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健康快訊 > 7歲女童遭父親用開水淋燙續:其父疑與女友串供

7歲女童遭父親用開水淋燙續:其父疑與女友串供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 2011-8-23

摘要: 記者 林良田 攝 文/羊城晚報記者許琛 何偉杰 黃博純 林園 實習生 袁真禽獸父親滾水燙女,小秋蓉在月余時間里究竟遇到怎樣噩夢般的遭遇。目前,林水全對虐待女兒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基本犯罪事實證據確鑿。傅國興透露,犯罪細節關系到將來對林水全定罪的輕重,比如用開水淋燙的具體次數以及犯罪時間的空白點等。8月......


昨日,一見全身插滿管子的孫女,小秋蓉的奶奶頓時泣不成聲。記者 林良田 攝

  文/羊城晚報記者許琛 何偉杰 黃博純 林園 實習生 袁真

  禽獸父親滾水燙女,小秋蓉在月余時間里究竟遇到怎樣噩夢般的遭遇?8月22日,警方披露了犯罪嫌疑人林水全犯罪的經過。記者實地調查林水全的犯罪現場發現,現場施暴痕跡猶在,小秋蓉竟被喪心病狂的毒父多地多次淋燙身體,令人發指。

  據云浮市公安局云城區公安分局政委傅國興介紹,云城公安分局接到報案后馬上立案偵查,并在第一時間將犯罪嫌疑人林水全控制。目前,林水全對虐待女兒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基本犯罪事實證據確鑿。但案件仍存在不少疑點和時間上的空白點,林水全對此并不配合審訊,仍需進一步偵查。

  傅國興透露,犯罪細節關系到將來對林水全定罪的輕重,比如用開水淋燙的具體次數以及犯罪時間的空白點等。

  據調查,2009年,林水全曾因為偷盜摩托車而入獄9個月。出獄后,林水全性格大變,游手好閑,時有偷竊行為。2011年年初,林水全與小秋蓉的母親離婚。離婚后,林水全居無定所,自稱用摩托車搭客,也不回家,連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小秋蓉則留給父母照看。

  7月17日,林水全突然出現,自稱要帶小秋蓉出去玩,從此一去無音訊。

  8月14日凌晨1時,林水全帶著小秋蓉入住位于云浮市云安縣建設南路的唐人旅店。入住后,林水全破口大罵小秋蓉,覺得小秋蓉長得不像他,懷疑不是自己生的,又罵小秋蓉偷東西、不聽話。已經失去控制的林水全到街上買來電熱棒,用旅館的水盆盛水燒滾。林水全騙小秋蓉說,要給她洗澡,趁小秋蓉背過身去的時候,用滾水直接沿著小秋蓉的背后發際和前面脖子淋下,滾熱的開水全部淋在七歲女兒的身體上,直至用光水盆里的水。

  緊接著,喪心病狂的林水全二度用同樣方法淋燙女兒。

  小秋蓉的噩夢還沒有結束。根據警方報告,林水全在18日下午三點帶著小秋蓉到了市區河濱路的新富麗旅店住宿,當天晚上用滾水淋燙小秋蓉。第二天,林水全發現經過三次滾水淋燙的女兒已經皮開肉綻,林水全忙買來紅藥水給女兒擦身體。

  20日凌晨4時,林水全發現小秋蓉擦過紅藥水后沒有好轉,而且傷情加重,已經奄奄一息,一時間慌了,匆匆將女兒送回家。

  21日下午,云城區警方接警后,立即對林水全實施刑事拘留。

  另據云浮警方透露,懷疑參與虐童案件的林水全女友莫某甜也被警方控制,目前正在審訊之中。審訊時,莫某甜的供詞漂浮不定,有諸多隱瞞,警方懷疑其與林水全互相串通口供。

  案發現場

  現場一:唐人旅館

  8月14日犯罪嫌疑人林水全把女兒小秋蓉帶到位于云浮市建設南路的唐人旅館,入住以后,林水全用沸水往小秋蓉身上淋了兩次。

  林水全稱女兒“還沒起名字”

  22日,記者來到“唐人旅館”。前臺服務員周女士告訴記者,14日凌晨一點,林水全帶著一位小女孩入住302房,當時她曾詢問小女孩的名字,林水全卻聲稱女孩并沒起名。“那么大的女孩竟然還沒起名?”周女士十分疑惑,一再追問。林水全才支支吾吾地說小女孩叫“林亞妹”。事后公安部門證實,那位小女孩正是小秋蓉。

  小秋蓉:“頭好暈,肚子好餓”

  14日晚六七點左右,小秋蓉一跛一跛來到前臺,稱房間只有她一個,但自己“身體被燙,頭好暈,肚子好餓”。店員趕緊給她帶來飯菜。當晚林水全一夜未歸。

  15日早上,一夜未歸的林水全出現在“唐人旅館”,說帶了粥給小秋蓉吃,隨后進了房間。當晚10點,周女士稱看到林水全把女兒帶了出去,到第二天凌晨2點才回來。16日中午2點,林水全帶女兒退房離開。周女士回憶,退房時,女孩走路仍是踉踉蹌蹌,但當時并沒有引起她的注意,事后才知道父親竟然對女兒下這么狠的毒手。

  現場二:新富麗旅館

  在唐人旅館實施殘暴行為后,林水全于18日下午三時入住位于云浮市河濱路的新富麗旅館605房,再次以同樣的方式對小秋蓉進行虐待。為林水全辦理入住手續的前臺服務員李小姐稱,她對林水全印象十分深刻,“這個人實在太奇怪了”。

  一人入住三人退房

  李小姐告訴記者:“辦理入住時只有他一個人,但19日中午一點退房時,卻多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小秋蓉。”

  據李小姐回憶,小秋蓉當時臉色憔悴,形象“邋遢”,身上有明顯的傷痕,但林某全卻衣著光鮮,兩者形成鮮明對比。除了林某全和小秋蓉之外,還有一個女人,個子矮矮的,留著黃色短發。“我當時以為這是一家三口,但那個女人對小秋蓉不理不睬,好不中意的樣子。”李小姐稱,那個女的當時看起來很生氣,出了大堂門口徑直向外走,林水全慌忙開摩托追她,追了一段路才追上。

  退房時連押金都不要

  記者查閱旅館入住資料發現,林水全入住新富麗旅館并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證,而是用一個名為“古廣佳”的身份證。此外李小姐表示,林水全退房時十分匆忙,“當時他們是不辭而別的,不僅鑰匙沒給我們,連押金也不要了”。事后,李小姐發現房間鑰匙被遺棄在六樓的電梯旁。

  被單被染紅房間一片狼藉

  林某全一行人離開后,清潔工上去打掃房間,驚訝地發現房間一片狼藉。墻壁、地板、床上的被單上全是一片片紅色斑點。后經云城公安分局證實,這些紅色斑點是紅藥水。當時林水全怕小秋蓉傷口感染,就在她身上涂了紅藥水。記者事后來到該旅店605房,看到兩面墻壁上仍殘留紅藥水痕跡,一邊墻壁上還粘著小秋蓉的頭發。

  林水全劣跡斑斑,不給錢就去偷

  “他做了太多壞事,只敢晚上回家,一回家就是要錢,不給他錢他就自殘或去偷。”小秋蓉的多名家屬向記者透露,小秋蓉父親林水全性格內向冷漠。小秋蓉的堂叔更氣憤地說:“他不是人,是禽獸。”

  性格內向,分居后不理孩子

  小秋蓉的叔叔林水珠告訴記者,林水全性格內向,與秋蓉的媽媽是經人介紹認識的,結婚前兩人只見過幾次面。2005年兩夫妻分居后,林水全將小秋蓉拋給爺爺奶奶撫養,一年只回兩三次家,看也不看孩子。“他每次回來都是跟家里人要錢,要不到就偷。”

  被懷疑偷錢拿刀砍自己拇指

  據多名家屬透露,林水全當過很多次小偷。“他做過太多壞事了,沒有朋友。以前在家就偷家里的錢。”林水珠說。

  小秋蓉的奶奶鄭蓮芳一提起兒子林水全,氣不打一處來,多次灑淚掩面。“有一次我懷疑他偷了我一千塊錢,他不承認,還拿刀砍自己拇指。”鄭蓮芳說,當時林某全的手指幾乎完全砍斷,只連著薄薄一層皮。林某全被送往醫院后,手指才保住。

  鄭蓮芳還透露,兒子在離婚前就在外面有女人,女兒出生兩個月后就不聞不問。

  七洞石腳村村長梁桂全向記者證實,林某全在村里名聲不好,他之所以性格扭曲干出那種事,可能與他生活困難有關。

  家人眼中的小秋蓉是個活潑堅強的孩子,嗓門大愛唱歌

  兩天來從未掉淚見奶奶泣不成聲

  “奶奶你不要走,我一定好好讀書。”22日下午,小秋蓉見到奶奶,立刻泣不成聲。這是她被送到醫院后第一次哭。小秋蓉的奶奶鄭蓮芳看到體無完膚的孫女,心痛不已,不停地對旁人說,“我的孫女很乖很堅強的……”。

  在家人眼中,小秋蓉是個活潑開朗的孩子。現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她與平時判若兩人。

  小秋蓉的叔叔林水珠告訴記者,小秋蓉跟爺爺奶奶感情很好。“她以前很活潑開朗,愛看電視。她嗓門大,愛唱歌。唱的歌我們也聽不懂。平時她就愛圍著奶奶講話。”

 “她喜歡跟奶奶去田里干活,早上五六點就出門了。家里人嫌她太小不讓她干,但她貪玩不聽話,硬是要跟去。”林水珠說,小秋蓉個性很堅強,遇事不會輕易哭。她只在被人嘲笑成績不好、沒有父母時會哭。林水珠說,小秋蓉很少跟別人說起自己想念爸爸媽媽,而她媽媽每年春節回家看她一次,會給她買衣服,她就高興得逢人便說。

  主治醫師:需反復植皮5-7次

  醫療費大概要50萬元左右

  “小秋蓉只有17公斤,體質非常弱,營養不良,受傷后48小時之內,醫院為小秋蓉補充液體和進行抗休克治療,但嚴重的情況會出現在48小時之后,那時會因傷口感染而病情漸重,危急的話會出現全身感染,肺、肝、腎等器官衰竭。”小秋蓉的主治醫師李孝建說,23日院方會針對小秋蓉的治療開專門會議,制定系統方案,醫療費用大概需要五十萬元左右。

  李孝建表示,小秋蓉全身嚴重燙傷,只能靠其頭皮來反復植皮,需要5-7次,約10天進行一次植皮手術,整個療程需要兩個月以上。“像這種深二度的燒傷,一般都會留下疤痕,本周三將會進行第一次植皮手術。”李孝建估計,光是多次植皮就需要五六十萬元費用,日后如發生瘢痕增生需要進一步手術治療,所需費用更多。

  疑問:林水全還對小秋蓉做了什么?

  7月17日當天,林水全來到父母家,借口帶小秋蓉到城里剪頭發,把小秋蓉帶走,直到8月14日出現在唐人旅館,那么7月17日-8月14日,他帶著小秋蓉究竟做了什么?林水全接受審訊時含糊其辭,自稱他居無定所,偶爾住一下旅店。

  舅舅今天動身找小秋蓉媽媽

  22日下午,記者聯系到小秋蓉的舅舅徐先生,徐先生稱,小秋蓉的媽媽徐連妹目前在南海西樵打工,但沒有配手機,幾天來都聯系不上她,家里甚至連她在哪個廠里打工都不知道。徐先生準備23日動身到佛山去找徐連妹。“小女孩現在最需要關懷,無論如何媽媽都要在身邊,我是怕姐姐突然知道這個消息會承受不住。”徐先生說。

  熱心讀者打爆本報電話,紛紛表示要為小秋蓉捐款

  前往醫院捐贈者絡繹不絕

  小秋蓉的遭遇牽動人心,熱心讀者打爆本報的報料熱線,譴責禽獸父親的同時,紛紛表示要為小秋蓉捐款。記者在廣州市紅會醫院看到,前來捐贈的熱心人士絡繹不絕。小秋蓉姑姑林天云的手機則響個不停,都是熱心人士打來詢問小秋蓉病情和捐款方式的。林天云告訴記者,21日和22日兩天,現金捐款累計超過6000元。此外,七洞石腳村雖是個窮山村,但村民們獲悉林家慘案后集資了3000元給小秋蓉治病。

  目前,醫院為小秋蓉設立了捐款賬號:3602001109005059989,戶名: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開戶行:工商銀行同福中支行;備注欄請注明捐獻給“林家小蓉”。

  白領王小姐帶著玩具和營養品趕來醫院探望小秋蓉,看到小秋蓉叔叔后,王小姐立刻掏出700元現金。她說:“這種方式更直接、更及時!”

  據悉,在“郭美美”事件以后,市紅會醫院收到的社會捐助大幅減少。該院一工作人員一再解釋,市紅會醫院跟紅十字會沒有行政隸屬關系,“只要捐款打進這個賬戶,就可以直接用于小秋蓉的治療,大家不用擔心”。當然,熱心人士也可直接聯系小秋蓉的姑姑林天云,手機號為13425294272。 

  記者獲悉,云安縣已為小秋蓉設立了政府救助金,首期5萬元政府救助款已劃轉到位,救助小秋蓉的募捐活動正在該縣踴躍進行。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7歲女童遭父親用開水淋燙續:其父疑與女友串供》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