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調理脾胃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中藥泡腳調理脾胃

脾胃不適可以有很多調理保健的方法,其中,中藥泡腳調理脾胃的方法簡便易行,療效確切。

中藥泡洗之所以能治療脾胃病,是因為足陽明胃經與足太陰脾經的穴位在下肢都有分布。足陽明胃經共有45個穴位,15個穴位分布在下肢的前外側面,30個穴位在腹、胸部和頭面部。腧穴可治療胃腸等消化系統、神經系統、呼吸系統、循環系統和頭、眼、鼻、口、齒等器官病癥以及本經脈所經過部位的病癥,如胃痛、腹脹、嘔吐、泄瀉、鼻衄、牙痛、口眼渦斜、咽喉腫痛、熱病、神志病及經脈循行部位疼痛等。足太陰脾經共有21個穴位,11個穴位分布在下肢內側面,10個穴位分布在側胸腹部。本經腧穴可治療脾、胃等消化系統病癥,如胃脘痛、惡心嘔吐、噯氣、腹脹、便溏、黃疸、身重無力、舌根強痛及下肢內側腫痛、厥冷等。對于一些寒熱格拒,不能服用過溫熱或過寒涼藥物的患者及有瘀血的患者(活血藥容易刺激胃),就可以選用中藥泡洗,效果明顯。

脾胃虛寒的胃痛患者可選用附子理中丸加減。川烏、黨參、白術各20g,干姜、透骨草各15g,甘草6g,丹參30g,睡前泡洗。

脾虛氣滯的腹脹患者可選用柴胡疏肝散加減。陳皮、柴胡、白芷各10g,川芎、芍藥各20g,香附25g,枳殼15g,甘草6g,睡前泡洗。

氣滯血瘀的腹痛患者可選用丹參飲合失笑散加減。丹參30g,元胡、桃仁各15g,蒲黃、五靈脂、透骨草各10g,睡前泡洗。

脾胃濕熱的胃食管反流患者可選用平胃散加減。厚樸、陳皮、半夏、透骨草各10g,蒼術、黃芩、六一散各15g,黃連6g,睡前泡洗。

老年腹瀉患者可選用參苓白術散合四神丸加減。黨參、白術、生薏米各20g,山藥、補骨脂、肉豆蔻、小茴香各15g,吳茱萸3g,五味子6g,川烏頭10g,睡前泡洗。

老年便秘患者可選用四君子湯合枳實導滯丸加減。黨參、生黃芪、白術各20g,枳實、厚樸、透骨草各10g,肉蓯蓉15g,黑芝麻30g,睡前泡洗。

部分患者對中藥過敏,可能出現皮膚紅腫、瘙癢。另外不要長時間泡洗,下肢或足部有破潰的患者不適宜泡洗,在中藥泡洗之前還應咨詢專業醫師。

日期:2015年6月8日 - 來自[中醫養生]欄目

調理脾胃法在骨傷科中的應用

    脾胃學說是中醫學的重要內容,在中醫臨床應用范圍甚廣。中醫學認為,腎藏精,生髓主骨,為先天之本:脾主運化,主肌肉四肢,為后天之本。先天之精有賴于后天之精的充養;才能保持不竭,而發揮其主骨生髓的作用:后天之精的產生,與腎中精氣的溫煦是分不開的。腎精旺盛則氣血化生充足,不斷填補腎精;腎精充足,骨髓有源,骨骼堅固而有力。因此調理脾胃也是骨傷科臨床上重要的治療方法之一。在骨傷科中,強調脾胃的關系,注意調理脾胃功能則往往能使人體受傷的骨、筋、肉修復加快。

1治療應用

    骨傷早期(一般2周之內),肢體局部呈青紫瘀斑、腫脹,疼痛難忍,伴精神抑郁、食欲減退者,可于活血化瘀、消腫止痛處方中加砂仁、谷芽、陳皮等以醒脾快胃。骨折及關節脫位的患者,經手法復位、小夾板外固定再加上早期功能鍛煉3-4周后,患者自訴患肢關節酸脹作痛,伴有麻木,可于活血通絡的基礎上加黃芪、黨參、白術等以扶助脾氣。

    部分骨折、關節脫位的患者,經手法整復、小夾板外固定3~4周后.X線片示斷骨之間可見骨痂基本形成.局部腫脹基本消退。但是骨折遠端及關節處仍有輕度浮腫.可于活血溫經的基本處方中加茯苓、薏苡仁、白術、蒼術,以健脾祛濕消腫。

    對于體質較弱而食欲不振、舌質淡紅、苔薄白的患者,可于處方中加黨參、黃芪、生地黃、沙參、山藥、山楂、木瓜等品以補脾養胃陰、助消化。若舌苔厚膩,屬脾虛納呆者,又當以行氣健脾、和胃導滯,可加木香、枳殼、黃連、干姜、厚樸等;亦有部分陳舊性損傷,癥見局部酸脹作痛,活動功能受限,伴有腹脹、腹瀉,應適當佐以溫陽健脾之品,可于基本處方中加肉桂、干姜、山藥、制附子等。

2病例介紹

    吳某.男性,72歲。2011年6月12日被他人騎自行車撞倒,右髖部著地,即感局部疼痛難忍,不能站立,活動受限。傷后無昏迷、惡心嘔吐等癥狀。即送至急診。經X線攝片示右股骨頸完全性骨折,收住人院。患者神清,痛苦面容,右下肢呈外旋畸形,不能站立及行走,小便正常,大便未解,收入住院治療。T 37.5 ℃  ,R 20次/min,P 80次/min,Bp 20/14 kPa。精神煩躁,呈急性痛苦面容,被動體位,五官端正,氣管居中,營養中等,全身皮膚及鞏膜未見出血點或黃染,雙側瞳孔等圓等大,對光反射靈敏,耳鼻未見異常分泌物,咽喉無充血,胸廓對稱,呼吸平順,兩肺未聞及病理性呼吸音,心率80次/min、律齊,各瓣膜聽診區未聞及病理性雜音,腹部體檢正常。右髖部疼痛,輕度腫脹,右腹股溝中點壓痛(+),右下肢呈內收外旋畸形,患肢縮短約3 cm,右下肢桿力消失,縱軸叩擊痛(+)。X線報告示右股骨頸骨折。遠端向內上方移位。入院后予手法整復,行右脛骨結節骨牽引,負重6 kg。右下肢呈外展中位并布郎區架固定。中藥先用活血祛瘀、理氣止痛兼通腑,方予桃仁承氣湯加減:桃仁12 g,大黃9 g(后下),枳殼9 g,赤芍12 g,厚樸12 g,三七6 g。第l劑服后于當晚排出黑臭便2次、量多。第3日起改用復元活血湯加減,1個月后改用補中益氣湯,患者恢復良好。

3體會

    脾胃居中土,為氣血陰陽、精氣升降的樞紐。在正常情況下,人稟水谷,由脾胃輸布精微,化生氣血,滋養周身,推動臟腑精氣的上下運行,循環化生。若脾胃虛弱,氣血不足,升降失常,不但骨折難以愈合,而且甚多雜病。筆者在臨床實踐中體會到,在療傷的處方中適當配伍調理脾胃藥物,以調理脾胃之氣,增進食欲,不僅能增強體質.而且也能增強脾胃攝取療傷藥物的功效,促進筋傷骨折等外傷疾病的早日痊愈,從而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日期:2013年8月24日 - 來自[中醫中藥]欄目

談調理脾胃

 余臨床40余載,對婦科病的治療,重視調理脾胃。喜用四君、六君、補中益氣湯之類。認為脾胃乃后天之本,水谷精微生化之源。“脾為中土,以溉四旁,內而五臟六腑,外而四肢百骸,皆賴以養”。調脾胃可培補人體正氣,補益人體元氣。認為諸病皆從脾胃而生。治病也總以調理脾胃為本,治脾又當分析而論。脾陽不足,胃有虛寒,一臟一腑皆宜于溫陽升運。脾陰不足,胃有虛火,則當柔潤養陰。脾氣下陷宜升,胃氣上逆宜降。寒濕宜苦溫燥濕,濕熱宜清熱祛濕。涼燥宜溫潤,溫燥宜清滋。虛實寒熱,升降燥濕,均宜辨證。糾其偏,救其弊,燮理陰陽,使歸于平緩,是治本。脾胃之本健旺,滋灌臟腑百骸,諸癥易除。肝強脾弱,舍肝救脾,心血不足,補脾生血。肺氣不足,補土生金,腎病犯脾,脾虛則水能反克,救脾為主。故調脾胃可安五臟。

  臨證時調脾胃選方用藥應以輕靈為貴,切記妄施破氣耗散與滋膩呆補之品。輕靈則是輕快靈活之意。處方用藥補而不滯,溫而不燥。可從四個方面展顯。一則不取峻補,峻補則恐壅滯有礙吸收,臨床很難起到益脾扶正之效,且難以鼓舞陽氣以去邪外達。二則不取溫燥,脾虛用溫燥之品,固然能理脾燥濕,但有恐燥之過度,而傷及胃陰。正如葉天士所謂“太陰濕土,得陽始運,陽明燥土,得陰自安”。故治療脾胃病,燥脾濕,不可忘記護胃陰。三則補脾不忘理氣,甘溫益脾,甘平養胃,乃調理脾胃之常法。但用藥應注意補而不滯。處方用藥每于大劑補藥中加入芳香醒脾理氣之品,以作引導,更有助于藥力的運化吸收。四則用藥劑量不求過重。治病者,在于補偏求弊,調和陰陽。當正氣尚未陷入極度虛弱之境地或邪實尚未積結到深重程度時,遣方用藥劑量不必過大,藥過病所,則反傷正氣。只有配合得宜,君、臣、佐、使應用得法,不難以少勝多,取得滿意的臨床效果。

  對于慢性脾胃病,則以丸藥調理,以適應脾胃運化。臨床上若慢性久病患者,常需連續服藥,服湯藥日久,給患者帶來不便,且多次變換處方,也難以掌握病機,難以做到“效不更方”的守則。服久而不變換處方,又易動搖患者的治療信心。故此常配丸藥治療。古人認為,“湯者蕩也”,“丸者緩也”。病急可服湯藥,病緩則用丸藥。丸藥利于調和臟腑。有醫者云:“慢病慢治,如灌花,如溉木,當假以時日也。急病急治,如救焚,如救溺,稍縱即逝也。”治病之藥,多通過脾胃運化而發揮作用。藥物治病,藥激發人體正氣,促進生機以排除病邪,平衡陰陽。若藥物過量,對脾胃運化也是不利的。

  特別是當病人進入病危之時,有時用藥沒有反應,甚至不能吸收,原因是藥物代替不了人體功能。即便是營養物,還有能否吸收的問題。故對于慢性病,特別是脾胃病,初診、復診一、二次后,就按原方加減,配制成丸藥,讓病人堅持每日按時服藥。丸藥連服,療效不弱于湯藥。若藥物配伍得當,對脾胃運化和發揮藥效,都是很有利的。同時丸藥費用低廉,又可節省藥材。患者耐服久服,實乃治療慢性病之有效途徑也。

日期:2013年6月4日 - 來自[臨床討論]欄目

調理脾胃有益養生

  危北海:1931年出生。主任醫師、教授。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曾任北京中醫醫院副院長。從事中西醫結合醫療及中醫脾胃學說的理論研究50余年。

  中醫學認為,人的疾病、壽夭與五臟六腑的關系非常密切,正如《靈樞》指出的“五臟堅固,血脈和調……六腑化谷,津液布揚,各如其常,故能長久”,可見“五臟堅固”是防病治病、養生長壽的必要條件。在五臟六腑中,脾與胃相表里,被稱之為后天之本,是氣血生化之源,維持生命活動的眾多物質,都必須依靠脾胃供給。

  善治病者,唯在調和脾胃

  在多年的脾胃疾病中西醫結合治療和研究中,我發現,很多慢性疑難雜病的發生、發展與轉歸,都與腸胃功能的損傷與修復有關。《養老奉親書》認為:脾胃者,五臟之宗也。安谷則昌,絕谷則亡。中醫臨床上也有“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亡”的古訓。正如古代醫家所說“脾胃內傷,百病由生”,即人的健康及疾病的康復與人的胃氣有明顯的聯系,若是胃氣好即胃腸功能健全或胃腸運化正常,則能維系人體健康;若脾胃功能不健,或脾胃運化失調,則易患疾病或已患疾病不易恢復。由此可見,胃腸功能的好壞,對維護人體健康或使疾病康復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調理脾胃就成為防病治病、養生保健、延年益壽的主要措施之一,即所謂“善治病者,唯在調和脾胃”。

  脾胃健壯,則全身健壯

  脾胃系統的疾病是一類常見病、多發病,尤其在農村,發病率較高,對廣大勞動人民的身心健康影響較大。中醫學所說的脾胃系統病包括了現代醫學的多種疾病,如急、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腸潰瘍、胃神經官能癥、急、慢性腸炎、腸結核、胃腸功能紊亂、消化不良、胃癌,以及某些肝、膽、胰等系統的疾病。

  調理脾胃不僅能醫治脾胃臟腑的疾病,而且可以間接或直接地醫治全身臟腑病變,這是因為“脾胃為后天之本,能資生一身,脾胃健壯,多能消化飲食,則全身自然健壯”。

  調理脾胃的方法很多:如有以藥物(包括中、西藥)調理的;有通過物理方法(電療、磁療、水療等)調理的;有通過針灸的方法,以宣暢氣機、調理脾胃;有通過飲食療法達到調理目的的;亦有通過氣功、刮療、耳穴治療等方法來調理脾胃,達到防病治病、延年益壽目的。

  情志失調易致病

  當今社會,節奏非常快,人們工作壓力大,精神緊張。在臨床上,脾胃病患者越來越多。例如一位男患者,35歲,去年10月初診。患者自述兩年前因與其妻生氣后出現食欲不振,進食量少,逐漸出現胃脘脹滿,身體消瘦。患者先后多次在當地醫院就診,經相關理化檢查均未見明顯異常,后在北京某醫院診斷為功能性消化不良,雖經中西醫多方治療,效果不顯著。

  患者就診時主訴食欲不振,胃脘脹滿,偶有噯氣、便溏、短氣乏力。診見舌暗紅,苔白厚,脈弦滑。

  根據患者的臨床表現和舌苔脈象,我認為患者是由于情志失調,肝失條達,影響脾胃健運,胃腸功能受到影響,以致飲食停滯,出現胃脘不適、噯氣、便溏等癥狀。脾胃失健不能吸收水谷精微,以養四肢百骸,則消瘦乏力氣短。

  所有這些表現的根本是胃腸功能的失常,治療應采用健脾和胃、消食導滯,佐以舒肝清熱以使胃腸復元的方法。方用沙參、太子參、黃芪、甘草益氣健脾和胃;山楂、雞內金、神曲、谷麥芽消食導滯和胃;蘇梗、砂仁芳香醒脾開胃;柴胡、郁金、茵陳、枳實清熱疏肝、理氣開胃;葛根、薏米清熱健脾化濕。

  兩周后復診,患者胃脘脹滿癥狀減輕,飲食較前明顯好轉,身體氣力較前明顯增加。治療繼續以健脾和胃為主,兼以芳香開胃、清熱化濕,一月后無明顯不適,建議予以飲食調理。

  逆四時、情志不暢、飲食不節影響脾胃

  脾胃疾病的致病因素基本可以歸納成三個方面:逆四時、情志不暢、飲食不節。小孩子為什么會得胃病?其實就是飲食不節,現在的小孩子喜歡喝冰的飲料,喜歡吃肯德基等高熱量的食物,肥甘之品皆可傷脾胃,出現這些癥狀的小患者也就不奇怪啦!

  逆四時,很簡單,我在這里將它與情志不暢致脾胃不適放在一起講解。我們都知道春天是生發的季節,用經典的話講,就叫“春三月,此謂發陳”,春在五行與肝相對應,也就說春天是肝旺的時候,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天天吃酸性的食物,像檸檬、李子等等,甚至吃動物的肝,這就使肝旺上加旺。我們都知道,肝旺的時候脾胃肯定是虛弱的,一強必有一弱,這樣會有什么影響?這就使逆四時中的吃法不對。再講情志,我們都知道肝主情志,情志不暢,首先傷肝,肝氣不舒,克的就是脾土,我們在臨床上經常看到很多面色發青的病人有胃病,打呃、泛酸,就是這個道理。在《金匱要略》開篇中就有這樣一段話:“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補之。”看到這段話,大家似乎并不在意,我在這里只想提醒大家一句:要懂得觸類旁通,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補之,那春天你還能用山萸肉去補肝嗎?我想以后應該不會犯這種錯誤啦。(龔游整理)

日期:2011年10月26日 - 來自[中醫養生]欄目

運用調理脾胃法驗案三則

歷代醫家乃至現代學者,對脾胃之研究至為重視。本人臨床治療雜病,亦注重脾胃,今舉驗案三則,以示鱗爪。
案一、健脾化痰治慢性咳喘
×,男性,56歲,農民。1993124日診治。咳喘5載,每逢秋冬而發,咳嗽氣喘,痰稀白量多,胸次窒悶,難以平臥,食納不香,形體消瘦,大便軟溏,苔薄根膩,舌胖邊有齒印,脈細滑。胸透:肺紋理增粗,輕度肺氣腫。血常規化驗:白細胞計數4600/立方毫米,分類:中性64%,淋巴33%,嗜酸性3%。心電圖:正常。證屬脾失健運,飲食不為肌膚,反為痰濁,上犯于肺,肅降失司。治擬健脾肅肺,燥濕化痰。處方:黨參15g,焦白術12g,茯苓12g,淮山藥15g,川樸5g,法半夏10g,杏仁9g,橘紅6g。藥投5帖,痰液減少,咳喘漸平,嗣后常服此方,并隨證加入桂枝、貝母、蘇子、枳殼及腎氣丸,囑戒煙酒,調治2月獲愈。
按:慢性咳喘,屢發不已,多為痰邪為祟。痰濁之生,緣于脾運失職,故健脾化痰是治療咳喘的重要法則之一。本例患者,久服西藥少效,辨其食少形瘦,舌胖便溏,選用黨參、白術、茯苓、淮山藥以健脾助運;胸次窒悶用川樸、桂枝、枳殼開痞通陽;痰白量多以半夏、橘紅、貝母燥濕化痰;杏仁、蘇子一宣一降以平調氣機。藥雖平淡,切中病情,咳喘緩解。
案二、燥脾化濕治無黃疸型肝炎
×,男性,37歲,干部。199586日診治。一周來脘痞腹脹,頭昏身重,體困乏力,納谷不香,泛泛欲吐,飲則喜熱,大便溏薄,小便清,右脅下按之小痛,舌苔白膩,脈弦。體溫:36.8℃。肝功能:硫酸鋅濁度18單位,麝香草酚濁度12單位,谷丙轉氨酶大于200單位,黃疸指數6單位。此為寒濕困中,脾陽失運,氣機痞塞,和降失司,治擬宣中行氣,燥脾化濕。處方:川樸9g,半夏12g,蒼術9g,砂仁3g(后下),木香6g,生苡仁15g,茯苓、秦艽各9g,青陳皮各6g,廣郁金12g,六一散12g(包煎),鮮車前草30g。投藥6帖,脘腹得舒,苔膩漸化,泛惡已除,知饑欲食,原方去川樸、蒼術、秦艽,加白術、炒麥芽、淮山藥,連服15帖,肝功能恢復正常。
按:無黃疸傳染性肝炎,因其無寒熱,又無目黃、膚黃、溲黃之特征,似雜病中濕困脾運之證。肝炎病邪,有寒濕與濕熱之辨,病位有脾胃或肝脾之別。如屬寒濕中阻仍用清肝消炎藥物治療,反致寒濕遏伏,而使病程遷延。本例患者,邪為寒濕,位在脾胃,故選用川樸、半夏、蒼術以燥濕運脾;木香、砂仁、陳皮溫中和胃;秦艽、苡仁、茯苓祛濕健脾;青皮、郁金理氣調木;治濕不利小便非其治也,故加六一散、車前草滲利濕邪。藥后寒濕得化,再加調脾醒胃之品,使中焦得以轉輸,升降有度,病乃告愈。
案三、溫脾降逆治幽門梗阻
×,男,40歲,農民。199973日診治。嘔吐時作時止,已有半年,1周來飲食入胃,格拒不下,旋即吐出,勢如噴射,脘腹脹,按之軟,疼痛不顯,口干喜熱飲,大硬秘結,旬日更衣1次,形體消瘦,怯寒喜溫,苔薄白而干,脈沉弦。體溫及血常規均正常。上消化道鋇透提示:幽門梗阻。證屬脾陽虛弱,內寒蘊結,胃氣上逆,升降失常。治擬溫脾降逆開結。處方:制附子9g,潞黨參15g,干姜3g,生大黃10g(后下),枳實9g,半夏10g,旋復花6g(包煎),生赭石40g(先煎),當歸10g,降香3g,甘草3g。上藥連服5帖,大便通暢,嘔吐減輕,唯脘腹空脹,納少,原方去大黃、枳實、旋復花、代赭石,加白術、姜汁炒川連、陳皮、炒苡仁以調脾和胃。再服10劑,嘔吐全止,納谷漸香,諸癥悉平。
按:幽門梗阻,格拒嘔吐,屬于膈證范疇,當與胃癌之膈有所區別。若癌生于胃,則按之痞硬,嘔吐輕,脹痛明顯,有()積伏梁之征;而幽門梗阻之膈,多見脘腹作脹,按之柔軟,其痛不顯。本例患者長期嘔吐,飲食格拒不下,苔白,便秘。乃寒結中焦,幽門不通,上沖賁門,升降之機逆亂。欲止其嘔,須開其結;欲降其逆,須溫其陽。選用千金溫脾湯加味以溫運太陰,通降陽明,合旋復代赭降氣鎮逆。于是脾陽振奮,腑氣通行,胃氣乃安,而病愈可。
如東縣中醫院(江蘇,226400) 姚亞南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來自[中醫中藥]欄目

跟師路志正教授日記(四)——疑難病從調理脾胃入手

  路老以善治各種疑難病癥聞名,在各種疑難病的治療中尤重視調理脾胃。他對周慎齋“諸病不愈,必尋到脾胃之中”之說頗為贊許。他認為“人身以胃為總司,其用煩雜,其位重要,凡內外諸病無不歸之于胃”。凡是疑難重病或者慢性虛損病人,脾胃功能多已虛弱或胃氣大傷。脾主運化,胃主受納,二者又是治療用藥,藥物吸收運化發揮作用的途徑。因此保證脾胃功能正常往往是疾病治療的關鍵。所以他臨床對于各種疑難病慢性病頗重視從調理脾胃入手。

  今天有一位河南籍的患者,慕名專程來找路老看病,患者面色晦暗、青黃少澤、形體消瘦、兩目乏神、鞏膜輕度黃染,一看就是重病,我不敢怠慢,仔細詢問病史。主訴:2008年秋患感冒、咳嗽,經治療緩解后出現現在癥狀。診見四肢無力,納呆,伴有失眠多夢,夜尿頻,舌體略胖,質暗,苔薄黃,脈虛弦小數。胃鏡示:慢性淺表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返流性食道炎。1989年因流行性出血熱引發腎功能不全史。素有貧血病史,血沉86mm/h,C反應蛋白增高,尿中見酮體。患者輔助檢查報告單未帶,我懷疑是慢性腎病,但是沒有明確診斷,我看后比較頭痛,感覺癥情復雜,涉及多臟腑,虛實兼見,寒熱錯雜,不知道從何下手,孰輕孰重,是應該先調脾胃,還是先治腎。路老一邊診脈,一邊看著病人面色、神態,然后寫出治法:疏肝和胃,運脾益腎。方藥:

  1.五爪龍30克,西洋參(先下)10克,竹節參12克,青蒿15克,郁金12克,炒蒼術12克,炒杏仁9克,炒薏苡仁30克,當歸12克,桂白芍12克,焦三仙各12克,石斛12克,制鱉甲(先下)15克,山萸肉15克,芡實12克,懷牛膝12克,生龍牡各30克。

  2.茶飲方:竹節參12克,黃精12克,炒薏苡仁30克,八月札12克,玉米須30克,蓮須8克,生谷麥芽各30克,佛手9克,枸杞10克。

  兩方配合,從肝脾腎入手,扶正祛邪,考慮到患者病程較長,且素有胃疾,恐不勝藥力,所以又多加和胃運脾之品。觀路老遣方,用藥平和,照顧全面,不愧被中醫界的“雜病圣手”。

  另一患者,周身乏力2年余來診,患者為武術教練,自述運動過量,長期居住潮濕,感受濕氣,漸覺胸悶氣短,口干,畏寒,頭暈,排尿無力,大便黏滯不爽,日3次。面色晦暗,舌暗胖,苔薄白,脈弦滑小數。西醫檢查:逼尿肌無力。路老讓一位學生擬定處方,學生認為證屬脾虛氣陷,濕濁阻遏,清陽不升,給予張錫純的升陷湯加減:黃芪30克,知母10克,柴胡15克,升麻10克,麥冬10克,瓜蔞15克,薤白15克,黃連8克,澤瀉15克,土茯苓20克,太子參20克,生龍骨30克,甘草6克。路老看后說:方子思路正確,但是有些藥物需要調整。其一:柴胡起到升提中氣的作用,用量過大,改為6克;其二加半夏12克,豁痰燥濕,并與瓜蔞、黃連,共同組成小陷胸湯,與瓜蔞、薤白共同組成瓜蔞薤白半夏湯寬胸宣痹,化濁降逆,使胸陽得展,陰霾自散;其三,加炒枳實15克,行脾滯,導濕滯下行,使濁降清始升。雖然簡短幾句話,使這張處方靈活了許多,補而不滯,令我受益匪淺。(本文指導:范道長 山東省東明縣中醫院)

日期:2010年1月14日 - 來自[名家醫案]欄目

劉乾和調理脾胃法治療危重急證舉例(心肌梗死、冠心病)

  劉乾和老中醫從醫40余年,既有頗深的理論,又有豐富的臨床經驗。1992年起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2003年被山東省授予首批“山東省名中醫藥專家”榮譽稱號。筆者有幸侍診劉老多年,現將其運用調理脾胃法治療危重急癥驗案整理舉例如下,以供臨床中參考。
  真心痛(急性心肌梗死)
  黃某,女,63歲。脘腹悶痛伴有惡心嘔吐2天,經心電圖檢查診斷為急性高側壁、下壁心肌梗死。時有脘腹悶痛、惡心,不欲飲食,畏寒,四肢欠溫,舌質暗淡,苔薄膩,兩脈沉細而遲。劉老據其脈證,認為乃中焦寒滯、胃失和降所致,治以溫中祛寒,理氣和胃:黨參15g,蒼、白術各10g,制附子10g,云苓10g,厚樸10g,炒枳殼10g,姜半夏10g,良姜6g,木香6g,陳皮9g,桂枝6g,甘草8g,生姜9g,水煎400ml分2次服。進1劑后,胸悶減,未再痛,不惡心,舌淡紅,苔薄白,兩脈沉細較前有力。上方連進3劑,食欲恢復,自覺無所苦。原方去良姜、附子、桂枝,加黃芪15g,又進3劑患者諸癥消失。遂用益氣活血合補腎健脾之品以善其后。
  此例雖為西醫明確診斷的急性心肌梗死,但發病初期表現為脘腹悶痛、嘔吐,辨證屬中焦寒滯、胃失和降。劉老據“視其脈證,隨證治之”的辨證施治原則,運用溫中祛寒、理氣和胃的調理脾胃法而使臨床癥狀很快消失。但劉老也指出,這并不是說調理脾胃法可適用治療一切急性心肌梗死,必須根據“有是證則用是藥”,方能取得好療效。
  冠心病心絞痛、心律失常
  王某,男,52歲。近半月來,頻繁發作胸腹悶痛、心悸,每日下午4時左右病情加劇,食欲下降,喜熱飲,神疲乏力,睡眠欠佳,大便不成形,日2次,小便可。有冠心病史3~4年。近日心電圖檢查,報告為慢性冠狀動脈供血不足,頻發房性早博,血壓150/100mmHg。時見面色萎黃,神疲,舌質淡胖,苔薄膩而滑,兩脈沉細結代。據其脈證,劉老認為乃脾胃虛寒,濕阻中焦。治宜燥濕運脾,溫中調氣,以平胃散加味治之。藥物:蒼術、白術各10g,厚樸10g,砂仁8g,陳皮9g,姜半夏9g、制附子9g,黨參15g,云苓10g,木香9g,炙甘草9g,生姜9g,水煎服,日1劑。上方連進3劑后復診,病情大為好轉,脘腹悶痛很少發作,心悸已消失,諸癥均有所減輕,遂囑按原方再進3劑。服后諸癥若失。查舌質淡紅,薄白苔,兩脈平和,血壓140/90mmHg,房性期前收縮消失。上方稍有出入又取7劑,以鞏固療效。
  此例雖系冠心病頻發心絞痛、房性早搏,但患者既往還有胃腸病史不能忽略。劉老辨證認為該患者屬脾胃虛寒所致的濕阻中焦。通過調理脾胃,運用燥濕運脾、溫中行氣之治則,終于使患者臨床癥狀消失,心電圖也所改善。
  食道癌術后復發并化療反應
  付某,男,63歲,農民。頻繁嘔吐不進食水3天。3個多月前因患食道癌行手術治療。1周前在家始服抗癌化療藥片而出現不欲飲食、惡心。面色萎黃,神疲,心煩,舌暗淡,少津,舌根部薄膩苔,前舌部無苔,兩手脈沉細而無力、略數。劉老據其脈證,認為此乃脾胃之氣受擾,胃氣上逆所致,治當和胃降逆。處方:姜半夏12g,黃芩9g,柴胡9g,杭白芍10g,云苓9g,厚樸9g,炒菜菔子15g,威靈仙15g,甘草8g,白術10g,生姜9g,大棗6枚。水煎300ml,分3次服。進3劑后即不再嘔吐,囑續服3劑。服后能進半流飲食,再進服3劑。能進食油條,心平氣和,舌淡白,薄白苔,兩脈和緩。此后,上方稍作加減續服中藥半月,每餐能進食半個饅頭,病情一直保持穩定。
  劉老指出,在臨床藥物治療中,只要患者一般情況允許,常采取先攻邪之治則,特別是對中晚期腫瘤患者,往往先投以重劑以圖立挫病邪之銳氣。此例雖為難治之證,但由于口服抗腫瘤藥損傷了脾胃而使病情危在旦夕。通過調理脾胃,又使“后天之本”恢復了生機,從而達到使患者帶病延年的目的。李東垣曾云:“脾胃一傷,五亂互作……人以胃氣為本,粗工不解,妄意施用,本以活人,反以害人。”正是此意。

日期:2008年5月10日 - 來自[名家醫案]欄目

調理脾胃 有助于胸部變大

  中醫針灸

  中醫說乳頭屬足厥陰肝經、乳房屬足陽明胃經,所以針灸學上的十二條經絡中,以肝經和胃經對乳房的發育影響最大。

  建議在進行針灸豐胸前,先找合格的中醫師診斷一下,如果脾胃功能不好,要先調養你的脾胃。

  或者在家煎煮可以調補脾胃的豐胸藥膳來喝,再進行“胃經”、“肝經”和“沖、任、帶脈”。

  換言之,必須達到“胃氣充足,肝氣條達,沖、任、帶脈充盛順暢”的條件,三者協調,豐胸目的才能順利達成。

  運動豐胸

  這是最多人選擇的豐胸方法,女性選擇鍛煉上身的體育項目。雖然乳房組織并無肌肉,不能通過運動使之增大,但運動可增強乳房下面的胸肌,胸肌發達可使乳房突出,看起來乳房就會豐滿一些,因此早晚做擴胸、深呼吸運動,有利于胸肌的均勻發達。

  特別是游泳,對年輕女性更是有理想健身豐乳的活動,不但水對乳房有“按摩”作用,而且游泳有利于腹、腰肌鍛煉,更可達到消除多余體脂、保持苗條婀娜姿態的效果。

  平時注意有意識地鍛煉胸部肌肉發育,比如練健美操、跑步、做俯臥撐、做擴胸運動、打排球、舉杠鈴、做美胸操等適量的體育運動,能促進胸部肌肉變得發達健美。

日期:2007年6月9日 - 來自[塑身DIY]欄目
共 2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