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醫源資料庫 > 醫學文檔庫 > 其他文檔 > 臨終關懷與死亡倫理

臨終關懷與死亡倫理

第十五章 臨終關懷與死亡倫理

第一節 臨終關懷倫理
第二節 死亡倫理
第三節 放棄治療與安樂死
第一節 臨終關懷倫理
一、臨終關懷概述
(一)臨終關懷的歷史
現代的臨終關懷倡導者和奠基人桑德斯博士于1967年在英國倫敦東南的希登漢創立了圣克里斯托弗臨終關懷機構,開創了現代臨終關懷之先河。
20世紀70年代中期,現代的臨終關懷醫院在世界各國相繼建立。
(二)臨終關懷的臨床實踐發展
1.減輕臨終者的疼痛
臨終期含兩個方面的內容,即生理臨終期和精神臨終期。
生理臨終期是指生活不能自理、各器官和系統的退化,這種退化不可逆轉,需要醫護人員采取各種措施或利用器械、藥物等的幫助來減輕臨終患者身體的疼痛和不適,驅除各種影響生命質量的不適應癥狀。
精神臨終期是指大腦思維意識從處于不清醒狀態開始直至生命終結的整個過程。

2.臨終關懷的心理治療
營造愛的氛圍,給予臨終者全方位的心理關懷,將是未來臨終關懷工作者的廣闊空間。
臨終心理治療所包括和涉獵的全部知識都將顯露出它獨特的魅力,臨終關懷的心理醫生和社會志愿人員將在支持臨終患者生命尊嚴的過程中,在關懷的氛圍里共同享受充實的生命。

3.臨終關懷的規范化管理
第一,臨終關懷機構、人員的組成,應包括各類醫生、護士、護理員、醫技人員。
第二,臨終關懷教育的管理,包括上述任員的培訓、教育和相應的考核制度。
第三,臨終關懷技術標準的完善及實施要求。
第四,藥品、器材、物資供應的管理。
第五,根據臨終患者的需求,開展心理服務
第六,撥款、募捐、贊助等經費來源及支出的管理應規范化。
二、臨終關懷的服務模式和道德原則
(一)臨終關懷的服務模式
臨終關懷模式就是從總體上對臨終關懷進行把握。
臨終關懷以解除臨終患者的病痛為中心。
在服務層面上,應堅持臨終關懷醫院、社區臨終關懷服務與家庭臨終關懷病房相結合。
在服務主體上,堅持國家、集體、民營相結合,共辦臨終關懷事業。
在服務費用上,堅持國家、集體和社會(團體或個人捐助)投入相結合。
(二)臨終關懷的道德原則
1.以臨終者為中心的人道主義原則
2.尊重臨終者權利的原則
臨終關懷道德中的知情同意權利,是指病人有權要求治療,也有權拒絕治療。
3.尊重臨終者人格的原則
4.對臨終者關懷的原則

第二節 死亡倫理
一、我國傳統的死亡觀
(一)、儒家的死亡觀
儒家認為:“人命至重,有貴千金。”“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儒家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論語·顏淵》)
“不知命,無以為君子。”(《論語·堯曰》)
孟人說:“莫非命也,順受其正。”
尊重人的生命,不懼怕死亡,舍生取義
“信天命”是其核心內容
(二)道家的死亡觀
老子認為:“出生入死”。
老子在《道德經》50章中指出:“生之徒,十有三;死亡徒,十有三;人之生,運之于死地,亦十有三。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莊子在妻子死時“鼓盆而歌”。
(三)、佛教的死亡觀
佛教論死,講的是因果報應,輪回轉世。
佛教提出的人生是苦海,塵世沒有真正的快樂,只有來世進入“天國”,輪回再生,才有歡樂和幸福。
二、死亡與死亡標準
(一)死亡的本質
有的人進一步提出把死亡定義為:“身體的生理系統不再構成一個整合體”,或“整體的有機體功能之永久的喪失”。
另類的的定義,如“萬物之靈的死亡”,“意識永久的消失”等。
死亡是個體生命終結和自我意識的喪失,是不可逆的過程。
(二)心肺死亡標準
直到20世紀50年代,人們還普遍接受“血液循環的完全停止,呼吸、脈搏等生命活動終止”的概念。
“心之官則思”,是靈魂和智慧活動的中心 。
我國出版的《辭海》,死亡的定義也是心跳、呼吸停止。
(三)腦死亡標準
1968年美國哈佛大學制定了腦死亡標準:
1.對外部的刺激和內部的需要無接受性、無反應性
2.自主的肌肉運動和自主呼吸消失
3.誘導反射缺如
4.腦電波消失
持續24小時測定,每次不少于10分鐘
除外兩種情況:1.體溫過低;2.服用大量中樞抑制藥物
三、腦死亡的倫理問題
(一)對腦死亡標準的倫理分析
把腦死亡作為判定死亡的標準要比傳統的心肺死亡標準更科學。
其一是給腦死亡者提供人工器械維持生命。
其二是器官移植的發展,使得許多危重病人有望獲救,但可供移植的器官供體來源匱乏,致使其中大多數人坐以待斃,如果腦死即人死的標準能夠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來,那么就為合法取用腦死者的器官用于人體器官移植提供了前提條件。
(二)加快推進腦死亡診斷標準的立法工作
截止20世紀90年代末期,已有35個,但在立法上承認腦死亡的國家僅有13個,而且規定不一。以美國為例,1985年底,有27個洲通過了立法審議,接受腦死亡新概念并加以法律上的解釋,替代習慣法上的死亡解釋。
第三節 放棄治療與安樂死
一、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
(一)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的涵義
1.無效治療的涵義
從廣義上講,凡不能達到治療目的的治療措施均可被認為是無效治療。

從狹義上對無效治療進行定義,可分為三個層次:
(1)對腦死亡或大多數處于“植物人”狀態的病人進行任何的生命支持技術和對癥治療措施,包括呼吸循環支持技術、營養支持治療等均視為無效治療。
(2)在患者生命的終末期,當現有醫療條件無法逆轉患者的疾病時,雖然通過生命支持技術可以維持患者的意識狀態,但當預后判斷或治療后證實患者無法脫離生命支持或監護狀態時,過度的生命支持技術應視為無效治療。
(3)短期內觀察不到病理生理改善,又無嚴謹的科學證據證實可以改善遠期療的治療措施可被視為無效治療。

2.放棄治療的涵義
對于不可治愈的患者,終止無效的治療措施,任其自然死亡,即為放棄治療。
廣義的放棄治療是指由于各種原因對可治愈或不可治愈患者終止繼續治療。
狹義的放棄治療是指對那些完全沒有治療價值的患者終止繼續治療。
(二)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的判定
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的判定應基于臨床醫學標準。
在醫生做出的醫學判斷基礎上,人們的生命價值觀成為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判定的倫理依據。
患者及其家屬的社會處境,醫生置身于其中的社會經濟、人文環境等都將影響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的判定,這些因素構成無效治療和放棄治療判定的社會依據。
二、安樂死
1986年6月23日,王明成的母親夏素文因肝硬化晚期腹脹伴嚴重腹水,被送往漢中市傳染病醫院。
看到母親痛不欲生的慘狀,王明成和妹妹要求主治醫生蒲連升對其母親實行安樂死,并在處方上簽名。
這是中國第一例安樂死案件
安樂死開始走近我們的生活,并引起極大的社會關注。

(一)安樂死的含義
1.安樂死的概念
安樂死出自希臘語euthanasia 為好死之意,包含兩層意思:一是無痛苦死亡,安然去世;二是指患不治之癥,非常痛苦,幫助其實現愿望的一種臨終處置。
狹義的安樂死局限于患不治之癥,死亡已經開始的病人。
廣義的安樂死包括一切因為“健康”原因給予致死、任其死亡和自殺。
安樂死是一種死亡過程中的良好狀態和達到此狀態的方法,不能理解為死亡原因。

2.安樂死的目的
避免死亡時的痛苦折磨,代之以相對舒適和幸福的感受,即改善死者臨死時的自我感覺狀態,維護死亡時的尊嚴。
3.安樂死的對象
(1)不可逆的昏迷
(2)患絕癥,倍受折磨的痛苦,本人強烈希望死去,家屬也同意的。

(二)安樂死的倫理爭論
1936年英國成立有許多社會名流參加的自愿安樂死協會,并幾度提議立法,但未獲通過。
1974年澳大利亞和南非成立安樂死協會。
1976年以后,丹麥、瑞典、意大利、法國等國相繼成立安樂死協會。
(三)納粹德國的“安樂死”
20世紀初,德國越來越多的精英人士接受了“人天生不平等”和“優生學”的理念。
1920年,有人提議用極端方式解決住院殘疾人的問題。
還有人兜售“毀滅不具生存價值生命”的思想鼓吹“一條生命是否值得活,不僅取決于該生命對個人的價值,而且還取決于該生命對社會的價值。”
1938年一位德國的父親寫信請求希特勒,允許殺死他畸形的兒子。希特勒為此授權制定一個兒童安樂死計劃。
1939年希特勒啟動屠殺成年殘疾人計劃,后又擴大到精神不正常的成年人,最終演變成對猶太人、斯拉夫民族的大屠殺。安樂死聲名狼藉。*
(四)安樂死的種類
1.被動安樂死
在病人彌留之際,醫生停止治療,讓病人安然死去。也叫消極安樂死。
2.主動安樂死
指病人或家屬鑒于病情已無指望,采用藥物或其他手段主動結束生命的處置。也叫積極安樂死。又可分三種:
(1)自愿的,自己執行
(2)自愿的,他人執行
(3)非自愿的,他人執行
(五)安樂死的立法
1.安樂死的決定權
原則上只有本人有權決定,如本人已經無法決定時,必須通過法律程序。
國外通行預囑方式,即本人在清醒時預先立下自愿安樂死的書面決定。
2.安樂死的立法
荷蘭于93年通過安樂死法令。其要點是:
(1)病人確實患絕癥
(2)安樂死決定出自病人的完全自愿
(3)在實施安樂死之前,醫生必需將病情詳細告訴病人
(4)病人提出安樂死請求后,醫生至少征求一個同事的意見
(5)醫生要向法院寫一份報告

3.我國安樂死立法現狀
1989年,衛生部在研究七屆人大代表建議安樂死立法的提案后答復:“安樂死”是一種具有特殊意義的死亡類型,它既是一個復雜的醫學、法學問題,又是一個極為敏感的社會、倫理問題,因此制定“安樂死”法規目前條件尚不成熟。
1994年八屆人大二次會議和1995年八屆人大三次會議上都有代表聯名提案,建議就“安樂死”立法。
1996年,上海市人代會上24名代表提出“建議制定上海市實施‘安樂死’法規”的議案。
4.反對安樂死立法的聲音
2003年廣東有政協委員在省政協九屆一次會議提出:應對無可救治的晚期癌癥患者實行“安樂死”。
但省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在會辦該提案時指出,立法實行“安樂死”有違《憲法》。
該委認為,對任何未經法律處死的生命,人為地加以結束,不管實行“安樂死”是自愿與否,實際上是對生存權的剝奪,而生存權是《憲法》直接保護的權利。“‘安樂死’的立法權屬于專屬立法權,地方不能就此立項”。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臨終關懷與死亡倫理》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