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經濟 > 分析與評論 > 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

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

來源:轉載 作者: 2017-2-7

摘要: 近年來,中醫藥事業已成為中國與世界各國開展人文交流、促進東西方文明互鑒的重要內容。隨著系列中醫藥政策文件的發布,中國中醫藥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 2016年9月19日,在黑龍江中醫大二院的康復中心,來自哈薩克斯坦的熱尼娜抱著孩子阿爾斯蘭接受中醫康復治療。 世界中醫藥......


    近年來,中醫藥事業已成為中國與世界各國開展人文交流、促進東西方文明互鑒的重要內容。隨著系列中醫藥政策文件的發布,中國中醫藥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

    2016年9月19日,在黑龍江中醫大二院的康復中心,來自哈薩克斯坦的熱尼娜抱著孩子阿爾斯蘭接受中醫康復治療。

    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有67個國家和地區的會員團體251個,中醫藥傳播國家和地區183個,3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辦中醫藥院校數百所,認可使用針灸的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103個,中國政府在海外建立中醫藥中心10個……中醫藥早已成為世人熟知的“中國品牌”。

    據去年12月中國首次發布的《中國的中醫藥》白皮書顯示,中醫藥事業已成為中國與世界各國開展人文交流、促進東西方文明互鑒的重要內容。隨著系列中醫藥政策文件的發布,中國中醫藥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

    海外發展“仍未抵岸”

    捷克赫拉德茨-克拉洛韋大學醫院內,一家中醫門診引起了捷克人的關注。為了前來就診,許多病人甚至要乘坐2個多小時的火車。這里就是中東歐首家由政府支持的中醫中心——中捷中醫中心。

    自2015年9月設立半年之內,中醫中心就有近800名患者預約。米羅斯拉夫因為脊椎和腰部疼痛來這里治療,“在西醫治療后,效果并不理想,通過中醫治療,現在不疼了。”米羅斯拉夫說,“可惜這里的中國醫生太少了。”

    中醫藥在海外正逐步獲得認可。在美國,50個州中有46個州及華盛頓特區通過了針灸立法,全美有執照的針灸師達4萬人左右;在瑞士,2017年起推廣全國性中醫考核,只要通過該考核就可獲得中醫師的資格證書;在荷蘭,中醫幾乎獲得了所有的醫療保險公司認可;在法國,主流醫學界將針灸與草藥療法定性為“軟性醫學”;在澳大利亞,政府于2012年正式將中醫納入醫療體系,全澳已有約5000名正規注冊的中醫師……

    融合中醫理論、中藥、氣功、針灸、正骨、點穴、推拿綜合治療,幾十年來,許多中醫醫生和中醫診所遍布海外,救治病患,懸壺行醫,推廣中國醫術。

    1990年,畢業于浙江醫科大學中醫系的林國明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建立了中醫診所,當時的比利時人并不認可中醫,林國明的診所門可羅雀。直到兩年后,一位叫哈利的肝癌患者陷入深度昏迷,西醫幾乎已無能為力,家人情急之下把哈利送到了林國明的診所。林國明診斷后開出中藥處方,哈利連服三劑后,奇跡般地蘇醒了。

    此事轟動了布魯塞爾,林國明診所一炮打響。長期受腰痛困擾的比利時前國王阿爾貝二世聽聞此事,專門致信表達了想嘗試中醫治療的愿望。如今,林國明的診所早已得到比利時醫學會的承認,并列入了醫保名錄。

    像林國明一樣在海外推廣中醫的中醫醫生還有許多。邵禮平是蒙特利爾市的知名中醫。1980年移民加拿大后,他一直從事中醫工作。談及多年推廣中醫藥的波折艱辛,邵禮平作了一個形象的比喻:中醫藥在加拿大的發展,就像一艘大海中的航船,不時會遇到風浪,有時甚至是驚濤駭浪,這艘船至今仍未抵達彼岸。

    對“中國印”的“寵愛與偏見”

    去年的里約奧運會上,美國游泳名將菲爾普斯帶著一身拔火罐留下的紅印亮相,“中國印”受到世界關注,同時也遭到許多西方媒體的質疑。美國《大西洋月刊》刊文表示,這些看起來很奇怪的傷痕引發了各方的關注和質疑:菲爾普斯的身體狀況還好嗎?他是一個隱藏的血友病患者嗎?還是說,他又開始吸食大麻了?

    事實上,火罐這個古老的中醫療法,讓許多外國人“欲罷不能”。來自德國的交換留學生蒂姆曾到中國交流學習,他經常去中醫院拔火罐,“好多留學生都特別喜歡拔火罐,我們經常要中國朋友帶我們去。”蒂姆說。

    從中醫在里約奧運賽場上“躺槍”,到中醫在外國人群中“受寵”,這一矛盾,折射出了國外對中醫的偏見,而中西文化差異,是這種偏見的來源。

    中醫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古人的“天人合一”觀直接鑄就了中醫學的基本框架,中醫天人相應的整體觀念、五行相貫的藏象學說、陰陽互根的治療原則,無不打上了中國古代哲學的烙印。“學中醫必須先學中國傳統文化,否則理解不了中醫精髓。”來自法國的克里斯黛爾說,她到了中國才理解了中醫的獨特魅力,“中醫不像西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除此之外,中醫在國外的發展尚不規范。在林國明看來,由于缺乏統一管理制度,比利時中醫藥從業者水平參差不齊,一定程度上損害了中醫聲譽,一些人去中國學習幾個月就開始給人治病。

    邵禮平同樣對國外中醫從業者素質表示擔憂,“現在加拿大有2000多名中醫,教育背景和水平差異很大。提高中醫師的整體水平,對維護中醫行業的聲譽也很重要。”

    用“好療效”做大“朋友圈”

    在日內瓦老城,紅十字會創辦人亨利·杜南故居所在地,一家名為貴生堂的中醫診所坐落于此。貴生堂的就診預約日歷上寫滿了人名。在瑞士行醫多年的胡衛國醫生說,來貴生堂接受中醫針灸治療的人中,九成為瑞士當地民眾以及駐日內瓦國際組織的雇員。經過十多年發展,貴生堂已經在瑞士境內多地開設了分號。

    中醫針灸近年來在瑞士蓬勃發展,很多瑞士人通過中醫針灸治療緩解了病痛,減輕了體重,控制了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并發癥。中醫治療已經得到越來越多瑞士民眾的認可。瑞士也順應民意,將針灸納入公民醫療基本保險。

    中醫藥走向海外,是中醫藥技術的推廣,更是中醫藥文化的傳播。保持與海外民眾的順暢交流,保證中醫藥治療的療效,才是中醫藥在海外獲得認可和信任的王道。

    “獲得痊愈的病人是傳播中醫藥的功臣,為中醫藥在加拿大的發展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談及中醫在加拿大的發展,邵禮平說,很多疑難雜癥病人在長期接受西醫治療無效后,轉而求助中醫。諸多治愈病例被人們口口相傳,讓人領略到中醫藥的神奇。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加拿大人愿意接受中醫藥治療,其中不乏一些影視明星和體壇知名人物。

    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徐安龍同樣認為,中醫能夠在發達國家獲得認可,關鍵是中醫的功效得到患者認可。每次中醫在國外義診,口碑效應之下,患者紛至沓來,包括一些西醫醫生也來體驗,對上肢取穴解決下肢疼痛等治療方法和效果,驚奇不已。

    當前,中國正在積極推進中醫藥現代化,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中國的中醫藥》白皮書寫道:中國將“積極推動中醫藥走向世界,促進中醫藥等傳統醫學與現代科學技術的有機結合,探索醫療衛生保健的新模式,服務于世界人民的健康福祉,開創人類社會更加美好的未來,為世界文明發展作出更大貢獻。”(中國制藥網)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中醫藥“走出去”正迎來最好發展時期》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