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重組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天目藥業重組生變,青春寶尋找一線機會

青春寶集團借收購天目藥業上市的計劃落空了。記者日前從天目藥業一位負責人處獲悉,天目藥業的重組已經最終確定了4家企業,此前呼聲頗高的青春寶集團黯然出局。 
     
    據了解,這4家企業分別為浙江萬馬集團、中天建筑集團、奧的斯電梯以及一家上海的房地產企業。 
     
    青春寶心動天目  
     
    天目藥業是杭州臨安的上市公司。旗下的拳頭產品包括珍珠明目液和復方鮮竹瀝液。從2004年半年報看,這兩個拳頭產品的毛利率高達85.92%和57.05%,但公司的業績一直不好,其中大股東占用資金是重要原因。  
     
    公開資料顯示,杭州天目永安集團持有天目藥業30.16%的國有法人股而成為第一大股東,幾年來卻占用上市公司的各項欠款竟然高達1.13億元,這嚴重阻礙了上市公司的發展。  
     
    2003年9月,中國證監會發布通知,明令大股東占用資金每個會計年度至少下降30%,并且不允許控股公司以資抵債。去年9月,天目永安集團無奈決定出售股權償還欠款。 
     
    “天目藥業在醫藥資源上有優勢,而且有作為殼公司的資源。”知情人士透露,另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是:天目藥業有一塊幾十畝的廠區地皮——在房價已經很高的杭州市,眼下此地皮已經漲到了200萬元/畝,而天目藥業最初是以8萬元/畝買進的。 
     
    “而且據說臨安市政府開的重組條件之一就是另劃一塊地給合作方,作為優惠條件。”一位接近收購方的人士透露,這也是導致天目藥業被頻頻“拋繡球”的重要原因。 
     
    可以說,從一開始天目藥業的重組就贏得了眾多企業的關注,而其中最先進入媒體視線的就是浙江萬馬集團和中國青春寶集團。 
     
    青春寶集團是我國中藥行業規模最大、經濟效益最好的現代化企業集團之一,依照集團董事長馮根生的理念:“沒有什么好的項目,就不要到股市圈錢。”因此,青春寶在資本市場一直沒有顯山露水。 
     
    但天目藥業這個項目卻讓青春寶動了心。去年下半年,集團負責人一直在跟永安集團和臨安市政府溝通,借殼上市之心迫切。 
     
    萬馬勝券在握 
     
    在此次收購過程中,青春寶遇到了另一個強勁對手萬馬集團。 
     
    萬馬集團發跡于臨安,目前總部已遷至杭州,但許多業務仍舊在臨安。該集團此前一直在搞產業,未曾進入資本市場。此次收購,集團專門成立了負責上市的戰略發展部。 
     
    業內人士透露,對臨安市政府來說,仍然希望天目藥業重組后仍然“嫁”在臨安。由此看來,萬馬集團勝算較大。而為何萬馬集團遲遲沒有動手將天目藥業拿下?知情人士告訴記者,主要是因為天目藥業這個殼公司要價太高,“比凈資產要高出將近一倍。” 
     
    從幾家企業的主業來看,青春寶顯然和天目藥業更為“般配”,但又為何出局?這令人百思不解。 
     
    然而,事情似乎還有轉機。知情人士告訴記者,青春寶有可能通過和奧的斯電梯合股收購的方式介入天目藥業重組,而青春寶投資部相關人士也證實了此事。而天目藥業的負責人則稱“還沒有最后定下來。” 
     
要聞版     
     0@     
     
    醫藥經濟報2005年 第63期  
     
     
     
   
 
日期:2005年7月18日 - 來自[要聞]欄目

新哈藥:王者歸來?

這一改竟遲到了四年!2000年,雄踞國內制藥行業老大位置的哈藥居安思危,拉開了重組改制的帷幕,四年里卻過盡千帆皆不是。直到2004歲末,在國內的并購重組之風愈演愈烈的時候,才以中信、華平、辰能3家投資方以現金20.35億元實現增資擴股,至此,上演了四年的重組大戲終于封鏡。 
     
    然而,四年時光,滄海桑田。如今的醫藥行業大環境變了,群雄四起,硝煙紛飛,并購重組成為了發展的主旋律;哈藥也變了,老大地位不再,近年的業績一直在徘徊,同時高層人士也在此時發生變動更迭。于是,哈藥給醫藥行業獻上的賀歲大片顯得更加撲朔迷離。這次重組改制將給哈藥帶來些什么?改制以后的哈藥,未來的前景如何?這個龐大并且隱約顯出沉重之態的老牌知名國企,能否“畢其功于一役”,演繹一場氣勢磅礴的“王者歸來”的歷史劇? 
     
    百姓心中的哈藥依然是那個廣告里耳熟能詳的親切的名字,政府眼中的哈藥依然是他們的驕傲,而哈藥人自己心里明白,“我們是老(與共和國同步成長)、大(規模夠大)、難(發展要付出更加艱辛的努力)。”新哈藥人已經絕口不提當年立下的“5年內做到世界制藥50強”的旦旦誓言,因為在市場的搏擊中歷經起伏的哈藥人,更能理解“做大”與“做強”之間的微妙關系:“大家瘋狂地要一個規模有意義嗎?我們的想法是扎扎實實地走自己的路,排到多少強讓別人去評價。” 
     
    我們無法預知昔日的王者能否歸來,但是,王者凜然的氣概和穩健的作風已經初露端倪。 
     
     
     
     重組與解莊 
     
    這次重組改制,是在哈藥發展經歷了幾大轉折點之后。 
     
    1997年的哈藥集團共有23家虧損企業。哈藥人通過內部資源整合和大手筆的廣告宣傳策略,不僅走出虧損,更使集團在2000年一舉坐上中國醫藥行業銷售收入的第一把交椅。此后,為了減少廣告的風險,尋求新突破將企業做強,集團果斷地開始實施“把產品經營和資本經營結合起來”的策略。 
     
    業內人士認為,這幾年哈藥所做的事情都是圍繞“重組”這個重心。從華源到國際知名機構都有接觸,但皆因種種原因無緣牽手。 
     
    直到去年底,重組才終于花落中信等3家。據哈藥集團董事長介紹,此次增資擴股后總股本將達到37億元人民幣。股本設計為,哈藥集團出資人市政府國資委持有45%的股權,繼續保持其第一大股東的地位;中信資本、華平投資、辰能投資分別持有集團公司22.5%、22.5%、10%的股份。同時,為了解決南方證券重倉股行為給哈藥發展帶來的問題,將動用41億資金對南方證券所持倉股實施全面要約收購。 
     
    重組方案一出,像當年質疑其廣告戰略一樣,外界的猜測立刻蜂擁而至。引進這3家投資者的動機何在?以后誰會在股權上占上風?眾多疑惑當中,首當其沖的是南方證券問題。此次全面要約收購存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成敗如何,尚難預料。而一旦成功,哈藥集團將至少持有95%股份,大大超出規定的75%的持股比例,如果無法按時減持到規定的比例以內,公司將自動退市。甚至有人據此猜測,哈藥集團可能重新包裝,尋求海外整體上市。 
     
    面對外界的紛擾的猜測,坐在記者面前的哈藥集團總經理姜林奎氣定神閑,“哈藥改制的核心目的是改善企業的治理結構,建立符合現代企業管理新的產權體制。我認為,現在國有股份控股地位沒有變。” 
     
    對于南方證券引發的討論,姜再次斬釘截鐵地強調:“我們不以退市為目的。將會采取收購回來以后再分散出去的方案來解決,從而恢復哈藥集團股票在二級市場正常、有序、合理的交易和流通性。”但姜沒有透露方案的具體細節。至于會否海外上市,姜則表示:“一切未定。” 
     
     
     
    爭議背后 
     
    庸才才不招人忌。哈藥的一舉一動之所以能夠引發外界饒有興趣的猜測,和專家經久不息的爭議,正從側面證明了它的實力。 
     
    無須贅述數字,在過去的幾年里,早有人總結出哈藥給業界創造的三大奇跡:一是銷售與廣告投放同比增長;二是算上投放如此巨額的廣告,竟然資金周轉良好;三是國企機制下的管理十分出色。 
     
    而記者在走訪中發現,其實對于這些奇跡,哈藥并沒有足夠的優勢來完成。哈藥集團董事長郝偉哲告訴記者,“別人是穿一件背心跑步,我們是背著一袋米在跑。”舊的體制和機制令哈藥缺少動力和活力;“哈藥集團是由一些過去誰也不認識誰、互不相干的企業硬捆在一起組成的,無論是品牌整合還是行業整合都很困難。”歷史的沿革給哈藥遺留了其他企業所沒有的特殊性:“我們建廠房,墻要砌別人的雙倍厚。 
     
    冬天光燒煤就要花掉不少錢,現在能源又漲價。”在資源和能源上哈藥也不具有可比性;“公司雖然上市了,理論上可以裁員,可是員工幾十年習慣了國有體制,沒有按上市公司來看待,實際上輕易裁不了。”老牌國企的改制并不是一蹴而就,還需要一個過程。 
     
    “哈藥發展不容易。主要是旗下有一批優秀的企業家,他們的事業心和責任感都很強,真的是拿出生命在做企業。老企業家的精神又給年輕的企業家一種帶動,內部的氛圍很好。”郝偉哲把哈藥的成績歸功于優秀企業家的帶動及良好的內部文化氛圍。 
     
    而從業內人士的觀察看,“哈藥現象”背后有其成功的必然原因:就是哈藥對行業信息的把握和對自身特點的掌控。1997年到2000年,哈藥的密集廣告策略,適應了醫藥行業發展的特殊性,以及中國市場的整體發育水平低下及較大的地區差異性,加上哈藥有充裕資金做支持和國家稅收的優惠政策。所以該營銷模式能夠成功。同時,對集團內部的資源整合,也調動各廠的積極性。 
     
    2000年以后的哈藥,在資本運作、產品結構調整、產品研發等方面加強了力量,確定了從市場規模競爭到科技創新競爭的轉變,以突破廣告的瓶頸。雖然調整以后,其主營業務收入增長并不明顯,成效并不顯著,但也取得了一些成績。三精無疑是其中的先鋒,原掌門人姜林奎的解釋是,“能讓外界看到的是品牌、研發及營銷方面的實力,而內部的則是以創新精神為核心,敢做第一的企業文化。” 
     
     
     
     未來:拔劍出鞘 
     
    盡管哈藥創造了這些奇跡,近幾年經營業績持續保持成長,但同樣難掩企業的內在缺陷。據了解,旗下子公司發展不平衡,經營狀況參差不齊。另外,其產品結構、研發及核心發展優勢也不斷受到外界的拷問。 
     
    此次進行重組增資,作為哈藥發展鏈條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環,無疑將給哈藥的未來發展帶來深遠的影響。姜林奎談到這點滔滔不絕。 
     
    “引進國際戰略投資者會給我們以后的發展帶來幾方面的好處。他們是知名的國際資本,這次注入21億元資金,給我們帶來成長與發展急需的資本金。不僅是資本,他們在投資上有良好的國際經驗和政府環境,對我們下一步對外投資有好處,包括終端融資都有指導作用,并且為我們提供了平臺,加速了國際化進程。另外,他們在企業管理上的先進理念包括人力資源管理,也將對我們有益處,是一種管理后盾。” 
     
    姜林奎同時信心十足地對記者透露了未來哈藥在經營戰略上的新動向:“過去我們一直致力于把股權稀釋化,在外界看就是出讓股權,現在一旦這項工作完成,將轉變最初的工作方向。一方面是除了把自身做強做大,集團的品牌問題也開始逐步考慮了,品牌策劃要重新做。哈藥的品牌不會變,但是哈藥品牌以外所包涵的文化理念要發生變化。 
     
    另一方面,在整個管理架構上都會有根本的轉變。我們過去集而不團,下一步會實行“集權有度,分權合理”的策略。從今年開始要做的就是占據資本的高端,主動實施并構。因為我一直堅持認為,前五年醫藥產業進行重組和并構,哈藥集團應該是首當其沖的。但是以前我們的股權結構沒有發生變化,大家沒有積極性去做,而且國有體制不代表當今體制的先進性,別人不愿和我們接觸,以后會轉變。” 
     
    看來,這次延續四年之久的重組改制,也將成為轉變哈藥內在缺陷的一個契機。龐大的聯合艦隊在優化重組以后,以輕盈而凌厲的姿態拔劍出鞘。以前一直是別人垂涎的大獵物,現在要變成獵人。 
     
    這是哈藥人在幾年市場沉浮中幡然悟透了“做大”與“做強”之間的微妙關系,也是從優秀到卓越之路必經的心靈歷練。從昨日殘留的舊夢中醒來的新哈藥人,收斂鋒芒,一個箭步沖出了成王敗寇的狹隘。王者能否歸來?其實已經沒有討論的意義了。 
     
重大新聞版     
     
     
     
    醫藥經濟報2005年 第16期  
     
     
     
   
 
日期:2005年7月18日 - 來自[要聞]欄目

內憂外患的日本制藥企業

日本醫藥產業界的結構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重組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種潮水般的重組應該說是源于越來越壓迫各企業的“內憂外患”的心境。 
     
    
     
    在近年歐美大型制藥企業收購、兼并(M&A)的背景下,日本制藥企業也開始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重組浪潮。日本醫藥產業界的結構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山之內制藥與藤澤藥品工業已于2005年4月1日完成合并,成立新公司Astellas;三共與第一制藥也將于05年10月完成事業合并。這樣,加上武田藥品工業,就形成了日本醫藥產業界三足鼎立的局面,三家企業無論是銷售額還是研究開發投入,規模均將其他企業遠遠地拋到后面。 
     
    縱觀上述實施重組的企業,無論是山之內還是藤澤,也無論是三共還是第一制藥,均可以說業績良好。而在并沒有出現業績惡化的日本制藥產業界卻相繼發生重組,其原因何在? 
     
     
     
     
     
    購并主因:成長低迷+外企重壓 
     
     
     
    一般說來,過度競爭或業績惡化是重組或合并的導火索。但在日本制藥界,這些參與購并的大企業并無赤字,在幾年前日本國內制藥企業也幾乎未曾發生過影響如此巨大的大型合并。然而,由于日本國內市場成長低迷,以及歐美大型制藥企業的重壓,日本各制藥企業相繼實施大型重組,而且愈演愈烈。 
     
     
     
    日本國內制藥企業正受到來自外資企業的壓力。歐美等外資企業為籌集巨額資金,不斷重組,擴大企業規模。這些重組不光是“相親相愛”的合并,也有兼并收購,而且劍指日本市場。 
     
    中外制藥已被羅氏收歸麾下,SS制藥也成為了德國貝林格的子公司等,歐美制藥企業正不斷地在日本擴大勢力范圍。 
     
    日本制藥企業雖然也擁有世界通用的研究開發能力,但股價低。市價居首的輝瑞約1800億美元,而日本最大的制藥企業武田也僅是輝瑞市價的五分之一。日本國內中等水平的企業則很有可能成為歐美企業收購的對象。 
     
    低迷的日本國內市場成長率使日本國內企業備感沉重。據日本醫藥產業政策研究所的調研,日本國內醫藥市場規模在1993年約為460億美元,2003年約為590億美元,增長率不過23%。而同期美國的市場規模則擴大了約3倍。 
     
    目前,日本約占世界市場份額的11%,是僅次于美國列居第二的國家。雖說日本市場低迷,但在外資企業眼里還是魅力無窮,并傾注全力開拓這一市場。 
     
    近年來,在日本的外資制藥企業實現了高速增長。 
     
    日本國內排名前10家的醫藥企業在1990年的市場占有率為35%,到2003年則下降至32%。而同期的外資10大制藥企業卻大幅度地提高了市場份額,從50%上升至59%。 
     
    在包括外資企業在內的日本國內市場上銷售額排名前10名的企業中,輝瑞、諾華、中外制藥(瑞士羅氏全資子公司)三家企業躋身其中。這些外資大型制藥企業不僅擁有新藥,而且還構筑了牢固的銷售基礎。 
     
    不僅是大型企業,一些中型企業也在日本市場發起了攻勢。德國貝林格的日本法人擁有帕金森病治療藥等4個世界級產品,揚言“2005年度實現1000億日元(約近10億美元)的銷售額沒有問題”。 
     
    此外,2006年度銷售額能進1000億日元的美國強生的衛星企業楊森制藥也聲稱“銷售基礎已經牢固,沒有必要與日本企業結盟了”。 
     
     
     
     
     
    野心勃勃:直指國際超大制藥企業 
     
     
     
    對于日本大型制藥企業而言,該如何及多大程度地提高其在世界最大的醫藥市場美國的地位乃是重組的最大課題,也是重組的重要目標。 
     
     
     
    藥品的創新研究必不可少。據美國研究制藥協會調研,該協會會員企業2003年研究開發費為332億美元,而10年前(1993年)僅為127億美元。10年間呈直線上升。 
     
    由于研究開發費一味狂漲,為了吸收消化如此龐大的研究開發投入,企業規模的擴大成為了必要條件。上世紀90年代后相繼發生的歐美大制藥企業的M&A就存在此類因素。從研究開發投入對銷售額的比率來看,歐美企業與日本企業差異不大。因而,擴大企業規模,便是增大研究開發費。 
     
    輝瑞的研究開發費約80億美元,比日本前10家制藥企業的合計還要多。有分析家指出,要想在全球市場上生存,研究開發費至少要達到Astellas的規模。Astellas的研究開發費為每年1400億日元(按現行匯率約合13億多美元),第一三共為1500億日元(14億多美元),武田為1300億日元(約12億美元)。在日本國內,研究開發投入能超過10美元的制藥企業只有這三家。 
     
    歐美企業的銷售額及研究開發投入極其巨大。全球銷售額超過百億美元的企業也只不過排名第14、15位。如三共與第一制藥合并后,銷售額近100億美元,可謂是大型制藥企業,但在世界排名也只不過是15~20名之間。要想參與世界競爭,就必須躋身于前10名,達到年銷售額200億美元以上。因此,必須把目標指向如惠氏、諾華以及羅氏這樣規模的公司。 
     
    能被列入世界超大型制藥企業,形成群雄割據局面的只有美國,其他發達國家均只有1~2家,如瑞士2家,德國1家,法國1家,英國2家等。 
     
     
     
     
     
    何去何從:繼續重組還是單打獨斗 
     
     
     
    可以說,日本制藥企業間重組仍將繼續。但迄今為至,重組尚未涉及日本最大的制藥企業武田,日本排名第4的衛材表示要單打獨斗,日本制藥產業將何去何從? 
     
     
     
    迄今為止,重組沒有涉及到日本最大的制藥企業武田,也許是因為其他企業還沒有達到能平等對話的規模。而現在應該說Astellas制藥和第一三共已經達到了相應的規模。 
     
    而日本排名第4、世界排名第19的衛材卻表示“不考慮與其他大制藥企業結盟”,主張單打獨斗。該公司除原有的神經系統、消化系統領域之外,今后將增加癌癥為重點戰略領域。該公司制訂了2006年銷售額6000億日元(約合57億美元),研究開發費1000億日元(約合9億5千萬美元),2012年銷售額1兆日元(不足100億美元),研究開發費2000億日元(19億美元)的新中期戰略規劃。 
     
    不能不說,將事業向特定疾病治療領域集中,也是作為特定領域的專業制藥企業衛材的一種選擇。但如此一來,衛材面臨著重點領域拓寬,而各領域均有世界級別的強大競爭者。從世界制藥產業界來看,與衛材規模相近并采取同樣戰略的有丹麥的諾和諾德公司。衛材將來究竟能否獨自展開事業,目前臨床試驗中的抗癌藥能否如期商品化乃是關鍵所在。 
     
    縱觀此波兼并,無論是山之內與藤澤,或是三共與第一制藥,起主導作用的企業經營者均為“工薪社長”,非家族企業的擁有者。而如衛材或鹽野義均為家族擁有的企業。因此,今后日本制藥企業界中家族企業的動態令人關注。 
     
    由于日本國家政策是抑制醫療費用,今后市場規模因而難有較大成長,因此,強化企業實力必須通過企業間的合作聯盟。近兩年來,日本制藥產業界相繼開始尋找合并對象。除山之內與藤澤、三共與第一制藥之外,大日本制藥和住友等也達成了合并協議,準備“聯姻”。因此,目前重組并非已到終點。 
     
    此外,銷售額百億美元的日本最大的制藥企業武田將何去何從也是今后的焦點。由于武田的戰略是海外先行,如此,也許武田會反過來收購一家歐美企業。 
     
    昨天,在歐美興起的重組浪潮,今天,重組潮已開始登陸日本。明天,還將如何發展?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其他區域的制藥產業界將會受到怎樣的影響?值得我們關注。 
     
     
     
環球版     
     
     
     
    醫藥經濟報2005年 第64期  
     
     
     
   
 
日期:2005年7月16日 - 來自[環球]欄目

葛蘭素史克計劃在新西蘭進行重組

葛蘭素史克5月12日宣布,該公司計劃在新西蘭調整其商業結構,目前正就人員調整進行討論。葛蘭素史克拒絕透露更多的消息。 
     
    目前該公司在新西蘭的制藥和客戶健康保健部門共有90名員工。在上世紀90年代早期,該公司就已在新西蘭裁員,辭退了46名職員。 
     
    (小潔)  
     
     
     
   
 
日期:2005年7月16日 - 來自[環球]欄目

沈陽三生重組人血小板生成素獲一類新藥證書

本報訊  由沈陽三生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制的重組人血小板生成素,近日已獲得一類新藥證書。 
     
    據了解,癌癥病人在放療和化療后,經常會出現嚴重的血小板減少,不僅危及病人生命,還會制約癌癥化療藥物的使用劑量和療程。目前治療血小板減少的常用方法是通過直接輸入從他人血液中采集的血小板。然而這一方法價格昂貴,稍有不慎還會造成感染。 
     
    據介紹,重組人血小板生成素,是有效糾正血小板減少癥的高新技術藥物,可用于預防和治療癌癥病人放化療引起的血小板減少。專家認為,重組人血小板生成素填補了對骨髓三大血細胞系(紅細胞系、粒細胞系和巨核細胞系)中缺乏調節巨核細胞特異性藥物的空白。 
     
    (魏巍)  
     
     
     
   
 
日期:2005年7月15日 - 來自[分析與評論]欄目

“注射用重組葡激酶”榮獲兩項世界第一和三項中國專利

本報訊  近日,國家科技部在北京召開的國家重大科技專項“創新藥物和中藥現代化”新藥成果新聞發布會上宣布,注射用重組葡激酶“施愛克”研發成功并開始實現產業化。這是國家科技部首次為創新藥物召開的新聞發布會。 
     
    注射用重組葡激酶是一種新型溶血栓藥物。它具有溶栓速度快、安全性好、血纖維蛋白特異性優等,是世界衛生組織(WHO)推廣進行臨床試驗的第三代溶血栓新藥。中國、比利時、德國、日本于1983年開始同步進行開發研究,我國研制的注射用重組葡激酶凍干粉針至少比其他三國提前兩年完成,并獲得了溶血栓藥物重組葡激酶、重組葡激酶的生產方法、重組葡激酶的抗體制備及檢測方法三項中國專利;同時在世界上第一個獲得《新藥證書》和第一個獲得《藥品生產批準文號》。 
     
    預計重組葡激酶的年銷售額可達10億元左右,目前國內外醫藥經銷商包括世界500強企業紛紛趕赴通化,爭奪銷售代理權。(景中明)  
     
     
     
   
 
日期:2005年7月15日 - 來自[分析與評論]欄目

福建首個重組戊肝疫苗研制成功

  本報訊 由福建省醫學分子病毒學研究中心研發的我國第一種擁有核心自主知識產權的基因工程疫苗--重組戊型肝炎疫苗,正式獲準進入Ⅰ.Ⅱ期臨床試驗。該疫苗也有望成為世界上繼乙肝疫苗之后第二個基因工程病毒疫苗。  
     
  戊型肝炎作為主要的病毒性肝炎之一,被列入乙類傳染病管理并按規定定期進行法定疫情報告。根據疫情報告,我國2002年全年戊肝發病報告6830例,2003年上升為9655例,比2002年增加40%,死亡率則增加50%。根據衛生部最新公布的數字統計,截至2004年11月,全國已發生戊型肝炎14769例,發病數、發病率均呈現連續快速增長的態勢,形勢不容樂觀。在我國戊肝已經成為普遍流行、危害嚴重的疾病之一,同時我國已經被列為因戊肝發病和死亡而引起的經濟負擔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超英) 
     
     
     
市場版     
     
     
     
    醫藥經濟報2005年 第48期  
     
     
     
   
 
日期:2005年7月15日 - 來自[分析與評論]欄目

爭鳴

【爭鳴】本期話題:新年伊始,東盛集團進行了一系列的戰略調整,停止并購,進行內部資源整合。本期結合這一現象就企業并購重組展開討論。 
     
     
     
    并購重組不是最緊迫的任務 
     
    ■青鳥 
     
    并購層次不高,大多數并購資產屬不良資產而整合難度較大,并購更多的是基于規模、市場份額,可以做大但難以做強等等——坊間對于中國醫藥企業并購重組的詬病由來已久且不無道理。這大概是東盛集團停止并購步伐,進行戰略調整和內部資源整合的深層次原因之一吧。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并購重組?并購重組是否是中國醫藥企業做大做強的最好途徑,特別是應對跨國藥企的最好途徑? 
     
    面對法國賽諾菲圣德拉堡公司553億歐元收購安萬特的巨無霸方案(2004年4月)、諾華公司84億美元收購德國赫素公司及其下屬的美國Eon藥廠(2005年2月)等現實,這些問題的答案顯然不容樂觀。 
     
    如果說并購重組是一場競賽,在這場競賽中,中國企業根本就不具備什么優勢,與跨國藥企相比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上。 
     
    問題的關鍵更在于,并購重組的結果“看上去不很美”。據專業媒體提供的可靠數據表明:“大多數企業兼并案的結果與原先的想法相去甚遠,1990~2000十年間各行各業的公司購并案數量增加了10倍,其中僅17%的案例產生了明顯的價值,其中50%購并后的公司給予股東的紅利變少”(《醫藥經濟報》2004年12月22日)。這一具有普遍意義的統計結果對志在通過并購重組做大做強的企業的打擊,無疑是沉重的。 
     
    在中國藥企與跨國藥企的競爭中,筆者是一個“相對悲觀派”(當前悲觀,最終樂觀)。直接面對面的、火星撞地球式的競爭,對中國藥企無疑是一種奢望,如果我們想最終取勝,只能另辟蹊徑,譬如效仿德國中小企業的“隱性冠軍”模式,首先在某一專業領域內做強做精,提高核心競爭力,然后在此基礎上伺機實現最后的一躍,如聯想之并購IBM的PC業務。 
     
    簡而言之,并購重組也許是中國藥企最終稱雄世界市場的唯一途徑,但卻不是目前中國藥企最佳的選擇,更不是最緊迫的任務。 
     
     
     
    有必要建立預警機制 
     
    ■賴強 
     
    3月9日,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提前完成了對聯想收購IBM個人電腦業務審查的新聞倍受關注。但事實上,從去年12月8日正式宣布收購到現在,聯想IBM并購案的申請程序執行可謂一波三折。  
     
    2004年12月29日,IBM向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遞交申請,接受為期30天的調查,但美方以并購案可能引發國家安全問題為由,將調查期延長到45天。 
     
    1月16日,媒體披露IBM的大客戶通用電氣已將電腦業務轉給戴爾,原因是戴爾的出價更低。這給聯想的收購之路又蒙上了一層陰影。 
     
    1月27日,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正式展開調查,部分成員又不斷以國家安全為由,指責中國可能會利用兼并后的聯想公司竊取美國的機密技術,并堅持必須在3月14日前向布什總統提交安全背景調查意見。 
     
    也許對可能如期而至的財務風險與整合難題聯想早有準備,可是其中這種種波折估計是其意料之外的。 
     
    沒有人可以否認,如果不能通過美國人這個神經質般的政治法律關卡,聯想的收購可能胎死腹中,損失不可低估。而反觀國內醫藥產業,盡管并購之火沒有燒到國外,但也同樣面臨各種不可預料的風險。 
     
    從去年10月29日起央行對銀行利息實施上調。新利息的出臺,無疑使主要依靠銀行貸款實現并購的大醫藥集團本已捉襟見肘的錢袋子面臨新一輪加息周期的考驗。可以說,東盛等幾大藥企巨頭紛紛宣布暫停并購,著力整合與此不無關系。 
     
    產業整合為想做大做強的企業提供了諸多的并購機會。但并購是一把雙刃劍,并購中存在著來自政治、法律、財務、信息、產業、營運、體制等多種復雜的系統風險,有的是無法預料的。即使企業通過分析各種風險來制定并購決策,但百密總有一疏。筆者以為在實際工作中,企業針對并購建立一套預警避險機制可以使自己更為主動。也就是說,針對可能的風險建立一套可控的判斷標準,一有情況立刻報警,企業可以有針對性地做好應對、減小損失,甚至終止并購,將可能的損失降至最低程度。 
     
    并購過程中,風險可能來自四面八方,不但識別有難度,反應也需要一個過程。在并購風險管理中,事先規避風險固然重要,但在風險突然來臨或規避不利的情況下,將損失控制在最小,也是企業減少損失的一個重要著眼點。 
     
    企業對市場做出反應時講求一個快字,而在面臨和遭遇風險時身手更應該敏捷。提高并購成功率,建立預警避險機制實為必要。 
     
     
     
    下期“爭鳴”話題預告:“兩會”期間,各大媒體曾熱炒“醫療廣告要取消”,你認為醫療廣告應該取消嗎? 
     
     
     
    本版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評論版     
     
     
     
    醫藥經濟報2005年 第32期  
     
     
     
   
 
日期:2005年7月15日 - 來自[分析與評論]欄目
共 123 頁,當前第 117 頁 9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