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完美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336*280_ads

我國首次發現保存完美的金龍魚化石

圖1中華金龍魚化石正型標本(張江永供圖) 圖2中華金龍魚化石(張江永供圖) 圖3中華金龍魚化石(A)與東南亞的美麗金龍魚(B)及澳大利亞的雷卡德金龍魚(C)對比(張江永供圖) 金龍魚是一種名貴的觀賞...即將發布

日期:2017年4月10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循環ads

糖尿病產業鏈專題報告:甜蜜鏈情 完美生態圈

三屬性塑造剛性需求,市場空間廣闊

2014 年全球糖尿病用藥636 億美元,已躍居世界第二大用藥。近年我國糖尿病用藥與檢測增長迅速,2014 年糖尿病臨床用藥市場183 億元,其中口服降糖藥占60%,胰島素占40%;檢測設備60 億元相關公司股票走勢。病種的三屬性帶來剛性需求,未來增長空間廣闊:1)高發慢性病,2)病情不可逆,3)后期并發癥。預計到2020 年國內血糖監測市場180 億元、降糖藥1000 億元、胰島素760 億元。

政策倒逼與技術突破,糖尿病轉角遇到愛

為什么這個時點推薦糖尿病產業鏈?趨嚴政策以及技術突破的出現。迫于醫藥市場競爭的加劇及醫藥行業改革的推進,原有單一領域發展的行業格局逐漸打破,客戶終端技術的突破與互聯網技術的變革將對醫藥體系產生深遠的影響。

一方面迫于藥改的壓力,傳統處方藥企業影響最重,轉型預期也最為強烈;另一方面伴隨醫改的演變,醫藥分家短期雖仍有一定阻力,但為行業大勢所趨。

這將帶來原有醫療體系中醫院、醫生尋找其他收入來源的需求、檢測診斷行業的革新以及創新領域的突破。企業出于成本及協同效應考慮有較強的產業鏈整合意愿,打造產業鏈生態圈,糖尿病作為優質慢病管理領域將迎來大發展時期。

糖尿病甜蜜鏈情,有望打造完美生態圈

國內糖尿病領域發展已有一定基礎,未來進口替代與行業整合將助推國產監測設備與藥品的發展。血糖監測領域,技術成熟與高毛利帶來國內市場競爭激烈化,國產進口替代進程加快,未來解決傳統有創、時點采集痛點的企業將引領市場。口服降糖藥領域,西藥為主,外資品牌主導。阿卡波糖由于餐后淀粉降糖療效顯著,已成為國內口服降糖第一用藥。原料藥生產鑄高壁壘,華東醫藥作為國產少數代表有望進口替代。DPP-IV 為目前學術研究熱點,未來有望成為口服降糖藥主要發展方向。胰島素領域,由于療效及學術推廣影響,高端市場將在較長一段時間內為進口品牌所壟斷。國產二代胰島素同質廉價優勢明顯,基層市場將受益于基藥招標推進,電商的出現也有利于未來處方廉價藥的推廣。

慢病管理起步,得病人、醫生者得天下

目前糖尿病病人最大的痛點仍是有創治療,無論是血糖監測或是胰島素注射,未來實現無創產品推出的企業有望最大限度獲得客戶資源;病人的集聚需要后臺咨詢、診療服務的跟進,掌握醫生也即意味著掌握未來核心處方權,為藥品變現打開通道,制藥企業在其中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推薦通化東寶(基層放量+慢病平臺)、翰宇藥業(無創手環)、三諾生物(慢病平臺)、華東醫藥(進口替代)、魚躍醫療(智慧檢測)、恒瑞醫藥&雙鷺藥業(豐富降糖藥儲備)。

日期:2015年9月8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你愿意生個轉基因完美嬰兒嗎:可消除家族病

如果有人設計了一種方法,可以創造一個經過基因工程改造的嬰兒,George Church肯定會知道的。

在他位于哈佛醫學院的迷宮般的實驗室里,你可以看到研究人員正在賦予大腸桿菌一些自然界從沒有見過的基因。Church說自己的實驗室是新技術基因的中心,人們在這里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塑造一個生物。

我去Church的實驗室參觀的時候,他建議我去和年輕的博士后Luhan Yang談談,這是一個來自北京的年輕人,是編輯CRISPR-Cas9基因技術的重要參與者。Yang和Church一起創辦了一家小公司,從事豬和牛 的基因改造,加入優良基因,去掉劣質基因。

在采訪Yang的時候,我找機會問出了自己真正想問的問題:這些技術能應用于人類嗎?我們能夠改進人類的基因嗎?科學界對此問題的主流態度是,這樣做 是不安全的、不負責任的,甚至是不可能的。但是Yang不這樣么想。她說,當然可以。實際上,他們的實驗室有一個項目,就是在研究如何做到這一點。她打開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給我看了一個PPT文件,標題是“生殖細胞系編輯會議”。

這就是一份改變人類遺傳的技術建議書。

你想要完美寶貝嗎?

"在中國已經在進行這樣的實驗了"

“生殖細胞”是生物學家稱呼精子和卵子的術語,精子與卵子的結合形成了胚胎。通過編輯生殖細胞或胚胎的DNA,有可能減少后代的致病基因,并將這樣的 特征通過基因固定下來,傳遞下去。這樣的技術可以用于消除囊腫性纖維化等家族病。Yang說,還有可能植入一個終生抗感染的基因等等。這將是醫學史上一次 劃時代的進步,在本世紀醫學史上的地位,將與疫苗在上個世紀的地位一樣重要。

當然,這只是一種展望。人們擔心,對生殖細胞進行基因改造將創造出一個由超級人類和為有錢人設計嬰兒的工程師構成的反烏托邦社會。

在最初的構想提出僅僅三年后,CRISPR技術已經被生物學家作為一種改變DNA的尋找和替換工具廣泛應用,甚至可以只改變DNA中的一個字母。這項 技術非常精確,以至于很多人都期待它能成為一種新的基因療法。這個想法的思路是,讓醫生直接糾正出錯的基因,比如說鐮狀細胞貧血癥患者血細胞中的基因。但 是這種基因療法對生殖細胞沒有作用,DNA的改變也不會遺傳給后代。

相反,通過生殖細胞改變實現的基因變化可以遺傳,而這使這種想法令人覺得不愉快。到目前為止,倫理上的顧慮始終占據上風。有十幾個國家,不包括美國, 已經禁止對生殖細胞進行基因改造,科學界對于這種技術的風險也沒有形成一致意見。歐盟人權和生物醫學委員會說,篡改基因庫是對“人類尊嚴”和人權的侵犯。

轉基因嬰兒,有可能嗎?

但是這些聲音都是在精確的改變生殖細胞基因之前發出的,而現在,由于有了CRISPR技術,這已經成為可能。

Yang所描述的實驗并不簡單,大致是這樣的:研究人員希望能從紐約的一家醫院獲得一位因BRCA1基因變異導致卵巢癌的女性的卵巢。然后他們與哈佛 大學專門從事抗衰老研究的David Sinclair實驗室合作,提取出不成熟的卵細胞,并在實驗室中促使其發育和分裂。Yang將對這些細胞采用CRISPR技術,糾正其中的BRCA1基 因的DNA。其目標是創造一個沒有基因錯誤,從而不會使這位女性患癌癥的卵細胞。

和以前我采訪過的幾位科學家一樣,Yang不再進一步回答我的問題,所以我不知道她所描述的實驗是正在進行,已經取消,還是已經快要發表了。Church在電話中把它叫做“非項目”,至少在形成一個可公布的結果之前是這樣的。

不管這個具體實驗的命運如何,人類生殖細胞基因改變都已經成為一個研究概念。至少在波士頓、中國和英國的科學家都在研究這個課題。號稱聚集了眾多世界一流生殖學博士的OvaScience生物技術公司也在致力于這方面的研究。

這些研究團隊的目標是,闡明有可能使兒童沒有某些特定的會引起遺傳病的基因。如果有可能糾正女性卵細胞或男性精子中的DNA,就可以在體外受精中用這 樣的生殖細胞生成一個胚胎,然后發育成一個嬰兒。也有可能用CRISPR技術直接編輯早期發育階段的體外受精胚胎的DNA。《MIT技術評論》采訪的幾位 科學家說,在中國已經在進行這樣的實驗了,介紹基因改造后的胚胎發育狀況的文章也即將發表。這些人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身份,因為這些文章還正在審核之中。

這一切都意味著,生殖細胞基因改造研究的進展已經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波士頓體外受精中心的創始人之一Merle Berger說,“我們討論的是關系到全人類的問題,它將是這一科研領域中最重大的問題。”Berger預測,修復會引發嚴重遺傳疾病的基因將引起公眾的 廣泛關注,但是這項技術也會引起公眾的爭論,因為“每個人都想要一個完美的孩子”,而這會導致準父母們選擇孩子眼睛的顏色直至智力水平。“我們以前一直在 討論這樣的事情,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機會這樣做。”

“編輯胚胎,非常容易”

用CRISPR技術編輯人類胚胎有多容易呢?專家說,非常容易。“任何掌握分子生物學技術和胚胎發育知識的科學家都能完成這項工作,”曾于2012年參與發現用CRISPR技術編輯基因的生物學家Jennifer Doudna說。

為了了解如何做到這一點,我拜訪了麻省理工學院的神經生物學家Guoping Feng,他的實驗室正在利用非洲毛猴用CRISPR技術創建人類大腦疾病的精確模型。為了創建這個模型,Feng將編輯胚胎的DNA,然后將胚胎移植到 雌性非洲毛猴體內,最終分娩出小猴子。Feng想要改變的一個基因是SHANK3。這個基因與神經溝通有關,如果這個基因在童年時期受到損害,就會引起孤 獨癥。

Feng說,在有CRISPR技術之前,不可能對靈長類動物的DNA進行精確的改變,但是第一只經過基因改造的猴子去年已經在中國昆明出生了。

但是CRISPR技術也不是十全十美的,而且用這種技術編輯人類胚胎的基因是一種非常隨意的行為。要在猴子身上應用CRISPR技術,只需要將一種化學物質注射到受精卵中即可。

Feng說,CRIPSPR導致受精卵中某個基因消失或失去作用的概率是40%左右,所以每次基因編輯操作有效的可能性不大,只有20%多一點。猴子 和人一樣,有兩套基因,分別來自父母雙方。有時兩套基因都會改變,有時只有一套基因會改變,甚至兩套都沒有改變。只有一半左右的胚胎會被成功分娩。這些因 素加在一起,可能要編輯20個胚胎,才能生出一只具有你想要的基因的猴子。

用猴子做實驗對象時,這不是什么大問題,但是如果將同樣的技術應用于人類,顯示就會構成嚴重的問題。將CRISPR成分注入人類的胚胎在技術上并不 難,但是其可行性卻有很大問題。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很多科學家都對這個實驗嗤之以鼻,認為它是嘩眾取寵,而不是真正的科學。曾創造出第一只基因改造的小鼠 的麻省理工學院生物學家Rudolf Jaenisch也認為這樣的嘗試“為時過早”。

但是Feng告訴我,他認為改造生殖細胞基因的想法非常好,只不過限于目前的技術,這個想法真正付諸實踐還需要10到20年的時間。除了其他問題以 外,CRISPR還可能帶來意料之外的基因改變和效果。但是Feng說,這樣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經過基因改造的胎兒將成功分娩。他說,“對于我來說,這 是一種預防。我們很難預測未來,但是降低患病風險的嘗試是有可能成功的,也是應該得到支持的。我認為它會成為現實。”

“編輯卵細胞,我們正在嘗試”

在波士頓的其他地方,也有一些科學家在嘗試用另一種方法改變生殖細胞的基因。這種方法在技術上更加困難,但是可能效果要好得多。它將CRISPR技術 與干細胞方面的發現結合了起來。很多人,包括Church的研究中心的科學家,都認為這些人很快將可以在實驗室里用干細胞創造出卵子和精子。和胚胎不一 樣,干細胞可以發育和復制。因此,它們提供了用CRISPR技術創造經過基因改造的后代的更好的途徑。具體的方法是:首先,編輯干細胞的基因;第二,將這 些基因移植到精子或卵子中;第三,孕育后代。

人類的基因有99.8%由父母雙方共同提供,但有一小部分線粒體基因完全來自母方。如果母方的這部分基因中存在缺陷,就會將其遺傳給下一代。英國的研究人員曾試圖借助全新試管授精技術去除母親卵子中有缺陷的線粒體,從而在更大程度上確保新生兒健康。

OvaScience公司于2014年12月曾召集一些投資者開會。在這次會議期間,去年被評為“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100人”之一的 Sinclair介紹了一些被他稱為“將真正改變世界”的科技發展。他說,未來當人們回首這一刻的時候,會意識到這些發展揭開了“人類控制自己身體”的新 篇章,因為它讓父母可以決定“什么時候要孩子,怎樣要孩子,以及孩子有多么健康”。

OvaScience公司的干細胞技術還不夠完美,但是Sinclair預測,培育出具有正常功能的卵細胞,只是時間的問題。他說,一旦這項技術成熟 了,患有不孕癥的女性就可以產生幾百個卵子,有可能形成幾百個胚胎。他們運用DNA序列分析這些基因,可以從中選擇最健康的嬰兒分娩。

改進嬰兒的基因也是有可能的。Sinclair告訴投資者,他已經在嘗試用基因編輯技術改變卵干細胞中的DNA,這也是Church的實驗室正在進行 的研究。他說,“我們認為這項新技術也可以應用在對體外受精沒興趣但是想生出更健康的寶寶的人群身上。”他舉了亨廷頓舞蹈癥的例子。這種疾病是一個會引發 大腦出現致命缺陷的基因導致的。Sinclair說,通過基因編輯,可以消除卵細胞中的這種基因缺陷。他說他和OvaScience公司的目標是“在嬰兒 出生之前糾正這些變異”。

令我驚訝的是,OvaScience公司的發言人Cara Mayfield說,該公司的研究基本上沒有沒有引起任何關注。2013年12月,該公司甚至宣布,它將投入150萬美元與一家叫做Intrexon的公 司組建一家合資公司,其研究目標包括對卵干細胞進行基因編輯,以“預防繁殖出有疾病的后代”。

西北大學的Tilly說,他的實驗室現在正在嘗試用CRISPR技術編輯卵細胞,以消除可能導致遺傳疾病的基因。Tilly強調有兩塊拼圖,一塊是干 細胞,另一塊是基因編輯。能夠創造出更多的卵干細胞是很重要的,因為只有存在一定規模的可供進行基因改造的卵干細胞,才能在形成卵細胞之前進行DNA序列 分析,并剔除有錯誤的細胞。

Tilly預測,這項點到點的技術——從細胞到干細胞,從干細胞到精子或卵子,然后再到后代——肯定能夠應用于動物,但是他不確定接下來是否應該應用 于人類的卵細胞。他說,你能不能做是一回事。如果你能做,那么就會出現一些最重要的問題——你要做嗎?你為什么想這么做?你的目的是什么?技術是否可行是 科學問題,而這些更大的問題則是社會問題。

“改進人類,還是實驗人類?”

如果生殖細胞基因改造成為醫學實踐的一部分,可能會給人類的福祉帶來巨大的變化,會影響人類的壽命、身份和經濟產出。但是這也會帶來倫理上的兩難和社 會挑戰。如果只有最富裕的人才能承擔得起基因改進的技術該怎么辦呢?在美國,體外受精的成本大約是20000美元,而基因檢測、捐贈卵子或代孕母親的價格 則高達10萬美元。

還有些人認為,這個想法的缺點在于它沒有醫學上的理由。斯坦福大學的法學教授、倫理學家Hank Greely說,“支持這項技術的人并不能真正說出它的好處”。Greely說,問題在于,我們已經可以檢測體外受精胚胎的DNA并從中選取最健康的一個 了,這個成本只有4000美元。例如,一個患亨廷頓舞蹈癥的男士,可以用他的精子使其伴侶的十幾個卵子受精。其中一半的胚胎不會患亨廷頓舞蹈癥,可以用來 受孕。

實際上,有些人之所以執著于生殖細胞基因改造,是受了一些錯誤觀點的蠱惑。加州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的首席執行官Edward Lanphier說,“我們認為進行生殖細胞基因改是為了預防疾病,但是實際上不是。這樣做并沒有醫學上的理由。人們會說,我不想要這樣的孩子,不想要那 樣的孩子,這是一種完全錯誤的觀點,這項技術會并用于一些令人無法接受的領域。”

2014年美國的一份調查顯示,83%的人愿意通過基因改造讓孩子更加聰明

批評者提出了很多擔心。孩子將被用來做實驗。父母將受到體外受精診所的廣告的影響。生殖細胞基因改造將導致“主動的優生”,鼓勵所謂優質基因的傳播。 而將會影響到還沒有出生的人,不管他們是否同意這樣做。美國醫學學會認為,不應該在現在進行生殖細胞基因改造,因為這會影響后代的福利,可能會導致不可預 料的、不可逆的結果。

還有些人預測,可以識別出那些很難反對的醫學應用。一對夫妻可能同時存在幾個基因疾病,找不到適合孕育的胚胎。治療不育癥也是可行的應用。有些男性不 產生精子,出現這種病癥的一個原因就是基因缺陷,Y染色體中的某個區域的六百萬個DNA字母中有一個缺失了。澳大利亞的年輕醫生Werner Neuhaussser說,將基因改造用于這樣的疾病是有可能的。

Church告訴我,推動一切的是CRISPR技術“不可思議的獨特性”。雖然人們還沒有發現所有的細節,但是他認為這項技術可以改變DNA中的字 母,而基本上沒有副作用。他說,這使得人們忍不住誘惑而去使用它。Church說,他的實驗室不是要制造或編輯人類的胚胎,他說這“不是我們的風格”。

Church的風格是讓人類更強大。他正在宣傳CRISPR技術不僅可以用來消滅與基因有關的疾病。在熱衷了解人類進化的下一步的“超人主義者”舉行 的集會上,Church介紹了10個基因發生的自然變異,如果人們出生的時候,就具備這樣的基因變異,就會具有特殊的體質或對疾病的抵抗力。有一種基因變 異會極大地降低心臟病的風險,還有一種基因變異使人不會患癡呆癥,在老年的時候仍然保持敏銳。

Church認為,CRISPR技術可以給人們有利的基因變異,使DNA編輯起到疫苗的作用,預防一些常見的疾病。雖然Church說,這樣的技術只會應用在同意使用的成年人身上,但是他顯然認為,這樣的干預越早進行越好。

Church傾向于回避對嬰兒進行基因改造的問題。但是最終,他的建議是:進行防護性的基因增強。他說,“越早干預,預防的效果越好。如果我們能夠非常廉價、安全、可預測地實施這項技術,那當然應該實施。”

有些人認為,我們不應該錯過改進物種的機會。“人類的基因不是完美的,我們應該積極支持這項技術,”曼徹斯特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John Harris說。美國公眾似乎也不是特別反對這樣的想法。在2014年8月進行的一項調查中,有46%的成年人支持對嬰兒進行基因改造,以降低患重病的風 險。(這項調查還發現,有83%的人說,如果這樣可以是為了使嬰兒更聰明,那就是對“醫學的過度利用”。)

還有些人說,提高智商也是我們應該考慮的應用。牛津大學的哲學家Nick Bostrom也在考慮人類是否能夠應用生殖技術來改進人類的智力。雖然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基因究竟是如何影響智商的,而且有太多的相關基因可以被輕易改 變,但是這種高科技的優生方法的前景似乎并不算盲目的投機行為。

如果每個人都能變得聰明一點會怎么樣呢?如果只有部分人能變得聰明,會怎么樣呢?甚至只有少數“超強的”個體可能通過他們的創造力和發現來改變世界, 又會怎么樣呢?根據Bodstrom的觀點,基因改進和氣候變化或國家的長期經濟規劃一樣重要,“因為人類解決問題的能力關系到我們所面臨的每一個問 題”。

對于某些科學家來說,基因和生物技術爆發性的進步意味著,生殖細胞基因改造是不可避免的。當然,安全問題是最重要的。在對一個會叫“媽媽”的嬰兒進行 基因改造之前,必須在大鼠、兔子,可能還包括猴子身上進行實驗,也確保他們都能是正常的。但是最終,如果好處超過了風險,醫學界就會抓住這個機會。 Neuhausser說,“體外受精技術剛出現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我們一直都不真正知道,體外受精出生的孩子在40歲或50歲的時候是否會健康。但是有些 人不得不冒這樣的風險。”

“將基因技術重新裝回瓶子里去”

2015年1月,20多位科學家、倫理學家和法律專家來到了加州的Napa谷,在葡萄園里度假。他們是發現了如何用CRISPR技術編輯基因的伯克利 科學家Doudna召集來的。她已經意識到,也開始擔憂,有些科學家會迫不及待地用這種方法來對生殖細胞進行基因改造。現在她想知道,他們是否可以停止。

Doudna說,“作為科學家,我們都知道CRISPR技術非常強大。但是事情都有兩面性。我們必須確保它能夠得到謹慎的應用。在應用于人類生殖細胞編輯的時候尤其要注意。”

在1975年的Asilomar會議上,生物學家就如何安全地處理重組的DNA達成了共識。那么在Napa的這次聚會中,是否也應該就生殖細胞基因改 造達成一項共識呢?Doudna希望如此,但是要在當時那幾天就達成這樣的共識似乎不可能。現在,全球有幾百萬人在進行生物技術研究。沒有一個權威能夠為 科學代言,也沒有一種簡單的方法,將基因技術重新裝回瓶子里去。Doudna說,她希望至少美國的科學家可以達成共識,暫停生殖細胞基因改造研究。參加這 次聚會的某些人說,他們將簽署一份聲明,闡明他們的共識,并在重要的科學期刊上發表。Doudna說,她希望如果美國的科學家能夠簽署這樣一份聯合聲明, 將可以影響世界其他地區的研究者暫停他們的研究工作。

基因決定命運?

Doudna認為,不僅應該暫停關于改造胚胎的研究,還應該暫停利用CRISPR技術改變人類精子和卵子的研究。她說,“我認為這樣的實驗是不恰當 的。我覺得現在需要的研究是了解這種技術的安全性、有效性和有關分娩的知識。我認為可以在人類以外的動物身上進行這樣的實驗。”

并不是每個人都認為生殖細胞基因改造如此值得擔憂,也不認為應該停止這樣的實驗。Greely提出,在美國,已經有一些規定禁止實驗室對嬰兒的基因進 行改造。他說,“我不想以安全為借口頒布禁令”。但是Greely也說,他同意簽署Doudna提出的那份聲明,它代表的是這個群體的共識。

隨著新聞媒體開始宣傳生殖細胞基因改造的實驗,有些使用CRISPR技術的生物技術公司意識到,它們必須要表明立場了。Intellia Therapeutics公司去年籌集了1500萬美元準備開發將CRISPR技術作為一種基因療法應用于承認和兒童。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Nessan Bermingham說,生殖細胞基因改造不是商業探測器。他說,他的公司可以利用自己的專利阻止其他人將這項技術商業化。

Bermingham說,他從來沒想過,自己這么快就要就嬰兒的基因改造問題表明立場。改寫人類的遺傳特征一直是一種技術上的可能性,現在突然變成了現實。但是人類不是一直想了解和控制人類創造的過程嗎?

Doudna說,她也在考慮這個問題。“它直指我們作為人類的核心,它讓我們想問一問,人類是否應該運用這樣的力量。這里面有道德和倫理問題,但是一 個首先的問題是要理解,該走人類的生殖細胞基因,就是在改變人類的進化。”她認為因為停止這樣的研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給科學家一個計劃,用更多的時間來 解釋,他們下一步可能會做什么。她說,“大多數公眾都不知道即將發生的是什么。”


日期:2015年3月17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循環ads

基因工程完美嬰兒


科學家正在研究方法編輯明日嬰兒的DNA,他們是否應該被阻止,以免為時已晚?

如果誰真的找到方法創造基因工程的嬰兒,哈佛醫學院的George Church可能會知道是誰。在他迷宮一樣的實驗室內,研究人員正為大腸桿菌加入自然界中沒有的遺傳編碼,或試圖復活猛犸象。

來自北京的博士后研究員Luhan Yang是名為CRISPR-Cas9的DNA編輯技術的核心研究員,她和Church聯合創辦了一家小公司研究豬和牛的基因工程。她相信基因工程能改進人類的基因池,而這個哈佛實驗室事實上已經存在研究改變人類基因的項目。

生殖細胞系是生物學家對卵子和精子的稱呼,通過編輯生殖細胞或胚胎本身的DNA,消除致病基因和將修復后的基因遺傳給后代是可能的。此類技術也可能用于為人類加入能提供終生抗感染、老年癡呆癥甚至可能抗衰老的基因。這是美好的承諾。但另一大擔憂是生殖細胞系基因工程可能會通往一個只有有錢人才能負擔得起的超人和設計嬰兒的反烏托邦未來。

日期:2015年3月12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7天健身房減肥塑完美線條

 制定瘦身計劃

  去健身房健身之前,先給自己制定一個健身房健身計劃,這樣才能科學有效的健身,消滅多余脂肪,讓自己擁有好體魄以及苗條的身材。當然,首先要給自己準備一雙用來跑步的、鞋底軟的運動鞋。

  健身房減肥健身一周計劃

  周一:跑步+器械鍛煉

  這是最常規的健身房減肥方法。跑步是為了讓脂肪燃燒起來,從根本上達到減肥的目的。一般來說,跑步時間控制在45-60分鐘之間效果最佳。而器械鍛煉是為了針對身體某一部位而減肥的,比如瘦大腿。

  周二:健美操+器械鍛煉

  健美操也屬于有氧運動,運動強度和燃脂效果不亞于跑步。如果你覺得跑步過于枯燥,那么可以用健美操來代替。健美操一般指搏擊操、杠鈴操、健身操等健身房的公共課目運動,適合各個年齡層練習。

  周三、周六:休息

  這里所說的休息不是說你可以賴在家里睡大覺,完全不運動,而是指可以在公園等場所做一些運動強度較小的運動,比如快走、競走等休閑娛樂活動。也可以在家或健身房做一些簡單的瑜伽動作,幫助放松身體的肌肉,讓身體得到休息,為接下來幾天的健身計劃做準備。

  周四:動感單車

  動感單車是急劇消耗熱量的有氧運動之一,主要特點是氣氛活躍,配合動感的音樂能讓人在健身時不自覺的興奮起來,提高脂肪的燃燒率,是減肥運動項目中最受歡迎的運動之一。

  周五:高溫瑜伽+慢跑

  高溫瑜珈深受廣大女士歡迎,但是卻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而且運動強度中等。做了一節高溫瑜珈后,也許你的運動量還沒達到減肥的效果,這時最好去跑步機上進行一些慢跑練習,加快身體的燃脂速度。

  周日:快步走

  緩慢走路是無法達到減肥效果的,健身教練建議,在跑步機上進行快走練習,是非常適合女生的減肥方式。不僅不會對心肺功能造成太大的負擔,還能得到柔美的線條。運動40分鐘之后,脂肪分解的效果會更好。


日期:2015年2月8日 - 來自[減肥知識]欄目
循環ads

從完美主義的陷阱里逃脫

    完美主義者女性總是預先給自己設定一個十全十美的目標,凡事力求盡善盡美,一旦做不到就會深深自責,沮喪消沉,由此對自己的能力全面懷疑和否定,陷入了完美主義的陷阱。
  其實,任何事只要我們努力就可以了,不要苛求結果。要善于學會為自己的每一點努力成果而喝彩,讓自己時刻有成就感,知足自信的女人才會充滿快樂。

日期:2013年4月15日 - 來自[職場專題]欄目

追求完美者的六大特點

    ①神經非常緊張,以至于連一般的工作都不能勝任。②不愿冒險,生怕任何微小的瑕疵損害了自己的形象。③不能嘗試任何新的東西。④對自己諸多苛求,毫無生活樂趣。⑤總是發現有些事未臻完美,于是精神總是得不到放松,無法休息。⑥對別人也吹毛求疵,人際關系無法協調,得不到別人的合作與幫助。

日期:2013年4月12日 - 來自[職場專題]欄目
循環ads

完美主義者多數是對事不對人

    古語云,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從心理學的視角看,人的成長環境不同,性格也千差萬別。
  “九型人格”把人的性格分成了九類,第一類屬于完美型性格。這類人在生活中很講原則、黑白分明,對事不對人。他們關注的是事情本身,而不考慮他人甚至自己的感受,只求把事情做對。所以,這類人往往對自己的情感采取壓抑的方式。嚴謹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嚴肅的生活態度。
  深度心理學認為,每個人的內心都有個潛意識“小孩兒”,這個“小孩兒”在兒童時期往往因某種原因而停滯成長。當人面臨極大的困難時,便會用潛意識小孩兒的方式來處理問題。完美主義者在童年時往往受到父母嚴苛的要求,他們的潛意識“小孩兒”喜歡壓抑自己并用父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和別人。

日期:2013年2月6日 - 來自[職場專題]欄目
共 80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ads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