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藥品天地 > 藥界風云 > 數據與行業分析 > 近一年來,制藥公司產品銷售評級上升和下降的五大產品

近一年來,制藥公司產品銷售評級上升和下降的五大產品

來源:新康界 作者:邵建國 2015-6-10

摘要: 曾幾何時,吉利德科學公司的丙肝治療藥物業務儼然已經成為生物技術領域熱潮跳動強有力的心臟,但是在過去的12個月來,這一心臟跳動的速度有所減弱,以至于分析師們將吉利德公司已上市產品的2018年的銷售額預測縮減了20。7億美元,從而調整至不斷變化的競爭前景。從獲勝的一方面來說,艾伯維用于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


曾幾何時,吉利德科學公司的丙肝治療藥物業務儼然已經成為生物技術領域熱潮跳動強有力的心臟,但是在過去的12個月來,這一心臟跳動的速度有所減弱,以至于分析師們將吉利德公司已上市產品的2018年的銷售額預測縮減了20.7億美元,從而調整至不斷變化的競爭前景。

從獲勝的一方面來說,艾伯維用于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巨獸修美樂 (阿達木單抗、Humira)獲得了讓人驚訝的評級提升,對其2018年的銷售額的預測增加了18億美元。與此同時,評級獲得提高的還有輝瑞的抗腫瘤藥物Palbociclib (Ibrance)和百時美施貴寶的抗腫瘤藥物Nivolumab (Opdivo),從而顯示了買方市場對于抗腫瘤藥物的熱情還未等到滿足。

生物仿制藥來襲

分析師們看起來已經可以確信艾伯維能不斷提升修美樂 (阿達木單抗)的銷售額,盡管該藥物面臨專利懸崖的挑戰,但是他們也可能是低估了生物仿制藥所帶來的威脅。分析師們即使在該藥物將于2016年12月專利期滿的情況下,仍然給出了2018年銷售額上調18.1億美元的預測,達到156億美元。

與此相似,百時美施貴寶的腫瘤免疫治療藥物Nivolumab (Opdivo)將可能面臨重新評級,在此次美國臨床腫瘤學會年會上公布的數據低于預期,這可能會削弱此前分析師們積極地預測。在肺癌患者中開展的臨床試驗Checkmate 057顯示,Opdivo僅對程序性死亡受體-配體陽性的患者有效,這一消息公布后,使得百時美施貴寶股票下滑6.5%,76億市值灰飛煙滅。在此數據公布之前,Opdivo被視作位居評級提高藥物中的第二位藥物,2018年的銷售額預測上升了14億美元,但是此次數據公布后帶來的影響還有待觀察。

拜耳在抗凝血藥物拜瑞妥(利伐沙班)市場擴張上所付出的努力看起來得到了回報。拜耳獲得了這只藥物在美國之外的權利,并且已經在開展Xarelto多個新適應癥的臨床試驗,一旦獲得成功,每個適應癥將增加6-10億美元的銷售收入,據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師預測。地區性的擴張是促成該藥物評級上升的另一個因素。今年5月,拜瑞妥(利伐沙班)的三個新適應癥已經在中國獲得批準,同時拜耳今年正在等待日本對于肺栓塞、深靜脈血栓和靜脈血栓栓塞等三個適應癥的批準意見。

輝瑞的Palbociclib (Ibrance)在今年2月份上市后,評級在短期就獲得了提升,主要是其初始銷售數據讓人印象深刻,且在Paloma-3臨床試驗達到了主要終點獲準提前終止,與氟維司群加安慰劑相比,Ibrance加氟維司群的組合用于激素受體陽性(HR+)、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 2 陰性(HER2-)轉移性乳腺癌進展或內分泌治療后的婦女患者表現出無進展生存期(PFS)的提高。

臨床遭挫、價格戰和創新

正如此前預測的一樣,羅氏的乳腺癌治療藥物Kadcyla(ado-曲妥珠單抗emtansine)再次成為了一個大輸家,隨著該藥物繼續遭受Marianne臨床試驗消極結果的折磨。該項研究于去年12月公布,并已經終止了該藥物成為轉移性乳腺癌一線治療藥物,2018年在乳腺癌銷售額達16億美元的希望,據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師們。因此,最新17億美元的評級下降沒有任何懸念,但是這對該藥物是一個重大的打擊,畢竟此前對該藥物2018年的銷售預測為35億美元。

創新和價格戰,成為評級下降列表中其他藥物發生巨變的兩大要因。賽諾菲的糖尿病治療藥物來得時(甘精胰島素、Lantus)努力眾所周知,雖然賽諾菲已經成功的抵御住了禮來來得時仿制藥Basaglar的侵襲,直到2016年年中。但是該公司去年的漲價舉措失算,從而將市場份額讓給了諾和諾德。

葛蘭素史克的呼吸系統用藥業務境況與此相似,新上市的產品蕪地溴銨、維蘭特羅復方制劑 (Anoro Ellipta)2018年的銷售額被削減至9億美元。與此同時,葛蘭素史克這一新的用于治療慢性阻塞性肺病的復方制劑,并已經在美國市場陷入了與其丙酸氟替卡松和沙美特羅復方吸入劑(舒利迭、Advair)和氟替卡松和維蘭特羅復方制劑(Breo Ellipta)的激烈的價格戰。

與此同時,考慮到吉利德科學在幫助創建生物技術熱潮中所發揮的作用,因此對其已上市的索非布韋業務的銷售預期削減20億美元不得不說是一個令人值得警覺的報警,該業務包含索非布韋(Sovaldi)及其與ledipasvir組成的復方制劑(Harvoni)。多種因素促成了這種變化,其中自從Sovaldi上市后,就面臨著降價的壓力;與此同時還面臨著默克處于III期臨床試驗階段的grazoprevir、elbasvir復方制劑的競爭。

Sovaldi及Harvoni的銷售額將有可能的與吉利德科學的三聯復方制劑自相殘殺,后者將于2018年上市。這對于吉利德科學來說是一個不利的消息。

福泰制藥的囊性纖維化治療藥物Kalydeco(Ivacaftor)也面臨同樣的困境。對該藥物2018年的銷售額預測顯著下降,為9.2億美元,但是其下一代產品Orkambi卻獲得了30億美元的評級提升,該藥物由Ivacaftor和其下一代藥物lumacaftor所組成。

對于此次發布的評級報告,福泰制藥和吉利德科學認為評級下調并不完全是壞消息。而無獨有偶的是,艾伯維和百時美施貴寶也表示,評級提升對于賣方來說不一定是一個好消息,有可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近一年來,制藥公司產品銷售評級上升和下降的五大產品》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