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專利權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吉林厚德訴大連綠雪侵犯其蛋制品專利權

近日,吉林厚德食品有限公司正式向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起訴狀,訴大連綠雪蛋品發展有限公司侵害其專利權,該案現已經法院審查正式立案,不日將開庭審理。 吉林厚德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網記者,吉林厚德此前...即將發布

日期:2014年6月6日 - 來自[安全快報]欄目

你的基因,別人做主

人們已從基因組研究中獲取了巨大的知識和經濟利益,而且幾乎每天都在增加。我們了解到,特定基因如何與疾病——或者與疾病預防機制相聯系。幾千名科學家和技術人員花費10多年時間,耗資超過10億美元,才完成了人...即將發布

日期:2013年4月23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外資藥企爭相造洋中藥 專利權等成國藥軟肋

外資藥企胃口似乎越來越好,開始瞄準新興中藥領域。繼諾華之后,又一家跨國制藥巨頭葛蘭素史克近日宣布在中國嘗試用中藥成分進行藥物研發,此外,選擇與本土天然植物藥研究基地“聯姻”的跨國藥企也越來越多。“新醫改利好中醫中藥發展,而且中醫藥在中國有著廣泛的民間群眾基礎,相信未來的本土市場需求會越來越大。”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醫科教授張詩軍這樣告訴本報記者。專家同時也擔憂,雖然手握秘方、資源,但國藥如果不走中藥標準化道路,或在未來拱手相讓不少市場份額給外企。

現象:

多家跨國藥企瞄準了中藥市場

近日葛蘭素史克中國研發中心總裁臧敬五表示,對中藥的研發將融入一些先進技術,而且將依靠公司的中國研發中心進行此項工作。對此,有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利用跨國藥企在中國的研發中心做中藥研發是“接地氣”的做法,中國的研發人員會更熟悉中藥。而在此之前,諾華中國非處方藥部總裁江華曾對外宣布,未來諾華將為中國市場專門研發中草藥,并將有條件并購銷售在5億以上的本土藥企。

據了解,實際上,早在2001年,諾華就已與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簽訂協議,投入200萬美元進行中藥開發。而記者了解得知,目前已有多家著名藥企在緊鑼密鼓地著手對中藥開展現代化開發,僅上海藥物研究所就同時與默沙東、強生等著名藥企有所合作。據介紹,上海藥物研究所是國內最大的天然植物藥研究基地,這些外資藥企合作方大多是沖著其中藥及天然藥物項目而來。

分析:

需提高科研能力和市場運作水平

實際上,外資藥企此前就曾嘗到過中藥領域的“甜頭”。據了解,諾華曾與軍科院生物所合作開發了專利中藥復方蒿甲醚,隨后通過了英國的GMP認證,從而使諾華在世界抗瘧疾藥物市場雄居第二。“中國目前面臨很尷尬的現狀,就是懷揣幾千年傳統,卻可能江湖地位尷尬。”武警醫院耳鼻喉中心中醫科主任龍目恒說,目前市面上的中藥產品仍存在嚴重的質量參差不齊現象,而且中藥制劑年出口額其實占比很小,國內大多數中藥沒有申請專利,反而是被鄰國韓國、日本搶注了不少,中藥專利被外國搶注的多達1000多項。“這里面有兩大問題存在,一是中藥的標準化問題,二是專利權意識不強,商業頭腦不夠。”

據了解,美國申請了“人參蜂王漿”專利、韓國申請了“牛黃清心丸”專利,市場上熱銷的如德國銀杏葉制劑、日本救心丹等也都是中藥產品。“其實這些產品我們都擁有最正統的配方,但就是進一步的科研能力和市場運作水平不如人家。”專家這樣認為。

據了解,目前世界植物藥市場年銷售額超過160億美元,而我國中藥制劑年出口僅在1億美元左右,只占其中的5%。“外資藥企敢于進軍陌生的中藥領域,就在于其知道目前國產中藥開發軟肋所在,主打科技牌,利用自身實力實現中藥的現代化、標準化生產,搞清成分機理并申請專利。”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其實不少民族藥企都手握獨家秘方并掌握優勢資源,但如果不“與時俱進”研究分析清楚藥物活性并穩定質量、統一標準,很可能未來在國內外中藥市場領域,都會將不少份額拱手相讓外企。

日期:2013年2月4日 - 來自[企業觀察]欄目

抗癌藥:諾華專利權問題等待印度裁決

    印度最高法院將于本月底就諾華抗癌藥的專利權問題作出裁決。瑞士制藥巨頭諾華自2007年起遭到批評,被稱以對抗癌藥進行微小改動的方式試圖延長專利期。

    備受爭議的抗癌藥是格列衛Glivec或稱Gleevec,在諾華的中文網頁上,印度產“格列衛”被稱為“假藥”,本次爭議的焦點正是該藥在印度的專利權。

    據調查,因瑞士該藥價格昂貴,不少中國患者試圖購買印度產格列衛。

    不少團體抨擊這家大型制藥集團享有“常青”(evergreening)特權,只利用最微小的改動,就可延長藥品的專利權。

    伯爾尼宣言組織、Oxfam組織和醫生無國界組織(MSF)認為,印度的本次判決具有風向標的作用,一旦諾華獲勝,將會削弱印度的非專利藥工業,而無政府組織相信,非專利藥工業的發展,直接影響著平民是否能夠獲得平價藥品。

    “印度的專利局不應該為那些在知名藥物的基礎上開發出的新分子式批準專利,新藥的療效只有略微改善。諾華企圖擺脫專利局的這項限制,”醫學無國界組織說:“如果他們成功了,那么一系列發展中國家所需要的藥物,就都會變得很難得到”。

    但諾華并不這樣認為,該集團表示,印度應和其他有制藥產業的國家享有同等待遇:非專利藥生產廠商只能生產專利權已過期的藥物。

    與諾華一樣為專利權而斗爭的還有德國的拜耳集團,不過他們的前景不妙。印度議會強制該集團將某抗癌藥的專利權授予印度當地的非專利藥產商Natco。這是印度歷史上首次強制轉移專利權,醫生無國界組織表示,這將使得抗癌療程的費用從每月5500美金降至175美金。拜耳集團已宣布,正在檢驗可采取的法律措施,以反對該判決。

    諾華也只是希望保護其知識產權,“我們不希望,有的人不參與科研,而只是復制我們的產品,然后再以低價賣出,讓我們蒙受經濟損失,”諾華研究中心負責人PaulHerrling不久前在瑞士電視節目里表示。這種情況在中國就存在,網上有不少關于出售或求購格列衛的信息,瑞士產每盒25600元人民幣,而印度產只要1980元。(網絡數據信息)

    有什么新的?

    爭論的焦點集中在諾華1993年開發的分子化合物伊馬替尼(Imatinib)上,由此開發的藥物格列衛在世界范圍內暢銷,并且在40個國家獲得專利權。

    在印度藥物于2005年才獲得了專利保護,但比較特殊的是,在印度如對已存在的藥物進行改善,則改良版不可獲得專利權。而在歐洲,大部分國家都承認改良版的專利權。

    諾華猛烈攻擊的正是這點:“對格列衛的改良進行了幾年,改變的不僅僅是一點點,進展是突破性的,而不是所謂的‘常青’,”諾華在其集團國際網站上寫到。

    盡管如此,印度專利辦公室還是在非專利藥廠商和當地癌癥患者組織的壓力下,于2006年1月駁回了格列衛的專利申請。
其原因是,格列衛產生于已存在的伊馬替尼,而且并沒有明顯的“改善療效”。
    該判決做出后,諾華又開始了一個漫長、苦澀的法律訴訟歷程,直到最終,今年的3月28日,印度最高法院將對此做出最終裁決。為什么諾華會如此興師動眾呢?

    “諾華在涉及法律框架問題時,往往都是不會讓步的,”證券經紀公司Helvea的KarlHeinzKoch對瑞士資訊說。

    印度之于諾華,重要的不僅是非專利藥工業,還有市場價值:“印度人口眾多,是非常重要的發展市場,”Koch說:“中產階級可以毫不困難的購買格列衛”。

    市場問題

    眾多組織譴責諾華是在攻擊“第三世界國家的藥房”,但諾華不認為,印度在扮演著這樣的角色:印度的非專利藥更多的銷往了富裕國家,而不是第三世界。

    “諾華這么說很荒唐”,MSF的MichelleChilds對瑞士資訊說:“我們眾多公益組織提供的超過90%的艾滋藥物來自印度,還有瘧疾藥和疫苗”。

    就此瑞士資訊也詢問了諾華,諾華的書面回答與其網站上的信息一致:“事實真相是,印度的非專利藥物主要用于出口,賣向了那些可以讓其獲利的地方。醫療衛生條件的改善并不僅僅只涉及到能否買得起藥這一方面:能否獲得藥物,往往取決于政治、經濟、物流等多方面”。

    艾滋-風險

    對諾華來說,格列衛的案子在于:“澄清專利法在印度的應用,這對印度經濟的未來很重要”。

    印度作為世界上最大的非專利藥出口國,在專利保護上盡可能地對國際法加以限制,這并非偶然。

    非政府組織擔心,諾華的勝利將引起連鎖反應,會有更多的藥物在印度受到專利保護,而這些藥物對全世界的貧困患者來說,將會更難得到。

    “例如我們有時會需要某種藥物組合,或者某藥的兒童版,這就意味著,這些都有可能會得到專利保護,”MichelleChilds說。

    諾華認為這是“錯誤的、誤導的”理由。很多藥物包括艾滋藥物都與這項專利無關,“無論這次的司法判決如何,從2005年投入市場、如今在印度依然可以得到的非專利藥,都將繼續得到供應”。

日期:2012年3月19日 - 來自[環球]欄目

輝瑞旗下偉哥專利將到期 同業擬爭第二專利權

來源:經濟通

  美國藥廠輝瑞(Pfizer)研發「威而鋼」(俗稱偉哥)的基本專利權將于明年到期,有其他藥廠希望以法律途徑挑戰「偉哥」將于2019年期滿第二專利權。據了解,有藥廠認為輝瑞擁有的第二專利權,在當初獲批時根本理據不足,故有意于明年當「偉哥」的基本專利權期滿后,立即推出與「偉哥」藥效相若的治陽痿藥物。有關訴訟將于明日起在聯邦法院展開聆訊。分析指出,如果輝瑞勝訴,將能保持其盈利能力,但消費者則要繼續捱貴藥。相反,如其他藥廠勝訴,必會將價格大幅下調。(jw)

日期:2011年6月15日 - 來自[知識產權]欄目

專利權之爭曝戰略性行業核心控制權爭奪

  一場關于“發酵法生產長鏈二元酸”的專利權之爭,近日迎來初步結果。挑起“戰事”的外資企業的專利權,被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的16170號審查決定宣布無效。這對于這場爭奪戰中的中方企業――山東瀚霖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來說,是一個好消息。但在此前,雙方因這一專利權糾紛,前后3次交鋒,其中的兩起官司至今仍無結果。《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發現,一起看似普通的專利權糾紛背后,實則是戰略性行業核心控制權的爭奪。
  中科院技術被訴侵權
  《法制日報》記者從山東瀚霖公司了解到,2008年4月,山東瀚霖公司獨家受讓了中國科學院的長鏈二元酸十二碳等生產技術,設計生產規模每年6萬噸,并得到了國家發改委、山東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一期工程于2009年9月投產運行。
  此后,這一項目被國家發改委列為“2009―2010年生物高新技術扶持專項”生物高技術產業化示范項目、科技部火炬計劃項目等,并被山東省委、省政府列為“山東省重點建設項目”、“山東省自主創新成果轉化重大專項示范基地”。
  山東瀚霖公司準備借此時機建成世界最大的長鏈二元酸生產基地時,卻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訴訟。
  2010年5月11日,外資企業上海凱賽生物技術研發中心有限公司將山東瀚霖公司訴至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山東瀚霖公司受讓的專利技術侵犯了其發明專利――于2006年獲國家知識產權局授權的“一種正長鏈二元酸生產方法”。上海凱賽要求山東瀚霖停止生產,并賠款人民幣4500萬元。
  “這絕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法律糾紛,其實質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戰略性行業核心控制權的爭奪。”山東瀚霖公司的法律顧問孫芳龍律師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轉移轉化中心主任傅深展對長鏈二元酸的應用前景及發酵法生產工藝重要價值的詳解,印證了這一點。
  “長鏈二元酸是一種重要的化工原料和化工基礎產品,可廣泛應用于工業、農業等領域,在國防科技、軍事工業以及民用等多領域也有著廣泛的發展前景。以它為基礎進行研發,可以產生更多的新興行業。長鏈二元酸在自然界是不存在的。目前,其生產技術只有美國、德國、日本和中國掌握,主要方法有化學合成法和生物發酵法兩種。”傅深展說,國外生產長鏈二元酸主要利用化學合成法,其合成條件苛刻,需要200℃以上的高溫、100個以上的大氣壓、10個以上的合成步驟以及催化劑,此外還需防火、防爆、防毒設備,因此,化學合成法生產長鏈二元酸收率低、成本高、環境污染嚴重。此外,化學合成法生產長鏈二元酸目前只能生產到十二碳二元酸。
  據介紹,我國發明的應用生物發酵法生產長鏈二元酸這一技術,生產工藝簡單,生產條件溫和,整個生產過程是在常溫常壓下進行的,收率高、成本低、沒有環境污染。此外,生物發酵法還可以生產出用化學方法無法合成的從碳11到碳18的所有長鏈二元酸。在這一領域,我國在技術和產業上都領先世界水平。
  山東瀚霖公司認為,發酵法生產長鏈二元酸專利權歸屬問題關系到國家能否掌握長鏈二元酸這一具有戰略意義和經濟價值的新興產業核心控制權,關系到未來能否避免國內市場被國外資本瓜分壟斷,保證國家長鏈二元酸供應安全,關系到未來工業、農業、國防科技、軍事工業等多個領域能否順利發展。
  侵權與不侵權之抗辯
  “這一訴訟,使很多人尤其是合作伙伴、銀行對山東瀚霖公司使用長鏈二元酸生產技術的合法性產生質疑,對山東瀚霖公司的發展產生負面影響的同時,也使其在巨大壓力下,更加注重應對策略的制定及實施。”山東瀚霖公司的另一名法律顧問王蕊律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
  在山東瀚霖公司法務團隊的計劃中,第一步是進行不侵權抗辯。
  “即便對方的專利是一個有效專利,山東瀚霖公司也沒有侵犯對方的專利。因為山東瀚霖公司的生產方法、工藝與對方的專利權利要求說明書里保護的內容是不一致的。”孫芳龍說,“上海凱賽公司稱山東瀚霖公司采用\"有機溶劑精制\",侵犯其商業秘密。但\"有機溶劑精制\"與原告專利中\"刮膜蒸發和短程蒸餾精制\"這一必要技術特征根本不同。兩種精制方法也不存在等同的問題,\"刮膜蒸發和短程蒸餾精制\"(蒸餾法)是一種物理的精制萃取方法,\"有機溶劑精制\"是一種化學的精制萃取方法。這兩種方法的工作原理不同、工藝方法不同、工藝參數不同、采用不同類設備,兩種方法精制的產品顏色、透光度、蛋白和鐵離子含量、穩定性等技術指標也不同。因此,這兩種不同的精制方法根本不存在等同的可能性。”
  同時,山東瀚霖公司以中科院發明專利獲權在先、凱賽生物專利在后等理由,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復審委提起申訴,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復審委宣布上海凱賽公司的這一專利無效。
  2010年7月1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正式受理此申訴,經過近9個月的審理,于今年3月下旬作出16170號審查決定:宣告上海凱賽生物技術研發中心有限公司“一種正長鏈二元酸的生產方法”專利權全部無效。
  雙方的專利權糾紛并未結束。在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對方專利無效申請后,山東瀚霖公司又于2010年9月在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對上海凱賽公司提起專利侵權之訴。
  “我們是經過慎重評估做出這一舉動的。山東瀚霖公司從中科院取得的專利獨家實施許可權應該受到法律保護。而上海凱賽公司在山東瀚霖公司投產之前和投產之后,一直在生產十二碳二元酸,從法律角度初步可以判斷,上海凱賽公司的生產很有可能侵犯了微生物所的專利。”孫芳龍說。
  山東瀚霖公司提出了4項訴訟請求,包括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其發明專利權的行為;賠償原告經濟損失暫計人民幣4990萬元以及原告為制止侵權行為支付的合理費用暫計人民幣1萬元;在多家媒體上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承擔本案訴訟費用等。
  兩起進入訴訟程序的案件目前尚未有結果:上海凱賽公司在上海市二中院提起的訴訟,于2010年11月11日、11月17日進行了兩次不公開開庭審理,至今尚未判決;山東瀚霖公司在青島市中院提起訴訟后,上海凱賽公司提出管轄權異議,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裁定駁回其異議,目前尚未開庭審理。
  《法制日報》記者曾就此事致電上海凱賽公司,其工作人員表示沒有時間接受采訪。
日期:2011年5月23日 - 來自[知識產權]欄目

雅培復方抗艾藥Kaletra的專利權申請在印度遭拒

  日前,印度專利權管理部門拒絕了雅培公司關于其復方抗艾制劑Kaletra(洛匹那韋/利托那韋)的專利申請,認為這種藥沒有創新成分。

  這份申請遞交的時間為2006年3月份,雅培主要為該藥的熱穩定型制備技術申請專利,但印度專利權管理部門并不認同這具備獲得專利權的條件,而是認為這種藥物并非創新型產品,不包含最新研發技術,不符合《印度專利權法》的相關規定,因而不予批準。

  印度制藥企業對這一結果表示歡迎,因為他們可以繼續生產并銷售Kaletra的仿制產品,這不僅為印度制藥企業在全球范圍內銷售抗艾藥鋪平了道路,同時他們也省去了與專利權保有公司進行周璇的麻煩,在這方面這一事件可謂開了先例。

  一個名為抗艾藥物使用和艾滋病知識傳播(I-MAK)的非政府抗艾組織對此發表評論時表示,這一事件產生的影響極為深遠。2008年,該組織協同印度Cipla、Matrix和Okasa三家公司向專利權管理部門遞交申請反對雅培Kaletra擁有專利權。

  目前,全世界攜帶艾滋病病毒的患者多達3300萬人,其中有近1500萬人需要采用抗艾藥進行治療。如果向43個中低收入國家引進通用名洛匹那韋/利托那韋,則3年后就能看到抗艾藥費支出的顯著減少,而且因為費用的降低,這些國家能夠用藥治療的患者人數可以增加13萬人,目前他們缺乏系統的治療。

  I-MAK稱,單單是向這種通用名藥放開市場,就可以多挽救13名患者,而雅培對這種產品的定價對貧困國家來說有失公平,這也是其反對這份專利申請的主要原因。20年來,雅培一直想方設法延長Kaletra的專利權保護期。

  最近,克林頓健康行動組織正與三家通用名Kaletra提供商協商,將每位患者每年的用藥支出定為4400美元。2000年每位艾滋病患者年藥費支出高達10000美元,如果早點讓印度制藥企業參與競爭,現在每名患者每年藥費支出可以降到79美元。

  雅培表示正在對印度專利權管理部的這一決定進行評估。

  于此同時,印度Natco制藥公司也正尋求輝瑞抗艾藥Celsentri (maraviroc)的強制許可權,這是首家申請該藥強制許可權的公司。之前,Natco已向輝瑞提出自愿授權許可,但直到現在還沒有回應。Natco表示有能力生產這種仿制藥,并且售價僅相當于輝瑞定價的1/5。


日期:2011年1月7日 - 來自[環球]欄目

禮來公司在抗癌藥物Gemzar的專利權上訴案中敗訴

  聯邦上訴法院周三裁定,禮來公司(Eli Lilly & Co.,LLY)的抗癌藥物Gemzar的專利權無效。

  一聯邦審判法院2009年曾裁定該專利權無效,聯邦巡回上訴法院(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維持該裁決結果。

  制藥公司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曾對禮來的專利權提出異議。

  聯邦巡回上訴法院表示,Gemzar藥物的專利權無效,因為Gemzar的專利權已到期。


日期:2010年7月29日 - 來自[環球]欄目
共 5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