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半身不遂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溫補氣血治半身不遂

 對于中風的防治,一是對中風先兆期要早防早治,減少發病率,二是對急性期要有好措施,不留或減少后遺癥,三是在恢復期制訂有效方案,把致殘率減低到最底水平。

  恢復期偏癱是重要的臨床表現,還有失語,語言不利,大小便失禁,記憶力減退,生活不能自理等等。

  筆者在長期實踐中發現,腦中風引起的偏癱患者,大部分表現為陽氣不足陰氣有余,多用溫熱回陽、補腎榮腦、溫熱氣血、補氣活血、醒腦開竅之法,及用大劑附子、麻黃、吳茱萸溫熱通脈行血,協調陰陽,暢通經絡,往往收到滿意效果。茲舉病案說明之。

  桑某,男,63歲,山西省大寧縣甘棠村人。2006年9月15日前來就診,患者于半年前早晨突然右半身不能自主運動,肢體強痙,曲伸困難,畏寒怕冷,還沒有入冬,卻穿一身棉衣,兼有語言不利,口眼歪斜,便溏,下肢腫脹。來就診前曾用丹參注射液、燈盞花素、丹紅注射液治療兩個月,不見好轉。來就診時,舌質暗淡有瘀斑,脈虛細澀。

  證屬:陰盛陽衰,氣血不足,血瘀經絡。

  治則:溫熱除寒,活血化瘀,通經活絡。

  方藥:真武湯加減。

  附子50克,干姜30克,肉桂30克,黃芪20克,當歸20克,赤芍30克,川芎30克,桂枝15克,丹皮15克,木通3克,香附15克,甘草30克,麻黃15克。

  服法:每日1劑,每劑煎2次,早晚溫服。

  屈伸困難者加穿山甲20克;語言不利加蒲黃20克,遠志15克;口眼歪斜加白附子10克,白芍15克;肢體麻木者加威靈仙15克,伸筋草15克,便秘者加蘆薈10克,番瀉葉6克,火麻仁30克,郁李仁15克;小便失禁者加益智仁60克,烏藥30克;上肢癱瘓者加桂枝15克,桑枝15克;下肢癱瘓軟而無力加懷牛膝15克,川續斷30克。

日期:2012年7月10日 - 來自[辯證施治]欄目

淺析中風的類證鑒別

【關鍵詞】  中風

  中風又名“腦卒中”,多由平素氣血虧虛,心、肝、腎三臟陰陽失調,加之憂思惱怒,或飲酒飽食,或房室勞累,或外邪侵襲等誘因,致使氣血運行受阻,肌膚筋脈失于濡養;或陰虧于下,肝陽暴張,陽化風動,血隨氣逆,夾痰夾火,橫竄經絡,蒙蔽清竅,而形成上實下虛、陰陽互不維系的危急證候。它是以猝然昏倒、不省人事,伴發口眼口咼斜、語言不利、半身不遂或無昏倒而突然出現半身不遂為主要癥狀的一類疾病。因本病起病急驟、來勢兇猛、證見多端、變化迅速、與自然界風性善行而數變的特征相似,故古人以此類比,名為中風。中風病的臨床表現多種多樣,在臨證時應注意與癇證、痿證、厥證、痹證、痙證、口僻、暴脫以及破傷風等相鑒別。
  
  1  中風與癇證

  中風與癇證都有猝然昏仆的見癥,但癇證為陣發發作性神志異常的疾病,猝發仆地時常口中作聲,如豬、羊叫,四肢頻抽,兩目上視,口吐白沫,移時蘇醒,醒后如常人,多可再發。中風則仆地無聲,一般無四肢抽搐及口吐涎沫的癥狀,有神昏者需及時治療,方可逐漸清醒,并多有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等后遺癥。神昏尚淺者,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可以通過檢查發現;神昏重者,半身不遂諸證待醒后可知,所以,中風與癇證的鑒別并不困難。對于中風而兼有抽搐癥狀者與癇證的區分,一般中風病人的抽搐多在一側,另一側當是半身不遂,而癇證多為全身性抽搐。簡單地說,中風昏迷時可有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清醒后多有后遺癥,癇證昏迷時四肢抽搐,多吐涎沫,或發現異常叫聲,醒后一如常人。
   
  2  中風與痿證

  中風與痿證均有肢體痿軟無力、肌肉枯瘦的見癥,痿證多是由于肺熱熏蒸所致,常發生在溫熱病中或病后突然肢體痿軟不用;由于脾腎陽虛者,起病緩慢,漸至下肢痿弱不用;因脾胃氣虛者,多見四肢困倦,痿弱無力;因濕熱浸淫,多見兩足痿軟或微腫;由經絡淤阻者,多見手足麻木不仁,或痿廢不用。中風后出現肢體痿軟,甚或肌肉消瘦。多由營衛俱虛,氣滯血淤或風痰流竄經絡,血脈痹阻,氣不運行,血不能濡,導致肢體廢而不用或半身不遂,但常以一側肢體不能自主運動為主,有的伴麻木,有的伴強痙而不能屈伸。同時,痿證多見雙上肢或下肢一側或雙側痿軟無力,甚則癱瘓為主,無強痙不能屈伸癥狀,兩者在臨床上不難鑒別。簡單地說,痿證是指肢體筋脈弛緩,軟弱無力,日久因不能隨意運動而致肌肉萎縮的一種病證;中風則是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伴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言語不利,或不經昏仆而僅以口咼僻不遂為主癥的一種疾病。

    3  中風與厥證   

  中風與厥證均可出現突然昏仆、不省人事,但厥證昏迷時多見面色蒼白,四肢厥冷,無口眼口咼斜、手足偏廢,亦無四肢抽搐等癥。而中風昏迷時可見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清醒后多留有語言謇語等后遺癥。從病因病機來看,厥證是由于氣機逆亂,升降失常,陰陽氣血不相順接所致,厥證之實證病位在肝,由于暴怒,使肝氣上逆,血隨氣升,上蒙神明,閉塞清竅,因而突然昏厥,不省人事;厥證之虛證,與肺脾的關系最為密切,肺脾氣虛,清陽不升,氣陷于下,血不上達,以致神明失主,而發為厥。中風多由素體氣血虧虛,與心、肝、腎三臟陰陽失調,加之憂思惱怒,或嗜食肥甘,或房室所傷、勞累過度等,以致陰虧于下,肝陽暴張,內風旋動,氣血逆亂,夾痰夾火,橫竄經絡,蒙蔽清竅而致猝然昏仆、半身不遂等癥。概言之,中風、厥證雖均可出現突然昏仆、不省人事,但中風有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及后遺癥,而厥證則僅見面色蒼白、四肢厥冷,兩者不難區別。

    4  中風與痹證   

  中風與痹證雖同有手足麻木、肌膚不仁,或肢體強痙、屈伸不利,甚或肢體癱軟枯萎等功能障礙的癥狀,但兩者在臨床癥狀及病因病機上還是有區別的。中風起病急劇,變化迅速,多伴有神志改變及口眼口咼斜等癥狀,其病因病機,早期或輕證見手足麻木、肌膚不仁,乃衛外不固,經脈空虛,風邪乘虛入中于絡,氣血痹阻,運行不暢,筋脈失養所致;后期見一側肢體不能自主運動,偏身麻木,肢體強痙,屈伸不利,甚或肢體癱軟、枯萎,是由于風痰流竄經絡,血脈痹阻,經絡阻塞,氣不能行,血不能濡,或陰血虧虛,筋脈失養所致。而痹證多起病緩慢,進行性加重,多伴有關節疼痛,甚或紅腫,久則關節畸形,無口眼口咼斜及神志改變,其病因病機乃風、寒、濕、熱之邪雜至,侵襲人體,致使氣血運行不暢,經絡阻滯,痹而不通。痹證以肌肉、筋骨、關節發生酸痛、麻木、重著、屈伸不利,甚或關節腫大灼熱為主要臨床表現;中風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伴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語言不利,或不經昏仆而僅以口咼僻不遂為主癥,兩者是較易區分的。

    5  中風與痙證

  中風與痙證均可因熱擾神明而致昏迷,或陰虛血少,虛風內動,筋脈失濡而致筋脈拘急、強痙,出現抽搐的癥狀。但中風昏迷時可見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清醒后雖可留有筋脈拘急、強痙、抽搐的癥狀,但這些癥狀較痙證為輕。而痙證昏迷時可見項背強直、四肢抽搐,甚至角弓反張,同時多伴有頭痛、發熱現象,無口眼口咼斜及半身不遂的癥狀。從發病的病因病機來看,中風由氣虛邪中、情志所傷、飲食不節、積損正衰等因素致使氣血運行受阻,筋脈失于濡養,或陽化風動,血隨氣逆,夾痰夾火,橫竄經絡,蒙蔽清竅所致;痙證則因風寒濕邪阻滯經絡,或熱邪入里,消灼津液,陰血耗傷,筋脈失于濡養,以及熱擾神明而成。簡言之,痙證以項背強直,四肢抽搐,甚至角弓反張或見昏迷為主癥,無口眼口咼斜及半身不遂,而中風昏迷時可見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清醒后多有后遺癥。

    6  中風與口僻

  中風與口僻(俗稱吊線風)均可出現口眼口咼斜,但兩者在伴發癥狀、發病年齡以及發病機制諸方面均有不同。口僻主要癥狀是口眼口咼斜,但多伴有耳后疼痛,因口眼口咼斜有時還伴有流涎、言語不清,不同年齡均可罹患,通常無先兆癥狀,多由正氣不足,風邪入中經絡,氣血痹阻,局部筋脈肌肉失于濡養而成。中風出現口眼口咼斜癥狀者,多伴有肢體癱瘓或偏身麻木無力,發病以中老年人居多,常有先兆癥狀如頭暈、四肢一時性麻木等,病由氣血逆亂,血隨氣逆,上擾腦竅而致腦髓神機受損而成。簡言之,口僻無先兆癥狀,以口眼歪斜為主癥,常伴有耳后疼痛,不伴有半身不遂、肢體麻木等,而中風多有先兆癥狀,出現口眼口咼斜者多伴有半身不遂及肢體麻木等,而無耳后疼痛,兩者不難區別。

    7  中風與眩暈   

  中風昏仆與眩暈之仆倒相似,但兩者在發病年齡、病程發展及發病機制諸方面有所不同。眩暈主要癥狀是頭暈目眩,視物旋轉,輕者閉目即止,重者如坐車船,甚則昏仆,可伴有惡心嘔吐、耳鳴耳聾、眼球震顫、汗出、面色蒼白等,任何年齡均可發生。本病病位在清竅,由腦髓空虛,清竅失養或痰火上逆,擾動清竅而成。中風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伴有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失語,或不經昏仆僅以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為特征,多發生于中老年人,病由氣血逆亂,產生風、痰、瘀,導致腦脈痹阻或血溢腦脈而成。簡單地說,眩暈是慢性起病,逐漸加重或反復發作,昏仆后無半身不遂、不省人事、口眼口咼斜及言語不利等表現;中風多急性起病,昏仆后出現不省人事、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言語不利等,故兩者不難區別。

    8  中風與暴脫   

  中風與暴脫均有神志昏迷的癥狀,但在臨床癥狀和病因病機上有明顯區別。中風是一種突發病,由于氣血逆亂,上犯于腦,導致腦脈痹阻或血溢腦脈之外,臨床以突然昏仆、半身不遂、口眼口咼斜、言語不利、偏身麻木為主癥。暴脫是多由久病體虛,稟賦不足,或年高臟氣衰弱而致體內陽氣極度衰微,虛陽欲脫的一種危重癥候,陽不附陰,宗氣泄,故呼吸微弱,陽氣衰亡不能固表則冷汗淋漓,不能溫煦肢體則四肢厥冷;陽氣亡無力推動血行,血不榮肌膚故面色蒼白,口唇青紫,脈微欲絕,神隨氣散所致神志模糊,甚至昏迷。暴脫多有長期患病史,蘇醒后無言語不利、半身不遂等后遺癥,與中風昏迷后出現不省人事、口眼口咼斜、半身不遂、言語不利等后遺癥迥然不同。

    9  中風與破傷風   

  破傷風中醫學亦稱“金創得風”,認為本病是由創傷后,或有感染灶,失于調治,正氣受損,風邪乘隙侵入,由表入里,引動肝風所致。典型癥狀為牙關緊閉,全身肌肉強直痙攣和陣發性痙攣,輕者痙攣程度輕,發作次數少;重者痙攣程度重,頻繁發作;病人神志始終清楚,感覺無異常。中風主癥為神昏、半身不遂、言語不利等。故兩者有明顯區別,容易鑒別。    在祖國醫學里,中風有雜病與外感之別。本文所談的中風屬于雜病之中風,而《傷寒論·太陽病》中所說的以發熱、惡風、汗出、脈浮緩為主要癥狀的中風,則為外感之中風,屬外感表虛證,與本病名同實異,不屬本病的范疇。有人把各種原因引起的偏癱(半身不遂)、口眼口咼斜均稱為中風,嚴格說來這是不確切的,因為腦癱、腦寄生蟲病、腦膿腫等均可引起偏癱,面神經麻痹(屬周圍性面癱,俗稱吊線風,原歸屬于中風之中,現已從中風中列出)主要表現為口眼口咼斜,這些病都不屬于中風的范疇。
  


作者單位:山西省中陽縣人民醫院,山西 中陽 033400

日期:2008年12月27日 - 來自[2008年第20卷第16期]欄目

四十五、半身不遂

榕樹須二兩,鴨蛋一枚,水三盅;煎取一盅服;日服一次;連服十日;愈者為半數。
 

日期:2008年5月21日 - 來自[下篇 內科、婦科、兒科]欄目

中風

 

中風
劉汶
概述
中風是以卒然昏仆、不省人事、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語言不利為主癥的病證。病輕者可無昏仆而僅見半身不遂及口眼歪斜等癥狀。
由于本病發生突然,起病急驟,“如矢石之中的,若暴風之疾速。”臨床見癥不一,變化多端而速疾,有暈仆、抽搐,與自然界“風性善行而數變”的特征相似,故古代醫家取類比象而名之為“中風”;又因其發病突然,亦稱之為“卒中”。
歷史沿革
《內經》:
仆擊、大厥、薄厥:卒中昏迷期;
偏枯、偏風、身偏不用、風痱:半身不遂;
對病因的認識:
《靈樞  刺節針邪》篇云:“虛邪偏客于身半,其入深,內居營衛,營衛稍衰則真氣去,邪氣獨留,發為偏枯。”
《素問  生氣通天論》“陽氣者,大怒則形氣絕,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
《素問  通評虛實論》“仆擊,偏枯,肥貴人則膏粱之疾也”
唐宋以前,以“外風”立論,認為“內虛邪中”。
張仲景認為絡脈空虛,風邪入中,并分為中經中絡,中臟中腑。治療宜疏風散邪,扶助正氣。《千金方》小續命湯和《素問病機氣宜保命集》大秦九湯為代表方。
唐宋 以后,尤其是金元時期,以“內風”立論。劉元素認為病因是熱,劉河間認為“心火暴甚”,李東垣認為“正氣自虛”,朱丹溪認為“濕痰生熱。” 明代張景岳倡導“非風”之說,提出“內傷積損”觀念。
李中梓將中風中臟腑分為閉、脫二證。
清王清任認為中風是由于“氣虛血瘀”,用補陽還五湯治療偏癱。
近代張伯龍、張山雷認為中風的發生是由于肝陽化風、氣血并逆,直沖瘀于腦所致。
病因病機 1、內傷積損   2、勞欲過度 3、飲食不節 4、情志所傷 5、氣虛邪中
病機                                                                     診斷依據
1、癥狀: 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半身不遂,偏身麻木,口眼歪斜,言語謇澀。
輕證:僅見眩暈,偏身麻木,口眼歪斜,半身不遂。
2、多急性起病,好發于40歲以上。
3、發病之前多有先兆,如頭暈、頭痛、肢體一側麻木等。
4、既往有眩暈、頭痛、心悸等病史,發病前有誘因,如生氣、勞累等。
病證鑒別
1、口僻
不同點:無半身不遂或神志障礙。有耳后疼痛。任何年齡均可發病。
共同點:口眼歪斜,口角流涎,言語不清。
病因:正氣不足,風邪入中,氣血痹阻。
2、厥證
不同點:神昏時間短,移時蘇醒,醒后如常人。發作時常伴四肢逆冷。
共同點:突然昏仆,不省人事。 3、痙證
以四肢抽搐、項背強直,甚至角弓反張為主癥。
共同點:神昏、抽搐
不同點:
痙證抽搐時間長,抽搐后可伴神昏。始終無口眼歪斜、半身不遂等癥狀;
中風抽搐時間短,起病時即有神昏。 4、痿證
共同點:肢體癱瘓、活動無力。
不同點:
痿證:起病緩慢,雙下肢或四肢同時癱瘓。無神昏,常伴肌肉萎縮、筋惕肉潤。
中風:起病急,一側肢體偏癱不遂。
5、癇證
共同點:起病急,突然昏仆。
不同點:
癇證:仆地時口中如作豬羊叫,四肢抽搐,口吐涎沫。神昏短暫,移時蘇醒,醒后一如常人,常反復發作。
中風:仆地無聲,,一般無四肢抽搐、口吐涎沫。神昏癥狀嚴重,時間較長,一般需治療后方可逐漸蘇醒。多伴半身不遂、口眼歪斜癥狀。
辯證要點
1、辨中經絡、中臟腑
中經絡:意識清楚。伴見語言、四肢癥狀,病情輕。
中臟腑:昏不知人,或神志欠清、模糊,病情重。
2、中臟腑之閉證與脫證
閉證:邪氣內閉,屬實證。癥見神志昏迷、牙關緊閉,口噤不開,兩手握固,肢體強痙,大小便閉。
脫證:陽氣欲脫,屬虛證。癥見神志昏憒無知,鼻息低微,目合口開,手撒肢冷,肢體軟癱,二便自遺,汗多。可由于閉證轉化而來。 3、陽閉和陰閉
陽閉:屬陽實證,常由于瘀熱痰火引起。癥見身熱面赤、氣粗息鼾、痰聲如拽鋸、躁擾不寧、便秘溲黃、舌苔黃膩、舌絳干,脈弦滑而數。
陰閉:屬陰實證,常由于寒濕痰濁引起。癥見面白唇暗、靜臥不煩、痰涎壅盛、四肢不溫、舌苔白膩,脈沉滑。 辨病期
急性期:發病后二周以內或一月以內(中臟腑)。
恢復期:急性期后的半年以內。
后遺癥期:發病半年以上。
治療原則
中經絡:平肝熄風,化痰祛瘀通絡。
中臟腑:
閉證:熄風清火,豁痰開竅,通腑泄熱;
脫證:救陰回陽固脫;
內閉外脫:醒神開竅+扶正固脫 恢復期
后遺癥期
三、證治分類     (一)中經絡
    1.風痰入絡證
    肌膚不仁,手足麻木,突然發生口眼歪斜,語言不利,口角流涎,舌強語謇,半身不遂,或兼見手足拘攣,關節酸痛等癥,舌苔薄白,脈浮數。
正氣不足,氣血虛弱,故肌膚不仁,手足麻木;正氣不足,絡脈空虛,衛外不固,風邪得以乘虛入中經絡,痹阻氣血,故口眼歪斜,語言不利,口角流涎,甚則半身不遂;風邪外襲,營衛不和,正邪相爭,故可手足拘攣,關節酸痛,苔薄白,脈浮數。    證機概要:脈絡空虛,風痰乘虛人中,氣血閉阻。
    治法:祛風化痰通絡。
    代表方:真方白丸子加減。本方化痰通絡,用于治療風痰入客經絡,癥見口眼歪斜,舌強不語,手足不遂等癥。
常用藥:半夏、南星、白附子祛風化痰;天麻、全蝎熄風通絡;當歸、白芍、雞血藤、稀薟草養血祛風。
    語言不清者,再加菖蒲、遠志祛痰宣竅;痰瘀交阻,舌紫有瘀斑,脈細澀,可加丹參、桃仁、紅花、赤芍等活血化瘀。  
2.風陽上擾證
    平素頭暈頭痛,耳鳴目眩,突然發生口眼歪斜,舌強語謇,或手足重滯,甚則半身不遂等癥,舌質紅苔黃,脈弦。
肝火偏旺,肝陽上亢,故平時頭痛頭暈,耳鳴目眩;肝火旺盛,木病及子,心神被擾,則少寐多夢;風陽內動,挾痰走竄經絡,脈絡不暢,故突然口眼歪斜,舌強語謇,或手足重滯,甚則半身不遂;
脈弦主肝郁;舌質紅為肝火旺盛,肝陽妄動;若苔膩,脈滑是兼有濕痰。 證機概要:肝火偏旺,陽亢化風,橫竄絡脈。
    治法:平肝潛陽,活血通絡。
    代表方:天麻鉤藤飲加減。本方平肝熄風鎮潛,用于陽亢風動,暈眩,肢麻等癥。   常用藥:天麻、鉤藤平肝熄風;珍珠母、石決明鎮肝潛陽;桑葉、菊花清肝泄熱;黃芩,山梔清肝瀉火;牛膝活血化瘀,引氣血下行。
    夾有痰濁,胸悶,惡心,苔膩,加陳膽星、郁金;頭痛較重,加羚羊角、夏枯草以清肝熄風;腿足重滯,加杜仲、寄生補益肝腎。 3.陰虛風動證
  平素頭暈耳鳴,腰酸,突然發生口眼歪斜,言語不利,手指潤動,甚或半身不遂,舌質紅,苔膩,脈弦細數。
腎陰素虧,肝陽上亢,故平時頭痛頭暈,耳鳴目眩;腰為腎之腑,腎陰不足,腰腑失養,故腰酸;風陽內動,挾痰走竄經絡,脈絡不暢,故突然口眼歪斜,語言不利,手指潤動, 甚則半身不遂;脈弦主肝風;脈細而數,舌質紅為肝腎陰虛而生內熱;若苔膩,脈滑是兼有濕痰。 證機概要:肝腎陰虛,風陽內動,風痰瘀阻經絡。
    治法:滋陰潛陽,熄風通絡。
    代表方:鎮肝熄風湯加減。本方既補肝腎之陰,又能熄風潛陽,用于陰虛風動之眩暈,頭痛,舌強,肢顫等。
    常用藥:白芍、天冬、玄參、枸杞子滋陰柔肝熄風;龍骨、牡蠣、龜板、代赭石鎮肝潛陽;牛膝、當歸活血化瘀,且引血下行;天麻、鉤藤平肝熄風。
    痰熱較重,苔黃膩,泛惡,加膽星、竹瀝、川貝母清熱化痰;陰虛陽亢,肝火偏旺,心中煩熱,加梔子,黃芩清熱除煩。
天麻鉤藤飲                   鎮肝熄風湯
肝陽偏亢,肝風上擾   肝腎陰虧,肝陽上亢
                                    氣血逆亂
平肝熄風,清熱活血   鎮肝熄風,滋陰潛陽
                                    補益肝腎
天麻、鉤藤、石決明    牛膝
山梔、黃芩                  代赭石、龍骨、牡蠣
益母草、牛膝               龜板、玄參、天冬、白芍
杜仲、寄生                   茵陳、川楝子、生麥芽、
夜交藤、朱茯神            甘草
(二)中腑臟
1.閉證
    閉證的主要癥狀是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牙關緊閉,口噤不開,兩手握固,大小便閉,肢體強痙。
肝陽暴張,陽升風動,氣血上逆。挾痰火上蒙清竅,故卒然昏仆,不省人事。如《素問  調經論》所說:“血之與氣,并走于上,則為大厥”    。風火痰熱之邪,內閉經絡,故見面赤、身熱、口噤、手握、氣粗、口臭、便閉、苔黃膩、脈弦滑數等。 (1)痰熱腑實證
    素有頭痛眩暈,心煩易怒,突然發病,半身不遂,口舌歪斜,舌強語謇或不語,神識欠清或昏糊,肢體強急,痰多而黏,伴腹脹,便秘,舌質暗紅,或有瘀點瘀斑,苔黃膩,脈弦滑或弦澀。
證機概要:痰熱阻滯,風痰上擾,腑氣不通。
  治法:通腑泄熱,熄風化痰。
  代表方:桃仁承氣湯加減。本方功能通腑泄熱,順降氣血,治療腑熱內結,腹脹便秘等癥,可用于中風急性期痰熱腑實之證。
常用藥:桃仁、大黃、芒硝、枳實通腑泄熱,涼血化瘀;陳膽星、黃芩、全瓜蔞清熱化痰;桃仁、赤芍、丹皮涼血化瘀;牛膝引氣血下行。
    頭痛,眩暈嚴重者,加鉤藤、菊花、珍珠母平肝降逆;煩躁不安,徹夜不眠,口干,舌紅,加生地、沙參、夜交藤養陰安神。 (2)痰火瘀閉證
除上述閉證的癥狀外,還有面赤身熱,氣粗口臭,躁擾不寧,苔黃膩,脈弦滑而數。
證機概要:肝陽暴張,陽亢風動,痰火壅盛,氣血上逆,神竅閉阻。
治法:熄風清火,豁痰開竅。
代表方:羚羊鉤藤湯加減。本方功能涼肝熄風,清熱化痰,養陰舒筋,用于風陽上擾,蒙蔽清竅而見眩暈、痙厥和抽搐等癥者。另可服至寶丹或安宮牛黃丸以清心開竅。亦可用醒腦靜或清開靈注射液靜脈滴注。    常用藥:羚羊角(或山羊角)、鉤藤、珍珠母、石決明平肝熄風;膽星、竹瀝、半夏、天竺黃、黃連清熱化痰;菖蒲、郁金化痰開竅。
    若痰熱阻于氣道,喉間痰鳴轆轆,可服竹瀝水、猴棗散以豁痰鎮驚;肝火旺盛,面紅目赤,脈弦勁有力,宜酌加龍膽草、山梔、夏枯草、代赭石、磁石等清肝鎮攝之品;腑實熱結,腹脹便秘,苔黃厚,宜加生大黃、元明粉、枳實;痰熱傷津,舌質干紅,苔黃糙者,加沙參、麥冬、石斛、生地。
(3)痰濁瘀閉證
    除上述閉證的癥狀外,還有面白唇暗,靜臥不煩,四肢不溫,痰涎壅盛,苔白膩,脈沉滑緩。
痰濕偏盛,風挾痰濕,上蒙清竅,內閉經絡,故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口噤不開,兩手握固,肢體強痙。痰濕屬陰,故靜臥不煩;痰濕阻滯陽氣,不得溫煦,故四肢不溫,面白唇暗。苔白膩,脈沉滑緩均為痰濕內生之象。    證機概要:痰濁偏盛,上壅清竅,內蒙心神,神機閉塞。
    治法:化痰熄風,宣郁開竅。
    代表方:滌痰湯加減。本方化痰開竅,用于痰蒙心竅,神志呆滯不清者。可加蘇合香丸宣郁開竅。
    常用藥:半夏、茯苓、橘紅、竹茹化痰;郁金、菖蒲、膽星豁痰開竅;天麻、鉤藤,僵蠶熄風化痰。
    兼有動風者,加天麻、鉤藤以平熄內風;有化熱之象者,加黃芩、黃連;見戴陽證者,屬病情惡化,宜急進參附湯、白通加豬膽汁湯救治。
2.脫證(陰竭陽亡)
    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目合口張,鼻鼾息微,手撒肢冷,汗多,大小便自遺,肢體軟癱,舌痿,脈細弱或脈微欲絕。
陽浮于上,陰竭于下,陰陽有離決之勢,正氣虛脫,心神頹敗,故見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目合、口張、鼻鼾、手撒、舌痿、大小便失禁等五臟敗絕的危癥。呼吸低微、多汗不止、四肢厥冷,脈細弱而微等均是陰精欲絕、陽氣暴脫之征。 證機概要:正不勝邪,元氣衰微,陰陽欲絕。
    治法:回陽救陰,益氣固脫。
代表方:參附湯合生脈散加味。參附湯補氣回陽,用于陽氣衰微,汗出肢冷欲脫;生脈散益氣養陰,用于津氣耗竭。兩方同用功能益氣回陽,救陰固脫,主治陰竭陽亡之證。亦可用參麥注射液或生脈注射液靜脈滴注。
    常用藥:人參、附子補氣回陽;麥冬、五味子、山萸肉滋陰斂陽。
    陰不戀陽,陽浮于外,津液不能內守,汗泄過多者,可加龍骨、牡蠣斂汗回陽;陰精耗傷,舌干,脈微者,加玉竹、黃精以救陰護津。 (三)恢復期   中風病急性階段經搶救治療,若神志漸清,痰火漸平,飲食稍進,漸人恢復期,但后遺癥有半身不遂、口歪、語言謇澀或失音等。此時仍須積極治療并加強護理。
    針灸與藥物治療并進,可以提高療效。藥物治療根據病情可采用標本兼顧或先標后本等治法。治標宜搜風化痰,通絡行瘀;肝陽偏亢者,可采用平肝潛陽法。治本宜補益氣血,滋養肝腎或陰陽并補。 1.風痰瘀阻證
口眼歪斜,舌強語謇或失語,半身不遂,肢體麻木,苔滑膩,舌暗紫,脈弦滑。
證機概要:風痰阻絡,氣血運行不利。
治法:搜風化痰,行瘀通絡。
代表方:解語丹加減。本方祛風化痰活絡,治風痰阻于廉泉,舌強不語等。 常用藥:天麻、膽星、天竺黃、半夏、陳皮熄風化痰;地龍、僵蠶、全蝎搜風通絡;遠志、菖蒲化痰宣竅,稀薟草、桑枝、雞血藤、丹參、紅花祛風活血通絡。
    痰熱偏盛者,加全瓜蔞,竹茹、川貝母清化痰熱;兼有肝陽上亢,頭暈頭痛,面赤,苔黃舌紅,脈弦勁有力,加鉤藤,石決明、夏枯草平肝熄風潛陽;咽干口燥,加天花粉、天冬養陰潤燥。
2.氣虛絡瘀證
  肢體偏枯不用,肢軟無力,面色萎黃,舌質淡紫或有瘀斑,苔薄白,脈細澀或細弱。
  證機概要:氣虛血瘀,脈阻絡痹。
  治法:益氣養血,化瘀通絡。 代表方:補陽還五湯加減。本方益氣養血,化瘀通絡,適用于中風恢復階段,氣虛血滯,而無風陽痰熱表現之半身不遂,口眼歪斜,或語言謇澀之證。
    常用藥:黃芪補氣以養血;桃仁、紅花、赤芍、歸尾、川芎養血活血,化瘀通經;地龍、牛膝引血下行,通絡。
  血虛甚,加枸杞、首烏藤以補血;肢冷,陽失溫煦,加桂枝溫經通脈,腰膝酸軟,加川斷、桑寄生、杜仲以壯筋骨,強腰膝。
3.肝腎虧虛證
半身不遂,患肢僵硬,拘攣變形,舌強不語,或偏癱,肢體肌肉萎縮,舌紅脈細,或舌淡紅,脈沉細。
  證機概要:肝腎虧虛,陰血不足,筋脈失養。
  治法:滋養肝腎。 代表方:左歸丸合地黃飲子加減。左歸丸功專滋補肝腎真陰,用于精血不足,不能榮養筋脈,腰膝酸軟,肢體不用等癥;地黃飲子功能滋腎陰,補腎陽,開竅化痰,用于下元虛衰,虛火上炎,痰濁上泛所致之舌強不語,足廢不用等癥。
    常用藥:干地黃、首烏、枸杞、山萸肉補腎益精;麥冬、石斛養陰生津;當歸、雞血藤養血和絡。
    加減:若腰酸腿軟較甚,加杜仲、桑寄生、牛膝補腎壯腰;腎陽虛,加巴戟天、蓯蓉補腎益精,附子、肉桂溫補腎陽;夾有痰濁,加菖蒲、遠志、茯苓化痰開竅。 預防調護
1、未病先防。積極治療高血壓、高脂血癥、高粘血癥、糖尿病、肥胖癥,對有中風先兆癥狀者,嚴密觀察神志及生命指征變化,及時處理。
2、調情志、節飲食、遠房幃、慎起居,并戒煙酒,適度鍛煉身體,勞逸結合。
3、中風發作后,應嚴密觀察病情變化,防止病情惡化及并發癥出現。
4、恢復期宜綜合治療,藥物、針灸、理療、推拿按摩及言語、肢體的功能訓練等互相配合。長期臥床者應預防感染及褥瘡發生。
小結
中風的概念
中風的病因病理。
因情志、酒食、體質等導致肝腎陰虛,肝腎陰虛是致病之本,風、火、痰、氣、瘀相互為患是發病之標,氣血逆亂,上犯于腦,則發為中風。基本病機總屬陰陽失調、氣血逆亂。
重者入臟腑,輕者中經絡。 辯證要點:中風應辨中經絡與中臟腑,中臟腑辨閉證與脫證,閉證辨陰閉和陽閉,辨病期。
中經絡——平肝熄風、化痰祛瘀通絡;
中臟腑——閉證宜開,脫證宜固,內閉外脫宜開閉固脫兼顧。
恢復期及后遺癥期——標本同治。平肝熄風、化痰祛瘀與滋養肝腎、補氣養血并用。 各證型的癥狀特點和治療。
中經絡:
風痰入絡證:祛風化痰通絡法,真白丸子加減。
風陽上擾證:平肝潛陽、活血通絡,天麻鉤藤飲加減。
陰虛風動證:滋陰潛陽,熄風通絡,鎮肝熄風湯加減。
中臟腑:
閉證:痰熱腑實證:通腑瀉熱,熄風化痰,桃仁 承氣湯加減。
           痰火瘀閉證:熄風清火,化痰開竅,羚角 鉤藤湯加減。
           痰濁瘀閉證:化痰熄風,宣郁開竅,滌痰湯加減。 脫證:回陽救逆,益氣固脫,參附湯合生脈散加味 恢復期:
風痰瘀阻證:搜風化痰、行瘀通絡,解語丹加減。
氣虛絡瘀證:益氣養血,化瘀通絡,補陽還五湯加減。
肝腎陰虧證:滋養肝腎,左歸丸合地黃飲子加減。
 
日期:2007年11月16日 - 來自[中醫幻燈庫]欄目

中風半身不遂的熱熨療法

取位:患側肢體
操作方法:取晚蠶砂1000克,分數份裝入布袋,蒸20分鐘,趁熱熨治患側肢體(可數包同時熨)。藥袋冷則更換。每天1次,每次1小時。
日期:2007年7月3日 - 來自[熱熨療法]欄目

半身不遂的點穴療法

病因見中風
穴位:合谷 足三里 曲池 陽陵泉 中脘 氣海 風池 頰車 地倉 下關 承漿等
操作步驟:
瀉合谷,補足三里。每穴平揉、壓放各100-200次。二穴是治療半身不遂的主穴。
四肢配穴:瀉曲池,補陽陵泉。
腹部配穴:瀉中脘,補氣海。
若耳鳴者,加點風池穴,用補法,引少陽之火下行。各配穴,每穴平揉、壓放各100次。
口眼歪斜者,加點頰車、地倉、下關、承漿等穴。輕癥切穴,重癥每穴壓放50次,加強局部恢復的功能。
說話不準確者,加點風府、啞門以除風。每次平揉、壓放各50-100次。配穴切關沖、通里、翳風等穴,幫助前穴的不足。
二便失調者,補列缺、照海,以滋養陰血;瀉承山以清燥熱。每穴平揉、壓放各100次。
四肢并須配合循按法,如搓捻、壓迫、摩擦、揉運等法。
點穴次序:由上而下,先點健側,后點患側。
治療效果:輕癥早期治療,且患者又善于調養的,收效快,治療期短。病程已久,病情重,患者又容易生氣者,收效慢,治愈難。
日期:2007年7月2日 - 來自[點穴療法]欄目
共 9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8 9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