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輝瑞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輝瑞與上藥集團合作首次在華進行藥品委托加工

         近日,輝瑞公司開始在中國進行委托加工合作——與上海醫藥集團簽署了藥品委托加工(OEM)合同,這是輝瑞公司在中國的第一個合同加工項目。       據悉,輝瑞此次OEM將首先從激素產品開始,一年的加工量約為1億元,采購合同的期限為10年。未來雙方合作的項目還將延伸到抗生素、原料藥和制劑等領域。   (轉載自《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
日期:2006年9月8日 - 來自[企業觀察]欄目

輝瑞與上藥合作首次在華進行藥品委托加工

  據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訊 近日,輝瑞公司開始在中國進行委托加工合作——與上海醫藥集團簽署了藥品委托加工(OEM)合同,這是輝瑞公司在中國的第一個合同加工項目。

  據悉,輝瑞此次OEM將首先從激素產品開始,一年的加工量約為1億元,采購合同的期限為10年。未來雙方合作的項目還將延伸到抗生素、原料藥和制劑等領域。

日期:2006年9月8日 - 來自[企業觀察]欄目

輝瑞需要更多的新藥

    可吸入式胰島素投入市場       輝瑞日前將Exubera(可吸入式胰島素)投入市場,為了保持高速增長,輝瑞仍需大量的新藥上市。       據CNN消息,今年7月17日全球最大的制藥公司輝瑞正式向市場投入了一個“重磅炸彈”級新藥Exubera,是一種可吸入式胰島素。據專家估計該藥每年銷售額可以達10億美元。但市場人士認為該藥的上市遠遠不能使公司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的勢頭,公司仍需做大量的工作。       迄今為止,和去年同期相比公司的股價下降了4%,市場分析師預計第二季度公司的銷售額僅增長2%,利潤增長4%。現在輝瑞處于一個增長的低谷期,盡管輝瑞聲稱今年為調整年,但分析師仍難以樂觀,普遍認為如將公司帶入高速增長軌道,仍需大量的“重磅炸彈”級新藥不斷上市。       公司面臨的最大挑戰來自于普藥的競爭,許多大型醫藥公司目前都面臨這個問題。6月30日,輝瑞的抗抑郁王牌藥物“佐洛復”專利到期,該藥2005年的全球市場銷售額為33億美元。輝瑞接連還將失去兩個王牌藥物的專利保護,高血壓藥物絡活喜(Norvasc)和過敏治療藥物仙特明(Zyrtec),2005年,兩個藥品全球的銷售額分別為47億美元和13億美元。       由于這些藥物專利到期,輝瑞至少將損失40億美元收入,但這還不是全部,問題是輝瑞用什么“重磅炸彈”式新藥來彌補專利到期的損失。Exubera在2006年上市的第一年銷售額預計在9000萬美元,而專家估計達到巔峰時,該藥的銷售額約在20億美元。當然輝瑞還有其他藥品來維持市場份額,如抗癌新藥Sutent,預計銷售額可以達到10億美元,疼痛治療藥物Lyrica銷售額可以達到9000萬美元。       立普妥可能有反彈增長       對輝瑞來說最好的消息來自于連續增長的專利藥物立普妥(Lipitor),該藥至少還有5到6年的專利保護期,目前是全球銷售最好的藥物,2005年銷售額達到122億美元。市場分析人士認為該藥今年仍可能有4%的增長,盡管處方量下降了2%,但藥品的單價上浮了不少。也有相關人士認為隨著2006年初新的治療方案出臺、用量的增加,立普妥有可能繼續在高血脂治療市場有反彈式增長。       部分市場分析人士也認為,該藥的銷售將不得不面臨成為普藥的辛伐他汀(Zocor)的競爭,Zocor是默克公司的“重磅炸彈”產品,在失去專利保護前銷售達到44億美元,其專利今年6月到期。       輝瑞堅持認為立普妥與辛伐他汀有很大不同,從競爭方面的考慮,輝瑞正在組合立普妥和Torcetrapib,兩藥物聯用既可以降低低密度膽固醇,也可以升高高密度膽固醇,據市場人士分析,如該方案獲得FDA批準,可以提高輝瑞80億的銷售額。       輝瑞仍在尋找新的產品。輝瑞擁有很好的現金流用于收購,可以從生物公司收購產品,或直接收購小的公司。和其他大型制藥公司一樣,輝瑞習慣自己研發產品,但是時代在變化,大公司擁有大量資金,而小生物技術公司可能擁有很好的潛在產品。確實,輝瑞的管理層也證實,通過外部產品的補充將使公司的銷售額提高30%。       無論如何,輝瑞都將會竭盡全力補充自己的產品線。(洛頻 編譯)   (轉載自《中國醫藥報》)
日期:2006年9月6日 - 來自[環球]欄目

立普妥:高處不勝寒

輝瑞前任首席執行官馬金龍的最大功績就是造就了一個制藥產業的奇跡——全球第一個年銷售額過百億美元處方藥產品立普妥。然而,隨著立普妥昔日競爭產品舒降之專利的到期,舒降之仿制產品令立普妥市場銷售額上升空間變得越來越稀薄。雖然輝瑞仍在繼續鼓吹立普妥的市場奇跡,但不少分析家已開始質疑這個產品能否達到今年130億美元的銷售目標。

日期:2006年9月6日 - 來自[環球]欄目

輝瑞聯手上藥集團進行OEM 降低成本緩解壓力

輝瑞此次OEM將首先從激素產品開始,一年的加工量約為1億元,采購合同的期限為10年。而未來,雙方合作的項目還將延伸到抗生素、原料藥和制劑等領域。 

于今年年初宣布“節流”計劃的世界制藥老大--輝瑞制藥日前已找到了降低成本的一大好方法。《第一財經日報》從上海醫藥(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上藥集團”)方面獲悉,輝瑞已于上月與上藥集團簽署了藥品委托加工(OEM)合同,而這也是輝瑞在中國的第一個合同加工項目。

上藥集團一位高層告訴記者,輝瑞此次OEM將首先從激素產品開始,一年的加工量約為1億元,采購合同的期限為10年。而未來,雙方合作的項目還將延伸到抗生素、原料藥和制劑等領域。

而此次OEM后,輝瑞方面將停止原先激素產品的供應商,同時向上藥集團方面提供全套的生產技術。

由于受到全球專利藥品過期高峰等方面的壓力,輝瑞于年初做出了降低成本的決定,并預計到2008年其將削減40億美元的年支出。其中一項措施就是借助調整供應商的方式,來降低采購成本。而這也成了輝瑞此次與上藥方面合作的主要原因。

對于上藥集團來說,其也一直希望能夠通過與國際大公司合作,來提高自己在制藥等方面的技術水平。因此,從2004年開始,雙方就合作進行過多次的互訪和洽談。   

日期:2006年9月3日 - 來自[環球]欄目

美聯邦法院裁定輝瑞對氨氯地平的工藝專利未侵權

輝瑞公司周四稱,維吉尼亞聯邦法院已裁定該公司未對Synthon IP公司在美國擁有的氨氯地平(amoldipine)工藝專利造成侵權。氨氯地平是輝瑞的降壓藥Norvasc的活性成分。

據悉,法院同時裁定Synthon的專利在多方面都是無效的。Synthon IP是荷蘭公司Synthon BV的美國分部,2005年11月,該公司訴稱輝瑞侵犯了其2003在美國申請的一項專利,該專利涵蓋了輝瑞擁有的氨氯地平的生產工藝專利。這一工藝輝瑞不僅已經公開,而且已經使用了15年。

日期:2006年9月3日 - 來自[環球]欄目

律師崛起與老大的危機

肯德勒被任命為輝瑞第一把手多少有點出乎意料——此人僅在4年前才以首席法律顧問的身份加入這個全球第一大藥企而且之前毫無制藥行業的工作經驗——但也在情理之中。多年來,制藥巨頭的首席執行官多半由醫生、科學家或市場營銷專家出任,企業的股東也在如何開發新產品或者如何開拓新市場等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對這些首席執行官寄予了厚望。毫無疑問,在肯德勒出任輝瑞首席執行官之后他也將對企業的研發和市場戰略承擔責任,不過律師出身的肯德勒將更善于去處理那些復雜的、更無頭緒的難題。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后一段時間內相當多制藥巨頭的工作重心之一將是曠日持久的專利保衛戰、藥害訴訟糾紛以及接受各聯邦行政機構的調查詢問。作為排行第一的輝瑞也不能置身事外。由此,制藥巨頭們必須選擇那些思維全面、行事謹慎以及有能力應付重大挑戰的專家作為企業領導人。從這個標準來衡量,肯德勒就成為了一個最佳人選,也是制藥界企業領導變化的一個新的象征。

分析輝瑞的現狀就可清晰得知“老大”急需一名領袖來解決各種各樣復雜問題的原因。公司曾經最輝煌的產品線呈現出明顯的市場疲態,而研發線上的后續產品卻不能勝任股東們的期待。當年銷售額達百億美元的全球最暢銷產品立普妥頻頻遭到仿制藥企業的專利訴訟挑戰,當另一個產品西樂葆也因為不當的市場營銷策劃引來了麻煩之時,當最近立普妥因高層隱瞞了致命性的不良反應而在紐約遭到19名病人起訴時,是時候輪到法務部在董事會面前頻頻亮相了。

由此,即便一些反對者指出肯德勒所有市場營銷經驗只有麥當勞快餐店和在小小波士頓地區的經營,但輝瑞董事會堅持認為當整個制藥產業的外部環境發生重大變化的時候,如何理順企業與醫生病人的關系才是至關重要的,肯德勒,正是一名優秀的戰略性思考者。

隨著今年7月美國制藥企業財務報表的陸續公開,人們發現,大多數企業銷售利潤都高于預測。鑒于今年最新實施的美國醫保用藥新制度是導致本次制藥企業利潤大幅升高的主要原因,美國國會中的部分民主黨議員認定制藥企業在醫保用藥的定價問題上擁有了過多的控制權,并要求推翻和重新制訂美國的醫保用藥制度,其中加大美國醫保行政管理機構的藥價談判權力更是改革中的重中之重。

就在藥企的利潤越來越受到華盛頓的影響之時,肯德勒作為輝瑞新任首席執行官的意義就變得格外引人注目。肯德勒早年曾在華盛頓從事律師工作,并在美國最高法院擔任法官的助理性工作。從這個意義上來看,肯德勒將是一個政府性事務的工作好手。

無論如何,外界對于本次任命的評價是“匆忙而帶有一絲輕率的色彩”。肯德勒的前任馬金龍是個富有爭議性的商界領袖,在他的積極努力下輝瑞通過合并華納蘭勃特與法瑪西亞牢牢地占據了全球制藥產業內的頭把交椅。馬金龍被公認為一個財務好手,其造就一個制藥帝國的業績也被整個醫藥行業所公認。然而,如今輝瑞所面臨的內憂外困也令馬金龍招致了股東的不滿,而且馬金龍最終也因為拙于處理同事和投資者關系而最終以一個“帶刺的老板”的形象留存于世。而肯德勒的粉墨登場必定為整個輝瑞帶來一個完全不同的新領袖形象。

上月底,肯德勒對全體輝瑞員工發表了一份公開信。在這封題為“我們正在從一個強者的位置上向前進”的信中,肯德勒承認了當前整個行業環境的快速變化,并希望與公司所有員工通過開發性的交流共同面對挑戰并最終取得勝利。

日期:2006年9月3日 - 來自[環球]欄目

別了,馬金龍

是他,為輝瑞開創了一個時代,卻最終失去了對其的駕馭力。

輝瑞前首席執行官漢克•馬金龍曾經策劃推動了兩起制藥界舉世矚目的并購案,輝瑞由此成為了全球制藥產業的領頭羊。然而差強人意的公司股價、青黃不接的新產品線以及突如其來的退休新聞令馬金龍的傳奇故事一下子變得黯淡無光。

在新聞界與證券分析業看來,馬金龍似乎是一個傲慢和自以為是的領導者。雖然此人在輝瑞的兩次收購中居功至偉,但當整個公司的高級管理層的收入和權力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之時,他們開始脫離實際繼而給人以天馬行空之感。

馬金龍在輝瑞的經歷始于1971年,當時他在東京為輝瑞工作。隨后,他一路平步青云,從亞洲地區總裁、首席運營官、首席財務官的崗位上一步步最終于1999年成為公司總裁。一年后,輝瑞以1140億美元的天價兼并了華納蘭勃特并因此第一次登上了全球最大制藥企業的寶座。在兼并華納蘭勃特的過程中,輝瑞把資本運作所帶來的益處發揮到了極致——公司的運營成本得以縮減,更重要的是獲得了一個日后銷售額突破百億美元的王牌產品立普妥,輝瑞因此成為了整個制藥界的驕傲和華爾街的追捧對象。2001年,馬金龍因其工作中的出色成就出任輝瑞首席執行官一職。

從收購華納蘭勃特嘗到甜頭的輝瑞自然無法停止并購的步伐,同在全球前十強制藥企業名單的法瑪西亞很快進入了馬金龍的視線。2002年,當輝瑞以600億美元的代價成功收購法瑪西亞之后,整個公司的銷售額膨脹至450億美元,其年均研發預算也高達70億美元之多。

當輝瑞從華納蘭勃特獲得了創紀錄的百億美元銷售額產品立普妥之后,法瑪西亞大出風頭的以西樂葆為主的COX-2抑制劑系列產品同樣承載著輝瑞的期待。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004年COX-2抑制劑最終被科學研究證實存在重大的心血管系統不良反應隱患,西樂葆誘人的市場前景從此變成一個美麗的泡沫。

更為嚴重的是,自打兼并法瑪西亞之后,輝瑞每年令人咋舌的70億美元研發預算并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當研發線無法及時為公司輸送優質的新產品時,輝瑞表現得如同一個老態龍鐘的巨人,在股價一路下跌的無奈聲中,馬金龍被迫于去年宣布了從財務上下功夫的成本縮減計劃。

然而,即使是輝瑞利潤開始縮水,股價表現也顯得乏力之時,剛愎自用的馬金龍還對那些善于批評的記者與分析家進行了猛烈的反擊,認為他們不該質疑步履蹣跚的輝瑞戰艦是否有足夠的動力重回快速發展的軌跡。當去年10月輝瑞公布的2005年第三季度財務報表顯示公司利潤大幅滑坡52%之時,馬金龍在華爾街的聲望也跌至他職業生涯中的最低點。

的確,自2005年以來輝瑞一直厄運連連,整個公司的最高管理層也表現得束手無策。希舒美、左洛復、絡活喜等一個個暢銷產品因為專利到期而開始日薄西山。

即便如此,倔強的馬金龍依然不愿意認輸。去年11月,他向新聞界表示他個人不應該對輝瑞目前每況愈下的業績負責,他十分希望將一個比他上任之初更完美的輝瑞移交給他的繼任者,并且在他的退休初期仍將為公司出謀劃策以幫助度過眼下的困境。

無論如何,馬金龍的表態只能是個美好的愿望,因為不滿的投資者已經等不到這一天。要求輝瑞更換主帥的呼聲隨著日漸低落的公司股價而日益高漲。馬金龍對股東及行業分析家傲慢的態度,加上他本人缺乏在逆境中振臂一呼的號召力注定了他的下課在所難免。  

日期:2006年9月3日 - 來自[環球]欄目
共 127 頁,當前第 106 頁 9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