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世界衛生組織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上海愛國衛生運動得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肯定

  據新華社報道 2007年12月,上海市靜安區被命名為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安全社區”,成為我國內地第一個躋身WHO安全社區網絡的行政建制區。與靜安區一起被WHO命名為“國際安全社區”的,還有徐匯區康健街道、閔行區虹橋鎮和浦東新區花木街道。

  “愛國衛生是一項群眾運動,就應該‘飛入尋常百姓家’。”上海市愛衛辦主任李忠陽說。

  李忠陽給記者舉了今年的幾個例子:寶山區與電信部門合作,為全區27萬固定電話用戶和10萬小靈通用戶,制作了“人人知道自己血壓”的電信賬單和短信,覆蓋全區95%以上家庭和用戶。愛國衛生“五個人人”行動已經形成品牌和口碑。

日期:2007年12月28日 - 來自[業界動態]欄目

世界衛生組織發起量身定制兒童藥物運動

    2007年12月6日,世界衛生組織公布了一項新的研究和開發議程,加強了確保兒童更好地獲得適合于他們的藥物方面的努力。

    這項議程在倫敦發起一項名為“量身定制兒童藥物”的運動時提出,針對一系列需要更好地適應兒童需求的藥物,包括抗生素、哮喘和止痛藥物等。議程呼吁進一步研究和開發針對艾滋病毒/艾滋病、結核和瘧疾的聯合藥片,以及針對一些被忽視的熱帶病的適當兒童療法。

    “無論是富國還是窮國,在適合兒童的藥物方面都存在供應與需求差距,”世衛組織總干事陳馮富珍博士說。“在我們努力要公平享用衛生領域的科學進步時,兒童必須是我們的首要重點之一。”

    世衛組織已經開始努力促進對兒童藥物研究給予更多的關注。該機構正在建設一個關于在兒童身上進行的臨床試驗的因特網門戶,并將在明年初公布載有相關信息的網站。

    第一份兒童基本藥物國際清單

    世衛組織今天還發布了第一份兒童基本藥物國際清單。該清單包含206種據認為對兒童安全并能對付重點疾病的藥物。“但是仍有許多工作要做。有些重點藥物還沒有適合兒童使用的劑型或者在有需要時無法獲得,”世衛組織藥物政策和標準司司長Hans Hogerzeil博士說。

    在工業化社會,為一半以上兒童開的是不準許用于兒童的成人劑量藥物。在發展中國家,這個問題由于較難獲得藥物而更加嚴重。

    每年大約有1000萬兒童活不到5周歲。其中近600萬死于可治療的疾病,如果他們所需的藥物便捷可得,安全有效并能負擔得起,他們的生命便可以得到拯救。

    每年僅肺炎就導致大約200萬5歲以下兒童死亡,而艾滋病毒導致33萬15歲以下兒童死亡。“這些疾病可以得到治療,但許多兒童沒有希望,因為藥物或者不適合他們的年齡,不能送到他們的手中或者價格太高 – 高達成人藥物價格的三倍,”世衛組織助理總干事Howard Zucker博士說。

    世衛組織還將與各國政府一起努力促進修改其關于兒童藥物的法律和管理規定。

日期:2007年12月21日 - 來自[動態]欄目

2008年世界衛生日:消除氣候變化影響,保護人類健康

    “消除氣候變化影響,保護人類健康,”這將是明年世界衛生日(2008年4月7日)以及世界衛生組織60周年紀念的主題。Carlos Corvalan近期接受了“世界衛生組織通報”對他的專訪。

    Carlos Corvalan是一位環境流行病學家,獲得悉尼大學公共衛生碩士學位以及荷蘭Nijmegen大學環境衛生博士學位。1993年進入世界衛生組織(WHO),是世界衛生組織出版的《環境衛生決策:從證據到行動》、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氣候變化與人類健康:危機與應對》以及世界衛生組織報告《生態系統和人類幸福:健康綜合》的編輯與作者,這些是世界衛生組織為千年生態系統大會所作。他也是最近世界衛生組織一項有關預防環境相關疾病報告的合著者。這些年來,他一直組織各種研討會,促進衛生部門和其它政府部門的官員和專家對氣候變化的健康效應的認識,并采取行動保護人類健康。Corvalan出生于智利,也是世界衛生組織駐日內瓦健康環境干預項目的協調員。

    問:對于氣候變化對人類健康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們是否采取一些相關有效措施來幫助各成員國進行適應?

    答:是的,我們采取了行動,而且采取了很多行動。我們通過與各成員國協作,幫助確定他們在氣候變化適應方面的弱點及對策。例如,世界衛生組織幫助各成員國建立起熱浪早期預警系統,在可能因溫度升高而引起媒介疾病高發的地區,該系統可以提前進行預警,幫助該地區做好應對準備。也可以預警缺水地區對廢水的安全使用。這對于我們需要做的來說,只是冰山的一角。我們必須從健康安全、用水安全、食品安全以及能量安全等各方面的角度,來處理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問題。

    問:目前就氣候變化方面有著很熱烈的討論,但很少提到健康問題。世界衛生組織在此方面是不是太緩慢了?

    答:世界衛生組織在此領域很早就有行動,盡管如此,但在討論全球行動時,健康問題還是沒有能夠得到充分重視,例如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會議(UNFCCC)上。許多全球氣候變化方面的主要專家還不太了解世界衛生組織的所為。直到目前為止,世界衛生組織還沒有坐到關鍵的位置來提出合適的提議。但一切都在迅速發生變化,現在你已經可以看到,世界衛生組織在全球氣候變化方面已經充當了一個關鍵領導角色。氣候變化已經被提到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陳馮富珍博士的主要衛生議程,這對保護人類健康將產生巨大的積極影響。

    問:我們是否已經完全了解氣候變化對人類健康的影響?

    答:目前我們還有很多不清楚,但我們所了解的已經足以采取行動保護健康。我們看一個簡單的例子,熱浪。 熱浪導致很多人死亡,同時氣候變化也帶來了更多所預料之內的極端事件。2003年歐洲熱浪導致了數萬人死亡,在此之后,我們逐漸建立了早期預警體系,人類生命也得到了保護,同時也有可能采取行動。早期預警機制也應用于加勒比海地區颶風風險預警以及冰川湖泊突發洪水預警——由于氣候變暖而導致冰川融化所致。我們也知道,瘧疾及其他媒介疾病對氣候條件極其敏感,氣候變暖可以變化媒介的分布狀況。在最不發達國家腹瀉性疾病通常隨著氣溫的升高而增加。或許人們最關注的是氣候變化對陸地的影響,因為氣候變化直接導致食品產量的變化,特別是對于自然經濟狀態下的農民。氣溫增高及水資源供應對于數百萬人民來說可能損失慘重,對人類健康也有明顯影響。對于依靠季節性的冰雪和冰川融化獲得飲用水和灌溉水的人民來說,氣候變化同樣很重要。因此,雖然我們沒有完善的證據,但是目前我們已經獲取的證據也不容忽視,而這些預測和典型例子都清楚地警告并呼吁我們立即采取行動,因此也不應忽視

    問:人們是否關注氣候變化對動物健康的影響,以及對人類健康的影響?

    答:當然了。例如,我們知道,許多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非常關注氣候變化對家畜的影響,特別是干旱。如果家畜無法放牧,那么人們就失去了經濟支撐,對于某些人群來說就是失去了生活的路子,隨之就會對他們的健康產生影響。我們需要在動物健康領域開展很多的研究,并對動物健康與人類健康的關系進行研究,以及其他氣候之外的因素對人類健康的作用,如土地使用的變化、水資源緊張、以及人類對生態系統的變化。不過動物健康對人類的潛在健康影響仍然很大。目前關于氣候變化和禽流感之間的聯系尚有一些爭論。雖然眾所周知氣候變化可以變化鳥類生殖和遷徙的時間和地理模式,但氣候和禽流感之間還沒有發現有何聯系。我們對微小的生態變化引起的影響了解的還不清楚,鳥類和動物是否有可能將新發疾病傳播給其他的動物,以及是否有可能傳播給人。對于類似事例各個環節的詮釋---從各種可能中分離出可能真實的東西--- 這是一種很有用的方式,用于分析危險水平和影響水平的關系,尋求每種事例的干預方法。

    問:目前我們可以獲得的有關氣候變化對健康影響的資料的可靠性如何?

    答:在尋求證據的過程中,經濟利益可能是一種隱藏變量,可能會延緩行動的實施。20世紀50年代吸煙與肺癌關系的資料的可靠性如何呢?20世紀70年代同溫層臭氧空洞的證據又怎樣呢?關于吸煙方面,我們有一個巨大的產業試圖使人們確信,吸煙對健康沒有危險。對于因同溫層臭氧空洞而導致的紫外線增加,國家和工業界以很高的代價采取措施消除產品中可以導致臭氧耗竭的物質。對于衛生部門以及個人,個體防護相對更廉價:例如避免曝曬、戴帽子、使用遮光簾等。各國都采取了行動來減少和消除消耗臭氧的物質,衛生部門也采取了行動來保護公共健康。按照目前我們所了解到的氣候變化及其對生態系統和人類健康的影響,我們應該在全球范圍內采取更強有力的行動。的確,我們需要更多資料、更多研究,但目前的資料已經足以引起我們的重視,我們應該在事情變的更糟糕之前采取行動。

    問:世界上有多少人正在遭受著氣候變化帶給健康的負面效應?

    答:幾年前,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相對危險評估研究的一部分,我們估計了氣候變化對健康的影響,依據2000年的資料,應用死亡率和健康壽命損失進行評價。研究僅僅限于我們所納入的幾種疾病,在我們看來,很大程度上低估了這種影響。那年全球總共有15萬以上的死亡要歸因于2000年所觀測到的氣溫增高。就健康壽命損失而言,氣候變化的影響相當于室外空氣污染的影響,后者是一個早已研究明白的健康危險因子。氣候變化最嚴重的影響(總體影響,不僅僅是健康方面)可能會發生在弱勢人群中,在那些貧窮的人群,特別是在非洲人群中。世界衛生組織的研究清晰地表明,調查發現氣候變化最主要的影響發生在非洲的兒童中。

    問: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是否對氣候變化給人類健康的疾病影響給予了足夠的重視?

    答:自1993年以來,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將數百名最好的科學家和世界衛生組織召集到一起,共同投入和參與其工作。其實力集中體現在氣候科學方面,從全世界最好的研究機構提取信息并積累相關知識,并仔細評估逐漸增多的研究項目,逐條搞清楚那些尚不確定的信息。在其最近的報告中,IPCC指出全球氣候變暖是明白確鑿的事實。在今年發布的三卷主要的IPCC報告中,“健康”占據了40多章節的其中之一。因此,我們可以說,IPCC的確對健康問題給予了足夠的重視,對當前所有有關知識進行了簡要的總結。我們現在所了解到的知識并不比我們從以前的IPCC報告中學習到的多,甚至并不比1990年第一篇世界衛生組織相關報告《氣候變化的潛在健康效應》中提到的更多。但是在證據獲取方面我們正在取得不斷的進步,這樣在制定報告聲明時會更有把握。IPCC也為決策者提供了“有把握的”概率性評估。因此,IPCC報告中健康相關章節“非常確信地”聲稱,氣候變化對健康的影響將在所有的國家和地區越來越嚴重;并“很確信地”稱,將會有更多的營養不良和更多的人口受到氣候相關事件的影響。因此,從公共衛生角度出發,IPCC報告對最新發表的文獻進行了綜合性的評估,并對最新可獲取證據資料進行了非常有價值的綜合。

    問:世界各政府都越來越多地表達對氣候變化及其健康影響的關注,這僅僅是說說而已還是政府部門開始采取行動的信號呢?

    答: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世界衛生組織已經開始討論這個話題,我們已經看到,不同的國家的衛生部門在緩慢但不斷增加對此問題的關注。而在最近幾年這種情況似乎已經被打破。我想Al Gore的影片《難以忽視的真相》給許多人都流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也使越來越多的人要求了解相關信息,并要求政府采取行動。《Stern有關氣候變化對經濟的評論報告》中明白地指出,雖然采取行動來穩定氣候變化的代價很大,但無所作為的話將來的代價會更大。Stern也由此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人們正在考慮他們可以采取哪些行動---不論是個人還是社區或組織的成員---來降低他們對環境的影響。當提到政府層面時,我們需要看到他們的關注和資源投入的匹配情況,例如投資清潔型技術,并且在氣候變化不可避免的地方干預介入。相對于需求而言,實際采取的行動實在是很少,對于衛生部門來說也同樣。

    問:世界衛生組織本身采取了哪些行動來減輕氣候變化對健康的負面影響?

    答:像其它眾多國際性組織一樣,世界衛生組織也產出大量的溫室氣體。從歐洲到亞洲的一個往返,已經使得我們遠遠超過了一個人一年的可接受低碳釋放配額。因此世界衛生組織的職員們可以做到的似乎只有減少航空旅行。而實際上我們可以做得更多,我們可以向個人、向各個社區、向各個國家解釋,許多必要的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行動同樣有利于你自身的健康。例如,更換清潔能源,或者在可以承受的情況下改用市內交通工具,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從而降低對氣候的影響,這也有助于每年減少80萬因空氣污染而致的死亡、每年190萬因體能活動不足而致死亡、以及每年120萬因道路交通事故而致死亡。將來我們一定能夠戰勝氣候變化,身體更健康。

日期:2007年12月21日 - 來自[健康快訊]欄目

世界衛生組織將公布世界艾滋病情況的年度報告

    聯合國艾滋病聯合規劃署和世界衛生組織定于本周晚些時候公布關于世界艾滋病情況的年度報告。媒體提前得到的報告內容顯示,聯合國在去年的報告中估計全球艾滋病病毒攜帶者人數近4000萬,今年會將這一數字調低至約3300萬。

    聯合國官員承認先前過高估計了艾滋病病毒攜帶者的數字,認為新統計數字有利于進一步推動抗艾工作。

    大幅調低

    聯合國官員說,獲得了來自印度的更精確統計,是聯合國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數字做出大幅修正的主要原因。聯合國先前估計約有570萬印度人為艾滋病病毒攜帶者,但本次報告的數據顯示,這一數字已經降至約250萬。

    “數據顯示了艾滋病傳播的自然趨勢,也反映了防艾工作的成果,”報告說,“去年和今年報告不同之處,70%是因為來自安哥拉、印度、肯尼亞、莫桑比克、尼日利亞和津巴布韋的統計變化。”

    報告中的新數字顯示,估計全球有3330萬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其中成年人約有3080萬,兒童約250萬。

    數字降低的另一個原因是,新感染者的人數確實有所降低。新報告說,每年新感染者的人數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達到頂峰,當時估計每年新感染者的人數約為300萬,而2007年,這一數字估計為250萬。

    專家質疑

    一些研究人員曾指責聯合國官員故意夸大艾滋病的泛濫程度,以在政治上和財政上贏得對付這一致命疾病的支持。這些學者認為,如果聯合國官員真的這樣做會影響資金安排也會影響專家從抗艾斗爭中學得更多知識,因為不實數字會讓專家無法判斷現在采取的措施是否有效。

    “曾存在危言聳聽的趨勢,”《看不見的治療》一書作者海倫•愛潑斯坦說,“我希望新數字能幫助我們重新制定更務實的應對手段。”

    詹姆斯•陳曾在世衛組織工作,是艾滋病問題專家,長期以來不斷指責聯合國機構夸大艾滋病的統計數字。他曾寫過《流行病學與政治正確性碰撞》一書。

    這位加利福尼亞大學流行病學教授說,即使通過降低的數字也難判斷艾滋病治療和預防手段是否起了作用。新修正的數據也不完善,還需要更多修正。

    任務艱巨

    根據這份報告,2007年,全球約有210萬人因艾滋病喪生,而2006年因艾滋病死亡人數約為290萬。

    世界衛生組織艾滋病項目負責人凱溫•科克說:“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全球因艾滋病的死亡數字下降。”死亡人數減少證明聯合國的一些抗艾戰略起了作用。

    盡管全球的數字在下降,但地區差異巨大。報告顯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仍是艾滋病重災區,而一些東南亞國家也面臨著嚴峻挑戰。

    “全球艾滋病聯盟”執行主任保羅•蔡茨認為,盡管與先前相比,數字有了減少,但是仍不能放松警惕。他說:“目前我們仍看到數百萬新感染者,現在還不是我們從這一戰斗中后退之時。”

    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執行主任彼得•皮奧特博士在聲明中說:“改進的數據給出了艾滋病傳播更清晰的畫面,這對我們來說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馬震)

日期:2007年11月22日 - 來自[艾滋病觀察]欄目

世界衛生組織稱安哥拉已有370人染怪病

    世界衛生組織(WHO)16日說,安哥拉已有至少370人感染上一種怪病,初步懷疑與接觸有毒物質有關,但具體是哪一種物質目前還不清楚。

    這種疾病主要癥狀為發燒、昏昏欲睡、肌肉失控,無法獨立行走。患病者主要是兒童和青年。疫情最早于10月初在安哥拉北部的卡夸科地區暴發,截至本月15日,當地醫院已收治370人。

    世衛組織發言人法黛拉•沙伊卜說,上周有200人患這種怪病,已有4人死亡。疫情一直在蔓延,尚不清楚最新死亡數字。

    “越來越多的人得這種病,但我們沒能查明病因。它可能與接觸有毒物質有關,”沙伊卜說,“但我們排除它是傳染病的可能性。”

    沙伊卜說,醫生根據病人神經系統出現異常,推斷病情可能由接觸有毒物質引發。但對病人身上提取的樣本進行了數百種有毒物質測試后,結果都呈現陰性,目前已排除鎘、鉛、汞和錳中毒的可能性。

    沙伊卜說,目前專家正對樣本做進一步檢測,同時也對環境樣本,包括食物和飲用水,展開了檢測。

日期:2007年11月20日 - 來自[環球疫情觀察]欄目

世界衛生組織稱蘇丹96人死于裂谷熱

    世界衛生組織15日在其網站上發表報告說,近來在蘇丹流行的裂谷熱疫情已經導致96人死亡。

    報告說,裂谷熱病例在蘇丹快速增加,病例數量已從一周前的228例增至314例。

    世衛組織表示,該組織目前正密切監控裂谷熱蔓延情況。目前裂谷熱患者的死亡率約為30%,在最糟糕的情況下,死亡率有可能升至50%。牧民等與牲畜密切接觸者感染風險最大。

    裂谷熱是一種病毒性傳染病,主要在牛和羊中傳播,也可通過蚊子叮咬或與被感染動物接觸等途徑傳播給人。其癥狀包括急性腹瀉、高燒以及肝、腎功能受損等,部分患者會因血管破裂死亡。目前還沒有針對裂谷熱的特效藥或者適用于人類的有效疫苗。

日期:2007年11月17日 - 來自[環球疫情觀察]欄目

2007年世界心臟日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韓卓升博士的致辭

2007年世界心臟日提醒我們,心臟不僅對我們的幸福而且對我們的健康都至關重要。

今年的主題“共同努力,強健心臟”提醒我們,通過在飲食、鍛煉和吸煙方面做出決策,家庭和社區在減少心臟病和卒中方面可以發揮作用。

健康對中國政府實現建設和諧社會的目標至關重要。

然而,心血管病等健康威脅因素每年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死亡,給中國的繁榮發展造成了損失。

中國死于冠心病的人數占世界第二。一項研究估計,2000-2030年間,在中國死于心血管病的人中將有22%的人位于35-64歲之間,而美國同期的數字僅為12%。

心血管病的流行給中國經濟帶來了沉重負擔。據估計,2006-2015年間,心臟病、卒中和糖尿病將給中國的國民收入共造成5580億美元的損失。

中國政府正積極努力應對心血管疾病帶來的挑戰。

人們對心血管病的危險因素已有清楚的了解。吸煙、不健康飲食、酗酒、高血壓、糖尿病和肥胖是造成心臟病的主要原因。

預防上述危險因素需要各級政府的政治意愿。加強中國的禁煙工作十分重要。

中國要繼續采取措施減少吸煙人數,并避免更多的非吸煙者 -- 尤其是兒童,暴露于有害的二手煙。

中國還要采取提倡更健康飲食和更多身體活動的策略,以應對不斷的城市化給健康帶來的不良后果。

世衛組織期待著對中國在了解和減少心血管疾病方面的工作提供支持。

2007年9月26日
北京,2007年

有關中國世界心臟日的更多信息,請登錄:
http://www.who.int/mediacentre/events/2007/world_heart_day/zh/

欲知詳情,請聯系:

請垂詢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媒體部 Joanna Brent 女士
電話:+86-10-6532-7189 轉81281
手機:+86-1391-120-5176

更多中文信息,請垂詢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媒體部 原博雍 先生
電話:+86-10-6532-7189 轉81282
手機:+86-1391-096-3694

消息來源 世界衛生組織
日期:2007年10月26日 - 來自[世界心臟日]欄目

世界衛生組織首次頒布中醫學術語國際標準

  今天上午,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首次頒布傳統醫學名詞術語國際標準,向全球中醫標準化邁出了新的一步。此舉被稱為傳統醫學全球化的一座里程碑。
  該標準包括8大類共計3543詞條。每個名詞都有序號、英文名、中文名及定義等。
  經過數千年中醫學的傳承,中醫學中有著許多難以準確用英文翻譯的專業術語,在該標準頒布之前,有很多中醫藥藥學的術語是使用漢語拼音代替英文翻譯。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區傳統醫學官員崔昇勛介紹,這本標準的英譯原則是要準確反映中醫的原始概念,不生造新詞,不用拼音,要著重考慮其醫學意義。對于一些翻譯困難的中醫名詞,這本標準盡量避免使用漢語拼音。對于一詞多譯的名詞,只選擇其一。
  據了解,在西太平洋地區,中醫學、日本漢方醫學、韓醫學、越南醫學等被統稱為“傳統醫學”。該標準以中國專家為主,由中、韓、日等國家及地區專家歷經4年完成。(黨曉暉) (來源:北京晚報)
日期:2007年10月17日 - 來自[中醫藥行業]欄目
共 20 頁,當前第 9 頁 9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