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Home > 醫學教育 > 人物專訪 > 施一公:沒“興趣”時也不要荒廢學業

施一公:沒“興趣”時也不要荒廢學業

來源:浙江大學 作者: 2013-4-11

摘要: 4月7日,由實業家查濟民先生創立的“求是科技基金會”2013年年會在浙大舉行,前來參加年會的求是科技基金會顧問何大一和施一公先生應邀在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節的開幕式上與300余位來自不同專業的學生近距離交流,與大學生們談自己的求學經歷,談對待學問的態度。施一公說:“在你還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的時候,也不要荒廢學......


4月7日,由實業家查濟民先生創立的“求是科技基金會”2013年年會在浙大舉行,前來參加年會的求是科技基金會顧問何大一和施一公先生應邀在浙江大學生命科學節的開幕式上與300余位來自不同專業的學生近距離交流,與大學生們談自己的求學經歷,談對待學問的態度。

 

施一公說:“在你還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的時候,也不要荒廢學業”

 

我國“千人計劃”首批國家特聘專家施一公是著名結構生物學家,曾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分子生物學系建系以來最年輕的終身教授和講席教授。現在是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他的主要研究的課題是:細胞凋亡和癌癥發生的分子機理。他的研究系統地揭示了哺乳動物、果蠅和線蟲中細胞凋亡通路的分子機理。施一公說,他是經過了10年的茫然,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施一公說他與浙大還有點“沾親帶故”,那是因為他的爺爺曾在1934年到1938年期間就讀浙江大學農學院,而杭州也是他父親的出生地。“所以,到杭州來很親切的,盡管我自己從來沒有在杭州長過一天。”

 

施一公童年的記憶中非常深刻的印象是文革中隨父母下放到河南中部,駐馬店地區的一個小村莊里。“我們當時從鄭州坐卡車搬家到駐馬店,兩百公里的路走了十幾個小時,晚上10:30到郭莊,只有牲口味很重的牛棚可以住”,之后,一家人在牛棚里整整住了四年。

 

但即使在那樣清貧的生活條件下,施一公打小的學習成績依然都是很好。“但我沒有什么興趣愛好,對所有的學科都沒有太多興趣,只知道知識學了之后是自己的,先留著,或許以后有用。”后來,施一公回到省城上了高中,也因為參加了數學聯賽得到了當時河南省的第一名,被保送進了清華大學,但“就是因為沒興趣愛好,所以第一次在選擇專業上犯了難”。

 

施一公的父親學的是機械工程專業,他希望兒子也學工程。“但我母親不同意”,施一公說,當時我是聽了我們老師的一句話,他講:我聽說21世紀將是生命科學和人工智能的時代。“就因為這一句話,我是陰差陽錯地選了一個自己高中學的最差的生物專業。”

 

“平心而論,大學期間,我沒有學太多的生物,生物課我也聽不太懂,而是去學了些數學雙子論,其實不是為了學而學,就是覺得要做點準備,為什么做準備我也搞不清楚。大學的生活就在沒有目標的情況下迷迷茫茫的過了四年,”施一公說,直到父親的去世才讓我有了自己要干什么的欲望。“因為父親當時生的病不難醫治,就是因為我們國家的醫療水平不夠,不了解國際先進的醫學知識造成的”。

 

所以,施一公出國了,成為了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博士生。“等真正進入了生命科學領域后,我才相信真的有所謂的‘興趣’一說。”施一公說,現在我會有一種很強烈的感受,當有新發現時,我的感覺比中了500萬彩票后要興奮的多。“不過,如果我以前因為沒有興趣愛好,而荒廢學業的話,我想,我可能一輩子也不會找到自己的興趣了”。所以,在你還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的時候,也不要荒廢學業。他這樣告誡同學們。

 

何大一說:“沒有行動的愿景只是夢想,沒有愿景的行動則是噩夢”

 

何大一目前是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艾倫·戴蒙德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同時還是美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外籍院士。他是艾滋病雞尾酒療法的發明人,也是世界上最早認識到艾滋病是由病毒引起的科學家和最先闡明艾滋病病毒復制多樣性的科學家之一。與施一公不同的是,9歲隨家人到美國定居后的何大一,一直保持了對科學非常濃厚的興趣。

 

何大一的父親畢業于浙江大學。20世紀40年代后期,何大一的父親去臺灣游學時與何大一的母親相愛并在臺灣安家,后全家遷往美國。“剛到美國時,我感受到了文化上的沖擊,從臺灣到美國,變化和差異實在是太大了,這讓我很忐忑。”何大一說,但作為孩子,還是很快就適應了當地的環境。“從那時起,我就一直保持了對科學非常濃厚的興趣。我不知道為什么,事實就是如此,或許這就是一個孩子的天性吧。”

 

因為興趣,何大一曾經在兩所大學求學,一所是MIT,另一所是哈佛。“在MIT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物理,所以我拿的是物理學學士學位。后來現代生物學發展迅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和興趣,所以我就去哈佛大學醫學院繼續深造。”何大一說,就在我進行臨床實踐期間,我看到了一些年輕人,患上了一種在當時無法解釋的傳染病,這種傳染病讓人很快就會死去。“我們通過對傳染病的分析,發現疾病的發生是源于脆弱的免疫系統,這令我感到很費解。第一個病例是個謎,幾個星期過后,就有第二個病例,后來就是第三個、第四個病例……五個病例一連串的迅速的來到了我們中心,引發了我極大的興趣,因為它們是完全未知的。”

 

為了解答自己的疑惑,“更確切的說,是滿足我的好奇心。”當時還是一名年輕醫生的何大一,查找了無數的教科書,但都沒有找到類似的病例。“這激發了我探究的興趣,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何大一說。

 

1981年,何大一開始做艾滋病研究。人類到底是如何染上艾滋病的?艾滋病病毒是如何復制的?它是如何破壞免疫系統的?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何大一被這些問題困擾著。“因為這是一個新的領域,所以一切都有待挖掘。”何大一說,在艾滋病的研究過程中,他的物理學功底,給他帶來了好運氣。“因為機會總是會留給那些有準備的人”。

 

他將更多的數學方法應用到了艾滋病研究中。“通過類似的跨學科研究,我們可以發現很多不一樣的東西。”何大一說,通過這些知識和信息,我了解到了在數學上如何去擊敗艾滋病病毒,這也自然而然地造就了現在大家熟知的所謂“雞尾酒療法”。這種療法從1996年開始已經成功應用于臨床實踐,病人不再因為感染艾滋病而死亡,因為這種療法保護了免疫系統,并幫助免疫系統在一定程度上再生。  

對于自己的人生經歷,何大一總結了六點與學生分享。一、要追尋自己所感興趣的東西。當你追尋你所感興趣的東西的時候,你就會付出努力。二、要敢于有限度的冒險。一位非常有名的美國總統說過,我寧愿用一個戰斗后失敗的人,也不愿用一個沒有嘗過勝利和失敗滋味的人。所以,應該去冒一些有限度的險,這很有好處。三、要知道你能做什么和你應該做什么。四、沒有行動的愿景只是夢想,沒有愿景的行動則是噩夢。我說這點因為一些人只是做但沒有計劃,而有的人空有計劃卻不付諸于實踐,兩者都不好。五、學習去解決問題。一味地死記硬背知識是沒有用的,這一點不僅僅中國教育體制中存在,在美國和其他很多國家的教育體制中都存在,我們更應該去培養有效地問題解決能力。六、要會區別教條和真理。

 

何大一對學生們說,“求是”說的就是追求真理,就像愛因斯坦講的,對于權威迷信就是真理最大的敵人。我對我的學生說——挑戰我,因為今日的真理不一定是明天的真理,地球曾被認為是宇宙的中心,現在已經不這么認為了。當然,也有永恒的真理我們需要追尋。所以,追尋真理,但是同時也要分清楚什么是教條、什么是真理。(原標題:何大一施一公浙大談“學問”)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施一公:沒“興趣”時也不要荒廢學業》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