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行業資訊 > 專題 > 欣弗事件 > 誰來主導欣弗事件賠償

誰來主導欣弗事件賠償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佚名 2006-10-17

摘要: 在哈醫大二院最終的死亡鑒定上,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六個字。 8月3日,《黑龍江晨報》刊登了國家藥監局的通知:黑龍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藥品監督部門立即查封上海華源股份有限公司安徽華源生物藥業有限公司生產&lsquo。 當天下午我就拿著剩下的藥去了藥監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


  本報記者 詩淇

  “丙氨酸氨基轉移酶(急)3982.0U/L(參考范圍0.0~40.0),天門冬氨酸氨基轉氨酶(急)8294.0U/L(參考范圍0.0~40.0),堿性磷酸酶(急)249.0U/L(參考范圍35.0~150.0)……”

  這是哈醫大二院臨床檢驗中心于今年7月27日出具的一份檢驗報告。在這份報告里,共檢測了9項指標,就有3項標注“急”;除白蛋白在正常值之內,其余各項均超出正常值,其中最高的一項竟高出正常最高值的207倍之多。

  對于普通人來講,這些看不懂的數字只不過是一份普普通通的醫學檢驗報告,而對于劉勇來講,卻曾經代表著一個活潑可愛的小生命,一個只有6歲半卻可以足慰膝下的女兒。

  一個可愛的小生命就這樣夭折了,而帶來這一切的卻只是那小小的半瓶被稱為“欣弗”的劣質葡萄糖注射液。“給我一個說法”

  “現在孩子已經走了,我只想給孩子討回一個說法。”劉勇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采訪時說。

  “根本死亡原因:呼吸循環衰竭。”在哈醫大二院最終的死亡鑒定上,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六個字。

  8月3日,《黑龍江晨報》刊登了國家藥監局的通知:“黑龍江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地藥品監督部門立即查封上海華源股份有限公司安徽華源生物藥業有限公司生產‘欣弗克林霉素磷酸酯葡萄糖注射液’5個批次藥品,分別是06060801、06062301、06062601、06062602和06041302,這些產品均為2006年6月生產。”

  小思辰用的藥的批號06062602正好在公布之列。得知這個消息的劉勇,立即帶著思辰還沒來得及輸完的“欣弗”,去了藥監局。

  “當天下午我就拿著剩下的藥去了藥監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藥品不良反應監測中心一位人士稱不用鑒定藥品了,這個批號在國家公布之內。”

  拿著這些藥,劉勇不停地向各個部門詢問著。8月中旬,黑龍江藥監局告訴他此事件國家還沒有定性,信訪辦管這個。可是到了信訪辦,卻讓他再去找藥監局。而衛生廳的說法卻是非常的明確,衛生廳做的是把國家的通知公布給相關部門,讓他們去辦。就這樣,一直拖了半個月。

  9月份的時候,各個部門的口氣開始有了變化。

  “我們已經上報到省里了,已經組織相關領導開會,你們再等等,或者你們去信訪辦問問,結果是否出來了。”黑龍江省藥監局的人答復劉勇。

  劉勇打通了省政府一位官員的電話,該官員表示:“藥監局已經報告省長了,已經責令信訪辦、藥監局、衛生廳、公安局等處理了,下周就出結果。”

  但截止到記者發稿日,劉勇仍然沒有得到任何的答復。

  “孩子走了3個月了,這3個月來,我每天都在奔波著,可是沒有人能給我答案。”劉勇說。誰來主導“欣弗”賠償?

  “欣弗”事件已經過去3個月了,但是對于受害者,他們的權利如何得到保障?他們該找誰要回屬于他們的權益?

  “衛生部希望‘欣弗’事件的賠償盡快有個結果,但是目前衛生部能做的就是把患者所有的資料提供給國家藥監局。”衛生部某官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說。

  “關于‘欣弗’事件的賠償問題,應該找衛生部出鑒定,然后走司法程序。”國家藥監局的一位官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關于‘欣弗’的賠償問題,應該是由企業來做的,企業有承諾,他們在新華社發了通稿。”國家藥監局新聞處的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咨詢時也表示。

  據新華社8月12日電,安徽華源生物藥業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對由于使用“欣弗”產生不良反應的患者及其家屬深表歉意,并作出四點承諾:公司將全力配合國家有關部門對此事件的調查;在調查結論的基礎上,公司將對相關責任人進行嚴肅處理;公司將采取更加切實有效的措施,盡快完成規定批次“欣弗”的召回工作;對此次事件造成的不良后果,公司將依據有關部門的醫學鑒定結論,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積極落實善后處理工作。

  “我們找過安徽華源的人,他們廠家聲稱已委托北京中濟律師事務所來做這個事情,但是中濟律師事務所的人稱要等到全國所有患者的資料收集齊全,再做下一步工作。安徽華源的人從來沒有給我們打過電話進行慰問。”劉勇說。

  當記者打通安徽華源總經理辦公室電話時,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你們去找北京中濟律師事務所吧,現在他們全權代理這個事情。”

  “現在正在收集各地的患者資料,需要大量的分析,才能定如何賠償的事情,目前面臨兩個技術性問題,一個是結論的因果關系問題,另外一個是藥品批次的問題。這些都需要鑒定,但是目前患者舉證,誰來出這個鑒定?誰來管?無法可依,因為目前的法律條文中只有一個緊急預案中出現過讓醫學、藥學專家臨時組成一個組來鑒定。”中濟律師事務所一位律師告訴記者。

  如何拿出證據來?不僅僅是律師頭疼的問題,更頭疼的是受害者的家屬。

  黑龍江省藥監局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關于賠償的問題,是患者與企業的事情,患者應該去法院起訴,法院責成相關部門組織專家進行司法鑒定,來裁決。只能通過法院。現在關于黑龍江發生的‘欣弗’事件,群眾還沒有起訴,所以還沒有進展。”法律的疑惑

  “齊二藥”與“欣弗”事件發生有一段時間了,但兩起公共衛生事件的處理尚無全面結果,尤其是受害人的賠償問題。面對此類群發性藥害事件,我們的處理機制是否真的有效?是否真的能及時合理公正地給社會及受害人一個說法?

  “齊二藥在廣東省的患者賠償方案正在落實中,11個人的集體死亡是一件壞事,但是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處理賠償的時候也是一件好事。由于這種集中,廣東省政府統一組織當地藥監局和衛生廳,完成了對病人的搶救;對死亡與假藥之間的因果關系,從醫院、省級及衛生部等三級部門作出了死亡相關原因鑒定,目前,廣東省齊二藥的受害者的賠償方案正在落實中。”廣東博浩律師事務所陳北元律師說。

  在說及懲罰性賠償時,陳北元律師對記者說:“在齊二藥事件發生后,我和其他4名律師聯名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了《關于修改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49條的修法公民建議書,建議確立和擴大懲罰性賠償法律制度對齊二藥和‘欣弗’事件這樣嚴重危害公共衛生安全的假劣藥生產者實施懲罰性賠償,以達到遏止和威懾假劣藥生產者,實現社會公平與正義,保護消費者生命健康權等基本人權的目的。對于這一修法建議國內有許多法學專家表示贊同。著名法學家江平先生在不同場合均表示贊同實施懲罰性賠償的意見。我們期待首先在消費者權益保護領域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

  但齊二藥事件其他受害者,遠沒有在廣東的這樣幸運。這些散在全國各地的受害人的維權賠償至今仍未有保障。

  “不是我們不做鑒定,關鍵是沒有法律依據,不屬于醫療事故,到底誰出這個鑒定。”青海省衛生廳醫政處處長陳衛國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我們已經電話請示了衛生部,根據衛生部的電話記錄,要求當地藥檢部門依據廣東省檢驗齊二藥的標準進行鑒定,可邀請廣東的相關專家。”

  陳北元律師也表示:“齊二藥事件青海、江西、江蘇、安徽、黑龍江、湖南等地的受害人反映,當地藥監及衛生部門表示本地不具備鑒定技術條件。但按《藥品監督管理法》,對“藥害”事件,當地的藥監部門必須將有關病例及時上報國家監藥局,或由藥監局統一組織進行死亡相關原因鑒定,進而組織善后賠償事宜。目前,廣東省齊二藥的受害者的賠償方案正在落實中。”

  而注射“欣弗”死亡的有11人:黑龍江、陜西、湖南各2人,內蒙古、遼寧、河北、湖北、四川各1人。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誰來主導欣弗事件賠償》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