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海洋生物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山東海洋生物產業揚起蔚藍色風帆

隨著陸地資源的不斷減少甚至枯竭,人類把目光轉向了蔚藍色的海洋。開發海洋資源、發展藍色經濟已越來越成為世界各國競爭的焦點。海洋生物產業則是藍色經濟的重點之一。
  
今年年初,《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發展規劃》正式獲國務院批復。那么,這會給山東海洋生物產業帶來什么樣的機遇和挑戰呢?
  
忽視還是重視?
  
“十一五”期間,海洋生物產業就已經是山東省比較看好的產業之一。《山東省生物產業發展規劃》(2008-2012年)中提出,加快發展生物醫藥、生物農業、海洋生物、生物制造、生物能源和生物環保等產業,培植壯大生物產業,加快發展生物經濟。在這份于2008年編制完成的規劃中,海洋生物被列為產業發展重點之一。
  
不過,仍然是在這一發展規劃中,記者卻發現,關于海洋生物產業的目標并不明確。在這一規劃中,關于生物醫藥、生物農業、生物制造等,都提出了到2012年的發展目標,如生物醫藥產值達2300億元,生物農業產值達600億元,生物制造達600億元……然而只字未提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目標。
  
這是規劃編制中的疏忽,還是另有原因?
  
當記者將這一疑問拋向海水魚類養殖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雷霽霖時,他表示,此前,海洋生物產業受重視程度確實不夠。
  
雷霽霖參加了2010年6月在濟南召開的第四屆中國生物產業大會。他告訴《科學時報》記者,當時會場里看到的、聽到的幾乎都是生物醫藥方面的內容。會上,山東省政府提出了相當恢弘的生物產業規劃,主要集中于生物醫藥領域,甚至某些縣級市也規劃了數百億元的生物醫藥項目。而關于海洋生物產業方面則涉及較少。
  
雷霽霖認為,這樣的導向是有問題的。生物醫藥產業的確附加值高、利潤高,但目前似乎有盲目上項目的趨勢。而這一趨勢是與地方政府GDP第一的導向相關的。
  
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所長王清印則表示,生物醫藥產業是需要雄厚技術積累的。眾所周知,新藥研發需要很長的周期。這么多年來,國內能達到國家標準并問世的新藥依然不多。因此,發展生物醫藥不能一哄而起。關于生物醫藥方面,黃海水產研究所也在做相關工作,但并不作為主要方向。
  
迎來良好發展契機
  
《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發展規劃》是“十二五”開局之年第一個獲批的國家發展戰略,也是我國第一個以海洋經濟為主題的區域發展戰略。
  
中國海洋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李八方此前指出,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之后,藍色經濟的發展高潮將會很快到來。而海洋生物技術的進步和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將成為藍色經濟發展最有力的助推器。
  
王清印也持同樣看法。他在接受《科學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海洋生物產業將成為新的增長點。
  
雷霽霖則明確指出,當前,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海洋生物產業發展迎來了良好契機。
  
據介紹,山東省海洋生物產業起步早、規模大。以海水養殖為例,不少海水生物的養殖都是從山東開始,然后向國內其他省市擴散的。目前,山東水產養殖業發展勢頭良好,水產品養殖占農業的比重不斷提升,特別是在水產品出口方面表現不俗。
  
據海關最新數據,2010年中國水產品出口繼續位居大宗農產品出口首位,出口額占農產品出口總額的比重達到28%。在出口省份中,山東省水產品出口額居全國首位。
  
除以上優勢外,山東省發展海洋生物產業還有哪些優勢?
  
雷霽霖對此的回答是,從人才和技術方面來說,山東省均擁有較強的優勢。山東半島集中了全國約50%的海洋生物技術與產業化的科研力量,包括中國海洋大學、山東大學、中科院海洋所、中科院海岸帶所、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黃海水產研究所等。僅以青島來說,目前就有十大搞海洋研究的科研院所。而山東省的海洋技術研發在全國也是領先的。
  
如今,天時、地利、人和齊備,山東海洋生物產業發展正當其時。
  
海洋生物產業的主要發展方向
  
王清印提出了山東海洋生物產業的主要發展方向,包括以下幾方面。
  
第一,海洋漁業仍是重頭戲。我國有13億人口,盡管海洋漁業占國民經濟的比重不大,但依然很重要,特別是在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方面一直發揮著重要作用。同時,海洋漁業資源開發占山東GDP的比重較高。
  
第二,開發海洋藥物、活性物質等。由于海洋環境條件的特殊性,造就了海洋天然產物的特殊性。例如,黃海水產研究所在海洋酶的研發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成果豐碩。
  
第三,新品種培育。目前,我國海水養殖產品有100多種,主要遵循“野生家養”的模式。這種模式下的養殖品種通常生長速度慢、品質差。而借鑒農作物改良或畜禽改良方式,對海洋生物進行遺傳改良,培育新品種,則可以達到高產、優質的效果。
  
第四,環保方面。人類活動要與生態環境相協調。國內部分近海海域生態環境富營養化嚴重,一些海灣成為“死灣”,這其實就是超出了當地環境承載力的表現。
  
王清印表示,發展生態系統水平的海水養殖業是未來的努力方向。具體來說,要根據實際情況,控制養殖規模。以威海的一個縣級市——榮成為例,這些年,科研人員通過系統研究,對那里桑溝灣的海水養殖業的發展,包括總體養殖規模,藻類、貝類等不同水產品的養殖規模進行科學測算,定出規模,走出了一條比較可持續發展的路子。
  
對于海洋環境保護,雷霽霖也表達了類似觀點。他認為應立足于保護,適度開發。當前,陸域經濟發展中已經出現了不少污染事故,海洋經濟發展則應避免這一失誤。
  
認清問題  揚帆遠航
  
目前,地方政府對產業結構的科學導向仍不時受到人們質疑。這對產業發展當然是不利的。對于海洋生物產業來說,同樣如此。
  
在采訪中,雷霽霖對某些城市盲目追求高附加值、追求GDP第一的做法表示了異議。他特別指出,生物醫藥產業是國家確定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但并不意味著其他產業就都是陳舊的。以海洋養殖業來說,很多人認為其是傳統產業,但實際上它也可以有新模式,可以發展工業化養殖。
  
中國工程院院士唐啟升同樣認可這一觀點。在第四屆中國生物產業大會上,他在主題演講中提出,海水養殖業是戰略新興產業。
  
王清印對當前一些沿海城市大搞化工項目也不盡贊同,認為盡管某些化工項目產值高,但未必是最合適的項目,有些甚至可能會影響生態環境。他表示,地方政府應把握產業布局,重點發展優勢特色項目。
  
此外,雷霽霖還提出了當前山東海洋生物產業發展面臨的兩大問題:一是觀念問題。不少人不愿改變傳統的模式,總喜歡沿著原來的軌跡發展,不能根據形勢主動轉型。二是體制和機制問題。地方政府出臺的具體政策較少,不利于產業迅速轉型提升,向優質、高效的方向發展。
  
“十二五”開局之年,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建設備受各方關注。借蔚藍色的東風,山東海洋生物產業揚帆遠航。
日期:2011年3月31日 - 來自[產業要聞]欄目

促進海洋生物產業集群化發展

  海洋生物產業作為一個高新技術產業,具有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特點。大力促進海洋生物產業的集群式發展,可以充分發揮龍頭企業在資金、人才、技術、信息等方面的優勢,帶動、提升相關產業的科技水平,合理開發、綜合利用海洋資源,而且有利于促進海洋傳統產業集群的發展壯大,實現海洋經濟產業的可持續發展。目前,浙江海洋生物產業發展正處于關鍵時期,采取什么樣的發展戰略,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重要問題。
  借鑒國內外生物技術產業發展模式和經驗,加強宏觀調控與協調規劃,盡快制定浙江海洋生物技術產業規劃、發展目標和具體的實施步驟。采取部門合作的方式,由政府部門有計劃地組織各方力量進行海洋生物技術攻關,并協調相關成果的產業化進程。在產業發展上采取重點引導的方式,以產業規劃和發展戰略引導海洋生物技術產業和關聯產業的集群發展,優先發展一批具有產業引導力的產業類群和大型企業集團,從而帶動整個產業鏈的發展。
  進一步完善和健全海洋生物技術企業科技進步機制,完善面向海洋高新技術企業的技術創新體系,著力塑造企業成為技術進步主體。在政府的協調下,建立生物技術企業和相關科研機構及中介機構的新型合作框架,優勢互補,取長補短,發揮各自的特長,加速浙江海洋生物技術產業集群的發展進程。
  在產業稅收政策上,采取多樣化的科技稅收優惠方式,鼓勵中小型海洋生物技術企業的健康發展。由直接優惠為主向間接優惠為主轉變,逐步改變所得稅減免、適用低稅率、允許稅額扣除等直接優惠措施,推行研發投資抵扣、虧損結轉、費用扣除、提取風險準備金等間接優惠措施,有利于形成“政策引導市場,市場引導企業”的有效優惠機制。
  建立科技孵化園以推動科技創新企業和新企業的增長是海洋生物技術企業發展初期行之有效的措施之一。海洋科技企業孵化器以優良的基礎設施和先進的成果轉化與中試設備成為海洋生物技術企業創業的首選。通過免費或優惠價格提供企業發展初期產品轉化和定型階段所必需的辦公空間、實驗設備、生產設備甚至專業技術人才等,為中小海洋生物技術企業成功孵化提供了一個完善的服務平臺。
  積極推動科研單位和大型企業的合作,由企業出資建設設施一流的企業研發機構和實驗設施,提高以企業為主體的技術創新能力,為海洋生物技術產業注入生機和活力。
  依托資本市場,發展海洋生物技術產業。政府應逐步培育具有潛質的優秀海洋生物技術企業,并扶持上市,實現在海內外資本市場上的融資。充分發揮銀行的支持作用,創辦浙江省海洋生物技術產業投資服務公司,為海洋生物技術企業和有關項目進行投資貸款擔保。
  (作者單位:寧波大學商學院)
日期:2011年3月26日 - 來自[產業要聞]欄目

海洋生物晶須讓受損肌肉再生

        據英國《每日郵報》近日報道,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科學家發現,一種5億年高齡的海洋生物擁有的納米晶須能修復人類受損的肌肉組織。科學家表示,這一消息或許是身體遭受重創或終身殘疾患者的福音。            
  生物材料專家斯蒂芬·愛松、朱莉·高夫以及詹姆士·杜根采用化學方法提取出了被囊動物海鞘的納米晶須,這種納米晶須僅數十納米寬,遠比人類頭發絲細。他們發現,這些納米晶須由化合物纖維素組成,當它們相互對齊并排成直線時,能快速修復受損的肌肉細胞。          
  科學家表示,這種納米晶須纖維素不僅能修復已有的肌肉,甚至能讓肌肉從無到有地生長出來,可替代人類受損或患病肌肉組織的人造組織,讓全球各地數百萬人因此受益。愛松說:“雖然這是一個相當精細的化學過程,但其潛在應用值得探索。”  
  纖維素是一種多糖(糖結合在一起形成的長鏈),通常存在于植物中,是紙和某些紡織品(如棉)的主要成分。愛松指出,鑒于其獨特的屬性且是一種可再生資源,世界各地對纖維素青睞有加,科學家將其用于許多不同的醫療實踐,包括傷口敷料等,但這是科學家首次將其應用于骨骼肌肉組織工程;另外,對于其他排列整齊的結構,如韌帶和神經等,該纖維素也極具潛力。              
  各種各樣的被囊動物遍布于世界各地的海床上,其歷史可以追溯到5.4億年前的寒武紀。目前,這種低等生物已成為很多醫療項目的研究對象,科學家認為,它們也包含能對抗病毒和各種癌癥的化合物。(劉霞)
日期:2011年3月24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實現重點跨越中國應加強海洋生物技術發展

  海洋是21世紀人類社會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寶貴財富和最大空間,對于占世界人口第一、多種戰略資源相對短缺的中國,海洋的作用尤其突出。
  海洋生物資源作為其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傳統上長期受到海洋漁業的重視。自上世紀60年代初,海洋生物資源的高值化、可持續開發以及海洋生態系統的利用與保護逐步成為生物醫藥界關注熱點,迫切需要更多、更新、更好的生物技術來支撐。進入21世紀后,海洋生物技術領域的競爭更加激烈,越來越多的發達國家在發展計劃中將海洋生物技術確定為優先發展領域,推出了諸如“海洋生物技術計劃”、“海洋藍寶石計劃”等,海洋生物技術正伴隨著人類經濟社會日益迫切的海洋生物資源需求而蓬勃發展。
  “我國應加強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中國海洋湖沼學會理事長、中國甲殼動物學會理事長、《海洋與湖沼》主編、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前所長相建海研究員日前接受《科學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80年代,中國海洋生物技術順勢而生
  海洋生物技術既源于生物技術,又不完全等同于生物技術。海洋生物技術是生物技術和海洋技術的交叉;它以應用為目的,為人類提供新的商品、新的服務,有與生俱來的和產業化相聯系的特征。
  相建海告訴記者,海洋生物技術在世界范圍內發展很快,特別是在美國和日本。美國的水產養殖盡管數量不多,但十分注重海洋生物技術對水產養殖的引領作用。他們加快發展分子生物學和組學等技術來加深對海洋生物的了解,從而促進海洋生物養殖和分子生物產業的發展。日本是資源貧乏的國家,但同時又是海洋資源開發大國,它把目光投得更遠,更注重極端環境、生態保護、微生物等方面的發展。此外,其他國家如英國、法國和德國等也擁有比較雄厚的知識基礎和技術基礎,所以對世界海洋生物技術發展也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為了解決經濟發展和陸地資源約束性的矛盾,隨著人們對海洋認識的不斷深入,海洋以其所具有的獨特環境、豐富的另類物種和奇妙的基因資源吸引了世界上越來越多的科學家的目光,與之相關的海洋生物技術領域的競爭也日趨激烈。
  相建海回顧說:“中國海洋生物技術是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起步的。第一屆國際海洋生物技術大會于1989年在日本召開,中國老一代科學家、德高望重的曾呈奎院士作為大會組織者之一,應邀參加并作大會報告,介紹了我國海藻生物技術的現狀與發展。在以曾老為代表的一批具有先見卓識的戰略科學家的提倡與推動下,我國政府于上世紀90年代批準了包括海洋生物技術在內的海洋技術進入國家‘863’計劃,自此,我國開始整體推進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當時發展重點是水產養殖業應用的生物技術,同時,國家也部署了海洋生物活性物質的利用以及極端條件下海洋微生物的開發和海洋藥物的創制等領域。我們現在所說的海洋生物技術這一概念大概也就是在這個時間逐步進入人們的視野。”
  進入21世紀,“十五”、“十一五”期間我國海洋生物技術就走上了快速發展的道路。國家對其的投入和重視程度也不斷增加,相關經費從“九五”期間的9000多萬元提高到“十五”期間的2億多元。
  “我國海洋生物技術的研發趕上了國家改革開放的好時候,走上了快速發展的道路。”相建海感慨道。
  抓住關鍵技術,實現重點跨越
  知識提升經濟,技術催生產業。面對我國豐富的海洋資源,相建海認為:“我們要實現打造知識創新型的藍色生物經濟這一目標,就必須著力發展海洋生物技術。”
  在國家的大力支持下,我國海洋生物技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海水養殖方面,我國因種苗而起,靠良種而興,在養殖規模和產量上穩居世界第一,海洋生物育種在動物多倍體和性控技術上首先取得突破;“黃海1號”中國對蝦、“大連1號”雜交鮑等11個新品種相繼獲得審批,填補了我國海水養殖新品種的空白;半滑舌鰨、斜帶石斑等魚類和多種貝類的全人工大規模育苗技術的實現昭示著我國海水養殖動物種苗繁育關鍵技術實現了新發展。
  在其他海洋生物技術方面,我國在海洋藥物、生物制品、生物功能基因開發等方面都取得了可喜進展。一系列科研成果如抗腫瘤新藥K-001、抗動脈粥樣硬化新藥916等候補新藥進入臨床試驗,首次發現了嗜鹽菌素的抗性基因及其抗性機制,完成了我國第一個海洋藍藻全基因序列測定和生物信息學分析等,彰顯了我國海洋生物技術科研水平的上升。
  盡管中國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得到較快發展,但相建海指出:“我們還必須正視藍色生物經濟發展中所出現的各種問題,如生產結構簡單、生產方式粗放、資源和能源消耗大、環境負擔重、難以持續發展等。因此,我們應注重大力發展海洋生物資源精煉技術,發展海洋生物質能源和生物產品高值化及綠色循環技術,做大做強海洋第二產業,這是促進我國海洋生物資源跨越發展的關鍵。”
  “抓住關鍵技術,實現重點跨越,中國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在這一戰略性思想的指導下,必將步入新臺階。”相建海強調說。
  新形勢,新要求
  隨著人類跨入新千年,海洋的重要作用日益顯現,海洋領域的競爭也日趨激烈。世界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給我國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此次召開的第九屆國際海洋生物技術大會上,以知識為基礎的水產養殖的可持續發展成為與會專家學者的重要議題。
  從2000年開始,在第一個多倍體育種和性控重大項目勝利完成的基礎上,我國提出了“海水養殖種子工程”。海洋生物技術催生藍色生物產業,其中海水養殖業是基礎性和戰略性的產業,它在各種新興的藍色生物創業中的地位與作用,相當于農業在所有產業中的地位和作用。
  “農業要現代化,海水養殖也要現代化。現代化要求可持續發展,要求高效、優質、清潔,海水養殖種子工程是核心。”相建海告訴記者,“隨著國際海洋技術競爭的日益激烈,海洋種業作為一種新型戰略產業,誰占有了優質的種質,誰就有可能在今后的競爭中處于優勢地位。”
  因此,相建海強調,首先,要在種苗的繁育方面做好工作。他舉例說明了種苗技術發展對產業的催生作用:如我國在先后解決了四大家魚種苗繁育,海帶、紫菜等馴化和種苗的培育關鍵技術后,相繼形成了淡水魚和海藻的大產業。而對已成規模的產業用現代化的生物技術來育種是急需解決的問題,養殖產業要持續發展就必須不斷對品種進行改良。其次,還需注意生物安保問題,即主動地采取各種措施,從產前、產中、產后到商品流通等各個環節都要保證生物的安全,其中不僅包括防止外來生物入侵和外來有害物質污染,更要解決病原侵入時如何隔離、阻斷和防止產生危害等問題。
  “新形勢下中國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要求我們站得更高,看得更遠。”相建海表示。
  我國海洋生物技術發展任重道遠
  在藍色經濟的大潮中,面對我國豐富的海洋生物資源,相建海認為:“我們應該積極開展基因生物制品的開發與利用研究,發現、挖掘和利用各種基因資源,用于生產藥物和高附加值產品。同時,我們還要關注生態安全和健康,海洋生態系統的健康是世界生命系統的基石。”
  那么在這新一輪的藍色經濟大潮中,應如何搶占藍色生物經濟發展的先機呢?
  相建海建議,必須看到“賦能”技術的重要性。賦能(Enabling),用現代網絡語言,也就是“給力”,“geilivable”,使之具有能力。海洋生物技術就是這種“給力”的關鍵技術。而占領技術制高點需要精兵強將、人才隊伍,要在利用好現有人才的基礎上,采取引進高端人才、選拔骨干人才、培養急需人才等措施,盡快培育和集聚一支穩定和高水平的從事奠定海洋生物經濟知識基礎的人才隊伍,占領國際海洋生物技術的制高點。其次,強化政府的引導作用。國家有關部門應盡快組織相關的戰略發展研究,并研究制定支持研發與催生產業的政策、法規,軟環境不能成為海洋生物技術發展的掣肘。同時,國家還應加大對海洋生物學和海洋生物技術的研發投入,鼓勵和資助科技人員在提升傳統海洋漁業和開發新海洋生物資源方面的原始和自主創新。應盡快建立國家重點實驗室、國家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等我國海洋生物學與海洋生物技術的知識創新平臺,支持自主創新。
  再者,重視科技企業“孵化器”的作用。中國科技企業孵化器應當是一個以“制度性框架”和“中介性體系”為根本特征的智能服務產業,承擔著培養科技創新企業和加速科技成果轉化的重任。故而遴選和扶植若干骨干企業做好相關新成果的轉化、新產品的試制和產業化的工作,逐步擔負起技術創新的主體作用,鼓勵和動員金融機構及早參與和支持海洋生物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對成果轉化、產品中試的風險基金的投入將十分必要。
  大會在中國召開是認可也是挑戰
  第九屆國際海洋生物技術大會得到了青島市政府的支持和全國企業界的贊助。這是海洋生物技術發展的一次檢閱,會上各位專家、領導共同探討海洋生物技術的發展方向,以促進海洋生物技術和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
  相建海介紹說,這次大會涉及到包括海水養殖和新興的海洋技術產業等海洋生物技術的十五個領域,主題是“發展海洋生物技術,推動產業化進程”,這對于正在大力發展海洋經濟的中國有重要意義,將有力地推動中國海洋生物技術的對外交流和發展。
  中國的水產養殖在世界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發展速度也很快,但我國仍然面臨水產養殖的可持續發展問題。在這次會議上,中國專家就這一問題從不同方面進行了探討,并介紹了我國在海洋生物技術領域的最新發展,如轉基因魚類目前的發展狀態和前景、微生物基因組的發展以及中國在免疫學和生物安保方面的發展進程等。
  “這些都是在世界上有重要地位的研究成果。”相建海說。
  “國際海洋生物技術大會在中國的召開令國人振奮。”相建海說,“中國在軟硬件方面的條件讓與會者感到十分滿意。這也從另一角度說明了我國海洋生物技術在國際上已經取得了較高地位。我國從事海洋生物技術的青年學者越來越多,科研成果也越來越豐碩,我們在這一領域必將取得更大的成就。”
  “從無到有,從弱到強,我們的科研隊伍正在不斷地壯大,目前我國海洋生物技術領域正在形成千軍萬馬的發展態勢。”見證了我國海洋生物技術發展歷程的相建海在采訪的最后告訴記者,“正如上屆國際海洋生物大會主席所說,海洋生物技術大會在中國開實至名歸。我們也相信,抓住關鍵技術,實現重點跨越,我們將來完全有可能在國際海水養殖等領域起引領作用,其他方面一點也不輸于外國。中國海洋生物技術未來的發展會讓世界刮目相看。”
日期:2011年3月15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國家海洋生物資源利用中心通過論證

  日前,由國家海洋局第三研究所組建的首個海洋生物資源綜合利用工程技術研究中心通過專家論證。
  該中心圍繞國家發展海洋經濟的戰略性需求,依托海洋三所開展海洋生物資源綜合利用,進行了原創性工程技術的研究開發,推動了海洋生物產業轉型和技術升級,形成了海洋藍色循環經濟產業鏈,提升了我國海洋生物高技術產業的核心競爭力。  
  據介紹,該中心今后將圍繞海洋生物資源綜合利用產業發展的迫切需求,構建海洋微藻微生物發酵中試工程化、海洋生物產物化學修飾與結構改造技術、海洋生物國家標準物質與標準方法研發等技術平臺;應用發酵工程技術和分離純化技術,開發海洋藥物、海洋功能食品、海洋生物新材料、海洋生物工業酶、海洋生物標準物質等產品,為我國海洋生物資源綜合利用產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技術支撐。
日期:2011年2月23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李八方:海洋生物產業將撐起新增長點

  ——訪中國海洋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李八方
        記者:《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發展規劃》提出要打造海洋優勢產業集群,其中海洋生物產業是發展重點之一。目前,我省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在全國處于什么位置?
  李八方:我省始終把海洋生物技術列為海洋研究與開發的重點,海洋生物技術開發與產業產值逐年上升,自2006年以來,我省海洋生產總值連續穩居全國第2位,成為全國發展海洋經濟的領軍者,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屬于海洋生物產業形成的產值,特別是海洋漁業和水產品加工、貿易產生的效益。
  現在,從全國層面上講,我省在發展海洋生物技術與海洋生物產業方面至少存在兩大優勢:一是政策優勢,歷屆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視海洋戰略,積極推進海洋開發,對海洋生物科技與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一直給予政策上的有力支持,已形成了深厚的高新技術及科技成果儲備;二是山東具有得天獨厚的海洋區位、海洋資源、海洋科技和基礎設施建設優勢,而經過10多年的努力,我省已將這些優勢變成了切實的經濟優勢。
  記者:海洋生物產業究竟蘊藏著多大的潛力?它將在建設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發展戰略中起到什么樣的推動作用?
  李八方:豐富的海洋生物資源支撐著海洋生物產業的形成與發展。世界上88%的生物門類生活在海洋,海洋可提供的食物要比陸地全部可耕地提供的食物多上千倍。而特殊的海洋生態環境孕育出的生物品種很多都是食藥兩用種類。隨著陸地上人口、資源、環境矛盾的加劇,開發海洋生物資源在改善國民營養水平、保證食物安全方面將具有特殊的重要意義。
  目前,海洋生物技術及其產業正沿著三個應用方向迅速發展。一是海水養殖,其目標就是要提升傳統養殖產業,促使海水養殖業在優良品種培育、病害防治、規模化生產等諸多方面出現跨越式的發展;二是海洋天然產物開發,其目標是探索開發高附加值的海洋新資源,促進海洋新藥、高分子材料和功能特殊的海洋生物活性物質產業化開發;三是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其目標是保證海洋生物資源可持續利用和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建設上升為國家戰略之后,藍色經濟的發展高潮將會很快到來,海洋生物技術的進步和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也將會迎來明媚的春天。海洋生物技術的進步和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將成為藍色經濟發展最有力的助推器。
  重點突破促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記者:以目前我省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現狀來看,能否支撐起助推藍色經濟發展的重任?
  李八方:半島地區是我國海洋生物技術研究與開發機構、高校、研究院所最為集中的區域,如中國海洋大學、山東大學、中科院海洋所、中科院能源所、中科院海岸帶所和農業部黃海所等。集中了全國約50%的海洋生物技術與產業化的科研力量,可謂人才聚集,基礎雄厚。
  近年來,我省在海洋生物產業領域形成了一大批優秀企業,如山東好當家集團、山東東方海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青島貝爾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在發展藍色經濟,振興海洋生物產業方面,科研、生產機構可以發揮各自優勢,實現產學研結合,組織聯合攻關,提升技術水平,必將會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和經濟優勢。
  記者: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發展戰略的實施為海洋生物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您認為下一步,應該在哪些重點層面率先實現突破?
  李八方:加強基礎生物學研究是促進海洋生物技術研究發展的重要基石。海洋生物技術涉及到海洋生物的分子生物學、細胞生物學、發育生物學、生殖生物學、遺傳學、生物化學、微生物學,乃至生物多樣性和海洋生態學等廣泛內容。研究表明,海洋生物技術的基礎研究應更側重于分子水平,如基因表達、分子克隆、基因組學、分子標記、海洋生物分子、物質活性及其化合物等。這些具有導向性的基礎研究,對今后生物產業的發展將產生重要和根本的影響,應該著力加強。
  推動傳統產業的技術升級是海洋生物技術應用的主要方面。目前,應用海洋生物技術推動海洋產業發展主要聚焦在海水養殖和海洋天然產物開發兩個方面。在水產養殖方面,應重視提高重要養殖種類的繁殖、發育、生長和健康狀況,特別是在培育品種的優良性狀、提高抗病能力方面,如轉生長激素基因魚的培育、貝類多倍體育苗、魚類和甲殼類性別控制、疾病檢測與防治、DNA疫苗和營養增強等;在海洋天然產物開發方面,利用生物技術的最新原理和方法開發分離海洋生物的活性物質、測定分子組成和結構及生物合成方式、檢驗生物活性等,將會明顯地促進海洋新藥、海洋保健食品、海洋營養食品、生物酶、高分子材料、診斷試劑等新一代生物制品和化學品的產業化開發。
  生態和諧是產業增長前提
  記者: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的發展目標是建成海洋經濟發達、產業結構優化、人與自然和諧的藍色經濟區,那么,在開發和應用海洋生物資源的同時,還應在哪些方面著力以實現可持續發展?
  李八方:保證海洋環境和生物資源的可持續利用本身就是海洋生物技術研究應用的另一個重要方面。利用生物技術保護海洋環境、治理污染,使海洋生態系統生物生產過程更加有效是一個相對比較新的應用發展領域,因此,無論是從技術開發,還是產業發展的角度看,它都具有巨大的潛力待挖掘。
  海洋生物資源的開發是系統工程,需要各方面的有機配合與和諧發展。在資源開發中實現海洋自然資源、生態環境和社會發展的和諧統一,是海洋生物產業增長的重要前提。為了避免海洋資源配置的低效率和對海洋資源的過度索取造成的危害,政府應該用經濟的、法律的、行政的或其它方面的約束以及制定產業政策等,對海洋環境資源加強管理,既要考慮行為主體對資源提出的各種需求的相對合理性,又要考慮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應進一步加強循環經濟政策機制建設,圍繞建設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環境效益相一致的生態化生物大產業,在環境保護、可持續循環利用上做文章,從而保障海洋生物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日期:2011年1月18日 - 來自[產業要聞]欄目

浙江海洋生物資源豐富 發展海洋生物醫藥機不可失

生物產業是浙江省委、省政府確定的我省重點培育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重中之重產業,生物醫藥被認為是未來產業制高點之一。我省是醫藥大省,醫藥經濟總量多年來居全國前列,擁有一大批國內外知名的醫藥企業、生物醫藥技術人才、國家級及省級企業技術中心和重點實驗室。同時,浙江又是海洋大省,蘊藏著豐富的海洋生物資源,全省有6500公里的海岸線、26萬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積,有3061個海島和兩倍半于陸域的內海、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可供保健和藥用的海洋生物有420余種。豐富的海洋資源、良好的產業基礎和優越的政策環境,顯示海洋生物醫藥在我省有巨大的發展潛力。
從無到有
我省海洋生物醫藥始于上世紀70年代末期。我省歷史上第一個海洋生物產品,是原舟山水產食品廠(海力生集團有限公司的前身)1978年成功獲得試劑級的角鯊烯產品。第一個成功研發并投產的海洋藥物,是該公司與天津軍事醫科院等單位合作,依托富含多稀不飽和脂肪酸的馬面魚、沙丁、鮐魚等水產品在加工中產生的副產物魚油,于1986年研發成功的用于治療心腦血管疾病的多稀康膠丸。產品受到廣大心腦血管病患者的青睞,暢銷不衰,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良好。
上世紀90年代,我省海洋生物醫藥工業得到快速發展,出現了一批從事海洋生物產品生產的企業和海洋生物醫藥產品。浙江杭康藥業有限公司(原浙江杭康海洋生物藥業有限公司)經過多年的開發,從海蛇中提取海蛇活肽等有效成分,于2000年成功研制出復方海蛇膠囊,成為我國第一只海洋生物治療健忘癥的中藥新藥。產品將中醫藥理論與現代生物醫藥技術相結合,打破了目前國內治腦病完全依賴西藥的局面。
浙江省蝦產品年產量達80萬噸、蟹類年產量15萬噸,居全國第一。長期來,大量的蝦、蟹殼等下腳料一度成為沿海一帶主要廢棄物,作為垃圾處置。上世紀90年代中期,臺州玉環縣一帶集聚了大量生產甲殼素的生產企業,甲殼素加工產業成為當地的一大特色產業。全國以甲殼動物廢棄物為原料生產的氨基葡萄糖鹽酸鹽和硫酸鹽,出口量占全球市場量的80%,其中浙江玉環的相關產品出口量占全國的60%。
創建于1994年的浙江金殼生物化學有限公司,是最早進入甲殼素加工產業的企業之一,也是國內同行中規模最大企業。如今,企業與國內院校聯合開發了D-氨基葡萄糖鹽酸鹽、D-氨基葡萄糖硫酸鉀鹽、鈉鹽、不同分子量殼聚糖等20多個品種,產品總產量達2000噸/年。臺州市豐潤生物化學有限公司則采用現代生物工程,利用微生物菌種,研究發酵法生產甲殼素新技術。2005年,公司與寧波大學生命科學與生物工程學院合作,成立“臺州豐潤海洋生物高新技術研究開發中心”,并建立甲殼素及其系列產品檢測中心和甲殼素產業信息中心。
三足鼎立
浙江海洋生物醫藥產業從無到有,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回顧其發展歷程,有三點經驗可總結:
一是加強“產、學、研”結合。海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與現代生物技術、提取分離技術、活性物質篩選技術、制藥技術的發展和應用密切相關,屬于高科技、高風險行業,因此,我省在海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中,十分注重依托科研院校的力量。目前,全省進入海洋醫藥研究領域的科研單位有浙江大學、寧波大學、浙江省醫學科學院、浙江海洋學院、國家海洋局第二研究所等10多所高校和科研院所。寧波市依托多所大學成立了海洋健康食品與海洋藥物重點實驗室、海洋生物工程重點實驗室,浙江大學成立了海洋藥物實驗室。省內從事海洋生物醫藥產品生產的企業主動設計了一批項目,與科研院校緊密合作,在加快推動新產品產業化的同時,培養造就了企業的研發團隊,極大地促進了海洋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
二是立足資源優勢做好資源利用。我省海洋生物醫藥生產企業都充分利用海洋資源優勢,尤其是充分利用水產品加工副產物或廢棄物,從而大大降低生產成本,使海洋藥物的附加價值更為突出。
三是建立原料供給基地。許多海洋生物醫藥生產企業都積極建立聯結漁民、養殖專業戶、農民的經營模式,對原料進行有計劃收購和運輸,或引導漁民、養殖專業戶和農戶進行原料粗加工,并實施定點收購。由于實行統一規范的管理,保證了企業所需原料的數量和質量,對企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制度戰略
我省海洋生物醫藥產業雖然取得一定發展,但總體尚處于“萌芽”狀態,仍存在許多問題。比如,發現的藥用海洋生物品種十分有限,特別是微生物、浮游生物的開發偏少;所開發的產品多以功能性保健食品和中間體初級產品為主,海洋新藥十分罕見,海洋醫藥在重大疾病治療方面的潛力還沒有得到充分的發揮;海洋醫藥產業的科研、生產、銷售各個環節都不強,需要投入、提升的環節還很多。
海洋生物醫藥是生物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省生物產業發展規劃目標至“十二五”后期海洋醫藥年產業規模要達到50億—80億元。為加快該產業的發展,首先要重視大力培養高層次的研發專業人員,建立有利于海洋人才培養的硬環境,制定有利于人才輩出的政策,加強海洋人才的培訓和交流,建立海洋醫藥學人才數據庫。其次要加大海洋生物醫藥研發的項目投入,形成產、學、研聯合協作體。其三要建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海洋生物醫藥技術體系,促進海洋生物醫藥新技術的開發。
同時,浙江海洋醫藥產業,要有重點地研究和發展:
一是海洋中成藥的研究。結合中藥現代化工程,依托現有中藥現代化的研究優勢,集中力量對經中醫臨床實踐證明確有療效的海洋生物進行研究,如海藻、瓦楞子、石決明、牡蠣、昆布、海馬等。應用現代的提取、分離、純化技術,并配其他藥物,運用傳統中醫藥理論,制成中成藥。
二是應用提取分離技術,開發海洋藥物和保健品。重點選取一批資源豐富、有效成分含量高、易獲取和人工繁育的海洋生物,進行生物活性物質的篩選和提取分離,制成海洋藥物和保健品。同時,為防止資源枯竭,保護生態平衡,對重點物種要實行人工繁育,建立繁育的質量標準體系,保證藥用資源質量可靠、穩定。
三是應用定向修飾(半合成)技術手段,開發現代海洋藥物。按照天然藥物研究的思路和方法,利用少數可大量獲得的海洋天然產物如海洋多糖、蛋白質、脂類等化合物件為基礎原料,采用定向修飾(半合成)手段,進行藥物的研發。
四是應用海洋生物技術培植新的海洋藥源生物,開發現代海洋藥物。應用生物技術來培植新的海洋藥源生物,以獲得大量海洋天然產物,制成新藥。分離各種有價值的海洋生物活性物質基因,利用海洋生物的藥用基因生產海洋藥物,或以海水養殖生物作為藥物基因表達系統,以獲得質優、量足、廉價的藥物。
五是加強海洋微生物發酵技術及其代謝產物的研究。利用這些豐富的海洋天然產物,經適當的降解和化學修飾等手段來生產高活性的海洋藥物。
(作者單位:省經信委醫藥石化行業管理辦公室)
  
  鏈接:國外海洋藥物研發如火如荼
自20世紀60年代起,海洋生物資源便成為醫藥界關注的新熱點,各國競相投入巨資進行海洋醫藥的研究。進入20世紀90年代,許多沿海國家都把利用海洋資源作為基本國策。美  、日、英、法、俄等國家分別推出包括開發海洋微生物藥物在內的“海洋生物技術計劃”、“海洋藍寶石計劃”、“海洋生物開發計劃”等,投入巨資發展海洋藥物及海洋生物技術。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每年用于海洋藥物研究的經費為5000多萬美元。日本海洋生物技術研究院及日本海洋科學技術中心,每年用于海洋生物醫藥研究開發的經費約為1億多美元。  
目前,科學家已經從海葵、海綿、腔腸動物、被囊動物、棘皮動物和微生物體內分離和鑒定了新型化合物3000多種,它們的主要活性表現在抗菌、抗病毒、抗凝血、鎮痛、抗炎、抗腫瘤和抗心血管疾病等方面,其中的部分先導化合物已經進入臨床或臨床應用。澳大利亞稱近幾年海洋藥物產業年平均增長率為8%,到2020年,將達到500-850億澳元。
日期:2010年12月28日 - 來自[生物醫藥]欄目
共 22 頁,當前第 12 頁 9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