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綠膿桿菌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頭號“殺手”細菌綠膿桿菌傳播機制被揭示

綠膿桿菌是一種在自然界廣泛存在的機會性致病菌。由于它對多種抗生素具備耐受性,且可輕易粘附在各種醫療器械及傷口表面,因此在醫院內發生的致死急性感染約90%以上都來自綠膿桿菌的感染。另外,綠膿桿菌可在囊腫...即將發布

日期:2015年2月9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中國科大發現綠膿桿菌表面運動和適應機制

中國科大發現綠膿桿菌表面運動和適應機制綠膿桿菌是一種在自然界廣泛存在的機會性致病菌。由于它對于多種抗生素具備耐受性,多數(約90%)在醫院內發生的致死急性感染都來自綠膿桿菌的...即將發布

日期:2015年2月2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中國科大揭示綠膿桿菌傳播機制

本報訊(記者楊保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合肥微尺度物質科學國家實驗室金帆教授課題組近日在綠膿桿菌傳播機制方面取得新突破,對于理解綠膿桿菌對器官組織(通常為軟表面)造成感染的初始機制具有重大意義。該成果...即將發布

日期:2015年2月2日 - 來自[待分類信息]欄目

J Bacteriol:綠膿桿菌最新研究進展兩則

揭示綠膿桿菌繞過信號分子c-di-GMP途徑裝配IV型菌毛的分子機制 近日,國際著名雜志Journal of Bacteriology上刊登了國外研究人員的最新研究成果“Type IV pilus assembly in Pseudomonas aeruginosa over a broad range of c-di-GMP concentrations”,文章中,研究者揭示了銅綠假單胞菌可以繞過c-di-GMP信號分子來合成IV型菌毛。

銅綠假單胞菌是一種革蘭氏陰性機會致病菌,又名綠膿桿菌,可以利用IV型菌毛來進行蹭行運動(twitching motility)最終吸附到環境中可以吸附的表面,對于細菌感染至關重要。

菌毛的裝配需要FimX,FimX為一個GGDEF/EAL蛋白結構域,可以結合并且水解c-di-GMP。缺少FimX的細菌失去了蹭行運動的能力以及微菌落形成的能力。

蹭行運動是銅綠假單胞菌IV型菌毛介導的一種細菌運動,對于細菌生物被膜的形成以及別的細菌行為非常重要,同時蹭行運動也對細菌感染病人甚至引發嚴重的囊性纖維化至關重要。

研究報告中,研究者在突變體fimX中進行了基因外抑制實驗,結果發現該突變可以恢復表面菌毛的裝配能力,更有意思的是,研究者也觀察到,細菌菌毛的裝配需要FimX,而且需要FimX的過程可以繞過高濃度的胞外c-di-GMP信號分子。

發現影響綠膿桿菌毒力的兩個I型信號肽酶LepB和PA1303

近日,國際著名雜志《細菌學雜志》Journal of Bacteriology上刊登了倫敦皇后瑪麗大學的研究者的最新研究成果“Pseudomonas aeruginosa possesses two putative Type 1 signal peptidases , LepB and PA1303,each with distinct roles in physiology and virulence”,文章中,研究者揭示了綠膿桿菌的兩個I型信號肽酶LepB和PA1303,而且進一步研究發現,這兩個肽酶在細菌的生理學和毒力上扮演著不同的角色。

I型信號肽酶(Type I signal peptidases,SPases)是細菌細胞質的膜結合酶,可以清除分泌過程中異位蛋白質的N端信號肽,SPases也是特殊的絲氨酸蛋白酶類,可以催化絲氨酸-賴氨酸二聯體合成。

在革蘭氏陰性菌中,SPases介導的信號肽清除可以釋放蛋白質進入細胞周質空間。在綠膿桿菌中,其毒力因子包含了許多I型信號肽酶,包括彈性蛋白酶LasA和LasB,外毒素A和β-內酰胺酶AmpC等,而且I型信號肽酶在綠膿桿菌的毒力發揮上扮演著重要角色。

在文章中,研究者通過在綠膿桿菌基因組進行Spase類似物比對,發現了基因lepB和PA1303具有信號肽酶的功能,進一步研究發現,LepB擁有了革蘭氏陰性菌所有的SPase,而基因PA1303和細菌的毒力有密切關系。最后作者表示,這兩個基因具有分子信號肽酶的功能,而且對于綠膿桿菌的生理功能和毒力發揮必不可少,而且未來這兩個基因有可能是新藥的研發靶點。

日期:2012年8月6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研究發現與綠膿桿菌感染易感性相關遺傳變異

患有囊腫性纖維化的個體患者具有較高的綠膿桿菌感染風險,而綠膿桿菌感染又與長期性肺部疾病加重和存活率降低有關。最新一期《自然—遺傳學》上的一項報告解析出若干與綠膿桿菌感染癥的易感性有關的遺傳變異。

為了鑒定出影響綠膿桿菌感染風險的宿主遺傳因子,Michael Bamshad、 Mary Emond等人使用了一種極端表現型研究設計方案,選擇那些處于表現型分布兩端的患者,并結合了外顯子測序手段。作為美國國立心肺血液研究所(NHLBI)的外顯子測序計劃(ESP)的一部分,此次研究對43名初步感染綠膿桿菌的患者以及48名從未感染過綠膿桿菌的年長患者進行了外顯子測序。結果發現,DCTN4中的數個變異與腫囊性纖維化患者體內的綠膿桿菌的首次空氣傳染、慢性感染以及黏液型綠膿桿菌存在關聯。他們繼續對696名腫囊性纖維化患者進行檢測,驗證了上述發現。

日期:2012年7月18日 - 來自[遺傳與基因組]欄目

J Biol Chem:研究者發現綠膿桿菌外毒素Y新的致病機制


2012年5月25日,國際著名雜志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上刊登了美國南亞拉巴馬大學研究人員的最新研究成果“Pseudomonas aeruginosa Exotoxin Y is a Promiscuous Cyclase that Increase Endothelial Tau Phosphorylation and Permeability”,文章中,研究者揭示了綠膿桿菌的外毒素T(ExoY)是一種泛宿主化的環化酶,可以增加內皮細胞Tau蛋白的磷酸化以及細胞通透性。

綠膿桿菌的外毒素Y,即ExoY是該菌三型分泌系統的一種外毒素效應蛋白,在臨床分離的90%綠膿桿菌菌株中都可以發現該毒素蛋白。

ExoY是一種可溶性的腺苷環化酶,可以在細菌三型分泌系統的幫助下進入宿主細胞,隨后宿主細胞中發揮作用,增加細胞質的cAMP(3’-5’環磷酸腺苷)水平,可以介導內皮細胞Tau蛋白的高度磷酸化,損傷細胞微管和微絲的穩定性。進而引發內皮細胞間隙的形成并且增加血管的通透性。

在這篇研究報告中,研究者Troy Stevens表示,綠膿桿菌(P.aeruginosa)的外毒素蛋白ExoY可以增加內皮細胞的cAMP(3’-5’環磷酸腺苷)和cGMP(3’-5’環磷酸鳥苷)水平;細胞質中的cAMP和低水平的cGMP菌可以介導內皮細胞Tau蛋白-214位絲氨酸的高度磷酸化,而且ExoY的毒性可以導致不溶性Tau蛋白的胞內積累。同時研究者又揭示了細胞質中的cAMP可以導致大量的內皮細胞間的間隙以及增加肺部微血管內皮細胞的通透性,因此,高度磷酸化和不溶性的Tau蛋白成為了類似阿爾茲海默癥的神經變性的tau樣病變的標志。

研究者的研究發現表明,綠膿桿菌的急性感染和慢性的神經變性疾病可以共用Tau蛋白的高度磷酸化以及蛋白不溶性來作為共同的病理生理性疾病的機制。

日期:2012年6月6日 - 來自[藥學研究]欄目

治理細菌:潛伏+自爆

  科學家們正致力于,不讓細菌拉幫結伙,將其“不法犯罪”活動扼殺于搖籃中。
  提起“人肉炸彈”,你會想起什么悄悄潛入人群,伺機爆炸,令人生畏;提起“超級細菌”,又有什么感想無藥可治?還是采用大劑量抗菌藥物?看起來風馬牛不相干的兩樣東西,近期卻被科學家有機地聯系在了一起。相關的研究成果發表在《分子系統生物學》(Molecular Systems Biology )雜志上。
  以菌治菌
  新加坡南洋理工學院(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的生物工程專家Chueh Loo Poh和化學工程師Matthew Wook Chang合作研究新型的抗菌方案。他們研究的對象為綠膿桿菌(p.aeruginosa),也稱為銅綠色假單胞菌,這是一種在自然界中廣泛存在的細菌,是我們傷口感染時較常見的細菌。因為感染后膿汁和滲出液等呈現綠色,所以被命名為綠膿桿菌。它的抗藥性非常強,我們傳統的抗生素治療方案對其非常頭疼。
  已有研究報道,綠膿桿菌能夠識別同類菌株,它們會釋放一種特別的化學信號進行彼此交流。當有大量綠膿桿菌聚集的時候,這種信號分子的濃度也會隨之提高。科學家借此得到了靈感,他們對大腸桿菌進行基因改造。
  大腸桿菌是分子生物學中應用最廣泛的一種表達體系,科學家對它們的遺傳背景幾乎了如指掌,因此也就經常被科學家用作各種外源蛋白的表達載體。科學家首先讓大腸桿菌能夠識別一定濃度的外部信號,也就是說,大腸桿菌能夠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是一個綠膿桿菌大量聚集的環境,然后它就會行使自己光榮的“自我犧牲”使命。
  科學家改造基因后讓大腸桿菌能夠產生綠膿桿菌素(pyocin)這是一種綠膿桿菌產生的物質,主要作用就是抑制同種間細菌的大量生長本來大腸桿菌是不具備這種能力的,但經過基因改造,它們也具有了綠膿桿菌的這種特別武器。充分感受到足夠濃度的外部信號分子后,大腸桿菌就大量合成綠膿桿菌素。而且它們體內還含有一種“自殺基因”,當合成了足夠的綠膿桿菌素,大腸桿菌就自動啟動這一基因,然后自爆,將綠膿桿菌素釋放到環境中,從而殺死周圍的綠膿桿菌。完全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生物定時炸彈”。據體外實驗結果證實,這種“菌肉炸彈”能殺滅99%的綠膿桿菌。
  這一實驗意義深遠,因為其開辟了一種全新的抗菌模式,尤其在當前超級細菌橫行、新型抗菌藥物匱乏的時代,更有重要的啟示作用。這一實驗的成功之處在于考慮了新型的抗菌靶點細菌群體感應(quorum sensing)。項目主要參與者Chueh  Loo  Poh也認為,他們設計這個實驗的主要靈感就來源于群體感應。
  集團出擊
  群體感應,顧名思義,就是細菌與細菌之間互相交流,互相配合,彼此團結,形成一個有機的群體,抱成一個團,共進共退。以前,人們認為細菌都是以單個細胞的生存方式存在于環境中,并不存在細菌與細菌之間的信息交流,這種交流和配合只存在于多細胞生物中。
  直到上世紀70年代,科學家才在海洋細菌費氏弧菌和夏威夷弧菌的研究中確定了細菌原來也可以互相交流,隨后,科學研究證實,革蘭氏陽性細菌和革蘭氏陰性細菌,都有類似的信息交流:通過向周圍環境中分泌一些特定的信號分子,來彼此感知,依據這些信號的濃度進而確定自己同類的群體密度,來衡量自身群體的數量,并調整自身的狀態。
  當信號分子濃度很低的時候,也就說明環境中己方部隊數量比較少,處于劣勢的時候,它們就會韜光養晦,心有靈犀地保持沉默,靜候時機;然而,當濃度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也就意味著自己同類有了足夠的優勢,就會啟動某些基因的表達。而這種表達往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是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這一大團細菌會展示出某些新的特性,這些特性是原本單細胞生物所無法完成的,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整體的多細胞生物體。
  如綠膿桿菌,數量少的時候,就隱蔽起來,不釋放攻擊能力,不要驚動機體的免疫系統,這樣就可以隱藏實力,避免被機體一網打盡。當它們發覺外部信號分子的濃度足夠大,細菌數量足夠抗衡免疫系統的時候,就會同時響應,釋放致病的毒素,發動總攻。更有智慧的是,細菌還能夠感受不同種細菌之間的信號分子,實現種間交流,估量周圍多種細菌的水平,從而判斷自身在大環境與小環境中究竟是處于優勢還是劣勢,從而認真“考慮”自己下一步該怎么辦。
  面對如此“高度智慧”的群體,科學家自然也不會束手待斃,他們將計就計,以群體感應系統作為抗菌治療的新的靶點,利用信號分子來干擾微生物細胞間的群體感應,讓細菌錯誤判斷當前形勢,來減弱病原菌的致病毒性或使之徹底失去致病能力。這一治療策略最大的優點就是溫和,只是通過信息戰干擾對方對戰局形勢的判斷,從而做出錯誤的戰術決定,而不是為了徹底“剿敵”,不會導致細菌強力反抗,因此在理論上可以減少細菌耐藥性的產生。
  基于這一理論的指導,科學家已取得了很好的實際研發進展,他們發現并鑒定得到了許多對群體感應系統具有抑制和干擾作用的小分子化合物,并進行相關的生物活性鑒定。真正實現了密切監控,讓細菌都處于茫然等待中,不讓它們拉幫結伙,將“不法犯罪”活動扼殺于搖籃中。
  人工合成
  作為合成生物學的一個新的研究進展,Chueh Loo Poh和Matthew Wook Chang已完成了體外實驗,證實了培育的“菌肉炸彈”是合格的。
  其實,作為一種工程菌,改造過的大腸桿菌就具有潛在的危險,一方面是來源于大腸桿菌本身,畢竟在某些條件下大腸桿菌也是一種致病菌,會引發敗血癥等疾病,而這種改造的工程菌或許會更甚于普通的菌種;另一方面是來源于其所攜帶的綠膿桿菌素,雖然這是殺滅綠膿桿菌的有效武器,但還不清楚大量的此種毒素會不會對我們身體造成傷害。
  不管怎么說,這一研究畢竟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抗菌思路,改變了傳統的抗生素殺菌方案,要知道,在過去10年間,真正上市的新型抗生素寥寥無幾。如果一切順利,就可推廣應用于更多的致病菌檢測及治療。  
日期:2011年12月26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研究人員發現超級細菌克星 助破解生物耐藥性難題

  近日新加坡研究人員培育出一種經過基因改造的大腸桿菌,這種大腸桿菌能夠識別并通過“自爆”方式殺滅對人體有害的綠膿桿菌。研究人員稱,此研究為破解細菌耐藥性問題、解決新型抗菌藥物匱乏的局面帶來了曙光。也許這意味著我們找到了“超級細菌”的克星。那么,這種大腸桿菌應用于臨床的道路能否一帆風順?有了這種“生物感應炸彈”后,細菌耐藥性問題是否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人體內的微生物大戰  
  遼寧日報:殷教授您好!非常高興您能接受我們的采訪。最近,一則科研人員研發“生物炸彈”殺滅有害菌的消息引起我們的關注。沒想到,人體內也會存在戰火紛飛的“戰場”,細菌可以被研發為“生物感應炸彈”。您能為我們簡要介紹一下這則科研新發現嗎?  
  殷武:《遼寧日報》的讀者大家好。新加坡研究人員的這項研究,是通過修改大腸桿菌的基因,使其能夠探測到綠膿桿菌與同類進行交流時所釋放出的一種獨特分子信號(出現這種分子信號意味著有大量綠膿桿菌聚集在一起),這時感知到分子信號的大腸桿菌基因工程菌就會發生自爆,釋放綠膿菌素,將綠膿桿菌置于死地。
  遼寧日報:這個過程聽起來簡直和電影中的伏擊情節一樣。在人體中,大腸桿菌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呢?
  殷武:大腸桿菌是寄生于人或動物腸道內的一類桿狀樣細菌的總稱,一般致病性較弱。在不致病的情況下(正常狀況下),人體與大腸桿菌可以認為是互利共生的關系。在致病情況下,大腸桿菌會引起多種機體炎癥反應,如敗血癥。
  在生物技術應用中,大腸桿菌作為外源基因表達的宿主,遺傳背景清楚,技術操作、培養條件簡單,經過減毒、改造后常作為蛋白表達載體生產外源蛋白。目前大腸桿菌是應用最廣泛、最成功的基因表達體系,常做高效基因表達的首選體系。
  所以它具有兩面性,既可以幫助人類,有時又對人體健康產生威脅。
  遼寧日報:那么綠膿桿菌在人體中則是扮演純粹的反面角色?
  殷武:是的。綠膿桿菌可以說是人體環境中地地道道的“破壞者”。
  綠膿桿菌廣泛分布于自然界及正常人皮膚、腸道和呼吸道,是臨床上較常見的條件致病菌之一,它會引起化膿性病變。受到其感染后,膿汁和滲出液等病料呈綠色,故名綠膿桿菌。
  綠膿桿菌具有較強的耐藥性,近年來已成為造成醫院內感染的主要細菌,有研究稱住院病人在醫院內獲得的感染中的  10%都與其相關。如果被感染者抵抗力較弱則甚至會產生致命后果。傳統療法一般是使用大量的抗生素,但沒有殺滅致病菌反而殃及有益細菌的事情卻經常發生。
  遼寧日報:綠膿桿菌之間互相傳遞信號想要表達什么?
  殷武:綠膿桿菌,包括其他細菌在生長時,經常會自身合成、釋放一些化合物,這些化合物又稱自身誘導物,當這些誘導物濃度積累至一定域值時,會通過調節細菌基因表達,調控細菌的生長。新聞中提及綠膿桿菌在  生  長  時  釋  放  的  分  子  是AHL3OC12HSL,是細菌用來感知自身生長密度的誘導物。收到這種信號后,細胞會調整自身相關基因的表達,從而使綠膿桿菌的生長更能適應外界環境。就如同我們去停車場時,當泊車沒有空位時,電子顯示屏會顯現“車位已滿”字樣,這就防止了過多的車輛擁堵在停車場造成不便。
  被人工修改過基因的大腸桿菌“感受”到這樣的信號后,會發生自爆并釋放出大量能夠殺死綠膿桿菌的“毒藥炸彈”——綠膿菌素。這種物質對綠膿桿菌具有毒性,因而起到滅菌作用。
  遼寧日報:用這種方式殺死綠膿桿菌,其效果如何?
  殷武:實驗顯示,當這兩種細菌處于體外研究體系中時,經過人工改造的大腸桿菌能效果驚人地殺滅綠膿桿菌。  “生物感應炸彈”可以說威力巨大。
  新“武器”守株待兔  
  遼寧日報:我們注意到人工修改基因的大腸桿菌殺死綠膿桿菌的“終極武器”是綠膿菌素,這種具有毒性的物質是否是一把雙刃劍,它在人體中出現是否同樣會影響我們的健康?
  殷武:就目前體外實驗研究表明,該綠膿菌素可以有針對性地殺傷綠膿桿菌,但是它是否對人體有毒副作用未得到進一步證實。不過,通常細菌產生的菌素如果通過粘膜侵入人體,是會產生毒性作用的。
  遼寧日報:您剛才的講解中提及大腸桿菌同樣會致病,那么它們是否會和綠膿菌素一樣有毒副作用呢?  
  
  殷武:大家知道,人體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系統,使用各種治療方案,最先考慮的就應該是安全性問題。如同剛才提到的綠膿菌素可能對人體產生毒性作用一樣,使用“生物感應炸彈”方法殺死綠膿桿菌,病人需要服用大腸桿菌工程菌,這種工程菌本身同樣具有潛在的毒性,這種毒性作用可能來自于大腸桿菌本身,或者是其攜帶的外源性的綠膿桿菌毒素等等,它們會不會引起機體免疫反應或引發更嚴重的炎癥反應等是必須首先考慮的安全問題。
  遼寧日報:看來“生物感應炸彈”的設計制造一點也不比真實的炸彈簡單。除此之外,“生物感應炸彈”殺菌方法應用于人體治療中時還會遇到哪些實際困難?
  殷武:細菌中存在兩類遺傳物質,一類是細菌自身染色體DNA,另一類是與細菌共生的環狀質粒DNA。在體外實驗中,我們可以在培養基中加入適量的抗生素抑制質粒丟失菌的生長,降低工程菌中質粒的不穩定因素,從而保證工程菌的功能。而在人體環境中,DNΑ的缺失、插入和重排以及細胞分裂過程中發生的質粒不平均的分配都會造成質粒載體結構不穩定,所以通常含有外源基因的大腸桿菌會表現出遺傳不太穩定、外源質粒丟失情況。因而,經過改造后的大腸桿菌是否能穩定地接受綠膿桿菌釋放的自身誘導物信號,從而穩定釋放綠膿菌素是需要解決的問題。
  近年來,針對已經明確的病灶部位,設計相應的治療藥物,使藥物進入人體內選擇性地殺死致病細胞而不會波及周圍的正常組織細胞的靶向治療方法,隨著分子生物學技術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在這種治療方法下,如何采用合適的藥物劑型令這些治療性大腸桿菌保持活力,像“生物導彈”一樣發揮“指哪打哪”的靶向作用,使“生物導彈”與“生物感應炸彈”相結合直擊病灶,而不是系統性地分布,也是一個重要問題。
  遼寧日報:假設“生物感應炸彈”能夠克服上述困難,那么它的殺菌效果能夠達到100%嗎?
  殷武:雖然這種基因工程菌在實驗中表現良好,但仍然存有缺憾。研究人員稱,目前這種經過修改的大腸桿菌還無法主動尋找目標,在自爆前它們只能守株待兔地坐等致病菌路過。研究人員希望能找到其他類似的細菌來替代大腸桿菌,如果能實現對目標的主動追蹤,這種方法的殺滅率也許會達到100%。
  有望攻克細菌耐藥性  
  遼寧日報:近年來由于抗生素的濫用,細菌的耐藥性不斷增強,甚至產生了對所有抗生素都具有耐藥性的“超級細菌”,原先的抗菌藥物已經越來越無法起到殺滅作用。那么這種“生物感應炸彈”殺菌方法是否能夠克服這個問題呢?
  殷武:耐藥性是抗生素治療感染常見的問題,一般耐藥性的產生原因多是因為抗生素通過對細菌的選擇性壓力,使細菌自身產生某種分解或降低抗生素作用的機制,如產生青霉素水解酶  (一種能夠使抗生素失去活性的酶)或使細菌表面生成藥物轉運泵  (能有選擇性將抗生素排出細菌),從而使細菌免受抗生素破壞。
  這種殺菌機制與常見的抗生素作用機制不同,主要依賴細菌自身調控機制發揮作用,這確實為解決新型抗菌藥物匱乏的局面帶來了曙光,但是這種方法還沒有在人或者動物病理模型上得到驗證,所以該治療方法是否會在人或動物體內也產生耐藥性還需要進一步研究。
  在過去10年中真正投放到市場上的抗菌藥物很少。這種青黃不接的局面讓不少人深感擔憂。我們希望“生物感應炸彈”能是徹底解決細菌耐藥性問題的一劑“良藥”。
  遼寧日報:這種生物炸彈可以推廣到殺死其他細菌方面嗎?如果這種“生物感應炸彈”方法奏效,那么它會對治愈人類的哪些疾病有所幫助?
  殷武:理論上講是可以的。這種方法對感染性疾病或其他病原體(能引發疾病的微生物和寄生蟲。包括病毒、細菌、螺旋體、真菌、原蟲和蠕蟲等)引起的疾病,應該說都是有幫助的。
  遼寧日報:“生物感應炸彈”投入批量生產、實現臨床治療還有多長的路要走呢?
  殷武:現在能真正用于臨床疾病治療的大腸桿菌工程菌很少,目前國際上有不少正在嘗試用工程菌治療腫瘤等疾病,但多停留于臨床研究階段,真正產業化用于臨床治療的路可能還比較長。
  遼寧日報:感謝殷教授的精彩講解。讓我們期待這種治療方法盡快在技術上達到成熟,與不斷完善的分子生物學其他環節緊密結合,克服弊端、突出優勢,最終造福人類。(記者  王亮)
  專家檔案  
  殷武  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江蘇省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學會理事,中國藥理學會“施維雅”青年藥理學工作者獎獲得者,中國科協青年科學家論壇執行主席。研究方向:分子藥理學、細胞生物學、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
日期:2011年9月25日 - 來自[藥學研究]欄目
共 7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