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經濟 > 人物 > 科興生物掌門:政府慫恿我們成立協會 喜歡數據說話

科興生物掌門:政府慫恿我們成立協會 喜歡數據說話

來源:和訊網 作者: 2013-10-30

摘要: 兩年前的一天,常常跟其他公司掌門聚會交流的科興生物(納斯達克:SVA)董事長兼CEO尹衛東,突發靈感:中關村也應該有一個上市公司協會,那樣才能更加全貌地判斷趨勢展示實力并整合資源。后來,在這種愿望更加強烈的中關村管委會的“慫恿”之下,尹衛東等幾個對協會這樣的公共事務并不熟悉的非專業人士,擔當了成立協會的......


    創新極其活躍的中關村,上市公司扎堆。

  兩年前的一天,常常跟其他公司掌門聚會交流的科興生物(納斯達克:SVA)董事長兼CEO尹衛東,突發靈感:中關村也應該有一個上市公司協會,那樣才能更加全貌地判斷趨勢展示實力并整合資源。

  這個想法很快引起了其他掌門的共鳴。后來,在這種愿望更加強烈的中關村管委會的“慫恿”之下,尹衛東等幾個對協會這樣的公共事務并不熟悉的非專業人士,擔當了成立協會的主力軍和操盤手。

  如今,談起協會成立以來的點點滴滴,尹衛東頗感欣慰。

  以下為訪談實錄。

  和訊網:您是中關村上市公司協會的發起人,也是首任會長,請您談談咱們協會成立的初衷和背景。

  尹衛東:首先感謝和訊網這樣一家全國最權威的財經媒體跟我們有這樣的對話。中關村是一個創新非常活躍的地區。談到創新大家都會想到科技,談到科技的時候大家都會想到大學、科研院所和人才,每個人都會這樣想,都會這樣描述。

  一個經濟在科技推動下的最有活力的東西是什么?是公司,是企業。但是如何反映企業發展的狀況,我們只能用有多少家企業去反映,我們沒有一個總的數據反映創新型企業的狀況。企業很多,有大的、小的,很復雜,用以萬計的企業來看創新狀況和經濟發展狀況,所以我們就看到了上市公司。

  在中關村自主創新的示范區里面又有一個極大的特點,有一部分企業在中國上市,在主板、在深圳、在上海、在創業板,還有相當一部分企業在中國之外的資本市場上市,在美國,在納斯達克、在香港。這時候大家對國內上市企業的統計很清楚,但是在境外上市的企業沒有人統計。

  所以兩年前就有這樣一個想法,因為這些上市公司負責人經常在一起交流,有互聯網、生物醫藥等不同行業的人。我們有很多行業協會,大家經常在一起開會、交流、對話等等。

  后來我們覺得還不夠,如何把這些上市公司的力量集中起來?在公司運營層面上有什么樣的新趨勢?應該如何思考?在資本層面上如何給投資人展示更完整的創新科技型企業的狀況?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在政府層面上。在推動中關村的發展方面,無論是中央政府還是北京市政府有關部門,都有很大的動力。政府官員的愿望很強烈,所以我們就在中關村管委會的“慫恿”之下,這個詞用得很對,因為我們每個會長其實都不是做社會機構的專業人士,我們對像協會這樣的公共事務并不熟悉,但是市長、書記、管委會主任和有關的處室都極力的推動,把我們拉出來,在他們的支持下,在民政局注冊,按照社團法我們專門成立了這么一個合法合規的群眾性組織,實際上是自發的由各上市公司成員組織起來的組織,這是一個成立的背景。

  和訊網:如何把一個個個體整合起來,在良好地展示個體的同時,變得更有凝聚力?協會是否是帶著這份使命感應運而生的呢?

  尹衛東:我還不太敢用使命感這樣一個很嚴肅的詞語。中關村的企業有很大的特點,企業家往往都是這個行業里的技術人員。我本身也是這樣的,我是做技術開發的,我更多的背景是科學研究,是在生物、醫療方面的研究。因此我們有一個慣性的思路,我們得出來的結論是要科學的,我們要導出來要用數據說話,我們不習慣用文件說話,也不習慣用媒體說話,我們習慣用數據說話。

  什么數據?你說你中關村創新科技發展的好與壞,什么是數據,有什么數據?這個數據的現狀是什么,歷史是什么,未來是什么,趨勢是什么,一定要說準確,這是協會成立之后大家一致認為應該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怎么做呢?很簡單,所有的上市公司都有年報,這些年報都是在自己的管理層、董事會的審核之下,又被相關的監管機構審核過。在境外上市的會被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在中國的上市公司會被證監會和第三方機構審計,這些數據相對來講是準確的。我們只是把所有上市公司的年報拿出來,然后所有的上市公司集中在一起建立一個數據庫,有不同的財務數據的指標,這樣我們就可以匯總成一個區域上市公司的整體情況。

  怎么保證數據的準確呢?我們聘請了專門的研究人員,他們是在金融、財務領域里很有經驗的,特別我們今年還邀請了安永。當然感謝安永中國來無償的支持我們,它提供了非常好的專業審計,我們對這些數據進行的復合、審計,算出來的趨勢也跟他們交流,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因此我們覺得發布中關村競爭力報告數據是很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

  如何凝聚會員,為什么要做數據?我們就要達到這樣幾個層次的目的:

  第一,在任何一個行業把市值、資產、利潤、銷售、收入這些主要指標的趨勢排出來,所有的成員都會考慮自己如何成為最大的公司,每個上市公司都希望自己的市值漲。但是你在不同的領域里發展的趨勢是不一樣的,排名也是不同的。我們現在看到,從整個中關村上市公司大的構成來看,互聯網還是領軍的,我們就看到了百度這樣一個遙遙領先的企業它的市值已經超過千億,這是一個標桿。這時候對于百度的影響,是看到了跟競爭者之間的關系,得跑得快,得繼續增強競爭力,否則就被人追趕上了。反過來也給第二、第三、第四造成壓力,排到后面的企業也有了機會。十年之后再分析,就不一定誰是領軍的了,后面的也可能超過前面的。

  還有行業的不同。互聯網企業20年前還沒有,我們就看到新生機會是不斷涌現的,其實我們常常看到市值排名的尾部,可能未來的活力就在尾部。在不同的行業,可能移動互聯網和高端制造業在北京的發展已經受到一定的制約,他們的成長速度減慢了,但是后邊的生物醫藥、環保,它們的增速提高了。

  移動互聯網增長在2012年是負的,基本沒有增長,因為國際國內的資本市場2012年都不好。但是環保、生物醫藥都是超過20%的速度在增長,這就要求我們企業進行選擇,應該投身到什么領域里面去創業、發展?在這方面,我們的會員就感覺到這樣一個協會能給大家提供這樣的數據,每個人都會期待著競爭力報告的發布,期待著獲得資料,然后自己拿回去再做系統的研究,再指導公司自己的發展策略。

  第二,對投資人。其實中國的資本市場到目的為止沒有完全開放,我們國內的資本市場發展應該說蓬蓬勃勃,非常好,特別是對創新科技的發展,如果你企業運行得好會獲得超出國際上所有資本市場的市盈率,融資都很大,投資人也很熱情,政府也很支持,這都是中國資本市場給全球帶來的貢獻。

  國際資本市場其實對中國有一個再認識的過程,大家一致認為中國經濟高速增長,應該有公司誕生出來,多一些百度,甚至能達到google、intel這樣一些國際級公司的級別,所以國際資本市場對于中國公司其實也一直非常熱衷。可是你怎么給投資人一些整體的數據?我們習慣叫概念,概念不用給,中國概念已經全世界都叫得響了,我們走到哪一個角落里都有中國概念,概念不用講,已經滿足不了投資者的需要了,更多的是應該有一些數據。

  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創新型領域這些公司的集合狀態是什么樣子的?投資人很容易研究一家、兩家公司,但是把這一系列放在一起看可能更有指導意義,特別是如果我們把中國的上市公司整理出數據,我們交給境外的投資人看,我們再把中國在境外上市的公司集成下來給中國的投資人看。我是非常看好,早晚有一天中國資本市場的大門會敞開,投資人會非常好的融通、流動,這時候協會提交的這些資料、發布的這些報告是有意義的。

  第三,協會一直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目前中國發展創新科技,特別是企業發展創新科技大量地受政府政策環境的影響。如何改善這些環境,使它變得非常有利于創新型企業的發展?這是政府的難題。過去大家沒有搞過,不知道應該怎么做,政府就非常愿意傾聽科技型企業和科學家的愿望、想法、困難。在過去20年,隨著中關村的發展,其實中關村的科技型企業對于中央政府和市政府的政策影響是非常大的,現在已經形成對全國的示范,全國很多的科技政策都受中關村地區的影響。

  經過20年的發展,難道我們還僅僅停留在我需要辦一個戶口、我房租太貴、我科研沒錢,這樣的小事嗎?我就講了,過去是保姆性的科技政策了,就是你科技還很稚嫩,你像一個小娃娃,這時候你需要奶瓶、搖床等。現在應該改變了,到底創新型科技企業如何為國民經濟的發展做貢獻?你就要數據。國民經濟發展多少,你能做多少?

  北京市2012年的GDP是1.7萬億元,上市公司有多少?做了多少?說得清楚嗎?現在說得很清楚。中關村地區科技型企業的總市值是1.3萬億,這兩個數直接比較起來經濟學家不一定認同,但是我跟市長談的時候他非常認同,因為1.3萬億的市值是市場給的價值,然后1.7萬億是全北京市民干出來的價值。GDP的增長,我們現在的趨勢是放緩了,為什么我們要環保,要高附加值?所以這時候創新科技給我們國民經濟發展到底帶來什么樣的直接影響,拿數據說話,競爭力報告發布了這樣的數據,就對政府產生了直接的影響。他們認識到,原來要支持創新科技不僅僅是概念,而是能解決經濟發展的數據問題。

  怎么使我們的經濟發展又好、賺錢又多,對社會的負擔越小,我們不影響環境,我們使人口更加的優化,我們對能源的依賴小,我們的附加值更高,我們能給國民經濟保駕護航,我們能有更多的新技術輸出到全國、全世界去,讓他們的經濟、結構有所調整,這就是中關村這些企業家的、這些上市公司的使命。

  這個過程中你還給政府帶來了更多的稅收。其實稅收還是一個小問題,更主要的問題是前景,是前途、是這個社會的前途,未來我們發展的天,不是灰蒙蒙的天,而是陽光明媚的天。陽光明媚靠什么?靠減排。還靠什么?靠高附加值。

  總結一下,協會最主要的工作是通過中關村競爭力報告的分析、研究,得出一些數據來,提供給三個層面:企業,上市公司自己;投資人,我們的衣食父母,他們投了公司,我們要給他們創造價值;政府,政府通過這樣的數據,來反饋自己政策如何調整,如何支持創新科技的發展。現在看來做了兩年都很愉快,這個方向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同。

  和訊網:我聽到一個關鍵詞,叫數據。俗話說萬事開頭難,中關村上市公司協會是新成立的、比較年輕的協會;對于您個人而言,協會也是一個新生的使命、新的任務,剛開始是怎么切入到這個工作的?

  尹衛東:開始是很困難。現在是一個復雜的社會,有統計、稅務,各種報告,每個企業的角色又不同,中關村的企業最大的特點就是特別雜,分布在各個領域,很難統一。

  去年搞了一個版本。最早走了很多彎路,發過問卷,開過幾次會,大家集中起來,但是報上的資料口徑很不一致,很難統合。

  后來我們在清華幾個教授的幫助下,定位了一個第三方,不再由每個公司主動提交數據,我們通過第三方的方式,直接在市場中采集數據。我們跟證監會也做了一些交流討論,和美國資本市場的管理者,比如納斯達克的管理者,他們也很支持我們的想法。我們通過第三方的方式直接采集數據,撇開會員申報,撇開會員的主觀,這樣就解決了一個難題。數據的收集來源就確定了,而且得到了認同。

  還有一個就是時間。因為協會的精力是有限的,我們很多人都是志愿者,我們都是一邊忙公司一邊拿出一點精力來做,這個困難就靠大家公益性來解決,每一個會長、副會長、理事單位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還是蠻積極的,提供了幫助。還有很多的學者,他們犧牲了一些休息時間來跟我們一起去計算,建立這樣的數據庫,是這么一個過程。

  第一年的報告發布還是有一些牽強,甚至有一些錯誤。統計的不準確、計算的不準確。

  和訊網:是2011年?

  尹衛東:2011年的,趨勢也不明顯,2012年就調整得好了一些,數據庫更加健全、更加準確,而且請了像安永這樣的公司,使這個報告更加準確。

  但是還有不足,什么不足?沒有往縱深進一步的分析,比如稅收的分析,有一些政府部門提出來,你們有沒有可能對上市公司的稅收構成進行系統的分析?我們現在還做不到,因為這些數據都有,但是可以挖掘。比如我們希望能夠對上市公司銷售收入的分配,就是銷售收入的布局做一些分析。銷售收入的增長跟規模、工業企業的銷售的增長,這是兩個數。比如在北京市有一個規模以上企業的銷售收入的增長,它有一個比例,我們做一個比較。我們能不能分析到底是在北京地區發生的,還是在中國之外發生的?還是在不同省份發生的?我們這個還沒有做。這樣凝聚會員在日常活動當中就比較豐富,也比較有意思。但是這個我覺得是小事,就是協會會員之間的互動互訪經常會有。

  還有一點就是跟政府的對話,跟政府有關部門和領導進行一些對話,這些會員也很開心。為什么?因為一邊對話,一邊化解了企業自身去哪里投資、在哪些項目上需要政府支持的問題,有一些領導現場就拍板了。這一點協會做起來也比較開心,大家也比較愿意參與這樣的活動。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科興生物掌門:政府慫恿我們成立協會 喜歡數據說話》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