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山藥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治淋濁方

1.理血湯
治血淋及溺血、大便下血,證之由于熱者。

生山藥(一兩) 生龍骨(六錢,搗細) 生牡蠣(六錢,搗細) 海螵蛸(四錢,搗細) 茜草(二錢) 生杭芍(三錢) 白頭翁(三錢) 真阿膠(三錢,不用炒)

溺血者,加龍膽草三錢。大便下血者,去阿膠,加龍眼肉五錢。

血淋之癥,大抵出之精道也。其人或縱欲太過而失于調攝,則腎臟因虛生熱。或欲盛強制而妄言采補,則相火動無所泄,亦能生熱。以致血室(男女皆有,男以化精女以系胞)中血熱妄動,與敗精混合化為腐濁之物,或紅、或白、成絲、成塊,溺時杜塞牽引作疼。故用山藥、阿膠以補腎臟之虛,白頭翁其性寒涼,其味苦而兼澀,涼血之中大有固脫之力,故以清腎臟之熱,茜草、螵蛸以化其凝滯而兼能固其滑脫,龍骨、牡蠣以固其滑 脫而兼能化其凝滯,芍藥以利小便而兼能滋陰清熱,所以投之無不效也。此證,間有因勞思過度而心熱下降,忿怒過甚而肝火下移以成者,其血必不成塊,惟溺時牽引作疼。此或出之溺道,不必出自精道也。投以此湯亦效。

溺血之證,不覺疼痛,其證多出溺道,間有出之精道者。大抵心移熱于小腸,則出之溺道。肝移熱于血室,則出之精道。方中加生地黃者,瀉心經之熱也。若系肝移熱于血室者,加龍膽草亦可。

一人,年三十許,患血淋。溲時血塊杜塞,努力始能溲出,疼楚異常。且所溲者上多浮油,膠粘結于器底,是血淋而兼膏淋也。從前延醫調治,經三十五人,服藥年余,分毫無效, 羸已甚。后愚診視,其脈弦細,至數略數,周身肌膚甲錯,足骨凸處,其肉皮皆成旋螺高寸余,觸之甚疼。蓋臥床不起者,已半載矣。細詢病因,謂得之忿怒之余誤墜水中,時當秋夜覺涼甚,遂成斯證。知其忿怒之火,為外寒所束,郁于下焦而不散,而從前居室之間,又有失保養處也。擬投以此湯,為脈弦,遂以柏子仁(炒搗)八錢,代方中山藥,以其善于養肝也。疏方甫定,其父出所服之方數十紙,欲以質其同異。愚曰︰無須細觀,諸方與吾方同者,惟阿膠白芍耳,閱之果然。其父問何以知之?愚曰︰吾所用之方,皆苦心自經營者,故與他方不同。服三劑血淋遂愈,而膏淋亦少減。改用拙擬膏淋湯,連服二十余劑,膏淋亦愈,而小便仍然頻數作疼。細詢其疼之實狀,謂少腹常覺疼而且墜,時有欲便之意,故有尿即不能強忍,知其又兼氣淋也。又投以拙擬氣淋湯,十劑全愈。周身甲錯,足 上旋螺盡脫。

溺血之證,熱者居多,而間有因寒者,則此方不可用矣。曾治一人,年三十余,陡然溺血,其脈微弱而遲,自覺下焦涼甚。知其中氣虛弱,不能攝血,又兼命門相火衰微,乏吸攝之力,以致腎臟不能封固,血隨小便而脫出也。投以四君子湯,加熟地、烏附子,連服二十余劑始愈。又有非涼非熱,但因脾虛不能統血而溺血者。方書所謂失于便溺者,太陰之不升也。仍宜用四君子湯,以龍骨、牡蠣佐之。大便下血者,大抵由于腸中回血管或血脈管破裂。方中龍骨、牡蠣之收澀,原可補其破裂之處。而又去阿膠者,防其滑大腸也。加龍眼肉者,因此證間有因脾虛不能統血而然者,故加龍眼肉以補脾。若虛甚者,又當 重用白術,或更以參、佐之。若虛而且陷者,當兼佐以柴胡、升麻。若虛而且涼者,當兼佐以干姜、附子,減去芍藥、白頭翁。一少婦,大便下血月余,屢次服藥不效。愚為診視,用理血湯,去阿膠,加龍眼肉五錢治之。而僻處藥坊無白頭翁,權服一劑,病稍見愈。翌日至他處藥坊,按方取藥服之,病遂全愈。則白頭翁之功 效,何其偉哉﹗

[附錄︰] 直隸唐山張××來函︰ 張××,年二十八歲,于冬月初,得膏淋,繼之血淋。所便者,或血條,或血塊,后則繼以鮮血,溺頻莖疼。屢經醫者調治,病轉加劇。其氣色青黑,六脈堅數,肝脈尤甚。與以理血湯,俾連服三劑,血止,脈稍平,他 證仍舊。繼按治淋濁方諸方加減治之,十余劑全愈。


2.膏淋湯
治膏淋。

生山藥(一兩) 生芡實(六錢) 生龍骨(六錢,搗細) 生牡蠣(六錢,搗細) 大生地(六錢,切片) 潞黨參(三錢) 生杭芍(三錢)

膏淋之證,小便混濁,更兼稠粘,便時淋澀作疼。此證由腎臟虧損,暗生內熱。腎臟虧損則蟄藏不固,精氣易于滑脫。內熱暗生,則膀胱熏蒸,小便改其澄清。久之,三焦之氣化滯其升降之機,遂至便時牽引作疼,而混濁稠粘矣。故用山藥、芡實以補其虛,而兼有收攝之功。龍骨、牡蠣以固其脫,而兼有化滯之用。地黃、芍藥以清熱利便。潞參以總提其氣化,而斡旋之也。若其證混濁,而不稠粘者,是但出之溺道,用此方時,宜 減龍骨、牡蠣之半。

 

3.氣淋湯
治氣淋。

生黃 (五錢) 知母(四錢) 生杭芍(三錢) 柴胡(二錢) 生明乳香(一錢) 生明沒藥(一錢)

氣淋之證,少腹常常下墜作疼,小便頻數,淋澀疼痛。因其人下焦本虛,素蘊內熱,而上焦之氣化又復下陷,郁而生熱,則虛熱與濕熱,互相結于太陽之腑,滯其升降流通之機而氣淋之證成矣。故以升補氣化之藥為 主,而以滋陰利便流通氣化之藥佐之。


4.勞淋湯
治勞淋。

生山藥(一兩) 生芡實(三錢) 知母(三錢) 真阿膠(三錢,不用炒) 生杭芍(三錢)

勞淋之證,因勞而成。其人或勞力過度、或勞心過度、或房勞過度,皆能暗生內熱,耗散真陰。陰虧熱熾,熏蒸膀胱,久而成淋,小便不能少忍,便后仍復欲便,常常作疼。故用滋補真陰之藥為主,而少以補氣之 藥佐之,又少加利小便之藥作向導。然此證得之勞力者易治,得之勞心者難治,得之房勞者尤難治。又有思欲無窮,相火暗動而無所泄,積久而成淋 者,宜以黃柏、知母以涼腎,澤瀉、滑石以瀉腎,其淋自愈。

或問︰以上治淋四方中,三方以山藥為君,將山藥之性與淋證最相宜乎?答曰︰陰虛小便不利者,服山藥可利小便。氣虛小便不攝者,服山藥可攝小便。蓋山藥為滋陰之良藥,又為固腎之良藥,以治淋證之淋澀頻數, 誠為有一無二之妙品。再因證而加以他藥輔佐之,所以投之輒效也。

 

5.砂淋丸
治砂淋,亦名石淋。

黃色生雞內金(一兩,雞鴨皆有肫皮而雞者色黃宜去凈砂石) 生黃 (八錢) 知母(八錢) 生杭芍 (六錢) 蓬砂(六錢) 樸硝(五錢) 硝石(五錢)

共軋細,煉蜜為丸,桐子大,食前開水送服三錢,日兩次。

石淋之證,因三焦氣化瘀滯,或又勞心勞力過度,或房勞過度,膀胱暗生內熱。內熱與瘀滯煎熬,久而結成砂石,杜塞溺道,疼楚異常。其結之小者,可用藥化之,若大如桃、杏核以上者,不易化矣。須用西人剖 取之法,此有關性命之證,剖取之法雖險,猶可于險中求穩也。

雞內金為雞之脾胃,原能消化砂石。蓬砂可為金、銀、銅焊藥,其性原能柔五金、治骨鯁,故亦善消硬物。樸硝,《神農本草經》謂其能化七十二種石。硝石,《神農本草經》不載,而《名醫別錄》載之,亦謂其能化七十二種石。想此二物性味相近,古原不分,即包括于樸硝條中,至陶隱居始別之,而其化石之能則同也。然 諸藥皆消破之品,恐于元氣有傷,故加黃以補助氣分,氣分壯旺,益能運化藥力。猶恐黃 性熱,與淋證不 宜,故又加知母、芍藥以解熱滋陰,而芍藥之性,又善引諸藥之力至膀胱也。

按︰此證有救急之法。當石杜塞不通時,則仰臥溺之可通。若仍不通,或側臥、或立、或以手按地,俾石 離其杜塞之處即可通。

 

6.寒淋湯
治寒淋。

生山藥(一兩) 小茴香(二錢,炒搗) 當歸(三錢) 生杭芍(二錢) 椒目(二錢,炒搗)

上所論五淋,病因不同而證皆兼熱。此外,實有寒熱凝滯,寒多熱少之淋。其證喜飲熱湯,喜坐暖處,時 常欲便,便后益抽引作疼,治以此湯服自愈。

 

7.秘真丹
治諸淋證已愈,因淋久氣化不固,遺精白濁者。

五倍子(一兩,去凈蟲糞) 粉甘草(八錢)

上二味共軋細,每服一錢,竹葉煎湯送下,日再服。

曾治一人,從前患毒淋,服各種西藥兩月余,淋已不疼,白濁亦大見輕,然兩日不服藥,白濁仍然反復。 愚俾用膏淋湯,送服秘真丹,兩次而愈。

 

8.毒淋湯
治花柳毒淋,疼痛異常,或兼白濁,或兼溺血。

金銀花(六錢) 海金沙(三錢) 石韋(二錢) 牛蒡子(二錢,炒搗) 甘草梢(二錢) 生杭芍(三錢) 三七(二錢,搗細) 鴨蛋子(三十粒,去皮)

上藥八味,先將三七末、鴨蛋子仁用開水送服,再服余藥所煎之湯。

此證若兼受風者,可加防風二三錢。若服藥數劑后,其疼瘥減,而白濁不除,或更遺精者,可去三七、鴨 蛋子,加生龍骨、生牡蠣各五錢。

鴨蛋子味至苦,而又善化瘀解毒清熱,其能消毒菌之力,全在于此。又以三七之解毒化腐生肌者佐之,以 加于尋常治淋藥中,是以治此種毒淋,更勝于西藥也。

 

9.清毒二仙丹
治花柳毒淋,無論初起、日久,凡有熱者,服之皆效。

丈菊子(一兩,搗碎) 鴨蛋子(四十粒,去皮仁破者勿用服時宜囫圇吞下)

上藥二味,將丈菊子煎湯一盅,送服鴨蛋子仁。

丈菊俗名向日葵,其花善催生,子善治淋。鄰村一少年患此證,便時膏淋與血液相雜,疼痛頗劇,語以此 方,數次全愈。

 

10.鮮小薊根湯
治花柳毒淋,兼血淋者。

鮮小薊根(一兩,洗凈銼細)

上一味,用水煎三四沸,取清湯一大茶盅飲之,一日宜如此飲三次。若畏其性涼者,一次用六七錢亦可。

曾治一少年患此證,所便者血溺相雜,其血成絲、成塊,間有脂膜,疼痛甚劇,且甚腥臭。屢次醫治無效, 授以此方,連服五日全愈。

按︰如毒淋之兼血淋者,而與鴨蛋子、三七、鮮小薊根并用則效。 小薊于三鮮飲下曾言之。然彼則用治吐血,此則用治毒淋中之血淋,皆極效驗,而其功用實猶不止此也。一十五六歲童子,項下起疙瘩數個,大如巨栗,皮色不變,發熱作疼。知系陽證,俾濃煎鮮小薊根湯,連連飲之,數日全消。蓋其善消血中之熱毒,又能化瘀開結,故有如此 功效也。

 

11.澄化湯
治小便頻數,遺精白濁,或兼疼澀,其脈弦數無力,或咳嗽、或自汗、或陰虛作熱。

生山藥(一兩) 生龍骨(六錢,搗細) 牡蠣(六錢,搗細) 牛蒡子(三錢,炒搗) 生杭芍(四錢) 粉甘草(錢半) 生車前子(三錢,布包)

 

12.清腎湯
治小便頻數疼澀,遺精白濁,脈洪滑有力,確系實熱者。

知母(四錢) 黃柏(四錢) 生龍骨(四錢,搗細) 生牡蠣(三錢,炒搗) 海螵蛸(三錢,搗細) 茜草(二錢) 生杭芍(四錢) 生山藥(四錢) 澤瀉(一錢半)

或問︰龍骨、牡蠣收澀之品也。子治血淋,所擬理血湯中用之,前方治小便頻數或兼淋澀用之,此方治小便頻數疼澀亦用之,獨不慮其收澀之性有礙于疼澀乎?答曰︰龍骨、牡蠣斂正氣而不斂邪氣,凡心氣耗散、肺氣息賁、肝氣浮越、腎氣滑脫,用之皆有捷效。即證兼瘀、兼疼或兼外感,放膽用之,毫無妨礙。拙擬補絡補管湯、理郁升陷湯、從龍湯、清帶湯,諸方中論之甚詳,皆可參觀。

一叟,年七十余,遺精白濁、小便頻數,微覺疼澀。診其六脈平和,兩尺重按有力,知其年雖高,而腎 經確有實熱也。投以此湯,五劑全愈。

一人,年三十許,遺精白濁,小便時疼如刀,又甚澀數。診其脈滑而有力,知其系實熱之證。為其年少,疑兼花柳毒淋,遂投以此湯,加沒藥(不去油)三錢、鴨蛋子(去皮)四十粒(藥汁送服),數劑而愈。

 

13.舒和湯
治小便遺精白濁,因受風寒者,其脈弦而長,左脈尤甚。

桂枝尖(四錢) 生黃 (三錢) 續斷(三錢) 桑寄生(三錢) 知母(三錢)

服此湯數劑后病未全愈者,去桂枝,加龍骨、牡蠣(皆不用)各六錢。

東海漁者,年三十余,得騙白證甚劇。旬日之間,大見衰憊,懼甚,遠來求方。其脈左右皆弦,而左部弦而兼長。夫弦長者,肝木之盛也。木與風為同類,人之臟腑,無論何處受風,其風皆與肝木相應。《內經》陰陽應象論所謂“風氣通于肝”者是也。脈之現象如此,肝因風助,倍形其盛,而失其和也。況病患自言,因房事后小便當風,從此外腎微腫,遂有此證,尤為風之明征乎。蓋房事后,腎臟經絡虛而不閉,風氣乘虛襲入,鼓動腎臟不能蟄藏(《內經》謂腎主蟄藏),而為腎行氣之肝木,又與風相應,以助其鼓動,而大其疏泄(《內經》肝主疏泄),故其病若是之劇也。為擬此湯,使脈之弦長者,變為舒和。服之一劑見輕,數劑后遂全愈。以后凡遇此等癥,其脈象與此同者,投以此湯無不輒效。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醫學衷中參西錄]欄目

治消渴方

1.玉液湯
治消渴。消渴,即西醫所謂糖尿病,忌食甜物。

生山藥(一兩) 生黃 (五錢) 知母(六錢) 生雞內金(二錢,搗細) 葛根(錢半) 五味子(三錢) 天花粉(三錢)

消渴之證,多由于元氣不升,此方乃升元氣以止渴者也。方中以黃 為主,得葛根能升元氣。而又佐以山藥、知母、花粉以大滋真陰。使之陽升而陰應,自有云行雨施之妙也。用雞內金者,因此證尿中皆含有糖質,用之以助脾胃強健,化飲食中糖質,為津液也。用五味者,取其酸收之性,大能封固腎關,不使水飲急于下趨也。方書消證,分上消、中消、下消。謂上消口干舌燥,飲水不能解渴,系心移熱于肺,或肺金本體自熱不能生水,當用人參白虎湯;中消多食猶饑,系脾胃蘊有實熱,當用調胃承氣湯下之;下消謂飲一斗溲亦一斗, 系相火虛衰,腎關不固,宜用八味腎氣丸。

白虎加人參湯,乃《傷寒論》治外感之熱,傳入陽明胃腑,以致作渴之方。方書謂上消者宜用之,此借用也。愚曾試驗多次,然必胃腑兼有實熱者,用之方的。中消用調胃承氣湯,此須細為斟酌,若其右部之脈滑而且實,用之猶可,若其人飲食甚勤,一時不食,即心中怔忡,且脈象微弱者,系胸中大氣下陷,中氣亦隨之下陷,宜用升補氣分之藥,而佐以收澀之品與健補脾胃之品,拙擬升陷湯后有治驗之案可參觀。若誤用承氣下之,則危不旋踵。至下消用八味腎氣丸,其方《金匱》治男子消渴,飲一斗溲亦一斗。而愚嘗試驗其方,不惟治男子甚效,即治女子亦甚效。曾治一室女得此證,用八味丸變作湯劑,按后世法,地黃用熟地、桂用肉桂,丸中用幾兩者改用幾錢,惟茯苓、澤瀉各用一錢,兩劑而愈。后又治一少婦得此證,投以原方不效,改遵古法,地黃用干地黃(即今生地),桂用桂枝,分量一如前方,四劑而愈。此中有宜古宜今之不同者,因其證之涼熱, 與其資稟之虛實不同耳。

消渴證,若其肺體有熱,當治以清熱潤肺之品。若因心火熱而鑠肺者,更當用清心之藥。若肺體非熱,因腹中氣化不升,輕氣即不能上達于肺,與吸進之養氣相合而生水者,當用升補之藥,補其氣化,而導之上升,此拙擬玉液湯之義也。然消渴之證,恒有因脾胃濕寒、真火衰微者,此腎氣丸所以用桂、附。而后世治消渴,亦有用干姜、白術者。嘗治一少年,咽喉常常發干,飲水連連,不能解渴。診其脈微弱遲濡。投以四君子湯,加干姜、桂枝尖,一劑而渴止矣。又有濕熱郁于中焦作渴者,蒼柏二妙散、丹溪越鞠丸,皆可酌用。

邑人某,年二十余,貿易津門,得消渴證。求津門醫者,調治三閱月,更醫十余人不效,歸家就醫于愚。診其脈甚微細,旋飲水旋即小便,須臾數次。投以玉液湯,加野臺參四錢,數劑渴 見止,而小便仍數,又加萸肉五錢,連服十劑而愈。

 

2.滋飲
治消渴。

生箭 (五錢) 大生地(一兩) 生懷山藥(一兩) 凈萸肉(五錢) 生豬胰子(三錢,切碎)

上五味,將前四味煎湯,送服豬胰子一半,至煎渣時,再送服余一半。若遇中、上二焦積有實熱,脈象洪實者,可先服白虎加人參湯數劑,將實熱消去強半,再服此湯,亦能奏效。

消渴一證,古有上中下之分,謂其證皆起于中焦而極于上下。究之無論上消、中消、下消,約皆渴而多飲多尿,其尿有甜味。是以《圣濟總錄》論消渴謂︰“渴而飲水多,小便中有脂,似麩而甘。”至謂其證起于中 焦,是誠有理,因中焦 病,而累及于脾也。蓋為脾之副臟,在中醫書中,名為散膏,即扁鵲《難經》所謂 脾有散膏半斤也( 尾銜接于脾門,其全體之動脈又自脾脈分支而來,故與脾有密切之關系)。有時 臟發酵,多釀甜味,由水道下陷,其人小便遂含有糖質。迨至 病累及于脾,致脾氣不能散精達肺(《內經》謂脾氣散精上達于肺)則津液少,不能通調水道(《內經》謂通調水道下歸膀胱)則小便無節,是以渴而多飲多溲也。 嘗閱報,有患消渴,延中醫治療,服藥竟愈者。所用方中,以黃為主藥,為其能助脾氣上升,還其散精達肺 之舊也。《金匱》有腎氣丸,善治消渴。其方以干地黃(即生地黃)為主,取其能助腎中之真陰,上潮以潤肺,又能協同山萸肉以封固腎關也。又向因治消渴,曾擬有玉液湯,方中以生懷山藥為主,屢試有效。近閱醫報且有單服山藥以治消渴而愈者。以其能補脾固腎,以止小便頻數,而所含之蛋白質,又能滋補 臟,使其散膏充足,且又色白入肺,能潤肺生水,即以止渴也。又俗傳治消渴方,單服生豬胰子可愈。蓋豬胰子即豬之 ,是 人之 病,而可補以物之也。此亦猶雞內金,諸家本草皆謂其能治消渴之理也。雞內金與豬胰子,同為化食之物也。愚因集諸藥,合為 一方,以治消渴,屢次見效。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醫學衷中參西錄]欄目

治痢方

1.化滯湯
 

2.燮理湯
 

3.解毒生化丹
 

4.天水滌腸湯
 

5.通變白頭翁湯
 

6.三寶粥
 

7.通變白虎加人參湯
治下痢,或赤、或白、或赤白參半,下重腹疼,周身發熱,服涼藥而熱不休,脈象確有實熱者。

生石膏(二兩,搗細) 生杭芍(八錢) 生山藥(六錢) 人參(五錢,用野黨參按此分量,若遼東真野 參宜減半,至高麗參則斷不可用) 甘草(二錢)

上五味,用水四盅,煎取清湯兩盅,分二次溫飲之。

此方,即《傷寒論》白虎加人參湯,以芍藥代知母、山藥代粳米也。痢疾身熱不休,服清火藥而熱亦不休者,方書多諉為不治。夫治果對證,其熱焉有不休之理?此乃因痢證夾雜外感,其外感之熱邪,隨痢深陷,永無出路,以致痢為熱邪所助,日甚一日而永無愈期。惟治以此湯,以人參助石膏,能使深陷之邪,徐徐上升外散,消解無余。加以芍藥、甘草以理下重腹疼,山藥以滋陰固下,連服數劑,無不熱退而痢愈者。

\x按︰\x外感之熱已入陽明胃腑,當治以苦寒,若白虎湯、承氣湯是也。若治以甘寒,其病亦可暫愈,而恒將余邪錮留胃中,變為骨蒸勞熱,永久不愈(《世補齋醫書》論之甚詳)。石膏雖非苦寒,其性寒而能散,且無汁漿,迥與甘寒粘泥者不同。而白虎湯中,又必佐以苦寒之知母。即此湯中,亦必佐以芍藥,芍藥亦味苦(《神家本草經》)微寒之品,且能通利小便。故以佐石膏,可以消解陽明之熱而無余也。

一叟,年六十七,于中秋得痢證,醫治二十余日不效。后愚診視,其痢赤白膠滯,下行時,覺腸中熱而且干,小便亦覺發熱,腹痛下墜并迫。其脊骨盡處,亦下墜作痛。且時作眩暈,其脈洪長有力,舌有白苔甚濃。 愚曰︰此外感之熱挾痢毒之熱下迫,故現種種病狀,非治痢兼治外感不可。遂投以此湯,兩劑,諸病皆愈。其脈猶有余熱,擬再用石膏清之,病家疑年高,石膏不可屢服,愚亦應征他往。后二十余日,痢復作。延他醫治療,于治痢藥中,雜以甘寒濡潤之品,致外感之余熱,永留腸胃不去,其痢雖愈,而屢次反復。延至明年仲夏,反復甚劇。復延愚延醫,其脈象、病證皆如舊。因謂之曰,去歲若肯多服石膏數兩,何至有以后屢次反復,今不可再留邪矣。仍投以此湯, 連服三劑,病愈而脈亦安和。

一人,年四十二,患白痢,常覺下墜,過午尤甚,心中發熱,間作寒熱。醫者于治痢藥中,重用黃連一兩清之,熱如故,而痢亦不愈。留連兩月,浸至不起。診其脈,洪長有力,亦投以此湯。為其間作寒熱,加柴胡二錢,一劑熱退痢止,猶間有寒熱之時。再診其脈,仍似有力,而無和緩之致。知其痢久,而津液有傷也, 遂去白芍、柴胡,加玄參、知母各六錢,一劑寒熱亦愈。

一媼,年六旬,素多疾病。于夏季晨起,偶下白痢,至暮十余次。秉燭后,忽然渾身大熱,不省人事,循衣摸床,呼之不應。其脈洪而無力,肌膚之熱烙指。知系氣分熱痢,又兼受暑,多病之身,不能支持,故精神昏憒如是也。急用生石膏三兩、野臺參四錢,煎湯一大碗,徐徐溫飲下,至夜半盡劑而醒,痢亦遂愈。詰朝 煎渣再服,其病脫然。

一人,年五十余,于暑日痢而且瀉,其瀉與痢俱帶紅色,下墜腹疼,噤口不食。醫治兩旬,病勢浸增,精神昏憒,氣息奄奄。診其脈,細數無力,周身肌膚發熱。詢其心中亦覺熱,舌有黃苔,知其證夾雜暑溫。暑氣溫熱,彌漫胃口,又兼痢而且瀉,虛熱上逆,是以不能食也。遂用生山藥兩半、滑石一兩、生杭芍六錢、粉 甘草三錢,一劑諸病皆見愈,可以進食。又服一劑全愈。

此證用滑石不用石膏者,以其證兼瀉也。為不用石膏,即不敢用人參,故倍用山藥以增其補力。此就通變之方, 而又為通變也。

痢證,又有肝膽腸胃先有郁熱,又當暑月勞苦于烈日之中,陡然下痢,多帶鮮血,脈象洪數,此純是一團火氣。宜急用大苦大寒之劑,若芩、連、知、柏、膽草、苦參之類,皆可選用。亦可治以白虎湯,方中生石膏必用至二兩,再加生白芍一兩。若脈大而虛者,宜再加人參三錢。若其脈洪大甚實者,可用大承氣湯下之,而 佐以白芍、知母。

有痢久而清陽下陷者,其人或間作寒熱,或覺胸中短氣。當于治痢藥中,加生黃 、柴胡以升清陽。脈虛甚者,亦可酌加人參。又當佐以生山藥以固下焦,然用藥不可失于熱也。有痢初得,兼受外感者,宜于治痢藥中,兼用解表之品。其外邪不隨痢內陷,而痢自易治。不然,則成通變白虎加人參湯所主之證矣。

痢證初得雖可下之,然必確審其無外感表證,方可投以下藥。其身體稍弱,又宜少用參、 佐之。

痢證忌用滯泥之品,然亦不可概論。外祖母,年九旬。仲夏下痢赤白甚劇,脈象數而且弦。愚用大熟地、 生杭芍各一兩煎湯,服下即愈。又服一劑,脈亦和平。

痢證間有涼者,然不過百中之一耳,且又多系純白之痢。又必脈象沉遲,且食涼物,坐涼處則覺劇者。治以干姜、白芍、小茴香各三錢,山楂四錢,生山藥六錢,一兩劑即愈。用白芍者,誠以痢證必兼下墜腹疼。即系涼痢,其涼在腸胃,而其肝膽間必有伏熱,亦防其服熱藥,而生熱也。

凡病患酷嗜之物,不可力為禁止。嘗見患痢者,有恣飲涼水而愈者,有飽食西瓜而愈者。總之,人之資稟不齊,病之變態多端,尤在臨證時,精心與之消息耳。曾治一少年,下痢,晝夜無數,里急后重。投以清 火通利之藥數劑,痢已減半,而后重分毫不除。疑其腸中應有阻隔,投以大承氣湯,下燥糞長數寸而愈。設此證,若不疑其中有阻隔,則燥糞不除,病 將何由愈乎?

有奇恒痢者,張隱庵謂,其證三陽并至,三陰莫當,九竅皆塞,陽氣旁溢,咽干喉塞痛,并于陰則上下無 常,薄為腸。其脈緩小遲澀,血溫身熱者死,熱見七日者死。蓋因陽氣偏盛,陰氣受傷,是以脈小遲澀。此證急宜用大承氣湯瀉陽養陰,緩則不救。若不知奇恒之因,見脈氣平緩,而用平易之劑,必至誤事。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醫學衷中參西錄]欄目

治嘔吐方

1.鎮逆湯
治嘔吐,因胃氣上逆,膽火上沖者。

生赭石(六錢,細軋) 青黛(二錢) 清半夏(三錢) 生杭芍(四錢) 龍膽草(三錢) 吳茱萸(一錢) 生姜(二錢) 野臺參(二錢)

 

2.薯蕷半夏粥
治胃氣上逆,沖氣上沖,以致嘔吐不止,聞藥氣則嘔吐益甚,諸藥皆不能下咽者。

生山藥(一兩,軋細) 清半夏(一兩)

上二味,先將半夏用微溫之水淘洗數次,不使分毫有礬味。用煮菜小鍋(勿用藥瓶)煎取清湯約兩杯半,去渣調入山藥細末,再煎兩三沸,其粥即成,和白沙糖食之。若上焦有熱者,以柿霜代沙糖,涼者用粥送服干姜細末半錢許。

吐后口舌干燥,思飲水者熱也。吐后口舌濕潤,不思飲水者涼也。若嘔吐既久,傷其津液,雖有涼者亦可作渴,又當細審其脈,滑疾為熱,弦遲為涼。滑而無力,為上盛下虛,上則熱而下或涼。弦而有力,為沖胃氣逆,脈似熱卻非真熱。又當問其所飲食者,消化與否,所嘔吐者,改味與否,細心詢問體驗,自能辨其涼熱虛實不誤也。

從來嘔吐之證,多因胃氣沖氣,并而上逆。半夏為降胃安沖之主藥,故《金匱》治嘔吐,有大小半夏湯。特是嘔者,最忌礬味,而今之坊間鬻者,雖清半夏亦有礬,故必將礬味洗凈,而后以治嘔吐,不至同于抱薪救火也。其多用至一兩者,誠以半夏味本辛辣,因坊間治法太過,辣味全消,又經數次淘洗,其力愈減,必額外多用之,始能成降逆止嘔之功也。而必與山藥作粥者,凡嘔吐之人,飲湯則易吐,食粥則借其稠粘留滯之力,可以略存胃腑,以待藥力之施行。且山藥,在上大能補肺生津,則多用半夏,不慮其燥,在下大能補腎斂沖,則沖氣得養,自安其位。且與半夏皆無藥味,故用于嘔吐甚劇,不能服藥者尤宜也。

有因“膽倒”而嘔吐不止者,《續名醫類案》載︰許宣治一兒十歲,從戲臺倒跌而下,嘔吐苦水,綠如菜汁。許曰︰此“膽倒”也,膽汁傾盡則死矣。方用溫膽湯,加棗仁、代赭石,正其膽腑。可名正膽湯,一服吐止。

按︰此證甚奇異,附載于此,以備參考。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醫學衷中參西錄]欄目

治喘息方

1.參赭鎮氣湯
治陰陽兩虛,喘逆迫促,有將脫之勢。亦治腎虛不攝,沖氣上干,致胃氣不降作滿悶。 野臺參(四錢) 生赭石(六錢,軋細) 生芡實(五錢) 生山藥(五錢)萸肉(六錢,去凈核) 生龍骨(六錢,搗細) 生牡蠣(六錢,搗細) 生杭芍(四錢) 蘇子(二錢,炒搗)生赭石壓力最勝,能鎮胃氣沖氣上逆,開胸膈,墜痰涎,止嘔吐,通燥結,用之得當,誠有捷效。虛者可 與人參同用。

仲景旋復代赭石湯,赭石、人參并用。治“傷寒發汗,若吐若下解后,心下痞硬,噫氣不除者”。參、赭鎮氣湯中人參,借赭石下行之力,挽回將脫之元氣,以鎮安奠定之,亦旋復代赭石湯之義也。

一婦人,年三十余,勞心之后兼以傷心,忽喘逆大作,迫促異常。其翁知醫,以補斂元氣之藥治之,覺胸中窒礙不能容受。更他醫以為外感,投以小劑青龍湯喘益甚。延愚診視,其脈浮而微數,按之即無,知為陰陽兩虛之證。蓋陽虛則元氣不能自攝,陰虛而肝腎又不能納氣,故作喘也。為制此湯,病患服藥后,未及復杯曰︰“吾有命矣。”詢之曰︰“從前呼吸惟在喉間,幾欲脫去,今則轉落丹田矣。”果一劑病愈強半, 又服數劑全愈。

一婦人,年二十余,因與其夫反目,怒吞鴉片。已經救愈,忽發喘逆,迫促異常。須臾又呼吸頓停,氣息全無,約十余呼吸之頃,手足亂動,似有蓄極之勢,而喘復如故。若是循環不已,勢近垂危,延醫數人,皆不知為何病。后愚診視其脈,左關弦硬,右寸無力,精思良久,恍然悟曰︰此必怒激肝膽之火,上沖胃氣。夫胃氣本下行者也,因肝膽之火沖之,轉而上逆,并迫肺氣亦上逆,此喘逆迫促所由來也。逆氣上干,填塞胸膈,排擠胸中大氣,使之下陷。夫肺懸胸中,須臾無大氣包舉之,即須臾不能呼吸,此呼吸頓停所由來也(此理參觀升陷湯后跋語方明)。迨大氣蓄極而通,仍上達胸膈,鼓動肺臟,使得呼吸、逆氣遂仍得施其擊撞,此又病勢之所以循環也。《神農本草經》載,桂枝主上氣咳逆、結氣、喉痹、吐吸(吸不歸根即吐出),其能降逆氣可知。其性溫而條達,能降逆氣,又能升大氣可知。遂單用桂枝尖三錢,煎湯飲下,須臾氣息調和如常。夫以桂枝一物之微,而升陷降逆,兩擅其功,以挽回人命于頃刻,誠天之生斯使獨也。然非親自經驗者,又孰信其神妙如是哉﹗繼用參赭鎮氣湯,去山藥、蘇子,加桂枝尖三錢、知母四錢,連服數劑,病不再發。此喘證之特 異者,故附記于此。

附錄︰ 直隸青縣張××來函︰ 定縣吳××妻病,服藥罔效。弟診其脈,浮而無力。胸次郁結,如有物杜塞,飲食至胃間,恒覺燒熱不下。仿參赭鎮氣湯之義,用野臺參六錢,赭石細末二兩。將二藥煎服,胸次即覺開通。服至二劑,飲食下行無礙。 因其大便猶燥,再用當歸、肉蓯蓉各四錢,俾煎服。病若失。

安徽績溪章××來函︰ 洪××,年五十余,家素貧苦,曾吸鴉片,戒未多年,由咳而成喘疾,勉強操勞,每屆冬令則加劇,然病發時亦往往不服藥而自愈。茲次發喘,初由外感,兼發熱頭痛。醫者投以二活、防、葛,大劑表散,遂汗出二日不止,喘逆上沖,不能平臥,胸痞腹脹,大便旬余未行,語不接氣,時或螈 ,種種見證,已瀕極險。診其脈,微細不起。形狀頹敗殊甚。詳細勘視,誠將有陰陽脫離之虞。適日前閱赭石解,記其主治,揣之頗合。但恐其性太重鎮而正氣將隨以下陷也,再四躊躇,因配以真潞黨參、生懷山藥、野茯神、凈萸肉、廣桔紅、京半夏、龍骨、牡蠣、蘇子、蒡子等,皆屬按證而擬,竟與參赭鎮氣湯大致相同。一劑病愈大半,兩劑即扶杖起行,三 劑則康復如恒矣。前月遇之,自言冬不知寒,至春亦未反復。

 

2.薯蕷納氣湯
治陰虛不納氣作喘逆。

生山藥(一兩) 大熟地(五錢) 萸肉(五錢,去凈核) 柿霜餅(四錢,沖服) 生杭芍(四錢) 牛蒡子(二錢,炒搗) 蘇子(二錢,炒搗) 甘草(二錢,蜜炙)生龍骨(五錢,搗細)

前方,治陰陽兩虛作喘,此方,乃專治陰虛作喘者也。方書謂肝腎虛者,其人即不能納氣,此言亦近理,然須細為剖析。空氣中有氧氣,乃養物之生氣也。人之肺臟下無透竅,而吸入之養氣,實能隔肺胞,息息透過,以下達腹中,充養周身。肝腎居于腹中,其氣化收斂,不至膨脹,自能容納下達之氣,且能導引使之歸根。有時腎虛氣化不攝,則上注其氣于沖,以沖下連腎也。夫沖為血海,實亦主氣,今因為腎氣貫注,則沖氣又必上逆于胃,以沖上連胃也。由是,沖氣兼挾胃氣上逆,并迫肺氣亦上逆矣,此喘之所由來也。又《內經》謂肝主疏,泄腎主閉藏。夫肝之疏泄,原以濟腎之閉藏,故二便之通行,相火之萌動,皆與肝氣有關,方書所以有肝行腎氣之說。今因腎失其閉藏之性,肝遂不能疏泄腎氣使之下行,更迫于腎氣之膨脹,轉而上逆。由斯,其逆氣可由肝系直透膈上,亦能迫肺氣上逆矣,此又喘之所由來也。方中用地黃、山藥以補腎,萸肉、龍骨補肝即以斂腎,芍藥、甘草甘苦化陰,合之柿霜之涼潤多液,均為養陰之妙品,蘇子、牛蒡又能清痰降逆,使逆氣轉而下行,即能引藥力速于下達也。至方名薯蕷納氣湯者,因山藥補腎兼能補肺,且饒有收斂之力,其治喘之功最弘也。

或問︰養氣雖能隔肺胞透過,亦甚屬些些無多,何以當吸氣內入之時,全腹皆有膨脹之勢?答曰︰若明此理,益知所以致喘之由。人之臟腑皆賴氣以撐懸,是以膈上有大氣,司肺呼吸者也;膈下有中氣,保合脾胃者也,臍下有元氣,固性命之根蒂者也。當吸氣入肺之時,肺胞膨脹之力,能鼓舞諸氣,節節運動下移,而周身之氣化遂因之而流通。且喉管之分支下連心肝,以通于奇經諸脈,當吸氣內入之時,所吸之氣原可由喉管之分支下達,以與肺中所吸之氣,相助為理也。下焦肝腎(奇經與腎相維系)屬陰,陰虛氣化不攝則內氣膨脹,遂 致吸入之氣不能容受而急于呼出,此陰虛者所以不納氣而作喘也。

 

3.滋培湯
治虛勞喘逆,飲食減少,或兼咳嗽,并治一切陰虛羸弱諸證。

生山藥(一兩) 于術(三錢,炒) 廣陳皮(二錢) 牛蒡子(二錢,炒搗) 生杭芍(三錢) 玄參 (三錢) 生赭石(三錢,軋細) 炙甘草(二錢)

痰郁肺竅則作喘,腎虛不納氣亦作喘。是以論喘者恒責之肺、腎二臟,未有責之于脾、胃者。不知胃氣宜息息下行,有時不下行而轉上逆,并迫肺氣亦上逆即可作喘。脾體中空,能容納諸回血管之血,運化中焦之氣,以為氣血寬閑之地,有時失其中空之體,或變為緊縮,或變為脹大,以致壅激氣血上逆迫肺,亦可作喘。且脾脈緩大,為太陰濕土之正象,虛勞喘嗽者,脈多弦數,與緩大之脈反對,乃脾土之病脈也。故重用山藥以滋脾之陰,佐以于術以理脾之陽,脾臟之陰陽調和,自無或緊縮、或漲大之虞。特是,脾與胃臟腑相依,凡補脾之藥皆能補胃。而究之臟腑異用,脾以健運磨積,宣通津液為主;胃以熟腐水谷、傳送糟粕為主。若但服補藥,壅滯其傳送下行之機,胃氣或易于上逆,故又宜以降胃之藥佐之,方中之赭石、陳皮、牛蒡是也。且此數藥之性,皆能清痰涎利肺氣,與山藥、玄參并用,又為養肺止嗽之要品也。用甘草、白芍者,取其甘苦化合,大有益于脾胃,兼能滋補陰分也。并治一切虛勞諸證者,誠以脾胃健壯,飲食增多,自能運化精微以培養氣血也。一人,年二十二,喘逆甚劇,脈數至七至,用一切治喘藥皆不效,為制此方。將藥煎成,因喘劇不能服, 溫湯三次始服下,一劑見輕,又服數劑全愈。

或問︰藥之健脾胃者,多不能滋陰分,能滋陰分者,多不能健脾胃,此方中芍藥、甘草同用,何以謂能兼此二長?答曰︰《神農本草經》謂芍藥味苦,后世本草謂芍藥味酸。究之,芍藥之味苦酸皆有。陳修園篤信 《神農本草經》謂芍藥但苦不酸。然嚼服芍藥錢許,恒至齒,兼有酸味可知。若取其苦味與甘草相合,有甘 苦化陰之妙(甘苦化陰說始于葉天士),故能滋陰分。若取其酸味與甘草相合,有甲己化土之妙(甲木味酸己土味甘),故能益脾胃。此皆取其化出之性以為用也。又陳修園曰︰芍藥苦平破滯,本瀉藥非補藥也。

若與甘草同用,則為滋陰之品,與生姜、大棗、桂枝同用,則為和營衛之品,與附子、干姜同用,則能收斂元陽,歸根于陰,又為補腎之品。本非補藥,昔賢往往取為補藥之主,其旨微矣。按此論甚精,能示人用藥變化 之妙,故連類及之。

西人謂︰心有病可以累肺作喘,此說誠信而有征。蓋喘者之脈多數,夫脈之原動力發于心,脈動數則心動亦數可知。心左房之赤血與右房之紫血,皆與肺循環相通。若心動太急,逼血之力過于常度,則肺臟呼吸亦因之速過常度,此自然之理也。然心與腎為對待之體,心動若是之急數,腎之真陰不能上潮,以靖安心陽可知。 由是言之,心累肺作喘之證,亦即腎虛不納氣之證也。

西人又謂︰喘證因肺中小氣管,痰結塞住,忽然收縮,氣不通行,呼吸短促,得痰出乃減。有日日發作者,又數日或因辛苦寒冷而發作者,又有因父母患此病傳延者。發作時,苦劇不安,醫治無良法。應用紙浸火硝水內,取出曬干,置盆內燃點,乘煙焰熏騰時,以口吸養氣入肺(火硝多含養氣)。或用醉仙桃干葉當煙吸之,內服樟腦鴉片酒壹貳錢、更加姜末一分半、白礬七厘共為散,水調服。雖未必能除根,亦可漸輕。按︰此證乃勞疾之傷肺者,當名為肺勞。雖發作時甚劇,仍可久延歲月。其治法當用拙擬黃 膏。

肺勞之證,因肺中分支細管多有瘀滯,熱時肺胞松客氣化猶可宣通,故病則覺輕;冷時肺胞緊縮其痰涎恒益杜塞,故病則加重。此乃肺部之錮疾,自古無必效之方。惟用曼陀羅熬膏,和以理肺諸藥,則多能治愈。 爰將其方詳開于下︰

曼陀羅正開花時,將其全科切碎,榨取原汁四兩,入鍋內熬至若稠米湯;再加入硼砂二兩,熬至融化;再用遠志細末、甘草細末各四兩,生石膏細末六兩,以所熬之膏和之,以適可為丸為度,分作小丸。每服錢半,若不效可多至二錢,白湯送下,一日兩次。久服病可除根。若服之覺熱者,石膏宜加重。

肺臟具 辟之機。其 辟之機自如,自無肺勞病證。遠志、硼砂最善化肺管之瘀,甘草末服,不經火炙、水煮,亦善宣通肺中氣化,此所以助肺臟之辟也。曼陀羅膏大有收斂之力,此所以助肺臟之 也。用石膏者,因曼陀羅之性甚熱,石膏能解其熱也。且遠志、甘草、硼砂皆為養肺之品,能多生津液,融化痰涎,俾肺臟 辟之機靈活無滯,則肺勞之喘嗽自愈也。

按︰醉仙桃即曼陀羅花也。其花白色,狀類牽牛而大,其葉大如掌而有尖,結實大如核桃,實蒂有托盤如錢,皮有芒刺如包麻,中含細粒,如火麻仁。渤海之濱生殖甚多,俗呼為洋金花。李時珍謂︰“服之令人昏昏如醉,可作麻藥。”又謂︰“熬水洗脫肛甚效。”蓋大有收斂之功也。西人藥學謂︰用醉仙桃花實葉,俱要鮮者榨汁,或熬干,或曬干作膏。每服三厘,能補火止疼、令人熟睡,善療喘嗽。正與時珍之說相似。然此物有毒不可輕用。今人治勞喘者,多有取其花與葉,作煙吸之者,實有目前捷效,較服其膏為妥善也。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醫學衷中參西錄]欄目

左歸飲

熟地 (八錢)、山藥 (三錢)、枸杞 (三錢)、甘草 (錢半)、茯苓 (四錢)、 山萸 (三錢)
難經謂左腎屬水, 右腎屬火, 景岳此方, 取其滋水, 故名左歸, 方取棗皮酸以入肝, 使子不盜母之氣, 枸杞赤以入心, 使火不為水之仇, 使熟地一味, 滋腎之水陰, 便茯苓一味, 利腎之水質, 有形之水質不去, 無形之水陰, 亦不生也, 然腎水實仰給于腎, 故用甘草山藥, 從中宮以輸水于腎, 景岳方多駁雜, 而此亦未可厚非。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卷八]欄目

臟連丸

熟地 (五錢)、山萸 (三錢)、山藥 (三錢)、云苓 (三錢)、澤瀉 (三錢)、 丹皮 (三錢)、黃連 (二錢) 入豬大臟腸內, 同糯米蒸熟, 去, 米搗腸與藥為丸, 淡鹽湯下。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卷八]欄目

正元湯

人參 (附子汁煮)、黃耆 (川芎酒煮)、山藥 (干姜煮)、白朮 (陳皮煎)、 云苓 (肉桂煮)、甘草 (烏藥煮各等分)
六藥為末, 鹽湯下, 取火烈之品, 法平和之藥, 雄烈之味既去, 誠為溫補少火之馴劑。

日期:2008年5月22日 - 來自[卷七]欄目
共 40 頁,當前第 22 頁 9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