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醫學文檔庫 > 中醫幻燈庫 > 中藥用量與作用之關系

中藥用量與作用之關系

中藥用量與作用之關系
南通市中醫醫院首任院長
中華中醫藥學會終身理事 朱良春
中國中醫科學院學術委員
 

  中藥的用量,主要根據患者的體質、癥狀、居住的地域、氣候和選用的方劑、藥物等進行考慮。由于使用目的的不同,用量也就有所不同。同一藥物,因用量不同,就會出現不同的效果或產生新的功能,從而發揮更大的作用。

所以中藥用量與作用的關系值得我們注意,日人渡邊熙氏曾說:“漢藥之秘不告人者,即在藥量。”茲就近人及筆者實踐所及舉例說明。

一、益母草
  本品辛苦微寒,主要作用是活血調經,多用于月經不調,產后血脹及打撲內損瘀血等癥。雖然《本經》曾提及“除水氣”的效用,但后世應用者甚少。

事實上,《本經》所言,是確切可信的,至于以之用治高血壓、白喉等疾患,則前賢并未論及,其所以能產生這些新的作用,都與增加用量有關。

1.水腫
“調經活血”時,其用量一般為9~15g,倘作“利水消腫”之用,則需大量,始能奏效,益母草之利尿作用,我在臨床觀察,每日用30~45g尚不見效,嗣加至60~90g,始奏明顯之效。嘗用治急性腎炎之尿少、浮腫之候,奏效甚速,處方:益母草60g,澤蘭葉20g、白槿花12g,甘草3g。


隨證加味:風水型者加麻黃2g~4.5g;實熱型者加大黃4.5g,生黃柏9g:氣血虛弱者加當歸10g,黃芪皮15g。此外,對于單腹脹或其它水腫,均可用本品90g加入辨證論治方中,以增強“利水消腫”之作用。

  2.高血壓
對于高血壓癥,特別是產后高血壓癥,有顯著清肝降逆作用。因其辛苦微寒,入心、肝二經,《別錄》曾謂其“子療血逆,大熱,頭痛,心煩。”引申之以治高血壓癥是可以理解的。


其有效成分,茺蔚素在1:50000~100000的濃度,對動物血管有顯著的擴張而使血壓下降,并有鎮靜中樞神經系統及拮抗腎上腺素的作用,但用量也必須增至60g以上,始獲顯效。


處方:益母草60g,杜仲、桑寄生各15g,甘草3g。隨證加減:肝旺頭痛者加夏枯草15g,嫩鉤藤20g,生白芍9g,陰虛者加女貞子、川石斛、大生地各9g。連服二劑后,血壓即見下降,續服5~7劑,可獲穩定。
3.白喉
有報導用單方益母草汁外涂治療白喉,效果顯著。其用治50余例,除一例并發肺炎外(住院一小時即死),其余均獲痊愈。輕癥只涂抹二三次即愈,重癥住院40多例,只有兩例結合注射白喉抗毒素,其余全部都單用本品涂抹咽喉,其粘液和偽膜甚易唾出,一般在2~5天內,即行痊愈。


  益母草液制法:用鮮益母草葉搗汁,紗布濾過,擠出液汁,再加20%的食醋,調和備用。用時以棉簽蘸涂患部,1~2小時一次,若見呼吸困難,呈阻塞狀者,應深入喉部涂抹,使沾液容易唾出。推其所以奏效,因為用鮮汁而加強了破血、消癰、解毒等作用。

二、薺菜
甘溫無毒,諸家本草均謂其能利肝明目,益胃和中,調補五臟。共主要作用有二:一為止血,用于咯血、崩漏;二為止痢。薺菜煎劑與流浸膏均有直接興奮子宮等平滑肌及縮短動物凝血時間,降低血壓等作用。子、花入藥,其用量一般均在10~15g。但民間單方用大劑量治尿滯留及乳糜尿頗有著效。

1.尿滯留
本品服后能于6~24小時內恢復自動排尿,迅速痊愈。唐《藥性本草》:“補五臟不足,……治腹脹”。《大明諸家本草》:“利五臟”。因此對熱性病后排尿障礙有調整恢復的作用。藥理研究證明它有直接興奮子宮等平滑肌的作用,屬于平滑肌組織的膀胱,必然也同時會得到興奮、收縮而排尿的效果。每日約取新鮮薺菜250g,輕者減半,煎湯,每三四小時服一次,連續服之,直至奏效為度。
2.乳糜尿
相當于“膏淋”之候,其病因約之有二:一屬濕熱下注,一為“中氣不足,溲便為之變”,清氣不升,下元虧損,精微不能固攝。前者易治,后者較為頑固。我嘗用景岳舉元煎加味或張錫純氏膏淋湯,收效尚屬滿意,但部分療效不顯時,一經加用薺菜花45g~90g后,即能提高療效,逐步向愈。


處方:潞黨參9g,生黃芪18g,炙升麻8g,懷山藥24g,生白芍、菟絲子各9g,芡實15g,薺菜花45g。水煎,分二次服,每日一劑。連服四五劑后,即見效機,持續服15~20劑,可以向愈。由絲蟲病引起者,應加炮山甲3g,制昆布9g,萆薢12g。
三、半夏
因生半夏辛溫而燥有毒,所以一般多以姜制,并減小其用量,用于和胃降逆、燥濕化痰,有顯著的效果,關于生半夏的有毒、無毒的問題,生者固然有毒,但一經煎煮,則生者已熟,毒性大減,余迭用生半夏9~18g治療妊娠惡阻,恒一劑即平,歷試不爽,從未見中毒及墮胎之事例。而治療痰核及支氣管擴張、瘧疾等癥,非生用較大量不為功。

1.妊娠惡阻
張仲景《金匱要略》里就用干姜人參半夏丸治療妊娠惡阻,并不礙胎;但后人因《別錄》載有“墮胎”之說,遂畏而不用,余用半夏為主藥治療惡阻,無一例失敗。從前均逕用生半夏,嗣以部分患者有所疑懼,乃改用制半夏,效亦差強人意,但頑固者則非生者不愈。

處方:半夏9~18g ,決明子12g(炒打),生赭石15g,旋復花9g(包),陳皮3g。水煎取一碗,緩緩服下;如系生半夏,則每次僅飲一口,緩緩咽下,每隔15分鐘,再服一口,約半日服完,不宜一欲而盡。恒一劑即平,劇者續服之。

2.痰核
李時珍《綱目》:痰涎之為物,隨氣升降,無處不到,倘入于筋膜或皮里膜外者,則將遍身起筋塊,如瘤如栗,皮色不變,不疼不痛;或微覺酸麻。我除部分用控涎丹治療外,部分體質較虛者,則以生半夏為主藥,辨證施治,隨證加味,奏效甚速,一般2~4周左右,可以逐步消失。


處方:生半夏9g,白芥子9g(炒研包),生牡蠣24g,制海藻、制昆布、大貝母各9g,炙姜蠶12g,生姜二片,每日或間日一劑,水煎分二次服。痰多者加陳京膽8g,海浮石12g。

3.支氣管擴張癥
凡經確診為支氣管擴張癥,而咳嗆痰多者,用姜春華教授擬方加味,連續服之, 有較佳的效果。


生半夏、炙款冬、前胡各9g,南天竺6g,川貝母6g,生姜三片。余增加黃荊子15g,金蕎麥20g,紅棗三枚。奏效更著,有降逆定咳、溫肺化痰之功。咯血時加大小薊各18g、血余炭12g、煅花蕊石15g。

4.瘧疾
“無痰不作瘧”,而生半夏有燥濕化痰之功,所以對瘧疾亦有佳效。余曩以生半夏為主藥的“絕瘧丸”(驗方)治各種瘧疾,不論久暫,均奏效顯著。


處方:生半夏、炮干姜各150g,綠礬、五谷蟲各60g。共研細末,水泛為丸,每服2g,兒童按減,需于瘧發前四五小時以開水送下。每日瘧及間日瘧均一服即愈,其重者需再服始止。曾應用多年,除惡性瘧需多服數次外,不論輕重新久,1~2服,無不愈者。
四、檳榔
本品是破滯殺蟲的名藥,一般多配合其它殺蟲或消積之品同用,如單味作為驅除鉤蟲或絳蟲用者,必需用生者大量始效。曾觀察其治鉤蟲病之劑量,每次30g,固屬無效,45g也是無效,直增至75~90g,大便中蟲卵始陰轉。嗣逕用大量,一次即瘥。


但一次服用75g以上時,在半至一小時左右時,有頭眩怔忡、中氣下陷、面色少華、脈細弱等心力衰竭的反應現象,約經二小時許始解,處方:檳榔(整者效打碎,其飲片因水浸關系,效力大減)75~90g,水浸一宿,翌晨煎湯,空腹溫服。如貧血嚴重,體質虛弱者,需先服培補氣血之品調理,然后再服此方,不可孟浪。

五、金櫻子
性味酸澀而平,酸則能斂,澀可固脫,一般多用治遺精、久瀉、帶下、尿頻等證,移治“陰脫”之子宮脫垂癥,理固能通,但非一般常用量所能奏效,而必需增至一日120g始行。


內服1~2療程后,近期追訪有效率為76%,我們觀察了部分病例,其效亦同。但以患者年在35歲以下,脫垂程度較輕而白帶較少者,療效為著。部分服后有二便欠利,少腹脹痛等反應,停藥即行消失。


處方及其制作:
金櫻子10斤,加水20斤,冷浸1日,次日放鍋內用武火煎煮半小時取頭汁,再以原藥渣加水10斤,煎煮一小時后取二汁,去渣,混合頭二汁,入鍋內以文火濃縮成5000ml,過濾后收貯待用。每日服125ml,相當于生藥125g。早晚二次用溫開水沖服,連服三天為一療程,間隔三天,再連服三天為第二個療程。

六、夏枯草
性味辛苦而寒,善清肝火、散郁結。臨床配合養陰柔肝藥治陰虛肝旺之高血壓癥,配軟堅消癭之品治瘰疬,但以大劑量治療痢疾及肝炎,則是在前人實踐基礎上有所發展了。

1.痢疾
用夏枯草每日30~60g治療菌痢共30余例,全部痊愈。其中以退熱為最快,平均3.1天;住院日數最長為8天,最短為3天,平均為5.2天;大便培養均陰轉。夏枯草有利尿作用,可使血壓下降;井有抑制霍亂、傷寒,痢疾、大腸桿菌等細菌的生長作用,宜其見效敏捷。


處方:每日用夏枯草60g水浸1小時,文火煎2小時左右,分四次口服,每7天為一療程。或取夏枯草制成100%流浸膏,成人每次服20~30ml,小兒每次每歲1~2ml,一日三次,或隔六小時一次。

2.肝炎
以夏枯草煎成流浸膏(可酌加糖),每次服約含生藥30g,一日三次,開水沖服,對于肝炎而轉胺酶升高者,有頓挫調整之效;一般服5~7日,即能見效。多屬肝熱郁結、濕熱壅滯之咎。夏枯草苦辛而性寒無毒,專入肝膽二經,能補厥陰肝家之血,又辛能散結,苦寒則能下泄以除濕熱,所以能收到滿意之效果。

七、劉寄奴
味苦性溫,功擅活血行瘀,通經止痛,一般用量為9~15g。全草均入藥,但用其鮮根每日120g,水煎(需煎熬二三小時)早晚分二次服,連用15日為一療程,對于絲蟲病、橡皮腫,具有捷效,藥后腿圍縮小者占93.3%,患腿組織軟化、皮膚松弛者占73.3%。


服藥時間最長者15天,最短者10天。在服藥期間除有個別病例在服藥三天時,出現上腹部脹痛,水樣便日4~5次,或中途喉頭潮紅腫脹,或呈感冒樣,但經對癥處理而消失,并未停藥,其所以見效之理,個人認為有三點:一是因本品苦能降泄,溫能通行,善于破血除脹;二是專用生根,長于消腫:三是加大劑量,增強效能,但也要注意患者體質,不能孟浪濫用。
八、紫草
甘咸氣寒,專入血分,功擅涼血解毒,對于血熱毒盛的痧痘斑疹、丹毒風疹等癥,有清泄解毒之作用,并能預防麻疹:通常用量為3~9g。《別錄》雖載有“通水道,療腫脹滿痛”之說,但用大量治療絨毛膜上皮癌,則是近幾年的事。


姚津生氏報導的三例:一例葡萄胎后發現絨毛膜上皮癌,雖即行全子宮切除術,仍繼續發現左肺上部轉移性癌腫,遂用紫草每日60g,水煎分二次服,先后共服1800g,病變巳吸收,健康恢復,從事工作。一例病情與上相同,服藥20天,即顯著好轉:余一例為卵巢絨毛膜上皮癌,因年齡較大、發病時間較長,雖服用近6000g,并無效機。

九、甘杞子
性味甘平,功專潤肺養肝,滋腎益氣,對于肝腎陰虧,虛勞不足最為適合,一般用量為9—15g,但用量增至每日60g,則有止血之作用,凡齒宣、鼻衄及皮下出血之久治不愈,癥情頑纏者,服之均驗;連服3~5日可以獲效。

十、蒼耳草
性味苦辛而溫,能祛風化濕,一般多用于頭風鼻淵、風濕痹痛及瘡腫癬疥,常用量為6~15g,但增大其劑量,則能治療麻瘋及結核性膿胸,其治麻瘋的劑量,曾有分為每日120g,—次煎服;每日360g,二次分服;每日960g,三次分服等三種,而其療效亦隨劑量之加大而提高。


至于治療結核性膿胸,亦需每日用210g左右,奏效始著,服后能使膿液減少、變稀,血沉率降低,連服三月,瘡口即逐步愈合。


以上僅是舉例而己,類似者是不勝枚舉,如用大劑量的防風解砒毒、桂枝治慢性肝炎與肝硬化、木鱉子治癌、青木香治高血壓、魚腥草治大葉性肺炎、合歡皮治肺膿瘍、大薊根治經閉、枳殼治脫肛等等,但就本文所列述者而言,己充分地說明中藥用量與作用的關系是非常密切重要的。


中藥用量的決定要它發揮新的作用或起到特定的療效時,就必須突破常用劑量,正如孫臺石在《簡明醫彀》所說:“凡治法用藥有奇險駭俗者,只要見得病真,便可施用,不必顧忌”。中藥用量與作用的關系是非常密切重要的,是使用中藥值得注意的一個方面。


增大劑量能加強或產生新的作用是符合“量變質變”的法則的,從這一法則的推演,可能會發現更多的藥理機制,發揮藥物的更大作用。不過,加大劑量必須在一定條件下,在一定限度內確定,才能由合理的數量的變化,引起良性的質量的變化。


明·張景岳在其《全書》中曾說:“治病用藥,本貴精專,尤宜勇敢;……但用一味為君,二三味為佐使,大劑進之,多多益善。夫用多之道何在?在乎必賴其力,而料無害者,即放膽用之”。是可以作為我們參考的。


增大劑量,是根據古今文獻資料線索的引申,或是民間實踐經驗的事實,通過臨床實踐、系統觀察才提出的。所以加大用量,不是憑空臆測,而是有線索依據,引伸演繹,經過實踐觀察,方始確定和推廣的。戴復庵在《證治要訣》中提到:“藥病須要適當,假使病大而湯小,則邪氣少屈,而藥力已乏,欲不復治,其可得乎?猶以一杯水,救一車薪,竟不得滅,是謂不及。”就是這個意思。


中藥加重用量,產生新的功能,發揮它更大的作用,是值得我們重視的,但在具體應用時,還必須辨證論治,因證選方,隨證加味,不能簡單草率,以免僨事:這是使用中藥的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如果忽視了這一點,將是最大的損失、原則性的錯誤。


增大藥物用量,使之發揮更大作用,要有選擇性、目的性的進行,不是所有藥物加大了劑量,都會加強和產生新的作用;同時,也不能因為增大劑量,可以加強藥效,就忽視了小劑量的作用,形成濫用大劑量的偏向,既浪費藥材,增加病員的負擔,更對機體有損,這是必須防止的一個方面。

因為療效的高低與否,決定于藥證是否切合,所謂“藥貴中病”,合則奏效,小劑量亦能愈病。“輕可去實”,“四兩撥千斤”,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戴復庵又說;“二者之論(指太過、不及),惟中而已;過與不及,皆為偏廢”,是辨證的持平之論,值得深思。

報 告 到 此 結 束 謝謝大家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中藥用量與作用之關系》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