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海洋生物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發展前景預測分析

  近日,財政部、海洋局聯合發布通知,支持山東、廣東、浙江等示范地區開展海洋經濟創新發展區域示范,明確提出以海產養殖、海洋生物制藥等海洋生物產業為重點,給予專項資金支持;支持海洋生物創新醫藥、新型海洋生物制品和材料及相關中藥研發等。業內人士指出,作為生物產業重點,海洋生物創新醫藥第一次被提上國家戰略層面。

  

  山東、浙江等海洋大省的海洋生物醫藥企業已經獲得風險投資者的密切關注,海洋生物醫藥產業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10年增10倍

  

  在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的研究與開發受到了國家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視,近年來已經出臺了一些相關的扶持政策,大力發展海洋生物醫藥產業。海洋生物醫藥作為一個產業,已經成為醫藥行業中最活躍、發展最快的領域,被稱為本世紀最有前途的產業之一。2001~2010年,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的產值一直呈上升趨勢。2001年,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產值為5.7億元,到2010年海洋生物醫藥產值達到67億元,在接近10年的時間里增長了10倍,年均增長率達到50%。海洋生物醫藥行業的快速發展,不僅成為制藥行業關注的熱點,也吸引了風險投資者的關注。

  

  在百奧維達投資公司的合伙人李毅看來,海洋生物醫藥在整個醫藥工業中所占的份額非常小,人類對海洋生物的了解還非常欠缺。開發海洋生物醫藥,也是最近幾十年才有的。青島有非常好的海洋生物資源,也有很好的研發力量,曾經開發過一些海洋生物藥品,但總體來說數量較少。目前,全球海洋生物醫藥年銷售額超過10億美元。我國海洋生物醫藥行業發展潛力很大。

  

  在巨大的增長潛力帶動下,各路資本將目光瞄準了海洋生物行業中的新興企業。據金浦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執行總經理肖剛介紹,2012年生物醫藥是其所在公司投資的重點方向。目前大家看好海洋生物醫藥這個產業,因為陸生醫藥資源發展受到了局限。比如過度采掘、環境污染,而大部分的海洋生物醫藥都是純天然的動植物制品,受污染也較少。

  

  地方重點扶持

  

  事實上,從2010年開始,國家將生物產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予以高度重視,提出要把“生物產業發展成為高技術領域的支柱產業和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截至目前,各省、市也都紛紛制定區域性生物產業發展規劃,引導生物產業快速、健康發展。

  

  海洋大省浙江省已把生物產業列入重點培育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重中之重產業。據介紹,該省海洋生物醫藥工業始于上世紀70年代末期,1978年成功獲得試劑級的角鯊烯產品。上世紀90年代,浙江海洋生物醫藥工業得到快速發展,出現了一批從事海洋生物產品生產的企業和海洋生物醫藥產品。如浙江杭康藥業有限公司經過多年的開發,從海蛇中提取海蛇活肽等有效成分,于2000年成功研制出復方海蛇膠囊,該品成為我國第一個治療健忘癥的海洋生物中藥新藥。

  

  “浙江省生物產業發展規劃目標是,至‘十二五’后期海洋醫藥產業規模要達到50億~80億元。”浙江省醫藥行業協會的相關人士介紹說。

  

  與此同時,目前山東省近20個生物技術藥物已投入生產,并擁有新華、魯抗、新華醫療、鳳凰制藥、天東生化等一批全國知名的生物制藥高科技企業,生物醫藥產業已經初具規模。未來,山東將形成生物醫藥、海洋生物全面開發利用的產業格局。

日期:2012年6月25日 - 來自[生物醫藥]欄目

吳德星:在方宗熙誕辰一百周年紀念活動上的致辭


日前,中國海洋大學召開方宗熙誕辰百年紀念大會。唐啟升、管華詩、劉瑞玉、趙法箴、鄭守儀、馮士筰、雷霽霖等院士,山東省科技廳副廳長、青島國家海洋科學研究中心主任李乃勝,中科院海洋所所長孫松等出席。

 

■中國海洋大學校長 吳德星

 

方先生是我國著名生物學家和遺傳學家,海洋生物遺傳學和育種學奠基人。先生創立了海藻遺傳學,發現了海帶新的生活史類型,建立了海帶和裙帶單倍體育苗、育種方法體系;領導完成的“單海一號”海帶單倍體新品種培育,不僅成為開創我國海洋生物細胞工程育種歷史的里程碑,而且是我國褐藻遺傳育種領先于世界同類研究的標志性成果;先生指導完成的海帶、裙帶配子體克隆培育,解決了大型褐藻不能實現長期保存的世界難題,實現了不同種系海帶配子體克隆間的雜交育種,培育出了“單雜十號”等優良品種。至今,先生建立的系列海帶遺傳育種技術仍是國內外大型經濟型褐藻育種研究沿用的技術手段,為我國海藻養殖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先生長期致力于遺傳學的研究和教學,編寫出版的《細胞遺傳學》是我國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第一本高等學校遺傳學教科書,滋養了數代學子;先后翻譯了《物種起源》等世界名著,撰寫了《達爾文學說》、《遺傳工程》等科普圖書,為推廣普及科學知識與科學精神作出了重要貢獻。

 

先生對學校海洋生物學科的開創與發展厥功甚偉。1953年,先生應童第周教授邀請,來青授業,開啟了學校海洋生物遺傳學研究。山東大學遷址濟南,先生留青籌建山東海洋學院生物系,先后建立世界上第一座大型海藻種質資源庫和我國第一座海洋微藻種質庫,奠定了學校乃至我國在國際海洋植物研究領域的重要學術地位;建立的學校第一個“海洋生物遺傳育種”實驗室已發展成“海洋生物遺傳學與育種”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成為我國重要的教學與科研基地。

 

先生一生著書立說,教書育人,桃李滿園。他的學生們如今秉承先生的科學精神,在我國海洋生物遺傳育種領域作出了杰出貢獻,有力地推動了學校海洋生物學科的發展壯大。

 

學校隆重舉辦此次紀念活動,是通過追憶先生生平事跡,深切緬懷先生為推動和發展我國海洋生物遺傳學和育種學作出的卓越貢獻,追思和學習先生為國家教育事業嘔心瀝血、鞠躬盡瘁的崇高風范,激發后學勵志創新,努力為國家海洋事業,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新的更大貢獻。(本文為摘登)

 

《中國科學報》 (2012-06-25 A4 綜合)

日期:2012年6月25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海洋生物產業期待穿越“峽谷”

  海洋生物醫藥產業,是我國當前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然而,事情“看上去很美”,具體操作起來卻沒那么簡單。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正在研制的海洋藥物不少,但是真正產業化的成藥少之又少。掘金生物醫藥產業,首先要穿越一條危險的峽谷——科研成果轉化。

穿越“危險峽谷”

  科研成果轉化難,已成為公認的難題。有中科院院士曾指出,目前我國的科研成果轉化率在25%左右,真正實現產業化的不足5%,與發達國家80%轉化率的差距甚遠。

  放眼海洋生物醫藥領域,科研成果的轉化難度更大。“在海洋生物醫藥產業,一個創新型藥物從研發到最終被批準上市,整個過程需要十幾年的時間,高投入、長周期、高風險的特征十分明顯。而高投入卻未必贏來高回報,有的藥品研發出來卻無法通過認證,或者投放市場后反應冷淡,巨額投入只好‘打水漂’。 ”海力生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王加斌說。

  業內人士表示,假如能夠順利穿越研發、審批、市場這條幽長的峽谷,經受住高投入、長周期、高風險的考驗,國內生物醫藥企業的回報將十分豐厚。但實際情況呢?由于轉化能力薄弱,目前國產的生物技術藥物大多以仿制藥為主。而跨國藥企卻可依靠專利保護,在我國市場上維持著巨大利潤。

  新城怡島路112號,即使經過海中洲新生藥業有限公司的門前,你可能也不會留意。作為全市屈指可數的海洋生物醫藥研發類企業,沒有闊氣的門面,沒有耀眼的招牌,海中洲新生藥業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勇氣。

  面對風險巨大的醫藥企業發展前景,是什么支撐著這家研發類企業朝著既定目標邁進?海中洲新生藥業科學總監汪愛今說,抗癌藥物是目前全球新藥研究開發領域中最熱門和投資最多的,只要掌握了能夠攻克醫學難題的核心技術,就不愁自己的藥賣不出去。

  “我們一直在堅持抗癌藥物核心技術研究,已申請了三項國際專利。核心技術是克服科研成果轉化難問題的關鍵,也是一個經濟增長的制高點和財富金礦。 ”汪愛今說。

產學研結合推動成果轉化

  2011年8月,浙江興業集團有限公司申報的“鳀魚高值化利用的技術集成中試及產業化示范”項目,被列入2011年度國家農業科技成果轉化資金項目,并獲得了60萬元的經費支持。

  該項目圍繞魚油精煉、蛋白水解物系列風味制品和功能性魚蛋白粉研制及開發的主旨設計進行,通過現代生物工程、酶工程、生物化工、分子蒸餾技術等海洋生物制品工業化生產的關鍵技術,將鳀魚經過預處理、酶水解和生化技術手段,獲得高純度、高附加值的多種新產品,實現產業利潤最大化。

  時隔半年,興業集團又通過分子嫁接的方式加緊研究第三代魚油產品,并取得顯著進展。從生產出第一代乙脂魚油,到第二代甘脂魚油,再到研發第三代新型魚油,興業集團魚油生產的產業化道路越走越寬。興業集團研發部部長秦乾安說,興業魚油研發的每一步都與集團堅持走產學研結合道路密不可分。

  早在2006年年底,興業集團就成立了研發中心,如今已擁有30余名專業研究人員。研發中心與浙江大學、華南理工大學等高校合作,企業為高校海洋生物專業相關人才提供成果轉化的平臺,高等院校則為企業發展提供智力支持。

  2010年,以浙江興業集團有限公司為依托,聯合省內多家海洋水產骨干龍頭企業、科研院所等,組建了“浙江省海洋水產加工制造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該聯盟從海產品貯藏與加工技術研究、海產品質量安全與控制技術研究、海洋產品營養和功能食品開發技術研究三方面,開展海洋水產加工領域的技術創新。“聯盟成立后,相關企業經常舉行技術交流會。或匯總企業發展過程中遇到的技術問題,邀請國內外海洋領域的專家進行學術交流,促進了海洋生物產業的良好發展。 ”秦乾安說。

  業內人士認為,科技成果轉化是一項極其復雜的系統工程,僅憑個人或企業很難做好。政府部門應在創新激勵、征稅環節、市場輔導上提供全方位的支持,鼓勵企業與科研機構、高等院校深入對接,推動科研成果的轉化。(殷子然/文)

日期:2012年6月19日 - 來自[產業要聞]欄目

海洋生物醫藥再獲新助力 風險投資躍躍欲試

    日前,財政部、海洋局聯合發布通知,支持山東、廣東、浙江等示范地區開展海洋經濟創新發展區域示范,明確提出以海產養殖、海洋生物制藥等海洋生物產業為重點,給予專項資金支持;支持海洋生物創新醫藥、新型海洋生物制品和材料及相關中藥研發等。業內人士指出,這是海洋生物創新醫藥作為生物產業重點,第一次被提上國家戰略層面。

  而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山東、浙江等海洋大省的海洋生物醫藥企業已經獲得風投們的密切關注,海洋生物醫藥產業將迎來新的發展契機。

   十年增十倍 

  據介紹,在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的研究與開發受到了國家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視,近年來已經出臺了一些相關的扶持政策,大力推動和發展海洋生物醫藥行業。海洋生物醫藥作為一個新興行業,已經成為醫藥行業中最活躍、發展最快的領域,被稱為本世紀最有前途的產業之一。從2001年—2010年,海洋生物醫藥的產值一直呈上升趨勢。2001年,我國海洋業生物醫藥產值達到5.7億元,到2010年海洋生物醫藥產值達到67億元,在接近十年時間里增長十倍,年均增長率達到50%。海洋生物醫藥行業的快速發展,不僅成為制藥行業關注的熱點,也吸引了風險投資者的關注。

  在百奧維達投資公司的合伙人李毅看來,海洋生物醫藥在整個醫藥工業中所占的份額非常小,人類對海洋生物的了解還非常欠缺。開發海洋生物醫藥,也是最近幾十年才有的。青島有非常好的海洋生物資源,也有很好的研發力量,曾經開發過一些海洋生物的藥,但總體來說數量較少。目前,海洋生物醫藥在全球每年的銷售超過10億美元。我國海洋生物醫藥的潛力很大。

  在巨大的增長潛力帶動下,各路資本將目光瞄準了海洋生物產業的新興企業。據金浦產業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執行總經理肖剛向記者介紹,2012年生物醫藥是公司投資的重點方向。目前大家看好海洋生物醫藥這個產業,因為陸生的醫藥資源的發展受到了局限。比如過度采掘,、環境污染,而大部分的海洋生物醫藥都是純天然的動物制品,受污染也較少。

   地方重點扶持 

  事實上,從2010年開始,國家將生物產業作為戰略性新興產業予以高度重視,提出要把“生物產業發展成為高技術領域的支柱產業和國民經濟的主導產業”。截至目前,各省市也都紛紛制定區域性的生物產業發展規劃,引導生物產業快速、健康發展。

  海洋大省浙江把生物產業列入重點培育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和重中之重產業。據介紹,該省海洋生物醫藥始于上世紀70年代末期。1978年成功獲得試劑級的角鯊烯產品。上世紀90年代,浙江海洋生物醫藥工業得到快速發展,出現了一批從事海洋生物產品生產的企業和海洋生物醫藥產品。如浙江杭康藥業有限公司經過多年的開發,從海蛇中提取海蛇活肽等有效成分,于2000年成功研制出復方海蛇膠囊,成為我國第一個海洋生物治療健忘癥的中藥新藥。

  “浙江省生物產業發展規劃目標是,至‘十二五’后期海洋醫藥產業規模要達到50億—80億元。”浙江省醫藥行業協會的相關人士這樣向介紹。

  與此同時,據山東省發改委相關人士向記者介紹,目前該省近20個生物技術藥物已投入生產,擁有新華魯抗、新華醫療(股吧)、鳳凰制藥、天東生化等一批全國知名的生物制藥高科技企業,生物醫藥產業已經初具規模。而且,山東將形成生物醫藥、海洋生物全面開發利用的產業格局。

日期:2012年6月17日 - 來自[生物醫藥]欄目

海洋生物基因工程的難點與前景

  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隨著基因工程的逐步成熟,這項技術也開始被應用到海洋生物的研究與開發中。

  海洋生物基因工程應用的思路很清楚,就是要利用特殊的海洋微生物(或植物)來生產具有特殊功能的生物醫藥、生物材料等,還可以應用在酶工程中,從海洋微生物(比如嗜鹽微生物,海底的嗜壓微生物)中篩選特種酶,由于它們能夠在特殊的環境下穩定生存并具有獨特的新陳代謝途徑,因而可能具有獨特活性和重要的應用價值。通過鑒定相關酶的基因,可以利用基因工程進行大規模生產,避免季節、資源等因素的影響。

  海洋生物的研究與開發取得了一些進展,比如在海洋生物醫藥上,目前共有兩種海洋藥物被批準上市,2004年12月被美國FDA批準的芋螺多肽毒素MVIIA用于治療慢性疼痛,2007年10月,Trabectedin(ET743)在歐洲獲得通過,用于治療軟組織肉瘤。目前處于臨床階段的海洋藥物有40多種,其中多肽結構占據主導地位。但是,基因工程的應用還非常有限,能將海洋生物功能基因轉化為工業化生產的例子非常少,說明海洋生物基因功能的發現和利用有其自身的難度。

  海洋生物基因工程有兩個應用方向目前逐漸成為海洋生物技術研究的主流,一是利用海洋生物修復技術進行海洋環境保護,保證海洋環境的可持續利用和產業的可持續發展;二是利用轉基因和基因工程進行水產養殖的改進,使水產養殖業在優良品種培育、病害防治、規模化生產等方面獲得長足進步。

  之所以聚焦于這兩個方面而不是過度關注海洋生物藥物,是有其內在邏輯的。因為凈化海洋環境以及水產養殖都是海洋生物固有的屬性,而從海洋生物中尋找對人類疾病有治療作用的活性物質雖然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本質上與中草藥是類似的),但難度上如同大海撈針。

  對于海洋環境生物技術,主要是海洋微生物的篩選,有時還包括活性物質的提取,然后利用海洋微生物或活性物質對污染物進行降解,減少毒性或轉化為無毒產品,富集和固定有毒物質(包括重金屬等),大尺度的生物修復還包括生態系統中的生態調控等。對于水產養殖的改進,主要是從生理學和分子層次探索魚類、貝類的疾病和免疫機理,然后通過基因工程培育新的抗病品種,提高海洋漁業的質量和產量。

日期:2012年6月17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海洋生物學家警告人類活動將使海洋“死亡”

沒有鯨、鯊魚和海豚的海洋似乎不可想象。然而,在新書《生命之海》中,海洋生物學家凱勒姆·羅伯茨警告,如果人類繼續無節制捕撈和污染,海底世界在未來50年內將成為魚類絕跡的深淵,海洋將面目全非。

  失蹤的海洋生物

  棱皮龜是與恐龍同時代的生物,至今仍然生活在海中,是海底世界的龐然大物。這種海龜甲殼堅硬,可以長到3米長、2噸重。然而,在我們的下一代成年之時,這種起源古老的海龜可能已經絕種。自從1962年以來,太平洋中棱皮龜的數量大幅減少,每20只僅有1只存活至今。

  棱皮龜家族“人丁”漸少的命運并不獨特。過去30年來,海洋生態經歷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劇烈的變化:生物種類和數目顯著減少,而人類過度捕撈正是罪魁禍首。

  面臨無節制的捕撈,最先“失蹤”的是位于食物鏈頂端的大型海底生物。如今,藍鰭金槍魚、鱈魚和智利海鱸等名貴海魚的存活數量大幅減少。在大多數海域,鯨、海豚、鯊魚、魟和海龜等大型海洋動物的數量減少了至少75%。白鰭鯊、鋸鰩和一度“普通”的鰩等物種的數量則銳減99%。

  長期過度捕撈也導致人類經常食用的海魚數目大幅下降,且難以恢復到歷史高位。

  以美國為例,位于其西海岸附近的皮吉特灣曾以大量三文魚洄游著稱,但如今途經此地的三文魚群寥寥無幾。美國海域內的笛鯛、青魚和鯡魚等品種全都因過度捕撈而數量銳減。與19世紀相比,美國海域內的石斑和細鱗胡瓜魚數量也大為減少。

  2010年,在美國定價的所有商業海產品中,近四分之一品種產量嚴重低于歷史水平,而原因正是過度捕撈。

  21世紀到來之時,全球淺于900米的海域無不遭商業捕魚侵擾。隨著淺海魚類和大型海洋生物的數量減少,人類向海洋更深處撒下漁網。在部分海域,人類甚至開始捕撈生活在3000多米深海的海底生物。

  海鮮市場如今售賣的產品看起來仍然品種繁多,但這卻難以維系漁業的長遠發展。畜牧業發展過程中,人類善于飼養并捕食處于食物鏈中、末端的動物,如雞和牛等,而不是熊或獅子。這不無道理,因為前者更易繁衍、成熟周期短,即使被捕食也相對容易再生并維持其數量。

  在海底世界,同理亦然。大型海洋生物生長時間長、繁衍年代晚,尤其是生活在海面500米以下的物種,例如智利海鱸、深海長尾鱈魚和橘刺鯛。一旦過度捕撈,它們往往難有足夠的時間繁衍培育下一代,最終導致絕種。

  酸性海洋

  魚類變得更小、更少之際,人類一度熟悉的海洋也變得越來越陌生。事實上,過度捕撈只是損害海洋健康的“殺手”之一,人類的其他行為威脅著海洋的脆弱生態,甚至可能令其成為一片酸海。

  隨著人類活動日益頻繁,排放入地球水系的化學和工業污染物越來越多,這些污染物最終都進入海洋。另一方面,以二氧化碳為主的溫室氣體也滲入深海,影響海水溫度及其含氧量,徹底改變海洋的化學成分。

  這不是單純的化學變化,隨之引發的海底洋流運動模式改變,將產生更為災難性的后果,威脅整個地球生態。可以說,人類已將海洋生態逼至崩潰邊緣,令其難以自行修復或再度發育。

  自從進入工業時代以來,海洋已經吸收人類行為導致排放的三成二氧化碳。這些溫室氣體主要源自化石燃料燃燒、城市化摧毀森林和沼澤以及水泥生產。大量吸收二氧化碳加重了海洋的酸性。

  如果溫室氣體的排放得不到遏制,2050年之前海洋酸度將增長1.5倍。海洋酸度在如此短時間內大幅上升,在過去6000萬年至2000萬年以來聞所未聞。“海洋酸度如今大幅增長,不僅是我們有生以來從未見過,即使在地球歷史中也頗為罕見,”英國普利茅斯海洋研究所專家卡羅爾·特利說。

  酸度提高之際,海洋還面臨“營養過剩”的危險。陸地營養大量流失,以化肥和淤泥等形式進入海洋,加上全球變暖的作用,令全球海域內出現不少營養過剩但含氧量低的“禁區”。在這里,由于含氧量過低,普通海洋生物難以存活。這種海洋生物的“禁區”往往出現在大江大河的入海口、人口密集的海岸和內陸海附近。

  “黏稠物崛起”

  酸性海洋并非死海一片。化學成分變化將徹底改變海洋面貌,令諸如水母之類的“黏稠物”得以大行其道。

  海洋酸度升高,將直接威脅有碳酸鹽甲殼的海洋生物生存。這類生物,例如浮游生物,是海洋中最重要的“生產者”。它們不僅是其他海洋生物的食物,還能產生大量氧氣。浮游生物數量減少,將導致沉入深海的有機物殘骸銳減,而這正是深海生物賴以為生的食物來源。

  不少海洋生物絕跡之時,水母卻會迎來生長高峰 。在營養過剩的污染海域,水母因為養料充足蓬勃生長,短時間內即可成年,迅速擴散至更廣闊的海域。在地中海國家摩納哥、愛爾蘭三文魚養殖場、美國馬里蘭州海岸以及日本和印度等地,近年來均有大規模“水母爆發”,傷及游人和漁民。

  更糟的是,本應獵食水母的海洋生物難以在污染海域存活,它們的后代要經歷從卵到幼體的漫長發育,成年之后才能捕食,卻往往在這之前就淪為水母的食物。水母帝國在海洋崛起,出現了捕食者反被吞噬的怪現象。美國海洋學者安德魯 ·巴昆如是比喻:這就好比在陸地上,斑馬和羚羊大肆捕食幼獅和未成年的獵豹。

  即使食物短缺,也難以逆轉水母擴散的狂潮。它們總能縮小體積、耐心蟄伏,待海水中營養成分升高后繼續擴張。因此,除非海水中的營養物質長期大幅降低,否則無法根除水母之害。

  寒武紀遺留化石顯示,早在5.5億年前,地球海洋曾為水母壟斷,別無其他生命形態。如今,水母、細菌和海藻等凝膠類生物在海洋瘋狂生長的景象被形容為“黏稠物崛起”。這象征著海洋生態重回到多細胞生物出現以前的原始年代。

  簡單算術

  拯救海洋也許并不難,少吃海魚、限制捕撈是人類校正錯誤的第一步。對此,總有人反對說,全世界有這么多張嘴要喂,限制捕撈不現實。然而,簡單的算術即可證明,減少捕撈其實能帶來更大經濟效益。

  假設海洋中有100萬條魚,每年捕撈總量的20%可保證漁業資源永不枯竭,這樣每年漁業可收獲20萬條魚。然而,如果愿意花些功夫改善海洋漁業資源,比如將其總量提升到500萬條魚,那么按同樣比例捕撈每年可收獲100萬條魚。

  這就好比銀行存款,在利息不變的前提下增加本金,收益自然成倍增長。此外,海洋漁業資源總量豐富,意味著更容易捕魚,因此可大幅節約漁船和燃料所占成本。

  少捕撈卻能多收獲,這聽上去不可思議。然而,世界銀行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印證了上述理論的可行性。該報告估算,如果對當前的捕撈行為予以限制,海洋漁業資源的產出將增加四成。

  在美國海域,通過限制捕撈來促進魚類數目增長,已有實例。由于引入限制捕撈等措施,阿拉斯加鮭魚至今仍保持相當數量,巖魚和條紋石鮨這兩種魚的數目近來也有恢復性增長。

  對于普通人,要想拯救海洋其實更容易,即少吃海鮮,特別是那些遭到過度捕撈或以破壞性方式捕獲的海產品。龍蝦、扇貝、歐鰈和鱈魚等生活在海底深處,通常動用拖網和挖掘機才能捕撈到,對海底生態毀壞嚴重。

  若要吃海鮮,選擇那些位于食物鏈末端的小魚小蝦,例如鳳尾魚、鯡魚和沙丁魚,盡量避免食用智利海鱸、劍魚和金槍魚等大型掠食者。如果實在難以戒掉金槍魚,也盡量選擇食用桿釣而非網撈的。

日期:2012年6月11日 - 來自[環保技術]欄目

江蘇海洋生物技術實驗室驗收

    江蘇省教育廳日前組織專家對淮海工學院江蘇省海洋生物技術重點建設實驗室進行了驗收。專家組認為,該實驗室建設目標明確,研究特色鮮明,一致同意通過驗收。

  目前,該實驗室已形成了海洋化工、海洋生物種質資源保護與利用、海洋生物制品工程和海水養殖環境與病害防治多個特色鮮明的研究方向,建立了一支知識和年齡結構合理的研究團隊,同時制定了完備的規章制度,形成了“開放、流動、聯合、競爭”的運行機制。建設期間,實驗室承擔了國家自然基金、“863”計劃、科技支撐計劃等各類項目92項,獲得項目資助經費1237萬元,獲國家發明專利22項,獲國家海洋局海洋創新成果二等獎等各類科技成果獎勵16項。

日期:2012年5月15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4個重大海洋生物項目啟動

    科技部863計劃海洋技術領域辦公室11日在福建廈門召開會議,正式啟動4個重大海洋生物項目,國撥經費總額達1.58億元。這標志著“十二五”863計劃海洋生物方向攻關項目基本完成部署,項目實施有望全面提升我國海洋高技術整體水平。

    目前“十二五”863計劃海洋技術領域已累計啟動了6個海洋生物類主題項目,國撥經費總額達到2.29億元。此次啟動的項目包括深海與極地生物探測獲取與應用技術系統研究、典型海洋生物重要功能基因開發與利用、海洋生態環境高通量生物檢測技術開發、遠洋漁業捕撈與加工關鍵技術研究等內容。

    “深海與極地生物探測獲取與應用技術系統研究項目”,是多學科綜合研究,最能體現高技術特征,將以深海和極地生物探測、獲取、應用三個方面的技術研發為主要工作內容,重點研究開發深海生物采樣工具,深海生物原位長期觀測和定植培養技術,深海微生物分離培養與基因資源獲取技術,深海微生物活性物質的發掘及其利用技術和極地海洋微生物資源及活性產物功能利用技術五個部分。項目將獲得目前國際上爭奪最為激烈的海洋生物基因資源。

    深海探測與作業,海洋油氣勘探開發,海洋環境安全保障,海洋生物開發與利用四個方向是“十二五”863計劃海洋技術領域發展的重點。(龍鄒霞 記者陳瑜)

日期:2012年5月15日 - 來自[產業要聞]欄目
共 25 頁,當前第 12 頁 9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