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健康生活 > 養生保健 > 藥膳食療 > 藥茶 > 八寶茶七寶

八寶茶七寶

來源:中國藥材GAP網作者:秦燕春 作者: 2009-10-16
336*280 ads

摘要: 我入得其內,點了一杯食單上特別推薦的“江南八寶茶”。抿了一小口,果然很不錯,就順便問送茶的小伙子:“你們這江南八寶茶是哪‘八寶’啊。”不想有些靦腆的小伙子臉上竟有些淡淡的紅,吃吃地說:“嗯……如今……只說得出七寶了呢。”八寶茶只剩“七寶”,其中一味配料已消失于人世與天地了。...


       距蘇州昆曲、評彈博物館不遠的平江路上,有家“品芳齋”茶室。我入得其內,點了一杯食單上特別推薦的“江南八寶茶”。抿了一小口,果然很不錯,就順便問送茶的小伙子:“你們這江南八寶茶是哪‘八寶’啊?”不想有些靦腆的小伙子臉上竟有些淡淡的紅,吃吃地說:“嗯……如今……只說得出七寶了呢。”八寶茶只剩“七寶”,其中一味配料已消失于人世與天地了。這并不出乎我的意料。
   
  曾有一次,替一位喜歡藥學的潮汕朋友購買一本《嶺南本草古籍三種》,當時笑稱主要目的是供他有一天選擇歸隱之后,仰觀天文、俯察地理、摩崖刻字、斗酒烹茶之余,可用之佐證家鄉草木今日較之古代已經滅絕了多少。
   
  這書中三種古籍,《南方草木狀》問世于公元304年,作者嵇含是西晉時人,曾任振武將軍與襄陽太守。《生草藥性備要》就命名本身而言已經專業得多,是中醫本草之類了,作者何克諫生于崇禎王朝,長于明清亂世。此書比《南方草木狀》晚出一千多年,1717年刊行,行腔步韻很像那個作者與時代曖昧難明的《神農本草經》。至于《本草求原》,則更退而次之,乃是晚清的產物,道光二十八年(1848)出版,反李時珍《本草綱目》而行,卻處處見到它的影響與痕跡。
   
  魏晉時期是中國歷史上好奇作怪的風流時代,談玄、吃藥、服毒、煉丹……然而似乎因此也更貼近了那份“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瑰麗迷人。于是將軍嵇含談起南方炎夏之地的草木果竹,倒仿佛在說道自己的左鄰右舍,在在都是人情里面才有的物理。這種迥異于一般《本草》系列書里“君臣佐使、四氣五味”的秩序莊嚴,仿佛已經透露了魏晉游走于“名教”與“自然”之間的特殊張力——《南方草木狀》的直接師承其實更像《山海經》。值得特別說明的是,這個嵇含就是嵇康之孫。而《抱樸子》的作者葛洪,這位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博物學家和煉金術士”(李約瑟語),當嵇含擔任廣州刺史時,曾在其麾下當差。不過,魏晉無疑又是“悲苦”的,所謂“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比如這位將軍嵇含,也和他的祖父類似,在任上糊里糊涂就被亂世群氓殺掉了。葛洪也是從那開始有了出世脫俗、修性求仙的心,無法自主的時代就這樣反而更加激發了人類“自我作主”的欲望與勇氣。魏晉時人對生命的熱烈與執著,也是歷史上少有的吧。這點氣質也見證在他們看待花草的態度里。
   
  于是《草木狀》里會說,產自南海的鶴草又名“媚草”,據說是因為草上生有一種蟲,“老蛻為蝶,赤黃色。女子藏之,能致其夫憐愛”;水蔥之花有紅、黃、紫三色,婦人懷妊而佩其花者生男“極有驗”,然交(趾)、廣(東)之地“其土多男,不厭女子”,故而這花居然并不甚受歡迎!這是何等動人的生活場景。采花草而得黃蝶的女子或者已經粉紅了嬌美的面頰與纖腰,情懷已經從鄉野高曠旖旎到良宵深處;另外一種花呢?它明明可以決定孩子未來的性別,然偏偏這是一片女孩更得寵的幽默的土地,因此它的“特異功能”反顯得有點生不逢地的狼狽……這樣一種自然與人之間相親相愛交互影響,首先要一份無邪的信賴,像面對最忠實的好朋友一樣,徹底把自己交出去。能這樣放心,也便是安穩了。
   
  “大如寒瓜、味似胡桃、漿能醉人”的椰子,論及起源本來有著性命交關的血淋淋的傳說,但在作者筆下,反而顯得頗為憨態可掬:
   
  昔林邑王與越王有故怨,遣俠客刺得其首,懸之于樹,俄化為椰子。林邑王憤之,命剖以為飲器(南人至今效之)。當刺時,越王大醉,故其漿猶如酒云。
   
  不知為何這讀起來很像一場發生在兒童之間的斗法,寶里寶氣的,誰也未能奈何得誰似的。若一條暴虐無常的性命就此化為亙古恩養后人的佳果美味,誰說不是更大一種福澤與幸運呢。
   
  南土最常見的榕樹,這位將軍寫來就好像在談論一個無可奈何的自家不肖子弟,“樹干拳曲,是不可以為器也;其本棱理而深,是不可以為材也;燒之無焰,是不可以為薪也”,就算因為“枝條既繁,葉又茂密,藤梢入地,便生枝節”而“橫枝及鄰樹便即連理”,居然也不被看好:“南人以為常,不謂之瑞木。”可以說事事不出息了吧。然而果有慧眼,則缺陷中照樣有能干,“以其無材,故能久而無傷;其蔭十畝,故人以為息焉”。顯然這已經是《莊子·逍遙游》中“善用其大”的思路了。
   
  同樣的觀物問心,還有桂樹的高潔自負,“生必以高山之巔,冬夏常青,其類自為林,間無雜樹”;還有水松的“擇人而事”,南海盛產眾香而此木“不大香”,故此“南人不服”,然“嶺北人”卻極愛此木,竟至于水松“其香殊勝在南方時”,于是作者忍不住代樹浩嘆:
   
  植物無情者也,不香于彼而香于此,豈屈于不知己而伸于知己者歟?物理之難窮如此。
   
  類似的故事,不是不可以給出其他解釋,尤其在“科學思想”發達的今日。然而,許多時候,需要仔細聆聽這些來自中古以前的聲音,仿佛能從中學會一種更有溫度與德性的生活。有了這樣的生活才有了這樣的植物,這樣的牡荊:
   
  月暈時刻之,與病人身齊等,置床下,雖危困亦愈。
   
  這樹很像在“代人受過”、以命換命——或許,這也就是真的,如果真的“萬物有靈”。生命彼此因此而顯得富有敬意與擔當。
   
  一千年,對于植物是個什么概念呢?一年生的草本植物,春天不記得冬天,它們只記得自己曾經留下孩子,卻來不及看見自己孩子的容顏,或者,這是對時間更有力的對抗。而傳說中“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一成熟”那些老壽星樹呢?則一千年還不足一回青春的青澀。一千歲大的植物有可能自己還是個毛發蓬蓬的孩子。
   
  但一千年之后的《生草藥性》中,人卻顯得緊張、小氣了,乃至衰老、僵硬了,多了機心與算計,少了信任與開放。抑或,這也是晚明戾氣浮動之后的預后不良?
   
  “補血行氣,壯精益腎”的七葉一枝花“乃藥中之王也”,“性平微寒,生肌去腐”的九里明“為瘡藥之綱領也”……一千年之后的《生草藥性》觸目都是物之為“用”。饒是烏桕還具有“還魂”之猛效,能治“跌打已死”,號稱“藥之首”,卻依然讓人放心不下,所謂“氣虛人不可服”。那個曾經跟人類親親熱熱的“體”到哪里去了呢?
   
  于是很想告訴那對藥學知識頗有天賦與愛好的潮汕朋友,無論嶺南漫山遍野的草木品類,今天較之古代業已泯滅多少,且讓我們一起先來保持住人類自身這份曾經愛物如己的體貼心緒吧。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八寶茶七寶》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