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告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阜外醫院召開黨的十九大報告精神學習會

日期:2017年11月8日 - 來自[協和醫科大學]欄目

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的根本遵循

日期:2017年11月2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世衛報告:全球終止結核病仍需加快步伐

 

新華社日內瓦10月30日電(記者劉曲)世界衛生組織30日發布《2017年全球結核病報告》稱,盡管多年來全世界終止結核病成就顯著,但最新情況依然嚴峻,死亡和患病人數之多說明進展速度仍不夠快,結核病仍是全球頭號傳染病殺手。

報告稱,2000年至今,全球因防治結核病而拯救了約5300萬人的生命,結核病死亡率降低了37%。但2016年估計仍有1040萬新發病例,死亡病例約170萬。

全球范圍內,2016年結核病造成的負擔超過六成集中在印度、印度尼西亞、中國、菲律賓、巴基斯坦、尼日利亞和南非7個國家。病例漏報和漏診問題仍普遍存在,2016年新發病例中,僅有630萬為正式報告病例,其余410萬遺漏病例過半數分布在印度、印度尼西亞以及尼日利亞。

同時,結核病還是與抗生素藥物耐藥性有關的主要死因,也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面臨的主要殺手。而大多數國家終止這一疾病的進展卻停滯不前,以至于結核病治療和預防方面的全球目標和現實狀況之間存在巨大差距。

按照世衛組織《終止結核病戰略》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到2030年,結核病死亡病例和新發病例人數應在2015年的基礎上分別下降90%和80%。即便是2020年的階段性目標中,這兩個指標也需達到35%和20%。

世衛組織全球結核病規劃監測和評估組協調員凱瑟琳·弗洛伊德博士表示,資金不足是終止結核病進展仍不夠快的主要原因之一。她呼吁中等收入國家劃撥更多國內資金用于結核病防治,而國際捐助者應對低收入國家提供更多支持。

 

日期:2017年11月2日 - 來自[待分類信息]欄目

篡改草甘膦報告,國際癌癥研究機構麻煩大了

 

“作為科學工作者,我首先關心的是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草甘膦報告中最終版本對初稿的改動本身。從相關報道來看,該報告是靠不住的,出具該報告的工作組存在嚴重的違背科學規范的行為。”10月27日,中科院遺傳與發育研究所生物學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姜韜對科技日報記者說。

姜韜所說的IARC,近期陷入了篡改科學報告的丑聞。10月19日,路透社調查報道稱,IARC在對全球廣受歡迎的除草劑草甘膦進行評估時,對草甘膦評估報告初稿的關鍵章節做了明顯修改和刪除。

接著,福布斯科技頻道發布文章指出:大量證據指向IARC的驚天丑聞——在對草甘膦的評估中,IARC草甘膦項目工作組故意篡改了其評估報告,通過刪除或修改證據等手段,支持其預設的、具有偏見的評估結論。

“IARC不是政府監管機構,其評估過程不透明,我們此前就指出過IARC在草甘膦評估過程中,是片面地、選擇性地參考了一部分文獻, 其結論是錯誤的。實際上,草甘膦的安全性受到全球主要監管機構的肯定。”孟山都公司亞洲及非洲區企業事務總監兼孟山都中國總裁高勇博士說。

“有可能致癌”是怎么得出來的

“假如草甘膦致癌,那么下一步誰先揭示致癌機理,就是重大成果;然而研究并沒有草甘膦致癌的進一步陽性結果,也基本就不是真的。”姜韜說,一個新穎的結果,一定會有積極的跟進;假如不僅沒有同行的跟進研究,連發現者自己也離開這個研究方向,那就基本可以斷定這個結果是靠不住的。

IARC的草甘膦報告工作組分為三個小組,分別就人類流行病學、動物實驗證據、致癌機理的實驗室研究三個方面的證據對草甘膦的致癌可能進行評估。

這個結論來源于2016年8月,統計學家Robert Tarone在歐洲癌癥預防雜志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題為“談國際癌癥研究機構把草甘膦分類為一個可能的人類致癌物”。

姜韜介紹,Robert Tarone在文章中指出,草甘膦報告在動物實驗部分強調陽性結果,但明顯地忽略陰性結果,同時還使用不恰當的統計方式,給出了所謂草甘膦導致嚙齒目動物癌癥的結論。

“這是人為的有意識選擇實驗結果,并有偏見地進行數據處理,違背科學研究的基本原則和規范。人類流行病學小組則片面強調淋巴瘤方面的初級觀察,而不是考慮全面證據,是一種誤導。”姜韜說,IARC草甘膦工作組的第三小組是分子水平的機理研究,結果是沒有證據表明草甘膦具有致癌性,分子水平的證據是很容易確定和重復的,是沒法作假的。

“IARC的草甘膦報告工作組存在嚴重的違背科學規范的行為,包括三個方面:第一是強調陽性結果(致癌),忽略(剔除掉)陰性結果(未發現致癌);第二是在數據處理上使用不恰當的統計方法,給出有偏見的結果;第三是片面強調初步觀察,忽視全面的證據。”姜韜強調。

全球多個監管機構早已肯定草甘膦安全性

不僅如此,該機構還被發現刪除和篡改科學報告的行為。那么,該機構發布這個報告的動機就值得令人關注。

“從揭露的事實看,匯聚起來的證據表明動機很明顯,整個事件有精心策劃的跡象,這個報告是刻意歪向一個事先希望的結論——草甘膦可能致癌。”姜韜說,反草甘膦勢力并非一股,目前報道已明確指向,其背后推手就是有機食品行業、反工業組織和激進環保組織三大力量。

在姜韜看來,草甘膦不致癌證據明顯。

草甘膦是全球農業生產中使用最為普遍的一種廣譜除草劑,擁有40年的良好長期安全使用記錄,并已經在世界160多個國家得到應用,通過廣泛的毒理學試驗,全球進行了總數超過300個的獨立毒理學研究。

“草甘膦的毒性比一般食品添加劑還小。”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肖國櫻說。

全球多家監管機構和獨立的科研機構早已肯定草甘膦安全性,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下的農藥殘留聯席會議、美國環境保護署、歐洲食品安全局、中國農業部藥檢所等。

然而與其他機構相比,IARC關于其審核過程所披露的內容非常少。“只有通過科學方法,才能確保一個公平與公正的監管環境,為相關產品和技術的安全使用保駕護航。這對于包括草甘膦在內的所有受監管的產品和消費者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高勇說。

(科技日報北京10月29日電)

 

日期:2017年10月30日 - 來自[技術要聞]欄目

WHO報告:我國每年200多萬早產兒出生

 

北京晨報訊(記者 徐晶晶)每年的11月17日是世界早產兒日,WHO發布的《早產兒全球報告》顯示,每年有1500 萬名嬰兒出生過早,每10名新生兒就有超過1例早產,中國早產兒數量居世界第二。

隨著全面二胎實施,高齡產婦增多,我國早產兒呈現著更加嚴峻的上升趨勢。不同國家以及不同醫療機構對于超低出生體重兒和超早產兒的治療預后差異很大。日前,來自美國、中國香港、臺灣以及中國大陸的知名新生兒專家和近150位新生兒重癥監護領域醫學同仁共聚北京和睦家醫院。

北京晨報記者從會上獲悉,我國每年有 2000 多萬新生兒,其中200多萬屬于早產,而且早產兒數量以每年20萬的數量遞增,早產是新生兒死亡的首要原因。

北京和睦家醫院兒科主任楊明介紹,對于早產兒的救治猶如闖關,尤其是一些超早產兒,有可能經歷呼吸衰竭、顱內出血、高膽紅素血癥、嚴重感染、持續胎兒循環、喂養不耐受等關口,“闖過了一關,或許還有更驚險的下一關,在作每一個臨床決策前既要反復權衡利弊,又必須當機立斷”。

同時,早產兒由于胎齡小,出生體重低,全身各器官系統發育不成熟,加之感染、缺氧、孕母健康問題等諸多原因,生存能力低下,生命力非常脆弱。一些早產兒即使有幸生存下來,都有可能出現一些視力、聽力、呼吸功能或者體格、智力方面的缺陷。專家介紹,及時有效的臨床管理能夠挽救四分之三以上的早產兒。

 

日期:2017年10月30日 - 來自[待分類信息]欄目

院校召開“學習黨的十九大報告精神”座談會

日期:2017年10月26日 - 來自[協和醫科大學]欄目

歡欣鼓舞聽報告滿懷信心暢未來?院校機關黨委組織召開十九大報告學習座談會


關閉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