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生命科學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探尋生命科學資助與管理的最佳模式

——訪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生命科學部常務副主任杜生明
  基礎研究有兩個特點,一是長期性,二是要有很好的積累才能取得好的成果。3年完成一個項目,不太可能取得突破性成果。我們鼓勵
        科學家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比如10年,瞄準一個重要的科學方向不斷努力。做得好,可以連續獲得資助。
        生命科學部8年來一直在探討如何對優秀科學家和重要科學問題的連續資助,目前正在做試點工作:如果科學家完成一個課題,研究的科學問題重要,工作也完成得不錯,同等條件下就會優先得到資助。
        生命科學部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以下簡稱“基金委”)資助規模最大的一個學部,生命科學部資助申請項目占基金委全部項目的42%,資助經費占基金委總經費的33%。
        在過去20多年里,生命科學部一直在探索適應生命科學發展的資助和管理模式,“十一五”期間,生命科學部計劃投入約85億元,資助600個左右的重點項目。根據《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學部制定了“十一五”優先發展領域,這些領域將作為重大、重點項目立項的主要依據。
        日前,《科學時報》記者采訪了基金委生命科學部常務副主任杜生明,請他解答了生命科學部在優先資助方向、資助模式和管理模式方面的問題。
學科發展:“扶危”與“助新”
        《科學時報》:  20多年來,生命科學部對哪些學科、哪些方向進行過重點資助?
        杜生明:自基金委成立以來,生命科學部一直資助生物學、農學和醫學方面的基礎研究,20年來,國家投入不斷增加,科技界對我們也非常支持和關注。生命科學部資助的范圍包括生物、農業和醫學領域近20個學科,我們對這20個學科的基礎研究進行了系統和連續的資助,在基金委“十一五”發展戰略的基礎上,發揮科學基金的引導作用,扶持瀕危學科,重視新興學科,實現學科的協調發展,同時重點關注優勢學科,促進學科交叉。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對這20個學科的不斷資助,使我國的生命科學發展在國際獲得了一席之地。首先,我們根據基金委的資助政策,對各學科的協調、均衡發展給予很大關注。前幾年,一方面分子生物學、基因工程、蛋白質組學、干細胞研究等現代生物學的蓬勃興起,  
        引起廣大科學家的興趣并投入相關研究;另一方面,由于傳統學科的基礎性和長期性,在短期內取得有相當影響的研究成果非常難,青年科學家不愿意作這些見效慢的研究。一些傳統學科,如動物學、植物學、微生物學中的經典分類學研究開始出現人才缺乏,甚至出現青年人才嚴重斷層。但這些學科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基礎學科,是基礎中的基礎,如果連物種等最基本的知識都搞不清楚,談何去作蛋白質、作基因研究?
        生物科學是一個系統的科學,所以基金委在學科發展上要作全盤的考慮,對于科學家和研究機構不太感興趣的弱勢、瀕危學科給予扶植,在資助上予以傾斜。20多個學科中,像這樣的學科有四五個,在近20年間不斷得到基金委的支持,從而保持了一支從事傳統學科基礎研究的隊伍。像經典分類生物學方面的研究,比如昆蟲分類研究,在估計30萬個種類的昆蟲中,目前我們搞清楚的只有40%,這方面還有大量的基礎研究要進行,同時整個學科的協調發展也需要這些學科。我們對于經典分類生物學的青年科學家已經連續傾斜資助6年了,每年在正常的資助之外,專門拿出300萬元給予傾斜資助,主要資助35歲以下的青年人才。我們提高這些領域的資助率,如果申請這方面的面上項目獲得資助的幾率會高些。
        《科學時報》:生命科學部對哪些新興學科、哪些領域更為關注?
        杜生明:生命科學部同時也關注新興學科的發展,并及時調研啟動新項目。基金委是我國最早支持基因組學研究的機構,1991年,我們就啟動了基因組學的兩個重大項目和一批重點項目。這兩個項目的啟動帶動了我國基因組學的研究。在這兩個重大項目之后,國家“863”項目列出專項資助該方向的研究,同時為人類基因組測序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另外,我們1995年啟動了蛋白質組學的重大項目和一批重點項目,為我國開展這方面大規模研究和人才儲備奠定了很好的基礎。2000年以后我們又啟動了表觀遺傳學研究。2003年到現在,我們已經資助了7個重點項目和一批面上項目。
        新興學科和社會重大需求聯系非常緊密,如基因組學研究對重大疾病發生的疾病基因的認識;水稻基因組測序的完成對農業發展的促進;蛋白質組學研究對疾病研究的推動;表觀遺傳學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新生學科,很多腫瘤基因的表達、農作物產量形狀的形成等都和表觀遺傳學有關。這些雖然都是基礎研究,但無不與應用緊密相關,對這些新生的學科更要給予關注。國際生命科學基礎研究新的領域不斷涌現,我們要密切關注、跟上潮流,否則永遠趕不上學科發展前沿。
750萬元:向3個學科傾斜
        《科學時報》:近幾年,生命科學部會對哪些方向給予重點支持?
        杜生明:生命科學部還注重一些特色和優勢學科的發展,同時努力推動交叉學科的發展。植物科學是我國具有優勢和特色的學科,近年來,海外很多這方面的優秀博士研究生回國,在該領域我們資助了“國家杰出青年基金”40位、創新研究群體6個。我國在植物分子生物學研究方面有一支優秀的團隊,經過調研和分析后,我們認為在植物激素調控植物生長發育的分子機制方面,我們有很好的基礎,有可能做出有重要影響的工作,應該給予重點支持。從今年開始,基金委將其納入重大研究計劃,進行長期穩定的支持。我們準備支持經費1.5億元,用8年的時間力爭在這一領域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生命科學領域一直很重視學科交叉,比如生物和醫學交叉的免疫學和神經科學。免疫和許多疾病的發生和治療研究緊密相關,免疫系統一旦異常或者免疫系統低下,都會產生重大疾病,免疫學的基礎是生物學,同時也需要很強的醫學應用前景,包括抗體的形成、病原的入侵等。認識到免疫學研究的重要性,從2007年開始,生命科學部除了正常資助以外,又特別給免疫學以300萬元經費的傾斜支持。
        生命科學部也注重神經科學和心理學。神經科學的基礎是神經生物學,許多老年性疾病,如帕金森氏癥等都和神經系統有關。學部在青年基金和重點項目上都給予了傾斜性支持。心理學是生物學和社會科學交叉的一門學科,我們國家這方面的研究比較薄弱,隨著社會的發展,老年、青年、少年的心理問題越來越多。
        從今年開始,我們對其傾斜支持150萬元,尤其加強對青年科學家的支持,因為心理學的發展需要青年科學家加入。近兩年內,我們還要在心理學研究方面組織一些交叉的重大、重點項目,它不僅涉及自然科學,還涉及社會科學。另外,我們還注重和數理、化學等學科的交叉研究,比如生物學工程,它是生物、醫學、材料、數理交叉的學科,我們專門成立了生物學工程學科,目的是加強和其他學科的交叉研究,推動整個生命科學領域的學科發展。
        免疫學、神經科學和心理學,加上我們支持經典分類生物學方面青年人才支持的300萬元,今年生命科學部在這3個方向將有750萬元傾斜資助。
資助模式:通過項目培養人才
        《科學時報》:經過20多年的積累,生命科學部探索出哪些成熟的、適合生命科學發展的資助模式?
        杜生明:20年來,生命科學部在基金委整體資助方針指導下,初步形成適合生命科學發展的資助模式。首先資助項目和人才結合起來。一方面,優秀科學家的優秀項目要不斷給予支持;另一方面,我們選取優秀項目,通過科學問題的資助來培養人才。
        其次,生命科學部根據不同學科的特點采取不同的評審和資助模式。這20個學科中,有純基礎性的學科,也有和國家經濟發展緊密結合的應用基礎學科。對于純基礎學科的研究,我們充分考慮科學家的自由探索,包括面上項目和重點項目,申請方式大多為自由申請。科學家充分分析科學發展的趨勢,結合自己的工作,選擇最感興趣的研究方向,好的思想加上好的基礎,我們會給予支持。
        對于和國家經濟需求緊密結合的學科,我們采取兩種形式:60%的經費用于科學家結合國家重大需求提出的自由申請;對于另外40%,生命科學部要組織科學家進行調研和分析,從上到下提出引導性的建議,比如腫瘤、中醫藥、農業資源等問題。我們經過調研,以發布指南的方式引導申請,第二種方式主要以重點和重大項目形式為主。
        基礎研究有兩個特點,一個是長期性,二是要有很好的積累才能取得好的成果。3年一個項目不太可能取得突破性成果,我們鼓勵科學家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比如10年,瞄準一個重要的科學方向不斷努力,做得好,可以連續獲得資助。生命科學部8年來一直在探討如何對優秀科學家和重要科學問題的連續資助,我們目前正在試點,科學家完成一個課題,只要研究的科學問題重要、工作完成得不錯,同等條件下就會優先得到資助。今年資助項目里,已有38%是連續資助的,我們認為對這些優秀科學家的優秀項目連續資助比例達到60%最合適。
項目評審:根據學科特點確定評審方式
        《科學時報》:在基金管理和項目評審方面,生命科學部有何舉措?
        杜生明:20年對于一個機構、一項事業來說,都是非常短暫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要根據不同學科特點,探索不同的申請、評價和資助模式。
        在評審前,學部會給每一位評審專家發一封補充函,說明本學科的特點,資助的范圍和本學科應關注的重要科學問題。比如說我們的臨床基礎學科,學科領域非常寬,可以提出非常多的科學問題。但作為臨床基礎學科到底如何確定資助的主要方向,經過我們的調研,應首先資助那些來源于臨床上亟須解決的重要問題中的關鍵科學問題。為此,我們就在補充函中告訴評審專家,應該資助哪些方面。這樣才能推動臨床學科的發展,為臨床學科提供重要的基礎保障。通過補充函,評審專家能夠根據學科發展、根據國家需求,在開展同行評議的時候將這些思想貫穿到評審工作中。
        從1999年開始,生命科學部開始邀請海外專家參加基金項目評審的模式。今年生命科學部每個重點項目都要求有3名海外專家進行同行評議,共有267位海外專家對重點項目進行了同行評議。另外還邀請了86位海外專家參加我們的學科評審會議和重點項目的會評,重點項目的同行評議選擇4個國內專家、3個海外專家。
        相對來說,海外專家沒有單位之見和利益相關因素,在評審中也更科學公正。同時,緩解了我國評審專家缺乏的問題。現在基金委專家庫中只有7萬多名專家,實行回避機制后,可以參與評審的專家不到一半。而美國的基金會有50萬評審專家,而他們每年申請項目數只有5萬。同時,邀請海外專家參加評審,使我國基金項目的評審在一定程度上走向國際。科學研究是沒有國界的,海外專家更了解國際動態,可以提高評審質量。生命科學部是最早引入海外專家評審的學部,也是目前引入海外專家規模最大的學部。
日期:2007年9月20日 - 來自[人物專訪]欄目

研討生命科學與前沿技術

        28日,由中國生物工程學會與川大華西醫院共同主辦的我國首屆“生命科學與前沿技術研討會”在成都結束。劉德培等9名院士和17名國內知名專家參加研討會并做了專題講座。隨著被稱為生命科學史上劃時代工程的人類基因圖譜測試工作的完成,生命科學研究進入更為復雜的“功能基因組時代”。在為期兩天的研討會上,專家們分別就中國人類基因組研究、基因治療研究等前沿課題做了專題講座和探討。
日期:2007年9月1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華人生物學家協會主席施一公:“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

近日,2007生命科學前沿學術研討會暨華人生物學家協會第五屆年會新聞發布會在清華大學舉行,華人生物學家協會主席施一公博士和本次會議組委會成員魯白、饒毅共同向北京的部分新聞記者介紹本次大會的情況。施一公說:“我相信,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而華人生物學家將在其中發揮極為重要的作用。”  
為什么這樣講呢?作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講席教授、清華大學長江講座教授,施一公說:“我可以先用3個數據從側面來說明這個問題,第一,美國科學院有1900多位院士,其中1100多位院士從事的是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第二,美國最大的工業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美國民間投資最多的工業也是現代生物制藥業;第三,美國聯邦政府用于資助科學研究的預算中,其中有一半以上用于生命科學的研究,僅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在2006年度的預算就有280億美元。”  
施一公認為,華人生物學家將在21世紀的生命科學領域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他說:“我們將在北京大學舉行中美生物化學聯合招生項目(CUSBEA)實施25年的慶祝會。在國家實施改革開放政策后的1981年,美國康奈爾大學的吳瑞教授提出并創立了CUSBEA項目,在1982年至1989年期間,該項目共派出420多位學生到美國接受博士訓練,如今,近200位CUSBEA學子在美國的大學擔任助理教授以上的職位。據不完全統計,今天,華人生物學家在美國大學做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教授的人有2500多位,而這一數字在1997年時還不到100,10年間漲了25倍,說明中國人在生命科學領域是如此的興旺發達。”  
據介紹,為表彰吳瑞在生物化學和植物生物技術領域的杰出成就,以及他在中美學生交流項目中的領導作用,1997年,新加坡分子生物學研究所所長鄧兆生(Christopher  Tang  )博士提議設立吳瑞基金會,這一提議立即得到在美華人學者的積極響應。1998年2月,“吳瑞協會”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成立。該協會在華人生物學家中的影響越來越廣泛。為此,“吳瑞協會”2004年更名為“華人生物學家協會”,成為代表北美及其他地區3000多名華人生物學精英的專業組織。許多著名的華裔生物學家,如美國科學院院士王曉東教授,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袁鈞英教授,HHMI研究員許田教授、韓珉教授,西北大學饒毅教授,哈佛大學醫學院施洋教授,杜克大學王曉凡教授等等都是它的成員。  
施一公說:“華人生物學家協會的使命是為華人生物學家提供交流與合作的平臺,搭建海外與中國生命科學交流與合作的橋梁,促進中國生命科學的發展。”魯白指出:“我們的協會有著特殊的功能,這些生物學家從大陸出去、在西方取得研究成果,他們和祖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除了進行學術交流外,還在努力和國內的科學家一道,促進祖國科學事業的發展。”  
饒毅認為,做科學是一件快樂的事,但他卻發現在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領域的學生大約只有15%愿意今后做科學。他說:“現在好多學生對科學沒有興趣,上北大、清華這樣的名校是為了讓父母或老師高興,大學畢業后就沒有目標了,這非常令人擔心。”  
施一公說:“我個人認為,這次的生命科學前沿學術研討會是學術水平最高的會議,參加會議的學者都是在科學研究的最前沿工作,會議有80多個專題學術報告,范圍很廣,報告人中還有非常優秀的女生物學家。希望記者們有機會采訪這些優秀的生物學家,請她們講述自己從事研究工作的故事,讓更多的讀者了解她們,從而鼓勵更多的年輕學生從事生命科學的研究。”
日期:2007年8月8日 - 來自[人物專訪]欄目

植物所與新加坡淡馬錫生命科學研究院達成合作研究意向

        應植物所馬克平所長的邀請,7月21日,新加坡淡馬錫生命科學研究院董事蔡南海先生、業務總裁陳國慶博士等一行5人訪問了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馬克平所長、種康副所長、信號轉導中心劉春明主任等接待了新加坡客人。
        會議由馬克平所長主持。他首先代表植物所對新加坡客人的來訪表示熱烈的歡迎,并簡單介紹了植物所科研機構、科研項目、人才培養等情況;劉春明主任和植物園谷衛彬分別介紹了植物所甜高粱研究、開發方面的情況和今后的主要工作設想,并陪同蔡南海先生一行實地參觀了甜高粱試驗田。在此基礎上,雙方就共同開展能源植物研究與開發進行了座談。
        蔡南海先生一行在聽取馬克平所長和植物所科研人員的介紹后一致認為:植物所學科面很廣,在甜高粱研究方面有很好的基礎,希望利用植物所多學科的優勢,結合淡馬錫生命科學研究院在分子生物學方面的力量,以甜高粱為材料,從種質資源搜集和評價、栽培技術、EMS突變群體、能源代謝網絡、雜交育種技術、分子設計和優良品種適應不同土地環境的評價等方面開展研究工作,推動甜高粱燃料酒精產業的快速發展。
        最后,本著“平等互利、優勢互補、資源共享、合作共贏”的原則,雙方經過充分溝通和交流,共同簽署了《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新加坡淡馬錫生命科學研究院合作建立能源植物研發中心意向書》,決定年內聯合成立能源植物研發中心,共同研究開發能源植物甜高粱。
        此次活動,為植物所今后在能源植物的研發和利用上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植物所將以此為契機,集中力量推動能源植物產業化。
日期:2007年7月31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中國生命科學:根基怎樣打?

        為了進一步培養中國生命科學領域的科技人才,中國從1981年開始實施中美生物學交流計劃項目(CUSBEA),連續8年共派出425名留學生赴美國高校交流學習,如今他們大多數已成為當今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的頂尖專家,為促進我國基因工程和生物技術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編者
        7月24日,2007年生命科學前沿學術研討會在北京閉幕,這是一次代表世界生命科學研究領域最高水平的綜合性國際會議,為期3天的會議涵蓋了82個邀請報告,170名來自美國、加拿大生命科學研究領域優秀華人學者和國內60余名相關領域的教授參加了此次會議,40余名教授依次展示了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在講述的過程中,講述者的幽默使得與會者不時發出笑聲,并報以熱烈的掌聲。會后,我們走訪了幾位有在海外留學背景、現服務于中國生命科學領域的著名學者。
        用政策保障人才回歸
        施一公:結構生物學家。1989年畢業于清華大學生物系,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博士學位。
        現任普林斯頓大學講席教授,兼清華大學長江講座教授,華人生物學家協會主席。榮獲2003年度全球蛋白質科學青年科學家獎。
        這次研討會也是華人生物學家協會(CBIS)的第五次年會。對于該協會在促進中國生物科學的發展上所付出的努力,施一公說道:“目前CBIS主要通過講課的形式來進行中外生物科學的學術交流,每年派一些會員在中國科學研究院、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講課,這些課程對國內的研究生很有吸引力,很多學生都直言‘這是自己聽過最好的課’。此外,一些會員也會在各自的母校講課。”
        據施一公介紹,1997年中國留學人員在北美獲得助理教授及以上級別的人數不到100,而到2007已有3000人了,這說明中國智力外流情況很嚴重。目前在生命科學領域,國內在一些特定的課題上已經達到了國際水平,但是總體來說跟海外的差距還很大,關鍵的因素是人才的缺乏。“‘以人為本’這4個字太有道理了,我們可以有錢,可以有設備,但是沒有人,一切都是零。現在也該是收獲的時候了,中國完全有能力、有條件吸引海外學子回國。” 
        施一公認為要做到“以人為本”要從兩個方面來實施。首先是國家要出臺一些政策來穩定支持高層次人才的引進。“科技部、中國科學院和教育部可以聯合起來,經過調查、研究,物色一批有真才實學的海外專家,并向這些海外專家發出邀請。今后5到15年,是中國科技騰飛的一次重要機遇。大師級人才回國,將會使中國科技有一個新的起點。”其次,要完善人才機制,科研機制是有共性的,國內也可以參考借鑒國外的機制。
        挖掘本科教育潛力
        王曉凡:生化與分子生物學、細胞與發育生物學家,1981年畢業于武漢大學,1986年獲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士學位。現任美國杜克大學醫學中心藥理學與癌生物學系終身教授,兼任清華大學教授。
        王曉凡教授主要精力是在國外自己的實驗室進行科研工作,而在國內則從事一些顧問和評估工作。“我在清華大學會幫助他們評估教授職位的申請,還有就是在校方的學科設置等方面給一些意見建議。”王曉凡坦言,由于自己在國內沒有科研項目,所以作為一個旁觀者,能更清楚地看到國內學術界存在的一些問題,也正因為是旁觀者,沒有自我利益的參與,建議也更能被考慮采納。
        在談到國內目前的科研狀況時,他說:“現在國內一流大學的本科生素質都很高,但令人遺憾的是,高校教授幾乎都不重視本科生的教學工作。這與目前國內高校的人才評價體制有關,過于片面地注重大學教師科研論文的發表量而忽視了對其教學水平的評審。”王曉凡說,一個大學是一個完整的系統,教學如果抓不好,科研也不可能出很大的成績。而現在令人擔憂的是,本科生都是一流的,可是本科教育水平過低,沒有把大學生的潛力充分挖掘出來,這對我國的科研水平進步有很大的制約。
        “本科生都是精英,我每次回國,都會跟學生見面座談。跟大學生講各種各樣的事情,有講怎么做人的,也有講科研方面的。有時候只要一點撥,聰明的學生就能從中得到無窮的幫助”王曉凡說,“一定要重視本科生的教育,他們是實現國家振興、科技騰飛的主力軍。”
        讓大眾更加信賴科學
        韓珉:分子遺傳學家。畢業于北京大學,1983年進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1988年在加州理工學院攻讀博士后學位。1997年被選為著名的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研究員。現任科羅拉多大學教授,兼任復旦大學教授。
        研究發育生物學的韓珉教授雖然一年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國外度過,但是他在國內外都開設了實驗室,并且與復旦大學的另外7位老師共同帶了20多位國內的學生。此次,他在該研討會上所講的研究成果也是在國內研究出來的。“我只是盡自己的努力推動國內發育生物學的發展。”韓珉說道。
        對于這次研討會,韓珉很肯定地說:“是絕對高水平的,不僅一些國外的科學家講得不錯,國內的科學家也做得非常好,比如在會上演講的中國農業大學的武維華和清華大學的孟安明教授,他們的水平絕對可以和國外的研究水平進行比較。”
        提到目前國內普通老百姓對于癌癥知識的了解狀況,韓珉提到:“目前在我國科學教育的普及程度太低,這是最應該加強的。現在一些老百姓包括大學生對科學知識知道得越來越少,反而相信迷信的人卻增多。國家應該加大這方面的教育力度。”
        “此外,我國電視臺過去還播放一些科教電影,現在由于一些商業原因都沒有了,反而網絡承擔了普及教育功能。我認為應該讓一些大牌的科學家參與到科學知識的宣傳過程中來,但這些還需要國家的扶持。”
日期:2007年7月31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華人生物學家協會第五次年會在京召開

從7月22日在清華大學舉行的2007年生命科學前沿學術研討會上獲悉,自1981年實施的中美生物學交流計劃項目(CUSBEA)連續8年共派出425人,如今他們大多數已成為當今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的頂尖專家,為促進我國基因工程和生物技術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2007年生命科學前沿學術研討會是一次代表世界生命科學研究領域最高水平的綜合性國際會議,來自北美的160多位生物學家和國內70多位專家、近400位研究生參加會議。開幕式上,教育部部長周濟介紹了中國教育事業近年來的發展,美國系統生物學研究所所長胡德作大會主題報告。  
本次會議也是華人生物學家協會第五次年會。作為華人生物學家協會主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Warner-Lambert/Parke-Davis講席教授、清華大學長江講座教授的施一公說:“華人生物學家協會的宗旨是為華人生物學家提供交流與合作的平臺,搭建海外與中國生命科學交流與合作的橋梁,站在世界生命科學的前沿,促進中國生命科學的發展。”  
據悉,華人生物學家協會成立于1998年,主要成員是:自上世紀80年代起從中國大陸赴美留學獲博士學位、在北美大學或研究機構任助理教授以上職位的華裔生物學者,以及在工業界做到項目領導以上的華人。該協會最初命名為“吳瑞協會”,以表彰康奈爾大學教授吳瑞在促進中美生命科學交流中作出的杰出貢獻。  
改革開放初期,當鄧小平提出擴大派遣留學生的想法后,吳瑞立即向中國教育部建議: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發展很快,中國要盡快培養這一領域的年輕科技人才。為此,他向美國百所一流大學介紹中國的改革開放,并說服它們接受中國留學生,最終促成了CUSBEA項目,也就是常說的“吳瑞項目”的實施。項目自1981年連續8年共派出425人,如今這些人大多數已成為當今世界生命科學領域的頂尖專家,為促進我國基因工程和生物技術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吳瑞協會在華人生物學家中的影響越來越廣泛,于2004年更名為華人生物學家協會,成為代表北美等地區3000多位華裔生物學精英的專業組織。很多著名華裔生物學家,如美國科學院院士王曉東、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袁鈞英、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院研究員許田、耶魯大學干細胞項目主任林海帆、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施楊等,都曾在協會理事會任職。  
為期3天的會議將安排82個邀請報告,議題覆蓋生命科學研究的核心及前沿領域,內容包括人類疾病機制、免疫學與應急反應、基因表達調控、結構生物學、神經科學、人類疾病與治療、生物學中的科技發展與應用、干細胞生物學與再生醫學和發育生物學等。本次會議將設專題討論如何引進人才及加強中國與海外生命科學研究的合作。  
本次會議由清華大學承辦,并得到細胞雜志社、中國高等教育出版社、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和教育部等的支持。
日期:2007年7月24日 - 來自[學術活動]欄目

芯片技術先鋒——美科學技術獎生命科學領域獲獎者介紹(六)

        細胞熒光技術發明人——Lubert  Stryer
        Lubert  Stryer畢業于芝加哥大學,在哈佛醫學院取得博士學位。1976年9月受聘于斯坦福大學醫學院任文澤爾教授,1993年9月兼任神經生物學系教授。美國科學院院士,芝加哥大學名譽博士。
        他發現了視覺上的光觸放大循環,并創造性地發展出用于分子生物學和細胞的研究的熒光技術。他所編著的《生物化學》教材被眾多著名院校所采用,現今已修訂第6版。二十多年來,他撰寫的這本《生物化學》教材在全世界廣泛使用,不僅是斯坦福大學相關專業的本科到博士后的經典教材,而且也是世界各大學廣泛采用或引用的專業教材。
        他是美國Affymax公司的共同創立者,現任Affymetrix(昂飛)公司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他也是光激活平行化學合成技術(組合化學)的共同發明者。組合化學是90年代初期在固相有機合成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新型合成方法,這種方法是使用排列組合的原理在相似的反應條件下在短時間內合成大量的類似化合物。
        1991年在美國硅谷,Affymax公司開始了生物芯片的研制,他們利用光刻技術與光化學合成技術制作了檢測多肽和寡聚核苷酸的微陣列脫氧核糖核酸(DNA)芯片。近年來,以DNA芯片為代表的生物芯片技術得到了迅猛發展,目前已有多種不同功用的芯片問世,其中有的已經在生命科學研究中開始發揮重要作用。1993年從Affymax公司派生出來的世界上第一家專門生產生物芯片的公司—Affymetrix公司在圣克拉拉宣告成立。
        目前昂飛公司的總裁斯蒂文·弗爾多博士也是他的學生,公司于1996年六月在NASNAQ上市。昂飛公司于1994年開始基因芯片系統的商業銷售,最初只在研究領域,現在昂飛的產品除了服務于學校,政府和其他非營利性研究機構,還直接面向藥物,生物科技,農業,診斷和消費品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Lubert  Stryer(盧伯特·斯特萊爾)還是一名在中國出生和長大的美國科學院院士。Lubert  Stryer院士的父親是德國人,年輕時遠渡重洋到中國做生意。1937年,Lubert  Stryer的父親遇上了他的母親,一年后Lubert  Stryer在天津出生。次年,一家人移居上海,指導1948年全家遷居美國紐約。Lubert  Stryer在中國整整度過了10年的童年時光。
        Lubert  Stryer曾獲得“美國化學協會生物化學獎”;“紐科姆•克里夫蘭獎、知識產權所有人協會杰出發明者獎;德國生物化學和分子生物學協會分子生物分析獎。
        Lubert  Stryer教授研究組目前的主要研究興趣放在了視網膜桿狀細胞的信號傳導分子基礎上。這些精致的感覺放大器能夠被一旦單獨的光子所激活。而且,桿狀細胞能夠適應背景照明中100000-fold的變化。它們對刺激物的應答在廣度和時間上非常精確。介導這些過程的分子復合體以非常緊密的形式被包裹在外部片段中,而這種外部片段則容易分離出來。Lubert  Stryer教授的研究組目前正在利用生化、生物物理、分子遺傳學和電生理方法來了解視覺刺激和適應性的分子基礎。現階段,它們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恢復和適應過程中的鈣粒子反饋作用。
        此外,Lubert  Stryer的研究組還克隆和表達了recoverin和nerocalcin,它們是視網膜和大腦中兩種新的鈣傳感器。
日期:2007年7月23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轉座子研究專家——美科學技術獎生命科學領域獲獎者介紹(四)

        女植物基因學家Nina  V.  Fedoroff
        Nina  V.  Fedoroff于1966年取得Byracuse大學生物化學學士學位;1972年獲得洛克菲勒大學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目前是賓西法尼亞州大學生物技術研究所所長和生命科學協會主席、Willaman生命科學教授。
        在獲得博士學位后,她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華盛頓卡內基研究院和約翰·霍普金斯任教,并且于2005年加盟賓西法尼亞州大學。
        她所從事的研究領域包括植物可移動元件、表觀遺傳機制和植物脅迫應答,并且已經發表了超過90篇科學論文,并且還參與編寫了一本名為“The  Dynamic  Genome:  Barbara  McClintock’s  Ideas  in  the  Century  of  Genetics”的書。
        她在研究之余還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如充當科學顧問并且曾是Syracuse交響樂團的一名笛手。
        她獲得的獎項包括美國健康研究院Merit獎、Howard  Taylor  Ricketts獎,和紐約科學院辦法的當代杰出女科學家稱號。而且她目前已經是Runyan-Walter  Winchell基金會50名最杰出人物中的一員。
        Fedoroff目前是美國科學院院士、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和Phi  Beta  Kappa的一員。
        Fedoroff實驗室近年來的主要研究成果:
        她的實驗室目前所從事的植物脅迫應答的研究主要方向是利用DNA芯片基因表達分享和可逆遺傳學技術對植物對有生命的(病原物)和無生命的(臭氧、溫度、化合物等)脅迫進行分析。他們已經確定出了超過1200個脅迫相關擬南芥基因,并且研究了這些基因在不同條件下的表達。
        Fedoroff的實驗室還證實hy11擬南芥突變是一個與多個激素信號途徑有關的基因中的轉座子插入突變。這種突變影響多個生長參數。該實驗室還證實HYL1蛋白能夠與雙鏈RNA結合并定位在細胞核中,目前他們正在研究這種蛋白如何影響激素信號途徑。
        在可移動元件研究方面,Fedoroff的實驗室通過利用經典的不穩定突變分析方法發現了玉米中的可轉移元件或轉座子。該實驗室在大約20年前就克隆了玉米轉座子,目前廣泛用于插入突變。Fedoroff的實驗室還通過使用一種轉座子標記系統建立起了一個包含數百個擬南芥轉座子插入系的數據庫。插入圖譜和數據庫可在以下地址查到:http://sgio2.biotec.psu.edu/sr
        在表觀遺傳機制研究方面,該實驗室發現玉米的Spm(抑制劑-突變因子)轉座子能夠被甲基化作用在表觀遺傳水平上失活,并且能編碼一種叫做TnpA的蛋白質,而這種蛋白質則能逆轉這種失活。利用一種可誘導的啟動子來表達TnpA,該實驗室目前正在研究如何Spm啟動子脫甲基。此外,Fedoroff還對植物轉座子進化方面有一些新的認識。(生物通楊遙)  
日期:2007年7月23日 - 來自[科教新聞]欄目
共 54 頁,當前第 46 頁 9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