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概念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虛實”概念矛盾性辨析

  “表里”相對人體位置而言,“寒熱”相對人體主觀或客觀溫度而言;那么,“虛實”相對什么而言呢?古人的結論是“氣”。正氣少為虛,邪氣盛為實。正氣也好,邪氣也罷,反正都是氣。從字面看,不能不說是一對矛盾,但對于認真的人來說,事情并非如此簡單。

  有醫家認為,傳統的中醫理論在衡量虛、實時,事實上的尺度并不一致。論述虛時,氣是指人體自身的正氣;論述實時,氣是指外來入侵的邪氣。把虛、實這一對范疇放在一個不同的尺度上衡量,在實際應用中很難比較。

  之所以產生如此困惑,是因為作者考慮到,傳統中醫理論還沒有一個形式邏輯所稱的上位概念來概括“外來的邪氣”和“自身的正氣”,即作者所說的還缺乏一個衡量虛證與實證的統一尺度。筆者認為,產生此種困惑的原因,是由于有些醫家誤把“六淫”(風、寒、署、濕、燥、火)當“五邪”(內風、內火、內濕、內燥、內寒)用了。外來的邪氣即六淫,是指疾病特別是外感實證性疾病產生的原因,它不是病理方面的概念和辨別病機的根據;而內生的五邪之氣即津血、臟腑等生理功能失調所引起的綜合性病理變化才是辨別病機的根據。人體自身的正氣,則是指維持人體正常活動的機能。虛證,正如作者所言,指的是人體機能衰退的一種病理狀態,它才是辨別病理、病機的根據。由此,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辨別虛證與實證,都只能到人體機能的異常變化中去尋找。

  基于此種認識,我們便很容易認同正氣虛與邪氣盛的共同上位概念就是:人體機能。所謂虛,指的是人體機能的衰退;所謂實,指的是人體機能的亢進。

  撇開八綱辨證,中醫的“氣”字,表意是十分豐富的。“氣”的最高概念指的是物質。所提及的天地之氣、六氣、疫癘之氣等等,顯然指的是各種不同的物質或物質形態,如細菌是具生命形式的有機物質。人的肌膚、五臟、六腑都是氣的物質存在形式。知道了氣的物質性,我們可以也應該從另一個角度來解釋虛證與實證的區別:所謂虛證,指的是人體有益物(營養)過少的證候反應;所謂實證,指的是人體有害物(毒素)太多的證候反應。古人的思維很縝密,只是把話說得隱晦一些罷了,只是從邪正到虛實的推演中省掉了一個“物質”概念或“人體機能”概念作連接或中介而已。

  對人體而言,物質或物質屬性可以分為有益和無益的兩種。人體有益物少,或五運不及,或由這些原因引起的機能衰弱,叫正氣虛,為虛證。人體有害物過多,或五運太過,或由這些原因引起的機能亢進,叫邪氣盛,為實證。當然,我們不能把物質和機能之間的關系割裂開來。它們之間的作用常常是互為因果的。器官(物質)為體,機能為用。再者,氣的邪與正,有益與無益,也都是相對的、相互轉化的。如一定的營養物對你有益,但過多過少都對你有害;或此時對你有益,彼時卻可能對你有害。這叫做“非其位則邪,當其位則正”。筆者相信,點明了氣的物質性及其基本屬性(包括生理機能),給虛實范疇建立了一個共同的基礎——病機的物質性及其人體器官的機能性即虛、實的簡明識別系統,定會給虛證、實證的辨析、解釋、研究帶來很多的方便,再不會讓五花八門的帶有虛、實之稱的中醫名詞把人攪得頭昏腦脹,再不會輕易為辨證之綱重建體系了。如有的醫家在辨證八綱的基礎上又加了氣、血兩綱;有的醫家給辨證八綱減去了陰、陽、表、里四綱,加上了濕、燥、滯、瘀四綱,組成了新八綱。筆者認為,前者的錯誤是忽略了氣的物質性,后者的錯誤是忽略了氣的功能性。再如病毒或細菌(有害物)的入侵,可能會表現出實證的癥狀,你就得先用某種藥物去抑制、消滅它;某種機能的亢進,也是實證的表現,你就得先用某種藥物或其他手段(如針灸或心理調節)去抵御它。若人的機體既有虛的癥狀,又有實的癥狀,可能就是虛實夾雜之證。邪氣盛,你自然應該想到它會削弱人體的正氣,致使正氣虛,得用攻補兼施的手段去治療。

 

日期:2009年8月5日 - 來自[臨床討論]欄目

毒品的概念:成癮藥物種類多 至少251種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57條規定,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制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品種目錄》中列明了121種麻醉藥品和130種精神藥品。

       毒品通常分為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兩大類。其中最常見的主要是麻醉藥品類中的大麻類、鴉片類和可卡因類。

    毒品一般是指使人形成癮癖的藥物,這里的藥物一詞是個廣義的概念,主要指吸毒者濫用的鴉片、海洛因、冰毒等,還包括具有依賴性的天然植物、煙、酒和溶劑等,與醫療用藥物是不同的概念。

    制毒物品是指用于制造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的物品。毒品,有些是可以天然獲得的,如鴉片就是通過切割未成熟的罌粟果而直接提取的一種天然制品,但絕大部分毒品只能通過化學合成的方法取得。這些加工毒品必不可少的醫藥和化工生產用的原料就是我們所說的制毒物品。因此,制毒物品既是醫藥或化工原料,又是制造毒品的配劑。

日期:2009年6月28日 - 來自[戒煙戒毒]欄目

“藥妝”多是普通化妝品 專家稱企業涉嫌炒概念

  “化妝品在藥店里賣,而且名字叫"藥妝",應該有一定治療功效。從感覺上來說,效果應該要比那些不是"藥妝"的好一些。”相信不少消費者對藥妝都有類似的認識,記者隨機采訪了幾位經常選購化妝品的顧客,大都認為藥店銷售的化妝品在祛斑、祛痘等問題上比較專業。正基于此,藥妝概念炙手可熱,尤其受到都市女性熱捧。
  繼云南昆明圣火藥業藥妝在央視高調宣傳,北京同仁堂、浙江康恩貝等一批制藥企業也已紛紛推出自藥妝產品。早幾年前進軍藥妝產業的廣州敬修堂藥業,在近日更是再次推出數種藥妝產品。
  然而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藥妝”原本是個舶來概念,相比薇姿、理膚泉、雅漾等其他跨國“藥妝”在藥房渠道賺得盆滿缽滿,國產“藥妝”卻一直在沒有官方身份的灰色地帶尷尬發展,而消費者對“藥妝”具有高于普通化妝品作用的誤解也普遍存在。
  我國目前沒有“藥妝”
  日化專家、廣東省衛生檢驗中心主任技師杜達安介紹,查詢國家權威的《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可以發現,并沒有“藥妝”這個概念。衛生部、藥監局等主管日化產品的衛生系統也沒有關于“藥妝”的批準文號,“藥妝”的生產標準同樣尚無界定。
  據介紹,雖然從2008年9月1日始,所有化妝品及新原料的許可受理工作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負責,但是目前化妝品特殊文號的審批權依然由衛生部門負責,食品藥品監管局主要對化妝品進行綜合監管執法。只有產品文號和質量安全性是目前相關部門監管重點。
  “藥妝”概念來自歐美,杜達安介紹,FDA(美國聯邦食品藥品管理局)認為含有藥物成分、介于化妝品與藥品之間的屬于藥妝產品。國內《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中相對應的概念是“特妝”,即特殊用途的化妝品,例如祛斑、生發等產品。消費者可以從產品外包裝上的“妝特字”號等進行辨認。
  “藥妝”多是普通化妝品
  盡管目前國內對“藥妝”概念尚無定論,但是“藥房銷售”、“功效”、“安全”幾個關鍵詞已經成為“藥妝”的主要特征。多了一個“藥”字化妝品似乎就身價高一等。杜達安認為,這是國內消費者對“藥妝”的理解存在誤區。
  日化產品到底是否具有功效,從產品外包裝上就可辨認,如果沒有“妝特字”號的批準文號,只是“妝字號”,那么就和普通日化產品無異。雖然,有不少產品宣稱通過中草藥萃取技術添加到化妝品中,并且不含色素、香料、防腐劑甚至表面活性劑,對痤瘡、肌膚過敏、色斑等問題有一定功效。但這也不能說明問題。而且國家明文規定,化妝品不能宣傳療效,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皮膚科副主任醫師劉靖介紹,普通日用化妝品通常只起到清潔、保濕的作用。消費者不可抱過高期望。
  申請“特妝”手續繁不如“藥妝”來錢快
  既然國家有“特妝”的相關法規定義規范,那為什么企業不去申請,而拼命宣傳“藥妝”概念呢?
  “某些化妝品廠家通過"藥妝"概念省去復雜漫長的特殊功效化妝品文號辦理程序,同樣可以實現功效化妝品的宣傳效果和利潤。”一位知情者透露,國家衛生部有關規定,申請辦理特殊用途化妝品批準文號的產品,不僅需要符合省級衛生監督部門出具的生產衛生條件審核意見和樣品生產場所具有生產衛生許可證兩大條件,而且從申請辦理到審核、檢驗、評審到發證過程需要1-3年時間,沒有特殊文號的功效性化妝品則無法上市銷售。
  另外,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嚴格規定,化妝品包裝和宣傳中不能出現“祛除”、“治療”等用語,否則屬于違規,將受到查處。
  -消費提醒
  認準“特妝”批號

  我國化妝品被分為特殊用途和普通用途兩大類,普通用途化妝品主要是起到“清潔”和“保養”的作用,而特殊用途化妝品則一共有九個種類。目前國家對化妝品的管理規范中,對用于育發、染發、燙發、脫毛、美乳、健美、除臭、祛斑、防曬的化妝品統稱為特殊用途化妝品;而生產特殊用途的化妝品,必須經過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的批準,取得批準文號后方可生產。通常在外包裝上有“妝特字”或帶有“特”字樣的批號。國外的藥妝產品進口到國內,也要按照國內的有關條例,分類為普通化妝品或是特殊用途化妝品。此外,祛痘產品也有望被列入特殊用途化妝品。(記者李劼)
日期:2009年6月12日 - 來自[美容及化妝品行業]欄目

流感概念第一牛股萊茵生物5次漲停后遭停牌真相

  董秘陳興華表示,就算有了訂單,原材料的價格也會隨之上漲,能給公司帶來多大利潤還說不清楚。而且目前萊茵生物的股價已被高估,存在一定風險,未來很可能會“怎么上去就怎么下來”。

  連續5個漲停,兩次被停牌核查,這就是因甲型H1N1流感而誕生的近期大牛股萊茵生物。是概念炒作還是事實?公司業績是否會因甲型H1N1流感而受益?公司究竟有沒有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帶著上述種種疑問,《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昨日飛赴萊茵生物所在地廣西桂林展開調查。

  股價

  連續五個漲停 公司停牌核查

  萊茵生物5月5日公告稱,近段時間以來,公司股價出現異常波動,為避免公司股票交易價格大幅波動,保護投資者利益,公司擬就是否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影響公司股票價格波動的事項進行核實。為此,公司股票將自5月5日開市起停牌,在核實上述事項并發布公告后復牌。據悉,這是公司近期第二次就異常波動出具停牌公告。自市場近日開始熱烈炒作“甲型H1N1流感”以來,萊茵生物受到市場熱捧。在4月27日、28日連續兩個交易日,公司股票漲幅累計達到20%以上,萊茵生物曾于2009年4月29日發布異常波動公告說明,公司于當日停牌一小時。

  當時,萊茵生物在澄清公告中表示,近期,公共傳媒報道了墨西哥、美國爆發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疫情,文中提及此次疫情將增加八角提取物莽草酸的市場需求,對公司業績產生重要影響。經公司核查,公司目前未接到相關的莽草酸訂單,此次疫情未對公司業績產生影響。同時,公司生產經營情況正常,內外部經營環境未發生重大變化。

  然而,市場對萊茵生物的追捧熱情卻并沒有因公司的澄清公告而降溫。4月29日、4月30日以及“五一”長假后的5月4日,公司股票交易價格再次連續三個交易日漲停,按照規定,累計漲幅達到20%以上,萊茵生物不得不再次停牌核查。而這一次,復牌沒有了明確時間表。

  莽草酸

  具有生產能力 但目前沒訂單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昨天飛赴廣西桂林,探尋萊茵生物連續5個漲停板背后的秘密。

  萊茵生物辦公地點位于桂林國際會展中心三樓,其一樓的公司入口并不大,簡單地掛著“桂林萊茵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藍色標識牌。幾經周折,萊茵生物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陳興華接受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專訪。

  此前,萊茵生物方面曾委婉地表示“當前十分敏感,并不希望做任何采訪和接待”。對此,陳興華坦言:“實在是沒辦法,最近忙得焦頭爛額,已經推掉了好多家媒體的采訪,你們還是我們第一家主動面對的媒體。”

  陳興華向記者介紹,目前唯一被世界衛生組織認可的抗甲型H1N1流感病毒藥物為羅氏公司生產的“達菲”,達菲的重要原料是莽草酸,主要從八角中提取,市場對“達菲”需求的增加,一直傳遞到了莽草酸和八角。

  “而目前為止,公司并沒有得到任何關于生產莽草酸的訂單,也沒有用于生產莽草酸的存貨。”陳興華稱,莽草酸的針對性很強,幾乎只用作“達菲”的生產原料,如果沒有訂單,公司不會冒風險去做這方面的儲備。“一直沒有訂單怎么辦?囤貨風險太大了”。

  “另外,莽草酸價格也很不穩定,以前禽流感的時候我們曾經買過1700元每公斤,但很快就跌到了低谷,只有三四百元每公斤了,價格波動幅度大,周期短,說不定什么時候這一波行情就過去了。”不過他同時表示,“如果真的拿到訂單的話,公司倒是有能力可以馬上組織生產”。

  業績

  不樂觀 無法支撐當前股價

  “作為國內少數幾家有能力提取莽草酸的企業,投資者認定萊茵生物將會極大受益,實際上并不一定是這樣。”對于目前高昂的萊茵生物股價和原材料八角的價格,陳興華認為 “純粹是炒作起來的”。“公司并沒有任何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項。”對于市場的異動,他很無奈地表示,“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澄清了”。

  陳興華提醒,任何股價的持續上揚總是和公司業績基本面分不開的,而萊茵公司去年以來包括今年第一季度,由于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業績很不樂觀,目前僅憑一個概念炒作是無法支撐的。他說,“就算有了訂單,原材料的價格也會隨之上漲,能給公司帶來多大利潤,現在還說不清楚。”他認為,目前萊茵生物的股價被高估,存在一定風險,很可能會“怎么上去就怎么下來”。

  另外,許多機構也發出預警,萊茵生物股票價格目前已經處于高位,存在很大的風險。業內人士也表示,后期醫藥股的投資機會,還要視此次流感事件的發展,如果真的大規模爆發,將有可能對醫藥股產生極大影響。不過多數專家認為,中國已有了抗擊“非典”和禽流感的經驗,建立了應急機制,“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中國爆發的可能性不大。

  資料顯示,萊茵生物2008年全年實現凈利約為406萬元,同期下降81%。2009年一季報顯示,公司虧損約88萬元。預計2009年1~6月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比上年同期下降80%~110%。5月4日,萊茵生物開盤即被封于漲停價20.10元,5日停牌。

  新聞鏈接

  “流感概念”股昨日紛紛下挫

  近期,市場針對“甲型H1N1流感概念”的炒作風起云涌,其中,萊茵生物更是以連續五個漲停板成為其中的“領跑者”。然而深交所數據顯示,炒作主力主要是游資營業部,而且業內人士也向記者表示,隨著昨日“流感概念”股紛紛下挫,此輪炒作已經在降溫了,由于這些個股沒有多少業績支撐,因此投資者后市一定要注意風險。

  游資是炒作主力

  4月25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甲型H1N1流感疫情構成“具有國際影響的公共衛生緊急事態”,流感疫情開始在全球蔓延,盡管還沒有蔓延到國內,但卻迅速“蔓延”到了證券市場。

  4月27日,不少流感概念股大幅高開,截至當日收盤,萊茵生物、海王生物(5.67,-0.09,-1.56%)等個股均以漲停收盤。在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中,相關概念股依然受到市場資金的熱烈追捧,其中萊茵生物更是以連續五個漲停板成為其中的“領跑者”。不過公司在28日晚發布公告稱,公司目前未接到相關的莽草酸訂單。并認為莽草酸需求快速增長時,原材料八角也會提價,所以公司的利潤空間難以確定。

  “我認為流感疫情并不會給公司帶來多少實質上的收益,其實這就是游資對流感概念的一場炒作。”一位券商分析師這樣告訴記者。根據深交所數據顯示,參與萊茵生物炒作的多以游資營業部為主。4月27日,國泰君安上海宜山路第二證券營業部、光大證券北京月壇北街營業部、廣發華福證券上海宛平南路營業部分別買入508.02萬元、329.52萬元、302.06萬元;4月28日,光大證券北京月壇北街營業部和廣發華福證券上海宛平南路營業部又分別賣出362.85萬元、324.02萬元,同日,銀河證券上海東方路營業部買入226.50萬元;4月29日至5月4日,國泰君安上海宜山第二證券營業部和銀河證券上海東方路營業部則分別賣出618.92萬元、264.77萬元。

  分析師:警惕概念炒作風險

  在這輪 “甲型H1N1流感概念”炒作中,公司到底能夠從中獲得多少收益呢?“絕大多數的公司其實和流感疫情并沒有什么關系,今天的走勢也顯示有關概念炒作已經在降溫了,投資者后市一定要注意風險。”上述券商分析師昨日這樣向記者表示。

  昨日,醫藥板塊跌幅前幾位中幾乎都是前期被市場大幅炒作過的流感概念股。其中,上海醫藥下跌4.58%、白云山A下跌4.10%、金宇集團下跌3.63%。上述券商分析師告訴記者:“其實,A股市場上關于概念的炒作不是第一次,許多資深一些的投資者應該不會忘記市場對奧運概念的炒作風潮。”

  受奧運概念的影響,2007年11月全聚德一上市股價就一飛沖天,最高漲至78.56元,但此后公司股價一路下跌,最低股價曾跌至15.23元。“全聚德年報數據顯示,公司接待賓客人數并沒有因為奧運而大幅增加,公司的經營業績并不能支撐股價的大幅攀升,炒作退潮后,股價自然是怎么上去就怎么下來。”一位私募人士告訴記者,“萊茵生物也是這個道理,目前沒有證據支持公司的經營業績會因流感而大幅上升。”   

日期:2009年5月8日 - 來自[資本&財經]欄目

中藥美容法的概念

       中藥美容法是通過中藥的內服、外用來防病健身、延衰駐顏或治療損美性疾病的一種美容方法。
       中藥美容法是中醫美容各種方法中內容最豐富的一部分,化妝品常用美容中藥一般可分為保健型和治療型兩大類。保健型美容中藥多具有滋潤肌膚、防皺除紋、悅色增白、護發增輝、護膚防裂等作用,如古代本草文獻中所謂“好顏色”、“悅澤人面”、“白麗”等功效。治療型美容中藥多具有烏發、除黑黠、去粗刺、滅瘢痕、蝕贅疣、消黑子、療瘡瘍等功效。中藥美容法因其內容豐富,故又是各種美容方法中最重要的一種,成為目前中醫美容學的重點研究內容。
日期:2009年5月5日 - 來自[中醫美容]欄目

中西醫容易混淆的三個概念

        一、血虛不等于貧血

        在門診老聽到病人說自己是“血虛”,自己是貧血癥。實際上,中醫的血虛和西醫的貧血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西醫所說的貧血,是指成年人血色素應在12毫克每百毫升以上才正常,不足此標準稱為貧血。常見的貧血包括失血性貧血、營養不良性貧血、缺鐵性貧血、自體免疫性溶血性貧血、腎性貧血、再生障礙性貧血等。因此必須針對不同的病因采取不同的治療方法。而中醫所說的“血虛”是指患者所出現的頭暈眼花、心悸失眠、手足發麻、面色蒼白或痿黃、婦女月經量少、閉經等一系列癥候群的概括。它并不等于西醫的某一種病。同時。在內、外、婦、兒各科病癥中都可以見到血虛的癥侯。因為中醫所指的血,不僅代表西醫的血液,還包括了高級神經系統的許多功能活動。故中醫所診斷的“血虛”癥。絕對不等于西醫的貧血癥。也就是說貧血癥一定血虛,但血虛不一定是貧血。

        二、腎功能不等于性功能

        在門診經常可以碰到男性患者埋怨自己早泄、性功能減退,他們就認為自己的腎功能不強,認為腎功能不好了,認為有腎虛。一味要求醫生開補腎壯陽的藥物。其實,“性功能”、“腎虛”和“腎功能”是三個不同的概念,彼此之間又有一定的聯系。性功能包括人的性欲、性能力等諸多方面,男性性功能障礙表現為性欲減退、勃起功能障礙、早泄、遺精等。“腎虛”是中醫特有的理論,從廣義來說,幾乎所有的身體疾病都可以歸結為“腎虛”。大凡房事過度及勞思憂傷都可直接或間接地損傷“腎”的功能,引起性功能障礙。腎功能則是現代醫學中對腎臟生理作用的概括,反映腎臟排泄體內代謝廢物和調節體內水分的能力,解剖學上的腎是和性功能無關的。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一定耍區分開這3種概念,在醫生的指導下對癥治療,不要盲目補腎。

        三、腎虛不等于腎病

        中醫的腎虛可以是疾病所致,也可以是衰老的結果。與西醫的腎臟疾病不是一個概念。在治療上,西醫是以針對腎臟客觀存在的病變進行藥物或手術治療,而中醫治療腎虛則是一個“補”字。補腎成為男女皆宜和延年益壽的常用辦法,但盲目地補腎并不可取,中醫講究的是辨證施治,方能達到目的。中醫的腎虛只是人體內臟功能失調的概念.而不是指人體解剖上的腎臟有了病變。因此,腎虛并不等于腎臟有病。

日期:2009年5月5日 - 來自[就醫常識]欄目

毒是相對的概念

  效毒二重性是藥物作用的基本特性。隨著臨床中藥不良反應日益增加,中藥運用的安全性問題愈來愈受到重視。因此,有必要梳理和澄清中藥毒的概念。本文試從歷史與邏輯的角度,對中藥毒的內涵及特點進行探討。

  古今中藥毒有差異

  古代藥、毒不分,混稱為毒藥,認為凡治病之藥皆為毒。同時,毒也指藥物的偏性,早在《素問·五常政大論》中即有大毒、常毒、小毒和無毒之說。魏晉以來,毒多指那些藥性強烈,服后容易出現毒副作用的藥物。現代中藥學認為,毒性是藥物對機體產生的嚴重不良影響及損害,是用以反映藥物安全性的一種性能。常見的毒性反應包括:臟腑組織損傷,功能障礙,甚至死亡等。因此,中藥毒性的傳統概念與現代內涵是不同的。

  中藥與復方的毒性關系

  方與藥的毒性相關   中藥是構成方劑的基本單位,所謂“方以藥成”。某些情況下,組成方劑的中藥本身有毒時,其所組成的方劑也可能有毒。此時,藥與方的毒性一致,通常表現為有毒藥物的毒性強度及藥味多少與全方毒性密切相關。

  方與藥的毒性相離   方雖由藥所構成,但不等于藥,所謂“方之既成,能使藥各全其性,亦能使藥各失其性。”某些情況下,組成方劑的中藥有毒,并不能決定其組成的方劑也有毒。方與藥的毒性相離包括兩種情況:一是單味藥物的毒性通過配伍、用量或制劑的選擇,毒性受到限制,全方表現出無毒或低毒;相反,如配伍或制劑失當,有可能導致全方的毒性增強或出現與單味中藥毒性無關的其他毒性。二是無毒的中藥經不合理的配伍,也可能使全方出現毒性或者明顯的副作用。

  現代關于藥毒的認識

  現代醫學對藥毒的研究已經形成一個專門的學科,即毒理學。毒理學是研究外源性化學物質對生物體的毒性反應、嚴重程度、發生頻率和毒性作用機制的科學,其中藥物毒理學是毒理學在藥物研究領域的分支科學。

  現代醫學認為,毒性作用是藥物固有的,在劑量過大或蓄積過多時可表現為危害性反應,主要包括致突變性、致畸性、致癌性、特異質反應、變態反應、毒性反應六大部分。在一般情況下,藥物毒性是可以預知的,但不一定可以避免。除藥物本身具備毒性作用外,毒性主要與藥物的用量、時程及用藥對象的個體特質密切相關。藥物的副作用是指在規定劑量范圍內,用藥后產生的與治療目的無關的作用,主要包括副反應、停藥反應與后遺效應。顯然,藥物的毒性作用與副作用不同。

  中藥毒與現代藥毒的聯系與區別

  中醫強調,無病不可用藥,凡藥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毒性,治療中應根據疾病程度選用大毒、常毒、小毒或無毒的藥物,如《內經》言:“有毒無毒,所治為主,適大小為制也。”西醫也非常重視藥物的毒副作用,強調用藥的安全劑量范圍。從這個意義上說,中醫與西醫的認識是接近的,即藥物具有效毒二重性,完全無毒副作用的藥物幾乎不存在。然而,中藥與西藥分別基于不同的理論和經驗,其有關藥毒的內涵也有著較大差異。

  理論體系不同  中藥是在臨床觀察、經驗積累,并與中醫醫理結合基礎上發展而來的;西藥則以有機化學、植物化學等為基礎,與生理學、生物化學、病理學等基礎醫學密切相關。

  運用背景不同  中藥以性能、功效使用為主要依據,西藥則以理化屬性、藥理作用為使用依據。如源于中藥黃連的黃連素,西醫主要用于腸道感染,而中醫則主要通過辨證來使用。

  中醫強調辨證用藥,西醫強調辨病用藥,因此中醫用附子治療腎虛陽浮的高血壓患者,西醫卻因其有強心升壓的作用而禁用于高血壓病。

  化學成分不同  中藥成分復雜,多以復方為其主要運用形式,藥用劑量比較粗放,作用涉及多環節、多靶點,藥理與毒理機制多不清楚。西藥則多成分單一,以化學單體或簡單混合物或生物制品為其主要應用形式,藥用劑量精確,作用靶點有限,藥理與毒理機制較為明確。

  運用角度不同  中醫的藥毒主要源于臨床治療經驗,強調中藥的效用與其作用對象的狀態有關,如“藥—證”或“方—證”的對應程度等;西醫的藥毒主要基于動物及體外實驗,雖然也注意到特異質的藥物反應,但更強調藥物自身的理化屬性。

  理解認識不同  中西醫對藥毒的理解都涉及損傷機體和致死性。中醫對藥毒的理解具有更大的相對性和抽象性,且包括了藥物的副作用以及潛在的不利作用;西醫對藥毒的理解則更多強調藥物的固有屬性和具體性,但不包括治療劑量下的副作用。中醫有關中藥“寒涼傷中”、“苦燥傷陰”、“辛散耗氣”等毒副作用,和西醫有關藥物引起的“腎小管損傷”、“肌細胞溶解”、“肝細胞炎癥”等,無任何內在的聯系。

  關于中藥毒的思考

  中藥毒研究的定位,直接套用西藥毒性概念或簡單引入西藥毒性研究思路,均會面臨諸多經驗和邏輯上的困難。首先,毒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是藥均毒”的論述提示,藥物運用中存在著“效—毒”的權衡問題,應以平常心態來看待不斷發現的中藥毒性,特別要了解中藥毒性產生的原因和條件,并盡量避免。其次,對藥毒內涵的界定是必要的,正如建立符合中醫特點的療效評價體系一樣,建立符合中醫藥應用實際的中藥毒性評價體系,也是必要的。再次,中藥的成分復雜,尤其是由多味藥組成的復方,其毒性復雜。單純從化學單體或單味藥角度來認識中藥毒性過于簡單。重視中藥毒副作用的臨床觀察,特別是建立不良反應報告制度,可能更為重要。

日期:2009年5月5日 - 來自[臨床討論]欄目
共 32 頁,當前第 13 頁 9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