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新聞專題 > 蜱蟲 > 蜱蟲作亂元兇或為新型布尼亞病毒

蜱蟲作亂元兇或為新型布尼亞病毒

來源:新京報 作者: 2010-9-14

摘要: “河南蜱蟲叮咬事件”的元兇或將鎖定為一種新型的布尼亞病毒,而衛生部也正在組織專家制訂“人感染新型布尼亞病毒病診療方案”,從臨床診斷和治療方法上,對發現的感染病例,進行有效的界定和治療。已從病人身上分離出病毒昨日,記者了解到,中國疾控中心有關部門已經從病人身上分離出一種“新型布尼亞病毒”。有專家稱,......


  “河南蜱蟲叮咬事件”的元兇或將鎖定為一種新型的布尼亞病毒,而衛生部也正在組織專家制訂“人感染新型布尼亞病毒病診療方案”,從臨床診斷和治療方法上,對發現的感染病例,進行有效的界定和治療。



  昨日,專家表示,從目前來看,這一病毒主要由蜱傳播,是可以治療的,而且病死率很低,公眾不必恐慌。



  已從病人身上分離出病毒



  昨日,記者了解到,中國疾控中心有關部門已經從病人身上分離出一種“新型布尼亞病毒”。



  衛生部正組織專家制訂相關診療方案。此次專家組成員不僅來自中疾控以及北京的醫院,河南、山東等地的基層醫生也加入其中。昨日,記者聯系到專家組成員之一、北京大學醫學部傳染病系主任、北大第一醫院徐小元教授,徐小元證實相關部門已經分離出病毒的說法。



  有專家稱,“布尼亞病毒”是一個大類,而“新型布尼亞病毒”可能會被認定為一種新病毒,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布尼亞病毒自然感染見于許多脊椎動物和節肢動物(蚊、蜱、白蛉等),對人可引起類似流感登革熱的疾病、出血熱(立夫特谷熱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等)及腦炎(加利福尼亞腦炎)。



  病毒未現人際傳播



  據《第一財經日報》報道稱,2010年5月,衛生部組織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及臨床等有關專家,編寫印發了《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監測方案(試行)》。根據方案要求,衛生廳進一步組織開展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監測。重點發現并證實可能同樣引起臨床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癥狀的一種布尼亞病毒。



  此次衛生部正在組織專家編寫的“診療方案”中,已暫時使用了“人感染新型布尼亞病毒”這一說法。但這是否是這一病毒的最后名稱,記者并未得到明確證實。



  徐小元說,方案中將包括病毒的監測、診斷、鑒別、治療等內容,他強調,這一病毒仍然需要按照“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進行監測,并且這一病毒通過蜱傳播,目前未發現人傳染人的病例。



  對于此病毒的“致病力”的問題,徐小元認為,河南這么多年有疑似500多人感染,18人死亡,死亡率很低。



  徐小元強調說,這種蜱傳疾病具有地域性的特點,而且感染多在3—11月份,在治療上,只要對癥治療,如果出現了細菌感染的情況,使用相應的抗生素,都能達到不錯的效果,所以公眾沒有必要因此恐慌。



  熱點



  昨日下午5時25分,衛生部專家組與河南省疾控部門在商城縣召開技術工作會,多家媒體旁聽并提問。專家組組長、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主任王世文介紹了專家組這兩天在商城的調研情況,并稱今后相關蜱傳疫區的醫務工作人員將在崗前接受無形體病的防治知識培訓。



  專家組成員之一、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稱,目前調查工作正進入到系統研究階段,于昨日正式啟動對病人的血液樣本進行檢測。



  衛生部專家組培訓一線醫生



  據悉,專家組一行自來到商城后,多次趕赴當地疾控中心和縣醫院以及商城縣多個鄉鎮,對商城縣蜱傳疾病的防控和治療進行了督察和技術指導。專家組成員于到達當日,在河南省商城縣人民醫院對一線醫生進行了一次培訓。這次培訓共召集了商城縣19個鄉的醫生,包括商城縣醫生以及信陽市治療蜱蟲叮咬病例較多的幾位主治醫師。



  王世文表示,這次商城之行的調研成果將為衛生部門制訂修改相關防控方案提供依據,其中包括今后相關疫區的醫務工作人員將在上崗前接受無形體病的防控培訓。但王世文同時也稱,蜱傳疾病疫區的劃定還沒有明確。



  至于這次商城蜱傳疾病致死事件,能否使得相關部門對我國整個防疫體系的法律法規進行修改和突破,王世文表示,只能等他向衛生部匯報之后,等待研究決定。



  疾控部門回應瞞報質疑



  昨日會上,有媒體記者問道,商城當地有群眾反映,一些被蜱蟲咬過之后死亡的人,當地官方并沒有上報,“當地疾控部門確定蜱傳疾病致死病例的依據是什么?”



  河南疾控部門負責人表示,流行病學病例的確定與老百姓的直觀認識并不完全相符,譬如蜱傳無形體病,疾控部門必須確定死亡病例有發熱及血小板減少以及出血等癥狀,而且還要排除其他死因,才能最終確定為該種病例。



  本報記者提問稱,本報掌握了兩例死者的部分病例資料,顯示商城縣鲇魚山鄉農民龔正成和伏山鄉農民雷呈華,分別被確診為發熱伴血小板減少綜合征和無形體病,兩人最后都不治身亡,卻沒有出現在商城縣上報的死亡病例之中,原因何在?



  河南省疾控中心副主任許汴利解釋說,像龔正成這樣的患者,因為在家中死亡,給疾控部門的數據統計造成了困難,而對于其他媒體所反映的未列入統計數據的個例,已責成商城縣有關部門進行調查。



  許汴利稱,在2007年信陽發現3名疑似無形體病病例后,當地疾控部門立即加強了對醫護人員的培訓和病例的監測,并制定了診療的方案。





  商城縣平均每村一個病例



  據王世文介紹,2009年,商城縣發現疑似無形體病病例87例,死亡5例;今年截至目前,共發現120例,死亡1例,當地平均一個村一個病例,發病時間多集中在4月份至8月份,94.2%的患者為農民,其他則為學生和商業服務人員等。病患相對集中的年齡是50歲以上,其中男女的比例為1:2.7,發病地點則集中在淺山丘陵地帶。



  但王世文指出,因當地三分之二的青壯年農民都外出打工,留下村民以老人和婦女居多,所以上述數據并不具備精確的流行病學價值,還需要進一步調查和修正。



  病原體傳播率與蚊子差不多



  王世文還介紹說,經過衛生組專家對當地村民和村醫的調查,發現當地的宣傳已經有一定成效,基本上村民和村醫對無形體病有一個基本的認識。



  王世文還稱,這次調研幫助其糾正了之前的一些學術觀點,比如這次他發現家禽身上并沒有蜱蟲,蜱蟲多集中在發毛較細的家畜身上,這將為其修改相關防控方案提供了新的依據。下一步,有關部門將重點研究蜱傳病原體原宿主的情況。



  王世文表示,商城縣出現的疑似無形體病病例基本上可以肯定為蜱傳疾病,但民眾不需要對蜱蟲過于恐慌。蜱的病原體傳播率與蚊子差不多,根據其傳播特點和傳播途徑而言,這種病是可防可控的。



  新聞資料



  布尼亞病毒



  布尼亞病毒自然感染見于許多脊椎動物和節肢動物(蚊、蜱、白蛉等),可感染小鼠,并能在一些哺乳類、鳥類和蚊細胞培養中生長;對人可引起類似流感或登革熱的疾病、出血熱(立夫特谷熱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等)及腦炎(加利福尼亞腦炎)。有蚊媒、蜱媒、白蛉媒3種傳播類型。有些病毒在其節肢動物媒介中,可經卵、交配或胚胎期傳播。



  談蜱不必“色變”  



  最近幾天,人們幾乎是“談蜱色變”,好像這種蟲子是一夜之間出現的新魔鬼。這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媒體信息的不對稱性,事實上,對廣大農民以及野外工作者來說,蜱根本不是什么陌生的東西。  



  “我曾侍奉過硬蜱國王”  



  2007年8月的一天,魯北某地,白天我在樹叢里拍攝昆蟲。當晚洗澡的時候,摸到頭皮上似乎長了個什么不疼不癢的疙瘩。同伴過來仔細一看,驚叫了一聲,說是我頭上長了個黃豆大小的血泡。我告訴同伴仔細瞧瞧這個血泡是不是長著八條腿,同伴果然發現了八條短短的小細腿。我被蜱叮了!  



  “八條腿”足以說明它并非昆蟲。蜱是蜘蛛的親戚,屬于蛛型綱蜱螨亞綱。跟讓很多美女談之色變的螨蟲一樣,已知的800多種蜱也大都是小不點,最大的體長也不過1厘米左右。它不會飛,也不會主動往人家里湊,所以盡管蜱分布極廣,卻一直鮮為人知。  



  在病原生物學家眼里,蜱絕對是個狠角色。它在很多疾病的流行過程中起著很大的作用,在傳播疾病的種類和廣泛性方面,只有蚊子可以略勝它一籌。被它叮咬以后,大部分情況下不會有什么嚴重后果,不過你也可能遭遇以下疾病:萊姆病、斑疹熱、Q熱、森林腦炎、出血熱、巴貝斯蟲病、泰勒蟲病、落基山斑疹熱和最近同蜱一起“爆紅”的無形體病。因為蜱的口器很復雜,長有倒刺,一旦拔出動作不恰當,就可能折斷在皮膚里,造成感染。很多媒體渲染的“蜱癱”實際上非常罕見,只有短時間內被大量蜱叮咬,蜱唾液里的毒素才有可能造成這種情況。  



  “無形體病”并不兇險  



  醫生接觸蜱以及蜱傳病的機會并不多。不過,任何一本大學醫學寄生蟲學和微生物學教科書都會提到蜱和幾種常見的蜱傳病,而且這些蜱傳病如果診斷準確及時,都可以治療。即便是看似陌生的“無形體病”,也能找到一大堆英文文獻。何況,2008年衛生部也已發出了《人粒細胞無形體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試行)》,規范了診療和病情上報制度。  



  人粒細胞無形體病(HGA),是一種被稱作嗜吞噬細胞無形體的立克次體造成的疾病。立克次體(rickettsia)是一種微小的細菌。1990年,美國威斯康星州有男子在被蜱叮咬兩周后死亡。科學家在這名病人的血液內分離到了類似于立克次體的東西,后來的分子生物學研究將其確定為一種“無形體”。無形體正是立克次體的一類。近年來美國報告的此種病例大約有600—800例。它的潛伏期在一到兩周,發病后的癥狀跟流感頗為相似。總體來說,其病死率約為  1%,別以為這是一個很高的數字,普通流感的死亡率也有1%-1.5%。目前由于病例數太少,而且嗜吞噬細胞無形體在體外難以培養,所以這種病還有很多疑問尚待進一步研究。  



  拔出蜱刺要小心  



  身邊出現了蜱的蹤跡該怎么辦呢?  



  首先應避免在樹林和草叢中久留,如需進行野外工作,那么進入蜱區的時候應該做好個人防護。戴帽子、穿長褲長衣、把褲腿扎進襪子或者靴筒里。如果可能的話,可以在衣服和皮膚上噴灑一些含有避蚊胺(DEET)的驅蚊水。建議穿著淺色的衣物,倒不是說淺色不招蜱,而是一旦有蜱落到衣物上可以更容易發現。  



  從可能有蜱出沒的地方回家后,要先檢查一下寵物身上是否有蜱。它們更容易被蜱叮咬。蜱唾液里的一些成分可以讓你感覺不到疼痛。所以洗澡時要特別注意自己的頭皮、耳后、頸部、腋窩等有皮膚褶皺的地方是否有蜱在叮咬。研究發現,蜱攜帶的那些有害微生物大多是在蜱叮咬在人身上超過24小時后傳播給人的,如果及時去除身上的蜱,可以極大降低感染蜱傳病的風險。  



  一旦發現了叮在身上的蜱,不能捏、拽、用火或者其他東西刺激它,這既可能使蜱的口器折斷在皮膚里,也會刺激蜱分泌更多攜帶病原體的唾液。最好能立即就醫,請醫生來處理。如果一時間無法就醫,你可以用尖頭鑷子,盡可能靠近皮膚夾住它的口器,然后將它拔出來,不要左右搖動。拔出蜱后,應用酒精或者清水清洗傷口。不要將拔下來的蜱扔掉,可以把它放進一個密封塑料袋或者瓶子置于冰箱。一旦日后不幸出現了蜱傳病的癥狀,它會幫助醫生更容易找到發病的原因。



  近日,“蜱蟲事件”元兇或將鎖定為一新型病毒——布尼亞病。  



  有關專家表示:廣東地區,犬類是蜱蟲主要宿主。因此專家建議養犬人士平時一定要做好寵物犬的清潔工作。出去遛狗之前,最好噴一點抗蟲噴劑。只要注意清潔,基本不會發生蜱蟲叮咬人的情況。  



  寵物可能傳播的疾病  



  目前,養寵物在城市已非常普遍,由此而引起的人的健康問題也越來越突出,我們該如何來認識并預防這些寵物傳染病呢?  



  專家介紹,寵物通常攜帶寄生蟲和病毒,其中一部分會感染人,形成人畜共患疾病。  



  1.狂犬病:不僅是被攜帶狂犬病病毒的狗咬傷、抓傷才會被傳染,其他的溫血動物都可能攜帶狂犬病毒。作為人畜共患的急性傳染病,病死率極高,一旦發病,幾乎百分之百死亡,全世界僅有數例存活的報告。  



  這種傳染病的傳播者不僅是攜帶有狂犬病毒的狗,貓、蝙蝠、狐貍、狼、貓鼬、浣熊、臭鼬及馬、豬、猴子、鼠、金絲熊、兔子、烏龜、鳥、孔雀等等也有可能。通常情況下,被前五種動物咬傷、抓傷,就有必要接種狂犬病疫苗了。  



  據了解,狗、貓和鼠等寵物除了能傳播狂犬病病毒,還能夠通過咬人或舔人的傷口傳播各種病菌,比如能導致扁桃體炎的鏈球菌,還有會引起百日咳博爾德氏桿菌和紅球菌感染,對人的腦和心臟造成損害。  



  2.貓抓病:這種病是一種名叫“巴爾通體”的病原體引起的疾病,感染貓抓病的患者80%與貓抓、咬傷有關,狗、兔、猴咬傷也可引起貓抓病。隨著養寵物的人和流浪貓的增多,貓抓病患者也呈上升趨勢。  



  3.寄生蟲病:比如鉤蟲,它的幼蟲一旦鉆進人體皮膚,就會引起嘔吐、腹瀉、體重減輕,或者導致眼睛或內臟的損傷。還有一種弓形蟲,它對孕婦的威脅比較大,可能造成其流產。  



  4.鳥類中的金絲雀和鸚鵡等羽毛中的角蛋白能引發過敏和氣喘。  



  這些寵物鳥有時還會導致嚴重的感染,包括肺部衣原體感染,其癥狀與普通感冒相似,會出現干咳、發熱、發抖和肌肉疼痛,如不及時治療,死亡率較高。  



  5.烏龜、蛇、蜥蜴等兩棲類動物也很容易傳染各種疾病。根據目前的研究,已經發現烏龜身上很容易攜帶沙門氏病菌,人體一旦接觸就很有可能感染,癥狀表現為高燒、腹瀉。蜥蜴在爬行的過程中體表會沾染很多病菌和微生物,傳染皮膚病和呼吸道疾病的概率很高。  



  6.蛇帶有彎曲桿菌,受這種病菌感染的人會出現胃痛以及食物中毒等癥狀。  



  7.觀賞魚:一些觀賞魚身上帶有與結核菌類似的致病菌,人在清潔魚缸時如果皮膚上有傷口,也是很容易造成感染的。  



  專家建議  



  減少寵物與外界野生動物的接觸  



  ☆剛從市場購買的寵物,最好到寵物醫院給寵物進行全面的體檢,檢查它們是否攜帶病菌。  



  ☆經常清洗寵物飼養箱,避免在你的廚房或者任何你準備食物的地方清理它們的籠舍,不要一邊處理寵物一邊吃東西。  



  ☆喂養另類寵物盡量減少家里寵物與外界野生動物的接觸。因為野外的同類動物身上帶有大量的病菌,一旦與家中寵物接觸,病菌就會很快傳染。  



  ☆經常保持寵物身體和居住環境的衛生,寵物的排泄物做到及時清理。跟兩棲類寵物打交道盡量保持一定的距離,千萬不要用口和它們接觸,也盡量避免皮膚和這些寵物的直接接觸。任何時候當你接觸過你的寵物后,一定要用帶有消毒劑的肥皂洗手,用碘酒消毒也是必要的。  



  ☆老人、孕婦、兒童、免疫能力低的人,特別是在醫療護理情況下的病患,應盡可能減少與寵物接觸,尤其是兩棲及爬行類寵物。  



  ☆家中飼養寵物的人要注意經常通風換氣,保持室內清潔,在飼養寵物過程中如果感到身體不適,應盡早向醫生咨詢或去醫院檢查就診。  



  需要提醒您的是,蛔蟲、絳蟲、弓形蟲和隱孢子蟲還會感染人類,其中,絳蟲的危害最大。所以,主人在愛護寵物的同時,自己和家人也要注意衛生,千萬不要大意。



        令人談之色變的蜱蟲疫情,讓河南商城等地的百姓寢食難安。而相關部門以“維穩”為借口,一味刻意隱瞞,拒不公開發布真相,以致多人為此無辜付出生命代價,且疫情呈現愈演愈烈之勢。在媒體的干預下,河南有關方面這才“想通了”,于昨天首次向社會公布病例感染及死亡數字,蜱蟲肆虐的冰山,這才浮出一角。  



  我之所以用“冰山一角”這個詞,是對河南官方在被動情況下做出的“緊急通報”的權威性持保留看法的,原因是他們過去的敷衍和冷漠,狹隘與官僚,至少在這次事件上不能取信于人。而新近披露的數據,又更加不能讓人放心。  



  就在9月8日同一天,河南官方的通報就出現兩個版本,相互打架:河南省疫控中心負責人當日向新華社記者介紹,自2007年5月首次出現疫情以來,截至2010年9月8日,河南省共監測和報告245例疑似無形體病例,死亡2例。而河南省衛生廳的通報稱,截止9月8日,河南省已發現557例病例,死亡18例。兩個版本惟一相同點是發病重點區域,都集中在商城縣、光山縣等地。  



  如此亂象之下,當地官方竟然還在極力做出辨解,否認瞞報疫情,稱已及時上報。豈非自欺欺人!  



  河南自2007年5月信陽市就出現首例疑似蜱蟲感染的無形體病例,自此呈擴散漫延之勢,如今不僅是在信陽當地的商城縣、浉河區、光山縣和平橋區集中爆發,而且據稱山東萊蕪、湖北荊州等地也有疑似無形體病的死亡病例。然而上述信息過去聞所未聞,都是在昨天媒體曝光后這才結伴呼嘯而至。  



  顯然,河南官方瞞報蜱蟲疫情是成立的,個中實情及原因不難讓人察覺。有關官員一直反復強調我國尚未分離出人粒細胞無形體病的病原體,所以至今并沒有明確的診斷依據,“所有病例嚴格來說都是疑似病例”,這導致基層醫院遇到患者后,無法確診,只能根據血液等檢驗結果,做對癥治療。更有基層官員直言根據上級要求,出于“維穩”需要暫不對外公布,以免引起百姓恐慌。這導致越來越多的感染者不能得到及時正確醫治而死亡,而民眾的恐慌程度與日俱增,許多村民為防蜱蟲叮咬連地都不愿下,田都不敢種了。  



  我們知道,不瞞報疫情,有兩層意思,一是要在第一時間報告上級,二是要在第一時間告知公眾。至于導致公眾過度恐慌等所謂“副作用”,完全可以通過科學的解釋來避免。反之,老百姓不能及時得到準確信息的恐慌,肯定要遠甚于信息公開。河南有關方面如此自設“顧忌”,必將導致數據統計不透明,防控不力,而此番他們公布的數據相互矛盾,已經充分說明這其中的嚴重弊端,至于可能掩蓋其中的真實的疫情感染真相,則令人不堪想像。  



  其實關于疫情瞞報,我們有過極為深刻的經驗教訓。近一點的一次,是2008年  3月份,安徽阜陽出現多例手足口病癥,但當地有關部門卻遮遮掩掩,直至4月下旬,迫于輿論壓力,才發布疫情消息,后來,疫情在全國各地蔓延。遠一點的一次,更是讓中國人刻骨銘心,那就是2003年春天的非典疫情。非典帶給我們最深刻的教訓,就是瞞報疫情會帶來多么嚴重的后果。正是非典疫情大爆發,暴露出我國政府信息資源管理嚴重滯后的問題,也使公眾對政務信息公開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并促使相關立法腳步大大加快。說非典催生了《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并不為過。另外上述經驗教訓也最終證明,在突發或容易造成民眾恐慌的事件面前,只有政府信息及時公開,積極引導,才是有利于化解和平復百姓情緒的最佳途徑,促進問題良性發展,實質更有利于“維穩”。  



  就專業角度而言,蜱蟲叮咬起先人體高燒不退,隨后血小板、白細胞銳減,最終多器官功能衰竭而亡,且具傳染性。這看起來很可怕,但在信陽154醫院感染科主任崔寧看來頗為樂觀,他介紹,從去年起,該科已經治好了100多名感染無形體病的患者。“只要初期不被誤診耽擱的話,這病太好治了。”而媒體報道的多起死亡病例,幾乎無一例外是因為基層診所或患者本人疏忽、誤診所致。  



  由此可見,蜱蟲致人無形體病可防可控,許多死亡的悲劇是能夠避免的。而遍存于相關各級部門的官僚作風,則恰似頑疾毒瘤,比蜱蟲咬人更可怕,非施以猛藥不能根治。

醫學百科App—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


頁:
返回頂部】【打印本文】【放入收藏夾】【收藏到新浪】【發布評論


察看關于《蜱蟲作亂元兇或為新型布尼亞病毒》的討論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