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HBsAg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乙肝防治須重視乙肝表面抗原突變隱患

 

本報訊(記者李惠鈺)乙肝表面抗原(HBsAg)是乙肝病毒(HBV)感染后首先出現的血清學標志物,也是臨床上應用最多的HBV感染血清標志物。由于HBV病毒的復制特點以及乙肝疫苗、抗病毒治療的廣泛應用,HBsAg突變在慢性HBV感染患者中非常常見。突變會導致患者HBsAg檢測結果呈陰性,但其血清或肝臟中仍存在HBV DNA,即隱匿性HBV感染(OBI)。

在近期舉行的“HBsAg突變全球多中心研究解讀媒體會”上,臺灣大學醫學院教授高嘉宏指出:“OBI患者如果作為獻血者或肝移植供體,將會對輸血和手術安全構成重大隱患。同時,HBsAg突變會加速隱匿性乙型肝炎向肝硬化或肝癌進展,并引發免疫抑制后的HBV再激活,導致檢測試劑漏檢、疫苗保護失敗、抗病毒治療失敗等,對疾病進展和療效判斷造成重要影響。”

會上,國家衛計委臨床檢驗中心教授王露楠分享了一項針對中國獻血者隱匿性乙肝S基因相關突變的血清學特征研究。998份HBsAg-/HBV DNA+樣本中,有70.3%的HBV DNA定量結果小于20 IU/mL,僅有2.4%的樣本HBV DNA定量值大于200IU/mL;這些樣本中最常見的血清學模式是抗HBc/抗HBe同時陽性,和單獨抗HBc陽性;OBI樣本中最常見的基因型為B和C;有92.24%的OBI樣本發生了突變,高于HBsAg陽性菌株發生突變的情況。

王露楠表示:“OBI的發生與S基因突變有關,且OBI患者的突變率更高,這對實驗室檢測能力提出了新的挑戰。血清學檢測試劑的設計不僅要滿足靈敏度和特異性,還要具備HBsAg突變檢測的能力。傳統的酶聯免疫吸附試驗的突變檢測能力有待提高。目前結果顯示電化學發光法具有優異的HBsAg突變檢出能力。”

“HBsAg突變全球多中心研究”首次采用真實臨床患者樣本,排除以往使用實驗室制備的“重組”HBsAg蛋白可能存在的潛在偏倚,1553例HBV感染患者樣本有407例來自中國。研究發現:超過70%的樣本發生了HBsAg突變,全球范圍內不同流行地區及不同基因型中總體突變率無顯著差異。其中,大部分中國患者樣本為基因型C,而多位點突變頻率在基因型C感染的人群中更高。在超過30%的中國患者樣本中發現了47種位于“a”決定簇區域的特有突變,這是對于診斷及臨床都非常重要的區域,可能與宿主免疫反應差有關,可導致假陰性診斷結果。

研究還對四種HBsAg商業試劑(羅氏診斷ElecsysRHBsAg II免疫檢測、兩種基于磁珠顆粒的HBsAg免疫檢測、HBsAgELISA檢測)進行了性能比較分析。結果發現,ElecsysRHBsAg II的靈敏度最高,達到99.94%;成功識別出研究中所有(含突變體)的真實臨床患者樣本,證實了HBsAg突變對該試劑的檢測性能沒有影響。ElecsysRHBsAg II 定性和定量檢測試劑均采用獨特的抗原抗體反應體系設計,并使用3種單克隆抗體和1種多克隆抗體的組合,能夠檢測到目前所有已知的HBV血清型,對于HBV感染的篩查、診斷和監測具有重要價值。

《中國科學報》 (2017-10-26 第6版 前沿)

日期:2017年10月26日 - 來自[待分類信息]欄目

通過干擾RNA降低慢性乙肝患者的HBsAg

    ARC-520是治療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的一種新型的、包含小分子干擾RNA (siRNA)的肝臟靶向治療方法。其目的是通過干擾RNA來減少所有HBV的轉錄。
  在HBV感染的黑猩猩和小鼠模型中,我們觀察到病毒顆粒和病毒蛋白質表達的減少。病毒蛋白(尤其是HBeAg 和HBsAg)與免疫耐受、持續感染和疾病進展有關。靶向作用于病毒蛋白的治療方法能重建宿主的免疫,從而促進HBsAg的血清清除。
  這項II期、劑量調整試驗旨在評估應用ARC-520(siRNA為基礎的療法)治療慢性乙肝病毒感染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結果將在AASLD2014上發布。
  一個在健康受試者中進行的I期試驗證實了ARC-520的安全性。這一在兩個中心進行的IIa期、隨機、雙盲、安慰劑對照試驗評估了長期應用恩替卡韋的、HBeAg陰性的慢性HBV感染的患者在單純靜脈應用ARC-520后HBsAg下降的程度和持續時間及其安全性。符合納入-排除標準的患者被按1:3的比例隨機分配到安慰劑組或ARC-520組,并繼續每天應用恩替卡韋。
  我們評估了ARC-520 單次劑量1 mg/kg (1組,8位患者), 2 mg/kg (2組,8位患者) 和3 mg/kg (3組,6位患者)的療效。1組和2組在85天內進行評估,是非盲的。3組正在入組階段,仍未揭盲。
  通過測量HBsAg比基礎狀態下降的程度來評估ARC-520的療效。1組應用ARC-520的患者,HBsAg最低時降低39% (范圍 -22 至 -57),第85天時平均下降31% (范圍-14至-39)。2組應用ARC-520的患者,HBsAg最低時降低51% (范圍 -46至 -59),第85天時平均下降22% (范圍 -7 至 -40)。2組中,與安慰劑組相比,HBsAg降低的百分比有統計學意義。
  所有3個小組都沒有嚴重不良事件、沒有嚴重不良反應、沒有過敏的跡象、沒有劑量限制性毒性,也沒有因為不良反應而終止治療。沒有出現治療所致的生命體征、體格檢查和心電圖改變。很少出現實驗室異常結果,沒有出現明顯的臨床改變、治療意外、ALT, AST, GGT, LDH,膽紅素,肌酐改變或明顯的趨勢。到目前為止,報道的不良反應(n=4)都是輕中度的,并且研究者們認為與研究藥物無關。
  這是首個通過干擾RNA使慢性乙肝患者的HBsAg降低的案例。(藥品資訊網)

日期:2014年11月8日 - 來自[肝膽病]欄目

154例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臨床分析

【摘要】    目的 探討非活動性HBsAg攜帶狀態的臨床特點及病理改變。 方法 對154例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進行B超檢查,120例行肝組織病理檢查,并對其年齡加以分析。結果 B超提示符合慢性肝損害的為66.2%,其中<20歲為2%,20~50歲為68.6%,>50歲為29.4%。120例肝組織病理結果中G1為85%,其中<20歲為41.2%,20~50歲為58.8%。G2~G3為15%。S1為92.5%,其中<20歲為40.5%,20~50歲為59.5%。S2~S4為7.5%。結論 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多數有不同程度的肝損害,建議行肝組織病理檢查,定期行肝功能、HBVM及B超檢查,以便及時采取治療措施。

【關鍵詞】  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乙型;肝組織病理

  根據2005年12月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及感染病學分會聯合制定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1],現對154例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的肝臟病理、B超等臨床特征進行了分析。

  1  對象和方法

  1.1 研究對象 

  154例為2004~2007年體檢發現HBV感染,并定期進行肝功能檢測,沒有肝功能異常的病史。血清HBsAg陽性、HBeAg陰性、抗-HBe陽性或陰性,HBVDNA檢測不到(PCR法)或低于最低檢測限。所有患者1年內均連續隨訪3次以上,ALT始終在正常范圍,排除HAV、HCV、HEV感染者,均未接受過抗病毒及保肝治療。其中男92例,女62例,年齡5~69歲,中位年齡36歲。

  1.2 實驗室檢查 

  以肝活檢同期檢測血清ALT、HBV血清標志物及HBVDNA水平,B超探查肝、膽、脾3個臟器。血清ALT檢測試劑由美國雅培公司提供,用雅培全自動生化分析儀檢測。HBV血清標志物檢測試劑由美國雅培公司提供,用雅培全自動酶免發光儀檢測,采用微粒子酶免分析法。HBVDNA用熒光定量PCR法檢測(試劑深圳匹基公司提供),檢測下限為1×103拷貝/ml。

  1.3 肝組織病理學檢查 

  采用B超引導下1秒鐘快速穿刺活檢術,病理標本用10%甲醛溶液固定,常規制片,HE染色、膠原纖維染色,光學顯微鏡多視野觀察。肝組織病理學診斷標準參照2000年“病毒性肝炎防治方案”[2]。

  2 結果

  2.1 B超檢查結果 

  154例中慢性肝損害(肝內光點增粗、肝大、脾大、肝硬化)102例(66.2%),其中<20歲2例(2%),20~50歲70例(68.6%),>50歲30例(29.4%)。正常52例(33.8%)。

  2.2 肝組織炎癥分級(G)和纖維化分級(S):154例中選取年齡14~50歲120例行肝組織病理學檢查,G1為102例(85%),其中<20歲42例 (41.2%),20~50歲60例(58.8%)。G2~G3為18 例(15%)。S1為111例(92.5%),其中<20歲45例(40.5%),20~50歲66例(59.5%)。S2~S4為9例(7.5%)。

  2.3  120例肝穿中,B超符和慢性肝損害的72例(60%)。

  3 討論

    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是病毒復制趨于靜息,ALT正常,血清HBVDNA很低水平或不能檢出。臨床體檢發現時已處于非活動性HBsAg攜帶狀態,提示其實際感染HBV的時間更長,因血清HBe轉換都在亞臨床進行,可能有低幅度的血清轉氨酶波動,但常被漏檢,或由于肝臟代償能力很強,而表現為肝功能正常,進而有可能發展為隱匿性肝硬化,甚至HCC[3]。本研究中154例非活動性HBsAg攜帶者中B超符和慢性肝損害的占66.2%,120例肝臟病理學檢查顯示所有患者均有輕度炎癥反應(G1~G3)和不同程度纖維化表現。并且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加重,尤以20~50歲表現明顯,這一年齡段的患者可能經歷了一次甚至多次隱匿的免疫清除期,因此炎癥及纖維化程度明顯高于其他年齡段,積極地對此類患者進行抗纖維化治療是必要的[4]。本研究120例肝穿中,B超符和慢性肝損害的72例,占60%,提示無創傷的B超檢查在非活動性HBsAg攜帶狀態的輔助診斷中有一定的價值,但最好能進行肝活體組織檢查。

【參考文獻】
    [1]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感染病學分會.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J].中華肝臟病雜志,2006,5:390~392.

  [2]中華醫學會傳染病與寄生蟲分會,肝病學分會.病毒性肝炎防治方案[J].肝臟,2000,5:257~263.

  [3]駱抗先.乙型肝炎基礎和臨床[M].第2冊.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1,320~321.

  [4]李嘉,趙桂鳴,朱理珉,等.免疫耐受期和非活動復制期乙型肝炎病毒感染者的肝臟病理與臨床特征[J].中華肝臟病雜志,2007,15(5):326~329.

日期:2013年9月26日 - 來自[2008年第8卷第3期]欄目

ELISA一步法對高濃度HBsAg的影響分析

【摘要】  目的 探討導致二對半中HBsAg陰性e抗原陽性的原因。方法 收集本院2008年以來體檢和住院病人兩對半結果中HBsAg陰性e抗原陽性的3例標本,用ELISA法雙試劑分一步法和二步法分別測定,并應用 DNA進行確認。結果 3例標本中1例陰性,2例陽性。結論 對可疑樣本復檢時,不能選擇同一廠家的一步法試劑,避免HooK effect的出現而影響檢測結果。

【關鍵詞】  表面抗原;e抗原;前帶現象

 酶聯免疫吸附(ELISA)實驗,按其操作步驟分為一步法和二步法;一步法因為操作更簡單而深受廣大用戶的青睞。筆者在常規檢查乙肝五項時,發現3例HBsAg陰性HBeAg單顯陽性的樣本,后經兩步法復檢,DNA確認,1例陰性,2例陽性,證實為ELISA一步法引起的假陰性結果,報告如下。

  1 材料與方法

  1.1 標本來源

  標本采自本院正常體檢者。

  1.2 試劑

  HBsAg試劑盒使用北京金豪公司和上海科華公司,通過國家批批檢。

  1.3 主要儀器

  KHB ST-360酶標儀,KHB ST-36洗板機。

  1.4 方法

  血樣本在常規下用一步法和兩步法分別進行檢測,操作嚴格按試劑說明書進行。

  2 結果

  見表1。表1 3例HBsAg陰性e抗原陽性標本檢測結果

  3 討論

  HBeAg存在于乙肝病毒Danna顆粒的核心部分,HBeAg存在表明HBV處于增殖和復制狀態,具有強烈的傳染性。乙肝兩點半檢測HBeAg陽性較為罕見,文獻報道可能是與INF-a治療中C基因區的短暫整合或s基因序列中a決定簇前有插入性變異有關。從實驗的結果看,一步法在檢測中2例出現了假陰性結果,而兩步法檢測結果呈陽性,這是一種叫做前帶現象(或Hook效應)引起,即在檢測高滴度抗原(抗體)時出現的極低水平陽性和假陰性結果。產生“Hook effect”的原因,多數的研究認為,在檢測高滴度抗原(抗體)時,抗原(抗體)與固相抗體(抗原)反應的比例不當,過剩的抗原(抗體)僅與標記抗體(抗原)結合,而不能與固相抗體(抗原)吸附,洗滌時被洗掉,從而導致僅有少量抗體(抗原)被利用,造成假陰性結果。要改善“HOOK”,最簡單的方法時稀釋高滴度的待測樣本,這無疑將增加工作量,而采用二步法檢測可完全消除“HOOK”效應,降低漏檢率。因此,筆者認為對可疑樣本復檢時,不能選擇同一廠家的一步法試劑,避免HooK effect的出現而影響檢測結果。這樣既避免了假陽性(陰性)結果的出現,又減少了醫療糾紛。

【參考文獻】
  1 洪宏,趙枰.ELISA法檢測血清HBsAg前帶現象的探討.檢驗醫學與臨床,2007,(1):39.

  2 何剛,宋本先,董五平.ELISA法檢測HBsAg前帶現象1例.臨床輸血與檢驗,2003,(2):147-148.

  3 毛新友.酶免疫一步法檢測HBsAg前帶現象及其對策.現代檢驗醫學雜志,2003,(2):38.

  4 常立俊.HBeAg酶試荊假陽性原因探討.華美通訊,1999,1(2):21.

  

日期:2013年9月26日 - 來自[2011年第9卷第3期]欄目

HBsAg定量與定性檢測在應用價值上的比較

【關鍵詞】  HBsAg檢測;定向;定量

  免疫方法學的好壞影響到檢測結果的準確性,影響到臨床的應用價值。筆者運用HBsAg(FIA)質控血清,對HBsAg定性和定量進行了初步評價,發現定性存在一定缺陷,如靈敏度等,需廠家進一步提高產品質量,而定量更能準確反映獻血者的感染情況。

  1材料與方法

  1.1材料(1)浙江省臨床檢驗質控中心提供的HBsAg(EIA)質控血清,批號20110412,值2.0ng/ml;(2)上海新波Anytext時間分辨熒光分析儀,HBsAg定量診斷試劑盒,批號20110510(96孔),陽性值≥0.2ng/ml;(3)某廠家提供的HBsAg定性診斷試劑盒(酶聯免疫法),三證齊全,批號B20110109(96孔),cut-off值0.110;(4)864例獻血者,女300例,男564例;年齡19~58歲。體格檢查符合要求。

  1.2儀器(1)上海新波Anytext時間分辨熒光分析儀;(2)美國雷博公司WellscanMk3酶標儀。

  1.3方法第一步,分別取上海新波HBsAg定量診斷試劑盒和此廠家HBsAg定性診斷試劑盒各1盒,以浙江省臨床檢驗中心提供的質控血清為樣品(用前充分混勻),嚴格按照操作規則進行。第二步,質控血清用生理鹽水分別進行1:2(1:4)稀釋,分別取上海新波HBsAg定量診斷試劑盒和此廠家HBsAg定性診斷試劑盒各1盒,嚴格按照操作規程進行操作。對864例獻血者,進行HBsAg定量和定性的分析。

  1.4統計學分析對實驗數據進行χ2檢驗和分析。

  2結果

  浙江省臨床檢驗中心提供的HBsAg(EIA)質控血清,對每塊反應檢測所得定量值或定性(OD)值、CV值等參數,分別進行96孔統計,見表1。稀釋后測定結果,見表2、3。表1對原倍質控血清兩種方法檢測結果分析 表21:2稀釋后質控品血清兩種方法檢測結果分析表31:4稀釋后質控品血清兩種檢測方法結果分析

  3討論

  時間分辨熒光分析儀(TRFIA)是20世紀70年代末建立的一種熒光免疫分析技術。它運用稀土元素銪(Eu),有熒光壽命長,Stokes位移大,標記物穩定,激發光波長、范圍寬等特點[1]。從表1可知:HBsAg定量檢測CV值7.77%小于HBsAg定性檢測CV值12.8%,說明定量檢測精密度高。從表2、表3可知:通過對質控品血清1:2、1:4稀釋后檢測結果可知,定量1:2稀釋結果均為陽性,100%;而定性1:2稀釋結果陽性率為87%,二者陽性率比較,差異有顯著性(P<0.01)。定量1:4稀釋結果陽性率為90%,而定性1:4稀釋結果陽性率只為56%,二者陽性率比較,差異有顯著性(P<0.01),說明HBsAg定量靈敏度高于HBsAg定性。

  對864例獻血者研究中,年齡19~58歲,其中6例,定量值為0.7~2.3ng/ml,屬于HBsAg定性灰區范圍。由于標志物處于低濃度,定性引起誤判。上海新波Anytext時間分辨熒光分析儀,是以銪為發光劑的熒光分析儀,可以達到零本底,準確性高,靈敏度好,它可以彌補定性的不足之處。特別對于采供血單位,筆者認為僅靠酶標法測定HBsAg已顯不足,當標志物處于低濃度時,定性檢測可表現為陰性,而定量仍可檢出,所以定量更能準確反映獻血者的感染情況。

【參考文獻】
    1寧明哲.稀土元素銪標記技術的應用研究.臨床檢驗雜志,2004,22(4):313-315.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來自[2011年第9卷第12期]欄目

蘭州市紅古區3歲以上人群乙肝病毒感染及免疫狀況調查分析

【摘要】  目的 掌握紅古區乙型肝炎感染程度及分布狀況,為制定防治措施提供科學依據,從而保障廣大群眾身體健康。方法 采用免疫層析法對普查人群血清中的五項HBV標志物進行檢測。結果 本次普查中HBsAg陽性率為4.08%,明顯低于全國3歲以上自然人群HBsAg陽性率(9.09%)水平[1]。50歲以上年齡組感染率最高,10歲以下年齡組感染率最低,各年齡組的HBsAg陽性率差異有顯著性;HBsAb陽性率為24.90%,低于全國3歲以上自然人群HBsAb陽性率(37.48%)水平[1]。 50歲以上年齡組HBsAb陽性率最低,各年齡組的HBsAb陽性率差異有顯著性,隨著年齡增高陽性率呈下降趨勢。結論 結果顯示本地區群眾HBsAg攜帶率低于全國自然人群水平,但乙肝免疫保護率低。這就提示我們在重點做好乙肝防治及計劃免疫工作的同時,還應通過大量宣傳及大規模查漏補種等手段提高成年人乙肝疫苗接種率。

【關鍵詞】  HBsAg陽性率;HBsAb陽性率;乙肝防治

  乙型肝炎是一個世界范圍內嚴重威脅人類健康的疾病,我國是乙型肝炎(乙肝)病毒(HBV)的高流行區,據2002年全國調查結果顯示全國3歲以上人群HBV總感染率達50.04%,而乙肝表面抗原(HBsAg)攜帶率平均約為9.09%[1],據此估計,我國有HBsAg攜帶者約1.2億人,自1992年我國將乙肝疫苗預防接種納入免疫規劃管理以來,各地區乙肝控制已取得顯著成效。為了解紅古區3歲以上人群目前的HBsAg攜帶率及免疫狀況,我所自2010年7—9月暑假期間對全區3歲以上人群進行了HBV感染情況篩查,現將表面抗原(HBsAg)及表面抗體(HBsAb)檢測結果分析報告如下。

  1 材料與方法

  1.1 材料

  選擇紅古區海石灣鎮3歲以上人群作為普查對象,本次篩查2550例,其中男1190例,女1360例,年齡跨度3~71歲。

  1.2 方法

  每個檢查對象抽取靜脈血3ml,分離血清,采用免疫層析法,使用艾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生產的HBV標志物檢測試劑盒檢測血清中五項HBV標志物。所有操作及結果判定嚴格按照試劑盒使用說明書進行,試劑盒在有效期內使用。

  2 結果

  2.1 (1)在2550例乙肝系列檢測中HBsAg

  陽性人數104例,陽性率4.08%,其中男性檢測1190人,HBsAg陽性人數43例,陽性率為3.61%;女性檢測1360人,HBsAg陽性人數61例,陽性率為4.49%。男性組和女性組HBsAg陽性率差異無顯著性(χ2=1.23,P>0.1)。其中50歲以上年齡組HBsAg陽性率最高,其次是21~30歲年齡組,各年齡組HBsAg陽性率差異有顯著性(χ2=97.76,P<0.005)。見表1。

  (2)在2550例乙肝系列檢測中,HBsAb陽性635例,陽性率為24.90%。其中男性檢測1190人,HBsAb陽性301例,陽性率為25.29%;女性檢測1360人,HBsAb陽性334例,陽性率為24.56%。在男性組和女性組中HBsAb陽性率差異無顯著性(χ2=1.83 P>0.1)。其中3~10歲年齡組HBsAb陽性率最高,為37.74%;50歲以上年齡組HBsAb陽性率最低,為12.00%。數據顯示隨著年齡的增高HBsAb陽性率呈下降趨勢,各年齡組之間比較差異有顯著性(χ2=53.25 P<0.005)。見表2。表1 紅古區3歲以上人群HBsAg陽性情況調查表表2 紅古區3歲以上人群HBsAb陽性情況調查表

  3 討論

  本次篩查中, HBsAg總陽性率為4.08%,明顯低于全國3歲以上人群HBsAg陽性率(9.09%)水平 [1],說明本地區近幾年乙肝防治工作成績顯著。從表1可以看出,3~10歲年齡組HBsAg陽性率明顯低于其他年齡組,這與我國近年來將乙肝疫苗預防接種納入計劃免疫管理,把新生兒、適齡兒童作為重點預防對象,通過阻斷HBV在母嬰之間的垂直傳播,使低齡兒童HBV感染得到有效控制有關。但這一工作仍要加強,重點是做好婚前及孕期保健,及早篩查出HBV感染病例,從而有針對性地進行母嬰阻斷。50歲以上年齡組HBsAg陽性率最高,21~30歲年齡組次之,說明我們在重視嬰幼兒乙肝防治工作的同時對其他年齡段人群的乙肝免疫接種工作重視不夠,這是影響成年人HBsAg陽性率偏高的直接原因。而HBV感染不易轉陰造成攜帶率不斷積累是50歲以上人群HBsAg陽性率高的又一原因。21~30歲年齡段的人群社會交往比較廣泛,使感染機會增多,從而造成水平傳播 。第二軍醫大科研人員曾用免疫電鏡在HBsAg陽性者汗液中查見HBV顆粒,證實HBV在生活中經密切接觸可以傳播。HBV還存在于感染者的血、尿、唾液等分泌物中,極易污染周圍的公共用品,從而增大了HBV水平傳播的可能性。檢查者中的HBV攜帶者絕大多數無明顯的臨床癥狀,往往是在體檢時才被發現,作為傳染源其潛在危害性極大,尤其是其中HBsAg及HBeAg均陽性者,具有很強的傳染性。 因此,定期開展乙肝普查,及時發現患有乙肝的患者和攜帶者,對其實施HBV血清標志物檢測,有條件的對陽性者進行HBV DNA定量檢測,判斷病毒復制程度和傳染性的強弱。對已感染HBV者應加強管理,及時進行隔離治療。本組資料結果顯示其HBsAg陽性率男女性別相比差異無顯著性。 本次篩查中,HBsAb陽性率為24.90%,低于梁曉峰等[1]報道的全國3歲以上人群HBsAb陽性率(37.48%)。3~10歲年齡組的陽性率為37.74%,明顯高于其他年齡組。結果顯示隨著年齡增長HBsAb陽性率呈下降趨勢,這說明近年來國家實行新生兒免疫接種,其有效地保護了低齡人群。甘肅省2002年乙肝疫苗免疫覆蓋率已達到約75%[2]。但本組資料顯示3~10歲年齡組抗-HBs陽性率與我省乙肝疫苗免疫覆蓋率之間比較存在一定差距,這與該人群幼年時接種乙肝疫苗產生的保護性抗體消失或免疫接種失敗有關。國內亦有人主張在3年內追加免疫[3] ,以期提高兒童HBsAb陽性率。另外疫苗在接種過程中操作的不規范,疫苗儲存運輸不當使疫苗失效等原因也可導致受種者免疫接種失敗不能產生保護性抗體,從而成為易感人群。這提示我們在此次普查后應重點做好以下工作:規范疫苗接種操作程序,加強冷鏈運轉管理 。對未感染HBV、又無特異性免疫力的人群應及時全程接種乙肝疫苗,在接種乙肝疫苗后,還應及時檢測保護性抗體水平;對免疫接種失敗,未產生保護性抗體者應反復多次接種,以期產生保護性抗體,提高人群的保護率;對有肝病家族史或有經輸注途徑傳播等高危因素的HBV易感人群,應采用乙肝疫苗加高效價乙肝免疫球蛋白的接種方式,提高預防效果。本組資料HBsAb陽性率男女性別相比差異無顯著性,與王克珍報道的結果相符[4] 。總之,要有效預防HBV感染、傳播,就要求我們應在重點做好計劃免疫人群乙肝疫苗接種工作的同時,還應加強乙肝防治衛生宣教工作,通過制定成人免疫接種方案并定期進行大規模查漏補種等手段提高成年人乙肝疫苗接種率,在該地區人群中建立乙肝免疫屏障,從而有效控制紅古區乙肝的流行與蔓延。

【參考文獻】
   1 梁曉峰,陳園生.中國3歲以上人群乙型肝炎血清流行病學研究.中華流行病學雜志.2005,26(9):655-658.

  2 李志群,梁建華,王大虎,等.2004年廣州市乙型肝炎流行狀況分析.華南預防醫學,2005,31(3):19-20.

  3 莊輝.我國乙肝疫苗免疫策略探討.http://www.infectcma.org.cn/images/uploadfile/news_2005101714735.pdf

  4 王克珍,安社剛.乙型肝炎標志物分析5009例.中華醫藥雜志,2004,7(7):354-355.

  

日期:2013年2月27日 - 來自[2011年第9卷第6期]欄目

羅氏診斷乙肝HBsAg定量檢測正式在國內上市

        羅氏診斷公開宣布,用于預測患者對乙肝治療應答的新型HBsAg定量檢測試劑正式在中國上市。HBsAg定量檢測用于檢測慢性乙肝患者體內的乙肝表面抗原的濃度(HBsAg),有助于優化慢性乙肝的治療管理。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及肝病中心主任王貴強教授指出,慢性乙肝患者需要進行長期抗病毒治療管理,HBsAg定量檢測可用于預測患者對治療的持久應答,及時調整治療方案,提高治療效果。HBsAg定量檢測結合HBV  DNA檢測,有助于臨床醫生為慢性乙肝患者提供量身定制的治療方案,提高患者生活質量。
  乙肝流行病學
  數據顯示,全世界約三分之一人口曾經感染過乙肝病毒,目前大概有3.5億人口(5%)正遭受慢性乙肝感染。中國的慢性乙肝患者數量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2010年,我國報告病毒性肝炎病例近132萬例,位居傳染病發病之首,其中乙肝占所有肝炎病例的80%,乙肝表面抗原(HbsAg)攜帶者高達9,300萬人1。
  王貴強表示:“乙肝相關指標的檢測對于慢性乙肝的診斷和治療非常重要。慢性乙肝是一種進展性疾病,肝功能在遭受嚴重破壞之前通常沒有任何癥狀,或者所出現的早期癥狀常常會被忽視,乙肝病毒長期存在體內,不斷損害肝臟,如不及時治療,可導致肝硬化與肝癌,或并發其他疾病,死亡率較高。”
  HBsAg定量檢測有助于優化慢性乙肝治療
  HBsAg是乙型肝炎病毒S基因表達的一種病毒包膜蛋白質,通過測定HBsAg水平,醫生可以評估體內病毒的消除(乙肝病毒的持久免疫控制),從而表明患者是否對該治療方案產生應答。
  我國2010年制訂的《慢性乙型肝炎防治指南》最新更新版提出:慢性乙肝治療原則主要包括抗病毒、免疫調節、抗炎保肝、抗纖維化和對癥治療。其中,抗病毒治療是關鍵,只要有適應證,且條件允許,就應進行規范的抗病毒治療。
  《歐洲肝臟研究學會(EASL)慢性乙型肝炎臨床治療指南》提出:慢性乙型肝炎理想的治療終點是經過有效的抗病毒治療,出現持續的HBsAg消失,伴或不伴HBsAg血清學轉換。  最近的數據表明,清除HBsAg能夠明顯降低肝硬化和肝癌的發生率,延長患者的預期壽命并提高生活質量。
  HBsAg定量檢測可以反映機體對抗乙肝病毒的免疫應答狀態,在乙肝抗病毒治療的療效預測方面有著重要意義。HBsAg定量檢測可以幫助醫生預測患者對于聚乙二醇干擾素(PEG-IFN)治療的應答,根據應答情況及時對治療方案進行調整,使患者獲得最佳療效。此外,有證據表明,HBsAg水平結合HBV  DNA水平有助于鑒別不需要治療的患者(非活動表面抗原攜帶者)6。NEPTUNE研究表明:治療中HBsAg定量明顯下降的患者治療結束后,乙肝病毒e抗原(HBeAg)血清學轉換的比例可達到57%,實現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持久免疫控制。  王貴強表示:“結合HBV  DNA和HBsAg定量檢測,可預測慢性乙肝患者對PEG-IFN治療的持久應答。HBsAg水平下降速度快、幅度大預示其治療效果好。6這兩種方法聯合使用,可以更好的明確患者對治療的應答,從而制定個體化治療方案,優化慢性乙肝的治療。”
  羅氏Elecsys  HBsAg  II定量檢測,為患者定制治療方案
  王貴強強調:“HBsAg定量有助于慢性乙肝感染免疫控制期的診斷,更重要的是可以作為治療應答的預測指標。所以,準確的HBsAg定量檢測在慢性乙肝治療管理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有助于優化臨床治療。
  羅氏診斷新上市的Elecsys  HBsAg  II定量檢測是目前預測乙肝抗病毒治療應答的新工具,線性范圍寬,75%的標本可以一次性得到最終結果。Elecsys  HBsAg  II定量檢測可溯源至乙肝表面抗原WHO  2nd  標準,患者可獲得可靠的檢測結果。
  羅氏診斷大中華區總經理黃柏興先生表示:“HBsAg定量檢測在慢性乙肝治療管理中的作用是近幾年研究的熱點。羅氏診斷很榮幸能夠提供更加方便、準確的HBsAg定量檢測方法,使羅氏集團可以從診斷,治療再到治療監測,為患者提供全方位的解決方案。此次,Elecsys  HBsAg  II定量檢測項目在中國上市,將惠及百萬中國的乙肝患者,使醫生根據治療應答采取相應的優化治療方案,再次展現了羅氏公司在個體化醫療衛生領域的領導地位。”  
日期:2011年12月22日 - 來自[醫療器械與設備]欄目

中外學者研討乙肝表面抗原之謎

日前,在以“乙肝表面抗原持續陽性的防治策略”為主題的第189期東方科技論壇上,中國工程院院士聞玉梅、莊輝和來自國內外的40余位專家學者就慢性乙型肝炎的防治策略展開了研討。專家呼吁,應加強多學科的合作研究,重視基礎和臨床的緊密結合,進一步闡明乙肝表面抗原(HBsAg)持續陽性的機制和清除HBsAg的策略,提升乙肝領域轉化型研究的整體水平。
  
聞玉梅在題為《努力解析乙肝表面抗原之謎》的報告中指出,HBsAg作為病毒的包膜蛋白,在病人體內大量存在,甚至遠超成熟病毒顆粒的含量。“這表明表面抗原在乙肝病毒感染過程中具有特殊的作用。HBsAg可作為預防性疫苗,免疫原性很強;但同時又難以清除,是當前臨床治療的難點。”
  
同時,聞玉梅也提出了目前在乙肝病毒領域急需解決的幾個問題:乙肝病毒的細胞受體是什么?乙肝的慢性化機制中,病毒如何逃逸機體免疫系統并建立免疫耐受狀態?慢性乙肝的致病機制中,持續感染的病毒如何影響機體功能?如何打破免疫耐受,增強免疫應答,從而清除病毒?
  
莊輝指出,乙型肝炎疫苗免疫是預防乙型肝炎病毒(HBV)感染的最有效方法,它不僅可預防急性HBV感染,還可降低慢性肝病包括肝硬化和肝癌的發病率和死亡率。乙肝疫苗的廣泛接種對控制乙肝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
  
近年來,我國新生兒及兒童HBV的感染率已大幅下降,5歲以下兒童HBsAg攜帶率降至1%以下,但總的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攜帶率(HBsAg陽性)仍高達7.18%,臨床上仍有大量慢性乙肝患者。因此,莊輝提出,“必須對我國乙肝疫苗的免疫策略進行修訂”,在繼續加強對新生兒乙肝疫苗免疫的同時,應對新生兒時期未接種乙肝疫苗的兒童進行補種;對高危人群和意外暴露者進行免疫預防。“只有這樣,才能達到世界衛生組織和我國衛生部提出的乙肝防治目標。”莊輝說。
  
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的分子生物學、免疫學發病機制、臨床意義等方面的研究在近年來均取得了重要進展。但許多專家表示,目前對HBV侵入細胞的機制仍不清楚,感染HBV后產生的大量、過剩的HBsAg作用及致病機制尚缺乏深入了解,對HBsAg持續陽性的機制也未完全闡明,妨礙了臨床治療的效果。
  
專家建議,為進一步降低HBsAg陽性率,應提倡婚前體檢以保護下一代的健康。在反對歧視乙肝抗原攜帶者的同時,仍應作乙肝血清學檢查以期在早期發現患者,通過對其合理指導保健或治療,降低我國的乙肝感染率、發病率及死亡率。
  
與會專家還就HBsAg陽性的流行病學現狀、HBsAg定量的臨床意義、HBV母嬰傳播的阻斷策略、肝癌防治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日期:2011年11月8日 - 來自[學術活動]欄目
共 22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