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加味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加味左金丸能長期吃嗎?

  由于不良的飲食習慣,很多人都可能出現胃痛的問題。胃痛發作時需要用藥緩解。加味左金丸為胃痛類非處方藥藥品,系清肝瀉火、降逆止痛之劑,臨床上用于胃脘脹滿,痛連兩脅,胸悶噯氣,心煩易怒,嘈雜吐酸,口干口苦。很多患者在使用加味左金丸時,也關心長期服用的安全性問題。那么,加味左金丸能長期吃嗎?長期吃有沒有什么副作用?

 

  加味左金丸的主要成分有黃連(姜炙)、吳茱萸(甘草炙)、黃芩、柴胡、木香、香附(醋炙)、郁金、白芍、青皮(醋炙)、枳殼(去瓤麩炒)、陳皮、延胡索(醋炙)、當歸、甘草等。方中重用黃連為君,清肝瀉火,佐以辛熱之吳茱萸條達肝氣,開散郁結,且能抑制黃連之苦寒,使瀉火而無涼遏之弊。一溫一寒,辛開苦降,共奏清肝瀉火,降逆止嘔之效。

 

  加味左金丸是丸劑,為口服藥,用法用量為一次3~6g,一日2次,15天為一療程。

 

  可不可以長期吃加味左金丸來治療胃脘脹滿,痛連兩脅,胸悶噯氣,心煩易怒,嘈雜吐酸,口干口苦等癥呢?目前臨床上還沒明顯發現加味左金丸的副作用,但黃連大苦大寒,過服久服易傷脾胃,所以不建議長期服用左金丸,患者服藥3天癥狀無緩解,應去醫院就診。

 

  另外,服用左金丸需要注意以下事項:1、忌憤怒、憂郁,保持心情舒暢。2、脾胃虛寒者不適用。3、有高血壓、心臟病、肝病、糖尿病、腎病等慢性病嚴重者應在醫師指導下服用。4、兒童、孕婦、哺乳期婦女、年老體弱者應在醫師指導下服用。5、胃痛嚴重者,應及時去醫院就診。6、服藥3天癥狀無緩解,應去醫院就診。7、對左金丸過敏者禁用,過敏體質者慎用。8、左金丸性狀發生改變時禁止使用。9、兒童必須在成人監護下使用。

 

  由上可知,雖然加味左金丸治療胃脘脹滿,痛連兩脅,胸悶噯氣,心煩易怒,嘈雜吐酸,口干口苦等癥的療效不錯,也無明顯副作用,但臨床上仍不建議患者長期服用。

日期:2014年11月5日 - 來自[用藥指南]欄目
循環ads

四逆散加味治胃脘痛

 劉某,男,43歲,2012年7月26日初診。

  患者因胃脘脹痛,吞酸5年余,加重1月。其5年前因情志不舒,而誘發胃脘脹痛,嘈雜吞酸,經某醫院門診治療,口服奧美拉唑、硫糖鋁效果不著。后又改服慶大霉素顆粒,熊去氧膽酸等,略似減輕,但病情反復發作。請中醫治療。患者現胃脘脹痛,連及兩脅,噯氣吞酸,胸悶腹脹,情緒不穩,性情善郁,常因情志不舒而誘發,舌質紫暗,舌下絡脈青紫,苔薄,脈弦。胃鏡示:膽汁反流性胃炎,胃竇息肉。

  證屬氣滯血瘀,膽胃失降,治宜理氣通降,化瘀通絡。

  處方:醋柴胡10克,枳實10克,赤芍10克,炙甘草6克,醋元胡12克,炒五靈脂10克,香附10克,川楝子10克,煅瓦楞子15克,烏賊骨15克,佛手6克,香櫞皮10克,炙刺猬皮6克,九香蟲6克。

  上方服7劑后,胃脘痛已止,不再吞酸,噯氣已除,繼上法加減出入,共服兩月,后改丸藥祛邪與扶正調配應用,以緩圖之。半年后胃鏡示“淺表性胃炎,胃竇未發現息肉”。

  按  此例膽汁反流性胃炎,伴有胃竇息肉,纏綿反復經久不愈。其病機是由肝氣郁滯,膽氣失降,橫逆犯胃,由氣及血,久病入絡,痰瘀互結而成。用四逆散疏利肝膽氣滯,調理脾胃氣機;藥用香櫞皮、佛手寬中降氣;煅瓦楞子、烏賊骨和胃制酸,行瘀止痛;配金鈴子散、炒五靈脂、炙刺猬皮、炒九香蟲以增化瘀止痛之功。肝膽之氣疏泄條達,脾得以升清,胃得以降濁,肝膽與脾胃同治,而收良好療效。

日期:2013年5月14日 - 來自[臨床驗案]欄目

加味散偏湯治療頭痛經驗談

  散偏湯出自陳士鐸《辨證錄》,主要用來治療偏正頭風,以此方為基礎的加減方層出不窮,多用于偏正頭風、三叉神經痛和腦血管病后遺癥等療效均比較理想。筆者治療頭痛和三叉神經痛的首選方也是散偏湯,多用于痰瘀交阻之證,臨床辨證無誤,化載得當,多效。下為筆者首次利用散偏湯治療偏頭痛的病案。
    由某,女,30多歲,屢患偏頭痛,久治未愈。每次發作皆頭痛如刺,或劇烈脹痛,有時伴有惡心嘔吐等癥狀,醫院多診斷為血管性頭痛。初診時筆者針灸其百會、上星、攢竹、列缺、合谷及太沖,同時取斑蝥研粉敷太陽穴(待其太陽穴疼痛難忍時取下),初時效佳,但應用數次后效果就不那么明顯了。后筆者翻閱資料,見書中有言:“散偏湯可治療風寒、痰瘀交阻的偏正頭風,可作為專病專方加減應用。”遂依方試用:川芎30克,白芷10克,白芍10克,白芥子10克,香附子10克,柴胡10克,甘草6克,郁李仁10克。病人服用一段日子后頭痛的次數和周期明顯縮短,后斷續服用三余月,頭痛基本消失,偶有小痛,急服上方,疼痛亦可很快消失。
    有了此例效驗,筆者開始留意中醫前輩們應用散偏湯的經驗,同時進行臨床反復驗證,漸漸在臨床上得心應手,每每可收良效,再列病案一則如下。
    金某,女,40多歲,韓國人。偏頭痛發作,劇痛難忍,雙手抱頭,來門診要求針灸治療。予天麻素0.6克和川芎嗪80毫克靜脈輸液,同時取百會、上星、絲竹空、列缺、合谷及太沖等穴位針刺,疼痛得止。數日后頭痛再作,尋余求治,詳細辯證后發現病人舌有瘀點瘀斑,脈沉弦,遂予加味散偏湯治療:川芎30克,葛根15克,白芷10克,白芍15克,白芥子10克,柴胡10克,郁李仁10克,天麻10克,延胡索15克,川楝子10克,全蝎10克,囑病人輸液后服用。病人服藥月余,頭痛發作次數明顯減少,頭痛可以耐受。后上方去延胡索及川楝子,打粉蜜丸,盡量久服,數月后上感來診,述頭痛基本再未發作。
    古人云:“頭痛必須用JlI芎,不愈各加引經藥。”可見川芎歷來是治療頭痛的要藥,但在其劑量上一直存在爭論。筆者初用本方時,涉醫不深,原方原量照搬,起手應用30克,效佳。顏德磬老中醫在治療劇烈頭痛經驗中指出,必須重用川芎60克,止痛即效且速;秦伯未在《謙齋醫學講稿》中則指出,川芎辛溫香竄,用不得當,反多流弊,非頭痛時脹悶兼頭皮發麻者不宜用之,但同時對其止痛效果又給予肯定,雖辨證為陰虛火旺,只要配伍得當,如配牛膝、菊花、黃芩等,亦可應用;沈紹功亦有云:“川芎治療頭痛不可多用,lO克足矣!多用雖然疼痛止,但亦留脹悶不適。”這些言論各家各理,且都為名家,常令初涉醫林者一頭霧水,茫然不知所措。經過多年摸索后,筆者治療偏正頭風(血管性頭痛或血管神經性頭痛)多用30克起步,遇劇烈之頭痛則用至60克,但痛減則藥減,不可大劑量久服,畢竟為辛香燥烈之品,亦恐久用傷陰,同時加大白芍和甘草的劑量,使酸甘化陰,既可緩解血管痙攣止痛,又可抑制川芎之燥烈。
    散偏湯臨床辨證加減可治多種頭痛及三叉神經痛,但筆者個人以為還是治療比較劇烈的頭痛為宜-,收效迅速,不甚劇烈而又纏綿不絕的頭痛可參考關幼波老先生的養血平肝煎隨證加減,外傷或久治不愈的頭痛多選擇血府逐瘀湯加減治療,往往會有“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
日期:2013年4月25日 - 來自[名家醫案]欄目
循環ads

陳寶貴臨證經驗 壽胎加味丸治習慣性流產

  習慣性流產屬于中醫學“滑胎”的范疇,所謂“滑胎”,是指墜胎或小產連續3次以上者。“滑胎”的治療中醫多從補氣養血、固腎健脾、清熱方面入手,也有用化瘀法合固腎法治療者。陳寶貴教授治療“滑胎” 以補腎為主,常用 “壽胎加味丸”,通過母子同治,臨證收到滿意的效果。

  “壽胎加味丸”基本方:菟絲子30克,桑寄生30克,川續斷30克,阿膠10克,炒杜仲30克,補骨脂15克,生地15克,女貞子15克,旱蓮草15克,黃芪15克,白術10克。諸藥混合均勻后共為細末,煉蜜為丸,每丸10克重。自明確妊娠診斷之日起開始服藥,每日3次,每次1丸,飯前半小時服。連服7個月,直至生產前。 

  方解:妊婦腹中胎兒借脾氣以長,藉腎氣以舉,方中菟絲子、桑寄生、續斷、炒杜仲、阿膠、二至丸滋陰補腎養血;黃芪、白術健脾,脾腎健旺,自能安胎。《本經》載桑寄生、阿膠能安胎,《本草正義》載杜仲能暖子宮,安胎氣。生地清涼而潤,可佐制以上溫燥藥傷陰之弊。全方共奏益腎健脾、養血安胎之功效。現代研究表明壽胎丸及其加減方組方能抑制子宮平滑肌收縮活動,加強垂體卵巢促黃體功能及雌激素樣活性等作用。

  典型病例

  案一  曹某,女,28歲, 1993年9月12日初診。

  患者于1987年婚后6個月第一次妊娠。妊娠2個月時因勞作過力兼扭傷而流產,以后又連續妊娠2次,均于妊娠2個多月不明原因而流產,其間多方經中西醫治療無效。現已停經45天,經2次尿液妊娠試驗檢查均示為陽性。舌淡,苔白,脈左滑有力。按法服用7個月,于1994年5月6日足期產一健康男孩。

  案二  李某,女,32歲,2003年5月15日診。

  患者自述婚后已懷孕3胎,均無明顯原因而流產。今已懷胎3個月,特來要求保胎,體質尚健壯,苔白,脈滑。予壽胎加味丸,服至7個月后,足期產一健康男孩。

  陳寶貴指出,“壽胎加味丸”是由張錫純先生的“壽胎丸”衍生發展而來。“壽胎丸”是由菟絲子四兩、桑寄生二兩、川續斷二兩、真阿膠二兩組成。其中氣虛者加人參二兩;大氣陷者,加黃芪三兩;減少者,加白術二兩;涼者,加補骨脂二兩;熱者,加生地黃二兩。主治滑胎之證。陳寶貴受《醫學衷中參西錄》 “保胎所用之藥,當注重于胎,以變化胎之性情氣質,使之善吸其母之氣化以自養,自無流產之虞。若但補助妊婦,使其氣血壯旺固攝,以為母強自能蔭子,此又非熟籌完全也。是以愚臨證考驗以來,見有屢次流產者,其人恒身體強壯,分毫無病;而身體軟弱者,恐生育多則身體愈弱,欲其流產,而偏不流產。于以知或流產,或不流產,不盡關于妊婦身體之強弱,實兼視所受之胎善吸取其母之氣化否也”之教,通過多年探索及臨證體會認為,“壽胎加味丸”不但治母,而且治子,母子同治,共達安胎之效。

  此外,陳教授還指出,“壽胎加味丸”是預防“習慣性流產”方法,非救急之法。臨證上如遇見先天缺陷或流產急癥,亦須結合現代醫學治療,不可盲目一味保胎,貽誤病情。 

日期:2013年4月25日 - 來自[名家醫案]欄目

唐本才治療癥瘕經驗

    唐本才為榮昌縣名老中醫,擅長治療各種疑難雜癥,現將其治療瘕瘕經驗介紹如下。
1治療方法
    調和肝脾,化痰通絡。瘕瘕積聚多由肝氣郁滯,脾失運化,經脈瘀滯,痰濕瘀阻所致。唐老師治療先調和肝脾,激發經氣。選四逆散、小柴胡湯合香蘇飲、逍遙散、當歸芍藥散等加味等方。若有濕熱下注、寒濕困脾,出現腰腹墜脹、腹滿納差、帶下黃稠或清稀量多,則分別治以清熱燥濕或溫散寒濕,方用蒼柏二陳湯、苓桂術甘湯加味。
    軟堅散結,活血消瘕。氣血瘀滯,痰濕水飲停聚,治當軟堅散結活血逐瘀。唐老師尤喜用桂枝茯苓丸加三棱、莪術、牡蠣、白花蛇舌草。偏肝郁氣滯,則用桂枝茯苓丸合四逆散加香附、郁金、枳實等疏肝行氣。偏瘀血阻滯,則配土鱉蟲、王不留行、穿山甲等活血逐瘀。
  攻補結合,循證而定。若氣血虧虛,則不耐攻伐。唐老師治先調補氣血,而后攻之。常用八珍湯、溫經湯、六味地黃湯等。用活血化瘀、軟堅散結之法后若出現腹脹、腹痛、少食乏力等,是行氣活血太過致肝旺脾弱、肝脾失調,當緩而調之。方用四逆散、四君子湯、小柴胡湯加味等攻三緩(補)一、攻四緩(補)二,使攻邪而不傷正。
2典型病例
    肖某,女,35歲,2010年11月診。痛經,行經脅肋及乳房疼痛半年,彩超檢查顯示宮腔內多發囊性占位,大者4.8cm×4.2cm、小者1.4cm×0.8cm,雙側乳腺增生,舌紅少津苔微黃,脈右沉弱左玄強。辨為肝強脾弱,肝氣郁結。先由小柴胡湯合香蘇飲加味。藥用柴胡15g,半夏15g,南沙參30g,甘草6g,黃芩15g,大棗10g,蘇葉10g,香附20g,陳皮12g,銀花藤30g,郁金6g,川楝子20g,生姜6g。3劑,水煎服。二診脅肋及乳房疼痛緩解,舌脈如前。改用丹梔逍遙散加味。藥用丹皮15g,梔子15g,當歸15g,白芍30g,柴胡6g,茯苓15g,白術12g,炙甘草6g,薄荷6g,香附20g,郁金6g,雞血藤30g,澤瀉30g。2劑,水煎服。三診經期未出現疼痛,經色暗質瘀。改用桂枝茯苓丸加味。藥用桂枝12g,茯苓20g,桃仁10g,丹皮15g,赤芍20g,三棱15g,莪術15g,白花蛇舌草30g,牡蠣30g,香附20g,郁金6g,王不留行lOg。5劑,水煎服。服藥后出現腹脹、納差等消化道不適癥狀。改用四逆散合四君子湯加味。藥用柴胡12g,枳實12g,白芍30g,甘草6g,南沙參30g,茯苓15g,白術12g,丹
參30g,郁金6g,香附20g,牡蠣30g。2劑,水煎服。癥狀消失。隨后按攻四緩二方法進行治療,2011年2月復查彩超示子宮內見一1.2cm×lcm囊性占位,繼用以上方案治療2個月后復查彩超示子宮及附件未見異常。
    付某,女,32歲,2011年2月10日診。于2010年12月體檢發現多發性子宮肌瘤及囊腫,大者3.4cm×3.2cm。無任何不適,大小便及月經均正常,飲食睡眠佳,舌脈無異常。方用桂枝茯苓丸基礎方加味。藥用桂枝12g,茯苓20g,桃仁10g,丹皮15g,赤芍20g,三棱15g,莪術15g,牡蠣30g,白花蛇舌草30g,澤瀉30g,全蝎6g,蜈蚣3條。4劑,水煎服。二診無任何不適。再用桂枝茯苓丸基礎方加味。藥用桂枝12g,茯苓20g,桃仁10g,丹皮15g,赤芍20g,三棱15g,莪術15g,白花蛇舌草30g,牡蠣30g,全蝎6g,穿山甲5g,王不留行10g。5劑,水煎服。三診無任何不適,后按二診方繼服,經期前后3天停服。5月24日復查彩超子宮及附件無異常。
    劉某,女,45歲,2011年3月6日診。帶下量多,腰腹脹痛1個月帶下色黃味腥臭,婦科及彩超檢查為宮頸糜爛,盆腔積液,子宮多個囊腫,大者4cm×3.8cm。體健壯偏胖,平日多食腥葷油膩,舌紅少津苔黃膩,脈滑有力。中醫診斷為帶下病(濕熱下注),癜瘕積聚(濕熱瘀阻)。治先清熱燥濕,疏肝理脾。藥用蒼術25g,黃柏25g,川楝子20g,澤瀉30g,山藥30g,陳皮12g,茯苓15g,半夏15g,甘草5g,郁金6g。水煎服。服6劑后,帶下顯著減少、無異味,腰痛緩解,經期后腹痛明顯,大便正常。繼續調和肝脾、健脾滲濕,改用當歸芍藥散加味。藥用當歸12g,白芍30g,白術12g,茯苓20g,澤瀉30g,川芎12g,川楝子20g,香附20g,山藥30g,砂仁6g,南沙參30g。水煎服。服5劑后諸癥基本消失。改用桂枝茯苓丸加味。藥用桂枝12g,茯苓20g,桃仁lOg,丹皮15g,赤芍20g,三棱15g,莪術15g,白花蛇舌草30g,牡蠣30g,澤瀉30g,炮穿山甲5g,全蝎6g,蜈蚣3條。5劑,水煎服。其后用四逆散、四君子湯加味以調和肝脾交替治療,經期停藥,共服3個月余。7月26日在復查彩超示子宮附件無異常。
3體會
    觀唐老師之治法,活而不亂,守而不拘,先調臟腑經絡氣血、清理濕熱積滯,后攻緩結合、扶正祛邪,故效果顯著。
日期:2013年4月16日 - 來自[臨床討論]欄目
循環ads

玉屏風散加味治神經炎

  孔某,男,51歲。2012年11月7日初診。患者平素體質較弱,經常外感,于2009年.3月的一天,早晨去市場買菜,當時穿衣服少,感受了風寒,回家約2個小時后便覺左面部麻木略痛,觸之有涼感。兩天后到某院診為面神經炎,經常規療法數日效不顯著,其間曾又到過幾家醫院住院,予中西藥物數種注射、內服,及烤電、針灸、理療,穴位敷貼等效果均不顯著,癥狀基本同前。外遇風寒刺激,進食酸涼之物后疼痛尤甚,二便正常。化驗血常規、血脂組合、血流變等均無異常。舌質淡,苔薄,脈弱。

  證屬肌表虛弱,加之外受風寒之邪,當時未得及時清解,閉阻于肌腠所發。治以扶正固表,祛風散寒活絡。

  處方:玉屏風散加味:黃芪30克,白術15克,防風10克,羌活10克,桂枝9克,白芷9克,紅花9克,丹參10克,大棗3枚,水煎服,日1劑。囑其第3煎待溫,以紗布蘸藥液稍擰至不滴水為度,敷于患處,日數次。

  二診:服藥12劑后上述諸癥明顯見輕,左面部較前覺有舒適感。原方黃芪減為15克,白術減為10克,桂枝減為5克,入當歸9克,續服15劑后,酸麻痛涼癥狀全部消失,諸癥獲愈。

  按   本例遷延數載未愈,究其根本病因為素體虛弱,早晨外出感受了風寒,蘊于肌膚腠理,而現上述數種癥狀。故用玉屏風散加味,藥中黃芪為君,益氣升陽固表;白術功可補中益氣固表,二藥均可增強機體抵抗力;防風可散風勝濕止痛;羌活主要成分含有揮發油,散寒解表,通痹止痛;桂枝辛甘,助陽解肌,溫經止痛;白芷辛能解表散風,溫可散寒除濕,芳香上達,能祛風寒化濕濁;紅花辛散溫通,具活血通絡祛痛之功;丹參活血且能擴張周圍血管;大棗甘溫質柔,益氣調營,緩和藥性。全方具有益氣升陽固表、疏風散寒除濕、活血通絡止痛功效。藥證合拍,療效顯著。

日期:2013年4月13日 - 來自[臨床驗案]欄目

做菜到底加不加味精?

為全家人做上一頓可口的飯菜,是家庭主婦和主男們的一樁樂事。家庭烹飪中,很多人都習慣往菜肴里添加少許味精增鮮,但也有的人說,最好不放或少放味精,味精吃多了無益于身體健康。那么,這種觀點正確嗎?做菜時加不加味精呢?

這要從味精的成分說起。事實上,我們日常烹飪所用的味精,成分就是含量大于99%的谷氨酸鈉。谷氨酸是一種氨基酸,是組成蛋白質的20種氨基酸之一,只要食物中含有蛋白質,就含有谷氨酸。但是結合在蛋白質中的谷氨酸是沒有味道的,只有當谷氨酸游離出來時才能刺激舌蕾上的鮮味受體。因此我們吃生雞肉并不會覺得鮮,只有把雞肉燉熟了、谷氨酸游離出來了,鮮味才跟著出來。谷氨酸由酸變成鹽時更容易電離,也就更有鮮味,因此往雞湯中撒一點鹽,味道尤其鮮美,因為這時候雞湯中有大量的谷氨酸根離子能和鮮味受體結合。同樣,醬油、西紅柿、葡萄汁等食物之所以讓人覺得鮮美,就是因為含有游離的谷氨酸。更簡單的增鮮辦法是撒上谷氨酸鈉,也就是味精。

味精是1908年由日本帝國大學教授池田菊苗在海帶中發現的。迄今為止,人類食用味精的歷史已經超過100多年了。現代味精是以玉米等谷物為原料,經生物發酵后提取、精制而成。關于味精是否有害健康,國際權威機構早有論定:

1987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食品添加劑專家聯合委員會(JECFA)確認味精每人可接受攝取量(ADI)為“無規定”的級別,供國際標準用途。這是JECFA給予食品添加劑的最好分類。

1991年歐洲共同體食品科學委員會確認味精為“無ADI規定”級別。

所以,您大可不必擔心味精有害健康。至于做菜時該加多少味精,那就看你自己和家人的口味了。


日期:2013年3月13日 - 來自[飲食與健康]欄目
循環ads

抑肝散及其加味方在腦血管疾患中的運用

【關鍵詞】  腦血管疾病;抑肝散

  近年來,由于老齡人口的比例不斷增大,隨之而來的是老年性血管疾病,諸如高血壓病、腦血管意外后遺癥的失語、流涎、偏癱、智力障礙、腦動脈硬化,以及老年性癡呆等引致的患者情智失常、性情改變和日常生活的不便,給患者心身上帶來諸多痛苦。由于此類患者的日益增多,愈來愈多地引起社會上的關注并給家庭帶來許多困擾。據專家們推斷,隨著社會生產的發展,人們生活水平的進步,老齡人口比例的增加,此類患者有逐年增多的趨勢。近年來筆者對上述老年性高血壓病、腦出血后遺癥和動脈硬化癥,以及由老年性癡呆等疾患所出現的情智變異、譫妄、感情失控、善怒、多疑、孤僻、不眠、行動異常等興奮狀態,通過辨證論治,對其中證屬郁結,符合肝火亢盛的病因病機者,選用“抑肝散及其加味方”,獲得一定臨床療效。茲略作探討。

  方劑來源:“抑肝散”是明·薛凱在宋·錢乙所著《小兒藥證直訣》里附注的方劑。本來為主治小兒肝火亢盛的發燒、驚悸、咬牙等證。

  筆者參考日本漢醫界和田東郭氏以本方用治成人腦血管意外的半身不遂。淺田宗伯和細野史郎以本方加黃連、芍藥或羚羊角,用治成人肌緊張、肝氣上亢諸證候,并從中得到啟發。近年來通過辨證,有選擇地運用本方及其加味方,治療上述各證,同樣取得較好成績。

  方劑組成:當歸、鉤藤、川芎各9g,白術、茯苓各12g,柴胡6g,甘草3g。或以證加黃連、芍藥,或羚羊角,或加陳皮、半夏。

  辨證要點:本方是一張抑木制肝的方劑,具疏達肝郁、緩解肝氣、滋養肝血的功能。臨床上舉凡因肝氣不疏、肝火上亢所致的精神抑郁、興奮不眠、神志不安、肢體失靈、暴躁易怒、動悸攣急諸證,均可作為選方目標。下列各點可做辨證參考:(1)胸脅苦滿,或伴有兩側腹直肌緊張者。(2)胸脅苦滿雖不顯著,但有單側腹直肌比較緊張者。(3)兩側腹直肌較緊張(尤以左側明顯),伴有左臍上動悸者。(4)上述臍上動悸伴有胃部振水音者。以上四點雖不居中醫四診的辨證范疇,但在確定本方(證)和擴大使用本方確有一定的意義。

  病案舉例:例1:患者,女,54歲。1991年1月29日初診。患者于2周前做家務活動中突然暈倒,當時曾有短暫時間的昏厥,經家人發現。連日來經多方醫治迄今未見好轉。

  既往病史:患者近三年來經常出現頭暈、目眩、心悸和四肢發麻,經休息后稍好,但從未因此求醫。

  現在癥:患者反應遲鈍、言語不清,右上下肢偏癱。自發病后進食困難,大小便尚可自控。

  體檢:患者臥位姿態,發育營養中等,面色紅潤,言語含糊不清,呈半昏迷狀態。頸項不強直,甲狀腺不腫大,心音低沉有力,節律整齊,無病理雜音;兩肺聽診叩診無異常;肝脾無觸知,腹部平坦柔軟;胸脅苦滿(+)、兩腹直肌攣急(+)、左臍上動悸(++)、胃部振水音(-);右側上下肢呈弛緩性癱瘓、自主活動完全受限;體溫:37.1℃,脈搏66次/min,血壓195/116mmHg;脈象沉浮弦緊有力;舌被白色薄苔,稍有干燥。

  根據以上所見認為系’肝風內動,上擾清陽,肝郁不疏,壅塞脈絡’所致。為處抑肝散加陳皮半夏湯劑。處方如下:當歸、鉤藤、川芎各9g,白術、茯苓各12g,柴胡6g,甘草3g,陳皮、半夏各9g。3劑,每日1劑,煎成后以湯匙分3次頻頻喂服。囑進流質,加強足夠的水分、熱量供給,幫助患者不時翻身,避免發生褥瘡。

  3天后復診,患者神志以較前清晰、言語吐字已略有好轉。初效既顯,按原方比例改為散劑,每日3次,1次3g,飯前堅持服藥。

  1991年2月9日,三診,患者精神轉佳,言語較前清晰,但不流暢,右上肢和各肘、腕、指關節亦可作輕微的自主活動,右肩部因疼痛活動受限,右下肢在床上已可做不太靈活的屈伸運動。

  同年3月16日,言語較前通暢,精神已較前歡快,對治愈抱有信心,右上下肢活動度增大,在不需要別人扶持下已能勉強做上下床活動。是日測量血壓為160/110mmHg。同年4月16日隨訪,右上下肢活動續有好轉,在不需人照扶下,個人已可起床于戶外曬太陽,精神樂觀、心氣平和、言語更為流暢,血壓150/106mmHg。

  以后筆者因調動工作地址,未能親眼見其完全向愈(以為憾)。

  例2:患者,女,65歲。1992年6月14日初診。患者近三年來素有頭痛、頭暈、目眩、耳鳴舊疾。每因過勞或心緒不寧而發作,經短暫休息及情緒平靜后可減緩。并有上火感及肩凝。發病以來記憶力明顯減退。近年來患者自覺心緒不寧容易興奮,激動頻繁,常有失眠。患者早年喪偶,性情內向,近年來每因家庭瑣事與身邊子女嘮叨不休。這次發作與6日前。因惦外地長女,近日來不眠,自覺頭暈、耳鳴加重。易急躁,總覺百事不順心意,行走步態不穩。并有右下肢麻木感,大便三日一行,夜間尿頻。訴肩背部有緊縮感。2天前因上述癥狀加重而臥床,自臥床食量減少。體檢:患者全身發育營養均良好;面色紅潤,眼光明亮有神,球結膜稍有充血;甲狀腺不腫大;心肺聽診、叩診(-);肝肋下鎖骨中線1cm,質軟;脾未觸知;腹部平坦,上腹部稍有充實感,兩側腹直肌中等度攣急;臍上悸(-),全腹無包塊、硬結、抵抗、壓痛,腹力中等度;胸肋苦滿(+),右側較明顯。體溫:36.9℃,脈搏:68次/min,脈象弦緊有力,舌苔薄白;血壓:195/120mmHg。

  綜上所述,認為系肝郁不疏,肝氣上逆’居中風前兆。診療計劃,平肝抑木,疏風解郁。處以抑肝散加黃連、芍藥。處方為:當歸、鉤藤、川穹各9g,白術、茯苓各12g,柴胡6g,甘草3g,赤芍8g。每日3煎,飯前30min溫服,3劑。

  3日后復診,自覺精神清爽,頭痛、眩暈減輕,肩背部緊縮感有所寬解,心情較前平和。上方再進三劑。三診(同年6月20日)癥狀續有好轉,下肢麻木感全消,心情較前舒展。日前接到遠地長女平安家報,心地更佳。當日血壓:170/114mmHg。

  方證相應,效不更方,該湯劑為散劑。每次3g,每日3次,囑堅持服藥。

  1993年2月2日隨訪,抑肝散散劑口服2個月自動停藥。患者心胸豁達暢快,精神頗佳,一掃以往抑郁不寧,多愁善感心情。近來與晚輩感情融洽,重新享受到人生天倫樂趣。當日血壓:140/90mmHg。

  結語:作為現代醫學難病的上述老年性腦疾患所致的情志障礙、感情失控、行動異常等心身癥狀診其確居起源于“肝火上亢,肝氣不疏”的病因病機。符合本方及其加味方的辨證要求者,確能起到較好效果。又到本方的某些證型,如以本方作為散劑內服,不僅可以大量節約藥源,而且可免過煎藥麻煩,易于服用省時省事,方便患者。另外,本方所提及的腹診和腹診所見,即所謂“腹證”,如與四診合參、配合、應用,能從不同角度上確定方證,具有一定的臨床意義。最后,對于此類患者,爭取患者家屬的合作,處理好患者家屬的融洽關系,讓患者充分享受到家庭以及社會上的關懷、同情和溫暖,激發和喚起患者對人生的向往和生活樂趣,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無疑也是重要的。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來自[2011年第7卷第3期]欄目
共 27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