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無疆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溫浩:30年醫路愛無疆


溫浩

■本報記者 王晨緋

不久前,溫浩因在包蟲病防診治和器官移植領域作出巨大貢獻而榮獲第十屆光華工程科技獎,成為此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獲獎的唯一專家。

第十屆光華工程科技獎不久前在北京揭曉,共有29位院士和專家獲獎,新疆醫科大第一附屬醫院院長溫浩榮獲該獎項。該獎項是我國社會力量設立的中國工程界的最高獎項。

新疆是包蟲病的高發區,溫浩是因在包蟲病防診治和器官移植領域作出巨大貢獻而獲獎。

新疆醫科大學一附院的包蟲病治療水平如今在全國乃至國際都處于領先水平:建立了兩種類型的包蟲病外科根治治療方法,在國內外率先研制出抗包蟲病藥新劑型并獲國家發明專利。

“有時候,我們做一件事,看上去不可能會有結果,或者至少不可能有好的結果,但是,如果我們肯再堅持一下,哪怕多堅持一分鐘。用這一分鐘的時間,重新判斷一下自己選擇的方向,或許你會發現奇跡隱隱約約出現在不遠處。”溫浩向《中國科學報》記者如是云。

實現“零”的突破

從烏魯木齊到巴音布魯克大草原,大約一千多公里。溫浩已經記不清楚往返過多少次——他常去基層開展肝包蟲病的調查和手術。

中國是世界上包蟲病流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主要分布在西藏、青海、四川、新疆、甘肅、寧夏和內蒙古的牧區和半農半牧區。

“那個孩子只有13歲,卻已經動過13次手術,他感染的是囊性包蟲病,在今天看來,他的病還是有很大希望治好的,但在當時,我們只能努力延緩孩子走向死亡的腳步。”時隔30多年,溫浩依稀能記得孩子那張蒼白、枯瘦的臉。孩子患病之初沒能及時發覺,等到確診是包蟲病時,包蟲制造的囊腫已經感染了體內多種臟器,每一次手術,只能緩解一部分臟器的衰竭速度。

那個病魔纏身的孩子在溫浩心里留下了烙印。而這段經歷卻成為他前行的動力與初心。

“肝包蟲病不再是死神的請柬。”如今溫浩率先在新疆建立了包蟲病研究小組,培養出了新疆第一批高素質的包蟲病專科科研人才。自2000年起,肝移植、劈離式肝移植、活體肝移植、肝腎聯合移植與胰腎聯合移植……溫浩和他的團隊在新疆實現了諸多移植“零”的突破。獲得兩項國內移植首例,即肝泡型包蟲(蟲癌)肝移植和膽管癌自體肝移植。

“器官的自體移植,簡單地說,就是把受損臟器從身體內取出,在體外切除受損病灶,之后再將健側增生的部分重新植入體內,手術難度極高,但可以讓包蟲病患者仍然使用自己的肝臟,更為有效地解決繼發性感染和蟲癌擴散等難題。”溫浩聲音低沉而又自信。

而自信背后的每一次選擇和每一次嘗試都很艱難,要承擔很大的風險。“但如果不去嘗試,會有更多的生命直面死亡,這個選擇,早晚還是要去作的,無法逃避。”

布局綠色通道

中國地域遼闊,重癥患者遇到疑難危重疾病都要轉診到烏魯木齊,不僅路途遙遠、花銷大,還可能在轉診途中延誤病情從而帶來生命危險。“僅僅一個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無法救治所有的包蟲病患者。”在溫浩看來,只有讓科研成果惠及更多的人,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大多數包蟲病病例,最初的治療并不復雜,只要及早進行藥物抑制,然后進行普通的外科手術,就可以控制病情甚至治愈。但是,如果延誤診治,包蟲感染了體內多個臟器,那么治療就會變得非常艱難。所以,應該想辦法讓這種病及早被發現。

“一是抓醫療扶貧,二是抓遠程醫學。”清晰的思路在溫浩腦中成形。

2008年,作為新疆大型教學醫院的院長,溫浩提出“屬地診治、正確轉診、疑難重癥少出疆”的目標,啟動醫院遠程醫學中心,開始在網上進行遠程會診。

有人算過一筆賬:以一個病人、一個陪護到省級醫院看病計算,僅路途、食宿等費用就需要3000多元。而通過遠程網絡會診,只需要55元就可以享受到省級專家的診療。

與此同時,作為衛生部包蟲病外科救助專家組組長,溫浩在全國首創將遠程平臺應用于包蟲病外科救助,實現了與四川甘孜州人民醫院和甘肅環縣等地的定期跨省會診,為全國各地的包蟲病患者打通了一條救治疾病乃至生命的“綠色通道”。

他在“綠色通道”所布局的事情,其實可以用一組數字來簡單描述:截至2013年末,新疆包蟲病中心已在疆內建立網絡醫院158家;同時特色化地與新疆203家兵團醫療機構、23家監獄醫療機構遠程聯網;疆外建立與內蒙古、甘肅、西藏、四川、青海、寧夏七省區聯網的包蟲病專科遠程醫療網絡體系,并與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等醫院建立遠程協作;國際上與哈薩克斯坦、美國、西班牙、秘魯等建立遠程協作。

這些數字,從前他根本不敢去想。“有時候,囿于一種環境狀態,留給我們的選項并不多,也不一定會有最佳選項,但選擇,并不能決定最終的結果,它只不過是長跑中一次平常的起跑,可能啟動時我比別人慢,但我會專注于跑的過程,之后就會更接近一個完美的結果。”

溫浩從醫30年來,先后帶領醫療志愿者團隊50余次遠赴四川、青海、西藏、甘肅、內蒙古、寧夏及新疆各地州市縣包蟲病高發的偏遠地區,進行“屬地培訓、現場示教、互助實踐”及外科技術培訓和手術示范,培訓、流調行程近百萬公里,為約15萬人發放了包蟲病防治科普讀物。

打造三個夢想

青春飛揚,誰不曾擁有夢想。30年前,溫浩懷揣著“三個夢想”踏上回國的飛機:“吸引一批擁有留學經歷特別是有博士學位和博士后研究經歷的人投入到新疆醫科大學的學科建設,培養一支以研究生、中青年為主的人才梯隊和創新群體;創建新疆肝膽包蟲外科,探索國內外先進的肝臟外科和移植事業,使其在新疆,尤其在包蟲病根治的土地上生根、開花、結果;將包蟲病診療研究事業做大,做成國際中心之一。”

這些夢想在當時看來都是遙不可及的,如今,溫浩和他的包蟲病研究治療團隊,已按照國際標準系統地組建了新疆特高發疾病資源標本庫,積累了包蟲病臨床病人資料近6000例,包蟲病樣本600余份,成為世界上有影響和實力的包蟲病研究中心。

他們在國際上率先提出包蟲病臨床分型標準,使用阿苯噠唑脂質體口服液藥物治療,做了國內首例晚期肝泡球蚴病(AE)肝移植治療,填補了國內在肝AE人體原位肝移植領域的技術空白。這些“第一次”讓溫浩的第三個構想從一個初期的夢想變成了實實在在的現實。

當“三個夢想”逐一夢圓的同時,溫浩主持的“提高我國包蟲病診療水平的臨床應用與基礎研究”項目,也獲得了201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夢想可以激發你的內在驅動力,從而使你充滿激情。當你因夢想而工作時就會煥發出不竭的動力,最終嘗到夢圓的酣暢與快樂。”說這句話時,溫浩的眼睛里迸發出光彩。

回國30年后,年逾五十的溫浩再次樹立了新的“三個夢想”:把一附院打造成西北一流,對中亞有輻射影響,在全疆起到示范作用的醫、教、研現代化大型醫院;由單一器官移植向跨學科聯合器官移植發展;把新疆包蟲病臨床研究所所屬實驗室爭創為國家級重點實驗室和科技創新群體。

在新疆醫科大學一附院青年職工講堂中,溫浩給他們留下了這樣一句話:“對學習永持渴求,對工作永持敬業,對科研永持好奇,對社會常講奉獻!”

記者手記

以“水”悟人生

兩次見溫浩,他給記者的感覺都是忙。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新疆科協組織的一次野外考察,溫浩作為新疆科協副主席理應參加。不過由于同時是新疆醫科大學一附院的院長、新疆包蟲病研究中心主任,又是肝膽外科的權威專家,大家都理解他時間吃緊。他只參與了行程的開端,送大家西出陽關——烏魯木齊。

短暫的見面,他給記者僅留個大概印象:戴眼鏡、個高、年輕、儒雅、沉穩。不過,握手時記者注意到,他有一雙厚實的雙手,手指修長,骨節分明,精心修剪過的指甲整潔而圓潤,與人握手時非常有力。

那次的野外考察,參加者大多是新疆科技界的中流砥柱,他們有人建議記者采訪溫浩。“溫浩出生在醫生之家,受家庭影響他成為醫生。你真應該和他聊聊他的三個夢想。”于是在記者心里留下這樣一個印象——年輕有理想的肝膽外科狂人。

第二次見溫浩是在北京。作為“新疆轉化醫學青年杰出貢獻獎”發起人和捐贈人,他正在為此進行組織和評審。我們的采訪約在傍晚六點見面。

采訪中,記者感受到的言語是來自西域的直爽味道。他說話速度緩慢,每一句話仿佛都要經過思考。他的思考仿佛是如何妥帖地將詞語安放在最合適的位置,讓你聽起來安心又有信息量。當想表達自己態度的時候,他會誠懇地看著你的雙眼。

記者舊聞重提他的三個夢想。他耐心地講解著不知說過多少遍的夢想,沒有一絲不耐煩。

“我常常將‘水’喻做人,水往低處流,意味著低調,先做再說;水能包容,做領導要有一顆包容心;水透明、本真,代表著講真話、敢擔當;水還很執著,滴水石穿,讓時間和效果證明你是對的。”他以水的比喻結束了訪談。然后握手告別,踩著時間點匆匆趕往機場,飛往長沙參加第二天湘雅醫院的學術討論。

以“水”悟人生,對于名字也充滿水的力量的溫浩來說,再合適不過。

《中國科學報》 (2014-08-29 第9版 人物周刊)

日期:2014年8月29日 - 來自[人物專訪]欄目

大愛無疆李桓英:從醫幾十年,舍身試新藥

 

李桓英,祖籍山西襄垣,1921年8月17日出生于北京。1945年畢業于上海同濟大學醫學院,1946年留學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1950年成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第一批官員,1958年婉言謝絕WHO續簽5年合同的聘請,瞞著家人只身回國。回國后研究公共衛生、實驗流行病學,59歲開始進軍麻風防治領域,80歲開始主攻分子生物學早期診斷麻風病研究。現為北京友誼醫院北京熱帶醫學研究所研究員。

李桓英任WHO官員期間,先后在印尼、緬甸等國家防治雅司病、性病上取得成績并獲得好評;1972年在江蘇泰州土法上馬防治頭癬,集體獲全國科技進步獎;2001年防治麻風病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2006年獲得何梁何利基金科學與技術進步獎等省部級、國家級獎勵7項;先后榮膺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歸國華僑稱號、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全國麻風防治先進個人、中國醫學基金會首屆圣潔杯“醫德醫風獎”、全國杰出技術人才、白求恩獎章獲得者等30余項殊榮。

■李桓英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小組

瘋狂肆虐數千年的麻風病魔被短程聯合化療徹底馴服,使之成為可控、可治的普通疾病。對人類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福音。其中李桓英的實驗數據功不可沒。這些數據直接推動了短程聯合化療在世界范圍的推廣,大大提前了實施進程。

“處處為病人著想”絕不是空話,從醫幾十年,李桓英舍身試新藥,舍身試麻風抗原,是大愛無疆的最好演繹。

漂泊磨難 歷練赤子情懷

1921年8月17日,李桓英出生于北京一官宦之家。其家族在當時的京城頗具聲望。祖父李慶芳在民國時期就上了中華名人錄。抗戰時期,面對日寇誘降,李慶芳大義凌然,獻身國難,是著名的志士仁人。其傳統家教和浩然正氣對李桓英影響至深。

1926年9月,5歲的李桓英開始了求學生涯。她在此后的12年間換了9所學校,主要是因為李桓英父親的緣故。父親李法瑞是政府公派的電機專業的留學生。當時國家急需這方面的人才,他學成后奉召回國,分配到杭州電機廠工作。一家人也隨之南下。后來李法瑞的職務不斷變動,工作地點不斷變遷,李桓英也就隨著父母在柏林、北京、上海、杭州、南京、香港等地生活。

1939年7月,全國大學統一招生,18歲的李桓英在祖父的建議和母親的堅持下在香港應考同濟大學醫學院,被順利錄取。

1939年10月,同濟大學三三級學生,相聚在位于昆明八省會館。過著嚴格的軍訓生活,吃的是“八寶飯”,下飯的菜是牛皮菜、蒿荀葉子,沒有肉。這就是抗戰時期李桓英大學生活的開始。

李桓英到昆明沒幾個月就趕上日寇對昆明的轟炸。1940年夏天,同濟大學有一女同學在轟炸中不幸亡故。為了學生的安全,學校不得不搬遷到李莊。四川名鎮李莊的日子更是艱苦,七八個人擠一間宿舍,印象最深刻的是沒有電燈,同學們只能點油燈看書。傍晚伴著夕陽在江邊散步,是他們最美好的回憶。

李桓英就是在西南云貴川高山峻嶺之間這樣的環境中成長并完成大學學業的。在大學期間,她接觸到真實的社會,看到祖國被外敵欺辱、蹂躪,拳拳報國之心已然蘊藏于心底。

海外游歷 奠定事業根基

1946年5月,李桓英到美國巴爾的摩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上學。根據她個人意愿被細菌系接受做特別研究生。

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研究院學科門類齊全。有些課并不是必修課,沒有學分,但李桓英還是盡量去聽,目的是為了博采眾長,擴大自己的知識面。就美國的學習制度而言,學分夠了就能畢業了。李桓英不是為了拿文憑,而是為了充實自己。就是這份好學的勁頭,李桓英頗受恩師的喜愛。

導師特內教授看中李桓英勤奮好學的精神和工作認真的態度,入學僅4個月,就將她聘為自己的助手,任助理研究員。學校每月發給100美元,第二年增發為200美元,比公費生還高。也就是說,李桓英在校學習期間就已經正式工作了。而這也是李桓英實驗生涯的起點。

特內是著名的性病專家。在他指導下,李桓英利用梅毒螺旋體感染的實驗兔研究四種青霉素療效。這是她做的第一個實驗。用梅毒螺旋體感染的實驗兔研究四種青霉素療效。那時候有四種不同的青霉素,在梅毒螺旋體接種給兔子以后,檢測比較用不同的青霉素后,什么時候滅活螺旋體。李桓英每天不分晝夜按時來看結果,比較四種不同的青霉素(G、F、K & X)的制動作用。特內對李桓英的工作很滿意。該實驗通過對梅毒病菌經不同種類的青霉素治療后,證明青霉素G有迅速殺菌作用。對梅毒的有效治療和控制傳播有重大實際意義。

1947年7月至1950年6月,李桓英在導師指導下,開展調查研究巴爾的摩市挪威鼠中的鉤端螺旋體的流行、從鼠腎培養出的鉤端螺旋體中提取抗原,用于進行實驗診斷的研究。她做了環狀沉淀實驗,對美國巴爾的摩的挪威鼠進行了鉤端螺旋體和副傷寒菌的帶菌率調查,表明挪威鼠尚有少量病菌,但是帶菌并不影響鼠的稠密度。

有的時候,特內會對李桓英進行突然考試。有一個考題李桓英至今記憶猶新——在一個100×10的視野底下,讓她計算螺旋體的密度是有多少,沒有任何參照。李桓英當晚想起在中學里念的那個圓周率,用計算尺一下子就推了出來。第二天把結果告訴特內。導師非常滿意。

在霍普金斯大學的四年,李桓英是在Welch圖書館和實驗室中度過的。在這里,她打下了扎實的實驗功底。認真的態度,規范的程序,科學的步驟,嚴格的條件,最后得出精確的數據。在后來的實驗生涯中,李桓英一直堅守著科學的試驗規程,同時注重理論聯系實際。

為了表示對李桓英工作的肯定,1950年7月,特內將李桓英推薦給剛成立不久的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WHO)。29歲的她便成為WHO官員和性病專家。1951年至1953年,她把在約翰霍普金斯衛生研究院學到的公共衛生知識和在梅毒螺旋體感染兔重大長效青霉素G治療的結果應用到當時雅司病治療上,取得了成功。

1951年在印度尼西亞中爪哇日諾,李桓英從病人皮損處取材,檢查雅司螺旋體;1952年將雅司螺旋體給猴子接種試驗成功。此外,特內從美國寄來的倉鼠,也接種成功,后被寄回美國。

1952年11月,WHO在印度新德里召開了血清學會議,李桓英參加會議并做學術報告:Standardization of Reagents and Uniformity of Reporting of Results: Function of Reference Laboratories. Journal for Scientific Research(實驗試劑標準化和實驗報告統一化是國家實驗室的職責,發表在印尼《科學研究雜志》)。

此外,在印度尼西亞專家的認可下,李桓英還為美國密西根普強(Upjohn)藥廠的藥物研究者做了在日諾群眾中進行了結核菌素和組織胞漿菌素的敏感性調查研究。

在雅司防治現場,李桓英與印尼專家共同策劃了以不同劑量的長效油劑青霉素G,在不同范圍(鄉鎮)和不同人群(患者/血清陽性者),用血清方法結合臨床療效進行比較。她根據臨床血清學和不同流行地區的全民、接觸者和患者的不同血清學反應進行總結,建議在不同流行程度的地區,區分是否是以全民、接觸者還是血清陽性者,區別對待,進行不同劑量的長效青霉素治療,(PAM)而不是僅在患者中進行PAM治療,效果顯著,對WHO在世界范圍內控制消滅雅司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報效國家 實驗屢結碩果

在WHO工作了7年,李桓英的年收入已經從開始的6000美元增至9000美元。但像所有熱愛祖國的科學家一樣,她毅然決然地選擇報效祖國。

1958年冬,李桓英回到闊別20多年的北京。根據其專業特長,外專局分配她到中央皮膚性病研究所工作。而李桓英回國后接受的第一項工作,就是一項比較艱巨的實驗,一項需要向1960年“五一”獻禮的實驗。

中央皮研所的實驗室是一個專業的實驗室。為配合國家徹底消滅性病的規劃,上級要求李桓英做“梅毒螺旋體制動試驗”(TPI)。在當時,這是一項極為尖端的實驗,因為螺旋體那個時候還不能在體外培養。李桓英在國外也沒有做過。但是她憑著一股不服輸的性格,硬是把這項任務做成功了。

實驗室的簡陋程度讓人難以置信,居然沒有紫外線消毒設備。李桓英因陋就簡,土法上馬,用石碳酸的噴霧水來消毒。他們還自制了二氧化碳孵箱,自己飼養試驗兔。

梅毒螺旋體之所以不能在體外存活,是因為空氣中充滿氧氣,而梅毒螺旋體只能在5%二氧化碳環境下才能存活。因此必須給它一個適當的培養基。李桓英帶領研究人員接種兔睪丸,籌備培養基,創建二氧化碳培養條件,加上了梅毒患者康氏陽性血清,第二天它就不扭動了,然后用患者血清同陰性正常人血清作對照,效果顯著。經過近一年的努力,這個試驗成功了。

為了證實試驗,數月之間采到梅毒患者血樣104例,再找100個正常人的血清做對照。結果,制動試驗陽性率96%,柯氏85%,康氏76%,說明制動試驗的特異性強,即使晚期梅毒,經過治療,仍然可以顯現陽性,證明試驗成功。完成了1960年五一獻禮。

此后,李桓英又相繼完成了多項試驗。成功提取麻風抗原,不僅完成了TPI,還從麻風菌中提取出特異性酚醣酯,并在自己身上做驗證。至今在她的雙臂上還留著光田氏反應陽性結果的疤痕。

1965年4月,李桓英被皮研所派至北京雕漆工廠和河北省贊皇縣現場,對採漆工人和雕漆廠進行接觸性皮炎調查,并應用大漆中的有效成分和二硝基氯苯,分別在豚鼠中做了過敏性皮炎的動物模型(1965~1966)。她當時的目標是從豚鼠——大漆接觸性皮炎—皮試入手,研究皮膚過敏機制;以尋求防止過敏性皮炎的防護/免疫方法。之后,李桓英又到遼寧省丹東市調查冬季運煤工人發生過敏性皮膚病的情況。通過調查,查明為煤渣粉塵結合勞動后熱水沐浴是物理性刺激性皮炎,與大漆皮炎有本質的不同。

為了皮膚病的免疫病理研究,也是為了解決梅毒特異性試驗方法,即籌劃用熒光抗體替代TPI,1963~1964年間,李桓英用熒光染料,使用雙層抗體染色法成功進行了熒光抗體染色。此方法現已廣泛以酶標替代,熒光染料廣泛用于抗原-抗體標記。

“文革”期間,李桓英被下放到江蘇。下放期間,她在蘇北地區(蘇陳公社)的巡回醫療中,從一支灰黃霉菌株受到啟發,利用農副產品成功用土法研制成功灰黃霉素,為蘇陳公社160余名頭癬患兒摘掉了“頭盔”,解除了痛苦。此項研究成果在1972年參加了北京“全國科學技術成就展覽”。

“文革”后期,北京的老領導們借故將李桓英借調回北京,他們都很需要她的實驗技術。于是李桓英又回到自己熟悉的實驗室。雖然這時的李桓英在北京一無單位,二無身份,三無住處,但她卻從無怨言,同時擔負著科研重任。先是到北醫皮膚科開展熒光抗體實驗,后又到阜外醫院皮膚科開展紅斑狼瘡(SLE)熒光抗核抗體診斷試驗。她還和病理科合作,從小鼠冰凍肝切片為抗原,檢測SLE效果極佳,與此同時,她又去協和學習,并做了免疫學的新理論介紹。

這期間,李桓英完成了多項科研任務。1976年,她撰寫的《系統性紅斑狼瘡和抗核抗體》在《國外醫學參考資料皮膚病學分冊》發表;1977年7月,《免疫的生理病理和皮膚病》在中華醫學會學術組、北京市衛生局醫學情報室發表;《系統性紅斑狼瘡和自身免疫》發表在國外醫學參考資料皮膚病學分冊;《抗核抗體在系統性紅斑狼瘡的臨床中西醫結合治療中的意義》發表在醫學研究通訊……

李桓英在我國建立了抗核抗體試驗,為類風濕性疾患建立了一個較可靠的化驗方法,并推動了其他自身抗體的探討。

鳳凰涅槃 數據壘出輝煌

1978年底,李桓英調入熱研所。當時正值WHO開展熱帶病防治規劃,在世界范圍內用現代方法防治六大熱帶病,其中五種是寄生蟲,唯一的細菌性疾病就是麻風病。調到熱研所后,鐘慧瀾所長讓李桓英以訪問學者的身份,由WHO資助出國考察麻風9個月,到6國9個麻風中心訪問。當時,人類的科技進步已經找到了制服麻風惡魔的方法,即WHO倡導的實施多種藥物的聯合化療。但這個方法在當時還有爭議,還沒有實驗數據證明此方法的可靠性,也不知道最適當的劑量,不知究竟要治療多久,更不知何時復發、何時停藥,因此還不能做大面積的推廣。

李桓英以她特有的職業敏感立刻意識到麻風菌尚不能培養,無疫苗,只能靠聯合有效藥物進行治療。于是向WHO申請了100人份的特效藥物,以克服原有療法造成的耐藥和復發問題。在李桓英的影響和努力下,世界衛生組織同意在中國率先開展短程聯合化療。

李桓英根據云南省衛生廳的意見,與省皮防所麻防醫生一起,首先選擇麻風重災區云南省西雙版納州勐臘縣做試點。為了掌握第一手資料,李桓英決定把實驗室“搬到”麻風村。其間,工作和生活的艱苦,實驗過程的復雜、曲折,難以言表。雖遇兩次翻車、多次落水、傷筋動骨等,但她都從容面對,從不叫苦。

云南勐臘縣是第一個試點。為了試驗的規范性,進行必要細菌監測、療效觀察和病理判定,以及療后十年的復查追蹤,她要求實驗人員進行客觀監測和記錄。為了使聯合化療的療前選病例和療后定期觀察各項標準的客觀性,李桓英又選擇山東省濰坊地區作為短程MDT的另一個試點。進行客觀對照,以求兩地的結果的對比。因為有了云南的經驗,在山東,李桓英特別重視“標準化”問題,實驗設計得很周密。

經過27個月的治療,云南服藥的47名病人臨床癥狀全部消失,山東服藥的33名病人在24個月后也獲得了同樣效果,完全達到了WHO關于用短程聯合化療治愈麻風病的預期效果。

實驗證明,聯合化療方案確有療程短、副作用小、復發率低的作用,有效率達100%。據此,李桓英因勢利導,抓住時機向WHO申請資金,其中包括請國際專家技術支持、藥物治療、設備購置、交通工具等的資金,把MDT試點擴大到云、貴、川的7個地州、59個縣,對近萬名患者進行了10年現場追蹤,達到國際消滅標準。

1986年11月,衛生部在成都召開“全國麻風聯合化療座談會”,宣布全國普遍推行麻風聯合化療方案。

1990年的第一個潑水節,是勐臘縣南醒村村民夢想成真的一天。這一天,縣政府鄭重宣布:戴在四個村頭上長達30多年的麻風寨帽子正式摘掉了。從此,西雙版納地圖上除去了“麻風寨”三個字。

李桓英實施的“短程聯合化療”經過10年監測,復發率僅為0.03%,遠遠低于WHO規定的1%的標準。WHO多次派專員考察,一致看好,WHO官員諾丁博士對李桓英說:“全世界麻風病防治現場工作,你是做得最好的。”她用十年的堅守和詳實的實驗數據,說服了所有持懷疑態度的人。

1994年,WHO開始向全世界推廣短程聯合化療方案。

在李桓英1978年剛調入熱研所時,麻風病還具有很大危害,不但給患者帶來極大的痛苦,還給社會帶來莫大的恐懼。人人唯恐避之不及,即連許多從醫的人也對麻風病繞道而行。短短幾年,瘋狂肆虐數千年的麻風病魔被短程聯合化療徹底馴服,使之成為可控、可治的普通疾病。對人類而言這是一個巨大的福音。其中李桓英的實驗數據功不可沒。這些數據直接推動了短程聯合化療在世界范圍的推廣,大大提前了實施進程。

2001年,李桓英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獲得巨大成就的李桓英卻沒有自滿,也從沒有停止過探索的腳步。今年93歲的她現在仍踏踏實實地工作在熱研所實驗室,朝九晚五,風雨無阻,為了社會不再出現因麻致殘的下一代,仍奮斗在一線。

縱觀李桓英的工作歷程,就是在實驗室兢兢業業、勤奮工作的一生,是與地方性傳染病不屈不撓奮斗的一生,是愛國、敬業、奉獻的一生。而她的實驗與實際生活聯系得更為緊密,更有實效。從1946年進入國際知名的公共衛生學院開始,李桓英在實驗室已度過67個寒暑歲月,同時也與地方性傳染病奮斗了67年。如今的她并不打算終止這個記錄,而是要用生命的余熱繼續譜寫新的篇章。

▲1929年李桓英與父母在德國

▲1972年3月李桓英與公社赤腳醫生治療頭癬病人

延伸閱讀

采集心得

■李桓英學術成長資料采集小組

“我的祖籍是山西襄垣縣。”望著依然精神矍鑠的李桓英,誰會相信她已然93歲。

李桓英確實與眾不同!觀其一生,其每個生命的節點都與眾不同。

還在孩童時代,她從祖父李慶芳捐資興學,救助孤兒,勸告繼祖母善待孤兒“視如己出,才是賢德”,領悟了愛人甚于愛己。所以,她看到非洲妓女遭人蹂躪之凄涼,看到云南麻風病人“病魔纏身”之絕望……不僅引起了她深深的同情,更激發了強烈的責任心。

還是祖父李慶芳,在倭寇橫行之際挺身而出,挽救38名八路軍戰士和群眾,致死不示敵的高尚情操,使她懂得了愛國、愛民,懂得了舍己、救人。

抗戰時期,顛沛流離的求學生涯,使她切身感受到喪國之痛,從而遵祖父、父母之囑,走上從醫報國之路。

考入同濟大學醫學院,李桓英在李莊點著油燈發奮讀書。同濟大學給的不僅僅是一紙文憑,還有“獨立思考、不依靠別人”的信念。

對事業的不懈追求,對社會強烈的責任感,是李桓英一生的足跡。

發掘李桓英的從醫生涯,在上世紀50年代,在印尼防治雅司現場,當地的感染率高達50~80%,李桓英并不畏懼,她為的是救助印尼雅司病人;上世紀60年代,李桓英在連紫外線設備都沒有的陋室中,自力更生,研制麻風抗原,并在自己胳膊上注射,試驗成功。上世紀70年代,為消除患兒的頭癬,李桓英土法上馬,自力更生,自制灰黃丸,她連續3天自己服用,沒有毒副作用,才給患兒服用,使蘇北患兒徹底治愈。

李桓英勇于創新,總是在未知領域求索,對危害人類健康幾千年的麻風病,她毫無畏懼,一次一次翻山越嶺走進麻風村,將畢生精力投入到防治麻風病的事業之中。多少次車禍傷了筋骨,沒有挫傷她的工作干勁,她在別人不敢問津的領域獨辟蹊徑,始終瞄準國際麻風學界科研前沿課題,堅持正確的科研方向,始終把科研與防治第一線相結合,孜孜不倦地學習新知識,開展新研究,并且毫無保留地把她的所學奉獻給基層麻風防治工作者。這是成功者的過人之處。

感謝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將李桓英學術成長資料采集任務交給了我們——中國麻風防治協會。同為我國麻風防治隊伍中的成員,我們對李桓英從事麻風防治工作的付出與成績比較了解,但對其之前的經歷知之甚少。

愿我們的采集研究能夠警示醫者,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為醫療衛生事業努力奮斗。

《中國科學報》 (2014-06-06 第10版 印刻)

日期:2014年6月6日 - 來自[新藥]欄目

展天使風采,頌無疆大愛

5月11日下午,我校舉行“5.12”國際護士節慶祝大會,汪建平副校長、廣東省護理學會理事長張振路出席活動并致詞表示祝賀。醫院管理處處長韓玲主持大會。來自各附屬醫院的700多名護理工作人員齊聚一堂,共慶節日。

大會分別向我校附屬醫院靜脈輸液護理技能大賽獲獎者和校級優秀護士頒發榮譽證書,并請校級優秀護士代表發表了節日感言。隨后,廣東省衛生系統女職工靜脈輸液護理技能大賽特等獎即廣東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孫逸仙紀念醫院周天蓉護師,現場表演了靜脈輸液護理操作,展示了護士工作者的風采。為表彰、弘揚偉大的抗震救災精神,根據汪建平副校長提議,我校特別制作了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災紀念牌,頒發給赴川抗震救災的全體護理工作者。

出席活動的還有廣東省衛生廳醫政處、廣州市護理學會及我校相關部門的負責人。

日期:2009年5月14日 - 來自[中山醫科大學(中山大]欄目

健走無疆(歌詞)

  迎著太陽 燦爛笑容開創 穿越風沙 堅定信念去闖

  心手相牽 消融千年冰凌 行者向前 繪綠萬里山川

  為了心中伊甸園 我們承載每份愛

  為了夢中的白樺林 讓星月河流指引方向

  走吧 一起走 去尋找生命的湖 當每分每秒在指縫流過

  走吧 不回頭 在風中飄散芬芳 她指引我與愛同行

  走吧 一起走 去栽種菩提的樹 當記憶足印被時間洗去

  走吧 不回頭 去行走生命的路 用真情奉獻 愛讓我們發現

日期:2007年10月16日 - 來自[綜合信息]欄目

益(卦四十二)

(震下巽上)
《益》:利有攸往。利涉大川。
《彖》曰:“益”,損上益下,民說無疆。自上下下,其道大光。“利有攸往”,中正有慶。“利涉大川”,木道乃行。益動而巽,日進無疆。天施地生,其益無方。凡益之道,與時偕行。
《象》曰:風雷,益。君子以見善則遷,有過則改。
初九,利用為大作,元吉,無咎。
《象》曰:“元吉無咎”,下不厚事也。
六二,或益之十朋之龜,弗克違。永貞吉。王用享于帝,吉。
《象》曰:“或益之”,自外來也。
六三,益之用兇事,無咎。有孚。中行告公用圭。
《象》曰:“益用兇事”,固有之也。
六四,中行告公,従,利用為依遷國。
《象》曰:“告公従”,以益志也。
九五,有孚惠心,勿問,元吉。有孚,惠我德。
《象》曰:“有孚惠心”,勿問之矣。“惠我德”,大得志也。
上九,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恒,兇。
《象》曰:“莫益之”,偏辭也。“或擊之”,自外來也。
日期:2006年12月13日 - 來自[周易]欄目

坤(卦二)

(坤下坤上)
《坤》: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東北喪朋。安貞吉。
《彖》曰: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馬地類,行地無疆,柔順利貞。君子。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後順得常。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之吉,應地無疆。
《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初六:履霜,堅冰至。
《象》曰:“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六二,直、方、大,不習,無不利。
《象》曰: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無不利”,地道光也。
六三,含章,可貞,或従王事,無成有終。
《象》曰“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従王事”,知光大也。
六四,括囊,無咎無譽。
《象》曰:“括囊無咎”,慎不害也。
六五,黃裳,元吉。
《象》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上六,龍戰于野,其血玄黃。
《象》曰:“龍戰于野”,共道窮也。
用六,利永貞。
《象》曰: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文言》曰:坤至柔而動也剛,至靜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萬物而化光。坤道其順乎,承天而時行。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辯之不早辯也。《易》曰:“履霜,堅冰至”,蓋言順也。
“直”其正也,“方”其義也。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敬義立而德不孤。“直、方、大,不習無不利”,則不疑其所行也。
陰雖有美,“含”之以従王事,弗敢成也。地道也,妻道也,臣道也,地道無成而代有終也。
天地變化,草木蕃。天地閉,賢人隱。《易》曰:“括囊,無咎無譽”,蓋言謹也。
君子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于四支,發于事業,美之至也。
陰疑于陽必戰,為其嫌于無陽也,故稱“龍”焉。猶未離其類也,故稱“血”焉。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天玄而地黃。
日期:2006年12月13日 - 來自[周易]欄目
共 1 頁,當前第 1 頁 9 1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