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安樂死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工程師欲設計安樂死過山車 乘客興奮中逐漸死亡

過山車從左側起點出發,死神在右側終點微笑。
乘坐“奪命飛車”的乘客會因大腦缺氧情況逐漸嚴重而逐漸失去意識并最終死亡。
一圈圈地環繞意味著將氧從人腦中一點點地抽離。
“奪命飛車”的設計者烏爾邦斯(資料圖片)

  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站2月28日報道,立陶宛工程師烏爾邦斯日前萌生了設計“奪命飛車”的想法,他試圖借助超現實的過山車軌道設計,把乘客從極度的興奮中逐漸帶入死亡。

  烏爾邦斯介紹說,這個特殊的設計基于對安樂死的認同,其設計理念是“讓人的生命以歡愉、優雅、人道的方式離去”。該設計將帶給乘客們一系列獨一無二的體驗,從欣喜歡愉到興奮刺激,從視線變窄到意識模糊。當過山車的時速達到每秒100米時,乘客們會因大腦缺氧而被載進死亡的門楣。“應該為人體能夠承受的極限而歡呼,讓生命中從平凡中釋放,這座‘動感雕塑’堪稱終極云霄飛車,”烏爾邦斯解釋道。

  世界著名過山車生產公司費城特伯肯(Philadelphia Toboggan)公司前任總裁約翰·艾倫對烏爾邦斯的設計大為贊賞:“這個過山車非常獨到,它帶走24個活人,帶回24具尸體。”

  不過,這種超現實的設計遭到了反安樂死人士的批判,他們認為這種“富有想象力的”過山車很容易被人濫用。

  彼得·桑德斯醫生評論稱:“我們在欣賞這位藝術家(烏爾邦斯)的幽默感和靈感之時也需謹記:無論如何,人的生命是無法‘以歡愉、優雅、人道的方式離去’的。乘坐死亡飛車的最后感受更有可能是極度的眩暈、痛苦和恐懼。”

  他指出,安樂死之所以很難被法律所接受,是因為任何允許安樂死的法律都會輕易被廢棄。即便是安樂死的志愿者在想象以何種方式提前終結自己的生命時,都會感到莫大的壓力,包括那些老、弱、病、殘者或因患有抑郁癥而愁苦不堪的人。“讓我們共同期待,上述富有想象力的安樂死方式永遠不會被法律所準允。”

  (來源:中國日報網 信蓮)

日期:2012年3月1日 - 來自[天下奇聞]欄目

70歲老漢助人安樂死終審維持原判獲刑2年

  因好友長期遭受精神疾病折磨并多次請求協助其自殺,現年70歲的江西省龍南縣老農民鐘義純遂幫助將其“活埋”,導致66歲的曾慶香窒息死亡。近日,江西省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一審對鐘義純“犯過失致人死亡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的判決。

  經法院審理查明,2009年下半年,鐘義純與曾慶香認識并成為好友,此后,曾慶香多次提及身體有病央求好友幫助其自殺。2010年10月19日,二人來到鐘家后山上,在服用安眠藥后,曾慶香躺入事先挖好的土坑內。大約十五分鐘后,鐘義純見呼叫對方沒有回應,就按此前約定將其掩埋。法院認為,鐘義純主觀上并不希望被害人曾慶香死亡,其行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但鑒于被告人只實施了用泥土填埋行為,屬情節較輕,被告人歸案后能如實供述其罪行,且當庭認罪,可酌情從輕處罰。據此,龍南縣人民法院作出上述一審判決,并判處鐘義純賠償被害人家屬死亡賠償金、喪葬費共計8.3萬余元。一審宣判后,鐘義純不服判決,認為自己并無主觀殺人故意,應判無罪,遂提起上訴。 據新華社

日期:2011年8月14日 - 來自[醫療動態]欄目

兒子買農藥助母親安樂死續:親鄰向辦案人員求情

  南方日報訊(記者/趙楊 實習生/黃偉謙通訊員/崔杰鋒) 70多歲老母中風癱瘓在床,苦求兒子買農藥結束自己生命。經母親多次請求之后,兒子無奈地“送走”了母親。日前,這起人間悲劇在廣州番禺區發生,番禺區檢察院表示已經介入調查,準備移交法院起訴。

  今年5月16日14時許,租住在番禺區石基鎮的外來工、41歲的鄧某向石基派出所報告,稱其母親李某某在出租屋內自然死亡。隨后,公安人員到場查驗,對李某某尸體初步檢驗為有機磷中毒死亡。

  經過調查,公安人員發現這是一起服毒悲劇。被害人李某某癱瘓在床已20多年,因不堪忍受疾病折磨,今年5月16日請求兒子鄧某去買農藥結束自己的生命。鄧某起初不答應,但在李某某的不斷要求下,只好同意。鄧某在農用品專賣店買了“高效氯氰菊脂”和“25%高滲吡蟲啉”兩種農藥回家,在李某某的強烈要求下,鄧某給李某某喂服農藥。幾分鐘后,李某某死亡。

  檢察孝順不能成為免責理由

  案發后,辦案人員向鄧某的親朋好友和鄰居了解情況。他們普遍反映,鄧某平時對母親非常孝順,細心服侍患病母親多年。他們還向辦案人員苦苦求情,稱鄧某是在母親的不斷請求下才這樣做,這也是為了讓母親脫離疾病的折磨。

  檢察官表示,這并不能成為李某免責的理由。生命權是公民一項最基本的權利,任何人未經法律許可,均不得非法剝奪他人的生命。鄧某給母親購買、喂服農藥,致其母親死亡的行為,符合刑法上規定的故意殺人罪的構成要件,番禺區檢察院已于今年5月31日以故意殺人罪對犯罪嫌疑人鄧某作出批準逮捕的決定。

  判例拔管殺妻判3年緩3年

  發生在2009年2月的“武漢女子胡菁被深圳丈夫拔掉呼吸管案”(本報曾連續報道),2010年由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文裕章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3年。宣判后,文裕章表示服判,不上訴。

  當年2月9日20時許,胡菁在位于深圳龍崗區坂田街道萬科城家中昏倒,文裕章和胡菁母親肖桂蓮等人將胡菁送至深圳龍崗雪象醫院搶救。次日零時許,胡菁被轉至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住院部ICU病房治療,治療期間,胡菁一直昏迷不醒,有心跳、血壓,但只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

  2月16日下午3時許,文裕章在ICU病房探望胡菁時,聽護士說胡菁病情沒什么變化,文裕章就趴在胡菁床前哭了起來。過了一會,文裕章將胡菁身上的呼吸管、血壓監測管等醫療設備拔掉,病房內的護士、醫生等人見狀上前制止,并表明要給胡菁重新插管實施搶救,但文裕章一直趴在胡菁身上阻止,說不想救了,病人太痛苦了。

  李燕人也有死的自由

  她,28歲,從1歲起就得了一種醫學界稱之為“超級癌癥”的“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直到6歲才確診,現在的她全身的肌肉萎縮,一半以上的骨骼變形,喪失全部吃、喝、拉、撒、睡的自理能力。她叫李燕,一名身患重病27年、想通過全國兩會代表幫她提交《安樂死申請》議案的女孩。她把這個愿望發到了央視《新聞調查》主持人柴靜的博客里,引起了全國網民的關注。她說:“我愛生命,但我不愿活”,“人也有死的自由”。

  評論不能忽略“不得不死”

  關于安樂死,鄢烈山曾在一篇專欄文章指出,討論安樂死問題,除了普天下皆同的生命權和倫理原則,不能忽略當下中國的背景。我們要關注“不得不活”的問題,更應關注經濟困難和醫療條件缺乏而“不得不死”的問題。

日期:2011年7月12日 - 來自[健康快訊]欄目

網上有人出售安樂死藥品 警方推測可能系詐騙

  人最寶貴的是生命,然而有人卻在網上公然叫賣叫“安樂死”的藥品,售價僅千元安樂死便可讓人無痛苦死亡,提前結束自己的生命。12日晚,記者在網上搜索關鍵詞“合肥安樂死”,先后找到三名向合肥銷售安樂死的賣家,他們的網民分別叫 “出售安樂死”“藥大悟”、和“提供氰化物”。

  “你體重多少?按照我配的劑量在2分鐘內便可死亡。一克只需300元。”賣家這樣在網上公開叫賣,記者了解到,藥品分為注射型和口服,主要成分為氰化鉀加麻醉藥。可笑的是出售者竟稱在自己死前要銷毀手機卡,還叮囑買家千萬不要寫遺書,以防透露賣家信息。

  然而,奇怪的是,記者準備和賣家“交易”時,賣家卻以不匯錢不驗貨為由拒絕露面。警方推測,賣家要求先匯款再驗貨也不排除是網上詐騙行為。

  ■公開叫賣

  賣家一 1500元包你快速死

  “我想尋找在合肥出售安樂死的客服,你能幫我聯系嗎?”記者假裝購買者向一位網名叫“出售安樂死”的網友詢問。

  “聯系我就可以了,這邊有現貨。”他稱自己負責安徽和江西兩地區的安樂死銷售。“微晶顆粒的價格是每克300元,一般人服用量在5克左右,價格也就是1500元,絕對保證你能快速死亡。”“出售安樂死”說,藥品價格并不貴,人都要死了還在乎這些錢做什么,只要自己死前沒痛苦就好了。

  同時,“出售安樂死”還給記者推薦了安樂死的其他類型:氰化鈉枕狀片一克500元,液體氰化鈉2.5毫升一瓶400元,“全部是瓶裝,藥品屬于無色無味。”

  賣家二 體重90斤3克就能死

  “提供氰化物”說自己是一名醫生,自己可以配制安樂死,但他需要知道購買者的體重,以方便配藥。“你體重多少?”“提供氰化物”問道。

  記者表示自己的體重只有90斤,他立馬回答說需要3克的量,要價1500元。

  “提供氰化物”稱自己離合肥很近,只要兩三個小時便可將藥物送到。只要記者提供地址和電話號碼,他就可以派人將貨物送到,當面驗貨。“驗貨很簡單,拿只雞或其他小動物喂點看死不死就可以了。”

  賣家三 3克藥一分鐘徹底死亡

  而另一位名叫“藥大悟”的商家價格稍微低了一些,“最低兩克,600元。”“安樂死是我自己配的,成分是氰化鉀和氰化鈉,加上麻醉藥。”不過,他卻提醒記者,一定要提供自己的體重,雖然吃下藥都會死。“不過藥量配少了會死的時間長一些,配多了就浪費藥物了。”

  “藥大悟”說,人用最低三克,最高五克。用三克會在一分鐘內便徹底死亡,用四克是二三十秒徹底死亡,用五克是七八秒鐘就徹底結束了,60公斤體重以內的可以用兩克。

  “藥大悟”還告訴記者,自己不光做本地生意,黑龍江、廣西都曾有買家親自找他購買過安樂死。

  ■賣方介紹

  進貨渠道?是從正規渠道搞來的

  在交談中,三名銷售者均稱安樂死的主要成分是氰化鉀、氰化鈉和一些麻醉成分。據了解,安樂死是劇毒化學物,國家已明文規定禁止個人在市場上進行銷售,那么網上叫賣的安樂死藥品究竟從何而來呢?

  “藥大悟”說,這個問題不方便多說,請記者見諒。“總之這東西是我們從正規渠道搞出來的,絕對保證質量的。” 在記者的追問下,“藥大悟”表示是偷出來的。至于從何偷到安樂死藥,“藥大悟”堅稱不方便透露。

  不過,“出售安樂死”卻說他的藥品是從德國進口的,質量絕對可以保證,這是劇毒的化學物品,不能對外泄露。記者詢問自己沒見過安樂死藥,想看看樣品,卻遭到“出售安樂死”的拒絕。“沒有照片,不方便,屬于商業機密。”

  而“提供氰化物”稱氰化鉀和麻醉藥都是從廠家買的,然后自己再進行配制。

  如何購買?今天買明天就能到貨

  記者假意要購買三克的安樂死,這時,三家商家不斷催促要盡快購買,以方便包裝,只要你今天買了,第二天貨便可送到。他們稱購買安樂死藥可以通過兩種方式付款,一種是派人直接送貨再進行付款,另一種是通過匯款方式,再進行郵寄藥品。

  “先付款,萬一商家不發貨呢?”記者表示有所顧慮,三名賣家均立馬表示,這是他們這個行業的行規,一直以來都是這么操作的。“如果你實在不放心,可以選擇當面交易。”

  “提供氰化物”表示,做他們這行風險很大,公安查得很緊,被抓到可不是鬧著玩的。“在你服藥之前一定要將電話卡銷毀,并千萬不能寫遺書,我擔心自己的信息會透露出去。”

  售賣對象?“你情我愿,我才不問”

  究竟哪些人購買安樂死藥呢?“出售安樂死”說,每個人都有本難念的經,如果我們不賣這些你們上哪去買啊?反正各種各樣購買的人群都有,比如一些絕癥患者,為了減輕痛苦,就想早點結束自己的生命,他們購買從來不說購買原因,我們也不會過問。記者詢問“你會對這些人的死負責嗎?”“我哪里負得起這個責任啊,再說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出售安樂死”說道。

  ■記者暗訪

  假裝交易 民警跟隨欲現場抓人

  15日上午,記者同“出售安樂死”再次取得聯系,按照原先約定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進行交易。當時,新站廣場派出所民警準備跟隨記者一同前往抓捕送貨人。電話中,“出售安樂死”稱自己會派小弟前來送藥,時間定在13:00,地點在火車站附近進行當面“交易”。

  距約定時間還有六七分鐘時,記者和近10名民警駕駛兩部車早已在火車站附近等候。記者隨后給“出售安樂死”發了條短信,“你們到沒有?”沒一會,“出售安樂死”回短信稱“還要半個小時左右,到了給你電話。”

  更改地點 必須先匯款再驗貨

  13時17分,一個中年男子突然打電話給記者,說“我就是送貨人,‘出售安樂死’是我老板,你現在先去火車站附近的郵政儲蓄銀行門口,然后再打電話給我。”

  守候的一名民警稱,送貨人可能隨時更換交易地點,見面后,記者要先上去與其交談,他們會在交易地點“埋伏”。“如果你們進行現場交易,發現有安樂死藥后,盡快發條短信過來,我們會立刻實施抓捕。”

  幾分鐘后,記者和民警趕到交易地點附近,其中一名民警緊跟在記者不遠處。

  記者撥通了那名中年男子電話。“你在哪呢?”

  “我是開車過來的,在郵政儲蓄銀行附近。”那名男子在電話中說,你要先將錢打進郵政儲蓄銀行,然后我開車過來接你,到某地方再進行驗貨。記者在電話中問:“先前不是說先驗貨再進行匯款嗎?”

  那名男子趕忙稱,“這是行規,必須要先匯款再驗貨,交了錢后,便可到車上拿貨。賣安樂死藥跟毒品交易差不多,被逮到了可不是小事。”

  頻撥電話 “你到底要不要?”

  隨后,記者只好假稱可以先匯款再驗貨。不一會,“出售安樂死”發給記者一串郵政儲蓄賬號。同時,“出售安樂死”還不斷打電話催促記者盡快將錢匯過去,再進行驗貨。十幾分鐘后,“出售安樂死”又向記者發來一條短信:“兄弟,錢匯過來沒?”當時記者謊稱錢已經匯過。

  緊接著“出售安樂死”再次主動打來電話說,“你到底要還是不要?我小弟剛打電話過來說你耍他,說你并沒有匯過錢,如果你真不要也就算了,我們平時都是這么交易的,他也是為自己的安全著想。”隨后“出售安樂死”便掛斷了電話。

  在守候了近一個小時后,民警始終未發現那名送貨男子的蹤影,記者只好同民警撤回。沒多久,“出售安樂死”不停撥打記者的電話,平均每分鐘一個電話。

  “出售安樂死”:你要盡快匯錢,小弟一直還在火車站附近等著呢。

  記者:為何不先驗貨再付款?

  “出售安樂死”:我們的錢不能讓送貨的收,都說了行有行規。你要知道這不是光明正大的生意。

  ■警方說法

  催錢不露面可能是網上詐騙

  15日上午,記者與另一名“提供氰化物”賣家約定于15日下午15時,在火車站附近見面。“你先去銀行匯款,再給你驗貨,送貨人正在路上。”“提供氰化物”提出同樣的要求。沒有匯錢,這個賣家同樣沒有出面。

  記者約好與兩名出售安樂死藥賣家相見,卻未發現一名賣家的蹤影。據守候現場一名民警介紹,對于有人公開銷售違禁藥品屬于違法行為,而送貨人不斷催促客戶匯錢并不露面,很有可能是一種網上詐騙行為。他還提醒市民千萬不要上當。目前,民警已獲取“出售安樂死”的手機號碼,準備對其出售安樂死一事進行調查。       

  本組稿件由實習生 劉忠玉 本報記者 劉保奇采寫

日期:2010年9月16日 - 來自[曝光臺]欄目
共 9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8 9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