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解說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解說中醫醫德思想的來源

歷史上醫出于儒,醫儒相通,“醫乃仁術”與“仁者愛人”如出一轍,說明醫家與儒家有著共同的倫理道德觀念和人文精神傳統。《論語?顏淵》:“樊遲問 仁,子曰:愛人。”《墨子?經說》:“仁,仁愛也。”《素問?寶命全形論》:“天復地載,萬物悉備,莫貴于人。”《孝經》:“天地之性人為貴。”孫思邈 《千金要方?大醫精誠》:“人命至重,貴于千金。”表達出對人的生命、價值、權利的尊重和肯定。范仲淹云:“不為良相,愿為良醫。”朱丹溪云:“士茍精一 藝,以推及物之仁,雖不仕于時,猶仕也。”古代儒生與醫生都有“惠民濟世”的思想,認為以仁愛之心治理朝政,可平天下,以仁愛之心救助患者,則可將愛心傳 播到天下的百姓中,使家庭和睦,人倫有序,從而達到國家社會的長治久安。這種對人的生存、處境和幸福的關懷以及對人類理想社會的追求,在古代醫家的觀念中 占據著重要的甚至是首要的地位,治病、救人、濟世三位一體,不可分割。如《靈樞?師傳》:“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無病,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 憂,傳于后世,無所終時。”《備急千金要方?診候》:“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本草綱目?序》:“夫醫之為道,君子用之以衛生,而推之以濟 世,故稱仁術。”因此,雖然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醫生的社會地位并不高,但是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自覺的敬業精神仍然促使大批優秀的知識分子投身醫學事業, 為黎民百姓的醫療、保健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作為仁術,傳統中醫藥特別強調醫生個體的道德品質修養,甚至將醫生的道德作為行醫的首要條件。孫 思邈《備急千金要方》中的《大醫習業》和《大醫精誠》從業務技術和醫德修養兩方面對醫生的職業道德進行了規范和要求,指出作為一名“大醫”,必須“博極醫 源,精勤不倦”,要堅持不懈地刻苦鉆研,同時,還應當身懷“救濟之志”,其中說道:“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愿普救含 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后,自慮吉兇,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 已有之,深心凄愴;勿避險峻,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集中而完美地體現了中國傳統的倫理道德觀念,不僅被 后世的醫家奉為圭臬,而且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認可,因而成為傳統中醫藥倫理學思想的重要基礎,直到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日期:2013年4月8日 - 來自[中醫文化]欄目
循環ads

專家談破解醫患之傷 稱應加快公立醫院改革

  2011年12月27日央視《新聞1+1》播出《如何醫治“醫患之傷”?》,以下是節目實錄:

  (節目導視)

  夏冬:

  診斷說是腦震蕩,閉合性腦損傷。

  解說:

  醫生說被打。

  郝來福:

  說我用拳頭打,我沒打,我拽了,是過猛了,這我承認。

  解說:

  患者家屬否認。一起因要求修改病歷引發的沖突,究竟誰對誰錯?

  楊兵:

  絕對不允許,修改病歷是有原則的,這是很明確的違法。

  張宇峰:

  證人證言均不能反映出在房間內郝某對夏某的頭部進行擊打。

  解說:

  救死扶傷之地為何卻頻遭暴力事件?

  于振坤:

  我曾經一兩個禮拜,只要我周邊有人離我距離稍微有點近,我就會有警覺。

  解說:

  法律、制度、道德、理解,醫患關系和諧究竟需要我們怎樣的努力?

  韓德民:

  這是一個社會進步和變革的過程,我們希望一天天真正好起來。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注“如何醫治‘醫患之傷’?”

  主持人(白巖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天節目開始首先要看一組照片。在看照片的過程當中給您出一個小題,看這是哪個單位,什么樣的單位?這是第一張,戴著鋼盔,坐在電腦前;第二張,還牽著狗;第三個,依然是戴著鋼盔。我估計好多人會說這還不簡單,銀行,只有銀行才會是這樣一身裝束。但是請注意,第三張照片底下有一個導醫咨詢臺泄露了秘密,其實這是醫院。這是一組老照片,在2006年深圳一家醫院,當時由于醫療糾紛,因此有患者不斷到醫院來騷擾,并且放言說要鏟平這個醫院,醫院為了自保出現了這樣的裝束和舉動。

  今天看來內心已經沉重,為什么今天突然把這組照片給說出來?過去提到醫患關系的時候往往會認為患者是弱勢群體,其實現在相當多的患者依然是弱勢群體。不過在這兩年有關新聞當中越來越多地也開始出現了醫生甚至醫院也呈現出某種弱勢群體的局面,他們也成為被傷害者。在昨天北京一家媒體上又報道了醫患關系當中的一個沖突,我們一起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說:

  病號服、輸液瓶,昨天一篇題為“改病歷被拒,患者家屬毆打急診主任”的報道刊出后,迅速引發人們的關注。報道中說,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叫夏冬,除了是一名病人,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北京老年醫院的急診科主任。幾天之前被人打傷,而打她的則是患者的家屬。今天,我們的記者也來到這家北京老年醫院。

  夏冬(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主任):

  警官就帶我去做了傷檢。做完傷檢,輕微傷也夠不上,第二天就頭疼,在晚上的時候就頭疼特別劇烈,然后血壓到了200多,出現了噴射性嘔吐,然后劇烈頭疼。從晚上9點搶救到第二天早上,當時診斷是腦腦震蕩,就是閉合性腦損傷。

  解說:

  但是,對于打傷致腦震蕩這樣一個說法,被認為是出手打人的郝來福卻并不認同。

  郝來福(患者家屬):

  說用拳頭打我沒打,我拽了沒準是過猛了或者是怎么的,這我承認,我對任何人沒有沖突。

  解說:

  除了夏冬、郝來福兩位當事者,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的副主任曹荀作為證人,也向警方講述了當時事發的過程,卻出現了不一樣的說法。他向記者描述,由于有所顧及,所以兩次筆錄有所不同。

  記者:

  我看到您寫的材料里面,就提到會擔心報復我,然后違心地講了在派出所筆錄中的談話內容,您在派出所的筆錄中是怎么說的?跟您后來寫的不一樣的是什么?

  曹荀(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副主任):

  就說關于打人的情況,警察就問,說你看見他打人了嗎?我說我好像記不太清了。上個禮拜五督查的來了,又重新給他做了一次,那個是第二次了。

  記者:

  那個您說的是看到了?

  曹荀:

  看到了。

  解說:

  盡管急診科有監控錄像,但是監控錄像并沒有拍到動手打人的畫面。盡管夏冬的傷情有會診記錄,但是由于這份記錄單是由北京老年醫院自己出具的,盡管打人現場有證人作證,但是所錄口供又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

  張宇峰(北京市海淀區溫泉派出所政委):

  目前法醫中心根據夏某提供的相關資料進行會診,再次進行傷情鑒定,很快就會出結論。對于在房間內發生的這些事,民警在在場的其他七名醫院工作人員進行了取證,證人證言均不能反映出在房間內郝某對夏某的頭部進行擊打,目前我們還在進一步開展工作。

  解說:

  究竟有沒有打人,如今還無法確認。根據媒體報道,這件事情的直接起因是因為患者家屬要求修改病歷,但是遭到院方的拒絕。

  今年8月21日,郝來福的女兒被送到北京老年醫院進行急救,經過近十個小時的搶救之后,患者最終因為搶救無效而不治身亡。除了對院方搶救過程持有疑義之外,郝來福還提出要修改病歷的要求。

  郝來福:

  我說我都不知道有白血病,你怎么知道有白血病,這個我說必須得更改,保險公司業務員說估計我們好像是“詐保”似的。

  楊兵(北京老年醫院副院長):

  違法了,違反法律了,絕對不允許的,修改病歷是有原則的。

  解說:

  事實上,郝來福和院方最終達成的協議是,院方承諾只要郝來福能提供書面證明,證明像郝來福說的那樣,當時的親屬口述病史有口誤就可以修改病歷。但是在郝來福看來,這樣的病歷結果不是自己造成的,因此也拒絕提供。

  楊兵:

  所以現在對于這一起的原則怎么處理,我這也很明確,先刑事后民事。

  郝來福:

  這醫院,是我做得不對,我可以向他承認錯誤,是他做得不對,怎么辦?

  主持人:

  這個事情其實到現在為止還并沒有說得太清楚,大家可能很多的關注點放在了到底打沒打人,這一點我希望整個的,比如說警察或者相關的部門進行更加詳細的調查。

  但是要回到起點當中,為什么要改病歷?當時醫院記錄下病歷的時候是因為在親屬當中有人說她得了白血病,然后把這個記錄下來,因為要進行搶救。但是當后來這個女孩兒不幸離世之后,家屬就要求修改病歷,但是修改病歷用院長的話來說是違法的。為什么要修改病歷?在采訪當中也有記者表示可能會涉及到保險的賠償問題,有沒有白血病的病史,對于保險索賠可能會有影響。

  在這個過程中非常耐人尋味的是,過去常常發生在弱勢群體身上的一些舉動,現在被認為是強勢的醫院或者醫生身上也開始發生,大家都弱了問題出在哪兒?幾個月前發生在北京同仁醫院的一個案例就更加殘酷,讓大家覺得內心難受。

  (播放短片)

  解說:

  徐文,北京同仁醫院喉科主任,國內頂尖的嗓音專家。她躺在病床的樣子曾經震動了無數人。

  今年9月15日,她被一名患者砍傷,倒在血泊之中,事發至今已經過去了100多天。

  高子程(徐文代理律師):

  從上個星期本案進入了審查起訴階段,由公安機關移交到了檢察院。這個按照法律規定,審查起訴的時間是一個半月。

  解說:

  今天,我們同樣關注徐文醫生的康復情況。但是同仁醫院以徐醫生的健康為由拒絕了媒體的采訪。但本臺記者在一個多月以前曾經采訪到了她,那時的徐醫生右手已經可以活動了,但左手還有些僵硬,康復訓練是她每天必須做的事情,重新站上手術臺是支撐她的動力。

  記者

  您現在晚上睡眠好嗎?

  徐文(北京同仁醫院喉科主任):

  睡眠不好,需要的時候還要帶肢具,帶肢具身體是不能動的,所以就很受限制。

  記者:

  晚上的時候要帶著肢具,要固定它?

  徐文:

  必須固定在一個位置,功能位,將來才能保證這個手有康復的希望。

  記者:

  這個過程要持續多長時間?

  徐文:

  可能要一年左右。

  解說:

  是什么讓曾經的患者變成了一名兇手。將屠刀砍向醫生的兇手王寶洺在五年前經親友介紹,找到徐文醫治自己的喉癌。按照醫院方面公布的事情經過,術前患者以職業需要為由,要求醫生為自己保留喉部發聲功能。因此手術對癌組織的切除并不徹底,此后患者也未遵醫囑繼續治療,一年后王寶洺病情惡化,到北京腫瘤醫院做了全喉切除術。雖然保住了性命,卻失去了他認為至關重要的說話能力。

  從2008年起,王寶洺試圖通過法院起訴,向同仁醫院索賠1700萬元,因為受制于病歷的分歧,司法程序始終停留在原點上,最終王寶洺選擇殺回了醫院。

  王寶洺妻子:

  我們就經常打電話問,什么時候開庭,怎么還不開庭?三年不結案,三年沒結果,他覺得特別無望。

  解說:

  今年5月30日,由北京市司法局、衛生局等六部門聯合成立的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揭牌,患者所賠額超過1萬元的醫療糾紛,除了走司法程序還可以通過調解委員會免費調解,這也是學界呼吁多年的第三方獨立機構。

  劉方(北京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副主任):

  我是設想能夠經過十年的努力,把我們醫患糾紛引到一個規范處理的流程。有了糾紛到我們這第三方來,我們讓雙方能夠態度很平和,來把這個問題說清楚。

  徐文:

  我只想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做我愿意做的事情,有很好的周圍的工作環境。過去可能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現在對我和同行來說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我希望這個社會上,相信理想的人還是應該多一點,這個社會才能有希望。

  記者:

  您相信理想嗎?

  徐文:

  我想我還是相信。

  主持人:

  在徐文這個案件發生了之后,當時社會上有一些輿論,有另外一些聲音,我們也注意到讓很多醫生受到了第二次傷害。因為大家用醫患關系來界定了這件事,不,這個首先要搞清楚,這是一個非常殘暴的刑事案件,因此要首先看到案件當中的殘暴性,什么都不要解釋,用刀去砍曾經給自己治過病的醫生的行為,能用醫患關系簡單地解讀嗎?因此當界定完這一點之后接下來要思考,我給王寶洺寫了四個傷:

  首先他傷了醫生,是為他治病的醫生,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他自己因為之前曾經在醫院待過一段時間,王寶洺一直認為我懂潛規則,所以他在找徐文醫生為他治療和手術的過程中,還拿了一萬塊錢要送給徐文醫生,但是由徐文出差以及中間人的阻攔,他沒送成。沒送成之后他一直說,她對我不好或者冷淡,就是因為錢沒送出去,他還是愿意相信潛規則,也就是說愿意相信那些不太好的東西存在,因此他讓醫生受傷了,徐文這樣一個參加北京奧運會的醫生要半年之后才能夠慢慢康復,也許回到手術臺。還有一個細節不得不說,當她被砍完之后,恢復知覺的時候,眼睛里馬上掉出了淚,沒有人知道那一瞬間她在想什么。

  接下來他傷的是自己和家人,得了癌癥五年之后活著。但是他一直生活在仇恨、憤怒和焦慮之中,最后走上了這樣的犯罪道路。除了傷了他自己,今后他只能在監獄、牢房里渡過一段歲月,但是他也傷了自己的家人,我相信他的妻子、家人一定會非常難受,如果這些沒有發生,能夠平靜過日子,多么不容易。

  第三個,他傷了更多的醫生。因為在徐文事件發生之后,再加上有一些輿論、聲音站在用刀砍人的王寶洺這一邊,用醫患關系去解讀這件事情,很多醫生難過、掉眼淚、哭,甚至那一段時間感覺非常絕望,“我從事的職業是什么?”因此傷了更多的醫生。

  但是歸根到底,王寶洺傷了我們每一個人。如果醫患關系進入到一種惡性循環關系當中的時候,我們都是潛在的患者,今天不管多么健康都會成為潛在的患者,但是如果每一個醫生都開始產生了戒備、敵意等等,我們會不會成為受害者?所以最后一個傷是傷不起,但是畢竟這樣的事實還是已經發生了。

  很多人就在期待,我們怎么去營造一個更加良好的關系,不能說是患者是弱勢群體,現在醫生也開始變成弱勢群體了,問題出在哪兒?醫患關系有沒有解,第三方仲裁機構可不可以更好地扮演這個角色。接下來就讓在北京被大家認為是第三方仲裁機構的負責人幫我們解讀一下,看能不能幫上社會和大家的忙。

  劉方:

  過去有很多的醫療糾紛,到底有多少我們是不掌握的,現在成立了人民調解委員會以后,患者都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民調解委員會來解決醫患糾紛。

  醫療糾風從現在和去年同期比確實提高了42%,看起來數量是加大了,但是我們覺得它是一個好事,是今后一個法制化來處理醫療糾紛的方向。我們從成立到現在已經做了8000起,會發現三級醫院會在什么樣的問題上,比如說三級醫院會在圍手術期的方面出現的問題多,會在手術適應癥的選擇上會發生的問題多,而在二級醫院會發生誤診誤治的問題多。我們把這些原因歸納起來,要反饋給北京市衛生局,希望他們在對醫院管理的過程中,能夠加強對醫院這方面的管理和培訓。

  主持人:

  在過去一旦出現了醫生被傷害的情況,輿論會站到醫生這一邊,患者出現了被傷害的時候大家一下子站到患者這一邊,總把雙方給敵對化,其實有時候我們能不能有更多的一些理解。我們接著往下走。

  (播放短片)

  袁曉鳳(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

  因為他完全是誤會造成的,所以他就說你們應該挨砍。本來我們醫院剛剛發生這件事情了,所以我們聽了以后非常傷心。

  解說:

  袁曉鳳,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就在不久前,一位患者因為聽錯了護士的話,張口就說你們就是欠砍,讓護士長一下子懵了,當時氣氛十分緊張,嚇的旁邊的護士都準備找件防身的東西。所幸后來這句氣話沒有成真,后來這位患者的父親還帶著兒子來到同仁醫院向醫護人員道歉,并獲得了原諒。

  王謙(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

  經過了解才知道他家里頭很多人有病,然后花了很多錢,求醫路也挺艱難的,所以他就把火氣都發在這兒了。

  解說:

  在北京同仁醫院最忙碌的就是位于西區三層的眼科門診。每天17位當班護士要接待3000多個患者,再加上家屬就是小一萬人,而專治疑難雜癥的眼科會診中心又是整個眼科門診火藥味最濃、護士最難干的一個地方。

  今天都能看,所以大家合作一下。

  袁曉鳳:

  凡是掛上號的病人都能夠看上病,今天都能看,所以大家合作一下。

  解說:

  每一天眼科會診中心的護士長袁曉鳳都要把這樣的話重復上幾十上百遍,她今年已經68歲了,退休多年一直被反聘在此,沒有她這樣有快50年經驗的老同仁護士長,你還真攬不了一天接待成千上百患者這活。

  1999年,北京市把眼科會診中心設在同仁醫院,這里便承擔起全國的疑難眼病診治任務,這里設有六個眼科專業科室,全是北京同仁醫院里頂尖的大夫,全國慕名而來的患者云集在這里,對于護士長的挑戰相當大。每周到專門處理疑難雜癥的知名專家出診的日子就更像是一場戰爭。

  患者:

  聽不見,大點聲音。

  袁曉鳳:

  大家都往后退一退,站在門口大家就聽得見了,因為大家都在這嚷嚷,(護士)叫名字都聽不見。

  解說:

  眼科會診中心主要解決疑難雜癥和病情危重的病人,怕病情發展迅速,會診中心承諾醫生出診后三個月內一定安排一次復診,這就讓這里的患者像滾雪球一樣越積越多。

  袁曉鳳:

  這種環境我們自己也不滿意,說實在的,第一沒給病人提供一個優美的環境,也沒有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只能說我們做到了一個保證病人看上病,現在只能達到這么一個標準。

  解說:

  掛號難、排隊難,還有可能被醫托兒騙,求醫者的苦惱所積累起來的情緒,對于醫生而言也是一種巨大的負擔,而每到中午時分又是考驗最大的時候。

  記者:

  是不是中午的時候更著急,怕醫生去吃飯看不上?

  患者:

  對,他(醫生)今天走了之后,下個禮拜四,病人用壞了,眼睛怎么搞。

  你們不下班。

  袁曉鳳:

  我們不下班,我們什么時候看完什么時候下班。

  解說:

  在人群中記者發現了一位患者家屬,也在安慰著其他患者和家屬。

  患者家屬:

  我每次來都是早上差不多八點四十左右到九點,(醫生)上班到下午四五點鐘才會結束,中間也不吃飯,沒有一個大夫休息,所以我覺得也挺不容易的。

  主持人:

  今天當我們組內的兩撥記者出去采訪之后,他們的心態特別值得關注,采訪完患者的那批記者就覺得患者真值得同情,他們太不容易了;采訪了醫生和醫院的記者回來說,醫生和醫院太值得同情了,他們太不容易了。但是當這兩撥人坐在一起聊的時候發現社會太不容易了,內心非常糾結,到底怎么樣才能破解這樣的醫患關系,或者說我們未來期待一個更好的局面呢?

  針對這個問題,接下來我要采訪一位專家,她是國務院醫改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現在是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李玲教授。李玲教授,您好。

  李玲(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您好。

  主持人:

  我們更多的時候會看到患者是弱勢群體,但是新聞中也不斷地呈現出有很多醫生也開始成為弱勢群體當中的一部分,非常糾結,怎么辦?這種醫患關系要破解的關鍵是什么,就這一個問題,李教授?

  李玲:

  醫患關系要破解,我覺得是要加快我們的醫改,就是公立醫院的改革。因為其實醫生和患者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關系,他們應該共同抵御疾病的戰友,應該是攜手的,但是現在使他們變成了像敵對的關系,也就是利益對抗的。也就使得剛才節目里報的各種醫患糾紛不斷在出現,既不是醫生的問題也不是患者的問題,是我們的制度出了問題。

  主持人:

  應該從哪兒入手?

  李玲:

  我覺得應該從政府先入手,比如像現在這么頻繁發生的醫患糾紛,首先應該讓公安介入,應該給醫生一個有尊嚴的、安全的就業環境,不能說今天上班得戴著鋼盔,得時刻堤防著會不會被殺、被傷,使這個職業失去了這個職業應該有的最基本保障。

  患者,現在醫改正在進行,未來長遠的打算應該分層次就診,普通的病、常見的病應該在基層,像同仁這樣的大醫院應該是疑難病癥,可以逐級轉診上去,這樣也使得大醫院能夠有序地給病人提供服務,而不是現在像大農貿市場,醫生每天是疲于奔命,患者也是在里面……

  主持人:

  本來就難受,情緒就會更容易激動。

  李玲:

  雙方都是一觸即發,矛盾就會不斷發生。

  主持人:

  明白,您的意思是要通過改革去解決這方面的問題。謝謝您,李玲教授。

  在節目最后要看一個調查,我們應該有所悟了。在這個調查當中針對的是醫生,結果最關心醫療相關事件,65%的醫生選擇的是注意醫療安全,但是怎么治好病才有53%。當把對方想象成朋友的時候他才可能是朋友,想成敵人一定是敵人。

日期:2011年12月29日 - 來自[醫患關系與醫療糾紛看板]欄目

醫患糾紛加劇傷人事件頻發 專家建議政府應介入

  新聞回顧:南昌第一醫院疑因醫患糾紛引發數百人械斗(圖)

  《新聞1+1》2011年12月27日完成臺本

  ——如何醫治“醫患之傷”?

  (節目導視)

  夏冬:

  診斷說是腦震蕩,閉合性腦損傷。

  解說:

  醫生說被打。

  郝來福:

  說我用拳頭打,我沒打,我拽了,是過猛了,這我承認。

  解說:

  患者家屬否認。一起因要求修改病歷引發的沖突,究竟誰對誰錯?

  楊兵:

  絕對不允許,修改病歷是有原則的,這是很明確的違法。

  張宇峰:

  證人證言均不能反映出在房間內郝某對夏某的頭部進行擊打。

  解說:

  救死扶傷之地為何卻頻遭暴力事件?

  于振坤:

  我曾經一兩個禮拜,只要我周邊有人離我距離稍微有點近,我就會有警覺。

  解說:

  法律、制度、道德、理解,醫患關系和諧究竟需要我們怎樣的努力?

  韓德民:

  這是一個社會進步和變革的過程,我們希望一天天真正好起來。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注“如何醫治‘醫患之傷’?”

  主持人(白巖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今天節目開始首先要看一組照片。在看照片的過程當中給您出一個小題,看這是哪個單位,什么樣的單位?這是第一張,戴著鋼盔,坐在電腦前;第二張,還牽著狗;第三個,依然是戴著鋼盔。我估計好多人會說這還不簡單,銀行,只有銀行才會是這樣一身裝束。但是請注意,第三張照片底下有一個導醫咨詢臺泄露了秘密,其實這是醫院。這是一組老照片,在2006年深圳一家醫院,當時由于醫療糾紛,因此有患者不斷到醫院來騷擾,并且放言說要鏟平這個醫院,醫院為了自保出現了這樣的裝束和舉動。

  今天看來內心已經沉重,為什么今天突然把這組照片給說出來?過去提到醫患關系的時候往往會認為患者是弱勢群體,其實現在相當多的患者依然是弱勢群體。不過在這兩年有關新聞當中越來越多地也開始出現了醫生甚至醫院也呈現出某種弱勢群體的局面,他們也成為被傷害者。在昨天北京一家媒體上又報道了醫患關系當中的一個沖突,我們一起看一下。

  (播放短片)

  解說:

  病號服、輸液瓶,昨天一篇題為“改病歷被拒,患者家屬毆打急診主任”的報道刊出后,迅速引發人們的關注。報道中說,躺在病床上的患者叫夏冬,除了是一名病人,她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北京老年醫院的急診科主任。幾天之前被人打傷,而打她的則是患者的家屬。今天,我們的記者也來到這家北京老年醫院。

  夏冬(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主任):

  警官就帶我去做了傷檢。做完傷檢,輕微傷也夠不上,第二天就頭疼,在晚上的時候就頭疼特別劇烈,然后血壓到了200多,出現了噴射性嘔吐,然后劇烈頭疼。從晚上9點搶救到第二天早上,當時診斷是腦腦震蕩,就是閉合性腦損傷。

  解說:

  但是,對于打傷致腦震蕩這樣一個說法,被認為是出手打人的郝來福卻并不認同。

  郝來福(患者家屬):

  說用拳頭打我沒打,我拽了沒準是過猛了或者是怎么的,這我承認,我對任何人沒有沖突。

  解說:

  除了夏冬、郝來福兩位當事者,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的副主任曹荀作為證人,也向警方講述了當時事發的過程,卻出現了不一樣的說法。他向記者描述,由于有所顧及,所以兩次筆錄有所不同。

  記者:

  我看到您寫的材料里面,就提到會擔心報復我,然后違心地講了在派出所筆錄中的談話內容,您在派出所的筆錄中是怎么說的?跟您后來寫的不一樣的是什么?

  曹荀(北京老年醫院急診科副主任):

  就說關于打人的情況,警察就問,說你看見他打人了嗎?我說我好像記不太清了。上個禮拜五督查的來了,又重新給他做了一次,那個是第二次了。

  記者:

  那個您說的是看到了?

  曹荀:

  看到了。

  解說:

  盡管急診科有監控錄像,但是監控錄像并沒有拍到動手打人的畫面。盡管夏冬的傷情有會診記錄,但是由于這份記錄單是由北京老年醫院自己出具的,盡管打人現場有證人作證,但是所錄口供又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

  張宇峰(北京市海淀區溫泉派出所政委):

  目前法醫中心根據夏某提供的相關資料進行會診,再次進行傷情鑒定,很快就會出結論。對于在房間內發生的這些事,民警在在場的其他七名醫院工作人員進行了取證,證人證言均不能反映出在房間內郝某對夏某的頭部進行擊打,目前我們還在進一步開展工作。

  解說:

  究竟有沒有打人,如今還無法確認。根據媒體報道,這件事情的直接起因是因為患者家屬要求修改病歷,但是遭到院方的拒絕。

  今年8月21日,郝來福的女兒被送到北京老年醫院進行急救,經過近十個小時的搶救之后,患者最終因為搶救無效而不治身亡。除了對院方搶救過程持有疑義之外,郝來福還提出要修改病歷的要求。

  郝來福:

  我說我都不知道有白血病,你怎么知道有白血病,這個我說必須得更改,保險公司業務員說估計我們好像是“詐保”似的。

  楊兵(北京老年醫院副院長):

  違法了,違反法律了,絕對不允許的,修改病歷是有原則的。

  解說:

  事實上,郝來福和院方最終達成的協議是,院方承諾只要郝來福能提供書面證明,證明像郝來福說的那樣,當時的親屬口述病史有口誤就可以修改病歷。但是在郝來福看來,這樣的病歷結果不是自己造成的,因此也拒絕提供。

  楊兵:

  所以現在對于這一起的原則怎么處理,我這也很明確,先刑事后民事。

  郝來福:

  這醫院,是我做得不對,我可以向他承認錯誤,是他做得不對,怎么辦?

  主持人:

  這個事情其實到現在為止還并沒有說得太清楚,大家可能很多的關注點放在了到底打沒打人,這一點我希望整個的,比如說警察或者相關的部門進行更加詳細的調查。

  但是要回到起點當中,為什么要改病歷?當時醫院記錄下病歷的時候是因為在親屬當中有人說她得了白血病,然后把這個記錄下來,因為要進行搶救。但是當后來這個女孩兒不幸離世之后,家屬就要求修改病歷,但是修改病歷用院長的話來說是違法的。為什么要修改病歷?在采訪當中也有記者表示可能會涉及到保險的賠償問題,有沒有白血病的病史,對于保險索賠可能會有影響。

  在這個過程中非常耐人尋味的是,過去常常發生在弱勢群體身上的一些舉動,現在被認為是強勢的醫院或者醫生身上也開始發生,大家都弱了問題出在哪兒?幾個月前發生在北京同仁醫院的一個案例就更加殘酷,讓大家覺得內心難受。

  (播放短片)

  解說:

  徐文,北京同仁醫院喉科主任,國內頂尖的嗓音專家。她躺在病床的樣子曾經震動了無數人。

  今年9月15日,她被一名患者砍傷,倒在血泊之中,事發至今已經過去了100多天。

  高子程(徐文代理律師):

  從上個星期本案進入了審查起訴階段,由公安機關移交到了檢察院。這個按照法律規定,審查起訴的時間是一個半月。

  解說:

  今天,我們同樣關注徐文醫生的康復情況。但是同仁醫院以徐醫生的健康為由拒絕了媒體的采訪。但本臺記者在一個多月以前曾經采訪到了她,那時的徐醫生右手已經可以活動了,但左手還有些僵硬,康復訓練是她每天必須做的事情,重新站上手術臺是支撐她的動力。

  記者

  您現在晚上睡眠好嗎?

  徐文(北京同仁醫院喉科主任):

  睡眠不好,需要的時候還要帶肢具,帶肢具身體是不能動的,所以就很受限制。

  記者:

  晚上的時候要帶著肢具,要固定它?

  徐文:

  必須固定在一個位置,功能位,將來才能保證這個手有康復的希望。

  記者:

  這個過程要持續多長時間?

  徐文:

  可能要一年左右。

  解說:

  是什么讓曾經的患者變成了一名兇手。將屠刀砍向醫生的兇手王寶洺在五年前經親友介紹,找到徐文醫治自己的喉癌。按照醫院方面公布的事情經過,術前患者以職業需要為由,要求醫生為自己保留喉部發聲功能。因此手術對癌組織的切除并不徹底,此后患者也未遵醫囑繼續治療,一年后王寶洺病情惡化,到北京腫瘤醫院做了全喉切除術。雖然保住了性命,卻失去了他認為至關重要的說話能力。

  從2008年起,王寶洺試圖通過法院起訴,向同仁醫院索賠1700萬元,因為受制于病歷的分歧,司法程序始終停留在原點上,最終王寶洺選擇殺回了醫院。

  王寶洺妻子:

  我們就經常打電話問,什么時候開庭,怎么還不開庭?三年不結案,三年沒結果,他覺得特別無望。

  解說:

  今年5月30日,由北京市司法局、衛生局等六部門聯合成立的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揭牌,患者所賠額超過1萬元的醫療糾紛,除了走司法程序還可以通過調解委員會免費調解,這也是學界呼吁多年的第三方獨立機構。

  劉方(北京市醫療糾紛調解委員會副主任):

  我是設想能夠經過十年的努力,把我們醫患糾紛引到一個規范處理的流程。有了糾紛到我們這第三方來,我們讓雙方能夠態度很平和,來把這個問題說清楚。

  徐文:

  我只想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做我愿意做的事情,有很好的周圍的工作環境。過去可能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現在對我和同行來說并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我希望這個社會上,相信理想的人還是應該多一點,這個社會才能有希望。

  記者:

  您相信理想嗎?

  徐文:

  我想我還是相信。

  主持人:

  在徐文這個案件發生了之后,當時社會上有一些輿論,有另外一些聲音,我們也注意到讓很多醫生受到了第二次傷害。因為大家用醫患關系來界定了這件事,不,這個首先要搞清楚,這是一個非常殘暴的刑事案件,因此要首先看到案件當中的殘暴性,什么都不要解釋,用刀去砍曾經給自己治過病的醫生的行為,能用醫患關系簡單地解讀嗎?因此當界定完這一點之后接下來要思考,我給王寶洺寫了四個傷:

  首先他傷了醫生,是為他治病的醫生,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他自己因為之前曾經在醫院待過一段時間,王寶洺一直認為我懂潛規則,所以他在找徐文醫生為他治療和手術的過程中,還拿了一萬塊錢要送給徐文醫生,但是由徐文出差以及中間人的阻攔,他沒送成。沒送成之后他一直說,她對我不好或者冷淡,就是因為錢沒送出去,他還是愿意相信潛規則,也就是說愿意相信那些不太好的東西存在,因此他讓醫生受傷了,徐文這樣一個參加北京奧運會的醫生要半年之后才能夠慢慢康復,也許回到手術臺。還有一個細節不得不說,當她被砍完之后,恢復知覺的時候,眼睛里馬上掉出了淚,沒有人知道那一瞬間她在想什么。

  接下來他傷的是自己和家人,得了癌癥五年之后活著。但是他一直生活在仇恨、憤怒和焦慮之中,最后走上了這樣的犯罪道路。除了傷了他自己,今后他只能在監獄、牢房里渡過一段歲月,但是他也傷了自己的家人,我相信他的妻子、家人一定會非常難受,如果這些沒有發生,能夠平靜過日子,多么不容易。

  第三個,他傷了更多的醫生。因為在徐文事件發生之后,再加上有一些輿論、聲音站在用刀砍人的王寶洺這一邊,用醫患關系去解讀這件事情,很多醫生難過、掉眼淚、哭,甚至那一段時間感覺非常絕望,“我從事的職業是什么?”因此傷了更多的醫生。

  但是歸根到底,王寶洺傷了我們每一個人。如果醫患關系進入到一種惡性循環關系當中的時候,我們都是潛在的患者,今天不管多么健康都會成為潛在的患者,但是如果每一個醫生都開始產生了戒備、敵意等等,我們會不會成為受害者?所以最后一個傷是傷不起,但是畢竟這樣的事實還是已經發生了。

  很多人就在期待,我們怎么去營造一個更加良好的關系,不能說是患者是弱勢群體,現在醫生也開始變成弱勢群體了,問題出在哪兒?醫患關系有沒有解,第三方仲裁機構可不可以更好地扮演這個角色。接下來就讓在北京被大家認為是第三方仲裁機構的負責人幫我們解讀一下,看能不能幫上社會和大家的忙。

  劉方:

  過去有很多的醫療糾紛,到底有多少我們是不掌握的,現在成立了人民調解委員會以后,患者都知道有這樣一個人民調解委員會來解決醫患糾紛。

  醫療糾風從現在和去年同期比確實提高了42%,看起來數量是加大了,但是我們覺得它是一個好事,是今后一個法制化來處理醫療糾紛的方向。我們從成立到現在已經做了8000起,會發現三級醫院會在什么樣的問題上,比如說三級醫院會在圍手術期的方面出現的問題多,會在手術適應癥的選擇上會發生的問題多,而在二級醫院會發生誤診誤治的問題多。我們把這些原因歸納起來,要反饋給北京市衛生局,希望他們在對醫院管理的過程中,能夠加強對醫院這方面的管理和培訓。

  主持人:

  在過去一旦出現了醫生被傷害的情況,輿論會站到醫生這一邊,患者出現了被傷害的時候大家一下子站到患者這一邊,總把雙方給敵對化,其實有時候我們能不能有更多的一些理解。我們接著往下走。

  (播放短片)

  袁曉鳳(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

  因為他完全是誤會造成的,所以他就說你們應該挨砍。本來我們醫院剛剛發生這件事情了,所以我們聽了以后非常傷心。

  解說:

  袁曉鳳,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長。就在不久前,一位患者因為聽錯了護士的話,張口就說你們就是欠砍,讓護士長一下子懵了,當時氣氛十分緊張,嚇的旁邊的護士都準備找件防身的東西。所幸后來這句氣話沒有成真,后來這位患者的父親還帶著兒子來到同仁醫院向醫護人員道歉,并獲得了原諒。

  王謙(北京同仁醫院眼科會診中心護士):

  經過了解才知道他家里頭很多人有病,然后花了很多錢,求醫路也挺艱難的,所以他就把火氣都發在這兒了。

  解說:

  在北京同仁醫院最忙碌的就是位于西區三層的眼科門診。每天17位當班護士要接待3000多個患者,再加上家屬就是小一萬人,而專治疑難雜癥的眼科會診中心又是整個眼科門診火藥味最濃、護士最難干的一個地方。

  今天都能看,所以大家合作一下。

  袁曉鳳:

  凡是掛上號的病人都能夠看上病,今天都能看,所以大家合作一下。

  解說:

  每一天眼科會診中心的護士長袁曉鳳都要把這樣的話重復上幾十上百遍,她今年已經68歲了,退休多年一直被反聘在此,沒有她這樣有快50年經驗的老同仁護士長,你還真攬不了一天接待成千上百患者這活。

  1999年,北京市把眼科會診中心設在同仁醫院,這里便承擔起全國的疑難眼病診治任務,這里設有六個眼科專業科室,全是北京同仁醫院里頂尖的大夫,全國慕名而來的患者云集在這里,對于護士長的挑戰相當大。每周到專門處理疑難雜癥的知名專家出診的日子就更像是一場戰爭。

  患者:

  聽不見,大點聲音。

  袁曉鳳:

  大家都往后退一退,站在門口大家就聽得見了,因為大家都在這嚷嚷,(護士)叫名字都聽不見。

  解說:

  眼科會診中心主要解決疑難雜癥和病情危重的病人,怕病情發展迅速,會診中心承諾醫生出診后三個月內一定安排一次復診,這就讓這里的患者像滾雪球一樣越積越多。

  袁曉鳳:

  這種環境我們自己也不滿意,說實在的,第一沒給病人提供一個優美的環境,也沒有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只能說我們做到了一個保證病人看上病,現在只能達到這么一個標準。

  解說:

  掛號難、排隊難,還有可能被醫托兒騙,求醫者的苦惱所積累起來的情緒,對于醫生而言也是一種巨大的負擔,而每到中午時分又是考驗最大的時候。

  記者:

  是不是中午的時候更著急,怕醫生去吃飯看不上?

  患者:

  對,他(醫生)今天走了之后,下個禮拜四,病人用壞了,眼睛怎么搞。

  你們不下班。

  袁曉鳳:

  我們不下班,我們什么時候看完什么時候下班。

  解說:

  在人群中記者發現了一位患者家屬,也在安慰著其他患者和家屬。

  患者家屬:

  我每次來都是早上差不多八點四十左右到九點,(醫生)上班到下午四五點鐘才會結束,中間也不吃飯,沒有一個大夫休息,所以我覺得也挺不容易的。

  主持人:

  今天當我們組內的兩撥記者出去采訪之后,他們的心態特別值得關注,采訪完患者的那批記者就覺得患者真值得同情,他們太不容易了;采訪了醫生和醫院的記者回來說,醫生和醫院太值得同情了,他們太不容易了。但是當這兩撥人坐在一起聊的時候發現社會太不容易了,內心非常糾結,到底怎么樣才能破解這樣的醫患關系,或者說我們未來期待一個更好的局面呢?

  針對這個問題,接下來我要采訪一位專家,她是國務院醫改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現在是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李玲教授。李玲教授,您好。

  李玲(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您好。

  主持人:

  我們更多的時候會看到患者是弱勢群體,但是新聞中也不斷地呈現出有很多醫生也開始成為弱勢群體當中的一部分,非常糾結,怎么辦?這種醫患關系要破解的關鍵是什么,就這一個問題,李教授?

  李玲:

  醫患關系要破解,我覺得是要加快我們的醫改,就是公立醫院的改革。因為其實醫生和患者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關系,他們應該共同抵御疾病的戰友,應該是攜手的,但是現在使他們變成了像敵對的關系,也就是利益對抗的。也就使得剛才節目里報的各種醫患糾紛不斷在出現,既不是醫生的問題也不是患者的問題,是我們的制度出了問題。

  主持人:

  應該從哪兒入手?

  李玲:

  我覺得應該從政府先入手,比如像現在這么頻繁發生的醫患糾紛,首先應該讓公安介入,應該給醫生一個有尊嚴的、安全的就業環境,不能說今天上班得戴著鋼盔,得時刻堤防著會不會被殺、被傷,使這個職業失去了這個職業應該有的最基本保障。

  患者,現在醫改正在進行,未來長遠的打算應該分層次就診,普通的病、常見的病應該在基層,像同仁這樣的大醫院應該是疑難病癥,可以逐級轉診上去,這樣也使得大醫院能夠有序地給病人提供服務,而不是現在像大農貿市場,醫生每天是疲于奔命,患者也是在里面……

  主持人:

  本來就難受,情緒就會更容易激動。

  李玲:

  雙方都是一觸即發,矛盾就會不斷發生。

  主持人:

  明白,您的意思是要通過改革去解決這方面的問題。謝謝您,李玲教授。

  在節目最后要看一個調查,我們應該有所悟了。在這個調查當中針對的是醫生,結果最關心醫療相關事件,65%的醫生選擇的是注意醫療安全,但是怎么治好病才有53%。當把對方想象成朋友的時候他才可能是朋友,想成敵人一定是敵人。

  延伸閱讀:多起醫患糾紛升格暴力事件 醫調委員會形同虛設

(責任編輯:霍鍵)
  • 分享到:
日期:2011年12月28日 - 來自[醫患關系與醫療糾紛看板]欄目
循環ads

解說為何補益藥需煎煮久些

  補益調理藥是以滋補人體氣血不足為主要功用。常用的藥材如黃芪、黨參、白術、當歸、白芍、地黃、牛膝、黃精、玉竹、天冬、麥冬、仙茅、何首烏、山藥、蓮子、肉蓯蓉、龜板、鱉甲等,都是植物的根莖、果實及動物的甲殼類等,如以短時間煎煮,其有效成分不易完全煎出,直接影響滋補調理的功效。
 

  因此,為了完全煎取補益調理藥中更多的營養成分,正確的方法是開始采用大火煎沸,然后改用小火慢煎。頭煎沸后再煎30~40分鐘左右,有的藥需要煎煮的時間更長,應遵醫囑,二煎沸后再煎約20~30分鐘,以飲片掰開無白芯為度。這樣的時間長度才可使藥材里的有效成分全部煎出,發揮應有的療效。

日期:2010年1月29日 - 來自[用藥指南]欄目

解說中醫學的十個數字

  一枕:中醫診病切脈時所用的脈枕。

  二氣:中醫陰陽學說中的陰陽二氣。

  三物:中藥來源主要是植物、礦物和動物。

  四氣:中藥的藥性是寒、熱、溫、涼,稱四氣。

  四診:中醫診病的方法是望、聞、問、切。

  五味:中藥的藥味是酸、苦、辛、甘、咸。

  五臟:指心、肝、脾、肺、腎。
 

  六腑:指膽、胃、小腸、大腸、膀胱、三焦。

  六淫:即風、寒、暑、濕、燥、火,常指自然界四季氣候的正常變化,稱為六氣;如超

  越正常限度,即成為外感病的致病因素,則稱為六淫。

  七情:為喜、怒、憂、思、悲、恐、驚,是人的情志活動,如超越限度,則常能成為內傷病的致病因素。

  八法:為中醫治病的基本方法,包括汗、吐、瀉、和、溫、清、消、補。

  九痛:中醫將疼痛的感覺,分為脹痛、墜痛、刺痛、絞痛、灼痛、冷痛、跳痛、空痛和隱痛9種。

  十問:中醫問診的十問歌為:一問寒熱二問汗,三問頭身四問便(指大、小便),五問飲食六問胸,七聾八渴俱當辨,九問舊病十問因,婦女尤須問經期,天花麻疹問孩童。

日期:2010年1月29日 - 來自[臨床討論]欄目
循環ads

傷寒風溫始終皆宜汗解說

傷寒風溫始終皆宜汗解說
傷寒初得宜用熱藥發其汗,麻黃、桂枝諸湯是也。風溫初得宜用涼藥發其汗,薄荷、連翹、蟬蛻諸藥是也。至傳經已深,陽明熱實,無論傷寒、風溫,皆宜治以白虎湯。而愚用白虎湯時,恒加薄荷少許,或連翹、蟬蛻少許,往往服后即可得汗。即但用白虎湯,亦恒有服后即汗者。因方中石膏原有解肌發表之力,故其方不但治陽明府病,兼能治陽明經病,況又少加辛涼之品引之,以由經達表,其得汗自易易也。拙擬寒解湯后載有醫案可參閱。該方原治寒溫證周身壯熱,心中熱而且渴,舌苔白而欲黃,其脈洪滑或兼浮,或頭猶覺疼,或周身猶有拘束之意者。果如方下所注證脈,服之復杯可汗,勿庸慮其不效也。蓋脈象洪滑,陽明府熱已實,原是白虎湯證。至洪滑兼浮,舌苔猶白,是仍有些些表證未罷。故方中重用石膏、知母以清胃府之熱,復少用連翹、蟬蛻之善達表者,引胃中化而欲散之熱仍還于表,作汗而解。斯乃調劑陰陽,聽其自汗,非強發其汗也。至其人氣體弱者,可用補氣之藥助之出汗。寒解東加潞黨參即可(寒解湯下載有治一叟年七旬,素有勞疾,薄受外感即發喘逆一案可參閱)。
若陰分虛損者,可用滋陰之藥助之出汗。若熟地、玄參、生山藥、枸杞之類大潤之劑峻補真陰,濟陰以應其陽,設病有還表之機,必汗出而愈。至其人陽分陰分俱虛,又宜并補其陰陽以助之出汗。張景岳曾治一叟得傷寒證,戰而不汗。于其翌日發戰之時,投以大劑八味地黃湯,須臾戰而得汗。繼因汗多亡陽,身冷汗猶不止,仍投以原湯,汗止病亦遂愈。用其藥發汗,即用其藥止汗,是能運用古方入于化境者也。
至少陽證為寒熱往來,其證介于表里之間,宜和解不宜發汗矣。然愚對于此證,其熱盛于寒者,多因證兼陽明,恒于小柴胡湯中加玄參八錢,以潤陽明之燥熱。其陽明之燥熱化而欲散,自能還于太陽而作汗,少陽之邪亦可隨汗而解。其寒盛于熱者,或因誤服降下藥虛其氣分,或因其氣分本素虛,雖服小柴胡湯不能提其邪透膈上出,又恒于小柴胡湯中加薄荷葉二錢,由足少陽引入手少陽,借徑于游部(手足少陽合為游部)作汗而解。此即《傷寒論》所謂柴胡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小柴胡湯,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也。然助以薄荷則出汗較易,即由汗解不必蒸蒸而振,致有戰汗之狀也。
至于當用承氣之證,卻非可發汗之證矣。然愚臨證經驗以來,恒有投以三承氣湯,大便猶未降下而即得汗者。蓋因胃府之實熱既為承氣沖開,其病機自外越也。若降之前未嘗得汗,既降之后亦必于飲食之時屢次些些得汗,始能脈凈身涼。若降后分毫無汗,其熱必不能盡消,又宜投以竹葉石膏湯,或白虎加人參湯,將其余熱消解將盡,其人亦必些些汗出也。此所謂傷寒、風溫始終皆宜汗解也。
『來源』鹽山·張錫純著《醫學衷中參西錄》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來自[名家醫案]欄目

解說青海金名片--冬蟲夏草

    大自然神奇造化的大美青海,走下高原,讓世界認知。而原生原長于青海高原雪域的名貴中藥材,已成為一張宣傳青海的金名片。尤其是有“軟黃金”美譽的冬蟲夏草,生長于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海高原地區,因其含有多種營養物質,具有神奇功效,能提高人體免疫力,深受世界各地消費者青睞。雖然,冬蟲夏草是我省的珍貴資源,但是,在打造品牌,市場運作,產品深加工方面,還處在較低的階段。建設中的青海新千冬蟲夏草集散中心正是集各方努力,為青海冬蟲夏草產業良性發展繪就新的藍圖。

日期:2009年11月19日 - 來自[中醫藥行業]欄目
共 4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

ads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