要收回扣,醫院建樓也要撈一筆,各種“潛規則”在醫院內部大行其道。2014年,安徽省檢察機關反貪部門共立案偵查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案件108件123人,其中院長16人、副院長6人,個別地市甚至出現絕大部分二甲以上公立醫院都有相關人員被查處的“塌方式”腐敗。多個縣級醫療“龍頭”單位主要負責人被......


醫院采購藥品器械要收回扣,醫院建樓也要撈一筆,各種“潛規則”在醫院內部大行其道。

2014年,安徽省檢察機關反貪部門共立案偵查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案件108件123人,其中院長16人、副院長6人,個別地市甚至出現絕大部分二甲以上公立醫院都有相關人員被查處的“塌方式”腐敗。

多個縣級醫療“龍頭”單位主要負責人被查

據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通報稱,被查處的醫院院長包括阜陽市人民醫院原院長高學中、六安市人民醫院院長朱德昌、蒙城縣中醫院院長丁懷順等16人,多個縣級醫療“龍頭”單位的主要負責人被查。

院長們主要通過三個環節“以權換錢”

——藥品采購環節。藥企為了能讓醫院多采購自己的藥品或維持藥品集中供應的優勢,或在臨床使用數量上壓過對手,就要給予醫院相關負責人及院長回扣。多家院長“欣然笑納”,與藥企或供應商形成高度“默契”。

六安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朱德昌收受賄賂后,直接與藥品配送企業續簽了三年的集中供應協議,確保該家企業“獨霸”該院的藥品供應。阜陽市腫瘤醫院院長劉華頂在擔任副院長兼外科主任期間,有藥企找上門來,要求增大一種名為氟尿嘧啶植入劑的藥物臨床使用量,事后按照每支60元總計支付給劉華頂回扣9萬元。

一名縣級公立醫院臨床醫生告訴記者,醫生都心知肚明,哪種藥是院長或副院長引進來的,“有眼色”的醫生都會多開這些藥。

——醫療器材采購。企業在中標后,要想取得高額利潤,還需醫院優先、長期使用其醫用耗材,常常行賄醫院主要負責人,美其名曰“固定供銷渠道”。如某骨科醫用固定材料供應商在中標后,為了使醫院優先、長期使用其供給的骨科醫用固定材料,鞏固絕對銷售份額,先后多次送給臨泉縣人民醫院骨科主任、副院長郭景理現金總計132萬元、骨科副主任徐汝峰15萬元。

一些大型設備價值高昂,醫院多采用融資租賃的方式。醫藥公司為了順利投放設備,私下與醫院負責人約定利潤分成。上海一家企業中標蒙城中醫院核磁共振設備,企業方與蒙城縣中醫院簽訂融資租賃協議,并與該院院長丁懷順私下約定在租賃期限五年內支付丁懷順不少于20萬元的好處,案發后統計丁懷順收受好處費共計28.5萬元。

——基建工程。與藥品器械上“細水長流”式的收受賄賂相比,院長們在醫院基建工程方面的權力更大,“胃口”也更大。他們手中的權力能夠幫助承建商繞開規范的招標程序,承接造價動輒成百上千萬元的醫院基建工程。

如丁懷順在任蒙城縣中醫院院長期間,向安徽三寶鋼結構有限公司法人宋偉告知蒙城中醫院準備建住院部的信息,后宋偉送給丁懷順10萬元,丁懷順許諾不經招標將蒙城縣中醫院住院部鋼結構工程交給宋偉的安徽三寶鋼結構有限公司承建,并簽訂施工合同。六安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朱德昌也是一次性受賄10萬元,“內定”了某承建商承包醫院外科醫技樓工程,招標環節成為“走形式”。

院長貪腐引發醫院“塌方”

檢察機關辦案人員稱,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涉及的部門多、人員多,單個人員很難完成犯罪。上至局長、院長,下至藥械科長、財務科長、采購員、醫務人員,往往查處一案牽出數案,查獲一人牽出數人甚至數十人,形成窩案串案。院長貪腐,往往意味著這家醫院已經從上到下“爛掉”。

如阜南縣人民醫院原院長劉學武受賄金額巨大,他所管理的醫院不少中層干部和醫生也堂而皇之地收受回扣。據安徽省衛計委監察室通報,該院骨科集體收受醫療器械回扣:該院原黨委委員、骨科主任冷志峰,收受供應商給予的骨科器械回扣款91.07萬元,并將回扣款按一定比例發放給王躍等七名醫生;財務科原科長萬軍,收受骨科器械回扣款7.7萬;器械科原科長唐國鵬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錢款26.48萬元。

據基層醫療機構工作人員反映,醫院院長和主要負責人受賄,直接導致醫院風氣從治病救人變成“向錢看”。醫院其他干部和醫生也往往受風氣影響,甚至有了“法不責眾”的危險觀念,慢慢形成了“收回扣”的慣例,潛規則甚至變成了明規則,部分地區醫療腐敗成風,“塌方式”腐敗也就不足為奇了。

阜陽市人民醫院某科室主任懺悔稱,頭次收回扣時心里也害怕,但看到周圍人和其他醫院醫生也是如此就產生了僥幸心理,認為不可能出事,即使出了事,也是法不責眾。

“大部分醫院都設有內部監督機構,但是形同虛設。”醫療領域的業內人士認為,醫療系統作為特殊行業,其專業性很強,業務也有獨立性。很多院長不僅僅是一個醫院的行政領導,更是該院的業務骨干、醫術權威。如一種醫療器械常用的品牌有幾十種,但是哪種更適合臨床使用,只有權威專家說了算,因此院長這一角色,集權力和技術決定權于一人,監督往往失效。

腐敗侵蝕醫改紅利:“有了醫保,醫生開的藥夠吃半年”

據檢察機關公開資料,16名落馬院長的涉案金額巨大。如六安市人民醫院原院長朱德昌在該院外科醫技樓、綜合門診樓工程及藥品集中采購過程中非法收受相關人員賄賂共計279萬元。朱德昌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阜南縣人民醫院原院長劉學武更是涉嫌受賄上千萬元。而知情人士稱,該院一年的業務純利潤僅兩三億元。

衛生系統紀檢干部告訴記者,近期被查處的院長們受賄金額之所以如此巨大,主要是他們“過手”的資金太多。且缺乏監管。新醫改以來,國家對基層,特別是縣一級公立醫院投入巨大,設備購置、藥品采購與基礎建設投入少則幾十萬元,多則上千萬甚至上億元,加上國家的新農合政策釋放了農民的就醫需求,基層醫院的業務量越來越大,固定資產也增長迅速。基層醫院院長“過手”的資金動輒成百上千萬,一些藥品器械企業和建筑商為牟取巨額利益,行賄尺度越來越大,再加上監管不力,不少院長被行賄者“套牢”。

“國家為新醫改投入巨資為的是惠及百姓,卻養肥了這些貪腐分子。”辦案人員認為,醫療腐敗正在侵蝕著醫改紅利。院長紛紛落馬說明醫療腐敗已經到了相當嚴重的地步,而這些成本都會轉嫁到老百姓身上。雖然表面上藥價降了、醫保報銷比例更高了,但是藥品回扣正在刺激醫生臨床不合理用藥和亂開大處方,大型器材的巨額回扣也讓“過度檢查”頻發。

記者在宿州、阜陽等隨機采訪發現:當地老百姓對于涉案公立醫院醫療衛生服務頗有怨言。“以前沒有醫保,看個小毛病要兩三百塊,現在有了醫保,醫生給你開的藥夠吃半年,動不動就讓你做個CT,沒個一兩千出不了醫院的門,報銷后還得自費好幾百。”一名出租車司機說。

安徽省檢察院反貪局局長陶芳德說,2014年4月起,針對人民群眾“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安徽省檢察機關反貪部門組織開展了查辦醫療衛生領域貪污賄賂犯罪案件專項行動,偵破了一批大案要案。不過,除了檢察機關“風暴式”的打擊,更重要的是,要讓醫院的公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破除由于資源緊缺和壟斷帶來的行業腐敗。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安徽16家醫院院長落馬 有的醫院塌方式腐敗》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