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后壁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淋巴后壁濾泡吃什么藥好

概述:淋巴后壁濾泡是人體淋巴系統中的一部分,它在人體的免疫防御中起著重要的作用。那么,對于淋巴后壁濾泡,我們應該服用什么藥物呢?

淋巴后壁濾泡吃什么藥好

一、常見藥物

淋巴后壁濾泡疾病的治療通常需要使用藥物。以下是一些常用的藥物類別:

1. 抗生素類:對于淋巴后壁濾泡炎癥引起的感染,抗生素是常用的治療藥物。例如,紅霉素、頭孢菌素等廣譜抗生素可以有效抑制細菌感染,緩解炎癥癥狀。

2. 免疫調節劑:一些淋巴后壁濾泡疾病可能與免疫系統失衡有關,因此使用免疫調節劑進行治療是常見的選擇。如甲氨蝶呤、環孢素等,可調節免疫反應,減少淋巴后壁濾泡的異常反應。

3. 抗過敏藥物:如果淋巴后壁濾泡出現過敏反應,如過敏性濾泡炎,可選用抗過敏藥物進行治療。如抗組胺藥物、抗過敏雙胍等,可減輕過敏癥狀,降低對淋巴后壁濾泡的損害。

二、個體化治療

淋巴后壁濾泡疾病的治療需要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個體化治療。

1. 病因治療:對于淋巴后壁濾泡的疾病,首先應對可能的病因進行治療。如感染引起的炎癥,應用適當的抗生素進行治療;如免疫系統異常導致的疾病,需要進行免疫調節治療。

2. 癥狀緩解:針對淋巴后壁濾泡疾病的不同癥狀,可以采用相應的藥物緩解癥狀。例如,使用退熱藥物緩解發熱、使用消炎藥物緩解疼痛等。

3. 并發癥處理:淋巴后壁濾泡疾病可能會引發一些并發癥,如出血、潰瘍等。針對這些并發癥,需要進行相應的處理。

三、飲食調理

除了藥物治療外,飲食調理也是淋巴后壁濾泡疾病的重要輔助措施。

1. 蛋白質攝入:淋巴后壁濾泡疾病對蛋白質的需要較高,因此需要注意攝入足夠的優質蛋白質。可以選擇瘦肉、魚類、蛋類、豆類等食物,以提供充足的蛋白質。

2. 維生素攝入:維生素是身體免疫系統正常運行的必需物質。多食用新鮮蔬菜、水果等維生素含量豐富的食物,如胡蘿卜、橙子、草莓等。

3. 避免過敏食物:對于淋巴后壁濾泡過敏反應較為嚴重的患者,需要避免接觸或攝入可能引起過敏的食物,如海鮮、堅果、某些水果等。

綜上所述,對于淋巴后壁濾泡疾病,藥物治療是主要手段之一。常見的藥物包括抗生素、免疫調節劑和抗過敏藥物等。此外,個體化治療和飲食調理也是淋巴后壁濾泡疾病治療的重要方面。由醫生根據具體情況進行合理的治療方案,可以幫助患者快速緩解癥狀,恢復健康。

日期:2023年11月26日 - 來自[健康快訊]欄目

髖臼后壁骨折合并關節面壓縮骨折的治療

【摘要】  [目的]探討治療髖臼骨折合并髖臼關節面壓縮缺損的手術方法與措施。[方法]對18例(男13例,女5例,年齡19~53歲)髖臼骨折合并邊緣壓縮骨折的患者采用手術切開復位,對壓縮骨折進行撬撥復位和植骨,重建鋼板螺釘內固定術。[結果]18例平均隨訪31.5個月,根據Matta的髖臼骨折臨床結果評分標準,優14例,良3例,差1例。[結論]髖臼骨折合并髖臼關節面壓縮缺損患者,易漏診,要加強對此類型骨折的認識,提高術前確診率,術中對壓縮骨折部分進行撬拔復位和植骨,可獲得良好的臨床效果。

【關鍵詞】  髖臼骨折; 骨折內固定; 壓縮骨折; 植骨

Treatment of posterior acetabular fracture combined with compressive articular surface of the acetabulum∥WANG Haizhang,WU Wenyuan,WEI Jindong,et al.Department of Orthopaedics,Cangzhou Hospital of Integrated Traditional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of Hebei Province 061001,China

  Abstract:[Objective]To explore the therapy for posterior acetabular fracture with compressive articular surface of the acetabulum.[Method]Eighteen patients were treated by ORIF(open reduction with internal fixation) and the the compressed bones were elevated with bone grafts.All fractures were fixed with reconstruction plate.[Result]The mean follow up was 31.5 months.The result of Matta score system were excellent in 14 patients,good in 3 patients,and poor in 1.[Conclusion]Patients of posterior acetabular fracture combined with compressive articular surface of the acetabulum can be easily missed diaghozed.Understanding this type fracture should be strengthened to improve diagnosis.Good effect can be obtained with impacted bone elevation and bone graft.

  Key words:fracture of acetabulum; fracture internal fixation; compressive fracture; bone graft

  髖臼后壁骨折在髖臼骨折中最為常見,約占整個髖臼骨折的24%[1]。后壁骨折都有關節面后側損傷,碎骨塊可能單一或多數,或大或小,其位置可高可低,當股骨頭脫位時常有髖臼邊緣嵌壓骨折,如果碎骨塊較大,股骨頭復位未能使骨折塊復位,可致髖關節仍然不穩定。為避免重復脫位和髖關節不穩定,切開復位是必要的。本院2000年6月~2008年6月對18例髖臼后壁骨折合并壓縮的病例施行后路撬撥、自體骨或同種異體骨植骨、重建鋼板內固定手術,取得良好的療效。

  1 資料與方法

  1.1 病例資料

  本組18例,男13例,女5例。年齡19~53歲,后壁骨折15例,后柱伴后壁骨折2例,橫斷伴后壁骨折1例,合并坐骨神經損傷3例。致傷原因:交通傷16例,墜落傷2例。18例均有典型的骨軟骨面壓縮。受傷至手術時間平均5 d。

  1.2 術前準備

  攝患髖正位、閉孔斜位及髂骨翼斜位X線片,同時行CT掃描及常規的術前準備。肢體條件允許的病例均行脛骨結節或股骨髁上骨牽引,牽引重量6~12 kg,對于閉合復位失敗的股骨頭脫位或有坐骨神經癥狀的患者行急診手術。

  1.3 手術方法

  在連續硬膜外麻醉或全麻下,患者均采用俯臥位KocherLangenbeck入路,保持伸髖屈膝至少60°,避免坐骨神經緊張時造成牽拉傷。對于橫斷骨折和后柱骨折者,先復位后柱的骨折用克氏針或專用復位鉗固定;對于后壁骨折在壓縮骨折復位后再行復位固定。在處理壓縮骨折時,首先探查并判斷壓縮骨折的部位和范圍,術中對不影響髖臼完性整和穩定性的小游離碎骨塊和無法修復的小的軟骨面予以切除,然后在距關節面至少1 cm處對壓縮部分進行撬撥復位。在撬撥關節面軟骨時要盡可能多帶軟骨下松質骨,以便使骨塊獲得較好的穩定。對撬撥后的缺損少時,取自體大轉子骨移植,缺損較大采用自體髂骨或同種異體骨移植。所有骨折均用3.5 mm系列骨盆重建鋼板固定。

  1.4 術后處理

  術后應用抗生素1周,切口內留置負壓吸引24~48 h。術后給予患肢被動按摩及主動肌肉等長收縮鍛煉,預防下肢深靜脈血栓的形成。3 d開始髖膝關節被動活動,4~6周不負重扶拐下地,8~12周后可逐漸下地負重行,12周逐步完全負重活動。所有患者術畢均給予吲哚美辛服,劑量為25 mg,每日2次,持續3個月。對于有神經損的患者,給予神經營養藥等處理。

  2 結 果

  所有患者均獲隨訪12~51個月,平均31.5個月。按Matta的髖臼骨折臨床結果評分標準,本組優14例,良3例,差1例。3例坐骨神經損傷的患者中2例完全恢復,另1例部分恢復。關節間隙變窄,有創傷性關節炎表現3例,發生異位骨化4例,無感染及死亡發生。

  典型病例:患者,男,43歲,車禍致左髖疼痛伴活動受限3 h入院。查體:左髖腫脹,活動受限,足背動脈可及,左下肢無麻木。X線片示:左髖臼后壁骨折,CT示:左髖臼后壁骨折伴關節面塌陷。術前給予皮牽引,對癥治療。1周后行切開復位植骨內固定術。術后CT示關節面復位良好(圖1、2)。

  圖1 患者,男,43歲,車禍傷。術前CT平掃箭頭顯示髖臼后壁邊緣壓縮塌陷

  圖2 術后CT平掃箭頭顯示髖臼后壁邊緣壓縮塌陷復位滿意

  3 討 論

  髖臼骨折屬于關節內骨折。對關節內骨折,精確地重新建立關節其本身就是目的。解剖關系的重建為理想的功能恢復提供最好的機會,應該選擇解剖關系的重建而不是“可接受的畸形”[2]。由于解剖上的特殊性,髖臼后壁在維持髖關節的穩定中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故骨折后必將影響到關節的穩定性。如處理不當,易導致創傷性關節炎和關節功能障礙,給患者帶來巨大的痛苦。在各類髖臼骨折中,后壁骨折最為常見。Letournel報道940例髖臼骨折,后壁孤立性骨折占24%,而包含在其它復雜骨折中的后壁骨折占26%。

  髖臼后壁壓縮骨折是在髖臼骨折基礎上伴有關節軟骨面壓縮的骨折,損傷機制是股骨頭從后壁折塊內側脫出,壓縮邊緣軟骨造成。在這種情況下,術前盡行充分的預期性評估,術前X線片和CT都是不可缺少的。本組病例均術前常規CT平掃及三維CT重建。其X線片診斷要點是骨折近端有相對于移位股骨頭弧度的高密度影,臼頂、骨盆緣、髂坐線、髂恥線、淚滴和髖臼前緣均完整,閉孔斜位可見后緣斷裂。但單純X線片檢查是不夠的, CT對于髖臼負重區的損傷判斷、關節面的邊緣壓縮骨折、關節內游離體等有決定性作用,能進一步明確并完善診斷,指導治療[4]。作者的經驗是術前仔細地閱片極為重要,CT平掃能更準確地反映骨折的情況,防止遺漏關節面壓縮骨折。

  髖臼骨折的復位質量是決定術后髖關節功能優劣的重要因素之一[5],而復位質量與傷后距手術治療的時間密切相關。這是因為髖臼周圍骨質幾乎全部為松質骨,血運豐富,骨折后局部出血多,瘢痕組織形成多,骨折斷端吸收快,軟組織攣縮嚴重,畸形愈合早,從而給手術治療帶來很大困難。Mear[6]等認為,解剖復位率與傷后至手術的時間有關,傷后2 d內手術解剖復位率為76%,傷后3~10 d為68%,傷后11~12 d為54%。早期(12 h內)行閉合復位及股骨髁上骨牽引,以防止關節軟骨的繼發性機械損傷。在生命體征穩定的前提下盡早行切開復位內固定。一般認為髖臼骨折的最佳手術時機為3~7 d。髖臼后壁壓縮骨折的操作重點是恢復髖臼關節面的平整,頭臼的正常對合,以減少遠期骨性關節炎的發生,改善病人的預后。

  術中對不能復位的小碎骨片棄之。髖臼關節面的恢復應以股骨頭關節面作為參照物來操作。當術者觀察股骨頭和正常髖臼邊緣部分之間的關系時,發現在髖臼關節面和股骨頭間有較大間隙,常可見邊緣嵌壓骨折。術中可應用骨刀進行撬起,并注意保持其下方的松質骨的完整。造成髖臼關節面軟骨下骨的不完全性骨折,以恢復髖臼的正常關節面弧度,這同時又保持了髖臼骨結構的完整性。對于撬撥以后造成的骨缺損區,可以通過植骨來填充。植骨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支撐塌陷的關節面,恢復關節面正常高度,防止遠期因關節面軟骨下的骨量不足引起再次塌陷。所以植骨必須充分、足量、夯實,以免繼發復位丟失,防止術后植骨區過早的骨吸收。如果不認識或未予處理這些邊緣嵌插骨塊就會阻礙后壁骨折塊的解剖復位,但最重要的是影響髖關節的應力分布,導致關節不穩及創傷性關節炎的發生。骨折復位后可用螺釘或鋼板固定,在塌陷的關節面骨折較嚴重時,鋼板固定可獲得較好的效果,盡管此時可能無法通過鋼板擰入螺釘固定骨折塊,但由于鋼板騎跨在骨折塊上,壓迫、阻擋骨塊移位,而骨折塊的內側又有股骨頭的拱形頂壓效應,使骨折塊復位后較好地維持穩定。術中可用C型臂X線機觀察螺釘的位置,以免螺釘穿入髖臼關節面。縫合前大量生理鹽水沖洗,放置負壓引流,可有效預防感染和異位骨化。術后早期行CPM和靜力性肌收縮功能鍛煉,但骨質疏松癥患者術后行骨牽引,以利骨折愈合和防止再脫位。牽引期間髖關節可以有小范圍的主動收縮運動。

【參考文獻】
    [1] Letournel E,Judet,Elson RA.Fractures of the acetabulum[M].2nd ed.New York:SpringerVerlag,1993,29-43.

  [2] 孫亞偉,韓思林,匡凌浩,等.復位導向固定鉗在髖臼骨折治療中的應用[J].中國矯形外科雜志,2006,14:1108-1109.

  [3] 李連欣,周東生,張連祿,等.手術治療髖臼雙柱骨折(附21例報告)[J].中國矯形外科雜志,2004,14:1045-1048.

  [4] 吳新寶,王滿宜,朱仕文,等.112例髖臼骨折手術治療結果分析[J].中華創傷雜志,2002,18:80-82.

  [5] Mears DC,Velyvis JH,Chang CP.Displaced acetabular fractures managed operatively:indicators of outcome[J].Clin Orthop Relat Res,2003,2:173-186.


作者單位:滄州中西醫結合醫院骨科,河北 061001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來自[2009年第17卷第6期]欄目

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30例臨床分析

【摘要】  目的 評價橋式縫合術治療陰道后壁膨出的療效。方法 對30例有陰道后壁膨出的患者采用橋式縫合術進行修補。結果 30例患者手術均獲成功,無手術并發癥發生。手術時間15~30 min,平均20 min,出血量20~50 ml。術后隨訪1~12個月,患者恢復良好,相關癥狀明顯減弱或消失。結論 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手術時間短,出血少,療效好,復發率低,技術易掌握,值得臨床推廣。

【關鍵詞】  陰道后壁膨出;橋式縫合術

Analysis on 30 cases of bridge repaire on posterior vaginal wall

    HUANG Juan.Department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Suizhou Central Hospital,Suizhou 441300,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iveness of bridge repair in the treatment of the posterior vaginal wall prolapse.Methods  A total of 30 patients with posterior vaginal wall prolapse underwent bridge repair.Results  All the 30 patients were successfully fulfilbed the operation,with no operation-related complications.The operation time was 15~30 min,the mean operation time was 20 min,the blood loss during operation was 20~50 ml.All the patients were well-being after operation during 1~12 months follow-up,with the relevant symptoms disappeared or improved.Conclusion  Bridge repair of the posterior vaginal wall,with the advantages of shorter operation time,lower volume of blood loss and less recurrence rate,is easy to master and worth popularizing.

    [Key words]  posterior vaginal wall prolapse;bridge repair

    隨著人口老齡化,盆底損傷和功能退化造成盆底臟器脫垂,是中老年婦女的常見病,尤以陰道后壁膨出多見,約有11%的患者需要手術矯正[1],同時隨著人們對生活質量要求的提高,盆底功能障礙性疾病的臨床癥狀需要處理的患者也在不斷增加,非手術治療可以緩解很多患者的臨床問題,但都需要患者持續的功能訓練、物理或藥物治療,一旦中斷可能引起復發[2]。手術是治療的最有效方法,治療陰道后壁膨出的經典術式僅切除多余的陰道黏膜,術后復發率高。本院從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對子宮脫垂、陰道后壁膨出的30例患者采用自身陰道壁做橋式縫合,臨床效果滿意,無術后并發癥和復發,現報告如下。

    1  對象與方法

    1.1  研究對象  自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對30例陰道后壁膨出患者,采用自身陰道壁橋式縫合術進行陰道后壁膨出的修補,根據國際盆腔器官脫垂定量(POP-Q)分度法[3],其中15例合并有Ⅱ度以上子宮脫垂和陰道前壁膨出。所有患者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腹墜脹感。患者年齡45~74歲,平均62.3歲;孕次4~7次,平均4.5次;產次3~6次,平均4.3次。

    1.2  方法

    1.2.1  術前準備  術前3天,常規4%碘伏液沖洗陰道,每天2次,半流質飲食。

    1.2.2  手術方法  本組患者均行橋式縫合術治療陰道后壁膨出。15例有子宮脫垂、陰道前壁膨出的患者,先行陰道全子宮切除術及陰道前壁修補術。陰道后壁橋式修補術:首先,在陰道后壁黏膜層下方注入生理鹽水(對無高血壓的患者,可于100 ml生理鹽水中加入去甲腎上腺素4~5滴),使陰道后壁局部(即擬行切開的部位)形成“水墊”,在陰道后壁穹隆的頂端與會陰體之間行一倒三角形切口,于三角形切口處,全層切開黏膜及其下方的陰道直腸筋膜層,即形成三角形“橋”體。“橋”體的寬度根據陰道后壁膨出的程度而定,如中度膨出,“橋”體一般寬2 cm。銳性分離“橋”體左右兩側的附帶陰道直腸筋膜的陰道黏膜全層,約3~5 mm,以利于縫合。采用單極電凝熱透法電凝“橋”體表面的黏膜組織,使之喪失分泌功能,用3-0可吸收縫線,內翻縫合電凝熱透處理后的“橋”體黏膜,使其形成一管狀結構。用4號絲線將陰道后壁“橋”體兩側的筋膜加固縫合于“橋”體上,用延遲可吸收線縫合陰道后壁黏膜。會陰體常規整形縫合。陰道常規放置碘伏紗條,24 h后取出。常規留置導尿72 h后拔除。

    2  結果

    2.1  手術情況  30例手術經過順利,術中出血20~50 ml,手術時間15~30 min,平均20 min。

    2.2  并發癥  術中無直腸損傷等并發癥發生,無一例需輸血。

    2.3  療效  全部患者均治愈,術后疼痛輕,無血腫,無感染,無陰道后壁壞死。15例單純的陰道后壁膨出患者術后無需服止痛藥或用鎮痛泵。

    2.4  隨訪結果  術后隨訪1~12個月,平均9個月,30例均治愈,排尿、排便正常,無便秘癥狀出現,25例下腹墜脹感明顯減弱或消失,無一例復發。

    3  討論

    陰道后壁脫垂的主要原因是陰道直腸筋膜損傷和薄弱造成的,正常陰道四周有許多肌肉和韌帶,使其保持一定的張力,陰道后壁脫垂均伴有陰道松弛,患者盆底肌力減退,韌帶松弛,黏膜皺襞減少,所以手術治療的重點應加固陰道直腸筋膜,而傳統的陰道后壁膨出的修補手術,為切除膨出的陰道后壁黏膜,從現代解剖學的觀念來說,此種修補手術沒有達到重建盆底結構的目的。故術后復發率較高,可達10%~50%[4],有很多患者需要再次手術治療,有的甚至需反復手術3~4次,而且在分離、切除陰道后壁膨出黏膜的過程中,容易損傷直腸,且出血較多,對患者來說損傷較大,恢復較慢,對醫生來說手術難度較大。

    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保留了自體多余的陰道后壁黏膜,并使之成為“襯墊”,用以修補陰道直腸筋膜的缺損,起到了橋的作用,加固了陰道后壁的薄弱區。橋體黏膜在術中用單極電凝熱透處理后,可破壞黏膜的分泌功能,術后無包涵囊腫形成的風險,并在術中減少了完整分離、切除黏膜過程中的出血,增加了手術的安全性及減低了醫療費用。我們在陰道后壁黏膜切開前,用生理鹽水在黏膜全層下方注入生理鹽水形成“水墊”,可以避免直腸損傷的并發癥。

    在盆腔器官膨出手術中人們也常用到網片,但網片的最大問題是侵蝕,大約占3%,侵蝕嚴重者通常要拆除網片[5],且用網片費用較高,一般普通百姓難以承受費用。本文介紹的自身陰道后壁橋式修補術,類似于加用補片的陰道后壁修補,且其材料為自身組織,無組織與材料的相容性問題,術后局部組織愈合好,隨訪無一例復發,且無需切除脫垂多余的陰道壁組織,達到了重建盆底結構的目的。

    我們在臨床上實施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后,體會到,行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應注意以下幾點:(1)在陰道后壁膨出最明顯處準確定位切開陰道黏膜邊緣,以合攏兩側小陰唇后可容納兩指為最佳。(2)切開陰道黏膜深度應適當,勿傷直腸。(3)在對三角形“橋”體進行單極電凝熱透處理時,注意要全面破壞陰道黏膜的分泌功能,以防術后形成包涵囊腫。(4)在手術縫合過程中,一定要折疊縫合游離的自身陰道壁,加固陰道后壁,不能單純包埋,否則會使本身薄弱的陰道后壁改變方向突向直腸內,導致直腸前壁黏膜的脫垂。

    近年來隨著對盆底解剖修復和重建的新概念、新技術的提出和發展,女性盆底重建外科正逐漸成為一門新興學科,在國內迅速發展,而陰道后壁橋式縫合術正是充分體現了盆底重建的理念。它具有手術范圍小、創傷小、手術時間短、手術出血少,術后感染少、術后并發癥少,術后恢復快、復發少等優點,并且價廉易行、患者容易接受,技術容易掌握,是治療陰道后壁膨出的安全、有效、經濟、簡便的方法,值得臨床推廣應用,并不斷在臨床上積累經驗。

【參考文獻】
  1 Flynn BJ,Webster GD.Surgical management of the apical vaginal defect.Curr Opin Urol,2002,12(4):353-358.

2 Wang AC,Wang YY,Chen MC.Single-blind,randomizedtrial of pelvic floor muscle training,biofeedback-assisedpelvic floormuscle training,and electrical stimulation in management of overactive bladder.J Urol,2005,173:942.

3 Bump RC,Mattiasson A,Bo K,et al.The Standardization of terminology of female pelvic organ prolapse and pelvic floor dysfunction.Am J Obstet Gynecolo,1996,175:10-17.

4 Olsen AL,Smith VJ,Bergstrom JO,et al.Epidemiology of surgically managed pelvic organ prolapse and urinary in continence.Obstet Gynecol,1997,89(4):501-506.

5 郎景和.婦科泌尿學與盆底重建外科:過去、現在與將來(之二).中華婦產科雜志,2005,40(3):145-146.

(本文編輯:宋 青)


作者單位:441300 湖北,隨州市中心醫院婦產科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來自[2009年第6卷第4期]欄目

外傷性十二指腸后壁破裂漏診1例分析

【關鍵詞】  外傷性十二指腸后壁破裂 漏診

 1  病歷摘要

    患者,男,56歲,因土墻蹋翻被埋2h入院。入院查體:體溫38.2℃,呼吸22次/min,脈搏110次/min,血壓90/50mmHg。神清,面色蒼白,皮膚濕冷,心肺無異常。腰腹部及陰囊皮膚呈紫色,腹脹,全腹肌緊張,壓痛反跳痛(+),以右上腹為著,肝脾觸診不滿意,肝濁音界正常,移動性濁音可疑,腸鳴音消失。腹腔穿刺有少量淡紅色不凝固液體。輔助檢查:血紅蛋白80g/L,尿常規正常。腹部立位X線片:麻痹性小腸梗阻,CT示:腸梗阻,腹腔內中等量積液。初步診斷:(1)腹內臟器損傷并出血性休克:(2)麻痹性腸梗阻。積極抗休克同時在氣管插管全麻下剖腹探查:見腹腔內有約800ml淡紅色液體,肝脾無損傷,小腸膨脹,大部腸壁呈紫色,可見散在瘀斑,右上腹十二指腸附近腹膜后血腫,大小約5cm×3cm×1cm。在距回盲部20cm處行空腸減壓術,小腸系膜根部行普魯卡因封閉,觀察30min后,小腸蠕動好,血運良好,顏色變紅,腹膜后血腫無增大。于右結腸旁溝及盆腔各放置一根橡皮引流管。術后第6天,患者出現呃逆、嘔吐、腹脹,引流管內有含膽汁樣液體流出。腹部CT及上消化道泛影葡胺造影檢查,見十二指腸降段以上胃腸道擴張,胰頭部腹膜后泛影葡胺顯影,腹膜后血腫,大小約10cm×8cm×3cm。分析為十二指腸降段后壁破裂,腹膜后血腫。壓迫致十二指腸不完全性梗阻,再次氣管插管全麻下剖腹探查,見十二指腸降段后壁有一約0.5cm的裂口,行血腫清除,十二指腸后壁修補加胃空腸造瘺,有效的十二指腸減壓,TPN支持治療,1個月后治愈出院。

    2  體會

    本例十二指腸后壁破裂漏診的原因是:(1)十二指腸大部分位于腹膜后,受右側肋弓及腹腔內其他臟器的覆蓋,位置較深,損傷的機會少,僅占腹部外傷的3%~5%[1],而且容易被鄰近器官或全身合并傷的臨床表現所掩蓋,有報道其術前誤診,漏診率高達25%~30%[2]。(2)十二指腸降段位于后腹膜消化液不能直接進入腹腔,使早期診斷更為困難。(3)對多發傷認識不足,本例只滿足于腹膜后血腫,腸壁挫傷的診斷,對上腹部血腫缺乏認識,未能對十二指腸探查而漏診。故我們得到的教訓是:(1)對腹部閉合性損傷的病人對病情應動態檢查與觀察,不能僅滿足于入院時的第一次診斷結果。(2)剖腹探查時應充分認識右上腹膜后血腫的意義,若術中發現腹膜后血腫,游離氣體和膽汁染色,應考慮腹膜后十二指腸破裂[3]。(3)當術中難以判斷有無十二指腸損傷時,可從胃管注入美藍或低濃度雙氧水,觀察十二指腸周圍有無藍染或小氣泡外溢,協助診斷。

【參考文獻】
  1 黃潔夫.腹部外科.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1,814.

2 鄭凱.十二指腸損傷的手術選擇.中國普通外科雜志,1999,7(5):276.

3 楊風云,劉回耀,林君.十二指腸損傷的CT表現(附12例報告).浙江臨床醫學,2007,9(1):123.

(編輯:張 犁)


作者單位:671005 云南大理,大理市鳳儀醫院外科

日期:2009年8月24日 - 來自[2009年第9卷第3期]欄目

腹后壁(腎與輸尿管的位置)

日期:2009年1月5日 - 來自[解剖圖庫]欄目

腹后壁腹膜的分布

日期:2009年1月5日 - 來自[解剖圖庫]欄目

兩種評分系統對髖臼后壁骨折的預后評價

【摘要】  [目的]采用2種評分系統對髖臼后壁骨折術后Ⅰ期療效的信息進行比較。[方法]觀察32位髖臼后壁骨折術后隨訪至少1年以上患者。采用the short form(SF)-36量表8項獨立指標評估整體功能療效及改良Merle d’Aubigné評分法評估臨床療效。SF-36得分與以往文獻提供的正常參考值進行比較,并分析改良Merle d’Aubigne得分與SF-36各緯度得分的相關性。[結果]平均Merle d’Aubigné得分是16.28(13~18,標準差:1.3),顯示臨床療效優良。SF-36各緯度值比參考值都明顯下降,有顯著統計學意義(P<0.01)。改良Merle d’Aubigné評分與軀體角色(role physical,RP)、軀體功能(physical functioning,PF)、情感角色(role emotional,RE)得分之間為正相關,Spearman相關系數分別是0.661、0.421、0.385,與其他緯度之間無相關性。[結論]改良Merle d’Aubigné評分法對評估髖臼骨折患者術后髖關節功能有臨床意義,但在評估整體功能療效上受限制。SF-36評分可全面測評患者術后各方面功能。對髖臼骨折病人圍手術期要積極采取心理保健治療。

【關鍵詞】  髖臼; 骨折; SF-36; Merle d’Aubigné; 功能

    Prognostic evaluation of posterior wall fractures of the acetabulum by two scoring systems∥DU Hao,GUO Rui,WU Tao,et al.Department of Orthopaedics and Traumatology,Nanfang Hospital,Nanfang Medical University,Guangzhou 510515,China

    Abstract:[Objective]To evaluate the outcome inforation provided by two scoring systems after operative treatment of elementary posterior wall fractures of the acetabulum.[Method]Thirtytwo patients with elementary posterior wall fracture of the acetabulum were included in the study.Functional outcomes were assessed with use of the eight health dimensions of the short form(SF)-36,and clinical outcomes were evaluated with use of the modified Merle d' Aubigné score.The SF-36 scores were compared with previously reported normal values and the correlation was analyzed between the modified Merle d' Aubigné score and score of each SF-36 health dimension.[Result]The mean modified Merle d' Aubigné score was 16.28 (range 13-18,SD 1.3),indicating overall good-to-excellent clinical results.However,all SF-36 health dimensions were significatly lower than the expected forms,with a significant statistical difference(P<0.01).There was a positiv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modified Merle d' Aubigné score and physical functioning(PF),role physical(RP) and role emotional(RE).The Spearman rank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was 0.661,0.421 and  0.385,respectively.There was no correlation with other SF-36 health dimensions.[Conclusion]Although the modified Merle d' Aubigné score is valuable for evaluating isolated hip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acetabular fracture,its shortcoming is use as a method for evaluating total functional outcome.SF-36 can appraise all aspects of postoperative function.Psychological health care should be carried out at perioperation.

    Key words:acetabulum;  fracture;  SF-36;  Merle d' Aubigné;  function

    上世紀90年代,骨折術后的臨床結果(如活動度、疼痛、骨折影像學愈合、內植物松動及感染)是臨床研究中大家關注的焦點。最近學者提出,功能結果的評估應將患者作為社會中一個完整個體來評估,而不只是單純地評估局部功能。當前國際上對患者的術后評價已側重于對整體生活質量的觀察。常見的評價系統有the musculoskeletal function assessment,MFA、the shortMFA、the short form(SF)-36等。其中SF-36現已成為被廣泛用來評價髖、膝關節病變后的生命質量測評工具[1]。

    髖臼后壁骨折是最常見、最簡單的一種髖臼骨折類型,約占所有髖臼骨折的近1/3。其放射學表現單純,手術操作簡單,對術后療效目前多采用改良Merle d’Aubigné髖關節評分法評價[2]。然而,研究表明其評價患者術后功能恢復情況缺乏一定的有效性[3],未對術后整體生活質量作出評估。本研究目的是通過對患者進行改良Merled’ Aubigné評分和SF-36評分,對結果進行比較分析。作者自2003年6月-2006年6月,選出由經驗豐富的醫生進行髖臼后壁骨折(至少一側為AO分類62-A1型)手術的患者,收集所有術后隨訪滿1年以上并成功完成SF-36健康調查表的患者資料。同時,對術側髖關節采用改良Merle d’ Aubigné評分法進行評價。入選患者共43例,隨訪中失訪11例。

    1  臨床資料

    1.1  一般資料  本組32例,男25例,女7例;年齡18~63歲,平均36.3歲。致傷原因:車禍傷21例,重物砸傷5例,高處墜落傷4例,擠壓傷2例。25例合并股骨頭脫位,6例合并同側坐骨神經不完全損傷。只有14例髖臼骨折僅涉及到后壁,18個表現為更多的復合性損傷。雙側致傷者均系交通傷。受傷至手術時間11 h~20 d,平均5.6 d。

    1.2  手術方法  所有患者均采用俯臥位后入路KocherLangenbeck切口。固定方法:在32例髖臼后壁骨折手術內固定中5例采用單純松質骨螺絲釘固定,其余均采用髖臼重建鋼板固定,3例另加克氏針固定。術后予以抗炎等對癥處理,維持屈膝屈髖位,必要時牽引,并指導作髖關節被動屈伸活動,8~12周后逐漸負重并棄拐行走。

    1.3  療效評價  手術側髖關節的臨床療效采用改良Merle d’Aubigné評分法進行評價。根據疼痛、行走能力、關節活動范圍對功能進行評估,每項為6分。分類是:優秀,18;良好,15~17;可:13~14;差<13分。依據既往文獻標準以≥15為滿意,≤14為不滿意[2]。術后生活質量評估采用SF-36量表,包括36個問題、8個緯度,對生理和心理進行綜合測量。8個維度分別為:軀體功能(physical functioning,PF)、軀體角色(role physical,RP)、肌體疼痛(bodily pain,BP)、總體健康(general health,GH)、活力(vitality,VT)、社會功能(social functioning,SF)、情感角色(role emotional,RE)、精神健康(mental health,MH)。將測得各維度的平均得分和文獻提供的正常參考值進行比較。

    1.4  統計學分析  所得數據用SPSS 11.5統計學軟件處理并分析,計量資料用±s表示,采用單樣本t檢驗進行比較,SF-36各緯度值和Merle d' Aubigné評分間相關性采用非參數統計分析的Spearman等級相關分析。P<0.05認為差異及相關性有統計學意義。

    2  結  果

    所有患者術后獲得1~4年(平均1.7年)隨訪。

    改良Merle d' Aubigné平均得分是16.28(標準差,1.3;范圍,13~18)。其中優7例,良好23例,可2例,優良率為93.8%。

    術后SF-36量表各緯度的平均得分與李寧秀等[4]提供的四川省居民常模值比較(表1),結果顯示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1)。

    改良Merle d’ Aubigné得分與軀體角色(RP)得分呈強正相關關系;與軀體功能(PF)、情感角色(RE)呈正相關關系;與其余各項無相關關系(表2)。表1  患者術后SF-36各緯度值與正常參考值間比較表2  改良Merle d' Aubigné

    3  討  論

    隨著人們生活質量的提高,對于骨折病人術后治療效果的評價不僅僅限于骨折局部功能情況的評估,同時要對患者整體的生活質量和精神狀況進行評估。近年來病人保健和外科技術和過去比較有明顯提高,但是治療效果并未達到預期目標[5]。對髖臼后壁骨折而言,創傷性關節炎是最嚴重的并發癥,其中關節不穩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其穩定性維持主要依賴于髖臼尤其是后壁的骨性阻擋作用,只有通過手術切開復位和內固定來維持關節的穩定性,恢復關節面的平滑[6],否則會影響術后生理功能的恢復。同時傷后造成的心理問題也會降低患者的生活質量,會對患者的精神及社會生活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后壁骨折是髖臼骨折中最簡單、最常見的類型,本文通過研究此型骨折患者術后的生理、心理和社會功能狀況,探討其對術后生活質量的影響。

    3.1  2種評分系統的各自特點  改良Merle d' Aubigné髖關節評分系統的優點是對于髖關節功能評價具備科學性、合理性和易操作性。以體格檢查為主,必須有醫務人員參與完成。其缺點據國外文獻對此評分系統的研究報道,表現出的天花板效應(即數據聚集在數值范圍的上端)限制其分值對不同臨床結果的評價[7]。

    SF-36量表是一個多目的、簡短形式的健康調查表,對生理和心理進行綜合測量,可以自評、他評或電話詢問。是國際生活質量評價(international quality of life assessment,IQOLA)組織認可的,經過大量的研究證實了其信度、效度和可接受性。對評價病人術后健康狀況非常有用[8]。劉朝杰等研究表明SF-36在中國人群中有較好的信度、效度和適用性,可以用于國內人群的生命質量評價[9]。

    3.2  SF-36對髖部骨折病人術后的功能評估      國外學者對髖部骨折病人用SF-36評估健康狀況已進行不少研究,Aziz VATANSEVER等[10]對40位股骨頸及股骨轉子間骨折患者用SF-36問卷表調查術前和術后6個月生活質量的變化。結果發現所有病人和術前水平相比生活質量都有下降。影響最大的是軀體角色(分值下降56.8%),最小的是精神健康(下降10.3%)。而性別、骨折類型以及手術類型對評分結果無明顯影響(P>0.05)。Kirke[11]研究顯示肌體疼痛和活力得分沒有降低,降低最多的是軀體角色和軀體功能,而最少的是在精神功能得分。綜上所述,在骨折病人中軀體活動能力最受影響,同時病人社會功能和心理、精神健康狀態會受到不同程度干擾。本研究骨折患者傷前均屬普通人群,由于目前缺乏適合中國大陸不同地區的常模數據,因此將測得的分值與李寧秀等[4]提供的四川省居民正常參考值常模進行比較。結果顯示各項得分明顯不如對應的參考值,表明這些病人整體健康狀況水平均下降,不僅表現在全身的生理功能、職能減弱,而且患者的情感、社會功能方面也受影響,均不能恢復到傷前的功能水平。本研究結果與國外報道相似,影響最大的是軀體功能(分值下降60.8%),其次是軀體角色和活力(分別下降50.9%、50%),影響最小的是精神健康和情感角色(分別下降23.5%、19。6%)。比較發現中國患者在精神健康方面受影響比美國患者大,這可能提示中國人的心理衛生狀況較美國普通人群差,也可能與中國文化對好的精神狀態的理解有關。而情感角色方面正好相反,這估計與中國文化中提倡平和、知足的心理狀態有關。

    由于髖臼骨折病人多發生在青壯年,對各方面的功能恢復要求都較高,所以作者要盡量使其在生理、精神和社會功能方面都能獲得最大程度的恢復。

    3.3  改良Merle d’ Aubigné評分與SF-36評分的相關性分析本研究對2種評分方法進行相關性分析,結果顯示改良Merle d' Aubigné評分與軀體角色(即)呈強相關關系,與軀體功能(PF)、情感角色(RE)呈正相關關系,而與患者社會功能、精神及總體健康等方面無相關性。表明改良Merle d' Aubigné評分能反映患者術后生理方面功能的改變,主要表現為自我感覺對工作或其他活動造成的影響。對社會功能、精神及總體健康方面的改變則無法反映。而且,與生理功能方面盡管是正相關關系,但改良Merle d' Aubigné得分數據為非對稱性(非正態分布),表現為天花板效應,即優良率比例高,限制了其評估患者間不同臨床結果的能力。而SF-36得分基本是正態分布,沒有明顯地板或天花板效應,能正常反映不同患者的各方面功能恢復情況。所以SF-36評分相對低的患者,即使改良Merle d' Aubigné評分優良,要完全恢復到傷前功能水平很難,表現為殘留范圍較廣的功能缺陷,影響日常生活很多方面,但并不一定都和髖部功能有直接聯系。

    本研究盡管樣本量較少,但結合類似文獻報道可以發現:骨折治療除了應盡量解剖復位,還有其他因素決定功能恢復情況。病人發病前后的心理狀態所產生的情緒反應會影響最終的功能結果。其他研究者也指出心理的不良應激和病人自我評價的結果有很強的相關[12]。因此,骨折患者在急性管理期應積極采取心理保健措施。

    本研究存在的問題:(1)未消除骨折相關混雜因素的干擾,包括錯位復位的時間,股骨頭嵌壓傷、關節粉碎性骨折,關節內游離碎片等;(2)沒有消除病人相關混雜因素的干擾:如性別、年齡、是單一的或伴發有其他損傷、伴隨疾病等;(3)需要增大樣本量;(4)SF-36為患者自己評估生活質量,主觀性強,存在爭議,且對健康的理解受到居住環境、患者個性性格的影響。因此,作者認為評估手術療效應從主觀和客觀兩方面去考慮,即把臨床檢查、影像學表現和生活質量評估三者相結合,上述提到的問題作者將在今后的研究中作進一步探討。

【參考文獻】
  [1] Kirschner S,Walther M,Bohm D,et al.German short musculoskeletal function assessment questionnaire(SMFA-D):comparison with the SF-36 and WOMAC in a prospective evaluation in patients with primary osteoarthritis undergoing total knee arthroplasty[J].Rheumatol Int,2003,1:15-20.

[2] Moed BR,Willson Carr SE,Watson JT.Results of operative treatment of fractures of the posterior wall of the acetabulum[J].J Bone Joint Surg (Am),2002,5:752-758.

[3] Moed BR,Yu PH,Gruson KI.Functional outcomes of acetabular fractures[J].J Bone Joint Surg(Am),2003,10:1879-1883.

[4] 李寧秀,劉朝杰,李 俊,等.四川省城鄉居民SF-36評價參考值[J].華西醫大學報,2001,1:43-47.

[5] Eisler J,Cornwall R,Strauss E,et al.Outcomes of elderly patients with nondisplaced femoral neck fractures[J].Clin Orthop Relat Res,2002,6:52-58.

[6] 趙成鋼,彭東義,赫 勇,等.可吸收螺釘治療髖臼后壁骨折[J].中國矯形外科雜志,2006,2:158-159.

[7] Swiontkowski MF,Engelberg R,Martin DP,et al.Short musculoskeletal function assessment questionnaire:validity,reliability,and responsiveness[J].J Bone Joint Surg(Am),1999,9:1245-1260.

[8] Pynsent PB.Choosing an outcome measure[J].J Bone Joint Surg(Br),2001,8:792-794.

[9] 劉朝杰,李寧秀,任曉暉,等.36條目簡明量表在中國人群中的適用性研究[J].華西醫科大學學報,2001,1:39-42.

[10]Aziz VATANSEVER,Ugur OZIC,Guvenir OKCU.Assessment of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after hemiarthroplasty for proximal femoral fractures[J].Acta Orthop Traumatol Turc,2005,3:237-242.

[11]Kirke PN,Sutton M,Burke H,et al.Outcome of hip fracture in older Irish women:a 2-year follow-up of subjects in a case-control study[J].Injury,2002,5:387-391.

[12]Rosenberger PH,Jokl P,Ickovics J.Psychosocial factors and surgical outcomes:an evidence-based literature review[J].J Am Acad Orthop Surg,2006,7:397-405.


作者單位:(1.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創傷骨科,廣州 510515;2.邢臺人民醫院,河北 054001)

日期:2008年12月27日 - 來自[2008年第16卷第20期]欄目

宮頸后壁肌瘤1例

【關鍵詞】  瘤


    1  病歷摘要

    患者,女,48歲,主因發現子宮頸肌瘤半月要求手術于2008年5月12日入院。患者于半月前查體時發現子宮增大如孕3個月大小,B超發現子宮頸肌瘤,無月經改變,無排便困難,無壓迫癥狀。孕3產3,有剖宮產史。既往體健,無傳染病史,無輸血史。無家族性遺傳性疾病。入院查體:生命體征平穩,心肺無異常,腹軟,有一縱形手術瘢痕,肝脾未觸及。婦科檢查:外陰已婚經產型,陰道暢,宮頸肥大,輕度糜爛,子宮前位,增大如孕3個月大小,表面光滑,質中,活動好,無壓痛,雙側附件未觸及。腹部超聲:(1)子宮頸占位病變;(2)宮頸那囊。宮頸涂片:巴氏II級。臨床診斷:(1)宮頸肌瘤;(2)慢性宮頸炎。診刮病理診斷:分泌期宮內膜,慢性子宮內膜炎。術前各項實驗室檢查無異常,無手術禁忌證。常規術前準備,于2008年5月15日在腰硬聯合麻醉下行宮頸肌瘤剔除術,麻醉成功后,取平臥位,常規消毒,鋪巾,取下腹原瘢痕切口,剔除瘢痕,逐層開腹,探查:子宮正常大小,宮頸后壁外突8cm×7cm×6cm大小肌結節,與周圍組織無粘連,雙側輸卵管及卵巢未見異常,無齒卵圓鉗分別鉗夾雙側卵巢血管,于肌結節中部(子宮頸內口上方)橫行切開子宮肌層達肌瘤包膜部,行鈍性分離,剔除肌瘤,瘤腔用一號可吸收線荷包逐層縫合至切緣,連續縫合切緣,查無滲血,沖洗腹腔后局部放置透明質酸鈉3ml,逐層關腹,術畢。術后給予抗生素及止血藥物等治療,術后1周腹部傷口拆線,Ⅰ期愈合。病理回報:子宮平滑肌瘤。2  討論

    子宮頸平滑肌瘤來自子宮頸間質內肌組織或血管肌組織。但由于宮頸間質內含極少量平滑肌,所以原發的宮頸平滑肌瘤不常見。常見的宮頸平滑肌瘤是子宮肌瘤位于子宮頸。宮體肌瘤與宮頸肌瘤之比為12:1。宮頸肌瘤常是單發的。鑒于此,該患者行宮頸肌瘤剔除術,遠期復發率較低。為避免瘤腔內形成血腫,行荷包式逐層縫合瘤腔,以避免了血腫的形成,取得了良好的結局。

   


作者單位:050011 河北石家莊,石家莊心腦血管病醫院

日期:2008年12月27日 - 來自[2008年第9卷第10期]欄目
共 4 頁,當前第 1 頁 9 1 2 3 4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39kf.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2023000612號-9 |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230864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w39kf_admin@163.com