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旋毛蟲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淺談旋毛蟲病的健康教育

【關鍵詞】  旋毛蟲病;健康教育

 旋毛蟲病是由旋毛線蟲引起的人畜共患寄生蟲病,流行于哺乳動物間,通過生吃或半熟食含旋毛蟲包囊的豬肉等而感染。主要臨床表現為胃腸道癥狀、發熱、肌痛、水腫和血嗜酸粒細胞增多等[1]。而在甘孜州由人民的生活習慣、生活方式及經濟條件的影響使旋毛蟲病發病率較高。基于此情況,為了促進旋毛蟲病人的康復,降低感染率,本科針對13例旋毛蟲病患者實施了針對性的健康教育,效果良好。現介紹如下。

  1 臨床資料

  本組13例中,男9例,女4例;年齡17~58歲,均為牧民。因腰背部疼痛伴全身水腫入院。患者均有生食“野豬肉”史,于10天后出現發熱、腹瀉、皮疹、皮膚瘙癢,全身肌肉、關節痛及顏面、雙下肢進行性加重的水腫。查體:神情,精神差,發熱貌,T 39℃~40℃,P 110次/min左右,R 24次/min左右;顏面、四肢凹陷性水腫,顏面潮紅、口唇無發紺,全腹均有腰肌、腓腸肌壓痛明顯。經住院期間積極治療和健康教育指導均好轉出院。

  2 健康教育措施

  2.1 心理指導

  由于農牧民對此病的不了解,故首先要對他們進行疾病知識方面的介紹,然后在了解疾病的基礎上指導病人保持良好的心態,消除緊張、恐懼情緒,堅持長期正規治療,有利于疾病早日康復。當病人疼痛劇烈時應盡量有一名護士陪伴在病人身旁,減少病人的恐懼感,允許病人表達出內心的感受,接受病人的行為反應如呻吟、易怒等,幫助病人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解釋不良情緒會不利病情的好轉。醫護人員應以一種緊張但有條不紊的方式工作,做到忙而不亂,以免病人產生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

  2.2 飲食指導

  旋毛蟲病是一種消耗性疾病,能進食者指導病人及家屬采取良好的均衡飲食,多食肉類、蛋類、牛奶等高蛋白質(100~200g/d)及水果、富含鈣、纖維素易消化飲食。多吃新鮮蔬菜、水果和富含鈣質的食品以提高機體的抗病能力。有助于增強抵抗力,增進機體的修復能力。大量盜汗者,需補充足夠的水分和礦物質。而藏區農牧民有生吃牛肉、豬肉的飲食習慣,這些生食品上含大量旋毛蟲包囊,如生吃含旋毛蟲包囊的肉就會感染旋毛蟲病,故要指導農牧民改變飲食習慣,將牛肉、豬肉煮熟后食用。

  2.3 發熱指導

  入院的13例病人均有發熱,體溫在39℃~40℃,呈稽留熱型,發熱伴有肌肉酸痛、顏面潮紅等癥狀。應密切觀察患者的面色如有異常立即通知醫生。體溫在39℃時協助家屬用酒精擦浴。持續高熱行物理降溫不明顯的改為藥物降溫,注意防止虛脫,降溫15~30min再復測體溫。

  2.4 活動休息指導

  農牧區男人為主要勞動力,在急性期因低蛋白導致重度水腫患者應臥床休息,注意保持室內空氣的清新并保持一定的溫度和濕度,保持口腔的清潔和床鋪、衣服干凈,保證充足的睡眠。

  2.5 用藥指導

  (1)旋毛蟲病的用藥時間較長,農牧區群眾由于受經濟條件的影響,很多病人不能堅持按療程用藥。首先要向病人講解早期,聯合、適量、規律、全程的用藥原則,不能隨意停藥、換藥、少服。(2)抗旋毛蟲病要療程較長。病人大多易發生不良反應,有些反應不可逆轉需要密切觀察,早發現及時處理。(3)病原治療首選阿苯達唑,劑量為每日20~30mg/kg,分2~3次口服,療程5天(長者10天)。必要時,間隔2周可重復1~2個療程。

  2.6 出院指導

  (1)注意休息,掌握活動原則,活動時如有不適應立即臥床休息。(2)預防旋毛蟲病的措施:不吃生的或未煮熟的豬肉及其他哺乳類動物肉或肉制品;改善養豬方法,提倡圈養,病豬隔離治療;滅鼠,防止鼠糞污染豬圈;飼料煮熟以防止豬感染。

  3 體會

  通過對患者有計劃的健康教育,使大部分患者掌握了旋毛蟲的一般防護知識,對戰勝疾病有了一定的信心,建立了良好的健康行為,使患者的生活質量有所提高。出院前對患者口頭提問出院后的注意事項和護理要點,70%的患者能口述,出院后1個月內電話隨訪,了解患者病情狀況,并對患者提出的疑問詳細地給予回答,受到了患者的好評。

【參考文獻】
   1 趙慰先.人體寄生蟲學,第2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94:687-703.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來自[2011年第8卷第6期]欄目

一種寄生蟲的傳奇

        在中學生物課我們學到過,如果吃了未煮熟的豬肉,而肉里有絳蟲的幼蟲,就能染上絳蟲病。絳蟲真是一種可怕的寄生蟲,能在人體內生存幾十年,長到十幾米長。不過,肉中的絳蟲幼蟲用肉眼看得出來(所謂“米豬肉”),隨著加強檢疫和消費者的警覺,患絳蟲病的人比較少了。但是豬肉中還有其他肉眼看不見的寄生蟲,例如旋毛蟲、弓形蟲,其中對人體危害較大的是旋毛蟲。據2005年公布的全國普查結果,全國旋毛蟲病感染率達3.38%,其中最高為云南,高達8.26%。  
        旋毛蟲的發現與科學史上幾個聲名顯赫的大人物有關。第一個是英國著名病理學家詹姆斯·佩吉特,他當時只有20歲,是倫敦醫院醫學院一年級學生。1835年2月2日早晨,佩吉特睡了個懶覺,急沖沖到圣巴塞洛繆醫院上人體解剖課。他趕到的時候,外科醫生們正在解剖一具死于肺結核的51歲意大利砌磚匠的尸體。他聽到一名醫生抱怨說“又是沙狀膈肌”,有這種狀況的尸體會磨損解剖刀。醫生們匆匆忙忙解剖完,就吃午飯去了。  
        佩吉特這時已具有作為一名偉大的病理學家所必備的好奇心。他想搞清楚“沙狀膈肌”是怎么回事,偷偷溜回解剖室,從尸體上切了一小塊膈肌,只見上面有些白斑,用隨身帶著的放大鏡觀察,似乎看到白斑里面有小蟲子。要看得更仔細就需要顯微鏡了。當時顯微鏡還是稀罕的尖端儀器,不是醫院能有的。佩吉特去了大英博物館的動物學部,那里也只有一臺顯微鏡,管它的人是著名植物學家羅伯特·布朗——他的出名是因為8年前用顯微鏡發現花粉在水中做“布朗運動”。布朗熱情接待了這名醫學院新生。佩吉特果然在顯微鏡下看到了螺旋狀的蟲子。當天晚上,佩吉特在給他哥哥的信中提到了這個發現,4天后又在醫院的學生俱樂部上作了報告。以后佩吉特在病理學上還有很多重大發現,有一種疾病以他的名字命名,但他與旋毛蟲的關系就到此為止了。  
        佩吉特在去大英博物館之前,向當天參加解剖的外科醫生托馬斯·伍莫爾德說了。伍莫爾德也從尸體上切下一塊膈肌,然后也去找顯微鏡。他知道附近的王家外科醫師學會有一臺,管理人是他的熟人理查德·歐文。歐文以后將成為歷史上最著名的古生物學家之一(“恐龍”就是他命名的),擔任大英博物館總管并創建大英自然歷史博物館,但是當時還只是外科醫師學會收藏室的助理主任。他也在顯微鏡下看到了寄生蟲,而且準確地畫了下來,寫成報告,2月24日在《倫敦動物學會會刊》上發表。在報告中歐文只是很不情愿地簡單提了一下佩吉特,把旋毛蟲的發現歸功于自己。  
        旋毛蟲是怎么進入人體的呢?這要等第三個大人物的上場,這次是德國人,現代病理學的奠基人魯道夫·魏爾嘯。佩吉特和歐文與旋毛蟲只是一次邂逅,魏爾嘯卻對這種寄生蟲一往情深,從19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魏爾嘯一直在研究旋毛蟲。他做的實驗現在看來有點不道德:從感染旋毛蟲幼蟲的新鮮尸體上切下大量的人肉,喂給狗吃。數天后,狗患病死了,解剖發現狗的腸子里寄生了大量的旋毛蟲成蟲。這就證明了人體感染旋毛蟲是因為吃了有旋毛蟲幼蟲的肉引起的,而且旋毛蟲能讓人得病。魏爾嘯還發現,如果把肉加熱到58.5攝氏度10分鐘,就可以殺死里面的旋毛蟲。  
        魏爾嘯不僅是偉大的醫學家,還是社會活動家,希望他的醫學發現能夠造福于人類。德國人有生吃豬肉的習俗,比如吃生火腿或把生肉醬涂在面包上吃。魏爾嘯到處演講,呼吁德國人改掉這一陋習。許多德國人認為魏爾嘯污辱了德國傳統文化和民族感情,魏爾嘯因此飽受人身攻擊。德國獸醫學會更是認為魏爾嘯跨界了,是不懂裝懂誤導公眾,派了一名獸醫尾隨魏爾嘯,魏爾嘯到哪兒演講,這名獸醫就到那里當場反駁魏爾嘯。在一次演講中,魏爾嘯拿出一塊生火腿,說它感染了旋毛蟲,請這名獸醫當眾吃下去。這名獸醫不敢冒這個險,狼狽地說:“不!”  
        有人可能覺得奇怪,胃酸不是強酸嗎,為什么不會把旋毛蟲殺死?這是因為旋毛蟲幼蟲外面有一層保護膜——由結締組織組成的囊包在保護它。胃酸和消化酶逐漸把囊包消化掉,旋毛蟲才能跑出來,這時旋毛蟲已經到了十二指腸,一出來就鉆進腸黏膜躲起來。所以胃酸不僅殺不死旋毛蟲,反而被它巧妙地利用來解放自己。旋毛蟲幼蟲在腸道里快速地變成成蟲,幾周后會被人體免疫系統趕出體外,這時人可能會有惡心、嘔吐、腹瀉、腹疼等癥狀,很容易被當成是食物中毒,不知道已感染了寄生蟲。  
        成蟲在離開人體前會生下很多幼蟲。新生幼蟲有個銳利的口針,用它穿破人體組織進入淋巴管和靜脈,隨著血液循環分布到全身各處。那些到達橫紋肌的幼蟲才能繼續發育,到其他器官、組織的則很快死亡,但是能引發炎癥,例如在心臟引發廣泛性心肌炎,在大腦引發腦膜炎,都可能是致命的。進入橫紋肌的幼蟲則寄生下來,讓肌肉細胞為自己服務合成囊包,躲在那里等待宿主的肉被吃掉,才有感染新宿主的機會。否則半年后多數囊包會鈣化,旋毛蟲就慢慢死去了,但是有的能生存很多年。  
        幼蟲生命力很強,在腐肉中能存活幾個月,在零下15攝氏度能存活20天。煙熏、腌制、晾干都不能殺死它。燙、涮生肉能否殺死旋毛蟲取決于溫度、肉片厚度和燙的時間長短,保險的話至少應該在85攝氏度燙1至2分鐘直到肉的里外都變灰白。用顯微鏡檢測豬肉容易遺漏,現在雖然有了更靈敏的消化檢測法,但也并非十分保險。最保險的方法是改變飲食習慣,不吃生肉和半生肉。
日期:2011年9月29日 - 來自[人體寄生蟲]欄目

食品抽檢亂相曝光:豬肉檢測員不認識旋毛蟲

  一名自稱是某大型生豬屠宰企業的檢測人員,被問及旋毛蟲長什么樣時,竟支吾著答不出來:一餐廳人員被發現正在濾制重復使用的菜油;另一家餐廳擺有無 衛生許可標示的色素以及過期的員工健康證明。昨日,市人大常委會食品安全執法檢查組在渝北區檢查時,發現了一大批食品安全亂相。

  重慶晚報記者 田曉 實習生 吳娟 人大檢查組供圖

  登記表太新疑臨時趕制

  豬肉檢測員不知旋毛蟲

  昨上午9點,該檢查組首先來到渝北區一家大型生豬屠宰企業。在該企業的檢驗報告中,市人大常委員會副主任陳雅棠發現,其《活豬進場登記表》、《生豬瘦肉精(萊克多巴胺)快速檢測記錄表》中紙張很新,字跡像是出自一人之手。

  “這些記錄像是臨時做出來的。”隨同檢查的部分人大代表認為,上面的字跡連貫,且紙張“新得過分了”。重慶晚報記者注意到,這份記錄了4月前12天抽檢記錄表格,的確嶄新得沒有任何污漬和折痕。

  在實驗室查看一份豬肉旋毛蟲的檢測記錄后,陳雅棠詢問一位檢測人員:“問你一個最基礎的問題,你知道豬肉旋毛蟲長什么樣子嗎?”這位剛剛還自稱是檢測人員的人支吾了好久才說:“我不是負責這個環節的。”

  餐廳濾制重復用菜油

  冰箱里黑豆花成藍豆花

  之后,檢查組突擊檢查了位于雙龍湖街道濱港路“魚洞車渡黑豆花”餐廳。眾人在廚房發現,一個塑料桶上面放著一漏勺,桶里有碎渣子、辣椒等調料。大桶旁邊放著兩小桶,桶油黯黑。一個工作人員正在往濾網上倒殘湯。

  渝北區食品藥品監管部門質檢人員立即封存了現場的工具和菜油,計劃對可疑菜油進行化驗后再做處罰。隨后,眾人還在該餐廳冰箱里,發現了藍色豆花。店老板解釋,這是黑豆花,泡了水就成了藍色。質檢人員稱,化驗后會作出處理。

  20多名餐廳人員

  竟無人有合法健康證

  檢查組隨后又抽查了祥和莊酒樓。廚房長桌上放著兩瓶子,瓶身上寫有“雞蛋黃”、“日落紅”字樣,注明是兩種色素,但沒有生產和衛生許可標識,食監部門當即封存帶走。

  “員工的健康證明,怎么還有2004年的喲?”眾人檢查20多員工健康證明時,發現這些健康證明大部分為2007年、2008年、2009年的,均已過期。最離譜的一張竟是2004年頒發的,已經過期7年。整個餐館,無一人有合格的健康證明。

  陳雅棠說,餐飲從業人員健康證明,是餐飲企業最基礎的東西。

 

日期:2011年4月15日 - 來自[安全快報]欄目

旋毛蟲病

【概述】

旋毛蟲病(trichinosis,trichinellosis)是由旋毛線蟲(Trichinella spiralis)引起的人畜共患的寄生蟲病,流行于哺乳類動物間,人因生吃或半熟食含旋毛蟲包囊的豬肉等而感染。主要臨床表現為胃腸道癥狀、發熱、肌痛、水腫和血嗜酸粒細胞增多等。

【診斷】

診斷依據:①病前1~2周(1~40d)攝食生豬肉等史;②臨床特點主要為發熱、肌肉疼痛和水腫、皮疹等,初期可有胃腸道癥狀,血白細胞總數和嗜酸粒細胞顯著增多等;③確診有賴于肌肉活檢找到幼蟲或(和)血清學檢查。

【治療措施】

(一)一般治療  癥狀明顯者應臥床休息,給予充分營養和水分。肌痛顯著可予鎮痛劑。有顯著異性蛋白反應或心肌、中樞神經系統受累的嚴重患者,可給予腎上腺皮質激素,最好與殺蟲藥同用。一般強的松劑量為每日20~30mg,連服3~5d,必要時可延長;亦可用氫化可的松100mg/d,靜滴,療程同上。

(二)病原治療  苯咪唑類藥物中以阿苯達唑為首選,其療效好、副作用輕。國內采用劑量為每日15mg/kg、24~32mg/kg,分2~3次口服,療程5d(長者10d)的不同方案,均取得良好療效。必要時間隔2周可重復1~2個療程。一般于服藥后2~3d體溫下降、肌痛減輕、浮腫消失,少數病例于服藥后第2~3d,體溫反應所致。噻苯咪唑對成蟲和幼蟲(移行期和包囊期)均有殺滅作用;劑量為25mg/kg,日2次,療程5~7d,必要時間隔數日后可重復治療;本品偶可引起頭暈、惡心、嘔吐、腹部不適、皮炎、血壓下降、心率減慢、血清轉氨酶值升高等反應,加用強的松可減輕反應。甲苯咪唑對各期旋毛蟲幼蟲的療效可達95%,對成蟲療效略低;成人劑量為100mg,日服3次,療程5~7d(幼蟲)或10d以上(成蟲)。

【病原學】

旋毛蟲雌蟲長3~4mm,雄蟲長僅1.5mm,通常寄生于十二指腸及空腸上段腸壁,交配后雌蟲潛入粘膜或達腸系膜淋巴結,排出幼蟲。后者由淋巴管或血管經肝及肺入體循環散布全身,但僅到達橫紋肌者能繼續生存。以膈肌、腓腸肌、頰肌、三角肌、二頭肌、腰肌最易受累,其次為腹肌、眼肌、胸肌、項肌、臀肌等,亦可波及呼吸肌、舌肌、咀嚼肌、吞咽肌等。于感染后5周,幼蟲在纖維間形成0.4×0.25(mm)的橄欖形包囊,3個月內發育成熟(為感染性幼蟲),6個月~2年內鈣化,但因其細小,X線不易查見。鈣化包囊內幼蟲可活3年(在豬體內者可活11年)。成熟包囊被動物吞食后,幼蟲在小腸上段自包囊內逸出,鉆入腸粘膜,經四次脫皮后發育為成蟲,感染后一周內開始排出幼蟲。成蟲與幼蟲寄生于同一宿主體內。

【流行病學】

(一)傳染源  豬為主要傳染源,其它肉食動物如鼠、貓、犬、羊以及多種野生動物如熊、野豬、狼、狐等亦可感染并通過相互殘殺吞食或吃了含有旋毛蟲囊包的動物尸體而感染。有人提出本病的兩個傳播環,即家養動物環和野生動物環。人為此兩個傳播環的旁系,在無人類感染的情況下,這兩個傳播環均能各自運轉。

(二)傳播途徑  人因吞食含包囊的豬肉、狗肉、羊肉或野豬肉等而感染。爆發流行與食生肉習慣有密切關系。

(三)易感人群  人對本病普遍易感,感染后可產生顯著的免疫力,再感染者病情遠較初次感染者為輕。

(四)流行情況  旋毛蟲病散在分布于全球,以歐美的發病率為高。國內主要流行于云南、西藏、河南、湖北、東北、四川等地,福建、廣東、廣西等地亦有本病發生。近年各地調查,豬的感染率一般為0.1~0.2%,某些地區檢出率達2%或7%,個別地區送宰的豬群檢出率竟高達50%。鼠的感染率和感染度亦較高較重。

【臨床表現】

旋毛蟲對人體致病作用的強弱,與攝入幼蟲包囊數量及其活力,以及宿主的免疫功能狀態等因素有關。輕者可無癥狀,重者可因而致死。按旋毛蟲在人體的感染過程可分為下列三期:

(一)侵入期(小腸期,約1周) 脫囊幼蟲鉆入腸壁發育成熟,引起廣泛的十二指腸炎癥,粘膜充血水腫,出血甚至淺表潰瘍。約半數病人感染后一周內有惡心、嘔吐、腹瀉(稀便或水樣便,日3~6次)、便秘、腹痛(上腹部或臍部為主,呈隱痛或燒灼感)、食欲不振等胃腸道癥狀,伴有乏力、畏寒、發熱等。少數病人可有胸痛、胸悶、咳嗽等呼吸道癥狀。

(二)幼蟲移行期(2~3周)  感染后第二周,雌蟲產生大量幼蟲,侵入血循環,移行至橫紋肌。幼蟲移行時所經之處可發生血管性炎癥反應,引起顯著異性蛋白反應。臨床上出現弛張型高熱,持續2d至2月不等(平均3~6周),少數有鞍狀熱。部分患者有皮疹(斑丘疹、蕁麻疹或猩紅熱樣皮疹)。旋毛蟲幼蟲可侵犯任何橫紋肌引起肌炎:肌細胞橫紋肌消失、變性、在幼蟲周圍有淋巴細胞、大單核細胞、中性和嗜酸粒細胞,甚至上皮樣細胞浸潤;臨床上有肌肉酸痛,局部有水腫,伴壓痛與顯著乏力。肌痛一般持續3~4周,部分可達2月以上。肌痛嚴重,為全身性,有皮疹者大多出現眼部癥狀,除眼肌痛外,常有眼瞼、面部浮腫、球結膜充血、視物不清、復視和視網膜出血等。重度感染者肺、心肌和中樞神經系統亦被累及,相應產生灶性(或廣泛性)肺出血、肺水腫、支氣管肺炎甚至胸腔積液;心肌、心內膜充血、水腫、間質性炎癥甚至心肌壞死、心包積液;非化膿性腦膜腦炎和顱內壓增高等。血嗜酸粒細胞常顯著增多(除極重型病例外)。

(三)肌內包囊形成期(感染后1~2月)隨著肌內包囊形成,急性炎癥消退,全身癥狀減輕,但肌痛可持續較久,然無轉為慢性的確切依據。

重癥患者可呈惡病質,虛脫,或因毒血癥、心肌炎而死亡。

【輔助檢查】

(一)血象 早期移行期白細胞計數及嗜酸粒細胞顯著增多,達1~2萬/mm3,但重癥患者嗜酸粒細胞可不增加。

(二)肌肉活組織檢查 感染后第四周取三角肌或腓腸肌(或浮腫,肌痛最顯著的部位)近肌腱處肌肉一小片,置兩玻片中壓緊,低倍鏡下觀察,可見蜷曲的幼蟲,蟲體周圍有多數炎性細胞包繞,形成小型肉芽腫。肌肉活檢受摘取組織局限性的影響,在感染早期及輕度感染者每不易檢出幼蟲。感染較輕鏡檢陰性者,可將肌片用胃蛋白酶和稀鹽酸消化,離心沉淀后檢查幼蟲,其陽性率較壓片法為高。

(三)免疫學檢查 旋毛蟲抗原可分為蟲體抗原、蟲體可溶性抗原(有感染性幼蟲體可溶性粗抗原和自感染性幼蟲體桿細胞內α顆粒提取的可溶性抗原兩種)、表面抗原(自蟲體表面提取或剝離的可溶性抗原)、以及排泄分泌抗原(或稱代謝抗原)。國內外試用過多種免疫學檢查方法,包括皮內試驗、補體結合試驗、皂土(亦稱美粘土,bentonite)絮狀試驗、對流免疫電泳、環蚴沉淀試驗、間接熒光抗體試驗(IFA)、間接血凝試驗(IHA)、酶聯免疫吸附試驗(ELISA)以及間接免疫酶染色試驗(IEST)等。其中后四者的特異性強、敏感性高,且可用于早期診斷。①IFA對早期和輕度感染均有診斷價值。以全幼蟲作抗原,在幼蟲皮層周圍或幼蟲口部有熒光沉淀物者為陽性反應。患者于感染后2~7周可出現陽性反應。②IHA用凍干致敏綿羊紅細胞、以IHA檢測患者血清中抗體。用濾紙干血滴代替血清,結果無顯著差異,適用于流行病學調查。③ELISA敏感性高于IFA。常采用以蟲體生理鹽水浸出液為抗原。④IEST用感染鼠肌肉冰凍切片作抗原,以IEST檢測患者血清中抗體。血清學試驗于感染后2~4周開始陽性,感染后7周多全部陽性。反應如由陰性轉為陽性,或抗體效價4倍升高者尤有診斷價值。血清學檢查在抗體檢測上取得良好效果,但人、畜感染旋毛蟲后,抗體持久存在于血清中,不利于療效考核。近年國內外已成功地制備旋毛蟲幼蟲單克隆抗體。采用蟲體可溶性抗原、排泄分泌抗原結合單克隆抗體、多克隆抗體-間接雙抗體夾心ELISA法檢測患者血清中循環抗原,抗原陽性結果提示為現癥感染,且具療效考核價值。

【鑒別診斷】

本病應與食物中毒(初期)、嗜酸粒細胞增多的疾病如結節性多動脈炎、風濕熱、皮肌炎、鉤端螺旋體病、流行性出血熱等鑒別。流行病學資料對鑒別診斷有重要參考價值。

【預防】

(一)加強衛生宣教  不吃生的或未煮熟的豬肉及其他哺乳類動物肉或肉制品是最簡單而有效的預防措施。

(二)控制和管理傳染源  改善奍豬方法,提倡圈奍,病豬隔離治療;滅鼠,防止鼠糞污染豬圈;飼料煮熟以防豬只感染。

(三)加強肉類檢驗,未經檢驗不準出售。庫存豬肉經低溫冷凍處理,在-15℃冷藏20d,或-20℃冷藏24h,可殺死幼蟲。

日期:2007年1月11日 - 來自[感染與傳染病科]欄目

云南省梁河縣人體旋毛蟲感染情況調查

  Survey of infectious status of Trichinella spiralis in humans in Lianghe County,Yunnan Province.

  QU Sheng-wang,YANG Shao-xing,SHI Xing-jian,et al.(Lianghe County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Lianghe679200,Yunnan,P.R.China)    

  梁河縣地處滇西南邊陲,居民生活條件及衛生狀況較差,無固定廁所,人畜飲水普遍尚未解決,畜便亂堆放、家畜放養的習慣普遍存在。生活上常用腌菜或茭瓜拌生肉、拌火燒肉而攝入生肉,還有生食牛肉、涼拌生魚等不良的生活習慣。而所有這些不良習慣,大大增加了人和動物間各種寄生蟲特別是旋毛蟲的感染機會。為了解該縣人體感染旋毛蟲病的情況,進行了調查,結果報告如下。

  1 調查方法   

  按照全國人體重要寄生蟲病現狀調查實施細則的要求,于2003年8月對梁河縣勐養和芒東兩鎮的那小、戶養、芒環、翁冷和丙那5個自然村共1000人進行了人體血清旋毛蟲抗體測定抽樣調查。   

  2 結果   

  全縣共調查1000人,檢測出旋毛蟲抗體陽性75人,陽性率為7.5%。   

  2.1 不同性別人群旋毛蟲感染率 此次調查的1000人當中,男性檢查452人,檢出陽性41人,陽性率9.07%;女性檢查548人,檢出陽性34人,陽性率6.20%。經χ 2 檢驗,感染旋毛蟲性別間差別具有顯著意義(χ 2 =2.9306,P<0.05)。   

  2.2 各年齡組人群的旋毛蟲感染率見表1。    

  表1 各年齡組人群旋毛蟲感染情況(略)

  2.3 民族分布 在本次調查中,75例旋毛蟲陽性病 例主要分布于漢族和傣族兩個民族當中,其旋毛蟲感染率分別為1.02%(1/98)、8.40%(74/881),χ 2 =6.79,P<0.01。   

  2.4 地區分布 從勐養和芒東兩個調查點的旋毛蟲感染現狀調查情況來看,均有陽性病例,如勐養調查點的那小自然村123人中,檢出陽性1人,陽性率為0.81%;芒環自然村228人中,檢出陽性23人,陽性率為10.09%;戶養自然村149人中,檢出陽性13人,陽性率為8.72%。芒東調查點的翁冷自然村309人中,檢出陽性20人,陽性率為6.47%;丙那自然村191人中,檢出陽性18人,陽性率為9.42%。   

  3 討論   

  調查結果表明,旋毛蟲感染在梁河縣呈散在性分布。其中以傣族居住地區的勐養和芒東為高發區。可能與該地區居民有生食或半生食豬肉、牛肉(撤撇)的不良生活習慣有關。居民每逢節日、盛會都聚集在一起吃火燒肉和腌菜拌生豬肉。加之,切肉用的刀具、砧板生熟混用 [1] ,有的家庭還經常將生洗肉水用來喂豬;另外,居民多無使用廁所的習慣,隨地大便,牲畜散放,污染草地、田間、水源。這種落后的衛生狀況和不良的生活習慣,大大增加了人和動物間相互感染各種寄生蟲的機會,特別是生食豬肉成為了當地旋毛蟲感染的主要原因。   

  本次調查,雖然了解了一些地區和村寨不同民族的旋毛蟲感染情況,但全縣不同村寨和不同民族人群旋毛蟲感染分布情況還有待于進一步調查。因此,為了今后更好地做好旋毛蟲病的防治工作,應大力開展衛生宣教工作,教育居民徹底改變生食或半生食豬肉的不良習慣,加強牲畜管理及肉食品檢疫,改水改廁,徹底治療感染者,是根除旋毛蟲病的主要措施。

  參考文獻:    

  [1]張莉莉,楊家倫,楊洪模,等.云南省人群絳蟲感染情況調查[J].中國寄生蟲學與寄生蟲病雜志,1994,12:132~134.    

  作者單位:梁河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云南梁河 679200.

日期:2006年12月19日 - 來自[2005年第5卷第3期]欄目

旋毛蟲肌肉切片或肌肉壓片

旋毛蟲肌肉切片或肌肉壓片

日期:2006年9月14日 - 來自[線蟲綱]欄目

小鼠感染旋毛蟲后幼蟲在體內的分布

  小白鼠作為常用的實驗動物,是旋毛蟲病很好的感染模型。為探討旋毛蟲幼蟲在小鼠體內的分布情況,本文觀察旋毛蟲在小鼠體內分布和密度上的差異,為教學和科研提供一定的實驗依據。

  1 材料與方法
    
  1.1 旋毛蟲幼蟲收集及動物感染 將旋毛蟲感染大白鼠(黑龍江豬源旋毛蟲,天津醫科大學寄生蟲學教研室饋贈,本教研室保種)處死后,取全身肌肉,剪碎后,每克肌肉中加入60ml胃蛋白酶消化液,放入37℃溫箱中約消化12~14h,去上清液,沉淀過濾,用生理鹽水洗滌3次,沉淀分離幼蟲并計數。選用昆明小鼠9只,1月齡,體重平均18~20g,雌雄不限。每只小鼠經口喂飼300條旋毛蟲幼蟲。

    1.2 動物取材 小鼠感染旋毛蟲后第90天,將感染小鼠斷頸椎處死后,取膈肌、咀嚼肌、肩胛肌、肋肌、前腿肌、舌肌、頰肌、腹壁肌、腰肌、腓腸肌、心肌、肝、脾、肺等處肌肉小米粒大小(約10mg)做肌肉壓片進行檢查。

    1.3 觀察指標 旋毛蟲幼蟲在感染小鼠體內的分布以及密度。

    1.4 數據處理 將所采集的數據輸入計算機,以SPSS11.5統計軟件作方差分析。

  2 結果及討論
    
  旋毛蟲幼蟲在感染小鼠體內的分布及密度見表1。

  表1 旋毛蟲幼蟲在感染小鼠體內的分布以及密度 (略)
      
  本文實驗結果表明旋毛蟲幼蟲以膈肌中幼蟲密度最高,其次為咀嚼肌、肩胛肌、肋肌、前腿肌、舌肌、頰肌、腹壁肌、腰肌、腓腸肌,在心肌、肝、脾、肺內未發現肌幼蟲。
     
  關于旋毛蟲在宿主肌肉組織中的分布,已有不少文獻資料,如王秀珍 [1] 報道感染40天后檢查發現各部位肌肉組織中檢獲到旋毛蟲幼蟲的多少依次為膈肌、腿部肌肉、肋肌、頭頸部肌肉及腰部、背部肌肉。該作者在心肌中也檢獲到旋毛蟲幼蟲,認為心肌活動較強,血液供給豐富是旋毛蟲幼蟲主要侵犯的內臟器官。本文結果與李立宏 [2] 的檢測結果有相似之處,在心肌中未檢獲到幼蟲,也未檢查到鈣化的囊包。
     
  綜合有關文獻 [3,4] 可以得知,宿主(如豬、大白鼠、小白鼠、豚鼠、兔、家犬)感染旋毛蟲后,在30~90天內,以膈肌中幼蟲密度最高,其次為肋肌、腿肌、咀嚼肌、舌肌等,而內臟器官中極為少見,僅少量報道在心肌中有囊包幼蟲的存在。雖有學者報道與所用蟲株及感染強度 [5] 有關,但似乎沒有影響旋毛蟲囊包幼蟲在肌肉組織的大致分布。

  【參考文獻】
    
  1 王秀珍,黎世濤.動物對旋毛蟲易感性及侵犯臟器與肌肉分布的觀察.中國人獸共患病雜志,1995,11(3):57-58.

    2 李立宏,唐宏偉,趙旭輝,等.旋毛蟲肌幼蟲在實驗感染兔橫紋肌內的分布.中國人獸共患病雜志,2003,19(1):95-96.

    3 楊樹國,張光玉,王紹基.小鼠感染不同數量旋毛蟲后幼蟲在鼠體內的發育及分布.醫學動物防制,2003,19(5):271-272.

    4 趙焱,葉道軍,黃曉霞,等.旋毛蟲對實驗動物的易感性及侵犯臟器與肌肉分布的觀察.鄖陽醫學院學報,2000,19(1):23-24.

  5 朱興全,龔廣學,薛富漢,等.旋毛蟲病.鄭州:河南科學技術出版社,1993,52.

  作者單位:300162天津,武警醫學院寄生蟲學教研室

  (編輯:卉 梅)

日期:2006年8月20日 - 來自[2005年第4卷第9期]欄目

第七節旋毛形線蟲

第七節 旋毛形線蟲

  旋毛形線蟲(Trichinella spiralis Owen,1835)簡稱旋毛蟲,由其引起的旋毛蟲病(trichinelliasis)對人體的危害性很大,嚴重感染常能致人死亡。很多種動物可作為本蟲的宿主,是人獸共患的寄生蟲病之一。

  形態

  成蟲微小,線狀,蟲體后端稍粗。雄蟲大小約為1.4~1.6×0.04~0.05mm;雌蟲約為3~4×0.06mm。消化道的咽管長度約為蟲體長的1/3~1/2,其結構特殊:前段自口至咽神經環部位為毛細管狀,其后略為膨大,后段又變為毛細管狀,并與腸管相連。后段咽管的背側面有一列由呈圓盤狀的特殊細胞──桿細胞組成的桿狀體。每個桿細胞內有核1個,位于中央;胞漿中含有糖原、線粒體、內質網及分泌型顆粒。其分泌物通過微管進入咽管腔,具有消化功能和強抗原性,可誘導宿主產生保護性免疫。兩性成蟲的生殖系統均為單管型。雄蟲尾端具一對鐘狀交配附器,無交合刺,交配時泄殖腔可以翻出;雌蟲卵巢位于體后部,輸卵管短窄,子宮較長,其前段內含未分裂的卵細胞,后段則含幼蟲,愈近陰道處的幼蟲發育愈成熟。自陰門產生的新生幼蟲,大小只有124×6µm(圖16-17)。

圖16-17 旋毛蟲成蟲

  幼蟲囊包于宿主的橫紋肌肉,呈梭形,其縱軸與肌纖維平行,大小約為0.25~0.5×0.21~0.42mm。一個囊包內通常含1~2條卷曲的幼蟲,個別也有6~7條的。成熟幼蟲的咽管結構與成蟲相似。

  生活史

  在寄生人體的線蟲中,旋毛蟲的發育過程具有其特殊性。成蟲和幼蟲同寄生于一個宿主內:成蟲寄生于小腸,主要在十二指腸和空腸上段;幼蟲則寄生在橫紋肌細胞內。在旋毛蟲發育過程中,無外界的自由生活階段,但完成生活史則必須要更換宿主。除人以外,許多種哺乳動物,如豬、犬、鼠、貓及熊、野豬、狼、狐等野生動物,均可作為本蟲的宿主。

  當人或動物宿主食入了含活旋毛蟲幼蟲囊包的肉類后,在胃液和腸液的作用下,數小時內,幼蟲在十二指腸及空腸上段自囊包中逸出,并鉆入腸粘膜內,經一段時間的發育再返回腸腔。在感染后的48小時內,幼蟲經4次蛻皮后,即可發育為成蟲。雌、雄蟲交配后,雌蟲重新侵入腸粘膜內,有些蟲體還可在腹腔或腸系膜淋巴結處寄生。受精后的雌蟲子宮內的蟲卵逐漸發育為幼蟲,并向陰道外移動。感染后的第5~7天,雌蟲開始產出幼蟲,排蚴膜可持續4~16周或更長。此間,每一條雌蟲可產幼蟲約1500條。成蟲一般可存活1~2個月,有的可活3~4個月。

  大多數產于腸粘膜內的新生幼蟲,侵入局部淋巴管或靜脈,隨淋巴和血循環到達宿主各器官、組織,但只有到達橫紋肌內的幼蟲才能繼續發育。侵入部位多是活動較多、血液供應豐富的肌肉,如膈肌、舌肌、咬肌、咽喉肌、胸肌、肋間肌及腓腸肌等處。幼蟲穿破微血管,進入肌細胞內寄生。約在感染后1個月,幼蟲周圍形成纖維性囊壁,并不斷增厚,這種肌組織內含有的幼蟲囊包,對新宿主具有感染力。如無進入新宿主的機會,半年后即自囊包兩端開始出現鈣化現象,幼蟲逐漸失去活力、死亡,直至整個囊包鈣化。但有時鈣化囊包內的幼蟲也可繼續存活數年之久(圖16-18)。

圖16-18 旋毛蟲生活史

  致病

  旋毛蟲對人體致病的程度與諸多因素有關,如食入幼蟲囊包的數量及其感染力;幼蟲侵犯的部位及機本的功能狀態,特別是與人體對旋毛蟲有無免疫力等因素關系密切。輕感染者可無明顯癥狀,重者臨床表現復雜多樣,如不及時診治,患者可在發病后3~7周內死亡。

  旋毛蟲的致病過程分為三期:

  1.侵入期 指幼蟲在小腸內自囊包脫出并發育為成蟲的階段,因主要病變部位發生在腸道,故亦可稱此期為腸型期。由于幼蟲及成蟲對腸壁組織的侵犯,而引起十二指腸炎、空腸炎,局部組織出現充血、水腫、出血,甚至形成淺表潰瘍。患者可有惡心、嘔吐、腹痛、腹瀉等胃腸癥狀。同時伴有厭食、乏力、畏寒、低熱等全身癥狀,極易誤診為其他疾病。

  2.幼蟲移行、寄生期 指新生幼蟲隨淋巴、血循環移行至全身各器官及侵入橫紋肌內發育的階段,因主要病變部位發生在肌肉,故亦可稱此期為肌型期。由于幼蟲移行時機械性損害及分泌物的毒性作用,引起所經之處組織的炎癥反應。病人可出現急性臨床癥狀,如急性全身性血管炎、水腫、發熱和血中嗜酸性粒細胞增多等,部分病人可出現眼瞼及面部浮腫、眼球結膜充血。重癥患者可出現局灶性肺出血、肺水腫、胸腔積液、心包積液等;累及中樞神經者,可引起非化膿性腦膜炎和顱內高壓,患者可出現昏迷、抽搐等癥狀。幼蟲大量侵入橫紋肌后,引起肌纖維變性、腫脹、排列紊亂、橫紋消失。蟲體周圍肌細胞壞死、崩解,肌間質有輕度水腫及炎癥細胞浸潤。此時,病人突出而最多發的癥狀為全身肌肉酸痛、壓痛,尤以腓腸肌、肱二頭肌、肱三頭肌疼痛明顯。部分病人可出現咀嚼、吞咽或發聲障礙。急性期病變發展較快,嚴重感染的病人,可因廣泛性心肌炎,導致心力衰竭,以及毒血癥和呼吸系統伴發感染而死亡。本病死亡率較高,國內為3%左右。

  3.囊包形成期 囊包的形成是由于幼蟲的刺激,導致宿主肌組織由損傷到修復的結果。隨著蟲體的長大、卷曲,幼蟲寄生部位的肌細胞逐漸膨大呈紡錘狀,形成梭形的肌腔包圍蟲體,由于結締組織的增生而形成囊壁。隨著囊包的逐漸形成,組織的急性炎癥消失,患者的全身癥狀日漸減輕,但肌痛仍可持續數月。

  旋毛蟲的寄生可以誘發宿主產生保護性免疫力,尤其對再感染有顯著的抵抗力。可表現為幼蟲發育障礙、抑制成蟲的生殖能力及加速蟲體的排除等。

  實驗診斷

  旋毛蟲病的臨床表現比較復雜,由于病程的發育可有不同的表現,故單從臨床癥狀及時作出準確的診斷較為困難。應結合詢問病人有無食入過生肉或未熟肉的病史,以及有群體發病的特點,并能從患者肌肉內活檢出幼蟲囊包為確診依據。血清學方法可協助診斷。

  1.病原診斷 采用活檢法,自患者腓腸肌或肱二頭肌取樣,經壓片或切片鏡檢有無幼蟲及囊包。輕度感染或病程早期(感染后10天內)均不易檢獲蟲體。如果患者尚有吃剩的肉,亦可用同法檢查,以資佐證。為提高檢出率,也可采用人工胃液消化分離法。將肌肉消化后,取沉渣或經過離心后檢查有無幼蟲。

  2.免疫診斷 旋毛蟲具有較強的免疫原性,因此免疫診斷有較大意義。目前國內研究較多,一些方法效果較好,已開始用于實踐。一般多用幼蟲制備抗原。

  ⑴皮內試驗:用幼蟲浸出抗原(1:5000~10000)作皮內注射,15分鐘后丘疹直徑>1cm,紅暈直徑>2cm,并出現偽足,即為陽性。此法簡便易行,敏感性高,一般在感染后第2周陽性率可達90%。但病后5年或更長,部分病人仍可為陽性反應。與其它蠕蟲病尚可出現交叉反應。

  ⑵環幼沉淀試驗:取活幼蟲50~100條,放入凹載玻片內,加待檢病人血清,封片,置潮濕容器內,37℃孵育24小時,鏡檢在蟲體口周或肛周表皮出現泡沫狀或顆粒狀沉淀物為陽性反應。此法有助于輕度感染的早期診斷,一般在感染后第3周末即可呈陽性反應,但活蟲來源較困難。

  ⑶皂土絮狀試驗:用吸附幼蟲抗原的皂土(bentonite)顆粒,與待檢患者血清作用,若有特異性抗體存在,即呈現凝集反應。一般在感染后兩周可出現陽性反應。陽性率可高達97%,且假陽性反應極少。

  ⑷酶聯免疫吸附試驗:人體感染后17天,即可檢出患者血清抗體,特異性強、敏感性高。對急性期病人的診斷效果較佳。在國內,已被廣泛應用于人體旋毛蟲病血清流行病學的調查,國外也將此法列為商品豬宰殺前常規檢測方法之一。

  此外,間接血凝試驗、對流免疫電泳及間接免疫過氧化物酶染色法等,均可用于本病的診斷或流行病學調查。如有條件,最好是2~3種方法同時使用,以提高其可靠性。

  流行

  旋毛蟲病呈世界性分布,但以歐洲、北美洲發病率較高。此外,非洲、大洋洲及亞洲的日本、印度、印度尼西亞等國也有流行。我國自1964年在西藏首次發現人體旋毛蟲病以后,相繼在云南、貴州、甘肅、四川、河南、福建、江西、湖北、廣東、廣西、內蒙古、吉林、遼寧、黑龍江、天津等地都有人體感染的報告,或造成局部流行和暴發流行的報道。僅云南省至1986年就有34個縣、市流行過旋毛蟲病,發病279起,共有7892個病例。旋毛蟲病是云南省最嚴重的人獸共患寄生蟲病。

  在自然界中,旋毛蟲是肉食動物的寄生蟲,目前已知有百余種哺乳動物可自然感染旋毛蟲病。在我國,旋毛蟲感染率較高的動物有豬、犬、貓、狐和某些鼠類。這些動物之間相互殘食或攝食尸體而形成的“食物鏈”,成為人類感染的自然疫源。但人群旋毛蟲病的流行與豬的飼養及人食入肉制品的方式有更為密切的關系。豬的感染主要是由于吞食了含活動蟲囊包的肉屑或鼠類,豬與鼠的相互感染是人群旋毛蟲病流行的重要來源。豬為主要動物傳染源,除上海市及海南、臺灣外,其他27個省、市、自治區均有豬感染旋毛蟲的報道。其中在河南及湖北的某些地區感染較嚴重,豬的感染率在10%左右或更高,河南個別地區高達50.2%,應引起重視。

  旋毛蟲幼蟲囊包的抵抗力較強,能耐低溫,豬肉中囊包里的幼蟲在-15℃需貯存20天才死亡,在腐肉中也能存活2~3個月。晾干、腌制、竻烤及涮食等方法常不能殺死幼蟲,但在70℃時多可被殺死。因此,生食或半生食受染的豬肉是人群感染旋毛蟲的主要方式,占發病人數的90%以上。在我國的一些地區,居民有食“殺片”、“生皮”、“剁生”的習俗,極易引起本病的暴發流行。曾報道,吉林有因吃涼拌狗肉,哈爾濱有吃涮羊肉而引起人群感染旋毛蟲。此外,切生肉的刀或砧板因污染了旋毛蟲囊包,也可能成為傳播因素。

  防治

  加強衛生教育改變食肉的方式,不吃生的或未熟透的豬肉及野生動物肉是預防本病的關鍵。認真執行肉類檢疫制度,未經宰后檢疫的豬肉不準上市;遵守食品衛生管理法規,發現感染有旋毛蟲病的肉要堅決焚毀;撲殺鼠類、野犬等保蟲宿主等,是防止人群感染的重要環節。

  治療患者 目前,丙硫咪唑是治療旋毛蟲病的首選藥物,不僅有驅除腸內早期幼蟲及抑制雌蟲產蚴的作用,而且能殺死肌肉中的幼蟲,并兼有鎮痛、消炎的功效。如在感染后第1周內即用藥,尚有防止或減輕癥狀的作用,治愈率可達100%。此外,甲苯咪唑也有較好的治療效果。病情嚴重者,除給予支持治療外,同時可使用腎上腺皮質激素作輔助治療。

(朱聲華)

日期:2006年1月13日 - 來自[人體寄生蟲學]欄目
共 2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